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3 6年前的桂花鱼

073 6年前的桂花鱼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第二天是周一,苏奕丞先开车送安然去上班。安然偏头看着外面,也不说话,气氛有些沉闷。

    车子缓缓在‘精诚建筑’的大楼前停下,熄了火,安然解开安全带,转头对苏奕丞说了句谢谢,提着包便要开门下车。

    “安然。”苏奕丞在她开门的时候抓住她的手。

    安然转头,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苏奕丞也不说话,只是笑,然后拉过她,倾身在头额前落下轻吻,然后才放开她,嘴角带着淡笑,帮她整了整那折叠起来的领口,这才轻声说道:“去上班吧,晚上记得等我?”

    安然点点头,脸上有着那被他亲过的红晕,看着他,不免叮嘱道:“你开车小心点。”

    苏奕丞笑,点点头应下:“好。”

    许是还有些羞涩和不好意思,安然没敢对视他的眼,忙转身下了车子,然后快步的朝办公大楼过去,中途还不忘转头看看,见他还在看着她,胡手朝他摆了摆手,然后头也不会的进去。

    车上,苏奕丞失笑的摇摇头,直到她的身影小时在门后,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安然到办公室的时候只觉得今天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办公室里似乎在讨论着什么,见她过来,又忙装模作样的走开。

    安然也没多问,直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中午的时候午餐似乎喝多了汤,以至于整个下午不住的往洗手间跑了好几趟。

    在安然进去后没到一分钟,办公室里的两个女同事也来了洗手间。他们是来补妆的,不,更准确的应该说是来聊天八卦的。

    “你看见肖晓的眼角没,被抓了好大一条。”一人说道。

    另一人答,“谁没看见啊,她以为戴个墨镜就能遮住啊,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跟黄德兴的那点破事整个公司谁不知道啊,这次被正宫抓了个正着,只是刮花她眼角那还算是她走运,你说她手上有几件拿得出手的案子,天天打扮的妖里妖气的。”

    “诶,人家也就只能靠那张脸和她那床上功夫才能在办公室里这么的横,你嫉妒啊,你嫉妒你也去买几件布料少的,然后每天画得更妖精似得,然后总监过来的时候你就多朝他抛急个媚眼,指不定你也可以不用画图,然后直接就成咱公司的另以为美女设计师。”

    “去你的,我宁愿画一辈子图也不要去伺候那年纪都可以当我的老男人。”

    外面,两人又嬉笑了会儿,洗了手,准备离开,却在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蓦地惊住,只见肖晓面带黑超,遮了大半张脸,一头大波浪依旧风情,那紧身的套装衬托着她那傲人的身材。

    “肖,肖设计师。”刚刚还在说笑的两人一下傻了眼,她们不知道肖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又听见了多少。

    肖晓上前,那黑超遮住了她一半的面容,看不出她此刻的表情。

    那原本还说笑的两人一下就蔫了下来,看着肖晓干笑的给她让了让步,略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们先出去了。”

    肖晓在琉璃台前站住,伸手将脸上驾着的墨镜拿下,那眼角被划了道鲜红且细长的口子,周围乌青的红肿着。面无表情的伸手从包里将粉盒拿出,打开拿过粉扑给自己补着妆,重点在那眼角。

    那两人见状,悻悻然的转身要走,只听见这边肖晓淡淡的开口,“明天都不用过来了。”语气不急不缓,不咸不淡。

    闻言,两人蓦地站着,转身,哭丧着脸说道:“肖,肖姐,我们错了,我们不是故意的,没有恶意,您,您别放心上。”

    肖晓无动于衷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熟练的补妆,尽量想去遮去脸上的红肿。对于身后的两人,不看一眼。

    见她无动于衷,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一个态度,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她毕竟是黄德兴的人,真要她们走,也不是办不到。

    那眼角的红肿太大,粉底根本就遮不住一半,过多的粉反而使的眼角那一块看起来怪异别扭,手紧紧捏着粉扑,想起昨天被黄德兴家那恶婆娘抓到的画面,再想想黄德兴站在一旁看着她被打却无动于衷的样子,胸中的怒火疯长,越想越是难受,墓地转头,怒视着她们,吼道:“还呆在这干什么,还不给我滚!”

    两人皆是一吓,此刻的肖晓眼角红肿曝露着,表情狰狞着,整个人看上去还真的是有些恐怖慎人。

    “看什么看,给我滚出去。”

    其中一人不甘示弱,冲着她回道,“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走,再说了,我们刚刚说得也都是事实,要是怕人说,那你就别做啊,做了还不让人说,装什么清高。”

    “你说什么?”肖晓上前,那眼神怒视着她,似乎能吃人,恐怖的厉害,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从嘴里说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那人咽了咽口水,身子不断的退后,身边另一人站着,看着形式,也有些怕,刚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下气氛,才开口说道:“肖,肖姐——”只是肖晓,一个眼神过来,吓的她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哗啦啦啦——”

    就在外面僵持着的时候,那边安然冲了水从厕所里出来,转头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转身朝洗手台过去。

    肖晓蓦地转身朝安然过来,怒视着她,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安然从镜子中瞥了眼她,开了水,按了洗手液开始洗手,边说道:“上厕所啊。”

    “你都听见了!”肖晓那放在大腿两侧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她完全没想到她也在洗手间里,那自己狼狈,自己的不堪全被她听见了!

    不看她,安然淡淡的回道:“我又没聋。”而且她们吼得有多大声,她想装没听到都不成啊!

    肖晓胸口起伏的厉害,看着她冷笑道:“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你在偷笑,偷笑我也有这么一天是不是?看我笑话你心里很高兴吧。”

    安然冲了水,拉过纸擦拭掉手上的水渍,转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淡淡的开口,“你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我没有这么想,但是你一定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想法是你自己的,我改变不了。”

    “哼,说得好听,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巴不得在等着看我笑话。”肖晓刻薄的说道。

    安然冷笑,“别把人都想得跟你一样,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狭隘的。”

    “你!——”肖晓气结,胸口欺负的厉害。

    安然不再多说,越过她准备离开。

    “你以为你多好,你不过是足够幸运搭上了苏奕丞,不然,你什么都不是!”肖晓愤恨的说道。

    安然微笑,点点头,并不否认她的话,说道:“我确实够幸运。”

    “哼,像他这种我见多了,怕只怕人家只是玩玩,到时候腻了,指不定一脚把你踢开。”肖晓刻薄的说,眼里全是嫉妒的愤怒。

    安然浅笑,不去理会她,直径朝洗手间门口出去,经过那两女生旁边的时候,朝她们说道:“上星期让你们画的图画好了吗?”

    “呃……”两人一愣,什么图,相互对视,并不知道安然说的是什么。

    安然皱了皱眉头,朝她们使了个眼神,故作严厉的说道:“图都没画,还在这闲聊?还不赶紧回去画图去!”

    两人这才缓过神来,赶忙点头,直说道:“我们这就回去,这就回去。”说着,赶忙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肖晓愤恨的看着她们离开,最后,抓起粉盒一把就砸到了地上。

    洗手间外,那刚刚在洗手间嚼舌根的两人朝安然道谢,要不是她出现怕是真的要跟肖晓闹起来了,而肖晓毕竟是黄德兴的人,要真的是想开了她们,那也绝非说说。

    安然淡淡的点点头,只是警告她们,“以后别那么多话了。”她们这样在背后说闲话,换谁听了都得气。

    两人连连点头,哪里还敢,吓都吓死了。

    安然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回了办公室。

    临近下班的时候黄德兴叫她去了办公室,然后给了一堆资料递给她,说是公司近期打算竞争一个国外的案子,再过一个月便要投标了,时间上有些赶,因为除了设计图,公司还要弄出样品房,到时候会有专人来评估查看。

    “这个,这个项目真的由我负责?”安然有些受宠若惊。

    黄德兴挑了挑眉毛,反问道:“怎么,没有信心?”

    “不,我,我只是有些意外。”毕竟这个项目太大,关系到公司今后在国外的发展。

    “我相信你,你对设计很有领悟力。当然,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可以找我给意见。”黄德兴笑着说道。

    安然点头,抱过桌上的那堆资料,保证到,“我会尽力,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我等你给我看你的设计图。”

    “嗯。”安然欣然点头,然后抱着他给的资料出了办公室。

    这次的项目是一个大型的活动庄园,里面有各个活动区和休闲区,占地范围和面积非常的大,投入资金更是巨大,更因为投资方是英国的‘杰森财团’,那是英国的贵族财团,对于他们这次推出的项目,各国的媒体都是抱有相当高的关注度的。所以如果‘精诚建筑’可以一举将这个项目拿下,那么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那无疑都是巨大的成功。

    在安然有些跃跃欲试兴奋的看着从黄德兴那边拿来的资料的时候,苏奕丞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苏奕丞已经在楼下,没看到安然所以这才打电话上来问她是否还没忙完。

    安然这才想起苏奕丞昨天说今天要带自己去一个神秘的地方的事情,满收拾了东西将资料装进自己的公文包里,这才下去。

    到达楼下的时候苏奕丞的车子已经停在公司的大门楼,见她从大楼里出来,开了车门下车,看着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安然小跑的上前,有些歉意的看着他,说道:“等很久了吗?不好意,刚刚看资料看忘记了。”

    苏奕丞笑笑,伸手替她疏离她那因为奔跑而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打开车门,说道:“上车吧。”

    安然点点头,朝他轻笑,侧身坐进车里。

    苏一天绅士的替她关上车门,着才绕过车头从另一侧上车。

    待他也坐进车里,安然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我们要去哪?”他昨天说要带她去个地方,却有神秘的不告诉她。

    苏奕丞发动车子,转头朝她笑笑,“先去吃饭。”

    车子缓缓在一家别具有特色的中餐厅餐馆前停下,门口各类豪车云集,看的人有些眼花缭乱的。

    安然抬头,“怡然园”这家店她听过,前两个月刚开张,开张当天听说请了国内的某知名大明星来站台,吸引了无数人,甚至有些粉丝更是不远千里,不畏辛劳的从外地赶来,只为见自己的偶像一面。而因为有了那明星的造势,这家餐厅的名声也一下就传了出去。而且开业当天,这个‘怡然园’的老板更是不惜花血本来了个免费试吃一天的活动,加上餐厅厨师那出色的手艺,那些吃过的人几乎各个都是赞不绝口的,而后部分就成了餐厅的忠实客户,即使这里的消费并不便宜。并且跟周遭的朋友亲戚介绍着这家新开的中式餐厅。

    “走吧,我听说这家的浙江菜做得不错。”苏奕丞说着,牵过她的手朝餐厅里进去。

    “你来这里吃过吗?”安然随口问道。

    苏奕丞轻笑的摇摇头,说道:“没有,奕娇那丫头告诉我说的。”

    “奕娇!她自己也开餐厅啊,怎么会来别人家吃?”

    “哈哈。我没有告诉你这家餐厅也是奕娇那丫头的吗?”苏奕丞好笑的说道。

    安然瞪大着眼,摇摇头,她完全没想到奕娇竟然是江城餐饮业的女王,明明看上去跟孩子似的,却没想到餐厅竟然开了一家又一家!

    两人进去,没要包厢,直接在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苏奕丞点单,似乎是种巧合,安然竟然发现他跟她的口味竟然相差无几,他喜欢吃的,她也都刚巧也很喜欢。

    “原来你也喜欢吃这几道菜啊!”安然有些欣喜的说道。

    “是啊。”苏奕丞淡淡的回应,嘴角始终挂着好看的笑意。

    进来的才发现,这里的管理模式真的同悠然居有些相似,不同的是这里的装修和设计,不同于有人句的低调的奢华,这里一切都淡淡的,透着朴实和简单,就有餐厅名一般,静静的,让人觉得舒适。

    菜上得很快,而且味道真的很是不错,一点不输‘悠然居’。

    “你今天就是要带我来这吃饭吗?”夹了口菜,安然问道。

    苏奕丞笑,提快夹了块肉给她,说道:“不是,吃完我再带你过去。”

    “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安然有些好奇的问。

    苏奕丞但笑不语,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安然在心里小声骂了句小气,低头继续吃她的饭,而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娇柔甜美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苏特助,安然学姐!”语气里似乎有着意外,有着惊喜。

    苏奕丞抬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面带着微笑,只是那笑容,隐隐约约带着些疏离感,并不热络。

    闻言安然也转过头,只见身后童筱婕一身米白色连衣裙套装,面上带着笑的看着他们。

    “学姐和苏特助也来这边吃饭啊!”童筱婕笑着朝他们过来,边说道,“这边的菜确实不错,环境也很好。”

    安然淡淡的看了她眼,转过头,并没接她的话。

    苏奕丞看了眼安然,抬头微笑的朝童筱婕点点头,问道:“童小姐一个人吗?要不要一起?”

    “不是,我跟我先生过来。”童筱婕淡淡的回答,说完转身朝安然看看,只见安然无动于衷的平静的吃着饭。

    “哦,是吗。”苏奕丞了然的点点头,并不多说,然后收回目光,温柔的看着安然,又夹了块肉到安然的碗里面,说道:“来,再迟块肉,你太瘦了。”

    童筱婕看着他们,嘴角若有似无的笑着,说道,“苏特助和学姐要不要同我们一起,我们在里面订了包厢,‘远山建筑’的张总也在。我想他们见到苏特助一定很高兴。”

    “不了,等一下我和安然还有事,下次我们再聚。”苏奕丞拒绝道。

    童筱婕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那只能等下一次了。”

    “嗯,下次再聚吧。”苏奕丞配合的点点头。

    童筱婕朝安然说道,“学姐,那我先过去了,你和苏特助慢用。”也不在意安然有没有回答,说完,便转身朝里面的包厢走去。

    气氛想童筱婕来过之后变得有些诡异。安然静默的低着头吃着饭,苏奕丞则是微微轻皱着眉头看着她。

    没多久,苏奕丞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只见安然身后张远山满脸堆着笑的朝这边过来,他的身后,莫非也在。

    “苏特助苏特助,这么巧啊,你们也来这吃饭!”人还没有走近,张远山的声音已经传过来。

    苏奕丞抬头看了他眼,脸上扬起标准的微笑,挪开椅子站起身来朝他过去。见状,安然也放下碗筷站起身来,转头,却正巧对上了张远山身后的莫非。

    张远山见到苏奕丞夫妇那是一个开心,之前酒会的事他一直想找个时间请苏奕丞一起吃个饭,算是道歉赔个不是,可是打了几次电话,全都被他的秘书个挡了回去,连个面都没有照上。这次倒好,没想到今天约了莫非夫妇来这边谈以后公司合作发展的事,竟然会在这里遇上苏奕丞,而且更好的是莫非和童筱婕都是苏奕丞老婆顾安然的同学兼校友,苏奕丞就算是不给他面子也该会给莫非他们面子,真的是妙哉妙哉!

    张远山热情的伸出双手与苏奕丞相握,连连感叹道:“苏特助也在这里,真的是太巧了,前几天一直想约您一起吃个便饭,可您太忙了,一直没给我这个机会。”

    苏奕丞面不改色的同他握了握手,脸上的笑依旧温润,点点头,淡淡的开口,“承蒙张总抬爱了,这段时间一直忙机调研的事,确实是有些忙。”

    “那相请不如偶遇,今天在这遇上能在这里遇上,看来我们真是有这缘分吃这顿饭,要不苏特助屈尊移驾到我们的包厢里去?”张远山相邀道。

    苏奕丞淡笑道,“张总太客气了。”说完转头看向安然,只见她也正静静的看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心情一下愉悦了许多。

    这张远山也算是个人精,从什么都没有到一夜暴富,然后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察言观色那是基本。见状,似乎了解到什么,转身朝安然说道:“苏太太,上次酒会上的事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可否借着这个机会,让我能有荣幸请苏太太一起吃顿饭,也算是为上次的事赔礼道歉。”

    闻言,安然转头看了看苏奕丞,只见他只是微笑的看着她,并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安然以为他是不方便开口拒绝,想由自己来张口婉拒。由此想着,便转头看着张远山淡笑的开口,说道:“张总说笑了,上次的事不都说开了嘛,只是个误会,张总又何必这样挂记于心呢。”

    “哈哈,是苏太太大度,就算不为上次的事,今天碰巧莫非和筱婕都在,你们三人之前也都是同学和校友,而筱婕他们这也才从国外回来,你们多年不见,今天也算是叙叙旧嘛。”张远山说道,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莫非,说道:“你说是吧,莫非。”

    莫非这才恍惚回过神来,愣愣的点头,嘴角的笑带着苦涩,附和的点点头,定定的看着安然说道:“是啊,这么久没见,确实有很多话要说,安然,一起来坐坐吧,这里的桂花鱼不错,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清蒸桂花鱼。”

    安然脸色一僵,那笑仿佛瞬间冻住,凝固在了脸上。避开眼,并不去看他。

    苏奕丞自然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和变化,伸手牵起她的手,深情的朝她笑笑,而后转头看向莫非,从容淡定的开口,“难得莫总还记得安然喜欢吃什么,不过习惯是件奇怪的事情,有些人有些东西以前非常喜欢,甚至深爱,但是时间久了,口味就变了,尤其是一道菜你排斥拒绝了6年,还能记得当初的味道吗?”

    莫非一僵,身子明显的恍惚,看着苏奕丞,僵硬的说道:“也许就是因为六年没有吃过了,怕是只会更怀念那以前的味道吧。”

    这张远山在一旁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这么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说到菜上面了?

    苏奕丞脸上的笑容未变,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也许刚开始的时候是怀念的,毕竟当初那么喜欢,这就如同戒烟戒酒,最难的时候是最初的时候,可是如若时间久了,而这时间又如6年这般的长久,再没想过要吃,那只能证明她已经成功的将这道菜从她的爱好中剔除。”

    “你怎么知道她没想过那道菜,也许她曾经日夜想着,从来没有忘记!”莫非的情绪略微开始有些激动。

    “也许同莫总说得这般,确实对那道菜有着深厚的感情,也念念不忘了许久,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去吃,无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道菜当初伤她太深了,那伤让她害怕让她畏惧。”苏奕丞说道。

    闻言,莫非愣愣的转头看向站在他一旁的安然,不禁自语的问道:“是这样吗?”

    张远山似乎听出了什么玄妙,只是此刻这场面奇怪的很是诡异,只得打趣的问道:“苏太太这当初是被桂鱼的鱼刺卡过喉咙?”

    安然干笑的不知如何回到,下意识转头看向苏奕丞。

    苏奕丞依旧温润的笑着,伸手自然的环住安然的腰,朝张远山玩笑着说道:“是啊,当初卡过好大一块鱼刺,从此便有些畏惧桂鱼了。”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张远山了然的点点头。“那苏太太以后怕是不敢动鱼了吧。”

    “那道也不是。”苏奕丞摇摇头,转头看向莫非,淡笑的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被代替的,不吃桂鱼还有别的鱼,卡的不过是桂鱼的刺,对桂鱼有阴影到是真的,但是别的鱼无妨,总不能为了一条桂鱼而不去吃别的所有的鱼的美味,莫总你说对吧。”

    莫非一窒,一个字都说不上来,放垂放在大腿两侧的手紧紧攥成拳,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却感觉不到疼痛。

    气氛尴尬的有些诡异,张远山自然是看出了什么眉目,忙笑着道:“那咱今天不上桂鱼了,苏特助和苏太太移驾过去吧,晚上我得好好跟苏特助喝几杯。”

    说道喝酒,安然下意识的说道:“他不能喝酒!”

    张远山一愣,反问道:“为什么?”他可曾听说苏奕丞的酒量不错,刚想着要不要开一瓶上等的茅台来对对他的胃口。

    安然说完了才觉得自己突兀了,有些后悔出口太快了,她不知道做一位官太太该如何,看电视上一般都只是站着,然后面带微笑就好,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似乎太多嘴了。有些懊恼的看了看苏奕丞,只见他正好笑的看着她。

    不见他们回答,又不见苏奕丞反驳,张远山打趣的说道:“哈哈,看来苏特助很疼老婆嘛。”言下之意是说苏奕丞怕老婆,安然说不让就不让了,他只是没想苏奕丞一个强势铁腕的男人竟然会惧内!

    闻言,苏奕丞笑,只说道:“老婆本来就是娶来疼的嘛。”

    张远山连连点头,“哈哈,是是是,苏特助说的极是,老婆是该娶来疼的。”说着,又朝安然说道:“苏太太就放苏特助一晚假吧,喝酒只是助兴,我们不多喝。”

    安然摇头,果断的拒绝,“不好意思张总,最近奕丞的胃不太好,医生叮嘱切忌沾烟酒。”经过前几天她是弄怕了,平时自己不在身边也就罢了,今天自己在,又明知道他胃的情况,自然是不可能让他沾酒。

    “呃,苏特助身子不适吗,没大碍吧?”张远山关心的问道。

    “呵呵,是安然太紧张了,都是些老毛病,不碍事。”苏奕丞语气轻松的说道,眼角瞥过对面的莫非,嘴边似笑非笑。

    莫非无言语,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看着安然,那攥着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些。

    “那咱今天也不喝酒,坐下来吃点,还别说,这里的菜做得还真的是好吃。”张远山再说道,今天,他是无论如何是要拉苏奕丞一起的,不然下次再想约他出来一起吃饭,那太难了。转头朝安然说道:“刚刚筱婕还说到苏太太,苏太太跟筱婕和莫非这么多年的同学,晚上一起过来聊聊吧。”

    安然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苏奕丞,她不想留下,尤其还要对着莫非和童筱婕,她并不想再跟这两人有什么牵扯。

    苏奕丞自然知道她心里的想发,微微朝她点点头,然后转头同张远山说道:“张总太客气了,不过今晚真的不行,等下我跟安然还有事情,这顿饭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呃,这——”张远山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苏奕丞打断。

    “这样吧,今晚张总这顿就算我的,下次,下次有空,我们再叫上萧会长一起坐下来聊聊。”苏奕丞笑着说道。

    见他如此说,张远山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既然苏特助和苏太太晚上还有事,那我们也不好勉强,毕竟正事要紧嘛,不过至于这单,苏特助太客气了,要算也只能把你们这顿算我的,那能算苏特助的。”

    “哈哈,张总就别跟我抢了,今天在这也算是我近尽地主之谊,这家餐厅是我妹妹的,所以,张总别再跟我客气了。”苏奕丞如此说道。

    “呃。”张远山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如此一来他也不好再推拒坚持了,只干笑道:“既然如此,那还先谢过苏特助了,破费了。”

    苏奕丞温和的笑笑,“自家妹妹,自然是要照顾着点。”

    张远山笑着点点头,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苏奕丞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柔声问安然,“吃饱了吗?”

    安然点点头,“饱了。”其实刚刚就吃的差不多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遇到童筱婕,更没想到她会叫张远山和莫非出来。

    闻言,苏奕丞转身朝一旁站着的张远山和莫非说道:“那张总和莫总你们继续,我跟安然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好好,您忙,您忙。”张远山忙笑着应道,而一旁站着的莫非眼睛直直盯着安然,表情像是在隐忍什么。

    苏奕丞淡笑的点头,拿过安然位置上的包包,然后牵着安然的手朝柜台那边走去。

    看着他们买单出了餐厅,张远山这菜转过身来,准备转身回包房,同莫非说道:“走吧。”

    莫非定定看着那餐厅的门口,苏奕丞刚刚的那些话他自然听的出来,可是不甘心,好不甘心,只是再不甘心他现在也无能为力。原以为苏奕丞不过是什么公司的小职员,即使气质再好再出色也不过是替别人打工,能给安然安定的生活却给不了她最好的生活,这一切是他在看他开着那辆车之后得出的结果。

    他甚至想过,即使他现在和安然在一起,但是再过半年,只要是过半年,到时候他定会不顾一切把再让她回到自己身边,可是,他没想到苏奕丞的身份竟然是江城的市长特助,更没想过他身后还有一个强大的苏氏家族!这样的身份,然他毫无把握。

    见他不动,张远山又唤了句,“莫非?”

    莫非这菜回过神来,朝他点点头,只说道:“我去下洗手间。”说着便直接朝洗手间的方向过去,此刻的他,需要让自己好好‘冷静’下,否则,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包房里面的童筱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3 6年前的桂花鱼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摘星作者:一两 2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3轻狂作者:巫哲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5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