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8 酒醉之后

078 酒醉之后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两人再回到餐厅的时候萧应天他们的还在喝,黄德兴和萧应天似乎聊得很高兴,急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安然和叶梓温两人离开太久了点。

    安然又在包间里坐了会儿,但是里面的气氛坐得她有些烦闷,最后抱歉的朝大家笑笑,说想先离开。许是因为她是苏奕丞太太额身份,萧应天和黄德兴都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让她路上小心。

    叶梓温别有深意的看了她眼,然后端着酒杯朝黄德兴敬酒了一杯。

    安然直接打车回了家,苏奕丞还没有回来,给苏奕丞去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回来,让他不必担心。没开灯,直接然后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几次将林丽的号码从手机里调出来,却几次始终没有打过去。她想知道她跟程翔谈的结果,想告诉她不管她做了什么决定她都会在她身后支持她,给她力量。但却也知道,这件事也只能靠她自己去面对去接受,别人能做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而这个时候该多给她点时间。

    突然间有些想喝酒,随手抓掉那扎着的头发,让它散落披在肩膀上,脱掉身上那穿了一整天,略有些重的套装外套,起身去了厨房找酒,住进来这些天,只做过几次面和几次早餐,所以她对这里的厨房并不熟悉,她不知道酒在哪里,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家里是不是有酒,可是她真的想喝,一个橱柜一个橱柜的找着,终于,在她打开滴三个橱柜的时候终于在那里面找到了酒。

    有洋酒有红酒,还有葡萄酒,洋酒太烈,虽然也去过几次酒吧,有时候应酬上也有,但是安然一直没有喝习惯,红酒在酒会喝道的最多最常见的酒,当然,喝会喝,但是并不会品。完全喝不出什么酒,喝不出好坏。

    随手拿了瓶红酒,没看年份也没看牌子,从厨房的消毒柜里直接拿了杯子,直接找了红酒起子,到了大半杯,没有醒酒,直接仰头一干而尽,然后,又拿过红酒,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

    苏奕丞将车子在地下室停好,才开门下车,包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叶梓温的电话。

    “阿丞,你一定不知道我今天遇到了谁。”电话那边,叶梓温说得有些激动。

    苏奕丞捏了捏有些酸疼的眉间,说道:“我没有时间跟你猜谜,今天开了一天的会,晚上的饭局直到刚刚才散掉。”边说着提着公文包下车,直接朝出口走去。

    “哈,说来都叫人难以相信,有些事还真的冥冥中有注定。”叶梓温说道。

    “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什么命中注定了。”苏奕丞直接拆穿他的话,“遇到谁了,心情这么好。”

    “还记得一个多月前我们在一家咖啡厅遇到的女生吗?”叶梓温问道。

    苏奕丞皱了皱眉,问道:“什么女生?”

    “就是那个相亲遇到了极品男的那个,跟我一样也搞建筑的,我今天在公司遇到她,原来她是‘精诚’的,今天跟着那黄德兴来我们公司开会,谈好之后我舅请他们吃饭,正好上去拿点资料,然后就被叫上一起去了,还真别说,我对她印象真的还挺深刻,一眼就认出来了。”叶梓温说着,情绪有些兴奋。

    闻言,苏奕丞下意识皱了皱眉,他当然记得叶梓温口中说的那个女人,因为那个女人就是他老婆,可是这话从别人口里听过来,怎么就那么有些不爽。“嗯,然后呢?”

    “我发觉她还挺有意思的,你也知道,很少有人会挡得了我的魅力的嘛,不过她竟然好像真的对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猜她这是欲擒故纵。”叶梓温想当然的说道。

    那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语气也瞬间变得冷淡,“她不是那种人。”

    不过某人似乎还沉醉在自我陶醉之中,并没在意他说了什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决定了,明天开始我要展开攻略,不管她是欲擒故纵还是什么,反正她已经成功的引起我的兴趣了,哈,好久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这么激动了。”

    叶梓温完全不知道电话那边的苏奕丞此刻的眼神变得有多可怕,说得跃跃欲试的,很是激动。

    苏奕丞嘴角冷笑,几乎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是吗。”

    可惜某人并没有听出来,情绪仍然还在亢奋激动,继续说道:“估计这段时间因为她朋友的事她会郁闷上好一阵子,不过这或许是我趁机而入的最好时机,哈哈,虽然有些卑鄙。”

    苏奕丞冷笑,“确实卑鄙。”

    “哈,好了,不跟你扯了,什么时候一起出来喝一杯,我们也确实有段时间没有聚了吧。”电话那边叶某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得罪人了,还热情的邀约。

    “我最近开始戒酒了,以后喝酒的事别找我。”苏奕丞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男人不喝酒,那还约出来干嘛?逛街吃饭看电影?那得多娘们!他们可是纯爷们,铁铮铮的汉子!

    “老婆的命令。”苏奕丞说得很自然,嘴角带着笑意。

    相比苏奕丞,电话那边叶梓温倒是真的愣了好一愣,许久才缓缓的说道:“阿丞,你什么时候变成妻奴了!”还老婆的命令!

    苏奕丞笑,只说道:“我到了,挂了。”不等他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苏奕丞没有直接上前,拿着手机将苏奕娇的电话调出,然后直接拨了过去。

    “喂,老哥,有事?”苏奕娇那边有些吵,可以听得出应该还在餐厅。

    苏奕丞轻笑的说道:“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梓温的另一个号码吗?”

    “你肯告诉我了?”苏奕娇有些怀疑,毕竟之前她费了好大的劲,也没从他嘴里捞出半个号码,一度让她认为自己不是他的亲妹妹,这叶梓温还是他的亲兄弟。

    “你是我妹妹嘛,我当然跟你亲。”苏奕丞云淡风轻的说道,那脸上的笑容更扩大了些,眼里闪烁着某种算计。

    “我又不是第一天当你亲妹妹,老哥,你老实说,有什么交换条件。”苏奕娇直觉的觉得他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愿意告诉她,她可是他的亲妹妹,早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老谋深算。

    “有条件。”

    “什么条件?”苏奕娇狐疑的问道。

    “以后每天打10个电话给叶梓温。”苏奕丞直接说道。

    “呃……”苏奕娇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老哥,我能知道叶梓温他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苏奕丞冷笑,“刚刚,先这样吧,我等一下把他的号码短信给你。”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将叶梓温的号码调出,复制,直接编辑短信给苏奕娇发去。待做完这一切,苏奕丞这才转身进了电梯,直接按了10层。

    才开门进去,就闻到了一屋子的酒味,屋里灯没开,只有外面的月光懒懒散散从外面写进来。

    “安然?”苏奕丞试着轻唤,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伸手按下墙壁上的开关,屋内的灯瞬间亮起,“唔唔……”只听闻见有人细细的声音,转头过去,只见安然整个人瘫坐在地板上,半个身子趴在那矮几上,一手握着红酒的瓶子,一手握着杯子,嘴巴哼哼唧唧的在动着,因为突然的光线,眉头下意识皱了皱,像是在抗议什么。

    见状,苏奕丞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到一旁的沙发上,突然想起刚刚叶梓温在电话里说她最近要为她朋友的事郁闷苦恼一阵子,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为那个叫做林丽的未婚夫出轨的事情。

    她太重情谊和友情,所以这件事这几天一直苦恼困扰着她,她需要发泄,还好她只是在家里喝酒发泄,不然他还真怕到时候找不到她,因为彼此接触的时间真的是太短暂了,这些天只能多少了解到她的生活习惯,喜欢吃的青色的蔬菜,喜欢吃鱼,嗜甜食,最怕苦,喝咖啡只喝焦糖玛奇朵,茶的话只喝‘皇家奶茶’,习惯在工作的时候旁边放一盒饼干和一杯热玛奇朵,最讨厌吃肉,尤其是肥肉,但是如果别人特意夹给她,再不喜欢,她还是会逼自己咽下,当然不会咀嚼,只是一口吞下。

    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弯腰将她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一并拿走,失笑的摇摇头,她竟然喝了整整一瓶拉菲,她是拿这酒当水喝吗?

    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唤道:“安然?”

    安然呜吟的皱了皱眉,那嘟囔的嘴小声说着什么,脸蛋因为酒的关系,此刻也是特别的红晕,扑扑的,认真看起来还挺好看。

    苏奕丞低头将吻应在她的额头,然后揽腰将她抱起。

    突然的悬空感让酒醉的安然有些眩晕,眉头紧皱的厉害,表情看上去有些难受的紧。

    看着她如此,苏奕丞小声的在她身边问道:“安然,想吐吗?”说着抱着她朝洗手间的方向过去。

    迷蒙间安然睁开眼,胃里难受的就像翻江倒海似得,一股热流从胃里翻涌上来,一下就到了喉咙间,下意识的伸手猛地将自己的嘴捂着,另一只手拍打着苏奕丞的肩膀,示意他将自己放下。

    看了看怀中的她,知道她真的是要快吐了,脚下加快步子朝洗手间的方向过去。

    这眼看就要到洗手间了,胃里又是一个翻涌,然后整个哗哗的吐了出来,一时间,两人胸前全都被吐湿了一大片,狼狈的不能再狼狈,两人全被酒气包裹住。

    唯一幸运的是晚上安然并没有吃什么东西,这吐出来的除了酒还是酒,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

    这一吐完,安然的酒醒了大半,愣愣的看着苏奕丞,一下全反应不过来。

    苏奕丞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安然,有些无奈的失笑。

    安然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他,那表情都快哭了,忙说道:“对,对不起,我……”

    “傻瓜。”苏奕丞宠溺的用额头顶了顶她的额头,“干嘛道歉,你又不是故意的,反正我也刚回来,也还没有洗澡。”

    安然看着他,嘟囔着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苏奕丞抱着她进浴室,让她先坐在一旁的抽水马桶上,自己则先出去外面的衣橱里拿了两人的换洗睡衣然后再进来。

    半蹲在她面前,小心的替她褪去她身上的衣服。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爆红着脸,也不知道是因为红酒的关系还是因为此刻这暧昧的欺负。当他的手绕过她的身后去解开那内衣的暗扣,猛地抬手抱在胸前,定定的看着他,呼吸开始有些急促,有些紧张的问道:“你,你不先出去吗?”

    苏奕丞好笑的看看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问道,“你觉得我这样不用洗洗?”

    虽然两人是夫妻,这段时间某人对那方面的要求也不低,频率颇高,但是就这样坦诚相见她还是觉得有些放不开,光是想着,脸就已经红到不行。

    “那你先洗,我等下洗。”说着,便想站起身来离开。可这才想站起来,脚下只觉得无力,整个人一个不稳直接往苏奕丞怀里靠去。

    苏奕丞伸手将她接住,拥着她,半叹了口气,说道:“安然,我们是夫妻,一定要这么见外吗?”

    靠在他怀里,安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是见外,是害羞,是不好意思。

    放开她,将她的身子板正,定定看着她,“嗯?”

    安然红着点摇摇头,小声说道:“只是,只是觉得好奇怪,不习惯。”

    苏奕丞笑,伸手褪尽自己身上的衣物,整个人坦诚的站在她面前,安然定定的看着他的脸,脸比刚刚更红了些,眼睛一眨不眨的,深怕看到别的不该看的。

    苏奕丞伸手将她身上那仅剩的衣物褪去,安然微笑的看着她,缓缓的底下头,吻,温柔的落在她的唇瓣,轻轻的,滚烫却柔软的唇轻轻的贴着她的,只是贴着,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手伸过去拉过她那因为紧张而有些紧握的双手,让它们环上自己的脖颈,而自己的大掌则磨搓流连着她那如缎的肌肤。

    贴着她的唇,轻轻的开口,“这样会好点吗?”

    安然不说话,紧张的心直扑通扑通的跳着,心里暗骂,好,好你个鬼,这样她更紧张好不好!

    没等到她的回答,苏奕丞嘴角缓缓勾起,然后就在安然准备推开她的下一秒,那盈握着她那纤细腰身的大掌猛地收紧,直接带着她撞到自己的身上,两人紧密的贴合着。

    “唔……”安然闷哼出声,然而他的唇就在这个时候顺势滑进她的嘴里,舌头勾缠着她的舌头,给了她一个热烈且**的法式热吻。

    直到安然因为热吻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苏奕丞这才放开他,可这还没等安然缓过起来,他的唇又已经覆上,比刚才更热烈,更缠绵。脚下的步子跟着他从外面移到了淋浴间,然后那温度适中的热水从上面直接朝他们淋了下来,水顺着头发顺着脸颊,因为亲吻着,所以有部分水顺势流进他们的口中,但是他们并顾不上太多。

    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得澡,因为等到真正要开始洗澡的时候,安然已经被累的一动也动不了。

    迷迷糊糊被人唤醒,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床上,睡衣早已经换好,只见苏奕丞穿着睡衣坐在床边,半抱起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然后端过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醒酒茶,柔声在她耳边说道:“来,乖,把茶喝了,不然明天起来你会很难受的。”

    安然迷迷糊糊的并没有完全清醒,听闻到茶,眉头不直觉的紧蹙起来,紧紧闭着嘴,摇头。她最讨厌苦的东西,宁愿头疼难受也不要喝苦茶。

    见她这般孩子气,苏奕丞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却也只能用对付孩子的办法来对付她,将茶送到她嘴边,说道:“不苦的,真的,我加了糖。”

    闻言,安然微微睁了睁眼,看着他,像是在确认他这话的可信度,好半响,才缓缓张了张口,苏奕丞小心的将碗凑到她嘴边,然后慢慢喂她喝下。

    一碗醒酒茶见低,安然真的是被累的不行,也困得不行,才喝完,倒下便又睡了过去。

    苏奕丞柔声的轻笑,伸手拨开去她那挡着她眼睛的头发,然后替她重新盖了盖被子,这才端着碗出了房门。

    将碗用清水冲洗过后,然后掏了些米洗净放在电饭锅里,直接设定熬粥,待做完这一切,苏奕丞这才回了房间,从床的另一侧上床,在她身边躺下,单手绕过她的脖颈,让她直接枕在自己的手臂,另一手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帮她调整好舒适的位置。

    安然蹭了蹭,呢喃的嘀咕了声,“不甜。”

    苏奕丞愣了好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所说的不甜指的是刚刚的醒酒茶,不由的失笑摇头。轻声宠溺的在她耳边唤道:“傻瓜。”然后拥着她合着她的呼吸一同陪她睡去。

    安然是被肚子饿醒的。即使眼皮沉重的想打架,但是胃里空空的,再怎么想睡也睡不着了。

    恍恍惚惚睁开眼,只见眼前那个放大的俊脸,闭着眼,睡得很安详,如同孩子一般。

    这是她跟他同床共枕以来第一次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还躺在自己身边,平时他的作息习惯太好,不管那天晚上睡的多晚,每天早上五点一刻准时醒来,然后是近两个小时的晨练,然后回来梳洗,做好早餐正好她起来。

    原来他的睫毛挺长,漂亮的如同女子一般,微微有些上翘,非常好看。她知道他一直是一个温和的男人,但是却也不难发现他那温润的外表下其实对人全都带着梳理,而此刻睡着的他似乎放下所有一切的防备,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孩子一般,天真,可爱。

    伸手轻轻描绘他的眼眉,然后顺着他那高挺的鼻梁轻轻滑下,然后到达他的薄唇。

    看着他那并不厚的唇瓣,想起昨晚就是因为这张嘴,差点没有吻得她喘不过起来,想着撇怕撇嘴,恶作剧般的伸出中指,轻轻的在他唇上点了点,这才想收回,突然,只见他蓦地张开嘴,然后一下轻咬住她的手指,半根手指直接被他含在了嘴里。

    安然吓了一跳,对上他那狡黠的眼眉,这才发觉自己上当了,赌气的嘟着嘴,指控他说道:“你竟然装睡!”多么恶劣多么卑鄙的行为!

    苏奕丞微笑,眼睛笑得更弯了些,“我醒了,只不过没有睁眼。”说着,边用舌头添了添她的手指。

    安然蓦地爆红着脸,娇嗔的说道:“放开我啦。”

    闻言,苏奕丞倒也果断的依言放开她,只是在下一秒整个人翻身覆上,低头就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早安吻。

    好一会儿才将她放开,笑眯着眼看她,“早安。”

    安然被吻的有些气喘,“早,早安。”

    看着她羞红着脸的样子可爱的紧,而早上的男人也总是比别的时候更容易冲动,看着,苏奕丞俯下身来,手摸索这她的身子开始有些不规矩。

    见状,安然猛地一手抓住他那不安分的手,看着他有些祈求的说道:“我肚子好饿……”

    闻言,苏奕丞埋首她的颈间,闷笑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好笑的轻啄了下她的唇,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说道:“起来吧,昨晚煮了粥,现在应该很粘稠了。你昨晚喝太多了,今天吃点清淡的东西胃会舒服些。”

    安然淡笑的朝他点点头,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因为他的温柔,也因为他的体贴。

    待安然洗漱换好衣服出来,苏奕丞已经盛好粥放到吧台,家里并没有什么可以下稀饭的东西,倒是冰箱里还有几个鸡蛋,便打散做了蛋花,放在吧台上,算是当下稀饭的小菜。

    安然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坐下,接过他伸手递过来的勺子和筷子,轻轻的道谢:“谢谢。”

    苏奕丞只是轻笑,坐在她面前,端着稀饭吃着。

    “昨晚,真不好意思。”安然有些抱歉的说道。

    放下碗筷,苏奕丞认真的看着她,好笑的说道:“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用谢谢,抱歉,不好意思,这几个词很多余吗?”

    安然一愣,随即俏皮的朝他吐了吐舌。

    苏奕丞笑,夹了块鸡蛋放到她的碗里,看了她眼,终问道:“昨天怎么喝那么多。”

    吃饭的动作一顿,有些无力的笑笑,说道:“昨天吃饭的时候遇到程翔了,跟那个女人一起,后来我们起了争执,你都不知道,我昨天多厉害,又泼红酒又甩巴掌的,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我去把整件事告诉了林丽。”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安然抬头,有些自嘲的朝他笑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明明不是自己的事,却弄的比当事人还要激动。”

    苏奕丞摇摇头,说道:“林丽很幸运,能有你这样的朋友。”

    安然鼻尖有些泛酸,看着他眼眶微微开始泛红,“我也很幸运有她这样的朋友,什么事都想着我,紧张我,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不舍得她受伤,其实她恨单纯的,什么事都想的很简单,爱一个人就死心塌地的对人家好,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懂得珍惜,因为知道她爱他,所以肆意的来挥霍她的感情。林丽那么好,那么善良,她不该得到这样的结局。”说着,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滑落。

    苏奕丞从吧台里边绕过厨房出来,伸手将她搂紧怀里,轻抚着她的背,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好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8 酒醉之后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2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5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