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14 警告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叮咚!——”门铃在黑夜中响起,带着点孤寂的味道。

    好半响,门打开了,看着门外站着的周翰,凌苒转过身背靠着门板,低头看着自己昨天那刚刚修过的美甲。绚烂的颜色有种妖艳的美丽。“有事吗?”

    周翰不说话,上前,伸手钳住她的下颚,力道有些重,看着她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做什么我阻止不了你,但是我警告你,你别扯上小斌,他还不过是个孩子!”

    凌苒被他这样抓着,不的不仰头看着他,有些吃痛,伸手要拍掉他的手,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周翰没有松手,钳制住她的力道更加重了些,逼近她,说道:“是你叫他去推顾安然的!”

    凌苒有些发狠的将他的手甩开,看着她还一脸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一个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她摔到是她自己没有站好,怪得了谁,再说了,摔一下又怎么样,还真会少一块肉不成啊!”

    周翰看着她,许久才摇头说道:“你真的没救了!”想来都觉得可笑,他当初竟然爱上这样一个女人,甚至还不惜众叛亲离兄弟反目!

    “呵,我没救了,呵呵,我早就没救了。”凌苒冷笑着,直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随手抓过那扔在矮几上的女士香烟,打开从里面抽出一支,用打火机点燃,狠狠吸了口,冷笑着说道:“从你执意要跟我离婚起,我就没救了。”

    周翰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自己的女人同时有着还几个男人!”说话的同时,那垂直放在两侧的手狠狠的紧握着,像是在极力压抑着某种情绪。

    凌苒站起身看着他,朝他一步一步过去,“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总在无休止的工作,你总有忙不完的应酬,你之前说的爱我疼我全都成了屁话。”凌苒看着他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你根本就不懂我的寂寞,在我需要人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你连个人影都没有,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一个人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屋子!”

    周翰只觉得好笑,“这就是你出轨背叛我的理由?”如果所有的出轨都用寂寞来解释,那着世上得有多少人背着自己的丈夫或者妻子出去偷人!

    “我当初不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背叛的阿丞嘛,你不记得了?”凌苒挑衅的说道。

    周翰的身子猛地一僵,定定的看着她,两侧手紧紧攥着,那修剪过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却完全不自知。

    凌苒不去看他,抬起手将烟放到口中,又狠狠的深吸了一口,冷冷的说道:“如果你觉得我小斌跟着我会学坏的话,那就别再让他过来了。”

    周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冷笑的开口,说道:“我根本就不该对你抱有希望。”是他当初瞎了眼,竟然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

    凌苒转过身并不看他,自顾自的抽着烟,深吸口,然后从嘴里吐出那白色的烟圈,缓缓上升,然后消散在空气中。

    冷漠不带一点温度的最后看了她一眼,周翰直接转身出了门。

    安然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见苏奕丞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前面的矮几上还摊放着一堆安然睡着时候郑秘书替他送来的公文和资料。

    安然伸手半撑着要坐起身来,却没留心触碰到手肘的伤口,不禁让她有些吃痛的轻唤出声,“啊!”

    闻声,苏奕丞抬头,见她已经醒来,忙放下手中的文件朝她过去,扶着她让她靠坐好,伸手拿了枕头让她放在背后枕着,待她坐好,这才在床沿坐下,拉过她的手,小心的看着,轻轻的触碰,眉头微微蹙着,问道:“还疼吗?”

    安然轻笑的摇摇头,“没有很疼,刚刚不小心碰到了。”

    苏奕丞还是有些不舍,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吻,这才问道:“肚子饿吗?一晚上没吃东西了。刚刚林丽有给你打了粥过来,放在保温瓶里,现在应该还热着,要不要吃点?”

    说道肚子,倒还真有些饿了,中午吃了道现在,不提还好,这一提,现在肚子还真的空空的有些难受,看着他点点有,“好。”

    苏奕丞起身,将那放在一旁柜子上的保温瓶拿过,这是林丽回去后又折返送过来的,为的就是怕安然睡得久,这起来那粥都要凉了。

    安然伸手想去接,却被苏奕丞直接拒绝,“我来。”说着,从保温瓶里将盛着粥的塑料碗端出来,打开,保温的效果挺好,粥到现在还冒着热气。拿过汤匙给她轻轻舀了一口,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气,这才递到她的嘴边。

    安然简直觉得这个男人太会宠人了,她不过是怀个孕,不过是手蹭掉了点皮,哪里至于他这样亲自端着碗喂着她,心里热热暖暖的,脸上却脸皮薄的红了脸蛋,看着他嘟着嘴说道:“我自己来拉。”

    苏奕丞摇头,坚持说道,“让我喂你。”

    安然有些执拗不过他的坚持,最终只能张口任由着他一勺一勺的喂着她,两红的厉害,可那心也跟脸上的温度一样,暖得不可思议。

    一碗粥喂了一大半,安然这才有些适应过来,看着他突然想到,问道:“你吃了吗?”

    苏奕丞淡笑的点点头,“嗯。”

    安然看着他,有些狐疑的皱了皱眉,待苏奕丞再舀了勺粥递上前的时候,只定定的看着他,说道:“你根本还没吃,你骗我对不对。”

    苏奕丞看着她,有些意外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却也并不承认,举着粥递到她面前诱哄着说道:“听话,先张口把粥吃完,宝宝她饿了。”

    安然摇摇头,态度很坚决,“你吃。”宝宝现在最好是能知道饿不饿拉,这男人当她是三岁孩子吗?

    “我真的吃过了。”苏奕丞哄骗着说。

    安然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也不说什么,只定定的看着他,就是不张口。

    苏奕丞真有些被她的坚持而打败,妥协的说道:“那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安然想了会儿,最终点点头,说道:“你先吃。”

    苏奕丞失笑的摇摇头,张口将那勺粥自己咽下,然后又重新舀了一勺,递到她面前,说道:“该你了。”

    安然果然听话的张口,然后再等苏奕丞舀第二口给她的时候,只定定的看着他,并不张口。苏奕丞真的是被她的坚持给完全打败,摇摇头将粥放到自己的口中,就这样,夫妻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将这一碗并不算小碗的粥吃完。

    苏奕丞体贴的到了水让她漱口,然后又直接拿着碗筷进洗手间将东西洗干净放好。出来的时候,只见安然半笑的靠坐在病床上,淡淡的看着他笑着。

    擦了擦手朝她过去,坐在床沿,伸手绕过她的背,让她枕着自己的肩膀半靠在自己的胸膛,然后小心的避开她那受伤了的手,大掌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手指来回在她的手心画着圈。

    安然被他挠的有些痒,咯咯的靠在他胸前笑出声来,半扭捏着身子,连连说道:“好了好了,不要挠了,痒,好痒。”

    闻言,苏奕丞也不挠她,大掌紧紧包裹住她的小手,低头轻吻着她的发心,吸附着她那淡淡的清香。

    安然看了看那矮几上摊了一桌的文件和资料,又仰头看了看他,问道:“不去忙吗?”她知道科技城的项目这段时间刚开,他这段时间定要忙碌非常的。这几天每晚都看文件看资料到半夜,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苏奕丞将怀中的她拥得更紧了些,摇摇头,说道:“今晚不看了,陪着你和宝宝睡觉。”说着,直接脱了鞋袜上床。

    安然好笑的往边上挪了挪,腾出更多的位子给分给他,然后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舒心的窝着,耳朵正好贴着他的胸膛,可以清晰的听到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

    苏奕丞拥着她,一手揉着她的肩膀,一手搭放到她那此时还平坦的小腹上,轻轻的来回抚触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奕丞,我们先不告诉爸妈吧。”靠在他怀里,安然淡淡的说道。不想说,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一切还是等她出院了之后在通知他们,不然,如果现在告诉他们,估计未来两天,这病房里就该热闹非常了,所以一切还是等她出院之后再说好了。

    苏奕丞自然明白她的顾虑,其实她不知道林筱芬是否会因为这消息激动过度,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如若她跟母亲说了,怕根本就不用等到明天,她定会连夜开车下来!再说医生说了安然笑着要静养,并不适宜人多喧吵,如此想着,点点头说道:“好,先不告诉他们。”

    “不工作真的没关系吗?”安然怕自己耽误了他工作,靠在他怀里,仍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苏奕丞揉揉了她的头发,让她在自己怀里调整好姿势,“累吗,累的话就靠在我怀里睡一下。”

    安然摇摇头,嘟嘴呢喃着说道:“哪里这么容易累,我刚睡醒呢,这样吃了睡,睡了吃的,没过几天,我估计就要胖死了。”

    “胖点好,你就是太瘦了。”说着,那放在她小腹上的手往侧边移了移,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皱了皱眉,一蹦正经的说道:“太瘦了,摸着全是骨头,太硌手了!以后多吃点,吃胖点。”

    “不要,胖了你就该要嫌弃我了,我才不要给你有借口去找小三。”安然打趣着说道。

    苏奕丞失笑,惩罚的伸手又捏了捏她腰上的软肉,说道:“我是这样的人吗?嗯?”说着,忍不住又挠了挠她的胳肢窝,果不其然见她浑身一震,如此苏奕丞坏心的便来的性质,故意的挠着她的腰,挠着她的胳肢窝。

    安然怕痒,被他折腾的不行,连忙讨好着求饶,“哈哈哈,别,被挠了,我,我说错话了,我不敢了,哈哈,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两人在床上笑着抱滚成了一团,待平息下来,两人的位置比刚刚早就起了变化,原本半躺靠着的两人,现在整个滑下躺在了床上,身子叠着身子,额头抵着额头,气氛一下就暧昧了起来。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身下的人儿,看着她那因为水汽而变得有些迷蒙的双眼,还有那艳丽的红唇,心中一动,特别想拥着她轻吻,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只会想的人,在想的同时也立马就付诸了行动,轻轻低头,唇吻上她的唇,轻轻啃咬,然后灵舌抵近她的牙关,撬开她的贝齿,然后邀着她口中的丁香小舌一起同他翩然起舞着,轻轻辗转,吸允。

    两个彼此知道心意的人,又是以这样暧昧姿势相拥着的人,如此热情的深吻总会冲动的一发有些不可收拾,随着亲吻,两人间的温度和热情一下随之升高,就连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也不断的往上攀上,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暧昧的气息。

    想索取的更多,吻开始慢慢的不能满足,苏奕丞的大掌开始循着她那曼妙的身子缓缓开始探索,唇也不曾空闲着,顺着她的唇,顺着她那光滑的脖颈缓缓而下,手灵巧且熟悉的顺着她的衣服下摆轻轻探了进去,然后顺着她那光滑的肌肤来回流连,探索。

    安然紧紧闭着眼,因为他的吻和他的手整个人燥热动情起来,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头发,整个人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起来。

    苏奕丞看着身下的她情动的红了脸,身子直觉得以下紧绷了起来,身子似乎一下积聚到某一点,似乎就要爆炸开似的。那呼吸开始有些粗喘,那修长的腿滑进她的两腿之间,那探索着的手也开始缓缓的下移,这段时间因为科技城项目的事,他一直在不停的忙碌着,他们之间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如此亲密过了,如此想着,那欲望来的越发汹涌越发快了起来,两手摸索着褪去两人间的阻碍,沉下身子就要结合,然后时间突然一切全都暂停,定格了似的。苏奕丞整个人紧绷的厉害,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安然,紧紧屏息着气,似乎已经忘了该如何正常的去呼吸。

    安然脸上有动情的潮红,迷蒙着睁开眼来,眼里因为含着水汽而变得有些扑朔,看着他,不禁轻声唤他,“奕,奕丞……”那声音饱含着情欲,柔柔软软的,听着尤为动人。

    苏奕丞身下一紧,埋头将自己的脸靠在她的肩窝,“嗯……”有些痛楚的轻呜出声,声音里似乎有些痛苦的在压抑着心中的某种渴望。

    安然迷蒙的伸手覆上他的头,那纤长的手指插在他的发间,有些难受的呜咽,“奕,奕丞……”她其实也是想他的,尤其在这样被她撩拨之后。

    苏奕丞紧紧的将她腰抱住,抬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有些难受发狠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啊!”安然有些吃痛的叫出声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有些不解,不解他为何如此!

    苏奕丞只觉得自己现在此刻浑身上下的在发疼,而且疼的厉害,一把紧紧的将她搂住,让她能更清晰的感受到他此刻的变化,然后声音紧绷的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在她耳边说道:“别再诱惑我!我不想伤害你和宝宝!”他也想,好想好想,但是不能,此刻的安然不同过去,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他们的孩子,他不能为了自己的欲念自私的让孩子去冒险,纵使他知道他此刻明明疼的想死!

    安然自然知道他伸上那明显的变化,然后因为他的话一下清醒过来,是啊,宝宝,他们有宝宝了!猛的伸手想去推开他,却一把被他搂得更紧了些,两人的身子靠贴得更近了些。

    “苏,苏奕丞,不,不可以!”安然抓着他的手,想要将他冲自己身上推开!

    苏奕丞将她揉得越发紧了些,哑声在头耳边说道,“别动,再动我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闻言,安然猛的停住了手,任由着他紧紧抱着,再也不敢乱动一下。

    两人就这样相拥的紧紧抱着,安然根本就一点都不敢乱动,生怕自己乱动会刺激到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奕丞终于将安然放开,定定的看着她,嘴角浮着淡淡的苦笑。她似乎从来没有这么乖过,可是她再乖顺他特只能看着不能吃,美人在怀,却只能看不能吃,想想都觉得有够挫的。

    安然也定定的回视着她,两人身子仍旧紧紧贴合着,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变化消退下去。看着他额前那薄薄的一沉冷汗,抬手,轻轻的替她擦拭去额头的汗滴。

    苏奕丞翻身从她身上下来,然后侧身紧紧的将她用在怀里。安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渐渐的任由着家人抱着。

    也不知道最后两人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两人紧紧相拥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病房里早已经没了死奕丞的身影。那昨晚原本放在矮几上的文件和资料也早已经不见。

    揉了揉那有些发酸发疼的肩膀,掀开被子翻身从床上下来,才走到矮几身边,这才看见了那原本放在桌上的纸条,是苏奕丞上班直接留下的,上面只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字,

    “上班去了,照顾好自己,晚上来。——奕丞!”

    安然微笑的将那字条折叠起来放到口袋里收好,这才转身进卫生间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正好林丽敲门捡来,看着安然有些暧昧的说道:“你们家苏大领导对你可真好,一大找就去找我,让我今天有时间来多陪陪你。安然,你说你是是未成年还是刚满十八岁的小女生啊!你还用得着别人陪吗?”

    闻言,安然只淡淡的轻笑着,也不说话,脸上洋溢着的却是一脸的幸福。

    苏奕丞在上班前直接先去了趟之前的公寓的小区,不过并没有回公寓,而是乘着电梯直接上了18楼,然后在B座门口站定,伸手按住那门边上的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好几响,许久里面才传来细微开门的动静,然后门被打开,只见凌苒的双眼还略有些迷蒙不清,半打着哈欠,轻拍了拍,缓缓的抬头,“谁一大清早……”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站着的苏奕丞,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阿,阿丞?”语气仍然是不确定的,看着他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奕丞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凌苒,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今天来只是想警告你一次,别再做哪些无谓的事情,即使没有安然,我跟你也再无可能,我不会去接受一个背叛过我的人!另外如果再有下次让我知道你对安然出手,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你知道我是说道做到的。”

    凌苒被他说的猛的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干笑着说道:“阿,阿丞,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听不听得动你我大家心里都清楚,别以为你教唆孩子去推人别人就不知道,责任你就可以推脱的干干净净,这次还好安然和孩子都没有事,不然,你负不起这个责任!”苏奕丞冷眼看着她,眼中对她充满着厌恶和不喜。

    “你,你说什么?”凌苒瞪大了眼看着他,他说孩子,“顾安然有孩子了?”

    苏奕丞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跟她废话一个字,直接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过去,要说的话他都已经说到,其他的就多说无益,他也不想同她浪费那没有必要的口水,如果她还知道好好想想他刚刚的这些话,那么她便知道该做。

    身后凌苒看着他来了又走,唇瓣紧紧的咬着,那垂在两侧的手也不自觉的紧紧攥握成拳,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和暴戾!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3 2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山楂树之恋 5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