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39 林筱芬的爱情2

139 林筱芬的爱情2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我们是在你回家的时候认识的,呵呵。”林筱芬重复着他的话,只觉得可笑,“所以我搬走正好合了你的意是吗?”亏她还傻子一样每天都是期待着他什么时候会来接她回来,答应跟她结婚,原来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打算!

    童文海没说话,其实他也针扎过,只是他更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陈文没有林筱芬漂亮,但是相处下来性格还算好,最最主要的是她的家庭背景过硬,能够帮助他以后的事业。说他自私也好,说他无情无义也罢,他都承认,他只是不想放弃自己的前程。

    他的沉默说明了一切,林筱芬的心冷到极点,再也说不出什么,看了他一眼,自嘲的摇头从他身边走过,是她太傻以为这个男人会是她以后的依靠,奋不顾身的吧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甚至还为此让父母成了村里的茶余饭后的谈资笑话,甚至为此气死了父亲。边走在路上林筱芬边用力的抽自己的嘴巴,脸都被抽的红肿了也不停下来,她气自己,也怨自己!

    回到学校宿舍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倒头到床上就睡了,着一睡就是整整两天。室友也知道童文海的事,见她如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安慰她想开点,待饭点的时候总会带着饭回来给她吃,可是每当林筱芬闻到那些饭菜总是恶心反胃想吐,大家都没有在意,以为她只是伤心过度。两天林筱芬整个人瘦了整整一圈。两天后有人突然跑来告诉她说有以为自称是她妈妈的中年女人来找她,现在正在学校门口。林筱芬大惊,也顾不上自己身体虚弱的有些体力不支,直接从床上爬起来就朝学校门口跑去。

    来的确实是林妈妈,背着包袱,一脸的风尘仆仆。以为几次带信都得不到女儿的回信,林妈妈放心不下来,所以直接收拾了东西就往女儿的学校来了。

    安排林妈妈在学校外面的招待所住下,才放完东西林妈妈就追问她跟童文海的婚事究竟打算放在什么时候。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林筱芬有些不敢转过身去看母亲,她不敢告诉母亲说自己被童文海抛弃了。

    见她不说话,林妈妈就猜到了几分,忙上前拉过她,追问,“什么回事?他不愿意结婚?”

    林筱芬咬着唇,眼里含着泪,最后只有转身腾地跪在了母亲面前,“妈妈,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和爸爸!”边说着边用手煽自己的巴掌。

    林妈妈只觉得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抓着女儿问道:“童文海他不要你了?”

    林筱芬转过头,有些说不出口。

    见她如此,林妈妈更生气了,抓着她的肩膀摇晃着说道:“你说啊,你倒是说话是,是不是童文海不要你了,他玩了你就不要你了是不是!”

    被母亲这样晃着难受,林筱芬只能哭着点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林妈妈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了,刚刚没了丈夫,现在女儿又被人抛弃了,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女人没了完整的身子,又有谁会去要她!越想越觉得生气,越想越是觉得伤心,抓着林筱芬不停的拍打着她,嘴里边说道:“我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还害死了你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林筱芬只是哭着,任由着母亲打骂,她好悔恨,可是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其实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打在她身上痛的还是自己的心,林妈妈打着就反手抽打自己的脸,边说着是她不好,没有教育到女儿,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才会害的自己的丈夫活活被气死,边说着便抽打着,那力道狠的每一巴掌都留下深深的血红的巴掌印。

    见状林筱芬也只能忙上前拉开母亲,说母亲要是生气就抽她好了,不要伤害自己。

    当天下午,母女俩在招待所里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林妈妈说要去找童文海去讨说法,但是被林筱芬给挡下了,她不想再自找耻辱,她想保留自己那仅有的尊严。

    女儿坚持不肯,林妈妈也没有办法,林妈妈在招待所住了两天,然后起身准备返回村里,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回去的路上,林妈妈坐的那辆车子出了事故,在过山的时候转弯没有控制住,车里连司机和乘客一共20多人全都随着车子坠到了山脚下,车毁人亡,无一幸免。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林筱芬根本就承受不住,整个人都奔溃了,终于在奔溃到极点的时候她想到了轻身,想到了去结束自己的命运,站在河边,她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最后脱了鞋子,一步一步的朝河心走去。当那河水一点一点的淹没她的身子,最后淹没她的头,她放弃挣扎,一心想死,可当昏迷过后再醒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在医院里,床边坐这个一个比她长不了几岁的大男孩,身上湿漉漉的。见她醒来,朝她张开笑脸,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连忙又叫了医生。那个大男孩就是当年的顾恒文。

    医生过来后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确定她没有事情,却转身看着那一旁站着的顾恒文有些指责的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吵吵架拌拌嘴作为男人也该让着自己的妻子,怎么可以气的她要去跳河!你知不知道,要是没有及时救回来,那就是一尸两命,到时候有你悔恨的时候!”

    顾恒文有些云里雾里的听不明白,问道:“意思,什么,什么一尸两命?”他明明救的只有一个人才是。

    医生看了他一眼,轻叹了口气,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吗!”

    床上的林筱芬一愣瞪大眼有些不敢相信,医生刚刚她怀孕了!

    待医生出去了之后,顾恒文看着床上的林筱芬,这才开口问道:“你住哪里,要不要我去找你的家人过来?”

    林筱芬根本就没有冲那个震惊的消息中反应过来,没有去看顾恒文,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然后才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突然有些悲愤的抬手就要朝自己的肚子垂过去,好在一旁的顾恒文眼疾手快,赶忙抓住她的手,有些生气的看着她质问,“你干什么,你没有听见刚才医生说你怀孕了吗!”

    林筱芬苦笑出声,边笑着眼角边留下累,说道:“我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我还要这孩子的命干什么!”这个孩子根本就不该来,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的存在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孩子是无辜的,你给了他生命,你就该给他看看这个世界的权利!”顾恒文一脸严肃的说道。

    林筱芬瞪他,只说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的命都现在是我救的,我就得对你负责!”顾恒文坚持的说道。

    林筱芬在医院待了三天,期间都是顾恒文在边上照顾着的,后来在顾恒文的询问下,林筱芬才略略的将这几个月自己发生的事跟他说了一遍,顾恒文沉默,让她去再找一次童文海,看是否能否挽回,毕竟他们现在中间还有一个孩子。

    林筱芬在顾恒文的劝说下,最后决定再去找童文海一次。然而林筱芬在出租屋等了一天都没有等来童文海回来,却等来了童文海和陈文结婚的消息。林筱芬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笑话。

    顾恒文不放心她过来找她,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街上走着,两眼无神,整个人都呆滞的,叫了她好几声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站着的顾恒文,林筱芬情绪一下就崩溃了,抱着他在他的怀里痛哭了好久。

    顾恒文没有再多问,也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了。

    待林筱芬哭过之后,她告诉顾恒文说自己不要这个孩子,但是被顾恒文严词斥责,顾恒文一直认为,不管父母上一代有什么恩怨,孩子始终是无辜的,他们既然给了孩子生命,那又怎么能剥夺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

    但是林筱芬坚持,她不想再留下这个孩子,不想留下跟童文海有一点关系的东西。最后拗不过她,顾恒文陪的林筱芬去的医院,在临进医院的前一分钟,顾恒文依旧还在努力劝说希望能让林筱芬把这个孩子留下,可是林筱芬态度坚决,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过有些时候真的是天意弄人,当林筱芬进了医院说想打掉孩子的时候,医生告诉她不能打了,孩子已经快4个月了,已经在肚子里成型了,如果坚持不要孩子的话,那么对母体会有很大的伤害,而且林筱芬本身的体质就比较特殊,属于难孕型的,如果坚持不要孩子,那么她可能这辈子都要失去做母亲的权利,闻言,一旁的顾恒文坚持把林筱芬带出了医院,坚持不让她把孩子打掉。

    林筱芬一点都不在乎,她都不想活了,哪里还管什么对自己的身体好不好,还能不能孕,像她这样的女人以后怕是也没人要了。

    情急之下顾恒文朝她说道,孩子留下,他来做孩子的父亲。

    林筱芬一愣,看着他有些反应不过神来,好一会儿,问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把孩子留下,我来做孩子的父亲!”顾恒文看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道。

    林筱芬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你为什么要……”

    顾恒文朝她笑笑,只说道:“就当是我跟你们母子的缘分吧。”

    最后在顾恒文的坚持下,林筱芬终于答应把孩子留下,那个时候顾恒文已经毕业,在一家高中里任语文老师,两人只简单的领了结婚证,并没有摆酒,顾恒文什么都没有跟家里说,只说孩子是自己亲生的,顾家父母都是很和善的农民,听说自己要有孙子了,赶忙冲乡下老家赶到城里来,一家人住在顾恒文那简陋的宿舍里,生活很清苦却过得很快乐。顾家父母对林筱芬很疼惜,很照顾。

    而林筱芬也为怀孕的是在顾恒文的坚持下休了学,后来孩子出生后也并没有再回学校。而林筱芬在生安然的时候难产了,孩子卡在子宫出不来,见过两天两夜终于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林筱芬又血崩了,差点没有救过来,总算是捡回一条命的时候,医生宣布她以后再也米有生育的能力,听到这个消息,林筱芬整整哭了三天,就连小安然饿了哭了她也不去看她理她,她伤心以后不能给顾恒文生一个他自己的孩子,她愧疚,自责。顾家父母并不知情,只知道自己的儿媳妇为了给自己家生孩子差点连命都没有,所以即使只生了个女儿,即使她以后再也不能再生孩子了,他们也没有一句抱怨,反而劝说让顾恒文好好的安慰照顾林筱芬。

    顾恒文知道林筱芬心里的想法,其实也不是,没有伤心和遗憾,但是他也清楚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他只拥着林筱芬说道,这辈子他有一个女儿也就心满意足了,没有遗憾。

    林筱芬在他怀里大哭,顾恒文那一晚也留下了男儿泪。

    再后来林筱芬出院,并不看小安然,说到底是怨恨的。顾恒文心疼孩子,哭了饿了全都是他来张罗,每天在林筱芬的耳边说孩子有多可爱,长得有多像她有多漂亮。

    毕竟是亲生女儿,再多的怨恨也好,哪里会真的恨得下心来不管不问,有一天顾恒文去学校上课,而顾爸爸顾妈妈也有事出去了,小安然被饿醒,哭的呼天唤地的好不可怜。最后林筱芬狠不下心来,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摇篮中的孩子,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本能的将孩子抱起,又是亲又是疼的,赶忙撩了衣襟给她喂奶。

    当顾恒文回来看到林筱芬坐在床头给孩子喂奶,慧心的笑了,上前去将那母女拥进怀里,低头亲吻那两母女的发心。

    林筱芬说完,转头看了眼坐在一旁的顾恒文。

    两人像是心有灵犀,顾恒文也转头看她,嘴角鼓励的朝她笑笑,伸手将她的手握着。

    林筱芬紧紧的回握住他的手,再转过头看着安然和苏奕丞说道:“这个秘密我们守了30年,我们一直担心你知道了会怎么样,因为不想失去你,所以总是紧张害怕,原本我和你爸爸并没有打算把这一切告诉你,只是事情到了现在,我们觉得有必要跟你们说清楚。没错,安然的亲生父亲是童文海。”

    安然看着他们,手紧紧的抓着苏奕丞的手,好一会儿都说不上话来。

    苏奕丞转头看她,轻拍拍她的手,似乎是在鼓励。

    安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再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父母,嘴角泛起淡淡的微笑,肯定的说道:“我的父亲只有一个,以前是,现在是,也后也会是,那就是顾恒文!”

    林筱芬和顾恒文两人转头,相视惠心的笑了。

    安然放开苏奕丞的手,上前,直接拥抱住自己的父母,说道:“爸爸,妈妈,我永远是你们的女儿!”

    林筱芬和顾恒文都没有说话,用力回抱着她,两人同是用力的点头。

    当晚,安然孩子气的一定要留在家里,让林筱芬赶都赶不走,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撒娇的一定要跟林筱芬一起睡,最后只得把顾恒文逼到客房,而苏奕丞睡在安然以前的房间。

    晚上躺在母亲身边,安然小声的问道,“妈妈,你这辈子觉得最幸运的事是什么?”

    几乎没有想,林筱芬枕在枕头上,嘴角带着笑意的说道:“我这辈子最幸福最幸运的事就是能遇到你父亲,遇到一个这么疼的,怜惜我的男人!”

    安然也笑,躺在她生病,轻声却又自豪的说道,“我有一个全世界最伟大的父亲。”

    黑暗中林筱芬轻轻的叹息,说道:“当年你被莫非抛弃的时候我有时候真的想,这老天爷对我们母女真的不好。同样的命运,让我们母女同样的经历。”

    安然这才明白当年为什么她跟莫非分开之后林筱芬几乎比她还要生气,甚至不到一个星期,整个人消瘦了好几斤下来。现在想来,原来是她当年也经历过同样的命运,甚至母女两人被抛弃的理由都是一样,不得不说是很具戏剧性。而可笑的更有趣的是抢了他们俩母女男人的也是一对母女,有些事真的是冥冥中有注定,一切都是命运。

    安然转过头,在被子底下将林筱芬的手握住,说道:“可是外面后来都遇到了很好的男人。”妈妈遇到了爸爸,她遇到了苏奕丞,两个男人都一样的温和,一样的疼惜她们。

    林筱芬轻笑出声,点头说道:“对,老天待我们不薄,给了我们两个这么好的男人。”说着,转过头看来着安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你一直没有放下莫非,看着你一直拒绝排斥开始新的感情,我有时候总会担心,担心你没有我幸运,能遇到你爸爸,可是后来你嫁给奕丞,虽然速度进展太快了些,但是我们都看得出来,奕丞是真的疼你,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你爸爸当年,一样的温和一样的体贴。”

    安然点头,“嗯,奕丞对我真的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林筱芬笑着点头,轻拍着安然的背,轻轻的说道:“睡吧。”

    安然没再多说什么,缓缓的闭上眼睛,就如同小时候一样在母亲的怀里,在母亲轻轻的拍抚下缓缓的睡去。

    第二天苏奕丞以为连着两天没有去办公室,一大早就直接回家换了衣服匆匆就赶去了上班,而安然则留在顾家,林筱芬特地又多请了一天的假,准备陪安然到街上去采买些孕婴用品。

    凌川江的案子牵扯出了许多人和事,而童文海就是其中之一,在他去苏奕丞家里闹过后的第三天早上,直接被严力的调查组请去了配合调查,而这次也不仅仅只是配合那么简单,严力手上早就掌握了他在职期间一些违法乱纪的实质证据。当然除了一些市委里的工作人员被牵扯进来,更多的还有市里的许多企业。

    当苏奕丞在办公室里处理着今天早上郑秘书送过来的紧急公文的时候,郑秘书敲门进来,说外面有人求见,自称说是安然的同事。

    苏奕丞微微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点点头让人进来。

    肖晓将那一头的大波浪给趟直了,长度也剪短了些,戴着墨镜进来,苏奕丞好一会儿没有将她认出。直到她将墨镜拿下,这才看清了那张脸,确定自己当初真的见过。

    淡笑带着疏离的看着她,说道:“肖小姐找我有事吗?”

    “我还以为你认不得我呢。”肖晓有些自我嘲讽的说道,几次见面,苏奕丞眼里似乎只有安然一个人,再无其他人。

    苏奕丞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多解释,他不会刻意的去记得谁,只不过他的记忆力不错,见过之后总是能记得,哪怕只是一面之缘。

    肖晓从包里将一个暗黄色的文件袋拿出来,放到桌上,推到他面前,说道,“这里面是‘精诚’贿赂通过不法的手段夺得一些项目的证据和资料。”

    苏奕丞看了看桌上的文件袋,又看了看她,挑了挑眉,并没有急于伸手去拿。

    “你一定觉得奇怪觉得我为什么要将这个东西拿给你对吧。”肖晓说道。

    苏奕丞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肖晓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和暴戾,缓缓开口,有些毒辣的说道:“他们不让我好过,我自然不会让他们能逍遥。”边说着,那放在腿上的手紧紧的攥握成拳。她跟了黄德兴6年,不介意那见不得光的身份,可是六年他给了她什么,看着她被他老婆暴打,然后再上前补上一掌,甚至还将她开除,狠到停了她所有的卡,他不念一点旧情,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

    肖晓站起身来,只说道,“这些资料麻烦你了。”说完便直接要离开,当走到门口的时候,这才想起自己手上提的那个纸袋子,重新折回,将纸袋放到她的办公桌上,说道:“着是安然的衣服,帮我替她说一句谢谢。”说完,没有一刻停留,转身直接出了办公室。

    苏奕丞拿过那桌上文件袋里的东西看着,里面是资料是关于黄德兴当初朝童文海和凌川江等人送礼的证据。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39 林筱芬的爱情2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2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5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