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52 凌苒被强爆

152 凌苒被强爆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当苏奕丞同郑秘书到达市公安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泄了消息,门口已经来了好些记者,见他过来,忙围上前来,镁光灯闪烁个不停,前面的话筒也多得让人分不清谁是谁。

    “苏市长,请问你今天来警局是不是证明了你跟今天凌晨在公园路发生的强奸案有关?”

    “苏市长,听说今天凌晨被强奸的女子就是之前凌市长的女儿凌苒,请问是真的吗?”

    “苏市长,听说今天凌晨被强奸的被害人很确定的说昨天那个犯罪嫌疑人就是您,请问您昨晚案发的时候在哪里?”

    “苏市长,请解释一下。”

    ……

    看见这种阵势,郑秘书上前去驱赶那些记者媒体,“都让一下,让一下。”

    无奈郑秘书只有一人,自然抵不过他们这么多人,有人绕开郑秘书,直接冲到苏奕丞面前,问道:“苏市长,你们回答一下。”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凌晨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那个时候我正在郊外,距离市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距离公园路更是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路程。至于我过来确实是配合案子的调查,但具体什么进展,我想你们问错人了。”苏奕丞从容不迫的解释道。

    “那请问苏市长网上那些流传的照片和视频有什么解释?”那人咄咄的问道,根本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苏奕丞看了他一眼,只说道:“关于网上流传的视频和照片,这件事市委宣传部已经待我发了公告同大家解释过了,晚上的视频等全都不是属实,这件事我们也已经交给公安局来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对于那恶意散发谣言的人,我们一定是会严惩不贷的。”

    “苏市长,有人说你之前拉你的妻子出来秀恩爱根本就是在作秀,为的不过是下一届市长选举拉票,请问是真的吗?”那人质问着,举着话筒一定要他说的清楚明白。

    苏奕丞皱了皱眉,只说道:“我很爱我的妻子。”那语气是肯定的,不容置疑的。

    “苏市长——”那人还想追问什么,却直接被苏奕丞打断。

    “抱歉,我能说的就这些,其他无可奉告。”说着,直接越过他们直接进了公安局,那些记者还想追着不放,却直接被门口的警卫挡在了外面。

    当苏奕丞进了办公楼的时候那个刑侦队伍队长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见他过来,只淡淡的点头,示意他坐下,说道:“关于昨晚在公园路发生的强奸案因为被害人一口咬定昨晚强奸她得嫌疑人就苏市长你,所以我想按照惯例询问一下你几个问题,希望苏市长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苏奕丞点头,“可以,没问题。”

    拿过纸笔,伍队长案例问道:“请问昨晚11点半道凌晨1点不半这段时间苏市长你人在哪里?”

    “我在我父母家里,城外的军区大院。”苏奕丞如实说道。

    看着他的眼睛,那伍队长又问道:“有谁可以证明?”

    “我妻子,我父母,还有我妹妹和她得男朋友,另外门口的勤务员也可以证明我昨天确实回去了。”苏奕丞说的很从容,脸上看不出一点异样。

    伍队长沉默了会儿,好一会儿又开口问道:“请问你认识受害人凌苒吗?”

    “认识。”苏奕丞点头。

    “你们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苏奕丞回答。

    “可是凌小姐并不是这样讲得,她说你们关系很好,你也很照顾她,你们之前甚至有过一段情,她说昨晚你约了她在公园路那边见面,却没想到你竟然强暴了她。”伍队长说道。

    “片面之词难道伍队长你也相信吗?”苏奕丞反问道。

    “是不是片面之词我会调查清楚,不过对于凌苒被强暴一事这个我们可以确定,我们的同事带她去医院检查过,她身上的伤痕确实是被人强暴所致,下身也有被人强行进入过得痕迹,另外当时在场的报案者也证实了她当时整个人衣不蔽体的躺在花坛里,听到声音目击者过去看得时候才看见一个男人慌乱中窜逃。”

    苏奕丞皱了皱眉,只说道:“我没有犯罪时间。”

    伍队长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将手中的文件递过去给他,只说道:“看过之后没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

    苏奕丞拿过文件,里面是一些他刚刚做得笔录,确认过后没有问题,直接在最底下签上自己的名字。

    伍队长接过看了一眼,然后将文件合上,说道:“关于上所说的这些我会派人调查其真实性。另外我想能请苏市长配合我们去一趟医院做一下dna采集验证吗,因为我们在凌苒的身上找到了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痕迹。我想这比口供什么的都来的更准确。”

    苏奕丞点头,“好,如果案情需要,我可以配合。”

    伍队长点点头,收拾了下桌上的文件,说道,“我们现在过去吧。”

    苏奕丞直接坐着伍队长的车去的医院,路上苏奕丞问其网上那‘艳照门’的案子,伍队长只说道:“外面找人鉴别过那网上的视频确实是剪辑合成的,但是那照片确实是真的。从那照片的角度我们可以肯定那照片是在那宾馆外面拍摄的,但是我们去过宾馆,想找当他的监控录像,但是晚了一步,已经被人事先拿走了。这人应该是惯犯,他很了解我们接下来的每一步动作,很聪明,没有留下一点线索。”

    苏奕丞只点点头,说道:“或许你们可以从医院那边入手,那天晚上我跟凌苒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我中途只开车送她到宾馆,然后直接回家,我公寓那边的小区也应该是有监控的。”

    伍队长点点头,将方向盘打了一个圈,让车子直接在医院门口停下,临下车的时候看了眼苏奕丞说道:“看来这次是有人想整死你。”

    苏奕丞笑笑,“也许吧。”

    伍队长没说什么,只耸耸肩然后开门下车。

    待苏奕丞再在医院里见到凌苒的时候只见她一个人半躺靠在病床上,转头两眼无神的看着窗外面,似乎是在认真的看些什么,没人知道。

    苏奕丞敲了敲门,房里的凌苒这才反应过来,缓缓的转过脸,看到他先是一愣,随即扯开嘴角笑了出来。说道:“难得,你竟然还会来看我。”

    苏奕丞进去,站在她得床头,他这才看清她眼角的青紫和嘴角的伤痕,甚至连那脸也是半肿着的,这些,这一切无不证实了她确实遭人暴力对待过。

    “我也觉得那次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苏奕丞淡淡的开口。

    “呵呵。”凌苒轻笑着,看着他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说道:“我说过,我不会就那么容易放过你。”

    “所以那天你故意跑出来让我的车子撞你,然后故意装昏迷让我送你去医院,然后故意让我抱着你回宾馆,其实早就安排好人在那边等候只差看见我抱着你,然后把照片拍下,再让人找一个隐匿的黑吧,把照片和事先准备好得视频直接传道网上去,是吗?”苏奕丞问道,语气平静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凌苒笑,看着他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妹记错的话,那所谓的‘艳照门’出来的时候,我特地找媒体澄清过。”

    “是吗。”苏奕丞眼睛直直的盯着她,说道:“那昨晚呢,你一口咬定是我强暴了你,真的是我吗?”

    闻言,凌苒整个人有些发抖起来,紧紧咬着唇,情绪一下激动起来,看着他几近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你!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没错是我故意找你,故意让你撞我,故意找人拍照片然后把视频传道网上去,因为我要毁了你,我要亲手毁了你!”说着,直接抓过自己身后的枕头朝苏奕丞丢过去。“啊!——”

    苏奕丞侧身避开,冷眼看着她整个人发疯似的乱叫,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怎么回事?”门外护士听到声音跑进来,“出什么事了?”还没待她反应过来,之间一个茶杯朝她这里丢过来,还好站在她一旁的苏奕丞眼疾手快,直接伸手将那横飞过来的茶杯直接打落到地上。

    “砰——”那玻璃碎片直接碎了一地。

    那杯子就打碎在她得脚边,吓的那小护士一下就傻了,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没有回过神来。她甚至都没有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凌苒有些发狂似的朝那小护士嘶吼着,那小护士着才反应过来,有些腿软的忙转身出了去。

    待那小护士出去之后,凌苒的情绪也比刚刚冷静平复下来,看着苏奕丞冷笑着说道:“苏奕丞,我告诉你,我不好过,你也别想过得舒服,反正我豁出去了,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死!”

    “你觉得弄这些虚假的东西诬陷我就可以了?”苏奕丞只觉得可笑,他什么时候已经被她这么小看了吗?

    “呵,就算全都被你们查清楚了又怎么样,你还是逃不过市委里的处分吧,你别想借着踩着我父亲的头直接就能上位,没那么容易!”她毁不了他的人,她也要毁了他的仕途!

    苏奕丞看着她,摇摇头,“你疯了。”说完,不再看她一眼,转身直接出了病房。

    “苏奕丞,你回来,你给我滚回来!”身后病房里,凌苒疯狂的叫着。

    苏奕丞没有回头,不曾再转身看她一眼。

    凌苒坐在床上,整个人抓着枕头疯狂的拍打着,手上那输着液的手因为剧烈的动作让那针头掉出,小伤口处血被倒流出来,然后看着那雪白的被套上染上那鲜红的血迹,凌苒整个人慢慢的冷静下来,去不住的傻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全都是被你给逼疯的!”

    她突然想起昨晚,自己从酒吧里出来,走到公园路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将她抱住,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想喊,却被人死死用手将嘴巴捂住,她完全叫不出声来,然后听到身后有人用淫秽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我看过你网上的视频,**真白真大,够骚够浪,是哥哥喜欢的类型,来,今天让哥哥来好好满足满足你。”那人说着,直接拖着凌苒往一旁的花丛走去,一手捂着她得嘴,一手拖着她得脖子直接拉着就走。

    “呜呜——呜呜呜——”凌苒想出声,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脖子上被拉得火辣辣的疼,脚下只能顺着他往身后退去,手不停的拍打着,却一点也挣脱不开来。

    那段路房子很少,人也很少,又是半夜,路上连来往的车辆也少的可怜,凌苒只感觉自己身上一痛,然后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那人扔到地上,背下得石子咯的她只发疼。可是她顾不上背上传来的疼痛,只见眼前一个笑的很猥琐的男人盯着她看着,看着她得眼睛黑夜中似乎都泛着亮光。

    凌苒很害怕,不停的摇头,看着他的眼睛一下就充满了泪水,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嘴里还不停的呢喃的说着,“别过来,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脚下也顾不上那满地的泥和树枝和石子,手脚并用的不停的退着。

    “嘿嘿,小**,你在哪视频里不是很骚很浪吗,来,让哥哥来满足你哪淫、荡的心,让哥哥来好好让你爽一爽。”那猥琐的男人搓着手,脸上一脸恐怖的笑容。

    “不要,不要……”凌苒摇头,不停的后退着,哭着说道:“那视频是假的,那是我找人剪辑合成的,那上面的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好不好,我,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不要伤害我好不好,不要伤害我……”凌苒哀求着,希望他能行行好放过自己。

    那猥琐的男人擦了擦自己嘴角都快要流下来的口水,看着凌苒的眼神越发的邪恶起来,闪闪发着光,边摇头说道,“没关系,你的**看上去比那视频里还要大,哥哥喜欢。”说着,整个人便要朝凌苒扑过去,便说道:“来,过来让哥哥爽一爽。”

    凌苒惊叫,转身就要跑走,却被那男人一把抓住头发,死死的扯着,让侯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迫使她转过头看着他,说道:“小贱人,还没有让哥哥爽道之前你想跑道那里去!”说着,一个巴掌狠狠的扇道凌苒的脸上,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打的凌苒的脸一下就红肿了起来。

    “啊!——”凌苒惊叫着,“好痛,好——”不待她说完,又一巴掌狠狠的扇到她得脸上,然后根本就不让她有开口的机会,手直接钳住她得下巴,捏着她得嘴,小声咬牙切齿的在她耳边说道:“别乱叫,要死你放把人给叫过来,让我部弄死你!”说着又一巴掌直接下去。

    凌苒脸上火辣辣的疼得她直哭,却不敢哭出声来,深怕自己要死哭出声来他又要打自己。从小到大她一直是娇娇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纵使父亲表面上说跟她断了关系,可是私底下她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却也没少往她得卡里打钱,从小就没有被人打过,一指头都没有。

    那猥琐男见她安静下来想哭却自己强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生来,也算是满意,看然转头看了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裤子,解开皮带直接褪去自己身上的裤子和内裤,凌苒看着,不住的摇头,最后挣扎着要逃使出自己全身的力气将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却被没等自己起身跑走,自己的头直接被那猥琐男狠狠的抓住,然后直接重重的撞到道泥地上,凌苒闭着眼惊叫着不要,却一点没有让身后的男人怜惜的将她放开,反而更用力的抓着她得头发狠狠的撞着,嘴里边怒骂着,“小贱人,让你要逃,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自找的!”

    凌苒疼得只求饶,“好痛,好痛,我部敢了,再也不敢了…。”

    闻言,那猥琐男这才将她头放开,嘴里冷哼着说道:“哼,早这么乖不就好了嘛。”说着将凌苒整个人转了个身,直接让她躺在地上让伸手直接扯开去她身上原本就穿不多得衣服,抓着她胸前,狠狠的捏着,扯着,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使劲的蹂躏着,边笑得有些淫、荡的说道,“妈的,**果然大,又水,比老子之前睡过得婊子如果好多了,老子喜欢。”说着,直接俯身下去张口就咬了上去,牙齿用力的扯着,一点都不顾及是否弄疼了她。

    凌苒只流着泪,却又不敢哭出声来,就怕自己哭出来之后又要被他狠狠的扯着头发打。

    男人边咬着她得胸口,边伸手粗鲁的扯掉她身上的短裙,然后没有前戏,直接沉身下去,不顾她得干涩和疼痛,狠狠的撞起来。边用那淫秽的话语在她耳边说道,“靠,真爽,果然很爽。”

    凌苒只觉得恶心,捂着嘴部让自己哭出声来,却不停的流着泪。

    “小**,哥哥弄得你爽不爽?”那猥琐的男人边用力的撞击着,边淫秽的笑着问凌苒。

    凌苒捂着嘴,一句话都说部出来,眼泪不停的流着。

    等不到回应,这让那猥琐男开始有些不爽,扯下她那捂着的手,然后扬起巴掌就狠狠的打道凌苒的脸上,有些暴戾的抓着凌苒的头发问道:“贱货,我在问你话,爽不爽!”

    凌苒只哭,她多想笑着有一个人能出现发现他们然后把她就出来,可是没有,周围安静得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这猥琐的男人狠狠撞击自己的声音,恶心的让她觉得想吐,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话!老子在问你,老子弄得你爽不爽,爽就给我叫出声来!别跟个死鱼一样!”得不到凌苒的反应,那猥琐男很不爽,撞击的力道也越来越大起来,似乎一定要让她说出声音来。

    凌苒被他撞得生疼,整个人有些承受不住,只能咬着牙点头,眼泪流得越发的凶狠,这样的屈辱,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妈的,别点头,给我叫出来,爽就给我叫出来,叫会不会,你个**,浪货,给我叫出声来!”男人边说着边更越发用力的撞击着,抓着她胸前的手也越发的用力。

    凌苒被折腾的实在在没有办法,只能咬牙说道:“爽……啊,好爽……”

    “哈哈哈。”闻言哪猥琐男人大声的笑出声来,她得叫声更是鼓舞着他,叫得他越发的兴奋,然后整个人越发的激动,撞击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重。

    “啊——”凌苒承受不住惊叫着。

    “哈哈,你个**,浪货。”淫秽的话语不断的从他嘴里爆出来。

    “谁在哪里?!”

    突然只听见花丛外面大叫一声。

    凌苒只觉得自己身上一轻,然后听到那男人低声咒骂了一句,“他妈的,坏老子的好事。”说着边迅速的套上自己的裤子,手忙脚乱间却怎么也扣不上,“该死。”慌乱间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提着裤子就窜逃了出去。扔下凌苒一个人浑身赤果的躺在那里。

    发现异样的是一对晚归的情侣,家正好住在着附近,每天回来这条路都是必经之路,今天两人约了一帮朋友玩得比较晚,经过这边的时候听到这边有异样,才喊了一声,就看见一个男人提着裤子从花丛里窜逃出来,待两人走进拨开那花草,就看见一个女人全是赤果的躺在那里,脸上红肿着,整个人明显是被强暴过,顾不上那么多,男人脱下衣服让女友给凌苒包起来,然后自己直接拿了电话给警察局报了案。

    想着,凌苒整个人大声尖叫着,然后拿过将整个病房里的东西狠狠的砸到地上,就连那还吊着半瓶的点滴也被狠狠的推开砸到地上,里面那透明的液体流了一地,玻璃渣子也碎了一地。

    门外几个护士推门进来,见状,赶忙上前将凌苒制止住,可是凌苒整个人像是疯了似的,手脚不停的拍打着,嘴里喊着,“滚开,滚开,你给我滚开,你们全都给我滚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疯狂的拍打着那些护士,叫着,“出去,滚出去,不要过来,滚,滚!”混乱中大家实在是没有办法,几个人合力将凌苒按住,然后有人直接给凌苒打了一针镇定剂,再然后凌苒整个人虽然还是发疯似的叫着,那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只断断续续无力的念着,“滚开,不要过来,全都不要过来。”然后边说着眼皮边一点一点的沉重下去,最后闭上眼睛睡着了。

    待凌苒冷静下来睡着之后,一旁的那些护士们这才松了口气,有人给凌苒处理那还冒血的伤口。

    一旁的一个小护士小声的问道:“护士长,你说她是不是受刺激过渡,精神上出什么问题吧?”

    一旁的护士长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转头看了一眼凌苒,说道:“去联系精神科的医生过来看看吧。”毕竟是受到的是强暴,昨天人被送过来的时候她知道,整个人被打的不成样子,这样的情况下精神受到创伤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就算没有,也有必要找心理医生来开导下。

    那个小护士点点头,转身便出去给精神科打了电话。

    医院门口,苏奕丞将自己刚刚在凌苒病房里录的手机录音递过去给刑侦队的伍队长,那录音里,可以清晰的听到凌苒说那一切都是她做得,她故意让苏奕丞的车撞上,故意让苏奕丞送她去医院,事先找好人安排让在宾馆门口等着拍照,然后连同那整理过得视频一起发到网上。

    拿着手机,那伍队长失笑的摇摇头,看着苏奕丞说道:“苏市长这招并不这么光明正大啊!”

    苏奕丞也笑,只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何不可?”

    伍队长耸耸肩膀,摇摇头说道:“没有。”然后看着苏奕丞认真的说道:“我会找同事找凌苒谈,有什么最新的进展我们会通知你,另外那个dna对比认证的结果估计明天就会出来,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会电话通知你。”

    苏奕丞点头,想了想,只说道:“能不能请你们先等dna对比的结果出来,再决定要不要去询问我早上的那些口供。”

    伍队长挑眉,问道:“为什么?”

    苏奕丞坦白且从容的说道:“我妻子怀孕了,我不想让她太为我担心。”

    伍队长看了他好一会儿,点点头答应,“好,没问题。”

    苏奕丞点头,真诚的说道:“谢谢!”

    ------题外话------

    今天莫家里苦逼的停电了,晚上还有一更,尽量早点传上来,咱开始收拾凌苒了,砸月票哈,_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52 凌苒被强爆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2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3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4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5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