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30 不速之客

130 不速之客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送林筱芬和顾恒文下去,林筱芬哭倒在顾恒文的怀里,苏奕丞看着她,略有些担心。

    顾恒文一直拍着林筱芬的背,轻声在她耳边说着,“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送着他们到了楼下的医院大厅,顾恒文拥着林筱芬转身说,“好了,阿丞,你别送了,上去去陪然然吧。”

    苏奕丞看着他怀里的林筱芬,眉头轻轻蹙着,神情略有些担心,“妈妈她……”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上去吧。”拥着林筱芬说道。

    苏奕丞没有在坚持,点点头,看着他拥着林筱芬走出住院大楼,苏奕丞这才转生重新进了电梯直接上楼。

    再回病房的时候安然正在打电话,是林丽的电话,说话间脸上带着笑,心情看上去很不错,没有了早上那时候接过电话后的阴郁。

    见他回来,朝他笑着,然后对着电话那边的林丽说道:“好了,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过来,况且我也没什么事了,不用担心……好啦,知道了,你先忙吧,别忙太晚,自己注意身体。”

    林丽在电话里似乎又说了什么,惹的安然大笑开来,伸手抚着自己的肚子,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站在她床前的苏奕丞,笑着说道:“知道了,你的干儿子很好,不会亏待他。”

    ‘干儿子!’某人似乎听到了什么重点,挑了挑眉,淡淡的轻皱,似乎有些不悦。

    安然拿着手机跟林丽又说了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待她挂了电话后,苏奕丞这才朝她过去,定定的看着她。

    安然看着他,有些撒娇的朝他伸手。苏奕丞上前,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咬了下。

    “啊!”安然轻唤出声,嘟喃着嘴看着他,有些委屈的说道:“你欺负我!”其实并不疼,只是有时候夫妻两似乎也需要这样的情趣。

    苏奕丞又轻咬了下她的手指,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什么干儿子?嗯?”说着,又轻咬了她一下,力道控制的很好,永远都不会把她咬疼,咬伤。

    安然好笑的笑出了声,看着他,佯装无知的说道:“哪里有什么干儿子?我怎么听不懂。”

    “还装傻。”苏奕丞拧了拧她的鼻子,然后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在她耳边说道:“是女儿,一定是女儿!你说过给我生女儿的。”

    安然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真的快是被他的偏执给打败的,只好顺着她说道,“好好好,是女儿,是女儿,好了吧。”

    苏奕丞这才满意,点头应声道:“嗯,好。”

    两人就这样相拥了会儿才松开手放开。从他的怀里退出,安然笑着看着他,轻轻的问道:“爸爸妈妈都回去了吗?”梁上的笑容很好看,完全没有了早上那个时候阴郁闷闷不乐的样子。笑着的她可以看得出心情很好,那笑容也都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喜欢她这样笑着,很不喜欢她早上那皱着眉头的样子,尤其连睡觉都皱着眉。

    轻笑的朝她说道:“嗯,回去了,妈妈还说要去买鸽子和猪脚,换着煲汤给你喝,这样不容易腻。”

    安然幸福的弯着眼眉,脸上的那表情是满足的。

    如果可以,他想让她永远这样笑着,这样幸福满足着!苏奕丞暗暗的在心里许下这样的承诺。

    见他看自己看的出神,安然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苏奕丞这才回过神来,朝她淡笑着摇摇头,“没有。”

    安然并没有多想,轻哼着歌儿,心情很好。

    苏奕丞依旧要忙,由于不放心安然在医院陪了她一天,第二天一早便直接赶去了办公室。

    而安然这边,苏奕丞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医院,所以直接安排了张阿姨过来照顾着。

    其实安然也不会太无聊,秦芸虽然不再那么早来送烫,但是每天都会来医院在医院里陪安然坐一两个小时。林筱芬也是每天都来,有时候中午,有时候傍晚,每次来都要带汤过来,鸡汤,鸽子汤,猪脚汤,每次都换着来。有时候林筱芬会和秦芸碰上,两个人见到总要聊上好一会儿,

    林筱芬正在办工作交接,正式离职还要两个月后,她准备不上班了,现在安然怀孕了,在过几个月孩子也要出生了,这样退休后她便能更好的照顾安然。

    苏奕丞每天下班没有回家,都是直接去的医院,然后每天早上去上班前再回去洗澡换衣服。就像是回到了上次刚检查出怀孕的时候一样。几天下来,整个人明显看着疲惫了很多。

    安然虽然心疼,却也拗不过他的坚持。

    有些慵懒的翻了个身,却没有落入那既熟悉又温暖的怀抱,迷迷糊糊间转醒过来,整个房间昏暗的只剩下床头的那盏小夜灯,昏昏暗暗的灯光,照的整个房间也昏昏暗暗的。

    安然秀气的打着哈欠,撑坐起声,看见那洗手间的门开着缝隙,灯光从缝隙中洒出,细细听着,还有苏奕丞在打电话的声音。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安然并听不太清楚他在说些什么,而且实是有些困得紧,眼皮重的有些抬不起来,枕着枕头,有些迷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奕丞挂了电话从洗手间里出来,轻手轻脚的尽量不不发出一点声响。

    这才掀开薄被上床,安然一个翻身直接伸手将他那精瘦的腰抱住,苏奕丞一愣,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儿,只见她用头蹭了蹭他的胸膛,然后呢喃着口齿不清的说道:“怎么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苏奕丞抬手轻轻抚着她的头,然后顺着拍抚着她的背,嘴角微微带着轻笑,问道:“吵醒你了?”

    安然摇摇头,门哼着有些委屈的说道:“没你抱着,感觉不习惯。”多可怕的习惯,即使实在困的厉害,少了他的怀抱,她闭着眼也睡不着。

    苏奕丞闷声笑着,将她稍稍拉上来,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手臂穿过她的脖颈,手环抱着她的腰,然后亲吻了下她,轻轻的说道:“睡吧,我抱着你。”

    安然蹭了蹭,迷迷糊糊的说,“硬梆梆的,没有枕头软……”说着,便睡了过去,那娇憨的模样惹人怜爱。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难得身边的人还安睡的躺在自己的旁边,安然满足的侧身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很好看。

    他就连睡相都很好看,敛这样眼眉,嘴角轻轻的半弯,不想别的其他男人那样睡觉会打呼,他的气息很平稳,轻轻浅钱的。

    最近的他真的累了,疲倦了,那眼下的阴影看着越发的有些黑浓,原本工作压力就比一般人要大上许多,这几天又因为自己的事医院办公室两边跑着。

    心里有些愧疚,明明告诉自己要给他分忧,可似乎自己总在给他制造麻烦。

    手轻轻的触碰他,轻轻的从他脸上划过。

    她的动作似乎碰醒了浅眠着的苏奕丞,只见头眉头轻轻的蹙了蹙,然后眼皮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没有平时的精明,刚醒来的他,睡眼还带着朦胧,那眼神单纯的如一个孩子一般,干净,没有杂质。

    待完全清醒过来,看清眼前的她,苏奕丞朝她微笑着,“早。”声音还带着刚醒来的暗哑。

    “吵醒你了?”安然有些抱歉的看着他。

    苏奕丞摇摇头,手轻抚她的脸,看着她那鲜艳的红唇,用那依旧有些低哑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的声音说道:“我想吻你。”

    闻言,安然本能的伸手捂着自己的嘴,闷声说道:“我还没有刷牙!”睡了一晚,嘴里难受的紧,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异味。

    苏奕丞笑,伸手拉下她的手,盯着那红唇,认真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我也没有,介意吗?”

    安然愣愣看了他好一会儿,好笑的摇摇头,弯着眼眉,说道:“不介意。”

    因为认定是他,知道他是那个要陪她走过一生的人,知道他是那个会包容接纳她一切的人,她是他的,他也是她的,那么又有谁会嫌弃自己太脏,嫌弃自己不够干净呢?

    苏奕丞欠身上前,唇印上她的唇,先是轻轻的静静的贴着,然后才伸手捧着她的脸,唇舌探入她的口中,与她一起交换着一记深吻。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当苏奕丞再放开手,两人皆是气喘的厉害,苏奕丞更是紧紧的将她拥住,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着。

    安然被拥的有些难受,伸手将推他,却突然顿住,整个人火烧似得热烫起来,那抵着她小腹处的异物是什么她这个准妈妈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

    苏奕丞拥着她,力道有些控制不住的重,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粗喘的厉害。

    安然试着想从他的怀里退出,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帮他‘灭火’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别动!”那暗哑的厉害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声音里透露着压抑的欲望,那拥着她的力道拥得更紧了些。

    “你!……”安然瞪大了眼,明显感觉到他身体上有起了变化,整个人蹭的火烧似得有些发烫起来!

    苏奕丞自然知道自己的变化,现在这样拥着她躺在自己怀里,他要不起变化那真的才怪了,有些压抑的说道:“别动,让我就这样抱会儿,你再动,只会更刺激‘它’。”

    安然真的就不敢动了,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只愣愣的被他紧紧拥在怀里,甚至连呼吸都不赶大声,深怕刺激到‘它’把情况弄得更遭。

    强忍着自己那内心的渴望,忍得那额头都出了一层冷汗,苏奕丞拥着安然好一会儿,这才将她放开。

    安然看着他,伸手擦拭去他额头的汗,其实她也是心疼他的,可是没办法,现在只能委屈他了。谁让他们的宝宝现在还很脆弱娇嫩呢。

    苏奕丞脸略略有些微红,也不知道是刚刚憋的还是自己略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安然,神情略有些古怪的说道:“那个,男人早上的时候总是容易冲动点。”

    安然看了他好一会儿,确定他脸上的微红不是憋的,而是不不好意思,忍不住轻笑出声来,笑骂,“傻瓜。”

    苏奕丞也笑,没有对着别人的那种客气与疏离,那笑带着中温度,能温暖别人的心。

    看了眼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七点一刻了,张嫂八点半过来。苏奕丞有些恋恋不舍的翻身起来,先去洗手间洗漱,再出来,已经梳理好那因为睡觉而变得有些乱蓬的头发。看着床上的安然,笑问,“想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今天安然就可以出院回家了,所以昨天他便让奕娇别再人送营养餐过来。

    然后转流着大眼,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嗯,想吃烧卖和豆浆。”突然又想到什么,补充道:“但是不要买很多,我吃不完。”他每次都怕她饿着不够吃似得,每次买总是要买很多,让她吃的好撑,总是到了中午也不见饿的感觉,然后妈妈们送汤过来,总是让她趁热喝,因为珍惜她们的心意,不忍心逆她们的意思,然后即使没觉得饿,肚子还饱着,她也总是很给面子的喝上一大碗。再这样下去,她相信,她的胃一定会被撑的大大的,就像,就像当初的林丽一样。

    苏奕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转身直接出了病房。

    待安然从洗手间里洗漱好出来,又收拾了下今天出院准备要带走的衣物,没一会儿,苏奕丞就提着早餐进来,依旧买了很多,远远不止两个人的分量。

    安然有些颓败的看着他将早餐放到一旁的矮几上,嘟囔着嘴孩子气的说道:“吼,都说让你少买一点啦。”

    苏奕丞只是笑,打开塑料袋,将里面的烧卖,小笼包,还有豆沙包装放到碗盘里,拿过安然平时喝水用的马克杯,将豆浆倒到里面。只轻轻的应着她,说道:“哦,我忘记了。”

    “你是鱼吗。”安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他最好是能忘记!前脚走才跟他说,买的时候有记不住!他是在骗小孩子哦!

    苏奕丞笑着将她拉过,“跟你说个秘密。”

    安然挑了挑眉,“什么?”

    苏奕丞看着她,突然伸手覆在她的肚子上,认真的说道:“昨天晚上我手摸着你肚子的时候,宝贝跟我说今天她要吃豆沙包和小笼包。”

    安然愣了好一愣,看着他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她还以为他是要跟她说什么秘密,却没想到是这个,又好气又好笑,不客气的拍了下他的胸膛,“苏奕丞,她最好是也会说,你也最好是真的能听到啦,你个幼稚鬼。”

    苏奕丞大笑,半揽着她,拿过烧卖递到她的嘴边,说道:“多吃点,你太瘦了。”

    “可是你也买太多了啊!”安然哭着脸,哪有人买那么多,而且还买的都是两人份的嘛!

    “尽量多吃点,吃不完我来。”苏奕丞轻哄着。

    他这样说,安然也就没话好说了,只能点点头,伸手将烧卖接过,秀气的吃着。

    边吃着,苏奕丞边有些抱歉的跟她说道,“下午可能不能来接你出院了,今天等下中午的时候要去趟省里,下午和明天都有会议,回来得明天傍晚了。”

    闻言,安然虽然有些失落他晚上不能陪在自己身边拥着自己入睡,但是也理解这是工作需要,点点头,说道:“嗯,好,你自己路上小心。”突然想到什么,提醒着他说道:“我知道应酬肯定是有的,但是尽量少喝酒,知道吗?”

    苏奕丞笑着点头,对于她的关心,心底就如有一到暖流流过。

    苏奕丞是等张嫂过来才走的,而几乎苏奕丞前脚走,秦芸后脚就到了,因为知道安然今天出院,所以特地早点过来陪她做完检查接她出院。而林筱芬原本也是要过来的,只是昨天临时通知,说今天厂里面有有笔款项进来,各类琐碎的事让她想走却也走不开。

    医生办公室里,医生看着B超和刚刚送来的胎心测试图,点点头,阖上资料,温和的笑着同秦芸和安然说道:“嗯,你们放心好了,胎儿一切都很正常。不过孕妇身体体质可能有些弱,平时的话可以适当的补充营养。”

    “那还要注意些什么呢?”一旁的秦芸关心的问道。

    “注意的话除了正常的作息外,平时也可以适当的做下运动,但是不能激烈,饭后闲散半个小时走走看看也是有必要的,再来平时的话每天早晚都要喝两杯牛奶补充点钙质,另外叶酸每天也是要记得吃的,其他生冷的东西,海鲜等就得尽量少吃。”主治医生叮嘱着说道。

    秦芸和安然认真的听着,然后频频点头刻记在心里。

    以为她要说的都已经说完,待安然和秦芸准备起身要走的时候,那大夫突然又想到什么,忙唤道:“对了,三个月点切忌房事,三个个月后也要克制注意点。”

    闻言,安然响起早上跟苏奕丞相拥着的那一木,整个脸火烧似得滚烫。

    秦芸看着她脸红的样子,只当她是脸皮薄,笑着摇摇头。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张嫂已经把该收拾的东西已经收拾好,秦芸让安然在病房里再坐一会儿,自己则先去帮出院手续。

    安然有些百无聊赖的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从这边阳台看下去,正好可以看到医院的大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有进来的,也有出的。

    “叩叩叩。”病房的门被人敲响,张嫂过去开门,看着门外的人,这几天并没有见过,问道:“你找谁?”

    安然转过头,只见童筱婕穿着病号服站在门口,脸色略有些苍白,就连嘴唇也没有多少血色。

    皱了皱眉,安然看着并没有说话。

    童筱婕直接越过张嫂进去,张嫂见安然没说什么,她自然也没好开口说什么。

    安然看着她,此刻的童筱婕整个人有些病态,毕竟是美人,这样的她,看着苍白的令人心生怜惜和不舍。

    环顾了整个病房,然后定定的看着安然,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真巧,在医院里都能碰到,原来你也怀孕了。”

    安然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问道:“你找我有事情吗?”他们间应该算不上是那种没事就窜窜门,聊聊天说说话的那种关系吧。况且,有人还特地约她拜托请求她,让她不要介入那两人原本已经美好了的婚姻。

    童筱婕看着她,定定的看着,好一会儿,冷笑的摇摇头,说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在医院里穿着这一身衣服吗?”说着,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这套病号服。

    安然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未变,只淡淡的说道:“那是你的事,我们似乎并没有熟悉要会去关心彼此吧。”

    童筱婕笑,赞同的不住点头,“对,对,你说的没错,我不喜欢你,你也恨我,我们当然不会好到愿意去关系彼此。”

    “我不恨你,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认识的陌生人。”如果对于之前的那段感情,真的说要恨的话,她也只是恨莫非,因为是他背叛了他们的感情,不管有没有别人第三者,如果他对她的感情坚定的话,那根本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是吗。”对于她的话,童筱婕明显有些不相信。

    安然看着她,并没有打算在开口解释什么,她信不信是她的事,她左右不了。

    “可我却很不喜欢你,从六年前不喜欢,到现在的……”童筱婕顿了顿,好一会儿,看着她,那表情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你!”

    闻言,安然只觉得可笑,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如果没有记错,被抢了男友,被人抛弃背叛的是他才是吧!

    “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很莫名其妙?”童筱婕好笑的看着她,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扭曲的说道:“如果我说我的孩子没了,而原因就是因为你,你还会不会觉得我恨你恨得莫名其妙?”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30 不速之客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2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1 4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5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