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7 程翔,你真不是东西

077 程翔,你真不是东西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从顾家出来回公寓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今天的夜不是很美,乌云朵朵沉沉叠叠,没有月亮,也不见半点星光。

    车上,苏奕丞系好安全带,准备发动车子离开,转头却发现安然还拿着安全带愣愣的坐在那里发呆。

    苏奕丞挑了挑眉,直接欠身伸手将她的安全带系上,安然这才反应过来,转头略有些抱歉的朝他笑笑。

    苏奕丞发动车子离开,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直接调转了车头让后平稳的上路。

    此刻的街上车辆并不多,车子平平稳稳开的很顺利。安然像是有心事似地愣愣靠着椅背上发呆。

    苏奕丞以为她还在为林丽的事而苦恼,伸手开了轻音乐,然后腾出一只手伸过去将她的手握住,在她看过来的时候淡淡的给她一个微笑,说道:“有些事总会解决的,别太担心。”

    安然看着他,扯了扯嘴角,轻轻叹了声,小手磨搓着他的大掌,轻轻说道:“有你在,真好!”

    苏奕丞回以淡淡的微笑,然后转头,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况。

    当车子缓缓开进公寓的地下室,苏奕丞熄火准备下车,安然突然开口道,“你可以帮我查一下那个童文海的资料吗?”

    “童文海?”苏奕丞皱了皱眉,“要他资料做什么?”

    安然叹了声,将下午的事大略的跟他说了遍。

    苏奕丞沉默,紧蹙着眉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妈妈跟他之前有什么关系,但是我看的出来,妈妈挺怕他的,下午的时候,她紧紧抓着我的手,整个人都有些颤抖。”安然说道。

    “其实那次在‘悠然居’童文海见到妈的时候,他们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苏奕丞回想着说道。

    安然点点头,“是啊,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回来,妈整个人都变了,也不说话,睡得很早,而爸爸让我什么都不要问,自己却在客厅坐了一晚上。我不知道他们之前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担心她,但是不知道情况,却什么都做不了,即使想安慰,也无从开口。”

    “放心吧,没事的。”苏奕丞摸了摸她的头,安慰的说道:“我让郑秘书查查,应该能查到他的一些情况和资料。”

    安然点点头,“好。”

    苏奕丞轻叹一声,伸手摸了摸她那紧锁着的眉头,说道:“被皱眉,皱着眉头就不漂亮了。”

    安然点点头,努力的让扯唇让自己笑笑,最近太多事,一件接着一件的,有些超出了她的负荷。

    苏奕丞知道她是尽力了,探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走吧,我们上去。”

    安然顺应的点点头,开门下车。

    坐在办公室里,安然将这那天从黄德兴那拿的资料认真的看了看,今天准备下笔先画一个草图,但是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的案子,所以好几次都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动手画。

    其实不可否认,其中另一原因还是纠结于林丽,她还是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告诉她,其实说不说都是伤害。她爱程翔爱了10年,现在还怀了他的孩子,婚礼只剩下几天,如果这个时候告诉她,她怎么承受的了,那样的后果她不敢想象。

    可是如若不告诉她,程翔背叛是事实,即使现在隐瞒的特别好,但是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一旦被林丽知道真相,那也是逃不掉的伤害。

    说不说结果都是无异的,而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林丽收到伤害!

    靠坐在那黑色转椅上,安然突然觉得有些累,疲惫感侵袭着她,头开始有些隐隐作痛,不是生理作用,她清楚,是心里作用,精神上的压力。

    桌上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公司内部的内线,来电显示着是黄德兴的电话,伸手将电话接起,说让她准备一下,等一下陪他去一趟‘旭东建筑’,下一季度,‘精诚’跟‘旭东’将要合作一个城区项目。

    安然点头应下,逼迫自己暂时不要去想林丽的事,或许在有决定之前,她更应该再找一次程翔。

    关于‘旭东建筑’那是江城建筑业的老大,建筑商会的会长萧应天是‘旭东’的董事长,而其实现在‘旭东’现在能在江城的建筑业内占据龙头的地位,听说这一切要归功于他们的首席设计师,也是他们公司的设计总监兼总经理——Eric。

    这个Eric很低调,界内只知道他是中国人,家里在江城也很有背景和势利,却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身份,算得上江城建筑业内既传奇又神秘的人物。因为他的作品很具特点和风格,一度安然将他视作偶像,非常的欣赏。

    安然准备好黄德兴交代的文件,去黄德兴办公室,这才抬手刚想敲门,门从里面被打开了,只见肖晓一脸怒气的站在那,看着安然,那眼神锐利的能扎人。

    阴狠几近咬牙切齿的说道:“算你狠!”说完,撞开安然就愤然的离开。

    安然无力跟她计较,她知道肖晓是因为这次黄德兴出去跟‘旭东’谈下一季度的合作叫了她没有叫她。以往这样的场合同黄德兴一起过去的都是肖晓,这次被换下,想必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她不聪明,却也知道这次黄德兴叫她一同过去,无非是因为她身份上有了变化,想借她这苏奕丞太太的身份来跟萧应天换取更大的合作条件。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没有背景没有势利,别人只当你是颗草,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这个道理她在10年前就知道就懂得。

    安然看了眼肖晓,转身进去,唤道:“总监。”

    黄德兴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满面笑容的看着她,“安然啊,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边说着,边将刚刚准备好的公文包拿过。

    “嗯。都好了。”安然点头应道。

    黄德兴点点头,拿过原先脱下放在一旁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朝安然点点头,说道:“好,那我们过去吧。”

    安然同公司的另外几名同事跟黄德兴一起去的‘旭东建筑’,其实今天的这场会议具她不过是过去坐着装装样子,对他们解释下设计的概念和意义,关于合约和其他,她也并不懂太多,而公司也有专业的人同他们进行进一步的商讨,并不用她担心,其实严格说起来,这场会议她不过是个花瓶,充当着解说员的任务。

    这场会议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结束的时候已经快五点多了,萧应天突然提议说到公司附近的一家新开的法国餐厅一起吃个便饭。

    黄德兴满面笑容的点头说道,今天的会议,虽然并没有开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是看‘旭东’的态度,似乎比自己预期的要好,按目前的形势看,合作算是成功了一半。

    一群人在电梯前等电梯的时候萧应天站就站在安然旁边,亲切的问道,“听说苏特助之前住院了,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安然淡淡的微笑,回道:“嗯,是老毛病,一时没有注意,贪杯喝酒才会弄的胃病复发,并不碍事,让萧总挂心了。”

    萧应天点点头,只说道:“没事就好。”

    “叮——”电梯打开,只见里面一个极其出色的男子从里面出来,面容清俊,一身合身的休闲西装,头发略微有些凌乱,却也是这样的凌乱感,整个人让人看上去有些狂放不羁。

    看着众人微微愣了愣,随即笑开,只说道:“这么多人啊,这么热闹。”

    萧应天看到他那严肃的脸上略有些笑意,朝他说道:“梓温,我们准备去吃饭,你也一起来吧。”

    男人敬谢不敏的摇摇头,只说道:“我只是上来拿份资料,吃饭还是算了吧。”说着就要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萧应天这还想说什么,却没等他开口,原本准备离开的男人突然在安然面前停下,认真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张开笑脸,说道:“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安然皱了皱眉,对于他这样熟烂的找女生搭讪的方式只觉得老土没有新意,嘴角轻轻扯了个笑,脸上却半点没有笑意的说道:“这位先生,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

    男人脸上的笑意扩的更大,朝她伸出手道:“Eric,请多多指教。”

    安然一愣,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这男人居然是那个低调的有些神秘的Eric,更惊讶于他竟然是如此的年轻。

    愣愣的朝他伸出手,形式的碰了碰,说道:“顾安然。”

    男人有些暧昧的看了看她,突然转身跟萧应天说道:“那个我突然想起来,原来那个文件并不是很急,刚巧肚子有些饿了,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一行人一起下了楼,出了‘旭东建筑’的大楼,那家法国餐厅离这里并不远,没有开车,准备直接步行过去。

    萧应天和黄德兴走在最前面,此刻聊得正欢。而Eric同安然并排走着,落在人群后面。

    看着安然手提着的电脑包和公文带,Eric忙殷勤的说道:“怎么能让淑女提这么多东西呢。”说着朝安然伸出手要接过她手中的东西,边面带着微笑的说道:“作为一位绅士,来为女士效劳那是最基本的。”

    安然冷冷看了他眼,她从来不喜欢这样油嘴滑舌的男人,明明跟他不熟,却装出一副交情甚深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太过于虚假。冷冷的说道:“不用了,谢谢。”

    甚少被人这样直接了当的拒绝,Eric一下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顾小姐是在怕我有什么不良企图吗?”

    安然没有转头,眼睛直直看着前面,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已经结婚了,你还对我有什么企图吗?”这个男人居然真的是Eric,那个被人称设计界天才的人,曾经她还特地拿过他的作品研究和学习过,甚至一度欣赏他,可是眼前的男人跟想象中相差甚远,除了一张比较赏心悦目的脸,一点看不出来有什么独特的内涵。

    有时候人总是这样犯贱,越你排斥你的东西你越是想要征服。就好比此刻的Eric。

    只当她的话是避开他的借口,大笑着挑衅着说道:“哈哈,我向来喜欢一切有挑战性的东西。”

    安然蓦地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不好意Eric先生,如果你想去征服一个女人来证明自己的魅力的话那么请你去找别人,我想我并不是你的很好猎艳的对象。”

    Eric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扩的更大了些,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有趣。

    其实他不是搭讪,这个女人他是真的见过,在一家咖啡厅,当时她似乎在相亲,而且还悲催的遭遇了以为极品的相亲对象,而他当时就坐在她身后的那一桌,整个过程可谓听得真真切切。她离开时他还特地的探头看了她下,如此记住了她的脸,因为这件事太过搞笑,在事后好一断时间都能很好的娱乐到他,所以,也就对这个女人的印象更加的深刻,所以刚刚看到她,一下就认了出来。

    双手环胸,Eric看着她,定定的说道:“顾小姐这是在欲擒故纵吗,如果是,那么我很坦白的告诉你,你已经成功的引起我的好奇心了。”

    “Eric先生你一向都这么自以为是吗?”安然真的被眼前的这个自大的男人有些打败,他未免自我优越感太好了点,她是哪一点表现出来欲擒故纵想引起他的注意了!

    Eric笑,说道,“不是自以为是,这是自信。”那表情笑得有些欠扁。

    安然懒得理他,并不想把自己的口水浪费到跟他争论这样没有意义又没有营养的事。转身不再理会他,大步跟上前面的队伍。

    Eric还想说什么,却只见她已经大步离开,独留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手还想比划着什么,看着多少有些滑稽。愣愣的看着那个背影,Eric失声笑着摇头。

    一行人去了那家刚开的中餐厅,因为人多,便直接要了包厢。

    其实所谓的吃饭不过是找个名目在酒桌上实行酒文化,都是商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各式各样的应酬大家都去了不少。

    饭桌上萧应天坐在首位,黄德兴坐在他的左手边,安然挨着黄德兴坐着,Eric原本该坐在萧应天右手边的,却非要跟人换了位置,一定要坐在安然旁边,大家只是暧昧的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安然虽然不喜欢,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保持着笑容坐在那里。

    酒桌上,服务员送上红的白的两种酒,大家都倒上了点。大家举杯过后,黄德兴同萧应天聊着两家公司以后合作的发展前景。其实都是些场面上的客套话,不过酒桌上不说这些还能说什么。

    安然有些百无聊赖的看着桌上的山珍海味,一点没有什么胃口。太油让人觉得没有什么胃口,夹了棵青菜随便吃着。

    坐在安然一旁的Eric端着酒朝安然笑笑,说道:“顾小姐,我们喝一杯吧。”

    当着大家的面,安然自然是不好拒绝,端起酒杯同他碰了碰,然后轻轻啜吟了口。

    放下酒杯,Eric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顾小姐一般喜欢吃什么,喜欢旅游吗?”

    安然放下筷子,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喜欢吃什么喜不喜欢旅游跟这次我们两家公司合作有关系吗?”

    “当然,让我更了解你我会对这次的合作更感兴趣,到时候说不定我的灵感会来得更快。”Eric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原来Eric先生的设计灵感都是来源于女人啊。”安然冷笑说道,那语气无不带着讽刺的味道。

    “也无不可啊。”Eric一脸无所谓的笑笑。

    安然只看了他眼,转过身,抱歉的朝大家笑笑,说道:“抱歉,我去下洗手间。”说着起身出了去。

    酒桌上,萧应天看向Eric,只笑着说道:“梓温,你最近有多久没见过阿丞了?”

    Eric也就是叶梓温微微一愣,说道:“前几天他住院的时候我有过去看过,怎么了?”

    萧应天淡笑着点点头,只说道:“待会儿别为难人家安然。”

    叶梓温不解的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萧应天别有深意的看了他眼,说道:“她有背景,不是你能惹的。”说完,便不再看他,转头招呼着黄德兴众人动筷子吃菜。

    叶梓温不明所以的皱眉,心里还嘀咕着萧应天的那几句话,有背景,什么背景?

    出了包厢,安然长长的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苏奕丞打了电话,早上一起出门的时候苏奕丞说晚上有个饭局,可能要晚点回去。就目前额形式,这边可能没有那么早结束,所以还是事先打个电话同他说一声。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苏奕丞那边有些吵,也是在酒桌上,她听见有人敬酒的声音。

    “到家了吗?”苏奕丞在电话那边问道。

    “还没有,我今晚也有应酬,可能也要晚点回去。”安然如实说道。

    “那等下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哪里用你每天接送。”安然拒绝说道。

    苏奕丞轻笑的说:“呵呵,我一直当这是我的福利。”

    安然心中一暖,他的甜言蜜语总是很温情,并不直白,却温暖人心。

    “好了,我要进去了,你尽量少喝酒,你的胃不好。”安然叮嘱的说道。

    苏奕丞在那边轻笑,“听夫人的。晚上要是太晚,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嗯,好。”安然应下,收了线,看了眼身后的包厢,最后还是决定先去躺洗手间。

    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在转角正好遇到正依墙站着的Eric。先是一愣,随后皱起眉来,“你怎么在这?”

    叶梓温笑,说道:“我过来看看,出来这么久,还以为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呢。”

    安然看了他眼,冷冷淡淡的说道:“还真的是谢谢关心。”说完,直接越过他离开。

    叶梓温跟上,“不客气。”追上她,与她并肩走了,说道:“其实我真的见过你。”

    安然头都没会,说道:“我说过,你这样追女生搭讪的方式很老套。”

    叶梓温摊了摊手,赞同她的说法,“是很老套,但也是事实。”他还真的没有用过如此老套的方法去搭讪女人,她是第一个。

    安然没有再理会他,只当他是这是花花公子的一场猎艳游戏,只是很可惜,他找错了对象。

    “诶,我说的是真的,你不相信啊!”叶梓温真有些被这个女人打败,他看上去那么轻浮吗?为什么她就是不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差不多一个多月前,你在咖啡厅相亲,遇到——”

    前面的安然突然停下,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表情一下变的难看。

    “你怎么了?”叶梓温奇怪的看了看她,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在餐厅的大厅里,临近靠窗的位置,一男一女在那坐着,女的娇笑的跟男的说着什么,男的只是温和的朝她笑笑,然后点点头。

    叶梓温转过头,看了看安然,问道:“你认识?”

    安然紧紧握着拳,心中怒火一下就燃烧起来,那坐着的两人并不是别人,是程翔和那天她在医院遇到的那个女人。

    深深的吸了口气,拿出手机给林丽打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林丽的声音依旧明朗,“喂,安子,你有什么事快点说,我锅里还煮着面呢。”

    安然眼睛紧紧盯着程翔的方向,只见他温柔的给那女人夹菜,拿着电话说道:“怎么你自己煮面,程翔呢?”

    “他晚上约了客户谈事情,我肚子饿了,可是又不想出去,所以只能将就着自己给自己下点面先对付着。”林丽说道,“你有什么事啊?”

    还没等安然开口,电话那边又传来林丽的声音,“哎呀哎呀,不行了不行了,水溢出来了,我先不跟你说,等一下再给你打过去。”说着便直接挂了电话。

    安然收了线,嘴角勾起冷笑,抬步朝他们过去。

    叶梓温愣愣额看着她,她的表情有些恐怖,担心出什么事,便跟着她过去。边说道:“喂,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安然没有理会他,眼睛直直盯着程翔,上前,在他们面前站定,微微当着了他们的光线。

    那说笑着的两人这才注意到到身边有人到来,转头看去,程翔一下就愣住了,“安……。安然!”

    坐在程翔对面的女的笑着问道:“翔哥哥,你朋友吗?”

    那句翔哥哥叫的很甜美很好听,可是在安然听来却是最刺耳声音。嘴角冷冷的勾起,伸手一把端过桌上那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然后猛的将杯中的酒朝程翔泼去。

    周边的环境似乎一下全都没了声音,程翔一动不动的坐着,那暗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脸流下,滴在他那白色的衬衫上面,黑红了一大片,就连他那银白色的西装也没有多过被波及的厄运。

    安然那拿着酒杯的手还有些不住的颤抖,胸口也微微起伏着。站在他身边的叶梓温完全看傻了眼,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上来,二话不说直接拿酒泼人。看她柔柔弱弱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这么泼辣的一面啊!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坐在程翔对面的那个女人,“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拿酒泼人,有没有素质啊!”边说着边抽过桌上的纸巾忙上前给程翔擦拭脸上的酒渍。

    今天的她长发披肩,没有那次在医院里看到的病态的苍白,今天的她气色看上去很好,全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大大的眼睛画了闪亮的眼妆,整个人看上去明亮动人。

    说实话,这个女人只算得上漂亮,但要是跟林丽比,真的没有林丽漂亮,真的没有!

    程翔伸手拿过那女人手中的纸巾,推开她朝她苦笑的摇摇头,站起神来,看着安然。

    安然直直的看着他,一手紧紧的攥握成拳,那修剪过的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而她此刻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另一手紧紧抓着那高脚杯,那力道,重的似乎可能将那玻璃杯给捏碎。

    程翔看着她,久久不说话,因为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开口。

    安然冷冷的笑,说道:“不解释了吗,这次不跟我解释这位是你妹妹还是你的青梅竹马了?”

    程翔痛楚的闭了闭眼,“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事根本无发解释,即使明知道是错的,可还是控制不住内心里的渴望,还是去做了。

    “不知道怎么说,呵。”安然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恨一个人,就算是当初莫非为了他口中那所谓的前途离她而去的时候,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程翔,你还是人吗?我怎么觉得你连畜生都不如!”

    “喂,你这人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一点素质,上来不闻不问就泼人家一身的酒,现在不道歉也罢了,你怎么可以骂人呢!”那女人比程翔还要激动的说道。

    “潇潇!”程翔挡着她。

    安然没看那女的一眼,咄咄的看着程翔,“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林丽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你们还有不到10天就要结婚了,而你现在这算什么?”安然质问道,“她怀孕你没空陪她去做产检,却借口骗她说出差,实际上是去医院被陪别的女人几天,甚至还体贴到陪她去上厕所,你说加班忙,晚上有应酬要晚点回去,却开车拥着别的女人到处兜风,就连今天,你也说自己晚上有事加班,可你在干什么,你现在却在这里陪着别的女人一起共进晚餐,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

    “你知不知道林丽有多爱你,一条短信就能让她三魂丢了七魄。你又知道不知道,那天去产检的时候,就她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做在外面等叫号,她周围所有的人都是有丈夫亲人陪着的!你还知道不知道,现在你在这里陪这个女人甜蜜的共进晚餐,林丽她只能在家里给自己下挂面!”

    程翔一句话都说不上来,看着她,双手死死的握着。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们十年的感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林丽,你明知道她那么爱你,明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明知道你们马上就要举行婚礼!可你现在还在外面找女人!”安然的情绪有些激动,整个人因为气愤而不住的有些颤抖。

    程翔紧抿着唇,许久才开口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会跟林丽说清楚。”

    “说清楚,呵。”安然冷笑,“说你意识冲动,说你知道错了,让后让林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这个女人够了,翔哥哥不会跟那个叫林丽的结婚,他过几天就要跟我回美国了。”那个叫潇潇的女人冲出来说道。

    闻言,安然转头看着程翔,“她说的是真的?”

    程翔没说话,嘴抿得更紧,不承认也不否认。

    安然气结,胸口起伏的厉害,看着他好一会儿,然后猛的抬手,“啪——!”

    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到程翔的脸上,力道之大震的安然的手心都麻痹了,而程翔那半歪着的脸上倏地浮现出那鲜红的巴掌印,看着很是怵目惊心。

    周围的气氛一下安静了下来,似乎连喘息都没了声音。

    “程翔,你真不是个东西!”看着他,安然一字一句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叶梓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了看程翔又看了看那个叫潇潇的女人,摇了摇头,转身追着安然离开。

    安然没有回包间,直接出了餐厅,揽了出租车就要离开。

    叶梓温正好赶上,从出租车的另一边开门上车,一屁股坐到安然身边,转头朝她扯了扯笑。

    安然看着他,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请你下车。”

    叶梓温看着她,说道:“真的要我下去吗?”

    安然不说话,那表情就是最好的回答。

    “我要是下车了,你确定等一下到的时候有钱付车费?”叶梓温好笑的反问。

    安然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拿包,包和电脑此刻全都放在了餐厅的包厢里,而自己身上现在是一分钱都没有。

    “还要我下车吗?”叶梓温挑衅的问道。

    安然不去理会他,直接跟司机说了地址,让他发动车子离开。

    她报的是林丽的地址,与其等程翔阿里亲口告诉她说自己背叛,那还不如由她来告诉林丽这一切。长痛不如短痛,说不说都是伤害,由她去告诉林丽,起码让她有最后的尊严来面对这一切。

    车子才刚停下,安然下一秒就开了车门直接下车。

    “喂,你等等。”叶梓温在身后唤道,边忙从口袋里掏了张红色大钞直接丢给那司机,没要找零急急的跟上安然的脚步。

    林丽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安然的时候有些意外,“你怎么过来了?”又看了看她身边站着的男人,突然挑了挑眉,有些暧昧的朝安然眨眨眼,“这位是你家的苏大款?”

    叶梓温挑了挑眉,苏大款?那是什么人?

    安然没有理会她的问题,也没理会站在一旁的叶梓温。直直的看着林丽,脸色有些严肃的说道:“林丽,我有话跟你说。”

    林丽给他们让了道,“先进来吧,什么事啊?这么急得跑过来。”

    侧身进去,安然有些难受的咬了咬唇,一把抓住林丽的肩膀,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林丽,我等一下要说的话可能你会很难受也很难以相信,但是答应我,你一定会坚强。”

    林丽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一个状态,“你,你想说什么啊安然?”

    “我……刚刚在餐厅碰到程翔了。”安然定定的看着她说道。

    林丽一愣,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干笑着说,“这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我不是说他晚上约了客户吃饭吗。”

    “我上个星期在医院遇到他,他并没有去出差,出差只是欺骗你的借口,实际上他是去医院照顾那个女人。”安然知道说这些对林丽来说有些残酷,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迟早要面对,现在不说,以后再告诉她,那她受到的伤害只会更大,“前几天晚上,我还看到他跟那个女人在车上,两人很亲密。”

    林丽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僵住。有些事不是没有发觉,只是不想承认,她很懦弱,一点都不坚强,一直无法勇敢的去面对那些自己隐约知道而存在的事实。

    安然看着她,有些担心的唤道:“林丽……”

    林丽慢慢缓过神来,看着安然,扯了扯嘴角,说道:“也许,也许他们只是朋友。”她还在为他找借口,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承认了,那么这段感情就到尽头了,可是这段感情耗费了她太多精力,她真的不舍得放手。

    安然看着她,鼻尖酸的发疼,眼泪不自主的涌上眼眶,她心疼她的傻,“这样的话连你自己都骗不了,你觉得能骗过别人吗?”

    林丽不说话,把头扭到一边,紧咬着唇,倔强的不让自己的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看着她,安然有些艰难的说道:“刚刚在餐厅里,那女人说程翔……会跟一起回美国。”

    闻言,林丽猛地转过头,看着安然,一脸不相信的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不会这样做,他还要跟我结婚,我们还有孩子!”

    安然转过脸,不愿与她对视,因为害怕看到她眼中的泪。

    门在这个时候被猛地推开,程翔有些气喘的站在门口,身上依旧是那件被红酒泼过的白衬衫和银色西装外套,只是此刻那衣服上的红酒已经彻底干透,而他的脸色鲜明的印着安然刚刚因为激动而煽的巴掌印,五指分明。

    林丽愣愣的看着门口的程翔,定定的看着,眼睛一瞬不瞬的。

    程翔定定的回视着林丽的视线,直直的朝她过去,在她面前站定,转头看着安然,说道:“能请你们先离开吗,我想单独跟林丽聊聊。”

    “有什么话当着别人的面说。”安然迎视着他,态度一点都不退让。“我不会——”

    一旁的林丽打断她那没有说完的话,看着程翔,淡淡的开口,“安然,你先回去吧。”

    “林丽!”安然看着她,有些不放心。

    视线从程翔身上移开,转头看着安然,嘴角轻轻扯开笑,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不会有事。”

    安然看着她,不说话,也不点头也不摇头。最后由身后的叶梓温拉着他离开。

    再从林丽家出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几许凉风吹来,让人不禁觉得有些凉意。

    身旁的叶梓温问道:“喂,不打算回去啊,你的东西还在餐厅里呢。”

    安然看了他眼,再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大厦,叹了口气,最终点点头。

    两人拦了车,安然坐进车里便就一直转头看着外面,一句话都不说。

    叶梓温看了看她,靠在椅背上,淡淡的开口,“你现在的心情的了解,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当年我也亲眼目睹了别人的背叛,更巧的是,那三人都是我好朋友。”

    闻言,安然转头看着他。

    叶梓温撇了撇嘴,说道:“这种感觉很糟糕。”

    安然苦笑,“是非常糟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7 程翔,你真不是东西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5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