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7 虚惊一场

127 虚惊一场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里面的是我朋友。”林丽瞪着那人说道。

    “那也不行。”那人说道,没再看她,直接把门带上,把林丽挡在了门外。

    林丽气鼓鼓的瞪着房门好一会儿,这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坐在走道的塑料椅子上,林丽有些担心的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心里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出来,看着林丽,深沉着脸,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就是林丽?”

    林丽愣愣的点点头,问道,“我可以进去了吗?”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安然。

    那人冷眼看了她一眼,侧了侧身,说道:“进来吧,我们也正好有话要问你。”

    因为有刚才周翰的电话,林丽也算是有所准备,侧身进了病房,只见既然分别站在安然病床的两边,见她进来,一个年纪稍相较于其他几人年长的男人说道:“你就是林丽吗?”

    林丽点点头,看着她,又转头看看安然,抓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紧力道,她没见过这样的阵势,看着还是有些害怕。

    男人朝她过去,说道:“我姓严,是这次省委下来彻查苏奕丞贪污受贿案件的调查组长,我希望我下面问你的几个问题你能如实的回答我。”

    林丽看着他,点头说道:“你想问什么。”

    “你跟顾安然是什么关系?”严力问道,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能将人看透看穿似的,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

    “朋友,最好的朋友。”林丽回视着他,坚定无比的说道。

    甚至不给林丽反应过来的时间,严力追问道,“那顾安然是不是在今年六月2号的时候给你送过一条价值上百万的珍珠项链?”眼睛依旧如刚才那般看着她,一瞬不瞬的。

    “是。”林丽肯定的点头,看着他,说道:“我确实在6越2号收到了一条珍珠项链,但是是我们男朋友转交安然送给我的。”

    严力追问道:“你男朋友是谁?”

    “周翰。”几乎是没有想,林丽说的很平静,就如只是在陈述事实一般,没有一点的不自然。

    严力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问道:“那条项链在哪里?”

    “在我的家里。”林丽一脸的平静,看着他说道,“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现在就跟我去我家,我把那条项链拿给你们看,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

    严力看着她,点头说道:“好。”然后直接转头对自己的同事说,让他跟着林丽回去确认她说的话是否属实。

    林丽看了眼安然,朝她点点头,然后转身同一工作人员一起离开。

    待林丽离开,严力又转过头看着安然,直直的盯着她看着,好一会儿才说道,“如果真的只是替周翰把项链转交给林丽,为什么要从你的账户上转五千块出去给他的丈夫?”

    “之前我从他那里借了5000块钱,想还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把这笔钱给他打过去,而那天他找我,所以我也正好问她要了账号,直接给他打了过去。”安然定定的看着他说着,只是在他没看见的被子下面,手紧张的紧紧的攥握着。

    严力定定的看着她问道:“你知道这次科技城项目投标的事吗?是不是苏奕丞早就已经内定好要把城北的拆建的项目给周翰?”

    “我不清楚。”安然如实说道:“对于工作上的事,奕丞他从来不会在家里说什么,所以关于科技城投标的事,他不曾告诉过我一点,另外我相信奕丞的为人,关于违背原则的事他必定是不会做的,我相信投标最后的结果之所以会选择周翰的公司,那一定是他们选择的原因的。”其实她看得出来苏奕丞跟周翰的关系并不好,私下更是没有接触,若苏奕丞真的有私心,他还会选周翰吗?那个曾经背叛过他友情的男人!

    严力看了她许久,也没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异样来。

    几人有些僵持的站着,脸上依旧是严肃的厉害,只是并没有再多问安然什么,似乎是在等林丽那边的消息,确认是否如林丽说的那般属实。

    被子底下,安然的手轻轻的覆在小腹上,似乎要感受肚子里孩子的存在。

    就在房里气氛严肃的有些诡异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严力皱了皱眉,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已经同这里的医护人员说过,他们要问些话,让她们禁止让人来打扰。

    眼神示意让身边的同事去开门,这门才打开,就听见秦芸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严力,你把我媳妇和孙子怎么样了!”

    闻言,房里的安然和严力忙转头朝病房外面看去,只见秦芸一脸怒气的站着门口,身边还站着略有些严肃的苏文清。

    秦芸说着就要进来,却被站在门口这次调查组的人给拦住,“抱歉,我们在问话。”

    “问话,你们是怎么问的,都把人给问到医院里来了!”秦芸有些激动,当她接到电话说安然在医院里,她差点没被吓得腿软,谁在医院都行,可是安然现在怀着身孕,好好的没事哪里能去医院!

    见状,严力转身出去,站在门口,看着苏文清和秦芸,扯了扯笑,说道:“哥,嫂子。”

    “让开,让我进去。”秦芸看着他,语气很冲,她才没空搭理他,她现在担心的是安然。

    严力有些为难的说道:“嫂子,你看我这还忙公事呢,你这样不是让我为难嘛。”

    “让你为难怎么了,有你们这样的吗,问话就问话,还把人问到医院里来了!严力,我可告诉你,安然现在可是怀着孕的,要是她出了事,我看你怎么对得起我们家老爷子。”秦芸恨恨的说道。“给我让开,我要进去。”

    严力知道秦芸蛮横起来他是吃不消的,而秦芸这火爆的脾气也就苏文清能治的了,再如何,只要苏文清开口,她定不会再有意见。如此向来,严力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苏文清,希望他能开口说点什么。

    苏文清看了他眼,点点头,开口对秦芸说道:“好了,严力也是公务在身,我们不能耽误了他的工作,先让他把话问清楚吧。”

    “可是安然她——”秦芸还想说什么,却被病房里的安然打断。

    只听见病房里传来安然的声音,“妈妈,我没事。”

    闻言,秦芸这才放下心来,手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念叨着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又扬声朝病房里说道:“安然,你别怕,没事的,爸妈都在外面。”

    “嗯。”安然应声道,手缓缓抚着自己的肚子,心里也放轻松下来,不再刚刚的那样紧张害怕。

    严力关了门再回到安然面前,看着她那略有些苍白的小脸,忍不住关心的问道:“你身子真的没事吧?”其实真的如秦芸说得,不管调查结果如何,这安然的肚子里要真的有个好歹,他可真是要没脸见苏家老爷子了。

    安然点点头,“嗯,没什么大碍了。”

    严力这才放下心来,看着她点点头,被秦芸这样一闹,想问却也不知道再问什么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是刚刚同林丽一起去公寓拿项链的同事的电话,按了接听,直接开口问道:“怎么样?”

    “那条项链确实在林丽的家里,她说得是真的。”电话那边,那人这样说道。

    闻言,严力也像是松了口气,点点头,只说道:“我知道了。”然后直接便挂了电话。

    再看着安然,脸上也,没了刚刚的严肃,略带着笑意,说道:“项链在林丽的公寓了找到了。”

    “本来就是周翰托我送林丽的。”安然只淡淡的说。

    “嗯。”严力点头,看着她坦白的说道:“阿丞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几乎跟我自己的孩子似的,这次接到检举说他贪污受贿,说实话,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在我的印象里,阿丞绝无可能做这样的事,后来那道资料,看到说是你被着他收了这样一件上百万的礼,我信得过阿丞的为人,却信不过陌生的你。”

    安然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她能理解,毕竟一个不曾见过面的人,换做她,她也不会相信的。

    严力看着继续说道:“以他的年纪,阿丞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而且一点不靠家里的关系,真的是很不容易,当然有时候你走的越高,那么眼红嫉妒的人自然就会越多,尤其是在这样权利当道的社会,有句话叫你不犯人,人有人犯你,不是说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相安无事,真的要找麻烦的人并不会因为你本分而不想办法扳倒你的。你是她的妻子,所以你的行为就会有可能成了别人来扳倒他的把柄,和利用的工具,我希望你以后处事更多的从阿丞的角度出发,多为他的立场考虑,这次虽然是个误会,却也足以证明有人是真有心想找你们的麻烦的。”

    闻言,安然定定的电梯,保证的说道:“我会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很好,因为知道他的工作的特殊性,所以从来都不会去过问他有关工作上一切的事,也从来不会替他在外面口头或者书面任何的方式来许诺答应别人什么。只是没想到即使做到这样,依然还是防不胜防,如果别人有心,真的是再小的事也会被拿来做文章,看着再简单平凡的事也会成了致命的证据,这次如果不是周翰,她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严力言到即止,没有再多说,朝她点点头,转身直接去开了门刚想出去,却被身后的安然唤道。

    “等一下。”见他要走,安然忙出声唤住他,他问完了,她却还有没有问清楚的。

    严力疑惑的转过头,看着她,问道:“你还有事?”

    安然点点头,看着他,问道:“奕丞,奕丞他是不是……”

    没等安然说完,严力直接接口说道:“虽然知道这次的事是误会,但是我们还有些事要苏奕丞配合调查,其他我就不便多说了,我只能说,他若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于他。”

    安然看着他,也只能点点头,不再多问什么,“我知道了。”

    严力看了她眼,转身开门出去,那同他一起来得调查组的同事,也尾随着他一起出了病房。

    病房门外,严力笑着同秦芸说道:“嫂子,我问好了,你进去吧。”

    秦芸没好气的看了他眼,却因为担心安然的情况,也没空搭理他,直接撞开他的肩膀进了病房。

    “安然。”秦芸进来,见到安然那小脸苍白的样子,别提有多心疼,忙上前去在她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拉过她的手,说道:“脸怎么白成这样了。”

    “妈。”安然淡淡的朝她笑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

    “这个严力,真是的,亏的老爷子每次他来都吩咐我要给他炖汤,就怕他在外面没个汤喝。”秦芸有些愤愤的说道。

    “妈。”安然回握住她的手,解释道:“不是严组长的关系,我是自己不小心才会进了医院,严组长只是来问我一些事情,了解情况而已。”

    “是吗?”秦芸皱了皱眉,说道:“那也是他不好,问话就问话呗,他难道不会挑时间吗,没看到你人不舒服啊,还带那么多人过来,根本就是影响你休息。”:秦芸真的是有些被气得不轻,说话有些蛮不讲理起来。

    安然轻笑,知道她是心疼自己,心里替自己觉得幸运,别人都说婆媳是世上最难相处的一种关系,而自从她跟苏奕丞结婚以来,秦芸待她真的是没话说,她不相信什么神鬼命理之说的,只是此刻,她突然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有什么上辈子或者前世什么的,那她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所以这辈子才会遇到苏奕丞这样好的丈夫,遇上秦芸这样好的婆婆。

    “怎么样,医生怎么说,没有问题吧?”拉着她的手,秦芸拉开被子有些担心看着她肚子关心的问着。

    “有些见红,不过已经打了打黄体酮了,医生检查过,孩子一切正常,不过要留院观察几天。”安然据实说道。

    闻言,秦芸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肚子,好一会儿轻轻的说道,“刚刚自己一个人一定很害怕对不对,阿丞又不在你身边。”

    安然点头,发现肚子坠痛的时候她真的怕死了,打电话给苏奕丞却怎么也找不到他,心里更是慌乱的厉害,不过还好还好,他们的宝宝很坚强。想着,伸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肚子。

    “妈,奕丞他不会有事的,对吧。”安然轻轻的说道,心里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想问,想别人告诉她苏奕丞会没事,等下就回过来。

    秦芸疼惜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嗯,阿丞不会做那些事,严力他会查清楚的,阿丞也不会有事的。”

    闻言,安然点点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秦芸抬手看了看时间,这才知道原来已经快晚上6点了,想她这样在医院里晚上肯定还没有吃的,问道:“肚子饿不饿?妈妈去给你买点粥好不好?”

    安然摇摇头,虽然中午也没吃,但是这肚子倒是没有觉得饿,只是人有些累,有些倦,知道苏奕丞没事自己也能真的放心下来。看着秦芸说道:“妈妈,我有些累,想睡一下。”

    秦芸连连点头,直说道:“好好好,你睡下,妈在这里,你放心睡。”说着,边扶着她让她平躺下来。

    今天一天经历的几乎感觉比她一年过得还要多,时间还要漫长,真的是累了,身心俱疲,躺着,闭上眼,没有一会儿,安然便缓缓的睡了过去。

    秦芸在她身边坐了会儿,确认她已经安睡,这才起身出了病房。

    迷迷糊糊间有熟悉的味道传来,有熟悉的温度从她的脸上划过,还有那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大掌轻轻的覆上她的小腹。

    “嗯?”安然呢喃了声,幽幽转醒过来,病房里的灯光被调得有些昏暗,并不刺眼。

    “醒了?”那温润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低低的,有些宠溺缠绵。

    转过有来,对上那闪耀的眸子,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俊脸,明明早上他去上班的时候他们还亲密的吻别,最长也不过十几个小时没见而已,可是此刻看着苏奕丞那熟悉的脸,安然只感觉他们像是隔了好久未见,鼻尖的酸意刺痛了她的眼,完全没有受控制的,眼眶的温度一下飙升,那水汽很快就迷蒙了她的双眼。伸手朝他的脸摸去,似乎是想要感受他的存在是真实的,是可以触摸的。

    苏奕丞拉过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让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热度,淡淡的朝她微笑,轻唤着她的名字,“安然。”拖着尾音,听着很缠绵。

    眼眶中的雾气越积越多,最后多到那眼眶再也承载不了,然后那如珍珠般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明明是哭着的,嘴角却有忍不住的笑意,呢喃着唤着他的名字,“奕丞……奕丞……”

    苏奕丞拉下她的手好笑的放在嘴边请问,伸手抹去她那落下的泪,轻声的宠溺的说道:“傻瓜,哭什么。”

    安然嘟扁着嘴摇头,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擦不完,侧身空出床上一半的位置,拍着说道:“上来。”

    苏奕丞摇头,抚摸她的额头,说道:“我身上全是烟味。”那些人各个都跟烟筒似得,抽起烟来一根接着一根的。

    “上来。”安然坚持的看着他,又拍了拍床铺。

    苏奕丞莞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来脱了自己的外套放到一旁,这才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贡献出自己的手臂让她枕着。

    安然将自己往他身上贴了贴,紧紧的靠着他拥着,比以往任何时候抱的都要紧。

    苏奕丞笑,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安然,我在这,不会走。”

    安然不说话,拥着他的力道更紧了些。

    苏奕丞轻叹,低头亲吻她的发心,他知道今天是吓到她了,她一点准备都没有,有害怕那也是正常,他有所准备那些人会在近期对他出手,会趁着科技城的项目来找他的漏洞,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主意直接打到了安然的头上,这点到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所以才疏了防范,而让安然没有一点准备。

    亲吻着她的发心,苏奕丞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安然拥着他,只是摇头,却并不说话。

    苏奕丞回抱着她,轻轻拍抚着她的杯,两人就这样相拥的躺在床上。

    好一会儿,苏奕丞想起刚刚回来的时候母亲在门口跟他说安然晚饭还没吃,让他等下安然醒来把那她之前打过来的粥用开水烫烫热一下给安然吃。

    低声在安然耳边轻轻的说道:“安然,肚子饿不饿,我们起来吃点粥好不好?”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她的回答,苏奕丞这才有些疑惑的低头,只见她闭着眼,早已经在他怀里安睡。

    失笑的摇摇头,轻轻拍扶着她的背。想起今天的一切,他不想这样的事再发生,有些事他之前或许还念着旧情,但是有人并不这样想,与其这样坐等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他似乎也该出手反击了。相较与他们卑劣的嫁祸栽赃,至少他是有真凭实据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7 虚惊一场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2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5山楂树之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