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4 回忆那年

074 回忆那年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苏奕丞牵着安然出来,看了看表,说道:“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

    安然还有些恍惚,闻言,慢了半拍的点点头,“好。”

    车子最终缓缓在一高级小区前停下。安然有些不惑的转头看着他,“怎么带我来这里?”

    苏奕丞淡笑不语,下了车,替她开了车门,绅士的伸出手,笑道:“走吧,我带你上去看看。”

    虽然疑惑虽然不解,安然还是任由着他牵着进了大厦。其实关于这个小区安然其实是知道的,毕竟自己就是干这一行。

    当初这个小区还未开盘的时候就已经售出了大半,开盘仅仅两三天就全部销售一空,当初这样的业绩一下就在业内爆开了。那个时候她刚到‘精诚’实习没有多久,她还记得当初公司还特地为此召开了场动员大会,甚至深入分析了他们成功的原因。

    进电梯的时候安然还是有些忍不住问道:“要来看什么人吗?”

    苏奕丞笑着摇摇头,“不是。”

    安然更为疑惑,不是来看人,那是来干什么?看风景赏月?

    看着她那疑惑不解的样子,苏奕丞无声失笑,伸手按了电梯,同那边的公寓一样,这里,他也选择了10楼,这样一个不高不低的高度,甚至不必担心偶尔的停电或者电梯故障,因为这样的高度并不算太高。

    “叮——!”电梯是十楼的时候停下。

    安然依旧是不解疑惑,却还是仍由他牵着,然后看他冲口袋里那出钥匙,并将钥匙递给她,努了努嘴,示意她让她用着钥匙来开门。

    安然奇怪的接过钥匙,边拿着钥匙开门边不住的转头看他,她有些不太清楚现在是什么一个状况。

    门在安然转动房门钥匙的时候应声打开,推开那没有加锁的门,只见里面还有些凌乱,似乎还在装修,报纸尤其散了一地,

    安然愣愣的转头,“这里是……?”

    苏奕丞将门推开,推着她进去,屋子的大致已经格局已经装修出来,不若那边公寓的冰冷。玄关处进去,放置了高脚的柜台,纯白的颜色,而且这边的装修的颜色相比起那边的冷色系,这边的颜色更显得温暖许多。淡黄色的墙纸,那大型的电视背景墙手绘着一大朵亮丽绽放的玫瑰,翠绿色的叶子衬托着那艳丽的玫瑰,这样的画面煞是好看。

    厨房则沿袭了那边公寓的风格,半开放式,餐桌依旧是吧台,只是这边的厨房比那边要大许多,里面除了原有的橱柜外,还有多个大型的玻璃柜台,猜测可能是存放红酒的柜子。这边的吧台也长度也要长上许多,吧台前放着三张红色的高脚凳,上面吊着个圆形的水晶吊灯,这样的风格,还真有点酒吧里有七分相似。

    偌大的客厅里沙发等家具并还没有放置,显得整个大厅有些空旷。

    “这里……是你的房子?”安然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据她所知,这里开盘时候的房价并不低,甚至说得上来很高,不是一般人能负担得起的。

    苏奕丞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纠正说道:“不是我的房子,这里以后是我们的家,不只是我的,也是你的!过几天等这里装修好了我们就搬过来。”

    安然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来消化他刚刚跟她说的一切。真的是有些不真实,这里虽然算不上是别墅,那也绝对是豪宅。

    好不容易将所有的内容消化掉,问题却又随之而来,“为,为什么这么突然要搬?”之前不曾听他说起来过,而且那边公寓住这也挺好,虽然比不上这里,但环境等一切也算的上是一流的品质。或者,他突然说要搬走,是因为凌苒?

    心里想着,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也这样问出了口,“是因为凌苒吗?”声音耨耨小小的,有些闷,有些不愉快。

    “安然。”苏奕丞唤她,板过她的身子,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眼睛定定看着她,问道:“告诉我,你想知道什么?”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那深邃的星眸,好半响,纳纳的问道:“你们,你们当初为什么分手?”

    苏奕丞看着她,为什么分手?思绪视乎一下回到了7年之前的那个夏天。

    江城的夏天很闷热,毒辣辣的太阳,连续的高温,一点风都没有,似乎在焦烤了人们。

    苏奕丞开着县委里给他配的车子缓缓往江城市区开回。大学毕业后直接被分配到了林县的城建规划局里,从最初的普通的公务员,到现在规划局副局长,苏奕丞用了三年的时间,这三年是他自己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当然,他升迁的如此顺利,并不能说完全跟家里一点关系都没有,毕竟许多市里县里的干部都是爷爷和父亲那一辈的老战友,老朋友,对于他的工作,他们没有给与过多的帮助,这一路走来却也不曾在着上面有过丝毫的阻扰,所以他的仕途也算是一帆风顺的。

    林县是江城附属的一个县城,距离江城市区有100多公里,上高速也要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最近一直在忙基层调研的事,已经连着两个星期没有回江城了,今天手上的工作终于告一个段落,而明天正好是周末,苏奕丞提早收拾了东西开车回去。

    路上的时候给叶梓温打了电话,有件事似乎得请他做一下参谋。

    电话接通,响了三声才被叶梓温接起,不等苏奕丞开口,电话那边叶梓温有些懒散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苏副局长,有何贵干啊,我最近可以没有违章建筑什么之类的要等你查封强制拆除的。”

    苏奕丞低笑,“你就别消遣我了,下午等下有空吗,陪我去个地方,我可能要你的意见。”

    “什么地方?”有没有空倒是其次,对于要去的地方,那才是想要八卦的重点。

    苏奕丞没想隐瞒,坦白说道:“我准备跟凌苒求婚,下午你来帮我一起挑戒指吧,给我点意见。”

    “结婚!”叶梓温被他的话有些吓到,“你才二十五,现在结婚会不会太早了?”

    “是吗?”苏奕丞有些不以为然,“反正以后都是要在一起的,没打算分手,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差别。”前两天母亲突然打电话来跟他说,凌苒那边凌伯伯跟她提起过他们的婚事。因为他们觉得,凌苒是女孩子,而一个女孩子二十五岁,怎么听都觉得不再年轻了。

    其实对于婚事他倒也无所谓,因为知道以后自己都会跟这个人过一生,其实早点结婚晚点结婚不过只是形式,只是时间的问题。凌家竟然这么说了,那么提前把婚事办一办也没什么。其实在此之前,算算时间,他似乎有半个月没见过凌苒了,最近他一直在忙市里下来的文件和‘意见’,而凌苒着正准备筹开她的精品店,两人都很忙。

    “真的想好了?”叶梓温再次确认的问,他总觉得婚姻那是男人三十岁以后的事,二十几岁来谈婚姻,真的太早,太早了!

    不去理会他的话,苏奕丞直接说道:“我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到你公司,你上网帮我查下看有什么好看的钻戒款式。”说完,也不等他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拿过手机将里面凌苒的号码调出,直接拨打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却铃了许久也没见人接,仍由着彩铃播放完毕,电话那边传来冰冷的声音,说手机暂时无人接听后苏奕丞着才将电话挂上,没想很多,只当她又去忙了。自己则准备待会儿同叶梓温买了戒指直接朝她那位于市区,却尚未还没装修完毕的精品店过去。

    在叶梓温着蹩脚军师的参谋下,苏奕丞最终听了珠宝店营业员的建议,选了一块很经典,却也是非常耐看的款式。将戒子放进西装口袋,在叶梓温这个蹩脚三脚猫的军师的指示下,最后苏奕丞还是煽情的去花店买了束花,是鲜红的玫瑰,花了不少钱有店员将其包裹的漂漂亮亮的拿着准备去凌苒的店里去。

    又因为是步行街的关系,车子只能停在了外面的街角,所以最后苏奕丞只能手捧着一大束的玫瑰,在众人的异样的目光中朝凌苒的店里走去。而一旁叶梓温早已经笑到肚子抽筋,根本就无视他那锐利得足以杀人的眼神。苏奕丞心里真的是不下一百个后悔,他怎么可以相信这小子的话,拿着这么大一束玫瑰,他根本就是想让他被人笑话。

    并不算短的路程,苏奕丞加快脚步最后竟然只用了5分钟不到的时间。从外面的橱窗看去,里面空荡荡的,地上报纸,油漆罐子散了一地。苏奕丞刚想敲门,这手才碰到门板,门就推开了。

    叶梓温推着就要进去,却被苏奕丞一手挡住。

    “干嘛?”叶梓温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苏奕丞伸手摸了摸鼻子,表情略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你先回去吧。”想到待会儿让他看着自己跟凌苒求婚,想想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叶梓温愣了愣,然后随即反应过来,好笑的拍开他的手,说道:“你这是要打算过河拆桥?”

    “你这座桥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戒指是人家服务员帮忙挑的。”苏奕丞说道。

    叶梓温嘴角抽搐,然后指着他手上的花,笃定的说道,“你以为凌苒会在乎你的戒指吗,我想比起戒指她一定更喜欢花,不信,你试试。”

    苏奕丞无聊的赏了他一记大白眼,推开门,率先进去。人似乎不在楼下,不过门开着,应该就在附近,或者刚出去了。

    苏奕丞掏出手机给她拨过去,电话菜才通,同时在凌苒的手机铃声也应声响起,是优美的钢琴曲,她平时最喜欢的一首。

    闻声,苏奕丞在一塑料袋后面找到她的手机,眉头微微有些皱起,她的手机在,那人去了哪?

    才想着,就听见叶梓温那边说道:“是不是在楼上啊?”

    推开隔门,里面有一条狭窄的楼梯通道,空间不大,却直通楼上。转头朝叶梓温说了句,“你在这里等我。”

    叶梓温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并没多说什么。

    上去前,特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手捧着那大束的玫瑰花,一手拿着之前买的钻戒。说不上来此刻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他不是一个懂浪漫的人,也不太会说甜言蜜语,但是今天他想对她说,嫁给我吧,让他们一起携手走过往后几十年的岁月,一起甘苦与共,也许他给不了最好的生活,但是他只是会努力让她活得更好!

    就在苏奕丞还在为自己待会儿想求婚说词的时候,二楼门口隐隐传来声响。只是那声音……

    “嗯……嗯……啊!……”那声音,有女人的轻喘,还夹杂着男人的低吼!

    苏奕丞抓着玫瑰的手下意识的紧抓,原本那想好的说词一下消失殆尽,那声音他认得,早上他和凌苒还通过电话!踏上最后一台阶梯,那房门似乎因为刚刚的匆忙而并没有来得及关上,此刻虚掩着,露出大片的旖旎春光。

    房间里,甚至没有床,地上,两个赤果的男女四肢纠缠,身上不同程度的沾惹上了地上的尘埃,可他们却全都顾不上,因为他们此刻全都沉溺于那巨大的欢愉之上,甚至就连房门被人推开,有人已经到来都不知道,顾及不上。

    那原本被捧着的玫瑰此刻紧紧被抓在苏奕丞手上,原本那略有些激动的心情此刻面对这样的背叛显得有些可笑。

    “阿丞,你跟凌苒快下来,别想在楼上就偷偷的求婚,我可是带了相机,准备替你们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刻!”身后叶梓温嬉笑的上来,看着他愣愣的抓着玫瑰站在门口,不禁问道:“凌苒不在啊?”

    苏奕丞没回头,也没说话,定定的看着房内的两人,而房内此刻激战的两人却因为叶梓温的话蓦地停下动作,两人一同回头,在看到门口站着的苏奕丞之后,凌苒面色一下刷白,看着她,真个人因为害怕而颤抖着,“阿,阿丞!……”

    而相对于凌苒的惊慌和害怕,一旁的周翰则显得淡然许多,从容的从她身上退出,抓过刚刚因为欢爱而褪下的裤,从容不迫的给自己套上,然后抓过自己的那件白衬衫将凌苒整个人包裹住。

    苏奕丞冷笑的看着他们,一个是他今天准备求婚的女人,一个是他一起从小长大的兄弟,而却在今天,一同背叛了他,用这样的方式!

    再看看手中的那束娇艳的玫瑰,只觉得可笑至极,自嘲的摇摇头,手松开那握着的花束,那束玫瑰应声掉落,花瓣因为重力,散掉出来,落在那冰冷的地板。

    苏奕丞最后看了他们一眼,最后毫不留恋的转身,一句话没说,转身直接离开。

    安然愣愣的听着他讲完当年的一切,完全没想到他们当初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他似乎比自己更惨,女友加好友的双重背叛,失去爱情的同时连友情也没了!

    想着,安然有些心疼他,伸手磨搓着她的脸颊,这样的经历她深切体会过,是怎么样的难受和心疼她全都了解。

    苏奕丞轻笑,伸手覆上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摇摇头,“都过去了。”

    安然点点头,突然又想到什么,问道:“当初是凌苒背叛在先,她现在又想回头,为什么?”

    苏奕丞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不管她想干什么,都与我无关。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认识的人,仅此而已。”

    安然点点头,嘴角带着微笑。

    苏奕丞看着她,伸手抚触她的脸颊,看着她温柔且深情,淡淡的开口,“还有什么想知道,问出来,别藏在心里,知道吗?嗯?”

    安然转头看着这装修了大半的房子,看着他认真的问道:“这里是什么时候买的,是因为我所以才着急搬过来吗?”

    淡笑,半拥着她带着她参观整个屋子,边说道:“这里的房子是梓温公司的,还没开盘的时候他就替我预留了一套,之前一直没有搬过来是因为在那边住习惯了,而且一个人住,那边公寓正好,而这边则有些太大。”

    确实很大,原本四室两厅的房子直接被改成了三室一厅,原本的书房扩大了一倍,餐厅直接连着大厅,显得大厅更大了许多,主卧是那边公寓的两倍,朝南直接连着阳台,另外除了主卧外还多了客房和儿童房。

    “结婚后原本就已经打算要搬过来,装修的事在我们结婚后我就让梓温安排了,只是这次凌苒的事,所以加快了工程的进度,因为我不想让你为此有什么困扰。”苏奕丞如此说道。

    推开书房,只见里面两章同大的红木办公桌分别分置两边,身后同样放着同大的书柜台。安然愣愣的转头,只见苏奕丞笑着牵着她进去,边说道:“以后你画图就不用委屈自己放在客厅的矮几上了,我特意让他把书房打的大一点,这样,即使我们两个人也足够用。”

    安然看着他,鼻子微微得有些泛酸,他的体贴让她想不感动都觉得有些困难。她以为结婚只是找了一个一起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而已,其他不变,原本对于这场婚姻全然只是找人合作的态度,如果他要求婚前签约签合同,她也可以无条件答应。可是原本并不抱有期望的婚姻给了她所没有预期到的感动和幸福,让她有种错觉,他们的婚姻并不是合作,而像是真的就是两人相爱后爱情的结局!

    眼眶突然有些发烫发热,瞥开眼不去看她,伸手游走在那红木制的大办公桌上,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嘴角却是好看的弧度微微上扬着。

    苏奕丞伸手板过她的身子,看着她脸上挂着的泪痕,眉头轻轻蹙着,他带她来着可不是想看她哭的,伸手轻轻擦拭去她眼角的泪,“怎么哭了?不喜欢?”

    安然忙摇头,她哪里是不喜欢,她是喜欢的要命,高兴的要紧,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那声音身子还略带着浓的鼻音。

    苏奕丞被她的小模样有些逗笑,失笑的有头头,大掌在她头上揉了揉,说道:“你是我媳妇儿,不对你好对谁好?”

    安然噗嗤笑出了身,看着他,眼角还带着泪花。

    苏奕丞伸手将她眼角的泪抹去,带她过来说清楚不过是不想她再为那些无聊的事所困扰,不想再看到她一个傻傻的委屈的坐在墙角,她是他的妻子,不过当初的结合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否太过于荒谬,太过于草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今往后她是他的妻,是那个要跟他共度余生相伴一世的那个人,哪怕她现在并不是真切的爱着他,哪怕她心里某一角落还藏着对过去的怀念和留恋。因为他相信她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终于婚姻的人。那么,就让他们来一场婚后恋爱吧。

    看着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安然开口问道:“你想知道我和莫非的事吗?”

    苏奕丞看着她,心里有些高兴关于这件事,她终于主动愿意跟他提起,但是看着她的表情,他知道其实那道伤口还没有完全好,其实这样的感觉他深切体会过,有些事过去久了,久到自己淡忘,久到自己都觉得已经没事已经放下了,可是再来说起,再来面对,那曾经留下来的伤还是会隐隐作痛,并不是说还放不下,只是那种被背叛的感觉和痛楚太过深刻,就连多年后再想来,也是历历在目,触目惊心的。

    手抚上她的脸颊,看着她轻轻的问道:“你愿意告诉我吗?”

    安然肯定的点点头,“你想知道,我就说。”他能对她坦白一切,那么作为等价交换,她也应该告诉他想知道的一切。

    苏奕丞笑,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说道:“我觉得我现在有一件更想要做的事,比听那些无聊的故事要强一百倍。”

    安然疑惑,“什么事?”

    苏奕丞笑着,没说话,直接用行动告诉她,上前,捧着她的脸,热吻印下。

    两人磨搓纠缠间,苏奕丞贴着她的唇说道,“有些不开心的事不想说不用勉强自己告诉我,以后记得跟我分享那些你觉得快乐的事,因为我也会这么做。”

    安然闭着眼,回应着他的吻,点点头,心里无声的说了句,谢谢!

    两人在房里子待了好一会儿,苏奕丞这才牵着她离开,离开时,安然不住的回头看着,她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

    “上次在医院来跟叶先生说的就是这件事吗?”她记得他们曾说什么装修房子的事,现在想来,怕说的就是这件事了。

    “嗯,这次真的是把他逼紧了。”苏奕丞淡淡的笑,发动车子准备离开,突然又想到什么,转头看着安然说道,“什么时候带我安排你们见个面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安然点点头,也想起之前林丽说要见他的事,也顺口说道:“那你什么时候也来见见我最好的朋友吧。”

    苏奕丞点点头,“好。”

    两人在那房子里待了好一会儿,这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安然的心情似乎很好,和早上的阴郁相比,此刻简直判若两人,嘴角淡淡的笑意,浅浅浮现着若隐若现的酒窝,煞是好看。

    车内放着轻轻柔柔的音乐,安然睡着音律轻轻摇摆着点头,一会儿看着苏奕丞,一会儿转头看着车窗外面。

    苏奕丞专注的开着车,转头淡淡的瞥了眼她,单手掌握着方向盘,另一手伸过去牵过她的手,然后紧紧的握在手心。

    安然转头看了他眼,反手将他握住,嘴角的笑意更明显,眼底甚至还洋溢着某种幸福的味道。

    气氛似乎很温馨,淡淡的音乐,两人相互握着的手。

    气氛过于温馨和暧昧,安然欣喜的而有些害羞,淡淡红晕着脸,转过头,看着窗外飞逝过去的风景。

    夜晚的江城也是一个美丽的城市,霓虹闪烁的街道,路上的行车并不算多,因为时间没到,这来来往往的还真不算少。

    因为红灯,车子缓缓停行。

    安然因为稍许的不自然和娇羞将头转到窗外,另一侧,一辆黑色大奔缓缓在安然身边停下,那被摇下来的车窗让人清晰的看到那边车内的一切。

    看着那边驾驶座上的男人,和副驾驶座上那半靠着他身上的女人,安然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收敛,最后那双大眼只剩下那难以置信的震惊!因为那个男人并不是别人,是程翔!

    红灯转绿,程翔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他那边的车流似乎动的比这边更要早一些,只见他温柔的看了眼怀中的人儿,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苏奕丞自然是见到了如此情况,缓缓发动车子离开。问道:“怎么了?刚刚那人你认识?”

    安然没说话,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车子,将目光收回。程翔欺骗了她,他不仅仅欺骗了林丽,甚至也欺骗了她,想着忙从包里将手机拿出,直接调出林丽的手机,然后直接按了接通键。

    电话胡玲玲的响看半天,就是安然准备挂断然后再重新发处的时候,林丽终于接起了电话。

    “喂~”似乎连声音里都带着些疲惫。

    “林丽,程翔在吗?”安然劈头就问,

    “啊呜~”长长打了个哈欠,并不以为意的说道:“你找外面家程翔干什么?”声音里依旧是困意十足。

    “他在?”安然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啊,他下班前打电话跟我说晚上有应酬,要晚点回来。”林丽据实说道。

    安然心里一冷,半天没有说话。

    “你找他有事啊,什么事啊,要不要他回来我给你问问?”林丽说道。

    好一会儿,安然才但但说道,“没什么,不用了,你睡吧。”说着便想挂了电话。

    林丽在安然挂点话前叫住她,“安子。”

    “嗯?”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那边,林丽语气有些担心的问道。

    安然沉默,心里有些难受,为林丽也为程翔。

    没有回答,电话那边的林丽有些担心的唤道,“安子?”

    安然回过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轻松,半笑着说道:“没什么,刚刚在路上看到一个身影跟你们家程翔很像,身边还跟着个金发波霸,所以打电话来问问你看他是不是偷腥啦。”

    安然在试探,试探林丽额态度,她不清楚自己要是坦白跟她说程翔出轨,她能不能承受得住,毕竟她现在还怀着孕!

    电话那边一下就没了声音,好半响也听不到一点声响。

    “林丽?”安然试探的唤着。

    “哈哈哈哈……”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林丽的狂笑,边说道:“安子,安子你该不糊眼花了吧,程翔晚上有酒会,现在应该在‘江城大酒店’里,之前还刚跟我通过点话,再说,程翔不喜欢金发的波霸,他有恋发癖,喜欢乌黑飘逸的长发,你看我就不曾染过头发或者剪短过吧,不是我不想,是他不让,这下知道了吧。”

    安然扯了扯唇,尽量让自己自然的说道:“嗯嗯,现在想想应该是我看错了,距离隔得太远,应该是我看错了,现在想那人似乎真的和你们家程翔不像,似乎要比程翔矮一点,也要胖一点。”

    “你什么眼神啊,我们家小翔子那么一个大帅哥,你都会认错啊!”林丽在电话那边哇哇的叫着。

    安然脸上并没有笑意,却是在放轻松了语气说道:“那是你家的男人,我认那么清楚干嘛。”

    “你就看你们家苏先生吧。”林丽说到,突然又想到什么,八卦的问道:“话说安子,你们家苏先生帅吗?”

    安然被她这无厘头的问题问的一愣,下意识转头看了眼苏奕丞,然后答道:“帅!”

    “呦呦呦,真不害臊哈。”林丽酸她,边说边大笑。

    安然静静的扯了扯唇,并不说话。或许,关于程翔的事,她得再确认遍,起码得有百分之一百的准确答案,她才考虑要不要跟林丽说,毕竟她现在的的情况有些特殊。

    “林丽,我这还有点事,先挂了,你继续睡吧。”安然如此说道。

    “嗯,好。”林丽应允,挂电话还不忘说道:“对了,安子,改天把你们家的苏先生拉出来遛遛,也让我看看大款是什么样子的。”

    安然笑着点点头,“好。”

    挂了电话,那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收敛起来,情绪一下暗了下来,转头看着窗外,心情有些复杂难受。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问道:“刚刚那男的是林丽的男朋友?”其实不用她回答,答案也是明显的。

    安然转过身看他,最后有些嘲笑的点点头。难受的开口,“我们三个是朋友,林丽跟他从大学到现在,近10年的感情,他们再不到10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林丽肚子里还怀了他孩子。”说着,眼眶微微有些发酸。

    苏奕丞没说话,专注的开着车,一只手从方向盘上腾出,伸过去将她的手握住。

    “其实,其实前几天我在医院里见遇见过,看到程翔那个女的在一起。”说着,安然突然自嘲的笑出声,“呵呵,我真笨,愚蠢的相信他的解释,真的相信他们什么都没有,真是笨得可以,一个男人可以欺骗自己的老婆然后偷偷的去医院独身照顾另一个女人,甚至扶着她以前去厕所,这样,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普通朋友。可我竟然相信他的鬼话……”

    苏奕丞不说话,事实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车子缓缓开紧公寓的地下车库,刚刚笑过之后,安然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手半撑着脸,看着外面。

    将车子熄火,并没有着急下车,苏奕丞转头看着他,轻叹了声,说道:“安然,我们并没有超能力,并不能预知未来,有些事如果主定要发生,我们没有办法去阻止,即使我们很想,但是仍旧无能为力。”

    闻言,安然愣愣的转过头,定定的看着他。

    伸手将她额前挡住她眼睛的头发拨开,苏奕丞接着说道:“就算你上次就看穿了他是在说谎,看穿了他的欺骗,你也改变不了他出轨的事实,难道不是吗?”

    安然垂下眼帘,苏奕丞说的没错。是啊,即使她上次在医院就知道程翔出轨又能怎么样,她想她还是会如同刚刚,什么都不敢跟林丽讲,因为考虑到她对程翔的感情,考虑到她现在的身体状况。

    伸手捧着她的脸,让她抬头正视着自己,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这不是你的错,别自责。”

    “我…。林丽,林丽是我最好的朋友。”安然还是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为林丽,因为知道她心里对程翔的感情,如果让他知道程翔出轨,她怎么承受得了!她心疼林丽。

    苏奕丞不再多说什么,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抚拍着她的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4 回忆那年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