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3 一周休一次

103 一周休一次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看着他想笑却又竭力想憋着的样子,安然有些赌气的撇撇嘴。她也不想这样啊,她明明所有步骤都是按着菜谱上做的,可是三次,每次都这样!俗话说事不过三,可是显然这俗话对她,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看着那锅中那乌礁干瘪的没有一点水分的玉米和青豆,她简直觉得自己快郁闷死了!

    嘟囔着嘴起身想站起来,却没想因为刚刚在地上蹲坐了太久的关系,脚下此刻整个麻痹的没有一点知觉,所以这才站起身来,下一秒,整个人就脚软的要摊坐下去,还好站在面前的苏奕丞眼疾手快的赶忙将她扶住,让她的身子的重心往他身上靠去。

    苏奕丞略有些好笑的看着怀中的人儿,打趣问道:“脚麻了?”

    安然有些委屈的点点头,脚麻的厉害,让她只感觉那双脚不是她自己的似得,一点也使不上力气。

    苏奕丞弯腰打横将她抱起,安然在被他悬空抱起的瞬间,手下意识的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小声的惊呼了声。

    好笑的看了她眼,苏奕丞直接将她从厨房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她的脸因为做菜和被熏的小花猫似得,不禁失笑的摇摇头,拉过矮几上的纸巾,轻轻提她擦拭脸上的乌黑。

    安然简直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做菜的料,明明看上去很简单的步骤,而她也每一步都按照上面做了,可是最后竟然做三次都做不好!

    “晚上,没饭吃了,我又任务没有完成。”看着他,安然略有些歉意。结婚这么久,似乎都是他煮饭做菜给她吃,似乎一直都是他在好生伺候着自己,就连早餐也是,而自己除了做过几次勉强下咽的面,似乎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

    其实关于他们的婚姻,这段时间她有很认真的在思考,虽然开始有些与众不同,但是重要的还是结果啊,她想跟他过好,想经营好这段婚姻,如此便不能一味的都只是他在付出,而自己什么都不做,所以才想从最简单的做起,起码要学会煮饭烧菜,不至于让他工作了一天回来还要自己动手才有饭吃。

    只是,她的愿想很美好,但是事实对她似乎有些过于残酷了点!明明是很简单的菜,竟然如此都不能成功,难道她真的不适合做菜?

    苏奕丞笑,摇摇头,将手中的餐巾纸直接扔进了垃圾袋,伸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我去做,再等一下,很快就有饭吃了。”

    说着,直接起身,脱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就要朝厨房里去过。

    安然伸手拉住他,定定的看着她,眼中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只觉得酸酸的,有点想流泪。

    见状,苏奕丞有些担心,半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问道:“又怎么了?”

    看着他,安然嘟瘪着嘴,努力让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纳纳的说道:“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连个菜都做不好,每次不是让他努力咽下,就是要他来收拾残局。回想起来,她似乎真的挺失败的。

    看出她在闹小情绪,苏奕丞好笑的重新在她身边坐下,然后从后面将她拥住,让她半靠在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说道:“谁敢说我媳妇儿没用,我媳妇儿能盖房子,他们会吗?”听他的语气,那语气无不透露着自豪。

    “可是我连做顿饭都做不好。”为盖房子有什么用,就连想为自己的丈夫做顿晚餐都做不好,还有比她更不称职的妻子吗?

    “会做饭的人多了去了,可是会盖房子的人能有几个?”拥着她,苏奕丞理所当然的反问。

    安然差点没有噗哧笑出声,轻拍了拍他的手,转头看着他说道:“你这是歪理,哪里有这样算的,那是我的工作嘛。”

    “当然是这样算!”苏奕丞一脸认真的说道:“你看你的工作为了不起,别人根本就做不了,更取代不了。”

    安然被他这样理所当然讲的一脸认真的样子弄笑,可再想起自己刚刚在厨房里的惨绩,略有些沮丧,“其实我只想为你好好做一顿晚饭,让你晚归的时候回到家就有香热的饭菜,而不用每次都要自己动手,还得——”

    没待安然把话说完,她的唇就被某人一下堵上,长舌长驱直入的,直接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深吻。

    待苏奕丞再将她放开,安然靠在他的胸前气喘的厉害,而苏奕丞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胸口也起伏的厉害。

    好一会儿,待安然稍稍顺了气,只听见他在耳边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你有这个心意就好了,其他都不重要。”

    “可我总觉得一直都是你在对我好,你在付出的多。”安然小声的说,这是她想了几天而得出来的结果。

    苏奕丞伸手握住她的手,两人十指相扣的牵着,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安然,我们不要去计较究竟是谁做得多谁做得少,不计较谁付出的多谁收获的少,只要知道我们都是想为我们的这段婚姻好,为我们将来过得更好,其他的又何必在意呢。”

    “我——”安然想说什么,却被苏奕丞直接打断。

    “每天晚上你为我留一盏灯,让我知道这个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回来就好,会不会做饭都没有关系,谁做饭也都不是问题。”顿了顿,苏奕丞接着说道:“以前没有你,我也还是要做饭自己吃的啊,况且现在你是我老婆,是那个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人,也是我认为最为甜蜜的责任,做饭给你吃我很乐意,因为乐意,所以一点都不觉得累。”将她的身子板过来,看着她的眼睛,问道:“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安然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的幸运,明明是一场乌龙,明明是一场不敢抱有希望的婚姻,却得到了这个男人如此的珍视。他的温柔让她不自觉的越发沉溺,不过好在他是自己的丈夫,不是情人不是其他,是那个可以陪她走一生,可以让她依靠的男人,也是她以后孩子的父亲!

    伸手摸上他的脸,手轻轻的抚触着他那浓黑且密的眉,嘴角淡淡的挂着笑,点点头,说道:“好像明白了。”

    苏奕丞也笑,伸手将她的手拉下,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着,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她,便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我去做饭,等下就好。”

    “我帮忙。”安然自告奋勇的说道。休息过,脚也不麻了,给他打下手帮忙的同时,或许她也还可以顺便偷师几招。

    见她小脸跃跃欲试的样子,苏奕丞淡淡的笑,伸手牵着她的手,直接朝厨房过去。

    有人说男人认真的样子总是很迷人,以前安然并不觉得,但是今天,似乎真是这么一回事。因为苏奕丞认真做菜的样子真的很迷人,拿过食材放到砧板上几刀就快速解决了。然后下锅,煸炒,加作料,一切都熟练的没有一丝失误,似乎着一起早就全都精准的演练好。看的安然有些目瞪口呆的。

    将锅盖给盖上,苏奕丞这才转过头,只见某人愣愣的看着自己,嘴角淡淡的轻扯起来,朝她过去,手摸了摸她的脸,让她那微张开的嘴重新合上,宠溺的低声说道:“傻瓜。”

    安然这才回过神,看着他,嘟囔着嘴问道,“这些厨艺都是当初为凌苒学的?”

    苏奕丞一愣,嘴角的笑意扯得更开了些,不答反问道,“你这是算吃醋吗?”

    安然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摇摇头,看着他说道:“我才没有,说起来,我还占了便宜呢,要不是她,你现在的手艺也不会这样的好。”

    苏奕丞挑了挑眉,这话怎么听来他就怎么觉得怪怪的。不过心情不错,勾勒着笑,上前将她拥住,抱了她会儿,说道:“以后只为你一个人做,好不好。”

    安然嘴角隐隐带着笑,心里因为他的话甜甜的。

    因为明天周末,而安然手上的工作今天也做的差不多,吃过饭之后,苏奕丞进了书房,而她则有些无聊的坐在客厅看电视。

    其实也没有指定想看什么,平时工作忙,真的看静下心来看电视也已经是好几年的事了。

    待苏奕丞再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只见安然半躺在沙发上,手中拿着遥控器,人早已经睡着了。

    失笑的将她手中的遥控器抽出放到矮几上,拦腰将她抱起的时候怀中的安然缓缓睁开眼来,迷迷糊糊的认清眼前的是他,傻傻愣愣的问道:“你忙好了啊。”

    苏奕丞低头啄吻了下她的唇,点点头说道:“累的话就睡,我抱你上床去。”

    安然安心的缓缓闭上眼,却不待苏奕丞从客厅回到主卧的这段时间,猛的睁开眼,定定的看着他。

    苏奕丞疑惑的看了看她,问道:“怎么了?”

    安然略有些苦恼的说道:“我还没洗澡。”她好困,却悲剧的发现自己晚上竟然还没有洗澡!

    苏奕丞有些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有时候他都怀疑,她真的已经28快29岁了吗?可是有时候她的行为根本就如同一个半大的孩子,可爱的让他觉得很是有趣。

    将她放到床上,冲衣橱里将她的换洗睡衣拿出递过去给她,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样子,挑了挑眉,有些坏心的说道:“要不,我们一起洗吧,我帮你洗。”

    闻言,安然愣了愣,而后似乎想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之后,倏地红了脸,忙从他手中接过睡衣,低声骂了句‘色狼’然后直接跑进了浴室。

    门外,苏奕丞则有些抑制不住的大笑出声。

    待安然洗漱过出来的时候,只见苏奕丞似乎也已经在客房的浴室里换洗过,此刻正穿着睡衣躺在床上随手看着着书籍。

    也真是奇怪,刚刚明明困的要死,现在到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从床的另一侧掀被上来,只见苏奕丞看着她淡笑的早已经朝她展开手,淡淡的说道:“过来。”

    安然轻笑,心里也是甜甜蜜蜜的,挪了挪屁股朝他过去,整个人习惯性的半靠在他的怀里,找寻了个舒适的位子。

    两人似乎都还没有困意,苏奕丞一手半拥着安然,一手拿着本关于社会方面的书籍认真的看着,而她怀中的安然,一扫刚刚的睡意,扑闪着大眼此刻正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那边关于建筑方面的杂志。

    时间一点点在他们之间悄悄滑过,苏奕丞看了看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间真的已经不早了。将手中的书籍放回到自己这边的床头柜上,淡淡的看了眼怀中的安然,说道:“安然,不早了,休息吧。”

    安然这才注意到时间真的已经有些晚了。虽然自己此刻还,诶有睡意,但是因为体谅到明天周末他也还要跟着市里的一些领导下乡查看,点点头,便直接收了那本建筑杂志放回到床头柜上,伸手去按掉床头柜上放着的台灯,直接挪了挪身子让自己滑下,头正好枕在他那有力的臂膀,调整好姿势,让自己闭上眼。

    黑暗中安然即使是闭着眼此刻也毫无睡意,翻转转了转身,耳边突然传来他那低低的声音。

    “安然……”声音略有些低沉,黑夜中有着独特的魅力。

    “嗯。”安然淡淡的回应,然后屏息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好一会儿,也不见苏奕丞再开口说什么,仿佛刚刚不过是她听见的一个假象。

    就再安然不去纠结,缓缓略有点睡意准备睡去的时候,腰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只手,轻轻的抚触着她那细腻的肌肤,然后在她的小腹打转,安然本能的浑身一震,真个人瞬间睡意全无。一手紧紧抓着那此刻在自己身上点火的大掌。

    苏奕丞并不说话,只是大掌依旧放肆的在她身上到处乱窜。安然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身上却也缓缓有了反应,再次猛的将他的手抓住,语气略有些冷硬的说道:“苏奕丞,你又想干什么!”其实不用问,苏奕丞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只是苏特助他似乎有些忘了自己早已经跟人签订过那所谓的‘夫妻协议’!

    苏奕丞不为所动,那放在她小腹的手也缓缓的一点点的往下。意图明显的准备朝某个地方进攻。

    安然紧紧的将他的手抓住。不让他继续在她身上作恶。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苏奕丞,你想干嘛!”

    闻言,苏奕丞直接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黑暗中那双乌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看着,窗外透进来的光隐隐的照在她的脸上,淡淡的,带着朦胧的美感。

    安然被他这样注视的看着看的略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去推他,手却被他的是有一把抓住,抬手将她的手固定好在窗边。

    安然定定愣愣的看着他,心跳的厉害,她自然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看着他,还是略有些害怕的问,“你,你想干嘛?”

    苏奕丞嘴角略带着魅惑的笑,低头轻吻住她的唇,唇瓣贴着她的唇瓣,轻咬着她说道:“履行夫妻协议!”

    “胡说!”安然斥道,“我们昨天已经做过了!”她的协议明明说是一周一次,而昨天他们早已经按忍着协议做过了,现在他怎么还能说是履行夫妻协议呢!

    苏奕丞邪魅的笑,点点头说道:“昨天我们确实是做过了,但是你似乎并没有看清我们协议的内容。”

    “内容?不是一周一次么?”她当初打印的,她不用看也知道协议的内容是什么,还用得着他提醒?

    苏奕丞摇摇头,俯身,轻轻在她耳边说道:“不是一周一次,而是一周休一次!”声音轻轻柔柔的送进安然的耳朵里,有种痒痒的感觉,而他似乎故意似的,唇瓣故意擦过她的耳骨,让她下一次敏感的一震。

    安然有些无力的想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却根本就使不上多少力气,开口想说些什么,“你——”却并没待她把话说清楚,她的嘴已经被人狠狠堵上,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苏奕丞吻着她,动作比起以往,少了温柔,多了份狂野。

    安然推搪着他,可是那抵着他和自己胸前的小手力道越来越弱,随着他的亲吻和爱抚一点一点的在他身下放柔了自己的身子,让他的热情直接连带的燃烧着她。

    迷迷糊糊间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在自己的体内脉动,隐隐听见他在自己的耳边一声一声轻唤自己的名字,“安然,安然,安然……”

    伸手紧紧的拥抱着他的背膀,安然用自己的热情回应着他的深情。

    外头的太阳很大,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照亮了整个房间,安然被着光线弄得有些刺眼,缓缓的从睡梦中醒来,真开眼,虽然来紧紧拉着窗帘,但是此刻整个房间也已经被照的大亮。

    身边的人早已经不见,床铺上的冰冷提醒着她他应该早就已经离开,再转头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10点45分,已经接近中午了。

    掀被子准备下床,身上的酸疼让她不禁在心底狠狠的将苏奕丞大骂了几遍,这男人简直真的太可恶了!他难道不知道纵欲过渡很伤身吗!

    腿整个还抖的厉害,双腿无力的似乎一个不小心就要摔倒。半扶着墙进了浴室,还好这边比之前的公寓多了一个超大的浴缸,放了水,直接让自己躺进去,将自己整个身子沉浸在热水里,双腿间不适得到舒缓。不过看着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布着的吻痕,回忆起昨晚那场热烈的欢爱,安然整个人有些羞窘不已。

    泡过澡之后确实能缓解去身上的不适,再冲浴室出来到客厅的时候已经快近11点半了,不过还好是周末,不然她今天不仅要迟到,估计还要围着脖子去上班。

    “咕噜噜……”肚子很没有形象的叫了起来。昨晚到现在,而且昨晚还经过了那么一场剧烈的运动,肚子也确实是该饿了。

    朝厨房过去,才想开冰箱看看是否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填一填肚子的时候,只见冰箱上贴着张淡黄色的便利贴,上面写着,“早上做了三明治,在冰箱里,拿出去记得加热过后再吃。”末尾,还简单的画了个笑脸,略有些俏皮可爱。

    伸手将那便利贴冲冰箱上撕下,手轻轻的抚触着便利贴上面的字,好一会儿才将那便利贴直接收进自己的口袋里。还也别小心的不让其折坏。

    边冲冰箱里将苏奕丞上班前做好的三明治拿出,放在微波炉里加热,边小声的嘀咕着,“白天看着挺衣冠楚楚正儿八经的人,怎么一到了晚上就整个化身成了狼似地,而且还是饿狼!”

    边说着,边揉了揉那酸疼的紧的腰。突然想起昨晚上在床上苏奕丞说的话,什么一周休一次,她明明打的是一周一次才是。

    如此想着,安然强忍着腰上的酸楚感直接朝书房过去。

    想着直接将那天自放在己办公桌抽屉里的‘夫妻协议’找出来。摊开认真的看着,然后,倏地蓦地杏目圆睁的瞪大了眼,眼睛定定的看着手中的协议,满眼的难以置信,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根本就没搭理的啊!

    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过,确认协议上的内容却是如她此刻看到的,而后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有些愤怒的低吼,“苏奕丞,你个奸官!”

    那手中的夫妻协议上赫然的写着:夫妻生活,一周休一次!

    她之前竟然没有发现,协议中竟然平白无故的多了个一字!

    现在细细想来,他根本就如别人说的那样,腹黑又笑里藏刀,而她则是太傻,太过天真。她早就该知道,像他这样每晚需索无度如此重欲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那么干脆那么爽快的将协议签下,原来他早就在协议上动了手脚,简直,简直太可恶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3 一周休一次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摘星作者:一两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人间告白作者:金鱼酱 4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