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2 枕边絮语

072 枕边絮语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苏奕丞愣愣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

    安然突然觉得自己多言了,他不曾多问她跟莫非间的一切,她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他的?

    有些自嘲的弯了弯嘴角,笑道,“我随口问问,别介意。”说着,伸手去开了车门直接下车。

    勤务兵小张从门口迎上来,看着安然笑笑咧咧的朗声唤道:“嫂子好。”

    安然被叫得有些发笑,同样回道:“小张好。”

    小张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嘴巴大大的裂开着,单纯的有些可爱。

    苏奕丞从车上下来,提着小行李包,笑着朝小张问道:“小张,我爸回来了吗?”

    “报告,首长还没回来,听说这再几天就有军事演习,所以最近首长回来得都比较晚。”小张一脸认真的说道,两手放在两侧,身子绷得笔直。

    苏奕丞点点头,过来牵着安然的手,“进去吧。”

    安然回以一笑,点点头,任由他牵着两人朝院内进去。

    进去的时候秦芸在厨房和阿姨忙碌着中午的午餐,听闻外面动静,围着围裙就出来了,见到安然和苏奕丞两人,脸上满是笑意,“安然回来啦,先坐会儿,先坐会儿,饭等下就好。”说着就忙着回了厨房,催赶着要加快速度。

    苏奕丞看着母亲消失在厨房,又转头看了眼安然,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说我妈她刚刚是不是没看到我啊?”

    安然不解的看着他,“什么意思?”他这么大的一个人,而且跟她站在一起,婆婆能看到她,怎么可能看不到他?

    “以前我一回来她就阿丞啊阿丞的,你听到了吗,她刚刚说安然回来啦!”苏奕丞说道,那表情幼稚的可以,像是委屈,像是抱怨。

    “噗哧——!”安然一个没忍住,嗤笑了出声,歪着头好笑的看着苏奕丞,说道:“苏领导,你这是吃醋吗?”

    苏奕丞摸了摸鼻子,纳纳的说,“只是感觉被冷落了。”

    安然笑得更欢,从来不觉得在他那一本正经的外表下还有这么可爱的笑心思。然后突然,嘴上一热,她再也笑不出来,因为苏奕丞已经身体力行以吻封缄,吞下她所有的笑声,和自己的羞窘。

    安然睁大眼,被他这一招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反应过来忙不跌的拍着他的肩膀,真的是疯了,他也不好好现在这是在哪,婆婆就在厨房,出来就可以看到,这要是让婆婆看到自己跟他这样,那他还让不让她见人了啊!

    “唔唔,苏……苏奕丞,你……你放唔,放开我唔唔……”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安然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可是苏奕丞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一手搂着她的腰,让她整个贴合着自己,另一只手扣住安然的后脑,然后加深这个吻。

    挣脱不开,安然反而被吻的晕头转向的,自己也因为他的吻而慢慢动情,忘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处,手缓缓的环上他的脖颈,闭着眼,回应着他的热吻。

    “额,太太,您站着门口干什么,不是说要端出去开饭吗?”阿姨端着菜正准备出去摆桌,却看见秦芸鬼鬼祟祟的藏在门后面,探头朝外面看着什么,嘴里还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脸上别说笑得有多欢。

    “哎呀。”秦芸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有些斥责的说道:“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再转头想看外面那对吻得火热的人的时候,只见儿子正似笑非笑的朝她这边看着,而她那儿媳妇此刻正埋头在她儿子怀中,小手不停的拍着儿子。

    见状,秦芸第一时间表明态度,忙说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饭还没好,还没好,另外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什么都没看到。”说着就忙关上厨房的门。

    看着怀中羞窘到不行的人,苏奕丞的心情打好,小声的凑到她耳边说道:“好了,妈妈进去了,咱们继续?”

    安然猛的抬头,忙从他怀里退出,还继续,那要真的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才行,狠狠的瞪了他眼,忙转身往苏奕丞的房间跑去,她得赶吃饭前再重新整理下那被苏奕丞扯乱的衣服和头发。

    再从房里出来的时候秦芸和阿姨已经将饭菜碗筷全都摆放好,看着安然出来,两人还不约而同的朝她暧昧的笑了笑。

    安然爆红着脸低低叫了声妈妈,然后在苏奕丞身边坐下。苏汉年和苏文清因为师部里准备演戏的事中午并没有回来。

    饭桌上,秦芸一如上次,热情的给她布菜,直说她太瘦,要多吃点,说着并数落起苏奕丞来,说老婆是娶来疼的,怎么被他养的就是不见长肉。

    苏奕丞摸了摸鼻子,看了安然眼,然后再转头看着桌上的这一桌子才,也夹了好大一块肉放到安然碗里。“来,多吃点肉。”

    安然看着那一碗简直有半碗菜的饭碗,简直是欲哭无泪,她瘦是因为她的胃口不大,现在这么多,她哪里吃得完啊!

    吃过饭秦芸便拉着安然聊天,婆媳俩说说笑笑倒也很有话聊。不过没聊多久,安然就觉得自己快有些招架不住,因为秦芸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声,这还不等安然回答,自己又笑着说道,看着他们俩现在这样恩爱的样子,估计自己抱孙子的时日也不早了,然后看看安然,再看看安然的肚子,好半天嘀咕了句什么,安然第一次没听到,还傻傻的问了遍,秦芸然后暧昧的朝她笑笑,说,说不定你肚子里已经有我大孙子了。

    安然当初就囧然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脸更是红得跟熟透了的红苹果,那叫一个好看。

    最后苏奕丞从房里出来,说要带安然去大院周边看看,这才解救于安然于水火之中。

    见儿子要带安然出去,秦芸自然没有意见,一个劲的点头,并嘱咐苏奕丞好好带安然看看。

    安然出了大院走好一段脸上的红晕都没缓过来,看的苏奕丞扬着笑脸心情大好。

    安然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自顾的快步走上前,心里懊悔着,早知道这样就不跟着回来了。

    苏奕丞莞尔,上前牵过她的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后山那边看看。”

    两人牵手沿着那泥石路过去,道路两边很宽,是黄泥土地,泥沙很多,路面上有些辗压过的痕迹,应该是大型的车或者机械经过后才造成的。

    其实道路两边的风景很美,一望无际青色的水稻田,抬头则是城市中少见的碧蓝天空,这里的环境很好,呼吸过来,空气的是干净的。

    其实苏奕丞口中那所谓的后山并不算高,200米不到的海边,盘山上去有一条修建好的公路,山间有当地农民在这务农,而上去了再眺望下面,可以看到不远处部队在远处训练,隐约还能听见他们大声的喊着口号,气势很恢宏,就这样看着听着略有些震撼。

    “你当初怎么没有当兵?”安然转身问身边的苏奕丞,苏家两代从军,算是典型的军人家庭,按理这样的家庭里出来的孩子去当兵那才是正常的,而他却是弃军从政,弃武从文。

    苏奕丞一愣,眉睫因为这个问题而微微皱了皱,好一会儿转头看着安然道:“我需要挑战,在一个环境待久了就会对这个环境产生抵触,从小军事化的生活让我跟正式部队里的兵没什么差别,做了十几年的兵,我想换个新环境,与之完全不相同的环境。”

    “你很成功哈,现在是领导,多少人想巴结你呢。”安然调侃得说道。

    苏奕丞转过身,与她面对面,好笑的看着她,说道:“那你要巴结我吗?”

    “你需要我巴结吗?”安然微笑的反问。

    苏奕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当然。”

    安然也了然的点头,又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故作苦恼的说道:“我好像没什么要巴结你的呢,怎么办?”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头,“哎呀,这个确实有些不好办。”

    安然被他的模样逗笑,然后一脸正气的说道:“你是人民公仆,怎么好意思要老百姓巴结你,苏先生,为人民服务是你的使命才是哦!”微微嘟着嘴,表情一脸的认真。

    苏奕丞点点头,直说道:“有道理。”然后看了她会儿,又说道:“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

    安然好奇,下意识的反问:“什——”么字还没有出口,她的嘴已经被人堵着,然后一个字都再也说不出来,一如中午的热吻,苏奕丞闭着眼吸吮搅拌着她的,手,缓缓的抚上她的纤腰。

    安然有些气恼,却躲不过她的热吻,在他的挑逗下,那粉舌也只能随着他一起起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奕丞终于餍足,这才放开她,胸口起伏着,呼吸也有些急促和紊乱,拥着安然两人静静的呆着。

    好一会儿,安然终于在他怀中调适好自己的呼吸,然后有些埋怨的拍了拍苏奕丞,说道:“你干嘛老这样搞突袭。”还好这边没什么人,不然又叫人看了去,她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苏奕丞低笑,任由着她拍打自己,不痛也不痒,然后带着笑意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刚刚嘟着嘴的样子,好像是在邀请我吻你,所以为了顺应人命要求,我这人民的公仆,当然是责无旁贷。”

    “我哪里有!”安然抗议,杏目瞪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那小嘴又不自觉的噘着。

    苏奕丞失笑,看着她认真的问道,“你又在邀请我吗?”

    安然下意识忙捂住嘴,娇嗔的瞪了她眼,红着脸背过身去。

    当他们在回大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落在山后,那晚霞的余光映红了整个天际。哨声号角从远处传来,战士的口号也喊得特别响亮。

    勤务兵小张看了他们依旧是朗声唤他们大哥大嫂,憨实的笑容特别能感染人。

    只是大院门口停着的车让苏奕丞略微愣了愣,眉头有些不太舒展的紧蹙起来。

    安然发觉他的异样,转头看了看那车子,是辆奥迪,她不懂车子,看不懂是什么型号有什么问题,问道:“怎么了,车子有什么不对吗?”

    苏奕丞摇摇头,转头问小张道:“凌市长过来了?”车子没有什么不对,不过那车牌是市委的,而这车是凌市长的座驾。

    “嗯,正在屋里同夫人说话呢。”小张回道。

    苏奕丞点点头,转头对安然说道:“进去吧。”

    安然没多说什么,点点头,跟着他进了院子。

    进去时,凌市长和秦芸正坐在客厅说话,矮几上放这杯茶,腾腾还冒着热气。客厅里的两人见他们回来,脸上扯着笑。

    苏奕丞淡笑的回应,直直朝客厅过去,说道:“凌伯伯来找我爸下棋吗。”

    凌川笑着点点头,“是啊,本来想找他杀几盘,没想到他最近要忙演习。”看向站在苏奕丞旁边的安然,眼里有种说不出愁绪和感慨。

    安然笑着朝他点点头,礼貌的唤道:“凌伯伯。”

    凌川点点头,然后又突然想到什么似得,又问苏奕丞道:“对了,身子好些了吗,没大碍吧。”

    苏奕丞过去在他对面坐下,笑着点点头,“没什么事,都是老毛病,不要紧。”

    “你小子可要吧身子给我养好,你可是我的左右手,这两天你不在,我一时还真没法适应,看来真的是老了,老喽。”凌川略有些感慨的说道。

    “咱们这辈也该老了,忙忙碌碌几十年,孩子都这么大了,能不老嘛。”秦芸说道,然后站起身来,笑着朝安然说道:“来,安然,到厨房来帮妈妈准备晚饭,顺便咱娘俩说说悄悄话,别让这俩爷们听了去。”

    安然点头,顺应的说道:“好。”

    客厅里只剩下苏奕丞和凌川,两人静默了会儿,凌川率先开口,说道:“奕丞,你来陪我下一盘吧,我们也好久没有下过了。”

    苏奕丞点点头,“好。”起身进书房将那象棋端出来,摆好棋局。

    凌川执红旗先走,苏奕丞跟上,开局很平常,两方势均力敌看不出谁更胜一筹。

    将车调出,直接落至对方的关口,压制着那预上跳的黑马,凌川略有些感叹的说道:“如果没有当初,你说你是不是早就是我女婿了呢?”

    苏奕丞看了他眼,将炮上拉,只淡淡的回应,“世事难料。”

    “是啊,世事难料啊!”凌川赞同的点点头,他当初也没想过竟然最后会弄到与女儿解除了父女关系。几年没见,现在纵使知道她回来,却也不曾再见一面。

    苏奕丞没说话,专注的下着棋。

    “她……找过你吗。”凌川问道。

    苏奕丞没有抬头,他知道他问的是凌苒,淡淡的点头,“嗯,见过了。”

    “奕丞,你对她还有情份吗?”凌川忍不住问,这些年来他身边从未出现过别的人,他一直以为他对凌苒还留有旧情,甚至奢想过他还会是他的女婿,虽然晚了几年。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突然结婚了,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

    苏奕丞看了他一眼,拉过车直接下沉,落子,然后淡淡的开口,“将军。”

    凌川一愣,回过神,低头看这棋盘,微微愣了愣,刚刚他完全没有心思放在棋子上,没想这才多久,自己已经被直接擒了将帅。

    就在凌川略微晃神的时候,苏奕丞淡淡开口,只说道:“我现在只当她是您女儿。”

    凌川抬头,看着他那平静淡笑的脸,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啊,他怎么敢再苛求经过那样的事之后他还能对她留有什么情份呢。

    凌川苦笑的摇摇头,说道:“罢了,罢了,是我多想了。”

    苏奕丞没接他的话,脸上依旧是刚刚的表情,只说道:“凌伯伯晚上留下来吃饭吧,晚上正好跟我爸他好好切磋两盘。”

    凌川无力的摇摇头,自嘲打趣的说道:“不了,不了,再留下来怕是要被你们父子两杀个片甲不留了,我看我这还是得赶在我还有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赶紧回去,还不至于死的太难看。”今天不过是想过来看看问问,下棋不过是个幌子,现在该问的也问了,也是改回去了。

    苏奕丞笑,“凌伯伯说笑了,刚刚是我侥幸了。”

    凌川站起身,临走前拍了拍苏奕丞的肩膀,说道:“这两天好好把身子养好,争取早日回到岗位,另外,下周市委要针对科技城开会进行投票了,到时候准备好发言吧。”

    苏奕丞点点头,送着他出去。

    晚上吃过晚饭苏文清和苏汉年才从部队回来,安然陪着两人说了会儿话这才回了房,而苏奕丞则被叫进了书房。

    安然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随手拿了本书翻看着,打发这略有些无聊的时间。

    林丽的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说程翔回来了,她跟他说了安然同事的事情,程翔说没问题,让安然的同事到时候直接联系他,他帮忙看看有什么风险比较小又适合投资的。

    那找程翔参考投资的事本来不过就是个借口,此刻安然也只能胡乱的应着,“好,我到时候将程翔的电话给她,让她直接跟程翔联系。”

    林丽爽快的应下,接着两人又说了些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然后安然听见电话那边程翔叫林丽的声音。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们加小翔子叫我。”林丽说着便想挂电话。

    “等等林丽!”在她挂上电话前安然突然叫道。

    林丽一愣,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额,没,没什么。”安然踟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嗯?”林丽疑惑的闷哼。

    “你,你跟程翔还好吧?”安然试探的问道。

    “嗯?有什么该不好的吗?”林丽被问得有些云里雾里的,有些听不太明白。

    安然只觉得自己问多余了,他们认识十多年,程翔的人品不该信不过的,应该是自己多心了,“没,没什么了,这不是看你之前因为短信的事而有芥蒂嘛,所以随便问问。”

    “哎呦,都是误会嘛。况且这次程翔回来,还给我带了一条特别漂亮的水晶手链,改天给你看看哈。”林丽有些兴奋得说道,声音里都有那藏不住的喜悦。

    安然轻笑,放下心来,说道:“你就会欺负我,整天跟我炫耀你们家程翔有多疼你。”

    “你们家苏先生不疼你吗?”林丽反问,然后作势说道:“这样吧,改天把你们家苏先生约出来,姐姐替你好好教育教育他,要让他知道,你这边也是有人的,别想欺负了你去。”

    “呵呵。”安然嗤笑出声,连连说道:“好好好,改天让你来教训他,让他知道我后面还是有很强大的后盾的,看他还敢不敢欺负人。”

    “嗯,必须的。”

    两人又闲扯了会儿,然后这才挂了电话。

    关了手机,安然有些失笑的摇头,重新将手上那拿着的散文集拿过来翻看起来。突然,有人从身后将她圈抱住,惊得安然一下叫了出来,“啊!——”

    那人低笑,呼吸全洒在她的耳畔。

    安然转过头,只见苏奕丞正好笑的看着她,不禁娇嗔的白了他眼,“吓死我了,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一点都没有听见动静。

    “怎么,你在说我坏话吗?”苏奕丞拥着她好笑的问道。

    “我才没有。”安然否认,她才不是那种长舌的人,也没有在别人背后都坏话的习惯。

    “是吗?”苏奕丞挑眉,反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吗?对你不好吗?”

    安然一愣,明白他是刚刚听到了自己跟林丽讲的电话,然后小脑袋一转悠,先发制人道:“你偷听人家讲电话!”

    “你并没有锁门,况且这里也是我的房间,算是我们两人的公共场所,是你在公共场所讲电话。”而且讲的很大声,他想不听到都很难,这样又怎么能算得上是偷听。

    “我……”安然语塞,确实如此,“可,可我是跟林丽开玩笑的啊,你不必当真。”

    苏奕丞皱眉,“是吗,可是听那你朋友的口气不并不是开玩笑啊,她是说下次见了我要好好教训我是吧?”

    安然略略的往身后靠去,她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尤其在两人靠得这么近的时候,尤其是在这房间里只有他们没有别人的时候,尤其是在这样大晚上的时候!

    苏奕丞自然是看出了她的意图,不动声色的往前靠了靠,拥着她的怀抱更是紧了紧。脸色依旧是刚刚那微怒的表情,眼睛直直的望着她与她对视着。

    安然下意识逃避着他的眼眸,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我要要去洗澡了。”说着,并挣扎的想挣脱开苏奕丞的怀抱。

    苏奕丞不放,定定看着她,因为安然的挣扎,两人的肢体相互摩擦着,她的柔软他的坚硬,一种明显的对比。心里有股火焰迅速上窜,欲望随之而来。嘴角那若隐若现笑意一下变得有些僵硬不自然,而那深邃的双眸此刻染上了种炙热的火焰,那热度,灼烧着自己也灼烧着她。

    生理上的变化那是明显的,安然自然是感觉到了,刚刚的那种预感来得更猛烈,她知道,自己要是现在不走,估计待会儿会死得很凄惨!

    “放,放开我,我真要去洗澡了。”安然有些讨好的说道。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他,手上力道更加重了些,好一会儿才吐出两字,说道:“不放!”

    安然不安的咽了咽口水,身子不停的往后靠去,“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你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吗?”声音已经略有些暗哑,可是那嘶哑的嗓音在这个暧昧的空间里显得特别的魅惑人心。说罢,苏奕丞将她拉回,两人的身子因为拥抱而紧密的贴合着,生理上的变化是明显的。

    安然脸红得更厉害些,身子不安的扭曲着,装糊涂道:“不,不知道。”她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要她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苏奕丞邪魅的低笑,突然一个用力将她打横抱起。

    “呀!——”安然惊呼出声,手忙环住他的脖颈,“你,你做什么!”太过突然,吓了她一跳。

    “做ai!”苏奕丞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然后直接抱着她压到了床上,然后身体力行的做了起来。

    门外秦芸煮了汤圆做夜宵,这才端到门口,手才抬起还没有落下,便听见房内细细传来那种暧昧的声音,忙收回手,脸上的笑意大大的,赶忙端着汤圆往回走。

    客厅里苏文清坐在沙发前,手里还拿着为这次演戏准备的军事地图,而前面的矮几上,放着碗汤圆,还腾腾冒着热气。

    见秦芸端着汤圆进去又出来,推了推那架着的眼镜,说道:“孩子们不喜欢吃啊?”其实他也不太喜欢,这东西太甜腻了,可这话他可不敢说,家里这老婆子就喜欢吃甜腻的东西,还觉得全世界的人都跟她一样。

    秦芸笑笑嘻嘻的在丈夫身边坐下,那嘴上的笑容都裂开成朵花了,将托盘放到矮几上,自己端过碗汤圆边吃边说道:“他们正忙着呢,顾不上吃了,厨房里还有,待会忙完让阿丞自己热着吃。”

    “嗯?”苏文清疑惑,“他们不是放假吗?还带工作回来?”说着并放下手中的地图教育秦芸道:“你也是,不说说他,这工作固然重要,可身子要是垮了,那更是何谈工作啊!”

    秦芸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说道:“他们哪里是忙工作啊,忙别的呢。”

    苏文清愣没有反应过来,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疑惑写满了整张脸,“什么别的?”

    秦芸真有些被丈夫的不解风情给打败,好笑又好气的低咒了句,“榆木脑袋!”然后凑近他说道:“再不久啊,我们要抱孙子了。”

    苏文清一愣,好一会儿反应过来,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不过重点不在这,而是那句孙子,“真的?”跟他一部队一大院的,到他这年纪,哪个不是子孙满堂的,就好比前院的老徐,整天跟他炫耀说自己孙女多可爱,还会唱歌还会跳舞,整天爷爷爷爷的缠着他叫,哼,他这根本就是故意在他面前炫耀,不过那孩子可真够灵活的,长得又漂亮,看着就讨人喜欢,只是阿丞迟迟不结,更别说抱孙子了,不过现在好了,这媳妇也娶了,那他离抱孙子的日子也不远了,到时候他也抱着孙子去那老徐家,到时候看是他孙女灵活还是他孙子聪明。

    “当然是真的。”她可是天的真真切切,而且这安然她看着也喜欢,“再说了,他们这才刚结婚,先婚燕尔嘛,自然多亲热。”

    “有道理有道理。”苏文清符合的点点头,脸上也是一脸的笑容。

    “来,这碗给你。”秦芸说着把托盘上另一碗汤圆给苏文清推过去。

    苏文清一愣,嘴角抽搐了下,只干笑着说道:“那个,我这还没吃呢,晚上吃太多不好。”

    秦芸看了他眼,只说道:“那快点吃啊,你们当兵的不是最忌讳浪费粮食嘛。”说着,端着那剩下的还有半碗汤圆朝餐厅走去。

    而苏文清看着那两碗汤圆,愣了好半响,才清叹了口,认命的端起来吃着。

    安然昏昏沉沉的觉得有人将她抱起,不过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反抗,昏昏沉沉的眼皮的抬不起来。只觉得有人抱着她,怀抱很温暖,然后被放进那温水中,身上的酸痛一下舒缓了好多,意识其实是清醒的,但是眼睛真的就睁不开,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身子被人擦拭着,她可以感觉到,那动作很温柔。

    她也不知道洗了多久,只感觉又是一次悬空,再被放开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有人在替自己穿衣服。然后再让她躺下,她只觉得又困又乏,躺下后便要睡去,意识也一点点抽离,在她迷蒙间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话。

    “我弄丢过一次爱情,这次,我不想再丢了自己的幸福……”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2 枕边絮语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