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24 请求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为什么盗我的设计图?”安然定定的看着他这样问道。

    如果没有遇到,对于这件事,她并不想再提起,但是今天在这里遇到了,她倒是想要讨个说法。

    莫非看着她,皱着眉,对于她的话,似乎有些听不太明白,疑惑的开口,“什么盗你的设计图?什么意思?”

    安然看着他淡淡的笑了,摇摇头,似乎有些感慨,低声轻叹着说道:“什么时候你竟然变得得靠盗用别人的设计了。”

    莫非扳过他的肩膀,定定的看着她,“我不懂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盗过你的设计?”要盗他也不会盗她的啊!再卑鄙,再不择手段,即使他们现在没有在一起了,他也不会去做伤害她的事!

    安然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是冷漠的,“如果你非要我提醒你,你才想的起来的话,那么我不介意提醒你一下,上次‘若晖活动庄园’的项目你们公司中标了,而那项目的设计图就是出自你的手,对吧。”

    莫非看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你……”

    “那个项目的设计真的是出自你的手?上面的内容也真的全都是来自你的灵感?”安然看着他质问道,那眼神咄咄的,有些逼人。

    莫非看着她,表情有些震惊,似乎是意外的,似乎很是意外,看了她好一段时间才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你,你是说那个,那个设计是你的?”筱婕不是公司新人的作品吗?花钱买下了!怎么现在又成了安然的设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的设计图里面有百分之八十的设计同我的设计一样,就连里面比列数据也是一模一样,而我的图纸则在离投标之前的一个星期被人盗走,你说会不会有这么巧合?”安然淡笑的问着他。

    “可是筱婕她明明说那图纸是——”

    安然看着他摇头,只感叹,“时间真的是厉害的东西,能把人改变的面目全非。”当初那个牵着她的手走在湖边说着自己梦想的那个大男孩,当初那个对设计执着,可是为了一个阳台的设计而改上数十次的那个人,经过了六年,早就已经没有了当初对设计的热情,甚至沦落到了盗用别人设计的地步,时间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苦笑的将她放开,突然又想到什么,有些希冀的看着他,问道:“这设计既然是你的,那你没报警是因为顾忌了当初的情意吗?”

    “呵呵。”安然冷笑,看着他,“盗设计图的是黄德兴,图也是黄德兴送给你们的,报警,我没证据,谁会相信我?”谁又会相信一个公司的负责任竟然会吧自己公司的设计图给偷到出去送给别人?如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都不敢相信。

    苏奕丞解释着说道:“我不知道,我一点都不知道,筱婕将图纸拿给我的时候只说是公司的一个新人做的,因为缺钱所以愿意把这个设计给卖了,我完全没有想过竟然会是你的!”他真的是没有想过,更不懂童筱婕为何要这样做!

    安然摇头,“有差别吗?是谁的有差别吗?”结果不都是他盗用了别人的设计。

    莫非语塞,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然转过头,不再去看他,也许他没变,只是着急根本就从来没有认清楚他,不然也不会等到他转身之后才知道原来他要的是她并没有办法给的金钱和权利。

    两人就这样站着,谁都没有说话。安然看着前面,表情平静且淡然,而站在一旁的莫非,则沉默的有些阴沉。

    突然,餐厅的大门被推开了,林丽率先从里面出来,脸色是平静的,表情则是有些僵硬的,而程翔并没有跟在后面出来。

    见她出来,安然迎上前,看着她那仍然被紧紧抓着的包包带着,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轻轻的唤道:“林丽……”

    只淡淡看了她眼,略有些紧绷着声音说道:“我们走吧。”

    安然没有多说什么,同林丽一起离开。

    两人在路口拦了辆车直接上车离开,车上司机问了好几次去哪安然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林丽则冲上车之后便转头看着窗外,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最后安然说不上地址,只得让司机绕着市中心转着圈,为此,那出租车司机还特别奇怪的看了她们好一会儿。

    安然看着她,想开口问却始终没有问出口,两人就这样坐在车里绕着市中心转了有近半小时,林丽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林丽这才愣愣的有些回过神来,将手机从包里拿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才将手机接起。

    是林妈妈来的电话,见林丽这么晚还没回去,有些不放心,这才打了电话,“小丽啊,你在哪,这么这么晚都没回来。”

    林丽淡淡的开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着没有异常,努力扯出个笑容,淡笑着说道:“刚刚和安然吃饭,准备回去了。”挂电话前,仍不忘关心道:“爸爸睡了吗?”

    “恩,睡了,我看你这么晚了没回来,所以不放心。”电话那边林妈妈说道。

    “嗯,马上就回去了。”林丽说道。

    挂了电话,林丽这才转头看着安然,淡笑略有些抱歉的说道:“晚上是逛不成了,改天再逛吧。”

    现在哪里还顾得上逛不逛街,安然看着她,仍有些不放心,说道:“林丽,你没事吧?”

    林丽笑,脸上早已经没有刚刚的紧绷和严肃,平静的看不出一点情绪,只淡淡的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知道她不想说,安然也不再问,只点点头,“先让司机送你回去吧,免得林妈妈担心。”

    林丽想了想,点点头,跟司机报了地址。

    在车子到公寓楼下林丽开门下车的时候,安然最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拉住她的手,认真的说道:“有事别闷在心里,难受就打电话给我。”

    林丽安抚的朝她笑笑,“我没事啦,倒是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吧?”

    安然知道她逞强,却也没办法,最终只得点点头。

    林丽似乎也不放心,一再叮嘱司机要把她送到家,另外还特别的跟人家司机大哥强调那坐在他车子上的是个孕妇,不要开快,开稳最重要。

    待再从单身公寓那边调过头离开,司机师傅透过后视镜看着安然笑着说道:“你朋友很关心你哈。”竟然在他耳边叮嘱了不下5次,深怕他会把她开出了个好歹。

    安然点头,坚定的说道,“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再开到她和苏奕丞的公寓楼下,安然付了车钱并没有直接上楼,站在楼下大厅,直接拿电话给楼上的某人打了过去,楼上的某人似乎是守在电话旁边,这电话才接通,铃了一声,立马被人接起了,耳边传来拿温润好听的声音,“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接你?”

    安然轻笑,故意说道:“挺远的,要不我自己回去吧。”

    几乎是想都没想,电话那边苏奕丞坚持说道:“我去接你,告诉我地址。”语气里带着种让人不容拒绝的强势态度。

    安然笑着,心里甜甜暖暖的,转了转那乌黑的大眼,只笑着说道:“我还在桂林路这边,你真的要过来吗?”桂林路离这边差不多有近半小时的车程,真的算是比较远。

    “具体地址。”苏奕丞说道,边说似乎边在拿什么东西,安然似乎听见他拿过钥匙关门的声音。“具体地址告诉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安然随便报了个地址,然后有些俏皮的跑过去站在那电梯门前,手中拿着电话,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眼睛则直直的盯着那墙上那跳动着的红色亮光素质。

    然后待电梯降到最后一层,门是叮声之后被打开,安然看着那拿着手机正同他讲电话的苏奕丞,嘴角泛着那好看的笑意,甜甜暖暖的特别的好看。

    安然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直接将手机挂断,同他笑着,“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苏奕丞愣了愣,失笑的摇摇头,上前从电梯里跨出,站在她的面前,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她那娇俏的鼻子,略有些责备却带着宠溺的说道:“不是说好了让我去接的吗,怎么自己回来了,嗯?”

    安然轻笑的将他的手拉过,与自己的同他十指相扣着,狡黠的说道:“你看我这不让你下来接我了嘛。”

    苏奕丞有些被打败,原来还能这样算的,扣着她的手,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庆手握在手心,说道:“走吧,我们回家。”说着,牵着她的手直接进了电梯。

    这才回家,还在玄关处换鞋,这才就闻见那

    安然转头看他,略有些不悦,说道:“你还没吃饭!”

    苏奕丞笑,倒是一点都没有反驳,只说道,“准备吃了。”

    安然看了他眼,直接朝厨房过去,只见吧台上凌乱的放了一桌子的文件和资料,另外还有一碗刚泡好准备开吃的泡面。

    安然指着那碗泡面,看着他定定的问道:“你说的晚餐指的是这个?”方便面,亏他说的出来。

    苏奕丞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轻咳了声,应声道:“嗯。”

    “苏奕丞!你是小孩吗,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吗?”安然瞪着他,两腮气鼓鼓的,在苏奕丞看来却有说不出的可爱。

    “你不在,好想吃什么都一样。”苏奕丞一脸认真的说,看着那鼓着的腮帮子,忍不住想上前啄吻她那嘟囔着的红唇,却被生气的某人一掌抚开,有些没趣的伸手摸了摸鼻子。

    “最好是吃什么都一样!”看着他,生气的哼了一声,小声的嘀咕着,“别以为说点甜言蜜语就能蒙混过关,我才不吃你这一套。”说着转过身绕过吧台直接进了厨房,然后将那吧台上的方便面直接一把拿过扔进了垃圾桶里。看着他说道:“坐好,我给你煮面。”

    “好。”苏奕丞脸上好笑的挂着笑,很听话的坐到吧台前,看着她在厨房里为自己的晚餐忙碌着,又是煮面条又是打蛋花,其实她的厨艺真的很一般很一般,如果用叶梓温那叼的嘴来说的话,那肯定是一般偏下的。可是他每次都会吃的很开心,甚至觉得那比外面餐馆里的大厨的手艺还要好上几十倍,有时候食物吃的并不只是味道,还有心意,虽然她的手艺算不上好,但是食物里却满满带着她的心意,他可以感觉到她很努力的想为他做得更好,让味道变得更美味,仅仅只因为他还没有吃晚餐,怕他饿到。

    还是西红柿盖浇,当初第一次煮给他吃的一样,鲜红的西红柿裹着鸡蛋浇淋在那面条上面,虽然并不匀称,汤汁也并不清晰,但是苏奕丞依旧认为这是卖相最好的一碗面。

    将筷子给他递过来,某人还有些生气,只说道:“快点吃。”语气里还带着浓浓的不悦。

    苏奕丞满带笑意的将筷子接过,想大口的吃面,却忘了这根本就是刚冲锅里捞出来的面条,还带着有些让人不能接受的温度,就这样直接吃到嘴里,舌头显然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高温,被烫了一下。

    “噗嗤——”安然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身,又好气又好笑的站起身给某个烫了嘴的人倒了杯凉水,让他漱漱口,缓和舌头上那被烫伤的疼痛。

    苏奕丞接过一骨碌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放下手中的杯子还讨好的看着安然,“老婆真好。”

    “油嘴滑舌。”安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却也不忘关心的说道:“吃慢点拉,跟个孩子似的。”

    看着这个男人,他明明有很好的厨艺,而且明明每天上班累得半死都要回来做饭给她吃,可是怎么就到了自己就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竟然用泡面来打发自己,就连她这个料理白痴都不愿意这样委屈自己。

    这样想着,既有些心疼他,心里又不免慢慢的有些感动。突然一块裹着番茄汤汁的蛋花夹到她的面前,抬头只见苏奕丞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她,诱哄着她说道:“乖,张口。”

    安然好气又好笑,张开口,含下他送至眼前的鸡蛋花。似乎盐有些放多了,整个味道有些偏咸。

    皱了皱眉,问道:“好像太咸了,要不要加点水?”

    苏奕丞淡笑着拒绝,“不用,我吃正好。”说着,又夹了一大口送进自己的嘴里,最后甚至连汤都没有剩下,一碗西红柿盖浇面吃的干干净净的。

    站起身,伸手要将吧台上的碗筷收走,却被那双温暖的大掌挡住,苏奕丞淡笑的朝她说道:“我来。”

    安然放下手中的碗筷,双手插着药定定的看着他,脸上一脸的认真,也不笑,说道:“今天我很生气!”

    “嗯,是我不好。”苏奕丞主动承认错误,态度很好。

    “那今天晚上你要听我的。”安然定定的看着他说道。

    对此苏奕丞一点没有意见,笑着点头说道:“嗯,以后也听你的。”

    “嗯,很好。”对于他的回答,某人显然很是满意,然后又鉴于他的良好表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微笑满足的说道:“好乖。”

    对于她的行为和动作,苏奕丞有些哭笑不得。

    收回手,然后重新将吧台上的碗筷端起,说道:“那晚上我洗碗,你不许有反对意见。”

    苏奕丞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进了她设下的圈套,好笑的摇摇头,心里却是窝心她的体贴,隐隐有些感动。

    端着碗筷放进洗碗槽里,可是整个厨房还因为刚刚的那碗泡面而弄的全都是那泡面的味道。皱了皱眉头,然后转身同站着的某人说道:“分配你一个任务。”说着直接弯腰将那垃圾袋提起,然后绕过吧台走出厨房到他面前,说道:“喏,把这送出去丢掉。”

    伸手接过,还一本正经的说道:“保证完成领导指派的任务。”

    安然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这才进了厨房。

    待安然洗过澡换好睡衣冲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苏奕丞还没有回房,看了看时间,11点差15,擦着还带着水珠的头发从房里出来,看到书房里的灯还亮着,上前去,待走近了才听到那半开着的门隐约传来苏奕丞在里面打电话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他们已经行动了,纪委那边这几天也已经有人开始接触我了……”电话那边似乎说了些什么,只听见苏奕丞又说道:“恩,那麻烦您了。”说着这才挂了电话,才转头便看见了穿着睡衣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安然站在门口,眉头微微皱着,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些担心什么。

    看了看手中的手机,苏奕丞似乎是有些了然,淡笑的摇摇头朝她过去,“怎么不把头发弄干先?”

    安然不语,直盯盯的看着他。开口想问他刚刚的那个电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见她不语,苏奕丞接过她手中的干毛巾,拉着她进了书房,让她在书房的摇椅上坐好,然后用毛巾轻轻的为她擦拭那还带着细微水珠的头发。

    伸手拉住他的手,定定的看着他,有些担心的问道:“你刚刚说纪委的人开始接触你了,是不是——”

    “又在胡思乱想是不是。”苏奕丞好笑的打断她,“不要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真的?”安然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想起上次凌苒跟她说的那些话,心里不免又有些慌乱,情绪略微有些激动,说道:“是不是凌家那边要陷害你,我们直接跟纪委的人说,说他们心有不轨,要陷害我们。”

    “安然。”扳过她的身子,让她情绪稍微冷静下,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相信我,我说没事,一定会没事,我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情,相信我,好不好?”

    安然看着他的眼睛,他眼里的坚定让人安心,似乎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看着他,安然缓缓的点点头,“好。”

    苏奕丞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小脸因为头上那没干的头发而变得有些冰冷,皱了皱眉,说道:“让我先把你头发擦干。”

    安然点点头,安静的坐在那,任由着他将自己的头发擦干。

    书房里的灯光有些昏昏暗暗的,看着有些迷惑,也许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还也许是因为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此刻的安然在这昏暗的灯光下缓缓的闭上眼,困意一下袭来,如那汹涌无法挡的潮水,一下就将她淹没。

    看着那歪倒在椅子上的人儿,苏奕丞好笑的摇摇头,看着那已经擦至半干的头发,将手中的毛巾放到一旁,绕到她身前弯腰将她抱起,突来的动作让安然微微皱了皱眉,却并没有醒来,而是在他的怀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猫儿似的轻轻哼了声,又沉沉睡去。

    苏奕丞怜爱的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感觉她那颤动的眉睫,脸上带着好看的笑意,然后这才将她抱出书房,直接朝主卧过去。

    小心的将她放到床上让她躺平,才想拉过薄被给她盖起,那躺在床上的人儿突然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半撑起身子小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似乎对于突然消失没掉的温度有些不满,小嘴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哼唧了几声。

    没有把她唤醒,苏奕丞轻柔着动作,重新让她躺下,头枕着那松软的枕头,安然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并不太喜欢这样的松软。苏奕丞怜爱的伸手抚平去她眉间的褶皱,低头亲吻她那光洁的额头,小声的说道,“睡吧,我的宝贝。”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听到,只见安然舒展开了那紧蹙的没有,嘴角轻轻带着笑意。

    苏奕丞忍不住又低头轻轻啄吻她的红唇,好一会儿才将她放开,起身准备再次拉过那一旁的薄被给她盖上,只见她的手依旧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那眉头又有些不开心的皱蹙着。

    苏奕丞有些无奈的摇头,伸手想去将她的手扳开,起身他也想陪在她身边安睡,不过有些让人无奈的是今天还有好些工作并没有完成,他似乎必须得熬夜加班!

    安然那抓着他衣角的力道很紧,而苏奕丞又怕会把她弄醒,根本就不敢太过用力,所以费了好一会儿,那抓着衣角的手已经还是抓着,苏奕丞有些好气又好笑,无声的摇头,低下头轻轻的在她耳边诱哄,“然然,放开,放开好不好。”

    睡梦中的安然并没有听见他的诱哄,反而一个翻身,另一只手也巴了上来,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嘴里哼哼唧唧的说着,这会儿苏奕丞到是听清楚了,她说:“奕丞,别走……”

    闻言,苏奕丞就真的走不开了,好笑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最后放弃再回书房工作的想法,脱了鞋,翻身上床,在她身边躺下,然后手穿过他的脖颈,让她的头枕着自己那有力的臂膀,而睡梦中的安然似乎熟悉这一切,那原本紧皱着的眉头也不皱了,蹭了蹭在他怀来寻到一个舒适的位置,然后手环着他的腰,满足的睡过去。

    苏奕丞手轻轻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着她的背,嘴角带着的是满足又幸福的笑意,然后按灭了房内的灯,整个房间昏暗了下来,只有窗外淡淡的月光透过那纱制的窗帘照射进来,昏暗又迷蒙。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黑暗中安然似乎做了噩梦,整个人有些不安起来,嘴里不停的唤着,“奕丞……奕丞……”惊醒了她身边浅眠着的苏奕丞。

    “安然,安然?”苏奕丞轻唤着她,伸手在她背后轻轻的拍着,“我在,我在这,我在这。”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后背安抚的拍着。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安然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却依旧闭着眼没有醒来,身体却本能的往他身边靠了靠,嘴里哼哼唧唧的说着什么,手紧紧的抱着他,紧到苏奕丞都觉得有些难受,似乎不这样抱着他他就是消失似地。

    费了好一会儿,苏奕丞这才听清了她嘴里哼哼唧唧说的是什么。

    她说:“苏奕丞,你不要有事……”重复的都是这句话,而加着动作,边说,手便更紧的将他抱住一分。

    苏奕丞愣了好一会儿,说不出自己此刻心里是怎么样的感受,好一会儿,最后只能回应她紧紧的拥抱,轻声在她耳边似是保证的说道:“嗯,不会有事,我会永远在你和宝宝身边。”

    也不知道睡梦中的安然是否有听见,不过她的情绪似乎像是得到了安抚,渐渐的平复下来,然后再一次在他的轻拍和安抚下昏昏睡去。

    只是黑暗中的苏奕丞一遍一遍的轻拍她的背,睁着眼睛,久久没有睡去。

    当安然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而今天的天气似乎很好,阳光很是充足,透过那纱窗直接将整个房间照亮,那强足的亮光有些刺眼,抬手放在眼前遮挡了好一会儿,安然这才适应了这样的亮度。

    身边苏奕丞早已经不见,那半张床铺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转头看着身旁那空着的位置好一会儿,手轻轻抚着他那躺睡过的地方,她还记得昨晚的梦,有些可怕,她梦见检察院的人来将苏奕丞带走,说他涉嫌贪污贿赂,而且证据确凿,几乎都不用审,就可以直接判罪,而那涉嫌的金额巨大的恐怖,都不用坐牢,直接要拉出去枪毙,她好怕,看着他被人带着,她替他解释说是被人冤枉的,却没有人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带上警车。明明知道那是梦,却害怕的有些醒不过来。然后她也还记得睡梦中有人将她紧紧抱住,轻拍着她,一遍一遍的在她耳边说没事,那个声音很温暖,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又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在安然正准备打算起来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苏奕丞推门进来,动作很轻,当眼睛正好对上她那睁着的大眼的时候,嘴角漾开好看的弧度,没了顾忌,直接进去,朝她过去,俯身就要给她一个早安吻。

    睡了一夜,安然嘴边里难受的厉害,本能的想去推开他,而他却一点没有给她机会,捧着她的脸,吻就这样印了下来。

    待安然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起来的时候,苏奕丞这才将她放开,亲吻她的眼睛和额头,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早安。”

    “早。”安然的声音有些飘渺着,糯糯的,有些迷人。

    再放开她起身,苏奕丞抬起身,这才看见她那嘟喃着的嘴,眉毛也不高兴的皱着。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安然别扭的用手将自己的嘴捂住,闷闷的呢喃着说道:“人家都还没有刷牙……”

    那小脸紧皱成一团,在苏奕丞看来好不可爱得紧,好笑的拉下她的手又啄吻了下她的唇,头抵着她的额头说道:“我刷了,有没有尝出来?”

    安然又气又恼的伸手拍了拍他,咕哝着说道:“你都不怕脏的哦。”

    “哈哈。”苏奕丞爽朗的笑着,看着她,那眼神似乎能将她沉溺到他的眼神里,手抚着她那细嫩的皮肤,“因为是你,所以不介意。”

    安然觉得苏奕丞真的是这世界上最会说甜言蜜语说情话的人,而且技巧还特别的高超,那甜言蜜语说得并不让人觉得听着恶心不舒服,虽然甜却是那种不会腻到人的那种甜蜜,而且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沉溺在那种幸福的范围中,很舒服的感觉。

    “起来吧,早餐已经做好了。”轻吻了她一下才将她拉起身来,边交代着说道:“早上有个临时会议,我要马上过去,中午的时候自己弄点东西吃,别饿着肚子,知道吗?”

    安然点头,小声的嘀咕,“我才不会像某人一样用泡面打发自己。”她小心眼,还记着昨晚的事。

    “哈哈。”苏奕丞大笑着转身,从衣橱里将今天要穿的西装拿出来换上,然后抬手看了看时间,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又摸了摸他那还平坦着的肚子,轻轻的隔着睡衣亲吻在她的肚脐眼,哪里是离肚子里宝宝最近的地方。小声的说着,“乖乖的。”也不知道是对她还是对肚子里的‘小情人’。

    安然抬头摸着他的头,手指插在他那松软的头发,轻轻的抚摸着,想起昨晚的梦,还有些心有余悸,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轻声问出了口,“真的会没事,对不对?”她不安,即使他一再保证,不是不相信他,只是害怕,担心,怎么样的无法做到完全不在意,放心。

    这样的转变太快,苏奕丞怔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站起身来看着她,不厌烦的再次同她保证说道:“真的会没事,放心。”其实这样被人关心着的感觉很好,这样的关心,有时候父母都给不了,而这样被她时时刻刻念在心里的担心,其实真的感觉不错,当然除了她那总是皱着的眉头让他看着有些不爽。

    安然笑,只是静静淡淡的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点头的轻声应道:“嗯。”

    苏奕丞抓着那小手,轻轻的放在自己嘴边轻吻着,也看着她微笑。

    送他出门,安然这才回房洗漱然后出来吃那吧台上苏奕丞为她准备好的早餐。鸡蛋火腿三明治,外加一杯热好的鲜牛奶。拿过那三明治大口的咬了口,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配上那煎至8分熟的荷包蛋,就上一口热的鲜牛奶,安然满足的闭上眼,有种错觉,她似乎能尝出幸福的味道。

    早餐还没有吃完,那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江城本地的手机。

    电话铃了许久,安然才将手机接起,“喂,哪位?”

    “是安然吗?”电话那边穿才一道略带着点沧桑的声音,低沉暗哑,却有些熟悉感。

    安然皱了皱眉,这个声音她似曾相识,但是一时倒也记不起在哪里听过,又是谁的声音。

    带着狐疑的问道:“你是?”

    似乎听出她的疑惑,电话那边的人解释着说道:“我是童文海。”

    “童局长!”安然皱了皱眉,有些意外,却也不知道他打电话给自己又是为了什么,疑惑的问道:“童局怎么会想到打电话给我?”

    “呵呵,是这样的,前两天跟黄总监吃饭,问起你这才知道了你原来已经离开公司了,有些意外。”童文海轻笑着说道。

    安然更是不解,她在不在辞职不辞职跟他有什么关系,当然面子工程,扯了扯唇,淡淡的说道:“嗯,因为出了点小事,已经离开了。”

    闻言,童文海也并没有追问什么原因,只淡淡的轻笑着问:“那最近是在别的地方上班还是在家里休息?”

    安然皱眉,不知道他问这么多究竟想干什么,却也还是礼貌的回答,“在家里休息。”这次没待童文海开口,直接先问道:“童局长今天打电话来是?”

    “哦,其实也没什么。”电话那边童文海轻笑着随意的说道:“中午想请安然一起吃个饭,安然可以把中午的时间空出来给我吗?”

    安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童局长找我有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抵触和排斥他,隐隐的有些不喜欢,而且这种感觉还特别的强烈。

    “嗯,是有一点私事想找你说说,不知道安然赏脸给我面子吗?”童文海笑着说。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压下来,安然再想拒绝自然就不好意思了,况且他也是市委里的人,同苏奕丞算是同事,而且他还是江城的城建局长,笑着苏奕丞在管科技城的项目,定是少不了同他之间的合作,自然也不好跟他的关系弄的太僵硬。如此想着,即使心里有多不喜欢,安然还是淡笑着答应,“童局长说笑了,是我该荣幸你给我这个机会才事。”

    “哈哈。”童文海大笑,好一会儿才说道:“好的,那中午12点,我们在‘江心苑’见。”

    安然答应下来,只说道:“嗯,好的。”

    “好,那我们到时候在那里见。”童文海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收了线,安然愣愣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将目光收回。重新拿起那三明治吃着,只是因为心里想不通童文海中午找她究竟为何,连带着吃三明治也没有了刚刚的那个味道。

    ‘江心苑’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中式餐厅,这里面没有大厅,有的只是一小间一小间的包房环境很雅致。

    安然到的时候童文海已经到了,要了一个偏厅,房间里摆着长着很好的兰花,坐在那棕红色的圆木制的椅子上,童文海淡笑的看着她,“来啦。”

    安然也淡笑着,拉开他面前的椅子在他对面坐下,抬了抬手看了下时间,玩笑的说道:“是我迟到了吗?”

    童文海轻笑,拿过茶杯给她到上那服务员送上来的西湖龙井,笑着说道:“是我早到了,来,尝尝这里的龙井,味道很不错。”

    安然伸手接过,却轻轻的摆摆手,说道:“我最近不能喝茶。”上次秦芸给她的那个注意事项她没事就哪来看看,上面明显的记着孕妇忌茶喝咖啡。

    童文海看着她,问道:“身体不适?”

    安然淡笑的摇摇头,却并没有多说,只问道:“童局长今天找我来,不知道是想说什么?”

    董文海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道,“安然和莫非很熟吗?”

    安然一愣,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我不太懂童局长您这话的意思。”

    童文看着她,眼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略有些晃神,其实对于她,他是亏欠,愧疚的。

    “童局长?”见他不语,安然又试探性的唤道:“童局长?”

    童文海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她,定定的看着,好一会儿才说道:“安然,我能请求你请你别介入筱婕和莫非的婚姻吗?”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2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3云中歌1 4云中歌3 5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