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5 开不了口

075 开不了口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手中的资料,那是那天黄德兴给她的一些国外活动庄园建筑的资料。看了一个上午,却一点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看进去。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昨晚在车上看到的一幕!

    烦躁的将手中的资料扔在桌上,拿过桌上的手机给林丽打过去。

    电话好一会儿才被林丽接起,她那边有些吵杂,周围似乎有好些人,吵吵冉冉的,讲话都差点有些听不清楚。

    “你在哪里,怎么这么吵?”安然拿着手机,略拉拔高了些音量问道。

    “我在医院,安子,我这里有些朝,先不跟你讲,我等一下打电话给你。”林丽拿着手机直接说道。

    医院!听到医院这个词安然一下就本能的反应过来一些不好的事,正襟坐好,有些紧张有些担心的问道:“你在医院干什么?在那个医院,我过去找你。”

    “不用啦,我不就过来产检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放心好了。”林丽轻松的说道。

    “程翔在你身边吗,有没有陪你过去?”安然问道。

    “他今天有个大客户要来谈投资,没空陪我。”林丽据实说道。

    安然心里一冷,只问道:“在哪家医院,我过去找你。”

    “哎呀,不用了拉,产检而已嘛,又不是生孩子,你不用来陪我啦,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你放心好了,又不是第一次来,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林丽不想麻烦她,因为知道她还在上班,怎么好意思让她为自己请假。

    “叫你说地址你就说好了,哪那么的废话。”安然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我可是你肚子里孩子的干妈,过去陪他做一次产检怎么了,不是应该的嘛。”

    林丽拗不过她的坚持,只得将医院的地址报给她。

    安然收拾了下东西直接拿了包包离开,因为工作的关系,平时上班的时候就常常要外出去工地什么的,所以上班时间还是相对比较弹性的,所以要出去也不必请假什么,倒也还是挺方便的。

    安然到达江城妇幼医院的时候林丽还坐在走道的塑料凳上拿号等着,旁边还坐了好几对年轻的夫妻,有的跟林丽差不多,还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有的肚子已经高耸的厉害,圆鼓鼓的,就像是充了气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似得,看着让人有些心惊。

    不过似乎除了林丽,其他都是有老公陪着成对的过来的,再或者有母亲或者婆婆在身边,没一个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的。看着这样的情景,安然心里更是替林丽觉得不值得,更是心疼她多了些。

    见安然匆匆的从外面过来,林丽略有些不赞同的蹙了蹙眉,“都说让你不要过来了,你还非得过来。”她一个人真的可以,她并没有那么娇贵,再说,现在孩子才2个多月,肚子不大,行动也方便,并没有什么可好担心的。

    安然不以为意的在她身边坐下,说道,“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我一份,我来陪你做产检有什么不可以的。”

    林丽有些被她打败,她这话讲得太重口味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跟她什么关系呢。刚想开口讲她些什么,身后那门诊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里面先出来一个高耸着肚子的一对年轻夫妇,而后穿着白打卦的实习医生出来叫道:“二十九号,二十九号进来一下!”

    林丽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还下意识的转头找寻着护士口中的二十九号,好半天都没找到某人站出身来。

    迟迟不见人出来,护士小姐又高声喊道,“二十九号,二十九号的林丽,林丽有过来吗?”

    林丽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挂号单子,上面赫然写着二十九号!

    “二十九号!二十九号!”那小护士又高喊了两声,“林丽没有过来吗?没有过来的话那接下来三十”号字还没有喊出来,林静已经猛的站起身来,忙说道:“我是我是,二十九,我是二十九号林丽。”说着,忙把自己的挂号单给她递过去。

    护士小姐奇怪的看了她眼,接过她手中的单子,看了看,才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林丽忙点头拿过包谁她进去,安然则跟在后面陪她一起进去。

    医生是个五十几岁的女医师,拉开那白色的挂帘,让林丽直接躺在床上,伸手来回在她肚子上摸着。边问着林丽平时日常是否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没有。

    林丽据实的说着,然后只见那医师转头递给旁边的护士一个眼神,护士拿来一个小型的仪器放在林丽肚子上,然后拿东西,“咚咚咚咚……”发出声响,是是测胎心,刚刚的便是孩子的心跳。

    由于怀孕还未满三个月,医生并不建议做B超,所以待一切常规的检查结束,并询问过一些该注意的事项之后,两人这才离开了办公室。

    两人冲医院出来,安然直直盯着林丽的肚子看着,生命真是奇妙,在不久的几个月里,那此刻还平坦的小腹会慢慢隆起,里面住着一个可爱的小天使,那是全新的生命,是两人爱情的结晶和延续。

    “嘿,干嘛这样盯着我肚子看啊,你还有透视眼不成啊!”林丽没好气的说道,手轻轻护着肚子,打趣的说道,“这么想要,自己生一个呗,你现在不正新婚燕尔,跟你们家的苏大款浓情蜜意着嘛。”

    安然也不理会她,伸手在她肚子上摸了摸,好奇妙,什么感觉都没有,可刚刚明明听见那么强有力的心跳的,咚咚咚,就跟打鼓似得。

    “喂喂!顾安然,你很幼稚诶。”林丽有些受不了的叫道。

    安然淡笑,指着医院附近的那咖啡厅说道:“走,我们去坐坐吧,反正没事。”

    林丽看了她眼,点点头,没反对。

    这家咖啡厅的环境还不错,清雅幽静,低低的音乐透过喇叭,在整个店内回传低唱。原本就是工作日,而且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咖啡厅里并没有急个人,零零散散的坐着。

    两人找个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务员体贴的送上白开水和菜单,安然轻声道谢,然后给林丽叫了杯热牛奶,而自己则例外要了杯黑咖啡。

    服务员微笑且亲切的将菜单收走,待服务员离开,林丽奇怪的盯着安然看着,好半天没有说话。

    安然被盯得有些毛毛的,端过桌上刚刚过来时咖啡厅服务员送上的白开水,轻轻啜吟了口,“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最讨厌就是苦的东西,咖啡也只喝焦糖玛奇朵,你今天竟然点了黑咖啡!”

    刚刚她点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她跟她认识10年,从进大学他们就一个寝室,一直都是上下铺的感情,两人了解多方都多过于了解自己,什么喜好,什么穿衣风格,甚至连对方银行帐号的密码都一清二楚的毫不隐瞒,她自然知道安然最怕的就是苦,当初甚至就是因为咖啡里有种苦涩的味道而一直拒绝,吃药比打针还害怕,这样的人,今天竟然点了一个不加糖的黑咖啡,有问题,太有问题了!

    “说,你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跟你们家苏大款闹矛盾了?”林丽猜测道,这几天,她真的是有觉得安然好想怪怪的,虽然说不上哪里怪,但是直觉告诉她,应该是发生了些什么事了。

    安然心虚的瞥开眼,打趣说道:“我哪里有什么事啊,我们没矛盾,苏奕丞对我很好,我只是最近生活过的太甜腻了,需要苦咖啡来综合下,不让容易让人找不着北。”

    “噗—!”林丽一口水差点没被她,呛到,没好气的白了她眼,“你这是活腻歪的欠虐吧!”

    安然瞥了眼她那狼狈的样子,好笑的抽了纸巾给她递过去。然后脑袋里不由自主的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一幕,看着林丽,心里莫名的就有些难受。还怀着孩子,可程翔却在这个时候出轨背叛,想想都觉得心酸。

    林丽接过纸巾擦拭好,然后八卦的看着她,好奇的问,“怎么样,跟你家苏大款生活过得很美满很和谐嘛。”

    安然看了她眼,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弯了弯嘴角,苏奕丞确实对她不错,这点不可否认。

    看她羞涩的模样林丽更是觉得里面奸情四射,那骨子里的八卦基因一下就爆发的有些不可收拾,暧昧的看着安然,笑道:“嘿,跟你们家苏先生那方面和谐吗?”

    安然没想什么多,一下没反应过来,反问道:“哪方面啊?”说罢,便拿过杯子喝着水。

    “还有哪方面啊,床上那方面呗,他能满足你吗?或者,你能满足他吗?”林丽嬉笑这直白的说道。

    “噗——”安然一口水全喷到了桌上,林丽眼尖,好险闪躲得快才不至于被她正面击中。

    “嗷,安子,你会不会太夸张啦!”林丽边忙着拿过纸巾来擦拭桌子,边有大声叫道。好在他们这桌附近并没有什么客人,不然非得给人笑死。

    安然拉过纸巾擦拭,没好气的白了眼林丽,说道:“我夸张,你问的问题会不会太超过啊!”大庭广众之下问这样不河蟹的问题,她这样才叫夸张!

    擦拭好桌面,林丽正襟危坐的说道:“顾安然童鞋,我的问题很正常,是你太OUT了,已婚妇女出来聊天联络感情,10个有11个话题离不开男人,这11个话题里面又有12个话题离不开和谐问题,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啦!我这是教你以后怎么跟那些已婚妇女接触聊天。”

    “以前怎么不见得你说这些有得没的啊,已婚妇女!”安然反驳道。

    “切,以前不是看你孤家寡人不好刺激你嘛,再说了,要是跟一个未婚的打好女青年说这些那是叫荼毒,我是正直的五好青年,才不干这样不道德的事。”林丽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相信你才有鬼!还已婚妇女呢,我看你就是已婚‘腐女’!”安然没好气的说道。

    林丽吐了吐舌头,表情娇俏可爱。

    安然被她的模样逗笑,可心里却暗暗想着,如果她都能像现在这样多好,永远不要知道程翔背叛,永远这样无忧无虑的开心的笑着。

    服务员将托着托盘过来,将咖啡和牛奶分别端至他们面前放好,然后微笑的说了句,“两位请慢用。”然后退下身去。

    安然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杯中的咖啡,那暗黑的液体随着小钢勺规律的转着圈,然后在杯中转出了一个小型的旋窝。

    林丽端起杯子喝了口热牛奶,其实她不太喜欢这样的奶制品,牛奶太温和了,她更喜欢咖啡,能刺激神经。只是现在,为了肚子里的宝贝,她可以忍受。

    端起咖啡,轻啜了口,那乌焦苦涩的味道直让安然皱眉,真的好苦,比中药还要苦,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爱闪这样苦涩的味道,那还不如直接去和中药不好点嘛,咖啡还有咖啡因,中药还能调理人的身子,又比咖啡廉价,不两全其美嘛。

    林丽看着她那两道眉毛皱都差点都要连在一起的样子,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你一个嗜甜如命的人,学什么人家完深沉和黑咖啡啊!”

    安然放下咖啡,让口中的苦涩慢慢淡去,看着她只是轻轻的笑着。

    她的样子让林丽有些担心,正色的问道:“安子,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安然定定的看着她最后摇摇头,“没有。”

    “那你——”林丽自然不相信,还想问她什么的时候却突然被她打断。

    “你和程翔怎么样,他今天怎么没有陪你产检,让你一个人过来,太不负责任了吧!”安然说道。

    “他才没有不负责任,我们家翔子是新世纪的好男人,没来那是因为他要给我和宝宝赚奶粉钱,为了我们今后更好的生活。”林丽就是这样,说到程翔总不愿意让别人误解程翔一点,忙解释道:“今天是因为有事情,有一个大客户要敢他谈一笔投资的事,事先原本约了明天,但是明天那人要临时出国一趟,所以只能把时间提前了。”

    安然淡淡的点点头,又问道:“再没几天就婚礼了,准备得怎么样了?现在你怀孕了,体力上吃得消吗?”

    “没事,婚礼的事都是程家家里在打理,用不着我们操心,你知道吗,程翔妈妈打电话现在跟我最常说的一句就是,好好吃,好好睡,别的什么都不用你操心,现在你就是我们家的女王,照顾好自己是你现阶段最大的任务!”林丽说着,大笑起来。

    “那不挺好。”安然淡淡的回道。

    “哈,现在是挺好的,你都不知道当初程翔带我回家见他父母的时候,他妈妈还有点不乐意呢,觉得我是外地人,没有江城的户口,为此,程翔跟她大吵了一架,说她思想迂腐顽旧,气的他妈妈直瞪眼。”林丽笑着说道,“你想不到吧,程翔那么一个温和的人,从小更是好孩子的模范生,可是那次为了我,却大逆不道的跟自己的母亲顶嘴,为了表示自己的态度坚决,甚至连着几个星期都不回去一次,最后他妈妈只得服软,对于我跟他的事再也没有多说甚至反对半句。其实现在想起来,我也许也就是因为那次他那般维护我,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也死心塌地的跟,即使在次之前我一直不确定我们会不会结婚,会不会一起过一辈子。”

    安然讶然,看着她,有些意外的问道:“为什么不确定,你们的感情不一直很好吗?”她甚至从来没有听到过他们因为什么事情吵架脸红过,10年来,真的一次都没有!可她竟然对着段感情抱着不确定的态度!

    林丽笑,其实有一件事她甚至连安然都没有说,她知道程翔心里其实一直有一个影子,有时候他会摸着她的头发痴痴的看很久,一句话都不说。当年消失的那一个星期她曾以为他不会回来,但是最后他还是回来了,回到她身边,其实她一直是害怕,怕他有一天还会突然消失不见,这些年来他们虽然过得很快乐很幸福,可是这样的幸福她一直觉得就像是偷来似得,她心低总是隐隐的有些担心,担心他心里还藏着那么一个身影,担心如果哪一天,那个身影出现,他会不会想当年一样,一句话都不说,不声不响的再一次消失不见。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不说结婚,她也一直没有开口逼过他,即使家里面爸妈和亲戚一次一次的打电话过来催,她也全都是一个人扛下,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多说半个字。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她也不会再害怕了担心他会消失会离开,因为他们有了孩子,而且他们就快结婚了,她知道程翔一直是一个重责任感的男人,他不可能会不顾自己的家庭,不要自己的孩子。

    手轻轻的覆在那此时还有些平坦的小腹上,林丽嘴角挂着轻笑,说道:“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们就快结婚了,能嫁给他,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他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是她就是想被埋在这座坟墓了,甘之如饴!

    安然看着她,有些冲动的想把昨晚和那天在医院里看到的一切告诉她,可是看着她那幸福且又满足的表情,她不忍心说出口,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林丽还要更爱程翔些。

    故作轻松,没好气的问道:“你就那么喜欢程翔啊,跟了他10年,现在怀孕了,连个产检都没有时间来陪你去做,这样的男人,还是早不要早好。”

    “嘿,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呢,对我们家小翔子很有意见哦,说,我们家小翔子哪里得罪你了,这么不遭你待见!”林丽玩笑的说道。

    安然看着她,试探的说道:“你就不怕,他在你怀孕期间中途出轨,电视上里都说了,男人往往最容易出轨的时候就是自己妻子怀孕的时候。”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反问道:“你也认识他10年,你觉得他是那种我怀孕了而就会到未买偷吃的人吗?”

    安然语塞,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如果放在以前,就算是林丽亲口跟她说程翔外遇了,她都会坚决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现在,事实就是她两次看到的那样,想不相信都很难。

    见她不语,林丽又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疑神疑鬼的,你该真不会跟你们家那位苏大款出什么事情了吧。”

    “没有,只是气不过程翔他不陪你来产检,光就是这一点就他就是犯了死罪,也不想想,你现在怀孕这是为谁怀的呢,这个时候他都不陪在你身边,就是他不对。”安然借口说道。

    “你这叫强词夺理,都说了是特殊情况嘛,再说了,我现在又不是大腹便便行动不方便,也就你瞎操心。”林丽不领情的说,然后端起牛奶又喝了一口,奥呜,她真的有些不喜欢这奶味,总觉得有股气味,但是不喝不行啊,医生说要多喝奶,这样对宝宝和母体都有好处,再不喜欢她也要慢慢学着喜欢上才行。

    安然看着她一脸喝药似得喝奶,她当然知道林丽一直不喜欢奶制品,可是现在再不喜欢,她也很努力的让自己去接受。

    看着这些,安然又想起程翔昨天坐在车里拥着那个女人的样子,心里越发难受的紧,可是又不敢跟她说,定定的看着她,只能故作轻松的说道:“林丽,瞧你没出息的,要是哪天,人家程翔不要你了,你咋办,那还不得要死要活的啊。”

    林丽轻笑,一脸不在意的说道:“是啊是啊,我就是这么没出息,要是我们家程翔真的不要我了,我还真可能会要死要活的。”

    安然脸上的笑容僵住,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丽并没有注意到安然的变化,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说道:“哎呀哎呦,宝宝说他肚子饿了,要吃下午茶,还说要干妈请客。”

    安然反应过来,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却还是故做坏心的说道:“我才不要请客,你们母子俩这是合伙诈骗。”

    “吼,安子,你都傍大款了,被我敲诈一点有什么关系来,快点快点啦,我要这里的慕斯蛋糕还要牛角包,最后最好再加一个蓝莓蛋挞。”林丽无视她,直接开口点单。

    安然好笑的摇摇头,按了服务铃,就着她刚刚点的那些,另外还加了个海苔寿司。

    两人在咖啡厅里吃了下午茶,刚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林丽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程翔来的电话,问她产检的结果,问她是不是还在医院,要不要他过去接她。

    林丽炫耀似得跟安然挑了挑眉,如实的跟程翔说自己现在跟安然在医院旁边的咖啡厅里吃下午茶,另外还故意说他可以不过来接她,但是她其实是想他来接她的,因为她要在安然面前好好炫耀一下他们有多甜蜜和恩爱。

    程翔在电话那边温和的轻笑,然后二话没说应下,让她们在咖啡厅里等,他会在15分钟左右到达。

    挂了电话,林丽得意的朝安然扬扬手机,说道:“看吧看吧,我们家翔子就是这样无时无刻不惦记着我,这才刚忙好工作,就想着要来接我,这样的男人,我怎么可能不嫁啊。”说话间,那脸上的表情是无比的幸福和满足,看着让人不忍心残酷的告诉她事实或许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样。

    安然扯了扯唇,却没有笑意,也不说话。

    两人又在咖啡厅里多坐了14分钟,而程翔真的准时的在第15分钟的时候开车到达,车子停在咖啡厅门口,开门下车,然后站着门外,淡淡温和的轻笑着朝他们招了招手。

    林丽欢心喜地的同他招手回应,然后在第一时间内拿好自己的东西,还转头忙催促着安然动作快点。

    安然收拾好东西尾随她出去,程翔看着她淡淡的轻笑,“安然今天没工作吗?”

    “有啊,不过看林丽一个人来做产检不放心,工作再忙,也比不过她重要。”安然凉凉的说道,语气冷冷淡淡。

    程翔一愣,自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只朝她笑笑,转过头看着林丽,伸手轻轻替她理了理头发,问道:“抱歉,是我不对,医生怎么说?宝宝一切都正常吗?”

    “嗯嗯,一切正常。”林丽笑着答道。

    “如果是孩子真要是检查出了什么问题,你不陪她身边,现在再来问,也太晚了吧。”安然咄咄的说道。

    程翔一愣,转过头看着他,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眼安然,笑说道:“安子今天来大姨妈了,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要理解她这样烦躁的情绪。”然后伸手挽住程翔的胳膊,撒娇的说道:“走吧老公,我们一起回家。”

    程翔淡笑的点点头,离开前朝安然点了点头,然后才转身离开。

    “安子,你自己回去吧,我们先走了。”坐到车里,林丽探出头朝她喊到。

    安然只点点头,嘴角轻扯,却没有半点笑意。

    看着程翔的黑色大奔消失在街角,安然这才收回目光往回走。结婚后她的那辆还有8分新的奇瑞似乎并没有多少机会开了,早上一般都是苏奕丞送她过来,晚上下班他要是有时间,一般都会过来接她。

    并没有马上揽车,安然沿着街道没有目的性的走着,对着林丽她说不出口程翔背叛,因为害怕她伤心,有些事明明知道该讲,却始终开不了那个口。

    “唉……”长长叹了声,站在街头看着人来车往的街道,安然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哪里,再抬手看手表的时候,已经快要近下午5点了,怕苏奕丞等下下班去公司接里她,所以直接打了电话告诉他让他晚上不用到公司接她,只说自己在外面,等下自己直接坐车回去。

    苏奕丞沉默了会儿,只叮嘱她自己一个人路上小心,并说自己晚上没有应酬,下班便会回去。

    其实安然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担心她装牛角尖不开心。其实有一个人这样关心自己,想着自己是一件开心幸福的事,她很庆幸自己身边有一个这样的人。

    找了附近的公交站点,在站牌研究了好一会儿的路线,这才确定了等一下该等哪一辆公交然后乘车回家。站在一旁等着,也不知道是路上哪里堵了还是怎么样,等了近十几分钟,也不见要等的那辆车子过来,而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好一些是附近工作下班的人。

    公交站牌的对面是一家连锁咖啡厅,环境还算可以,在江城好几个区都有分店,之前她学校附近也有,那个时候,她和林丽程翔莫非四人经常在那边复习,有时候从下午坐到晚上,里面也不仅仅只是提供咖啡,还有各类的商务套餐之类的,所以饿了也并不缺吃的。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再回首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的,这么多年过去,大家也不在是从前的彼此,真是奇妙,时间再变,人也再变,似乎再也找不到以往的童真和童趣。

    对街有个熟悉的身影急速走过,安然稍稍一愣,刚想开口扬声唤道,只见那人身后另一个身影快速跟上,两人拉扯着像是在争执什么。

    安然看着,转头看了看两边的车辆,然后小心避开的朝对街过去。

    “你别跟着我,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林筱芬冷冷的说道。

    “筱芬,你听我说,当年我——”那人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她打断。

    “够了,我不想听,当年你转头离开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想今天,现在再回头又有何用!”林筱芬指着他,情绪有些激动。

    那人解释,“我有回头,我有再回去村里,我——”

    “妈。”他们身后,安然出声唤道。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5 开不了口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2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