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6 夫妻做饭

076 夫妻做饭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安然有些意外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母亲,更意外的是那个追着母亲纠缠的男人她也认识,竟然是童文海。

    愣愣看着眼前争吵的两人,她听不懂他们两人争吵的是什么内容,但是她看的出目前的情绪有些激动。

    “妈。”她打断两人,朝他们过去。

    童文海和林筱芬同时转头,看见朝他们过来的安然同时皆是是一愣。林筱芬像是有些无措,她没想过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安然,而且身边还站着童文海。

    童文海也是一愣,其实他今天遇到林筱芬纯属意外,因为今天没什么事情,所以提前下班开车回来,却没想到途中遇到在路上走的林筱芬。当年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即使快30年了,可是岁月只是在她脸上留下了几道褶皱,她依稀还是那个对着他笑的明兰的女孩。

    他下车唤她,可是她见了他却像是见了鬼一般,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要离开。当年的事是他不对,当年离开后他还曾回去找过她,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连身边的人也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消息,他以为这辈子再没有机会见到她,可是那次悠然居遇到,他意外她竟然是苏奕丞的岳母,而她的女儿和她的丈夫站在她身边,她似乎过得非常幸福。那次相遇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她,其实关于当年,他始终欠她一个道歉。但是后来回头想想,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他们都各自有了家庭,再来谈这些又有何意义,如此想,便断了去找她的念头。

    只是今天,他们再在路上相遇,也许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注定他得跟她说句道歉,这是他欠了她三十年的一句话。只是他才叫住她,她看见他就如见鬼一般,脚下的步子走的飞快。根本就不等他开口,就情绪很是激动的要他离开。

    “安……安然……”

    林筱芬愣愣看着朝他们过来的安然,神情有些慌张更有些无措,转头看了看站在她身边手还抓她手臂的童文海,猛的将他甩开。

    安然在他们面前站住,看了看母亲有看了看童文海,唤道:“童局长。”

    童文海朝她笑笑,点点头,唤道:“苏太太。”

    安然扯了扯唇笑,只说道:“童局长行是唤我安然就好了。”

    童文海点点头,并没有意见。

    安然转头,看看母亲,又看了看童文海,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妈,你和童局长这是?”

    “没,没什么,我,我不认识他。”林筱芬略有些慌张的说道。

    童文海轻叹,看着她,说道:“筱芬,我不过是想跟说抱歉,你这又是何苦呢,当年——”不等他说完,林筱芬斥责的打断他的话。

    “你住口。”林筱芬斥道,紧咬着的唇瓣因为情绪激动而微微的有些颤抖。

    如此,童文海也只得住了口,看着她,那表情带着愧疚。

    安然上前扶住母亲,有些担心的唤道:“妈。”

    林筱芬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把拉过安然转身就要走,说道:“走,走吧,你爸快下班了,我,我得赶紧回去做饭。”

    安然虽有疑惑,却也没多说什么,转头看了看童文海,便由着林筱芬拉着离开。

    林筱芬像是有些不安有些害怕,拉着安然的手不住的有些发抖发颤,转头不住的看着后面,像是生怕童文海再跟上来似得。

    见她如此,安然不免有些担心,“妈,你没事吧?”

    林筱芬回过身,忙摇头,说,“没,没事,我要赶着回去给你爸爸做饭呢。”坐着便加快了脚步,她努力让自己扯开笑,只是那笑容太假,完全掩饰不掉她此刻的尴尬和不安。

    安然当然知道她这不过是借口,其实他们一家平时晚饭的时间就比较晚,一般都要7点过后,有时候甚至要八点才吃。现在才5点不到,赶着回去做晚饭不过是她随便找的借口。

    像是真的害怕身后的童文海追上来,林筱芬直接拦了出租车便坐了上去。

    关上车门,车子发动离开,林筱芬还转头看了看车子的后窗,确认童文海还在原地并没有追过来,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车里,安然看着母亲,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妈,你跟童局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

    闻言,林筱芬一个眼神过来,情绪仍然有些激动,凌厉的说道:“我不认识他!你以后也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可是看你们刚刚——”安然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直接打断。

    “我说了不认识,谁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神经非要跟着我。”林筱芬厉声说道。

    见状,安然识趣的闭了口,不再多问半句。她知道母亲跟童文海定是认识的,至于如何弄成如今这样,母亲不想说,那她也只能不问了。

    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前面的司机大哥只是认真的开着车,有心想八卦也不敢开口多问多说一句,只是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看后面的情况。

    林筱芬一脸严肃的转头看着窗外面,目光随着路上的风景飘过,并没有着落点。

    安然有些担心她,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安然从何安慰,无声的轻叹了声,伸手拉过母亲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

    林筱芬身子本能的一僵,却并没有回头,脸朝着外面,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车子最后缓缓在顾家的小区停下,安然付了车钱然后挽着母亲上楼。

    林筱芬的情绪已经平复,不若刚刚的那般激动。两人一起进电梯,在电梯到达顾家那一层的时候,林筱芬淡淡的开了口,说道:“以后,你也离那个童文海远一点,知道吗。”

    安然想问为什么,但经过刚刚,却终究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问,只点点头说好。

    到家的时候顾恒文还没有回来,林筱芬让安然留下来吃饭,然后又让她打电话给苏奕丞,说让他晚上也一起来吃个饭。说起来,自从上次从落霞小镇回来那天她和苏奕丞回来过家里吃饭,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因为这样的那样的事还真一次都没回家陪两位老人一起好好吃顿饭过。

    安然点头应下,从包里拿了手机到阳台上打电话给苏奕丞,电话在接通后响第三声铃音的时候被苏奕丞接起,安然告诉他自己现在在爸妈这里,另外让他也过来一起吃饭。苏奕丞似乎已经在路上,闻言她说的,便二话没说,直接答应,另外,说自己会10分钟内到。

    打完电话再从阳台回到客厅的时候林筱芬已经不在,将手机放下,安然转身进厨房,只见林筱芬正愣愣的在哪里摘菜洗菜,神情恍惚,思绪似乎飘了老远,就连那洗菜盆子里的水快要满出来了都没有发现,安然忙上前将水关掉。将水槽中的水放掉一些,让其不至于那么满。

    接过她手中才青菜,说道:“妈,我来吧。”

    林筱芬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你出去吧,厨房油烟大,我没事,一下就好。”

    “没事,妈,我给你打下手,另外,我还得跟你好好学学厨艺,不然苏奕丞该嫌弃我只会做面条了。”安然笑着打趣的说道。

    林筱芬没再坚持,只问道:“打电话给阿丞了吗,他公司几点下班,要不要我们等等他?”

    安然并没有特意对他们说苏奕丞的职业,所以父母,甚至林丽一直认为苏奕丞是某跨国公司的员工,却并没想到他是市长特助,江城最年轻的权贵。

    安然点点头,说道:“嗯,跟他说了,他已经在路上,等一下就到。”

    “这样啊,那我动作得快一点了。”说着,林筱芬从忙冲冰箱里拿出食材,这些是她今天早上买的,原本是打算未来几天不用再买菜的,毕竟她要上班,顾恒文也要上班,每天买菜那太过麻烦,不过还好买了几天的份,今天安然和苏奕丞回来吃饭也不至于没有菜。

    拿出鱼准备宰杀,便问道:“对了,阿丞的胃好一点没有,你有没有让他少喝酒,胃病需要长期养着的,不然很麻烦。”

    “嗯,这几天好多了,最近我们吃得也比较清淡,这两天他也没什么应酬,所以也没机会喝酒。”安然淡淡的回道,手上的动作不停,将那有些发黄的叶子摘掉,然后仔细的清洗着。问道,“爸什么时候回来,晚上有课吗?”

    “没有,我看过他的课表,晚上没有自习,应该等下就回来了,正好赶上吃饭。”林筱芬利落的处理着手上的鱼,刮鱼鳞,然后在鱼腹划开一道口子,将内脏取出,小心的避开那肥大的鱼籽。

    在林筱芬处理好那条鱼,并将鱼洗干净准备下锅的时候,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

    “应该是苏奕丞过来了,我去开门。”安然擦了擦手出了厨房。

    将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果然是苏奕丞,面带着微笑,似乎他一直都是这样温润的模样。

    安然侧身让他进来,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边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下午刚好出去办事,事情婚顺利,所以早点回来了,正巧,正好在这条路上。”苏奕丞解释着说道。

    安然点点头,其实她也不过随口问问。

    苏奕丞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林筱芬和顾恒文,开口问道:“爸妈呢?”

    “爸还没回来,妈在厨房做——”安然这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厨房里传来声惊叫。

    “啊!——”

    两人顾不上其他,忙朝厨房跑去,只见那油锅里劈哩啪啦的响着,林筱芬站在一旁,手捂着脸,看样子,应该是刚刚是被油溅到了脸。

    安然想上前,却被苏奕丞挡下,自己则大步上前先把那煤气炉给关掉,然后扶着林筱芬出来。

    安然担心的有些急了,说道,“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没事没事,一下没有注意,被油溅到了点。”林筱芬手捂还捂着半张脸说道。

    苏奕丞将她的手拿开,被油溅到的地方正好在眼下,这要再多上去一分,怕就怕要溅到眼睛里去了,那溅到的地方范围虽然不大,但是由于油温太高,此刻已经红得起了水泡,转头朝安然问道:“安然,家里有烫伤膏吗?”

    “有的有的。”安然忙起身在客厅的电视柜下将那烫伤药拿出来递给他,苏奕丞轻轻的挤了点再那发红出涂抹上。

    林筱芬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瞧我,人老了就是没用,做个菜还闹这么大的笑话。”

    苏奕丞轻笑,站起身来,将西装外套脱下,朝林筱芬说道:“妈妈不介意的话晚上的饭我来做,有段时间没做过了,再不练练,估计以前学得都要给忘记了。”

    “你会做菜?”林筱芬有些意外,毕竟现在的男的会做菜的真的不多,别说男的,就连女的也不见的会做,比如安然。

    “做得不好,妈妈到时候将就着吃。”苏奕丞谦虚的说。

    “现在男孩子还会做菜的真是难得。”林筱芬低低的说道,突然又想到什么,问道:“这平时在家里该不会全都是你做饭的吧?”说着看了安然一眼。

    “没有,多是安然做给我吃多。”苏奕丞笑笑的也看向安然。

    安然汗颜,她做最多的除了面还是面,而且还是最简单的清汤面,就连早餐,也就起来做过一两次,其余都是他早餐晨练回来后做好给她吃。

    闻言,林筱芬狐疑的看了看女儿,她可不记得安然会做什么饭烧什么菜。不过心里却也替安然感到欣慰,苏奕丞真的不错,虽然他们的婚姻有些过于仓促,但目前看来,没有比苏奕丞更合适的男人来做安然的丈夫的,温柔又体贴。

    当年因为莫非的离开,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怀疑说他们母女的命运太过相似,同样被深爱过的男人背叛,更可笑的是连背叛的理由都一样,不是不爱,而是他们想走的更高,他们都怀有理想,都渴望成功,可是他们缺乏机会,在这个什么都需要裙带关系的社会,她们给不了他们任何一点帮助,甚至成了他们成功的阻碍,然而另一个女人可以,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可以让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成功,只是这样的成功的代价就是他们的爱情和婚姻。

    不过好在上天待她们不薄,她的身边有了顾恒文,而安然的身边来了苏奕丞。两个都是温柔体贴的男人,两个都是可以让她们依靠,疼爱她们一辈子的男人。

    苏奕丞挽起衬衫的衣袖准备大干一场,临进厨房前又突然探出头对安然说道:“安然,你过来帮我打下手。”

    安然忙点头,对林筱芬说道,“妈,你就坐在这里好好休息下,阿丞的厨艺不错的。”

    林筱芬点点头,将身上的围裙脱下递给她,“去吧。”

    安然拿着围裙进去,只见苏奕丞穿着白衬衫正在洗锅子,忙说道:“你先把围裙穿上,不然要是溅了油渍就洗不掉了。”

    闻言苏奕丞转过头来,微笑的看着她,将两手展开,说道:“那你帮我系上。”

    安然看了看他那两手湿漉漉的还沾了泡沫,没多想上前去举高了围裙套进他的脖子。安然一直不觉得自己很矮,确实也不矮,女的167公分的身高应该来说是最佳的升高比例,不太高不太矮,可以穿个5公分的高跟鞋,也可以穿那种没有跟的平底鞋。

    因为在室内,所以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把鞋子给换了,现在穿着的是平底的拖鞋。苏奕丞185公分,相近高了近20公分的距离,此刻他笔直的站着,面带着微笑看着她略微踮高脚尖给他套围裙。只是单纯的她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人坏心的在她踮起脚尖的时候他也微微的踮起,以至于他怎么弄都套不上去。

    双手插着腰,安然直直的看着他,说道:“你就不会弯下腰吗,苏先生!”人长这么高,还站得这么笔直,也不是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贴着他站着,他那温热的气息总是有意无意的洒在她的耳朵里,痒痒的,他这样是想怎么样啊,套一个围裙都这么麻烦!

    “哦。”闻言,苏奕丞好说话的点点头,然后略低头,放下身子,让她将那围裙的带子给他套进脖子里。身子略略的转了个方向,为了配合她,安然也随着他半转了个方向。却完全没有注意自己所处的位置正好之于他和琉璃台之间。

    苏奕丞将头抬起,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搭在琉璃台上,正好将她整个人包围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嘴角半勾着笑。

    安然奇怪的看了他眼,刚想转身绕到他身后给他系上围裙的裙子,却在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他困在了他和琉璃台之间,两侧还挡着他的手臂。

    两人贴的很近,气氛也开始变得有些暧昧,像是突然就燥热起来,安然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发烫,脸颊微微开始泛红。

    安然微微推了推他,“你先走开,让我出去,不然这样我不好帮你系那带子。”

    苏奕丞挑了挑眉,理所当然的说道:“为什么不好系,你就这样系啊!”

    显然,某人开始耍他的苏式无赖了。

    “可是我看不到啊!”看着他,安然愤愤的想,这样跟他自己系有什么差别,反正都是看不到后面,摸索着打个结就好嘛。

    “没关系,就这么系上。”苏奕丞是摆明要无赖到底了,然后还不禁催促她说道:“快点,待会儿爸爸就该回来了,等爸回来,我们正好可以开放。”

    安然拗不过他,只得将手做环抱的姿势从他身前绕到背后,然后她感觉到他们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他更是索性把下巴直接压在她的肩膀上,那温柔挠人的气息循循洒进她的耳朵里,暖洋洋的,让她不禁想伸手过去挠。

    安然这才察觉到自己上了当,小声的在他耳边低骂了句,“奸官,太工于心计了!”

    苏奕丞笑,心情大好,偏头凑在她耳边说道,“谢谢夫人夸奖。”说着,便朝她的耳边吹了口气。

    安然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手边在他身后摸索打劫,边没好气的说道:“苏特助,你确定我刚刚是在夸你吗?”

    “骂我也没事,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就好。”苏奕丞有些无赖的说道。

    安然有些被打败,“苏先生,你的自尊心可真坚强!”

    苏奕丞嬉笑,说道:“谢谢苏太太赞美。”

    安然好笑的看了他眼,终于在他背后系好了结,放开他,说道:“好了。”

    苏奕丞点点头,看着她,然后无比认真的说道,“作为奖励,我准备亲你一下。”

    “噗哧——”安然笑出声来,歪着头看着他,说道:“苏特助,那我可以拒绝不要这个奖励吗,就当我日行一善,为人民服务好了。”

    苏奕丞还真的,状似认真的好好思考了下,然后看着她略有些抱歉的摇摇头,说道:“组织上说了,有奖励才能有更好的积极性,所以不能拒绝,只能接受。”

    安然还想反驳,才开口,他那俊脸就压了下来,然后热吻随之而来,急切,却不失温柔。

    “哐啦。”厨房的推拉门突然被人推开。

    林筱芬推门进来,“阿丞啊买那个冰箱里有——”不过是想跟他说冰箱里有豆腐,可以做一个豆腐鱼汤,可是似乎她来的并不是时候啊!

    安然忙伸手将苏奕丞推开,低着头看着煤气炉台,脸红的比那琉璃台上放着的西红柿还要红上许多。她真的是欲哭无泪,在大院,在家里竟然全都被撞个正着,嗷嗷,她真的挖一个洞把自己给埋了算了,太丢脸了。

    相比起安然,苏奕丞正神情自然的太多,微笑的看着林筱芬,问道:“妈,有事吗?”

    林筱芬这才反应过来,反而她还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忙说道:“没事没事,你们慢慢做,想吃什么做什么,不着急哈,不着急。”说着转身赶忙出了厨房,临离开前还不忘记帮他们把厨房的门拉好,心里更是提醒着自己,待会儿老顾回来,千万别让他来厨房这边。

    直到林筱芬离开,安然依旧爆红着脸低着头洗着她手上的菜,在心里找把苏奕丞上上下下给骂了个几百遍。

    苏奕丞看着她这样娇羞的模样,禁不住笑出了什么,问道:“苏太太,你这是在害羞吗?”

    安然在心里用将他骂了几百遍,然后凌厉的瞪了他一眼。

    在得到一个凌厉的白眼之后,苏奕丞摸了摸鼻子,很识趣的收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做饭。”

    安然瞪了他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无声的给他让了位置,自己则小媳妇搬站在一旁,等着他发号施令,准备给他递水,递酱油什么的。

    顾恒文回来的时候只见妻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轻笑的。问道:“怎么了今天?”换鞋的时候看到家里鞋柜上多出的两双鞋,又问道:“安然和阿丞过来了?”

    林筱芬这才回过神,起身接过他手中的手提包,笑着点点头,“嗯,回来了,这会儿在做饭呢。”

    “他们做饭!安然没学过做菜啊!”顾恒文讶异的说道。

    “是阿丞做,安然打下手。”林筱芬笑着说道。

    “阿丞还会做菜!”这个就连顾恒文都觉得很是意外。说着,瞥见她眼下的发红的水泡,皱了皱眉上前问道:“这是怎么弄的?”

    “刚刚锅铲上有水,没擦干净直接放到了油里,不小心溅到了,没事,已经擦过烫伤药了。”林筱芬解释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顾恒文有些责备的说道,其实心里不过是心疼她而已。“擦药了吗?”

    林筱芬笑笑,点点头,今生遇上顾恒文,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当年在她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是这个男人宠她,怜她,给她一个家。虽然并不是大富大贵,虽然过不上锦衣玉食,但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幸福一直都是她渴望的,而他,给与满足了她想要的一切,这些年她过得真的很幸福,她也不得不承认,其实她真的很幸运。

    “怎么了?”终究是枕边人,同床共枕近三十年,她有什么异样一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看着她,顾恒文总觉得她晚上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感慨。”林筱芬随口睡到,她自然不会告诉他刚刚在路上遇到童文海的事,她不想他再为她担心。

    顾恒文没有多问,看着那紧紧关着的厨房大门,转头问妻子,“你真的不打算进去帮忙?”

    林筱芬笑,“不用。”想起刚刚自己进去看到的那一幕,看着丈夫,笑着说道:“安然跟我一样幸运,遇到了一个跟你一样好的苏奕丞。”

    顾恒文看了看妻子,嘴角淡淡的笑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6 夫妻做饭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2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3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4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5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