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58 释怀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等一下。”童筱婕叫住她。“我们能谈谈吗?”

    安然停住脚步,没回头,只稍稍蹙了蹙眉,说道:“我并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以谈的。”童家的人,她一个都不想打交道!越过她,迈进电梯准备离开。

    童筱婕转过头,看着安然的背影,说道:“我跟莫非离婚了!”

    “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无关。”依旧没有转头,直步踏入电梯,不管是莫非,还是童家,他们的事,她一个都不想知道!

    再转过头直接伸手要去按电梯上的按键,眼睛并没有看她一眼。

    不过童筱婕似乎真的是要跟她说个清楚似得,直接伸手挡住电梯的门,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就算不想跟我谈莫非的事,我想我们也应该有必要谈谈你和童家之间的关系吧!”

    安然这才抬眼看她,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着,好一会儿,才冷漠的开口,“我跟你们童家没有一点关系!”

    “我们谈谈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童筱婕坚持,手依旧挡在电梯那愈上的铁门板上。

    安然看了她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抬脚出了电梯。

    天还没有黑,不过日头已经慢慢的西下,天际留下一道有些旖旎的红,很美,很漂亮。

    安然和童筱婕两人在医院的花坛那边的石椅上坐下,安然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前方草坪上几个嬉闹的孩子身上,手提着包放在膝盖上,并没有开口说话。

    童筱婕看着她,确切的说是定定的看着她那隆起的肚子,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微微把脸侧过去,眼睛同着安然同一个方向看着前面,但是并没有焦距,眼眶也微微有些泛红的厉害。

    微风抚过,吹起两人的发丝在空中飘舞了下,就这样沉默的过了好一会儿,童筱婕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之前也以为我会有孩子,我也能当一个幸福的母亲。”声音略有些低沉,情绪听得出来很是有些低落。

    安然一怔,想起那次住院的时候她苍白着脸来到她的病房自责她,她说她的孩子没了,而这一切则都是她害的!她原本就很白,那个时候更是苍白的厉害,如果说她之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身上带着仙气,那那个时候的她就是被折了翅膀的仙女,整个人透露出病态。

    安然有些刻薄的说道:“坚持要跟我谈谈,就是为了再来指责一遍我害你没了孩子的事吗?”如果是的话,那她未免太过无聊,难道她们犯错都只会在别人身上找原因,从来都不曾考虑过错是否出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会弄到最后这样的局面,难道他们都不会来自我检讨吗?

    身边的童筱婕苦笑,缓缓的将目光收回,转头看着她,有些自嘲的开口,说道:“指责你孩子就可以回来吗?”

    她的回答让安然一愣,有些意外的转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睛,她看的出她眼里的悲伤和难过。

    “你……”看着她,安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童筱婕将自己的目光收回,重新转过头看着前面草坪上的孩子,只是依旧眼神飘忽,并没有什么焦距。

    又过了好一会儿,安然不清楚是几秒,还是几分钟,直到缓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童筱婕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跟莫非离婚了。”语气已经没有最开始在电梯门口时候遇到她的冲动了。

    安然看着她,只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刚刚说过了。”

    “是啊,我说过了。”童筱婕重复的说道,然后转过头看她,定定看着她说道:“我只是意外,我说我跟莫非离婚了,却从你脸上看不到一点意外或者惊喜的表情。”她一直以为她会拍手叫好,然后嘲讽她强抢过来的爱情终究不能走到最后,然后在她面前嘲讽她当初跟她说过的一切挑衅的话,她想象过各种表情各种反应,却没有想到她的反应是如此的平静,一点没有波澜。

    “那是你们的婚姻,你们的感情,我有什么好意外好替你们惊喜的。”安然平静的说道:“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我从来没有介入过你们的感情,自从六年前莫非跟我提分手,我跟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即使六年后再相遇,因为不想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我只当自己同你们只是认识,就连朋友都算不上,我讨厌感情被别人介入,所以更不会去介入别人的感情。”看着她,安然的话意有所指。

    “呵呵。”童筱婕轻笑,那笑容有些自嘲的感觉,她也是个聪明人,自然听得出安然这话里的意思,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只有些自我嘲讽的说道:“是啊,当初是我介入你们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是我。”边说着,边不住的点头。“原来他从来就不是我的……”

    安然没说话,只淡淡的将目光转移,对于当初的那段感情不是没有恨,但真的要说恨谁的话,很长一段时间她恨莫非,不可否认一句话,爱多深,恨便有多深,她当初真的以为莫非会是那个陪同自己走一生的良人,只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是那样一个给她措手不及的结局,但是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懦弱的强留住一个背叛自己的男人,很长一段时间她走不出来那段感情带给她的伤害,她不敢再轻易动情,不敢去试着恋爱,对于她来说,恋爱和婚姻就如同一道必须要做的题目,不能跳过,不能空白,对她来说是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责任。

    她曾经以为因为那段青涩的爱情会让她再也没有勇气去相信爱情,再用心的去爱一个人,她甚至做好了把婚姻当作工作的准备,只是……只是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和惊喜的,她从来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运气的一个人,最后竟然会让她幸运的遇到了苏奕丞,她从来没有怀疑,甚至一直认定遇上苏奕丞是她这辈子最幸运最幸福的一件事。她开始相信,上天真的对她是有眷顾的。

    有时候也会在想,是否这才叫真正的缘分,就如同苏奕丞之前跟她说的那样,他们彼此都受过伤害,彼此都经历了那么漫长的等待,也许那些伤害和等待就是为了后来,为了现在他们相遇,然后结合,上天给他们的彼此的契机和考验,因为这样考验和困苦,他们对彼此留住了自己。

    想着,安然嘴角淡淡的荡出笑意,那笑容是满足且幸福的。

    “你知道吗,我曾经固执的以为只要我能生下他的孩子,他就能待在我身边一辈子。”童筱婕缓缓的开口,嘴边带着嘲讽的笑意,“但是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愿意留在我身边。”

    安然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没开口,没有发表任何自己对于此事的看法。

    “他是真的不爱,即使我很努力的去爱他,可是他的心里一点都没有过我。”童筱婕说着,那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然后笑出声来,“呵呵。”那笑在安然看来,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上千百倍。

    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安然,笑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很笨,很蠢,竟然在一个男人身上努力了六年,花了六年的时间才真正的去认识,去接受这个男人不会爱我,不管我做的再多做的再好,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我的位置。”

    安然依旧没有说话,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其实这样看来,童筱婕又何曾不是可怜人,莫非与她之间的婚姻,莫非只是利用她的家世,她的背景,然后来助自己事业上的成功,却从来没有对她付出过真正的感情,他们的婚姻也只是某种目的下的产物,到头来得到这样的结果,其实也并不能算上太意外。

    “我知道他跟我一起是因为我的背景,我的家世,我知道他从来不爱我,我知道他当初在你和我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有多痛苦,我也知道他就是离开了你之后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你,这一切我都知道,全都知道。”童筱婕说着,转过头看着远处,微风吹来将她那飘逸的发丝吹乱,直接贴到她的脸上,甚至有一小撮直接飞到她的嘴边,并没有伸手拨开,继续淡淡的说道:“我不介意她并不爱我,不介意他只是为了钱为了权利地位跟我在一起,甚至我可以不介意他心里还忘不掉你,即使他在抱着我的时候迷糊间喊的是你的名字,我也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我也可以努力告诉自己自己迟早有一天会住进她的心里。我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我以为时间久了,他就可以将你从他的记忆中抹去,我以为时间久了他就可以看到我所做的努力,看到我对他的爱,对他的好,可是……”童筱婕顿住,好一会儿才重新缓缓的开口,说道:“可是我错了,错的离谱,不会爱不管我付出多大的努力,他终究看不到我的好,看不到我的爱,而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我却花了六年,才看清楚。”说着,伸手缓缓的覆上自己那平坦的肚子,好一会儿,手蓦地收紧,紧紧的攥握成拳,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说道:“代价竟然还是我孩子的生命!”眼眶中的泪就那样没有预警的落下来,并没有声音,却惹人怜惜。

    安然怔愣,内心有种说不出的震动,她是一个准妈妈,现在还怀着孩子,她知道那种孩子在肚子里的感觉,即使他最初甚至不会胎动,就跟没有时候一样,但是知道后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她形容不来,但是能感受得到。

    安然不知道能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的样子,还是有些忍不住问道:“你,你还好吗?”

    待缓过自己的情绪,伸手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摇摇头,强扯出嘴角的笑容,说到:“没事,虽然代价重,但是并不是没有意义,至少让我看清了,这个男人并不再值得我去爱,傻了六年,也是时候不再继续傻下去了。”

    安然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只看着她点点头。说也奇怪,此时此刻,她竟然开始有些可怜,怜惜她。

    “你知道他现在跟谁在一起吗?”童筱婕有些故作轻松的问道。

    安然没说话,只是摇摇头,眼睛定定看着她。

    “肖晓。”童筱婕说道,“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是你之前的同事,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安然只点点头,对,她也记起来了,十一上次跟苏奕丞牵手逛街,在步行街遇到,肖晓同他很亲密的在一起,因为真的是只当他是陌生人,所以并没有刻意的去记他的事情,因为并不关心。

    她的反应过于平淡,让童筱婕有些意外,看着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一点都不惊讶?”就算真的跟莫非没感情了,但是这样的组合还是很诡异,不是吗?

    “我之前在街上有遇到过他们。”安然如实说道。

    “哦,这样啊。”童筱婕了然的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道:“你知道吗,我之前很恨你,真的特别的恨你,我一直觉得是因为你的关系,所以莫非才不能接受我,不能爱我,如果没有你,如果莫非早一点遇到我,也许我们的结局就不会是这样。”

    “从六年前莫非跟我说分手走向你的时候开始,我跟他就不可能了。”安然再次澄清说道,也许在遇到苏奕丞之前她一直没有真正的放下莫非,或者说并没有从上一段的感情中走出来,但是有一点她非常的清楚,即使莫非再回头,他们也是不可能的。

    “我以前不相信,有句古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呵呵,他的百般不好在我眼里都是好的,当初他在我眼里是最优秀的,甚至堪称完美,因为对他的感情存在着强烈的不安全感,我一直以为你那些话是骗我的,我甚至觉得这样优秀的男人外面就是人人觊觎的,现在想来才觉得多可笑,他并不优秀,更不完美,连对感情忠诚都做不到的男人,哪里能称得上是好男人。”

    安然没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同意,是的不管有多优秀多能干本事,如果对感情做不到专一,做不到忠诚,又哪里能算得上好男人。

    轻叹了一声,童筱婕继续说道:“当他带着那个女人来我面前把离婚协议书拿给我的时候,我才彻底的明白,这个男人最爱的人根本就是他自己。那个时候我才彻底的明白我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我一直以为是你的关系,可是那天我才明白,即使没有你,也会有林安然,张安然,李安然,而这些其实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一个他不会爱上我的理由,而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他心里放不下谁,忘不了谁,而是他根本最爱的就是他自己,从来都只有他自己。”

    “如果他真正爱你,当初他不会因为机遇因为我的家世背景而离开你,他把自己看的比什么都重,想得最多的从来只有自己。”童筱婕有些嘲讽的说,“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心,所以花再多的时间都只是徒劳,他不会爱上谁,爱的只有他自己。”

    草坪上嬉笑闹着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们的母亲带着,原本热闹的草坪一下安静下来,只剩下那傍晚的风呼呼的在耳边吹过,另外天际的晚霞也慢慢的下沉,一点一点的被那昏暗的夜幕给代替。

    安然看着那此刻空无一人的草坪,只点点头,嘴角淡笑,说道:“也许就是你说的这样。”

    童筱婕也转过头,看着那草坪,说道:“其实今天坚持要跟你谈谈,只是想把心里的这些话跟你说清楚,另外我知道我一直都欠你一句道歉。”

    闻言,安然转过头看她,看着他,脸上有些说不出的意外。

    “对不起。”童筱婕没有转头,眼睛依旧直直的看着前面,脸色平静的说道:“当年是我介入了你们的感情,对此,我欠你一句对不起。”说完,这才转头看着她,眼睛对视着她的眼睛。

    安然着实被她的道歉有些愣到,她甚至开始怀疑今天的童筱婕跟之前她遇到的童筱婕究竟是一个人吗?

    似乎是看穿了她心中的疑惑,童筱婕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童筱婕?”

    安然这才缓过神来,不过还是难掩脸上的震惊和意外。

    “我恨你,一直是因为觉得是你妨碍了我跟莫非,是因为你的存在所以莫非才不会尝试着去爱我去发现我的好,可现在都弄明白了,我跟莫非之间从来都是我爱他他不爱我的问题,与任何人无关。这样子,我还有什么理由来恨你。”童筱婕自我嘲讽的说道。

    安然愣,只是看着她,好一回儿没有反应,不点头,也不说话。

    童筱婕并不去看她,转过头,直接站起身来,只看着远处天际暗淡下来的晚霞,说道:“道歉是我的事,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我只是把把抱歉说出来,对于你愿意不愿意接受我也并不在意,因为我并没有想跟你做朋友,下次再见面我也会当你不认识,因为我要开始我新的生活了。”说着,童筱婕嘴角淡淡的弯起笑意。

    转过身准备离开,却在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身,看着安然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对了,今天除了想跟你说清楚莫非的事情之外,另外,请你别打扰到我们家的生活,就像你刚刚说的,你跟我们童家,没有一点关系!”

    安然缓过神,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心里暗想看来童家那边是已经知道了,不过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不管是童文海还是童家,对她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看着童筱婕坚定的说道:“我跟你们童家本来就没有关系,我的父亲从来只有顾恒文,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会是!”

    童筱婕没再多说什么,只点点头,转身准备踩着那鹅软石砌成的小路,直接朝花园外的那条小道过去。

    安然将目光收回,并没有去看她,再转过头看了会儿那天际慢慢暗淡下来的晚霞,再抬手看了看手腕上带着的手表,时间有些不早了,刚刚苏奕丞说让她在病房里等他,起身准备回林筱芬的病房,虽然并不知道他忙好了没有,但是还是先决定回去,免得等一下他忙好了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并没看到自己而着急。

    可这才想起来,肚子里的那两只小宝贝突然动了下,也不知道是小拳头还是小脚用力蹬着自己的肚皮,微微有些痛,却带给她莫名的感动。

    轻笑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那微隆的肚子,嘴角半扬着,低头细语的对着肚子中的宝贝说道:“宝贝,你们也像见爸爸了吗?”

    不是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有那么神奇,待她问完之后,肚子里的那两个小宝贝又是你一拳我一脚的动了动,惹得安然笑出了声,“呵呵,好,我们一起去找爸爸。”说着缓缓的站起身准备朝住院大楼过去。

    可是才当安然站起身来,转过头还没准备走,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凌苒竟然已经来到她的身边,此刻正阴沉着脸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的笑着,那表情看着有点阴森,有点恐怖。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2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5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