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37 女儿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安然摇头,看着他的表情冷到冰点,“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人若只认什么血缘,只认什么鉴定报告,而不认亲情,而不懂得感恩,那就太悲哀了!”

    闻言,童文海有些急了,忙拉着安然的手,有些急迫的说道:“然然,不是这样的,我毕竟是你亲生父亲是不是,你不会不认我的对不对。”

    安然甩开他的手,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别这样叫我,你这样叫我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你……”

    推开苏奕丞的怀抱,安然一步一步朝他逼问着,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说道:“你相认我,呵呵,你不过是想让我替你跟奕丞求情,让他看在我的面子上来出面帮你渡过眼前的难关,如果没有这一层,你应该巴不得一辈子都不会把我的身世说出来,因为你害怕,你害怕会因为我而毁了你现在的一切!”

    “我……”童文海只能一步一步后退着,对于她的质问根本就无从反驳,是的,安然说的没错,如果没有这件事,他永远都不会将安然是他亲生女儿的事说出来,并不是什么说不想破坏林筱芬现在的家庭或者什么,而是他并不想因为安然的事而破坏了自己现在的家庭,要是让陈慧知道他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那家里还不被掀了才怪。只是现在他也顾不上那么多,早上已经有纪委的人找过他了,被他糊弄过去,估计明后天还是要来的,他要是再不想想办法的话,那就真的死定了,而能帮他的也只有苏奕丞了。

    其实他也不想弄成这样,所以他才会去找林筱芬,希望她能出面去劝说安然让安然给他在苏奕丞面前说说话,让他想办法帮帮他,可是林筱芬一口拒绝,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甚至还要求他不准再去找安然。所以他才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直接来找安然,毕竟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至亲,几次接触他也看得出安然的性子是温和的,要是她知道自己就是她的亲生父亲的话,那一定是会帮忙的,只是没想到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以为我真的会没有感觉吗?每次妈妈看到你的样子,还有你上次来找我教训我的样子,我会真的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说着,安然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还没有像你想的那么蠢笨,我只是不想说,不想承认,我只是不想承认我竟然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不管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是你童文海也好还什么张文海,李文海都好,那根本就不是我关心在意的,我只是遗憾,遗憾我竟然不是顾恒文的亲生女儿!我这辈子只想做顾恒文的女儿!”

    “然然!”一旁拥着林筱芬的顾恒文那坚毅的脸上有些动容,那原本泛红的眼眶在这时候终于有些忍不住直接流下了眼泪,只是嘴角是淡淡微笑的,眼睛直直看着安然,语气无比坚定的说道:“然然,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从当年伸手接过那个小娃娃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不管这个孩子以后会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也不管这个孩子以后会不会认他,他永远会当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给她本来就该有的父爱,疼她呵护她一辈子!

    安然看着他,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爸爸!”伸手捂着嘴,哭的有些泣不成声。

    顾恒文放开林筱芬,朝安然过去,伸手将安然拥进怀里,紧紧的抱着。

    林筱芬坐在地上,看着眼前那相拥着的父母,眼泪不住的留着,只是此刻的眼泪不同与刚刚,是幸福,是满足的。

    看着这样的场面,一旁的童文海有些急了,也顾不上态度和语气了,有些怒气冲冲的朝安然吼道:“顾安然,我才是你的父亲,你不认我,那是大逆不道!”说着,又转头朝林筱芬吼着说道:“林筱芬,你就是这样教女儿的吗?把她教的一点规矩都没有,不孝到不认我这个父亲!”

    林筱芬抹掉泪,转头看着他,然后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只轻轻淡淡的问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女儿为什么要认你?”说着,看着他的眼睛突然一下又变得严厉起来,厉声说道:“我告诉你童文海,安然永远只姓顾,跟你童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别再想利用她达到你那龌龊的想法!”

    “你,你们都疯了!”童文海都不能理解,他以为血缘亲情是大过一切的才是啊,为什么他是安然的亲生父亲,她却不认他更不帮他呢!

    苏奕丞冷眼看着他,直接从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拨通了保安室的电话,只说家里来了个不认识的人,要他们把人给带出去。

    童文海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可是他说得话没有一个人再愿意去听他半个字,他整个人倒像是跳梁小丑似的比划着,激动着,最后还是又保安室的保安架着他直接出去,把带出去的时候嘴里甚至还不停的嚷嚷着,我才是安然的父亲,我才是安然的父亲……

    安然哭的有些累,最后哭着靠在顾恒文的身上睡过去。

    苏奕丞见状上前要将安然抱回房去,却被顾恒文挡下,只见顾文恒很是吃力的将昏睡过去的安然揽腰抱起,然后走的并不平稳,却很努力走平稳的将安然抱到主卧的床上躺下。

    坐在床边看着她那紧闭着的眼,两颊上还带着那未干的泪痕,慈爱的伸手轻轻的替她擦拭去,就这样做在床边看了她许久,这才出了房间。看着林筱芬,有些忍不住激动,“安然是我的女儿,亲生女儿!”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他跟安然是父女,一辈子的父女!

    “嗯。”林筱芬看着他重重的点头,脸上边笑着边流着眼泪。

    今天的安然情绪过于饿激动,苏奕丞和林筱芬终究都有些不放心,所以直接打电话请了医生到家里来,给安然做了简单的检查,确定安然和肚子中的宝宝都没有问题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今天的安然真的是累了,睡了好几个小时也不见醒来。苏奕丞让林筱芬和顾恒文住下来,却被顾恒文拒绝了,说让他明天带安然回家,到时候他和林筱芬两人会把这件事讲清楚,关于当年的事,关于安然的身世。

    苏奕丞点点头,没有强留他们,也知道他们需要时间来消化今天的一切,也需要时间来想想明天要怎么跟安然讲当年的事。没有留他们,但是苏奕丞坚持开车送他们回家。

    送他们到家门口的时候,苏奕丞真挚的朝顾恒文说道:“爸爸,谢谢你!”谢谢他那无私的父爱,因为他才会有如今的安然,才会有那个可以让他珍惜一辈子的人!

    顾恒文看着他好一会儿,只说道:“以后不许欺负我女儿!”‘女儿’那两个字特别的咬重,似乎像是在宣告着什么。

    苏奕丞重重点头,“我会疼她一辈子!”

    顾文恒看着他,笑了,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屋子。

    苏奕丞再回来的时候安然还没有醒,张嫂因为今天特殊的情况被苏奕丞留下来照顾着没有回去。

    当苏奕丞推开房门进去的时候张嫂正拿着毛巾给安然擦拭着额头上的细汗。

    “还没有醒吗?”苏奕丞问道,看着床上的安然,只见她眉头紧蹙的厉害,似乎梦见什么似得。

    张嫂摇摇头,说道:“还没醒,刚刚似乎在做噩梦,老说梦话。我见她额头出了不少冷汗,怕她这样明天起来会感冒,所以打了点水给她擦擦。”

    闻言,苏奕丞有些担心的蹙了蹙眉头,伸手将张嫂手中的毛巾接过,只说道:“我来吧。”

    张嫂没有多说什么,起身给他让了位置。

    苏奕丞在床沿坐下,将毛巾放到脸盆里拧了一把,看着然后细细的给安然擦拭着。对身后站着的张嫂说道:“张嫂,麻烦你去熬点粥吧,等下安然醒来正好可以喝。”睡那么长时间,醒来肯定会饿的。

    “诶,好的。”张嫂忙点头应下,然后轻声的从房里退了出来。

    正如张嫂说的那样,安然似乎睡得真的很不安慰,眉头皱的厉害,头轻颤的摇着,像是梦到什么,嘴里轻声得喃着,“爸爸……你,你走开,你不是我爸爸,顾恒文才是我爸爸……我只有顾恒文一个爸爸,永远只有他一个爸爸……”说着,边挥着手,像是在驱赶什么似得。

    伸手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不小心把自己打到,苏奕丞有些心疼的轻轻叹了口气,拉过她的手放到自己嘴边亲吻着。边轻声的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你永远是顾恒文的女儿,永远都是,别怕,别担心。”

    睡梦中的安然似乎真的能听到他的话,整个人慢慢的平静下来。待她平静下来后,苏奕丞这才轻轻的替她擦拭去额头的冷汗,然后又做在她身边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放下她的手,帮她盖上被子出了房门。

    再回到书房,看着书桌上那并没有完成的工作,苏奕丞伸手拧了拧有些酸疼的眼眉,并没有回到书桌前坐下,而是拿着手机站到了书房的窗户前,看着今晚那并不太好的夜色,没有星光也没有冷月,看着手机好一会儿,直接给严力拨打了电话。

    安然这一觉睡了很久,睡了足足有近10个小时,知道凌晨两点的时候这才嘤呜着缓缓的睁开眼来,而就几乎她一动,身边躺着的男人就转醒过来了,按开床头的灯,因为怕太光亮会太刺眼,所以特地细心的将灯光调至昏暗,这样就不会让她不适应了。

    安然皱着眉,伸手按了按有些疼得紧的太阳穴,眼睛也还没有完全张开来。

    “安然……”苏奕丞轻轻的在她耳边轻唤,小声的,深怕太过大声会吓到她。

    好一会儿,安然这才算是真正的睁开眼来,转头看着他。许是今天哭的太用力了,现在的太阳穴还是有些隐隐的发疼。

    苏奕丞似乎看出她的难受,半撑坐起身来,拉下她的手,用自己的手代替她的,轻轻的放在她的太阳穴上缓缓的按揉着,轻声问道:“舒服点了吗?”

    “嗯。”安然点点头,又舒服的闭上眼睛。

    苏奕丞按了好一会儿,被安然伸手将他的手拉下,只说道:“好了,不那么疼了。”说着,便撑坐着想要坐起身来。

    苏奕丞扶着她让她坐好,手绕过她的脖颈,让她整个人枕靠在自己的胸前,手轻轻的拍着她,有一下没一下的,并没有怎么规律。然后轻声的在她耳边问道:“肚子饿吗,我让张嫂煮了稀饭,保温着,现在还是烫的,要不是打点过来给你吃?”

    枕在他的怀里,安然摇摇头,说道:“不饿。”

    闻言,苏奕丞也并没有多说或者强迫她什么,只依旧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她。

    也不知道这样静坐了多久,安然终于缓缓的开口,问道:“爸爸妈妈呢?”她指的是林筱芬和顾恒文。

    “已经先回去了。”苏奕丞轻轻说道,低头将吻落在她的发心。好一会儿,才开口告诉她说道:“爸爸让我们明天晚上回家去。”

    安然好一会儿没说好,任由他拥着自己,许久才轻轻的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应声道:“嗯。”那环抱着他身子的手力道紧了紧。

    两人就这样无言的相拥着抱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也不知道就这样坐了多久,久到苏奕丞以为她又靠在自己怀里睡着的时候,低头看了看她,只见她依旧睁着眼,眼睛直直的看着房里的窗帘的方向,双眼却是并没有什么焦距的。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问道:“安然,要不要睡会儿。”

    没有回应,苏奕丞以为她没有听见,又在她耳边轻声问了句,“安然?”

    怀中的人儿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摇摇头,却没说话。

    她不想睡苏奕丞也不逼迫她,就这样拥着她两人无言的坐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苏奕丞以为他们要这样坐着等天亮的时候,怀中的安然终于缓缓开了口,说道:“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妈妈他拿着张老照片在发呆,甚至连我回去都没有发现,我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很年轻穿着白衬衫,那照片应该是30多年前的,我看照片都发黄了。”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抱着她,只是那拥抱的力道比刚才紧了紧。

    安然继续说道:“还有一次,我在街上走,正好碰到她跟童文海在街上拉扯着争执些什么,见我过来,她的表情很慌张,像是在害怕什么,拉着我的手就上了计程车,还一再警告我不要跟童文海来往,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她跟童文海是什么关系,但是也隐约的可以猜到他们的关系应该并不那么简单。”

    “后来妈妈晕倒住院,有一天下午我去看她,却在病房门口听到她跟爸爸的对话,我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真的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只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人是谁,直到上一次童文海来找我,让我不要去介入童筱婕和莫非的婚姻,我出口顶撞指责了他,后来妈妈因为我私下跟童文海见面的事情绪很激动,那个时候我才确定,确定原来童文海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人。”说着,那拥着苏奕丞腰的手不禁紧了紧,情绪似乎也有些激动。

    苏奕丞感受得到怀中人的激动情绪和她那轻微的颤抖,忙轻拍着她的背,说道:“好了,好,不说了,我们不说了。”手顺着她的后背轻轻的来回拍抚着。

    在他怀里,安然渐渐的有些哭腔,问道:“你说,你说他怎么能这么无耻?他怎么能好意思来要我认他?”什么都没有为她做过,甚至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来指责她的人,他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没事了,没事了,他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想他就好。”苏奕丞安慰着,将她拥得更紧了些。

    安然抹了抹眼泪,情绪慢慢得到平复,点点头,说道:“嗯,他跟我没关系,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他对我来说根本就连一个陌生人都算不上。”

    苏奕丞点头,附和着她说道:“嗯,陌生人都算不上。”说着,轻轻的将她放开,然后伸手用指腹将她脸上那挂着的泪给擦去。

    可是安然还是有些忍不住想哭,眼泪更是怎么也擦不完,擦不尽,一串一串的从眼眶里滑落下来。见状苏奕丞只能轻声叹了叹气,欠身上前吻去她脸上的泪水。边轻喃着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安然任由着他亲吻着自己,也缓缓的在他的亲吻中真的慢慢平静下来,边点头,边回应他,“嗯。”

    吻了好一会儿,确定她的眼泪再没有掉下来,苏奕丞这才将她放开,看着她那略有些哭红的眼睛和鼻子,忍不住低头又吻了吻她的眼睛,很怜爱,很怜惜。许久才放开她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拥住,

    安然抬手也回抱着他,紧紧的。

    两人这样静默的抱了好一会儿,苏奕丞的手这才从她的后背缓缓的探到她的身前,手轻轻的覆在她的小腹上,来回缓缓抚触。轻声说道:“医生说准妈妈要开开心心的,不能这样整天哭,对宝宝不好。”

    安然重重的点头,“嗯嗯。”从他怀里退出来,低着头看自己的肚子,现在肚子已经明显有些看的出来了,微微有些隆起,之前去产检的时候,医生告诉她宝宝很健康一切都很好。躺在哪里听着宝宝的心跳,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手缓缓的覆上,虽然还感觉不出来什么胎动,但是她似乎能感觉到肚子中的孩子跟她是一体的,感觉是那么的近,那么的亲切。

    苏奕丞伸手覆上她的手,然后让她转了个身,自己侧从身后将她拥抱住,轻轻的摇晃着,也不用多说什么。

    因为不放心安然一个人在家又要胡思乱想什么,苏奕丞第二天并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让郑秘书上门将有些急要的公文带走,另外让他把今天的工作给他送到家里来,郑秘书看的出他脸上的疲惫和憔悴,不禁有些关心的问道:“副市,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苏奕丞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摇摇头,只说道:“没什么。”大致浏览了遍,再抬头,看着他问道:“你跟进的城北那边拆迁的项目怎么样了?”

    “还有些僵持着,不过村民保证说拆迁款是合理到位的,那他们一定会配合我们工作。”郑秘书说道。

    苏奕丞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临走前郑秘书又想起什么,看了看那空无一人的走廊,小声的凑到苏奕丞面前说道:“我听说严组长找童文海谈话了。”

    苏奕丞看了他一眼,只挑了挑眉,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见他没有说什么,郑秘书也没再多说什么,拿着已经办好的公文离开。

    傍晚的时候苏奕丞开着车带安然回顾家,车上,安然还有些不安,那放在腿上的两只手紧紧的纠缠着。

    苏奕丞淡笑的看了她一眼,在红灯的时候腾出手将她的手握住,只淡淡的朝她笑了笑,什么都没有多说。

    许是他的手太过温暖,这样被他握着,安然慢慢的忘了紧张,忘了害怕。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2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3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4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