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1 旧爱找上门

121 旧爱找上门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周翰也看到了苏奕丞,同样有些意外。今天和客户在这里谈合作的事情,这才客户送走,想说时间还有点早便来这边酒吧喝一杯再回去。看着那个侧脸看着跟叶梓温很像,便试探的开口唤,却没想苏奕丞也在。

    一旁的叶梓温似乎有听到人叫他,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苏奕丞的表情,转身看到站在几步远的周翰。“周翰,来喝酒吗,过来一起吧。”说完又突然意识到自己嘴太快,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苏奕丞的反应。

    周翰知道苏奕丞不想见到他,其实换了谁都不会想再见到当初那个背叛过自己的人,才刚想开口,“我——”

    “一起吧。”苏奕丞淡淡的开口,语气不急不缓,脸上平静的看不出一点情绪,说完便直接转过了头去。

    周翰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站在哪看着他。

    叶梓温倒是也愣了下,不过却也立马反应过来,对着周翰笑着说道:“周翰,过来我们喝一杯。”说着直接起身上前去把他拉过来。

    直接跟服务员再要了个杯子,然后给他倒了酒,边问道:“最近小斌怎么样啊,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那小家伙了。”

    “挺好。”周翰接过酒,同他碰了下。

    “你——”叶梓温这还想说什么,突然那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拿出来一看,有些意外,竟然是苏奕娇的电话,大喜,赶忙按了接听,“喂,小娇?”

    闻言,一旁的苏奕丞微微蹙了蹙眉,转头看了他眼。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只见叶梓温轻皱了皱眉,冷声说道:“她在哪?……好,我马上过去。”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对苏奕丞和周翰说道,“临时有事,先走了。”

    “是不是奕娇出什么事了?”苏奕丞皱着问,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心里还是担心的。

    “小娇在酒吧喝醉了。”边说着,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

    “我跟你一起去。”苏奕丞说道。

    “不用,我去就好。”叶梓温拒绝,说着直接起身出了去,留下苏奕丞和周翰两人坐在吧台前。

    气氛似乎略有些尴尬,周翰率先开口,问道:“不跟过去看看?”

    苏奕丞回过去,淡笑的摇摇头,“我信得过梓温。”

    “您好,您点的意面。”这时服务员将他点的意面送上。

    “谢谢。”苏奕丞接过筷子开始享用自己的晚餐。

    似乎是想要找话题,周翰有些没话问的说道:“还没吃啊。”

    “嗯。”苏奕丞点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然后便是无尽的沉默,苏奕丞专心的用着他的晚餐,而周翰则是专心的喝着他的酒,两人并排坐着,却根本就没有话题。

    周翰喝着酒,嘴角有些自嘲的半勾着

    待一碗面吃完,苏奕丞让服务员将碗盘收拾起来,再转头看他,淡淡的开口,说道:“老区改建的项目,我看到你们也投标了。”

    “随便投投。”其实他对这个不敢抱多大希望,毕竟公司重新搬回国内才不到半年,虽然自认为标书和设计都做到完美,但是也清楚同那些所谓的龙头企业实力企业比,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优势。

    闻言,苏奕丞只淡淡的说道:“既然自己都没有信心把这个项目坐好,当初又何必投呢。”

    “关于项目我们绝对有信心坐好,不过关于中标,我们并不抱希望。”周翰纠正他说道。

    苏奕丞没说话,端过吧台上那放着的水啜饮了口。

    看着他,周翰淡淡的开口,“你太太一切都还好吧,上次的事,很抱歉。”

    苏奕丞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之前安然摔倒的事,点点头,“挺好。”

    周翰点点头,没说话。握住酒杯,看着被子里那褐黄色的液体,轻轻摇了摇杯子,然后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尽。他知道他们再无可能像当初一样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就算他愿意自己都觉得不自在。起身刚准备想走,身边的苏奕丞却在这时候开了口。

    “竟然当初选择放弃了那么多东西也要跟她在一起,那想走又为什么要选择分开?”苏奕丞定定的看着他,不想说,却还是问出了口。

    周翰一顿,定定的看着他,那垂在两侧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攥握。有些痛楚的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睁开,苦笑着说道:“她会背叛你,当然也会背叛我。”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买单离开。

    苏奕丞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酒吧的门口,这样回过神来。

    科技城的第一个项目投标结果出来了,‘精诚建筑’没有中标,而关于老城区改建的项目,最终由‘瀚海房产’投的中标,这个结果让不少人意外,却也同时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小公司迅速被人熟识起来。而安然对于这样的结果大感意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舍弃那些更有实力的公司,而选了这样的小公司。

    不过疑问不解归不解,安然并没有同苏奕丞多问一个字,她始终恪守着自己的本分,什么不该问的不该说的她一个字都没有多问。

    这天安然正坐在那吧台上认真的研究着菜谱,准备晚上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的时候,林丽的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才接起来,只听见电话那边传来林丽略有些激动的声音,“安子,我找到工作了!”这几天林丽一直在找工作,其实当初她跟程翔在一起的时候对于工作完全是玩玩的心态,反正找到程翔不会饿这她,所以对工作的态度一直都算不上认真。不过这次不行了,她是真的得努力工作,为自己也为林爸爸林妈妈。

    林爸爸的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目前一段时间还需要大量的药物,单单是这药费就要不少钱,而林家原本只能算小康,而这次林爸爸的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林丽作为家里的唯一的女儿,自然就要担起所有的责任。

    安然曾跟林丽说过自己上班这么久手上也有一定的积蓄,虽然不多,但也可以解决林丽现在目前的困境,如果林丽愿意,她可以将这笔钱先借给她,但是林丽拒绝了。从和程翔分开之后林丽变了好多,变的独立又坚强,但是她这样的坚持让安然特别的为她心疼,不舍。

    “真的啊,做什么的?什么公司?”安然放下手中的菜谱,也为她找到工作而开心。

    “是一家房产公司,还是做房屋销售,明天就开始上班。”林丽说道:“我之前也没做过别的,这个也还算是有些经验,虽然也没卖出过几套房子。”林丽轻笑着,语气中带着点俏皮。

    “没事,就当不会,重头学起。”安然安慰她,学着她以前的语气,说道:“咱家老佛爷这么聪明,卖房子有何难,到时候买房子都不成问题。”

    林丽大笑出声,说道:“哈哈,小安子这话老佛爷我爱听,快再来奉承几句让哀家高兴高兴,要是说的好,哀家重重有赏。”

    “老佛爷您天生貌美,冰雪聪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也载!”安然觉得有些违心的赞美。

    “嗯嗯,不错,继续继续,哀家爱听。”林丽很受用,像是完全置身其中。

    “您美若天仙风姿卓越艳冠群芳仪态万端美艳绝伦风华绝代。”安然将所能想到的句子成语全都给她用上。

    林丽满意的点头,说道:“嗯嗯,很好很好,还有呢?”

    安然吐血,没好气的说道:“去你丫的,还真给你点颜色就开起染房来了,你不害臊我都替你不好意思,还继续呢!”

    “小安子,你这是反了你,你信不信哀家现在就找人来把你拖出去给办了!”林丽完全进入了状态,“来人哪,将这大胆奴才给拖出去仗大三十,看她以后还敢出言不逊。”

    “哈哈。”安然拿着电话笑着,好像当初的那个林丽回来了,那么开心,那么快乐。

    林丽也笑,两人似乎真的回到了最初的那种感觉,没有烦恼。

    “叮铃铃——”

    就在安然抱着手机同林丽笑着的时候,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

    安然转头看了眼门口,想起昨晚秦芸说今天要给她送鸡汤过来补身子,忙对着手机说道:“林丽,先不跟你说了,可能是我婆婆过来了。”

    “嗯嗯,好,对了,改天出来吃饭吧,我请客。”临挂电话前林丽不忘说道。

    “嗯,先这样了。”安然笑着挂了电话。

    “叮铃铃——”似乎是见没人开门,门外的人又重新按了次门铃。

    “来了来了。”安然起身从那高脚椅上下来,边应声边快步的朝门口走去。没看猫眼,自觉的以为是秦芸过来,没多想,直接开了门,而却在开门的瞬间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一下愣住。

    门外凌苒一生吊带波西米亚长裙,那长长的卷发披肩放下,脸上带着那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墨镜,手上提着一个帆布包包,微笑的定定的看着安然。

    安然没想到来得不是秦芸而是凌苒,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她淡淡的开口,“怎么是你?”

    伸手将脸上的墨镜拿下,凌苒半勾着嘴角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安然没有让开身,看着她只说道:“我并不觉得跟凌小姐有什么好聊的。”说着便想直接关门进去,她不知道凌苒又想干什么,不过对于这个女人她本能的觉得反感,尤其是知道上次是她故意叫小斌过来推她,对于她这样的行为,简直是觉得不齿,她也是个做母亲的人,却怎么可以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子!

    伸手挡住安然那要关上的门,凌苒似笑非笑的说道:“难道这就是苏副市长家的待客之道吗?”

    “待客之道。”安然轻笑,看着她,直白的说道:“我并不认为凌小姐算是什么客人。”

    凌苒定定的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有些冷,看着她的颜色也有些刺骨。

    无视她的冷眼和冷笑,看着她的手,安然不悦的皱了皱眉,只严肃的说道:“如果凌小姐执意不放手,我不介意叫保安请你离开。”

    “呵呵。”凌苒将手收回,轻笑看着她说道:“苏太太你这何必这么认真呢,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把你怎么样,再说,我听说苏太太现在身怀有孕,可千万别动气,免得伤到孩子,那可不太好了。”

    “谢谢提醒。”安然淡淡的回答,脸上冷漠的没有一点表情,重新准备将门关上。

    “你就不想知道我今天是为什么而来。”凌苒在她将门关上的一瞬间开口说道:“如果我说我今天是为了阿丞今后的前程来的,你还会这样把我挡在门外吗?”

    门在她说完话的同时被关上,凌苒也不气恼,脸上依旧带着笑意,手拿着墨镜轻轻的拍着,似乎笃定了安然等一下肯定是要重新将门打开。

    果然,安然真的并没有让她久等,门在关上不到一分钟后重新被打开,安然定定的看着她,目光与她对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

    凌苒笑了笑,看着他说道:“我可不喜欢被人挡在门口说话,这种感觉真心不舒服。”

    安然没说话,最终侧了侧身,让她进来。自己也转身进屋,却并没有将大门关上。

    凌苒环顾整个房子的装修,最后在沙发上坐下,似笑非笑的说:“房子弄的挺漂亮嘛,不过我记得阿丞并不喜欢这样的风格才是。”

    安然在她对面坐下,淡淡的笑着,“人是会变的,更何况你们这么多年没见,再说了,奕丞他疼我,即使真的不喜欢,他也会迁就我的。”

    凌苒扯了扯唇,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冷哼着说道:“我今天来可不是欣赏你的房子的。”

    “我让你进来也不是让你参观我的房子的。”安然说道:“所以还请凌小姐说清楚,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

    闻言,凌苒得意的勾了勾唇,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帮到阿丞以后的仕途,你相信吗?”

    安然定定的看着她,“相信,但是我并不觉得奕丞没有你的帮忙,他就会走不出去,而且我想你也该知道,奕丞根本就不屑这样的手段,他有这实力,并不需要靠你的关系。”

    这断时间来的相处,她不敢说自己对苏奕丞是有多少的了解,但是对于苏奕丞的一些处事和为人上面,她绝对相信苏奕丞并不是那种会喜欢看裙带关系上位的人,他有自己的傲骨,而且以他的能力即使没有那些外在因素,他也可以走的很远,比如现在他如此年轻却已经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这就是对他能力的最好的肯定和证明!

    “我认识阿丞比你久,了解他自然也比你多得多,这些都不用你告诉我,他是怎么样的人没人比我更清楚。”凌苒有些不削的看了她一眼,从包里将香烟和打火机拿出,直接抽过一根烟放到嘴里,然后“啪——”的一声用打火机点上。

    “麻烦你把灭了。”安然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她拒绝吸二手烟,尤其是现在还怀着宝宝的时候。

    凌苒看了她眼,佯装抱歉的说道:“哦,对不起,瞧我,都忘了自己面前竟然坐了一个孕妇。”话是这样说,可是她似乎一点也没有要把烟灭了的意思,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说道:“可是怎么办呢,我的烟瘾犯了,不抽,我心里特别的难受,所以只能委屈你忍受一下吧。”说着又狠狠的吸了一口,而那吐出的烟圈特意的朝安然的方向吐去。

    安然没说话,只是皱着眉伸手掩了掩鼻子。

    将那烟灰直接敲到那光洁的地板上,凌苒继续开口说道:“也许刚刚是我说的不太清楚,我说得仕途是指阿丞往后还能不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或者他会不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被相关的部门而调查,又会查出些什么问题来。”

    安然猛地转头看向她,眼睛瞪得略微有些大问道:“你什么意思!”她是想故意陷害苏奕丞?

    “呵呵。”凌苒笑,说道:“我说得这么明白了难道你还听不出来?那可真是有够笨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不要以为你的父亲是江城的市长你们一家便可以为所欲为,江城并不是你们家开的,况且奕丞要是没有做过的事,他行得正坐得端,也不怕你们查什么。”安然这样说道,可是没由来的,心里竟然略略的有些慌乱,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凌苒笑着摇摇头,“顾安然,我是说你太单纯好呢,还是说你太单蠢好呢,你以为官场上的争斗是什么?天真到说什么你自己没做就绝对不会有事,真的是太好笑了。我告诉你,要是有人真的想将你扳倒,到那时候做没做过就不是你说了算的。”说完,又将手中的香烟放到口中,狠狠的吸了口,有些嘲讽的看着她,不住的摇头说道:“你根本就不够资格站在阿丞身边,你就连最基本的官场生存法则都不懂,连自身周边存在的潜藏的危机都察觉不出来,这样的你,会给阿丞惹来大麻烦。”

    安然下意识的将手紧紧握住,质问他,“你们想做什么,准备陷害奕丞吗?”心里的那种慌乱和害怕逐渐的慢慢扩大,她不懂自己在怕什么,可是就是怕,很怕很怕。

    “别说这么难听,陷害那也看是你们给不给机会。”她本不想这么做,可是是他们一点机会都不给她,她也在赌,陪上了所有赌这一把,赢了就拥有一切,输了她就万劫不复,所以这一把她一定要赢!

    安然摇摇头,放在两边的手紧紧的抓着,“不会的,奕丞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我相信他,没做过,我们就不怕。”

    “哼。”凌苒冷哼,将手中的香烟拧灭到那矮几上的水果盘里,边说道:“我今天来除了跟你说这些,还希望跟你做一笔交易,如果你愿意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然后跟阿丞离婚,我可以帮他,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这一切全由你来决定。怎么样,这笔交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可能!”安然拒绝,她怎么可能会答应说打掉自己肚里的孩子,那是她的宝贝,是她和苏奕丞的孩子,即使是要她的命,她也不可能会去答应说不要这个孩子,看着她,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况且,我也不认为奕丞是可以让你们拿捏的软柿子。”

    “哈哈。”凌苒笑,对于她的反应她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伸手撩了撩那个黑卷的长发,拿过那沙发上放着的包,有些风情的扭身站起来,嘴角半勾着笑看着她,说道:“你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我等着,我等着你到时候可哭着来我面前求着答应!”

    安然也站起身来,定定的回视她的目光,决定的说道:“你死了这条心好了,永远不会有那样的事!”

    “呵呵,那我拭目以待。”凌苒看着她冷笑着说道,又整了整裙子,“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接下来怎么做那就由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如果你真的爱阿丞,我想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说完又有意无意的看了安然一眼,这才笑着转身出了屋子。

    凌苒好心情的轻笑的站着电梯门口等电梯,嘴里轻哼着小调。

    电梯应声打开,只见电梯里面秦芸提着保温壶从里面出来,看着凌苒为她在这里出现大有些意外,“凌苒?”

    “苏妈妈。”凌苒轻笑着唤了声,“好久不见。”

    “你怎么会在这?”秦芸不解的看着她。

    “我来找安然谈点事。”凌苒笑笑,抬手看了看手表,略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还赶时间,先走了。”才进电梯,突然又想到什么,转头笑着说道:“苏妈妈,有空我们一起喝茶哈。”

    秦芸可没空搭理她,转身朝苏奕丞的公寓过去,门没关,才到门口就闻到那一屋子的烟味,而安然似乎有些呆愣的坐在沙发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1 旧爱找上门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5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