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15 回家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在医院里住了3天,在医生确定一切状况都是正常的之后,第4天下午,苏奕丞特地将行程排开,然后到医院里来接安然回家。

    其实就住院的这两三天,苏奕丞除了去上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医院里待着,回家也只是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又赶到医院里来。安然有些担心他这样身体会吃不消,让他回去睡一晚,可是被他坚决拒绝了,说要陪在她和孩子身边,安然无奈,只是心疼他工作压力这么大,还要为她这样奔波于医院。

    终于在第4天的下午,待做过所有的常规的非常规的检查之后,医生大笔一挥说可以安排出院了,安然这才松了口气。

    回去前安然特地去了林爸爸那边看了下他,林爸爸这两天的气色比前几天看着要好很多,而她也有听林丽说,医院方面已经安排手术的时间,医生方面也请了权威的专家过来亲自操刀。对于这个消息,林丽和林妈妈全都是欣喜的,安然也替她们感到高兴。

    两人提着东西去家,才开门进去,在玄关处换鞋,突然从客厅里出来一人,笑着冲他们说道:“先生回来了啊,这位是太太吧。”说话的人是为年约50多的中年妇人,看着安然他们,忙嬉笑的上前,伸手接过苏奕丞手中的东西,边说道:“我来把这些东西放好。”

    安然有些奇怪的转头看着苏奕丞,完全不明白这是一什么状况,纳纳的问道:“她,她是谁?”

    也不待苏奕丞回答,闻言,那中年妇人笑着转身,看着安然说道:“我是先生请来的阿姨,太太以后叫我张嫂就好。”

    安然看着她干干的笑,表情很是不自然,有些情况太突然,她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难以消化。转头愣愣的看着苏奕丞,表情有些怪异,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苏奕丞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转头朝张嫂说道:“张嫂,你先把这些东西放好吧,好了之后去厨房给安然下个面,她中午没怎么出。”

    张嫂闻言,连连点头道:“诶诶,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苏奕丞点点头,然后转身带着淡笑,然后牵着安然的手直接回了两人的房间。

    “这,她,你……。”坐在床上,安然指了指门外,有指了指苏奕丞,“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嘛?”

    苏奕丞被她的样子惹笑,伸手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看着她好笑的说道,“张嫂是我请来的保姆,现在你怀孕了,我也要上班,有很多地方我也照顾不到你,所以平时让张嫂来照顾你,顺便帮着家里打扫卫生之类的。”

    “我,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啊,卫生什么的我也可以自己打扫,我现在不正好没工作了嘛,这些事我都可以自己做。”她哪里那么娇气,还特地请一个人来侍候她,再说了,家里突然这样多出了一个外人,怎么都觉得怪怪的,而且她还想趁着这段时间没有工作上班,乘机把自己那蹩脚的厨艺学一学,总不能老是叫他每天上班回来还要做放给她吃啊!“家里突然多了个人,好奇怪。”

    “嗯,我知道。”苏奕丞看着她点头,大掌握着她的小手,边说道:“但是你现在情况不一样,你怀孕了,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我不想累着你。”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闷闷的说道:“你是怕我照顾不好你的小情人吗?”

    “哈哈。”苏奕丞大笑,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她的背,说道:“我更在乎小情人的妈妈。”

    安然用手用力的戳了戳他的胸膛,闷闷的说道:“就知道甜言蜜语。”

    苏奕丞笑,拥着她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商量的问她道:“我们让张嫂一周来两次,帮着家里打扫为什么什么的,等以后你肚子大了,我们再让她每天过来,好不好。”

    安然靠在他的怀中,轻轻的点点头,“嗯。”她这人比较古板,有些事她总是很难一下就能去接受,总要很充裕的时间来让她慢慢接受慢慢适应,不过说来也奇怪,对于她和他着两人的婚姻,时间虽然短促,相处并不算久,她却能适应的很好,甚至可以说有些如鱼得水,而且像现在这样靠在他怀里撒娇,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别扭,一点都不觉得不自在,仿佛两人本就该是这样的。

    就在两人这样相拥着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是张嫂刚将面煮好,过来叫他们出去吃。

    张嫂的厨艺不错,东西做的朴实无华,味道却很情切,很家常的味道。

    面条做的很大碗,其实安然中午有吃的,只是吃完之后连着吐了两次,几乎把中午所有吃进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但是纵使这样,但现在肚子也并说不上有多饿。

    安然很努力的吃了大半碗,不过无奈张嫂做的太实在,安然这样努力的吃了半天,碗里还剩了大半,安然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抬头看着对面的苏奕丞。

    “再吃点。”苏奕丞轻哄着像让她多吃点,中午看着她吃进去却全都吐了出来,整个人甚至被孕吐的有些虚脱,脸都发白了,说真的,看着有些慎人。

    安然摇摇头,她实在是吃不下了,她的胃不大,这一大碗的汤面完全就超出了她的食量,而她并没有像林丽一样拥有者一个无敌的胃,想吃多少都装得下。

    苏奕丞摇摇头,伸手将她面前的汤面端过放在自己的面前,直接拿过她手中的筷子,这样夹着就开始吃了起来,完全没有介意这是她刚刚吃过吃剩下的。

    而张嫂收拾客厅过来看到,还以为他也肚子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要不我再做一碗吧,刚刚先生只让我做太太的,我也没想多,就只做了一碗,先生要是也饿了,我现在这就放进去煮,很快的,一下就有的吃了。”说着转身便要进厨房去重新再给苏奕丞下一碗面。

    安然见状,忙出声唤道:“不用了张嫂。”解释着说道:“是我吃不下了,奕丞才帮我吃的。”

    张嫂一愣,瞪大了眼看了看安然又看了看苏奕丞,嘴巴也微微的张开着,好一会儿才纳纳的说道:“先生和太太两人的感情可真好!”

    安然好笑的看了眼苏奕丞,转头问她说道:“就因为他帮我吃面吗?”

    “在我们老家,男人是不会吃女人剩下的东西的,要吃也是女人吃男人们吃剩下的饭菜,因为男人是天,是一家之主有什么东西要也都是男人吃了先,女人可不能将自己吃剩下的东西给男人吃,就算不吃,也只能倒掉。”张嫂煞有其事的说道。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现在都讲究男女平等了,哪里还有什么男人是天这样的说法。”安然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是你们这些大城市里人说的话,像在我们那些农村,那男人就是天。”张嫂认真的说道。

    安然朝她笑笑,并不同她多做争论,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只见苏奕丞已经吃完放下筷子,可此正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半弯着嘴角。而张嫂则眼快的上前,将吧台那上面的碗筷收拾起来,绕过身将碗筷直接放进了水槽。苏奕丞拉过桌上放着的纸巾,擦了擦嘴角,伸手将她的手拉过,看着她手肘出那结痂的了伤口,指腹轻轻的在上面抚触着,抬头问她,“还疼吗?”

    安然笑,摇摇头,说道:“本来就没有多疼。”

    苏奕丞也笑,淡淡的,温和的,然后开口说道:“累吗?等下我们会家躺吧,看看爸妈他们,顺便告诉她我们有孩子了。”

    安然没多想,直觉的以为她说的是回苏家大院,点点头,应声道:“好。”

    安然进房间先去换了身衣服,再出来的时候只看见苏奕丞在客厅里同张嫂说着什么,张嫂频频的点头说好。见安然出来,朝安然笑笑的点头。再看着书奕丞询问道:“那我每周三和周六过来打扫,你看合适吗?”

    苏奕丞点头,“可以的,那以后还麻烦张嫂了。”

    “诶,瞧先生这话说的,我原本就是打工,是拿了钱才干活的,那里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张嫂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苏奕丞又朝张嫂交代了好些事,着好些都是安然的习惯和喜好,连安然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事他全都了若指掌。

    车里放着轻缓的音乐,低低柔柔的听着很舒心,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前面的路况,车子开的不快,被超过了去了好些车,但是并不急躁,依旧故我的平稳的开着,他不追求速度,最求的是平稳和安全。

    眼睛定定看着前面,嘴角轻微的带着笑意,一只手在车子底下紧紧的来着安然的手。这一路,他一直都在被某人注视着,从上车就这样看了他一路。平常总爱看着窗外风景的人,这次全然把他当做的窗外的风景,竟然看的很入神,有滋有味的。

    眼看着前面再拐个弯就到了,苏奕丞最终还是忍不住,提醒着她说道,“苏太太,你准备还要这样盯着我看多久?”

    似乎等他开口等了一路,安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急急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讨厌一切粉粉的东西,还有知道我不喜欢吃胡萝卜,还知道我喜欢吃苹果却非常讨厌吃香蕉,知道我喝咖啡的时候喜欢用KT猫的杯子,而喝水的时候却一定要那海绵宝宝的马克杯!”这些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刚刚听他跟张嫂交代,这才注意到自己那别扭的小个性,然后再坐到车上细细的回想他说的这一切,竟然全部说中,不是百分之九十,也不是百分之九十九,而是百分之一百,全中,没有一项例外!

    苏奕丞转头看了她一眼,打转了个方向盘,将车子拐了个弯直接开进顾家所在的那个小区,缓缓的在苏家大楼前停下,淡淡且温和的说道:“这些事你每天几乎都会在重复的做,你做多了,我看多了,也就记住了。”

    安然看着他,定定的看着,心里暖烘烘的,确实每天都在重复着做的事,可是太小太过平凡,感动的是如此平凡的小事他还能心心念念着,然后一点一点记在心里。相比起自己,她这个妻子似乎做的太不称职了点,一点都不知道他的喜好,不了解他的习惯,甚至失败到连想做一餐稍微正常点,能上了了桌面的饭菜都如此的困难。想着,有些闷闷不乐的转过头,低着头,喃喃自语的说道:“我是不是很不称职,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比起他,她真的快有些无地自容了。

    苏奕丞笑,倾身将她的身子板过来,淡笑且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你想知道什么,你可以问我,我一定全都告诉你。”

    “那有什么意思。”安然小声嘀咕,就是因为不知道,因为意外他原来在背后默默的做了那么多,这才令人感动和意外,要是事事问过他,那根本就是在背书,没有一点新意的和意外。

    “那我就假装不知道,假装很惊喜。”苏奕丞顺着她说。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脸上要笑不笑的看着他说道:“苏大领导,苏副市长,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打假’吗?你竟然还想带头要知法犯法!”

    苏奕丞一个没忍住,整个噗嗤笑出了声,“你还能比喻得更形象点吗?”还打假咧,这完全不在同一个概念上才是。

    安然有些得意的笑,这才注意到车子已经停下,“已经到到吗?”安然疑惑的转过头,今天是他开太快了还是路程短了,她明明记得这才上车没多久吧!如此想着,不经意的瞥到外面,着才注意到这窗外的一景一物,愣愣的转过头,看着他,有些讶异的问道:“呃,不是回军区大院吗?”他说回家,她还以为他说的是军区大院里的苏家,却没想到他指的是她的娘家。

    苏奕丞淡淡轻笑,“妈妈上次出院之后我们就没有好好的来看过她,今天正好是周末,想来她和爸爸都应该没有上班。”说着眼睛看向她的肚子,说道:“正好也可以告诉他们,他们即将做外公外婆了。”

    安然看着她,他永远比她想的多,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她的家人,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显得有些一无是处,刚刚明白了解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妻子,现在又从他着了解到自己不仅不是个合格的妻子,甚至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为人儿女,却一点没有尽到对父母的孝心,明明已经好几天没有上班了,却一次都没有回家来看过。

    嘟喃着嘴,有些不满的朝他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好,这样会让我自己觉得自己做狠糟糕。”

    苏奕丞大笑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走吧,下车吧。”

    安然点点头,边顺着头发变跟着他开门下车。

    苏奕丞说计算的没错,诚如他说的,林筱芬和顾恒文都没有上班。安然他们过去的时候,林筱芬正在厨房里炖着鸡汤,着锅鸡汤她快顿一天了,那鸡是早上一大早特地去传统的菜市买的老母鸡,品种很正。林筱芬宰杀了顿了汤晚上准备给安然和苏奕丞送去,其实送汤倒是其次的,这么久没见女儿,她多少还是想念着的。

    顾恒文今天也没上班,此刻在书房里拿着毛笔正在练大字,至于为什么这么空闲,一来是已经暑假,上一届带的高三毕业班早在一个多月前全部都已经高考完毕,而暑假这段时间带的则是今年高二刚升上来的高三年级,也因为是暑假的关系,课程安排的并不算紧,所以没课的时候,空余时间还是比较多的。

    门铃响起,林筱芬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直接去开门,这门打开她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苏奕丞淡笑着看着她轻唤,“妈妈。”

    林筱芬大喜,看着他忙笑着问道:“奕丞,你怎么来了,安然呢?没一起过来吗?”看了看他身后,并没有安然的身影。

    苏奕丞笑,伸手冲墙壁后面将安然拉了过来,边说道:“她说要面壁思过,觉得自己这么久没回家看看而有些惭愧。”

    安然嬉笑的看着林筱芬,孩子气的吐了吐舌头。

    林筱芬没好气的看她,“你还知道惭愧啊,我还以为你嫁了人,有了老公就不要你爸你妈了呢。”都说女儿就是那泼出去的水,嫁人了有自己家庭了,就不爱回来了。

    “我哪里有。”安然小声的抗议,然后很小声的嘀咕着说道:“当初还不是您,老嫌弃我在家里妨碍着你,巴不得我早嫁的是你,现在埋怨我不回来的也是你,我这是做不做,这么做全都是错错错。”

    “你还有理了你。”林筱芬没好气的轻斥。然后再转过头,对苏奕丞说道:“奕丞,来来来,赶紧进屋里坐。”

    只明显的差别待遇,安然不服气小声的嘀咕,“差别待遇,妈,你可别忘我了才是你女儿。”

    林筱芬耳朵可精着呢,她那小声的嘀咕一下全落进了她的耳中。说道:“阿丞这个半子可比某些亲生的强多了。”

    安然偏过头,故意不去看她,似乎在躲避着她的目光。手轻轻的拉了拉某人的衣角,示意他快点来救场。

    苏奕丞收到命令,淡笑的上前,挡在她和安然的中间,看着他认真的询问着说道:“妈妈最近身体状况怎么样样?最近一直在忙科技城项目招标的事情,一直抽不出时间来陪安然回来,而安然一个人我又有些不放心,所以她说她想走,是我非没让,有些不放心。”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既吐露了自己的关心之情,有简单的解释了安然没回来的原因,却也只是点到即止,并不会给人一种你故意胡诌狡辩的感觉。

    林筱芬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她哪里会对安然真生气,那些气话也不过是说着挠着玩罢了,心里哪里会对他计较,而刚刚看他维护安然的样子,心里也就再也有什么替安然担心的了。对于苏奕丞整个女婿,她是满意的没有话说的。

    轻笑着淡淡的说道,“都挺好的,不用替我担心,倒是你自己,我看报纸也听说了那个科技城的项目,你自己也多注意身体。”

    苏奕丞点点头,回应着说道:“我会的,妈妈不用替我担心。”

    林筱芬从冰箱里拿了罐饮料递给苏奕丞,却没有安然的。安然只觉得有些口渴,伸手便要去拿那罐给苏奕丞的名字,开打仰头正准备喝的时候,手中的饮料突然猛地被人抽走。

    苏奕丞微微皱着眉,略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问道:“你能喝冰的吗!”

    安然猛的幡然反应过来,赶忙表明自己的态度,说道:“我喝白开水。”

    林筱芬奇怪的看着他们两,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怪怪的,不禁好奇的问:“怎么了?”

    苏奕丞淡笑,朝林筱芬说道:“妈妈,其实今天我们过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和爸爸。”

    “什么好消息?”林筱芬笑着问道。

    苏奕丞看了眼安然,伸手将她的手握住,再转头,定定的看着林筱芬说道:“妈妈,安然怀孕了。”

    闻言,林筱芬一顿,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安然,最后眼睛直直的盯着安然的肚子,还有些不敢相信似得,再抬头有些怀疑的问安然道:“然然,你真的怀孕了?”

    安然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点点头,轻声应道:“嗯。”脸上微微泛着红,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是满足的,也是幸福的。

    林筱芬还是愣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笑着,“呵呵,太好了。”边说边朝书房过去,“老顾,你要当外公了!…。”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2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山楂树之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