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3 离别的电话

093 离别的电话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车上,苏奕丞放着舒缓的音乐,眼睛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况,车速开不快,却非常的平稳。

    红绿灯,车子缓缓减速停下,转头看着一旁靠坐着睡着的安然,看着她那眼下遮不去的黑影和疲惫,微微蹙了蹙眉,有些心疼。

    昨晚为了画那个设计图,安然几乎通宵没睡,咖啡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最怕苦的她甚至因为怕自己睡着,苦咖啡都用上了,最后知道凌晨5点多这才将设计图弄好,回到房间,几乎倒头就睡了,所以今天因为担心她睡不稳,他并没有去晨练,而是陪着他一起睡到了八点。

    是真的累,从上车到睡着,几乎没用一分钟的时候,其实这段时间林丽的事,让她的精神一直都处于紧张的状态,好几天没有好好的睡过了。

    将她那垂落的刘海拨到一边,静静的注视着她,最后身后传来催促的鸣笛声,才抬头看着前面,原来红灯已经过去,车辆都已经放行。

    发动车子缓缓上路,不追求速度,尽量让自己把车子开平稳,没有颠簸,这样不会吵到她休息。

    最后待车子缓缓在‘精诚建筑’大楼前面停下的时候,安然还没有醒来,依旧靠着座椅似乎睡得很熟,还微微带着小小的憨声。

    苏奕丞看了看表,虽然很舍不得将她叫醒,可却也知道再不叫醒她她真的会迟到。

    “安然,安然,醒醒,到公司了。”苏奕丞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脸。

    安然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眼皮依旧重的厉害,转头看了看外面,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公司楼下,伸手揉了揉眼睛,尽量让自己清醒些,将那困意赶走。再抬收看了看手表,确定再不上去她就该迟到了,赶忙转身从后座将公文包拿过,转头快速的对苏奕丞说道:“我先上去了。”

    苏奕丞看着她,有些心疼她的疲惫,说道:“太累的话就请假吧。”他有些舍不得她这么累着自己。

    “不行,今天早上有例会,再说了,这个案子一直是我想做的,现在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要好好把握才行。”边说边开了门下车。俯身靠在窗外,微微朝他笑笑,“好了,我上去了,你自己开车小心。晚上不用来接我,我下午可能要跟同事去工地,会比较晚。”

    苏奕丞点点头,突然瞥见那放在车上刚刚自己在半路下车给她买的牛奶和面包,忙唤住要走的她,“安然,等一下。”

    安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有些不惑的问道:“怎么了?”

    苏奕丞提着袋子下车,绕过车头将那装了面包和牛奶的纸袋递给她,柔声说道:“上去吃,早餐绝对不可以不吃。”

    安然拿着手中的小纸袋,嘴角淡淡的微笑,朝他点点头,最后主动上前,半羞红着脸,轻轻且快速的亲吻了下他的脸颊,而后快速的说道:“我上去了。”然后看也不看他的转身快步朝公司大楼进去。

    苏奕丞愣了好一愣,这似乎是她第一次主动亲他,这样的认知和意识让他忍不住勾起嘴角,伸手摸了摸她刚刚亲吻过的地方,心情一下愉悦了不少,就连眼睛都带着笑。

    转身刚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唤他。

    “奕丞哥哥!”

    苏奕丞转过头,看着刚刚从司机车上下来的凌琳,微微一愣,随即淡淡的朝她点点头,嘴角的笑意变得客气又疏离。

    “奕丞哥哥怎么在这?”凌琳看见苏奕丞心情颇好,脸色满带着笑意朝他过去。

    “我送我太太过来上班。”苏奕丞淡淡的回应,然后随口问道:“你也在这边上班吗?”

    闻言,凌琳脸色略有些变化,不高兴的情绪写满整个小脸,低低的点头应道:“嗯。”

    苏奕丞只是淡淡的点头,温和淡笑的朝她说道:“那我先走了,也赶着上班。”说着,直接开门坐进了车里,他不是看不出她的情绪,只是她的情绪与他无关,她并不是他什么,外人,他想来不多问不多管的。

    安然将设计图拿给黄德兴过目,黄德兴认真的看着图纸,眼角稍稍上扬,嘴角也慢慢的向上翘起,好一会儿,才不住的点头朝安然说道:“好,太好了,你这个构思很大胆,很新颖啊,如果把儿童区的天花板上弄出开放的形式,这样不紧紧能让孩子们呼吸到更新鲜的空气,还能激发孩子的兴趣,不错,这是的想法很不错啊。”放下设计图,黄德兴满面笑容的说道,“我就知道你可以胜任,安然,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安然含蓄的笑笑,只说道:“要是总监觉得这个设计没有问题的话,那我再修改下,下午就让他们开始按图来布置样板房和模型。”

    黄德兴点点头,“嗯,是得抓紧时间了,离投标截至时间是有些赶了,但是时间赶虽赶,质量还是得抓的,这次是国际化的项目,人家对质量上的要求那是很高的,这个项目要是一举拿下,那对你,对公司都是有巨大意义的。”

    安然点点头,“我知道了。”说着,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身后的黄德兴叫住。

    “安然,你等等。”黄德兴从位置上站起身来,微笑的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

    “总监还有什么事吗?”安然不解的问道。

    黄德兴笑着看着她,意有所指的说道:“我听说最近市委里科技城的方案正式通过了,具体开工日期可能就在未来这几个月。”

    安然一愣,自然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微微低头,并没有去接他的话。

    见状,黄德兴又笑着说道:“我听说市委内定了苏特助来负责这次科技城的案子,这几天可能就有调任令下来,到时候苏特助可是要高升了。”

    闻言,安然抬头看他,只淡淡的微笑,摇摇头说道:“其实关于奕丞工作上的事,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奕丞从来就很少在我面前提起来过。所以具体关于新建科技城的事是不是已经通过,而管这次城建方面的是不是奕丞,说真的,我还真不清楚。”

    黄德兴也笑,说,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过以后这样的任命要是真的下来了,到时候还得轻苏特助多多帮帮忙,你也知道,有些项目,我们公司还是有能力竞争的。”

    安然看着他,笑着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她不蠢,听的真真切切。其实她本人非常讨厌这样不公正不公平靠裙带关系而得来的项目,既然都是靠关系才能得到项目,那又何必打着投标的幌子,来耍那些没有关系只能透过投标来争取项目的人,这样又何以谈什么公正公平。可是似乎全社会都是这样的事,别说想靠关系来争取项目,就连一个孩子上学读书,没有给相关的人送礼送红包,那也是一件困难的事。这样的风气很不好,却在当今的社会中已经有些变得习以为常。

    “安然,你不要有负担嘛,我没别的意思,不过是想为公司好,公司好我们大家才好嘛,再说了,我们公司的实力也并不差,口碑在业界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些你也都知道。当然,并没有要你做什么,不过是想由你帮我们牵线下苏特助,另外公司的董事局也有意想要把你提起来,你看你到时候准备下吧。”黄德兴笑笑的说道。

    安然没接话,抱着设计图眼睛看着地上,她讨厌他这样的说法,却也不可能当面把话说绝,其实她也知道,当今社会,只是知道她是苏奕丞的妻子,只要知道说新建科技城的事将由苏奕丞来负责,但凡谁都想跟她套点近乎,从而搭上苏奕丞这条线。

    好一会儿,安然才缓缓将头抬起,看着黄德兴,淡淡的说道:“总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出去了。”

    黄德兴深深的看了安然一眼,她跟了他6年多,他对她还是有些了解的,她跟肖晓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两人,肖晓擅长交际,当然,至于什么方法他不管,不过她交际公关方面的功夫确实不错,不过关于设计方面却跟本没有天赋,虽然她也肯学肯努力,但是所画出来的东西,都太多拘谨,太过死板,没有一点新意。而安然不同,安然对设计方面有独特的天赋,每次设计出来的东西都能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关于交际方面,她总太多刻板,不够圆滑。估计这次想透过她来拉拢苏奕丞可能是行不太通了,或许他该想想别的方法,也许,有别的路可以行得通,这次要是能将这个科技城的案子拿一部分下来,估计年底总公司评总经理的事,他就能有很大的神算了。

    黄德兴好一会儿才淡淡点头,面上依旧带着笑,说道:“好,不谈其他,你先抓紧这个活动庄园的事,样品房和模型都要抓紧。”

    安然点点头,然后从他办公室里退了出来,带上门的瞬间,“呼——”长长叹了口气,这才回了自己办公室。

    下午同建造师讨论了一下午的样品房构建,另外模型也开始安排下去让人打造。待再下班,关了办公室的房门出来的时候,对门的肖晓,两人相视冷了下,无言,同时转开眼去。

    两人沉默的同一部电梯下去,出公司大门的时候,肖晓看着她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说道:“我劝你,有时间还是看管好你的男人好。”说完,转身直接走开。

    安然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那故意摆扭着腰肢揽了车直接离开。

    安然再回到家的时候苏奕丞已经回来,正拿着电话同谁在说着什么。

    安然换鞋子进屋,只见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挂电话,“好了,我知道了,搬家的事我先问过安然,晚点回复你。对了,这两天奕娇老追着我找你,语气听上去很严肃,你小子之前跟她说了什么吗?”

    电话那边叶梓温一愣,略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我能跟她说什么,好了好了,我这还有事,不跟你说了。”说完,率先直接挂了电话。

    将手上的公文包直接放在矮几上,安然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沙发对面的男人。

    苏奕丞收了电话,看着他,嘴角挂起笑意,朝她伸手,“过来。”

    安然安静的朝他过去,手放进他的大掌,被他一个用力直接抱坐到了腿上,这样的亲密再多安然也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半推了推他,却只见他拥抱得更紧了些,如此,也就没再多做挣扎,只得由他紧紧的抱着,叹了口气,靠坐着他,说道:“今天设计稿交上去了。”

    “嗯。”苏奕丞拥抱着她淡淡的应声,问道:“他们怎么说?”他媳妇儿这么辛苦熬夜加工,他们要是敢说不行,哼,他可不干!

    “黄德兴似乎很满意。”安然据实淡淡说道。

    她身后,苏奕丞淡淡的点头,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其实有些享受这一刻的恬静和幸福。

    安然缓缓转过身,看着苏奕丞,淡淡的说道:“黄德兴说你要升迁了。”

    苏奕丞下意识的皱看皱眉,看着着她,愣了愣,问道:“怎么了?他说什么了?”呵,这消息传得可真够快的,他这边还没有落实,外面就已经全都了如指掌了,关系到利益问题,总是能惹来众人的注目,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想让我在你面前说说情,然后替公司拉拢你,为工作创造更的的利益,甚至还许诺,只要我能帮公司争取到投标的项目,就给我升职的机会。”安然坦白的向他说道。

    苏奕丞看着她淡淡的轻笑,只问道:“那你怎么说?”他可以不介意别人的态度,因为这样的事这个的人这样的话他见过很多,听过更是无数次,其他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她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安然看了他许久,最后摇摇头,坦白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不会替你胡乱保证答应别人什么。”他的身份太特殊了,作为他的妻子,她生怕多说,说错一个字。

    “再说。”安然看了他眼,低头淡淡的说道:“再说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事,我一直觉得应该公正公平的,可是这样又算什么,有多少人并不是因为技术和实力不过关,不过是因为没有人脉关系,而一直得不到他们该得到的公平。”低低的摇摇头,小声的说道:“我不喜欢这样子。”

    苏奕丞轻笑,伸手勾起她那低垂的脸,然后低头轻轻啄吻她的唇,紧紧的贴着她的唇瓣说道:“市委内部是有内定这么一说,张书记也给我透过消息,让我做好该做的准备,不过真的具体的任命可能还要下个星期才会下来。但是不管是不是由我负责管科技城这块城建的事,关于各个项目的投标,我没有打算徇私,即使是你来求情,或者叶梓温,那都是要按走正常该走的程序来,我不会给你们便利,或者说暗中内定你们,然后招标不过是一场做给大家看的秀,我没有这样的打算,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闻言,定定的看着他,安然嘴角淡淡笑了,似乎心中有一块心病,存在了很久,却到现在才被彻底给解开。她一直知道官场上的黑暗并不比商场上的少,有多少人官商勾结,不过是为了取得更大的利益,有些人甚至直接理由职务之便,为自己的亲朋好友直接垄断了某一个行业。她讨厌这样的行为,还好他不曾这样,他的公正让她安心。

    苏奕丞有些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突然想起刚刚也梓温在电话里说那边的公寓早就整理好,甚至家具电器都已经采买好安装妥当,现在只要他们拎个包就可以随时入住,而他们这样迟迟不帮过来,他还得随时找人去看看那边的情况,这样麻烦的差事让叶梓温有些偏头疼,所以这几天一直催促着他们说什么时候帮过去。

    如此想到,苏奕丞随口询问的问道:“安然,梓温说那边的公寓已经全部装修搞定,你看我们什么时候打算帮过去,嗯?”

    经他这么说,安然这才想起昨天遇到叶梓温他也这么问她,然后连带的想起昨天他同自己说的另一件事。从他怀里退出,定定的看着他,安然的表情有些认真。

    苏奕丞不解的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她突然这样看着他是为什么。“怎么了?”

    看了他好一会儿,安然才一字一句的问道:“在我跟你相亲之前,我们见过,对吗?”

    苏奕丞一愣,有些不太明白她为何这么问,却还是认真的想了想,反问道:“你是指你被强吻而我正好路过救了你?”

    “谁,谁说这个。”安然有些不满的娇嗔。问道:“在此之前,你是不是见过我?”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问道:“安然,你想硕大哦?”

    安然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缓缓的开口说道:“叶梓温说你们在我相亲那天,就坐在我身后,目睹了我整个相亲的过程。”

    苏奕丞低笑,反问道:“这个很重要吗?”

    安然摇摇头,说道:“我有时候一直在想,也许那天换了别的女人对你直接求婚,或许你也会答应,而那样的话你现在也就是别的女人的丈夫。”一想到他可能是别的女人的丈夫,心里总有种说不上来不舒服的感觉。其实不得不承认,爱上他太过容易,他太过美好,太过体贴,这样的男人很难让人拒绝。明明当初跟他‘求婚’时候说的很潇洒,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来,她总是时不时的在那里想,如果当初他遇见的不是她,如果别的女人也这样冒险的冲着他向他求婚,那么他也会答应吗?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许久才淡淡的摇摇头,打趣着说道:“不会,不会再有人那么大胆的人,敢跟才见面的人立马就提出结婚。”

    “我是说如果啦。”安然没好气的看着他一眼,重点不是有没有人会不会这样做,而是他会不会答应好不好!

    看着她,苏奕丞笑了,摇摇头,说道:“也不会,因为知道是你,所以才会答应。”现在回想,也许当初就是因为知道是她,所以才会没有考虑就答应了吧,不过是怕他若是不答应,或许,她就直接去找别的男人了。

    闻言,安然看着他,嘴角晕出朵漂亮的笑靥,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样的话在她听来,还是很受听的。

    苏奕丞笑笑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先吃饭,吃完了你马上给我去睡觉,把昨晚没有睡的今天全都给我补回来。”

    安然笑,看着他问道:“那你也要陪我早睡吗?”

    苏奕丞挑了挑眉,定定的看了她许久,内心似乎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说道:“我怕我陪你,见不仅仅只是睡觉这么简单了,到时候你估计又不仅要熬夜,还会更累啊。”

    安然愣了好一愣才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反应过来,脸不争气的红窜了一大片,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色狼!”说完,起身转身朝厨房那边过去,脸还滚烫的厉害,似乎在上面打一个鸡蛋就能蒸熟。

    而苏奕丞则坐在沙发上大笑开来,整个人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

    这天安然正和在样板房里跟建造师陈工讨论着工程的进度问题,另外边跟他解释着设计图上面的每一个细节,力争做到最好。

    林丽的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这两天因为要赶这边的工程进度,安然并没有抽出时间去医院看林丽,不过每天还是会打电话过去询问情况,在电话里能听到林丽的笑声,她也总是能放下心来。

    “喂,林丽,有事吗?”安然边用头夹着手机,边用手在设计图上同建造师指点着沟通。

    “安子,现在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我准备回去了,以后,别太想我啊,要是真想我就去我那来找我吧。”电话那边,林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说得轻松。

    安然愣了愣,猛的站直起身子,伸手拿过手机,略有些提高了音量朝电话那头问道:“你说什么?”一旁的建造师被她这样吓了不小的一跳,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呵呵,我已经在车站了,3点的车。”林丽淡笑的说道。因为怕离别,所以都不敢跟你说时间,所以才只有连走前给你打电话。

    安然抬手看了看表,现在已经2点45了,直接丢开手中的笔,大步从样板房里出来,边跑边说道:“你在哪里?火车站?汽车站?”

    “安子,别过来,我不想看着你哭。”林丽如此说道,语气略有些哽咽。

    “告诉我在哪里!”安然朝她吼道,她真的快气疯了,她竟然,她竟然想瞒着她偷偷的离开,连个送别都不让她去,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嘛!

    跑到电梯旁,电梯还被停在一楼,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上来,便顾不上更多,直接朝楼梯走道跑去,此时的她,似乎忘了自己在15楼!

    “安子,谢谢你这么多年来陪我走过的这一路,从学校到社会,因为有你,所以我才没那么孤单,这十年,我们学着,慢慢长大,你给了我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即使全世界都离我而去的时候,你也会陪在我身边,鼓励我,安慰我,因为你我才真正明白到友情这两个字的含义。也许以后我们分别在两个城市,也许以后我们不可能同以前一样随时吃饭随时见面,但是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因为这样而疏远,因为我想我无聊的时候还是会时不时的想骚扰你,我寂寞不开心的时候还是会第一个想到你,事先说明啊,不管你在干什么,都不许不接我电话哈。”林丽故意想让自己说的轻松,可是安然并没有错过电话那边传来她淡淡的啜泣。

    “林丽,你他妈的别给我废话,我告诉你,你不许走!不许走,你听到没有!”安然有些激动的朝她喊,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从脸上滑落。

    林丽似乎也有些止不住自己的泪水,整个人情绪也有些激动,对着电话不断的抽泣,“安,安子,谢谢,谢谢你这十年来的陪伴,我,我要走了,原谅我在这一刻才打电话通知你,因为,因为……”林丽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才深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不要你看着我离开的背影,那样我会舍不得让自己离开的。”

    电话这边安然也哭,眼泪哗哗的留下,拿着电话站在楼梯的走道上,整个人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最后半蹲在墙角,哽咽的说道:“那就不要走啊,留下来!”

    电话那边,深深吸了口气,林丽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扯出笑脸,对着电话说道:“安然,再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3 离别的电话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2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