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2 那个男人

082 那个男人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安然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不太明白叶梓温话里的意思。什么动作太快,是说他们的婚姻嘛?那真要算快,也应该是她动作快吧,毕竟上来就跟人家求婚说去领证的是她,而不是苏奕丞。

    叶梓温转头看着安然,有些埋怨的说道:“你没有说苏奕丞就是你老公!”害他一直不相信她说结婚不过是她来拒绝他引起他注意的借口,他还可笑的竟然真的想要去追她,而最杯具的是,他还不知死活的跟苏奕丞这个笑面虎说自己要去追他老婆,天,现在想想,他都愚蠢的干了什么傻事啊,难怪这两人被奕娇给烦死,感情就是被他们两兄妹给联合起来给坑了!

    “你只说你是Eric,你并没有告诉我你就是叶梓温,所以我也并不知道你就是他。”安然据实说道,她确实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苏奕丞口中的好朋友。

    叶梓温一愣,回想之前,自己似乎真的没说,只介绍说自己就是Eric,所以,他后面被苏奕丞着家伙阴也是他自找的?

    苏奕丞半揽着安然,笑着看着叶梓温,然后问道:“还准备展开攻势吗?”

    叶梓温转头,脸上的笑容假到不能再假,干笑着忙表明自己的态度,“我那天说笑的,别当真,别当真。”

    笑话,就上次那么说了句,他小子就暗算他把号码给了奕娇那丫头,还让她一天十几个电话的打,几度让他光应付奕娇的电话都不够时间,更别想做别的事情了。再让他挑衅他,估计他得把自己在江城有几个窝都告诉了奕娇那丫头,那到时候真的想躲都躲不到地方了。

    苏奕丞也笑,心情看上去颇好,点点头说道:“嗯,以后别开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叶梓温嘴角不住的抽搐了下,心里暗骂,他疯了才会再愚蠢到跟他开这样的玩笑!当初他怎么就会把自己的老底全告诉他这个腹黑狼,要是没有当初的冲动,也不至于现在落得如此受他威胁的下场。

    “噗哧——”一旁的萧应天一下不住的笑出了声,还好苏奕丞是从政不从商,不然,今天‘旭东’的霸主地位怕是要给他让贤了。

    叶梓温没好气的看了萧应天眼,心里暗怪他这个当舅舅的也不清楚点提醒他,不过好在自己聪明,今天原本想破费给他买个翡翠玉扳指的,最后因为没看到满意的并没有买下来,不然,他就真亏大了。

    而安然被听得云里雾里,一点都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什么攻势?什么玩笑?他们在说什么?

    苏奕丞像是看穿她的疑惑和不解,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回去再告诉你。”

    安然点点头,淡淡的笑,没再多问。

    来道贺的人很多,都是萧应天公司合作的对象和客户。

    苏奕丞也是熟面孔,来来往往的自然也把他认出,然后就是一些客套的聊天。安然不需要做什么,只是淡淡的站在苏奕丞旁边,有时候微笑,有时候点头。

    像是看出她的无聊和郁闷,趁人不注意,苏奕丞转头抱歉的朝她笑笑,然后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累不累,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其实累倒是也不累,只是一直保持着那样一个弧度的微笑,嘴角有些僵硬倒是真的,不过肚子倒是真的有些饿了,晚上下班就跟着他过来,两人都没有吃东西,点点头,说道:“我去那边拿点吃的,帮你也拿点,你等下好了就过来吃点。”她没忘记医生说他的胃是老毛病,需要长期的保养和调理,而最忌讳的就是有一餐没一餐的不好好吃饭,还空腹喝酒,伸手拿过他手中的红酒杯子,又朝路过的服务生拿了杯柳橙汁,递过去给他,正色说道:“不许喝酒。”

    苏奕丞轻笑,端起那柳橙汁啜饮了口,说道:“听我老婆的。”

    安然抿嘴轻笑,伸手帮他正了正略有些偏歪的领带,这才转身朝远处的实物区走去。

    苏奕丞看着她离开,好一会儿才收会视线。

    “啧啧啧。”一旁的叶梓温酸溜溜的说道:“太肉麻了,太肉麻了。”说着还表情夸张的不断用手搓着两臂。

    苏奕丞看了他眼,嘴角含笑,并没有多说反驳他什么,端起手中的柳橙汁,又是一口啜饮。

    安然端着盘子随手拿了点蛋糕和沙拉,另外替苏奕丞拿了点他平时喜欢吃的海鲜意面,然后直接朝一旁的休息区过去。

    在一张沙发上坐下,那里原本已经有一位6、7岁大的小朋友,安然看着觉得有点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

    男孩定定的看着她,安然在另一侧坐下,微微朝他笑了下。男孩不笑也不说话,看了安然好一会儿,直接转过头去,拿着手中的机器人自顾自的玩着。

    安然没在意,转过脸拿起自己刚刚拿的蛋糕开始小口的吃着。她嗜甜,吃着这样甜甜的东西总觉得有一种很幸福很满足的感觉。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好的都这样吃上一块。

    就在安然满足的吃着蛋糕的时候,只觉得身边有到眼神在盯着她看着,转头看去,却只见刚刚那孩子身子笔直的坐着,手中依旧在玩那款变形金刚的机器人,只是安然发现他手中的金刚机器人似乎拿倒了。

    重新转过头继续吃自己的蛋糕,又是这样强烈的注视感,安然猛地转头,这次将那孩子逮个正着。只见他渴望的看着矮几上那盘中的海鲜意面不住的咽口水,见安然转过头,又马上慌乱的要转过身去,正襟危坐。

    安然嘴角淡淡的泛起笑,想必他是饿了。转头看了一圈,并没有找到疑是孩子父母的人。端着那盘刚刚帮苏奕丞拿的食物往那孩子那边坐过去一点。将东西移到他面前,微笑的看着他,说道:“小朋友,阿姨请你吃意面好不好。”

    男孩看了看安然,又看了看面前的食物,似乎挣扎了下,最后还是很有气节的将头转了过去,抓着手中的变形金刚自己玩着。

    安然微笑,只想说孩子估计怕生,将东西放他面前,自己人便退了回来,吃着为自己拿的慕斯蛋糕,看着大厅内那各色的人。下意识找寻到站着人群中的苏奕丞,他似乎正在跟人谈论着什么,脸上永远是那温和的笑,情绪好坏让人并看不太出来。

    这时又有个人朝他过去,看着他手中拿着的果汁,说了句什么,然后便叫住了那巡场的服务员拿了杯红酒递给苏奕丞,只见他笑着摇摇头,抬了抬手中的柳橙汁,似乎说了些什么,那人不依,定拿着酒要他喝。似是无奈,苏奕丞又说了句什么,然后转头朝她这边看了看。

    安然一愣,只见那几位同苏奕丞一同站着的人,也顺着苏奕丞的目光朝她这边看了看,然后不约而同的笑了。那人端着红酒,自己仰头便将杯中的酒一口饮下,而对于苏奕丞,自然并没有再勉强他一定要喝酒。

    苏奕丞同他们说了句什么,然后笑着朝安然这边过来。

    微笑的在安然身边坐下,安然好奇的问,“你刚刚跟他们说了什么?他们怎么全往这边看呀?”

    苏奕丞自然的半揽着她的腰,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说我老婆不让我喝酒,在那边看着呢。”

    安然一愣,反应过来,好笑的拍了他下,说道:“吼,原来你拿我当挡箭牌啊。”把她说得跟母老虎似的,她才没有好不好!

    “没有,我是在表明我自己的态度,坚决果断的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好男人,坚决一切都要听老婆的话,不受他人诱惑。”苏奕丞一本正经的说道,就连表情也认真非常。

    安然被他这样认真的样子逗笑,想起他都还没吃东西,而自己刚刚为他拿的东西又给了旁边的小孩,“我去给你拿吃的。”说着,便想起身朝食物那边过去。

    苏奕丞拉住她,让她重新坐下,指着安然刚刚吃过还放在矮几上的慕斯蛋糕,说道:“我要吃这个。”

    安然只当他也是要吃慕斯蛋糕,笑着应道:“好,我去给你拿,你还要吃什么?”

    苏奕丞摇摇头,将那矮几上的蛋糕端起,放在她手里,微笑的看着她。

    安然看了看手中的蛋糕,又看了看眼前的苏奕丞,试探的问道:“你是要我喂你?”天,这跟他向来一本正经的市长特助形象差太大了吧!

    苏奕丞但笑不语,真的张开口等着她将蛋糕喂入他的口中。

    安然不好意思的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个孩子,只见他手里拿着叉子,嘴里还吃着那盘子里的食物,此刻愣愣的看着他们这边。

    脸不争气的爆红起来,转过身,拍了下苏奕丞,说道:“别玩了,大家都看着呢。”

    苏奕丞不依,催促着道:“快点,我肚子好饿。”说着,继续张大嘴等着她喂。

    安然真的有些被打败,又好气又好笑,端着蛋糕,用叉子叉了一块往他嘴里送去。

    苏奕丞满脸笑意的含着吃下,然后看着安然说道,“再来一口。”

    安然早已经脸红得不行,这样亲密的喂食,即使两人在家里也不曾有过,而现在,竟然在这个的酒会,人来人往,大庭广众之下!

    安然无奈,嗔怪道,“苏奕丞,你很恶趣味诶。”最后还是又叉了一口送到他的口中,然后直接将手中的蛋糕盘子往他手中一塞,转过头去,不要理他。

    苏奕丞满足的笑,端起那手中的蛋糕放到前面的矮几上,其实他同父亲一样,并吃不惯甜食,不过他们似乎都娶了一位嗜甜食的妻子。

    刚想转头同安然说什么,只见童筱婕和莫非朝他们过来,童筱婕笑着说道:“苏特助和学姐两人的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

    安然转过头,看见莫非和童筱婕,微微愣了愣。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转头笑着看着莫非和童筱婕,说道:“莫总,童小姐,坐啊。”

    莫非紧抿着唇,想走,却被童筱婕拉着在苏奕丞他们对面坐下。

    “苏特助跟安然学姐两人可真让人羡慕啊。”童筱婕再说道,眼睛直直盯着安然。

    安然不说话,只是笑笑。

    苏奕丞半靠坐在在沙发上,手自然的绕过安然搭放在她那背后的椅背上,表情依旧温和,说道:“莫总跟童小姐不伉俪情深吗,我听说童小姐当年出国去深造,莫总特地丢开国内的一切,奋然的陪童小姐出国,这样的决心,要是不够深爱,可不是一般人能过做到的。要说让人羡慕,那童小姐跟莫总真的是让人羡慕不已。”说着,苏奕丞似笑非笑的朝莫非看去。

    童筱婕娇笑,深情的转头看了眼莫非。

    莫非的表情有些僵硬,只是扯了扯嘴角,脸上毫无半点笑意。

    童筱婕转过头,看着安然说道:“安然学姐,现在莫非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公司在这边也刚刚成立不久,一切全都还在发展中,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学姐跟莫非配合的就特别好,莫非说他当年参加比赛有好几幅设计都是学姐来的灵感,也给了很多重要的意见,有个不情之请,学姐能否来公司,帮帮莫非呢?”

    闻言,其余的三人皆是一愣。莫非愣愣的看着她,而安然则不解的看看她,有奇怪的看看莫非。

    童筱婕看了她一眼,转头朝苏奕丞说道:“苏特助该不会介意什么吧。”

    闻言,苏奕丞笑笑,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当然不会介意,不过恐怕黄总监该不愿意放人吧。”说着,站起身来,朝莫非身后往这么过来的黄德兴笑着招呼道:“黄总监。”

    童筱婕和莫非这才看到那满脸笑意的黄德兴,也站起身来朝他笑笑。

    急人再度落座,黄德兴在莫非身边坐下,苏奕丞笑着开口说道:“既然黄总监也在,这件事童小姐不防问黄总监吧,毕竟现在安然还在黄总监的手下,要去要留,还得黄总监肯放人才行。”

    黄德兴这刚来,被他说的听得糊里糊涂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状况,问道:“这什么放人不放人的,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哈。”

    不待童筱婕开口,苏奕丞又说道:“刚刚童小姐说想让安然去他们公司上班,我说这事得看您,您说是吧。”

    闻言,黄德兴立马表明态度,说道:“诶,这怎么可以,安然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我怎么可能会放人呢,童小姐还是别挖我墙角了,莫总自己就在国际上拿过好几项大奖,又何愁没有好的设计师呢。”

    闻言,童筱婕笑道:“呵呵,我这原本还真想背着黄总监你偷偷的来挖一挖我学姐,仗着我们这么多年的同学校友的情谊,还想说一定要把人给挖过来,这不才刚开口,就被黄总监给撞上了,看来黄总监以后是得要防着我们了,你说是不是啊,莫非。”

    莫非干笑的点点头,并没多说,眼睛瞥了眼前面的安然。

    几个人又坐着聊了会儿,黄德兴看到‘精诚’的合作伙伴便朝他们笑了笑起身离开。莫非在这坐得一身的不自在,然后借口说遇到熟人了便拉着童筱婕过去打招呼。

    待他们全都离开,安然这才轻叹了声,端过矮几上的饮料,喝了口。

    苏奕丞看了她眼,问道:“累了吗?”

    安然摇摇头,朝他笑笑。

    就在这时,会场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然后一道强光打到了司仪台上,晚会的主持站到话筒前,然后俗套的代大家恭喜萧应天今天60岁大寿生日快乐,然后是请寿星说话。

    其实也无非是些已经经人设计好的演讲词,感谢大家的到场,感谢大家对‘旭东’的支持,待这一系列的感谢过后,已经是10分钟后的事情了。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从台上下来,然后在这个时候会场音乐响起,灯光由强变弱,最后变得柔和昏暗,然后台上的主持人再次回到话筒前,宣布说道今晚的第一支舞请萧先生和萧太太一起开舞。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一束灯光追着萧应天夫妇打着,人群中萧应天牵着萧太太的手步入舞池,随着轻缓的音乐两人在舞池中央跳着华尔兹,然后在场的一些俊男靓女也纷纷同自己的舞伴进入舞池,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这边,苏奕丞朝安然伸出手,微笑的看着她说道:“美丽的苏太太,我有荣幸邀请你一起跳一支吗?”

    安然笑着看着他,然后将手放入他的大掌中,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当然。”

    两人牵着手要朝舞池中过去,可这才转身,身后突然传来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两人同时转过头去,只见那原本坐在沙发上玩变形金刚的小朋友不知为何突然抱着肚子摔倒了在地上。

    两人忙上前去,安然将他从地上扶起靠在自己怀里,边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那孩子抱着肚子,因为疼痛脸变的有些扭曲,就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疼……疼,好疼……”

    见状,安然有些无措的看了眼苏奕丞,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孩子的父母了,他父母是谁?”苏奕丞问道。

    安然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孩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身边根本就没有大人。”

    “小朋友,告诉叔叔,你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叔叔帮你去找他们好不好。”苏奕丞问孩子,试图从他口中知道孩子的父母。

    闻言,安然怀中的男孩抱着肚子死命的摇头,像是害怕什么。

    见状,两人也是束手无策。

    突然孩子似乎很痛苦,抱着肚子直喊疼。

    安然看着他有些于心不忍,“怎么办,他看上去好像很痛苦。”

    苏奕丞当下一把从安然的怀里将孩子抱过来,快速的说道:“我们先送孩子去医院,等一下我打电话给叶梓温,让他在会场里找孩子的父母,找到之后让孩子的父母马上赶到医院过去。”

    没有更好的办法,眼下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安然点点头,拿过沙发上的包,忙跟着苏奕丞出了会场。

    车上,苏奕丞边开车边戴着蓝牙给叶梓温打电话,而安然抱着孩子坐在后座,那孩子因为疼痛而整个人抱成一团,表情也扭曲着,额头不断的冒着冷汗。

    苏奕丞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叶梓温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接通,没等他开口,直接说道:“梓温,你查在在场今天有那位是带着孩子过来的,另外再查一下现在此刻又哪对父母看找不到孩子,如果有的话你马上带他们来医院。”

    “呃,什么情况?”他说什么,叶梓温怎么听都不太明白呢。

    “别问这么多,照我说的做,那孩子刚刚坐在安然身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肚子痛得在地上打滚,我跟安然笑着带他去市医院,你等一下找到孩子的父母,带他们到市医院里来。”说着,苏奕丞直接挂了电话。

    看着孩子一脸难受的样子,安然有些心疼,气愤的说道:“你说,这孩子的父母这么这么不负责任,就这么小的孩子,让他一个人待在那,两个人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孩子丢没丢出没出事都不知道,简直太不靠谱了。”

    透过后视镜,看了她眼,苏奕丞没说话,踩着油门,加快了车速。

    待到医院,苏奕丞抱着他直接进了急诊室。急诊室的医生初步诊断孩子是因为严重海鲜过敏引起的腹痛。

    误以为安然和苏奕丞是孩子的父母,当着他们的面狠狠将他们训斥了一顿,“你们怎么当父母的,孩子有过敏的情况你们不知道吗,竟然还给他吃海鲜,这次还好是送来早,要是再晚一小时,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会有多危险!”

    两人没有解释,忙问孩子怎么样,急症室的大夫看了他们一眼,没再多说他们什么,只说,“还好送来早,现在没什么大碍,需要挂水,最好留院观察几天。”

    两人忙点头,听到说孩子没事才算真的放心下来。

    安然在病房里陪着孩子挂水,孩子因为因为腹痛额头不停的冒着汗,眉毛也紧邹着。安然心疼的拿纸巾帮他擦拭去额头的冷汗,伸手抚平去他那紧锁着的眉。喃喃自语道:“说起来,她会这样全怪我,我不该多事把那份给你拿的海鲜面给他吃,我不知道他竟然有海鲜过敏,而且还这么严重。”

    苏奕丞心疼的上前抱了抱她,“没事情了。”

    安然点点头,轻声叹道:“还好没事。”

    苏奕丞放开她,说道:“我出去大电话问问梓温他们过来了没有。”

    从病房里退出来,走到走廊的转角,拿出手机给叶梓温拨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直接问道:“找到孩子的父母了吗?”

    “那个……其实……”叶梓温有些吞吐,似乎还没有想好怎么说。

    苏奕丞皱了皱眉,说道:“什么这个那个,找到没有,难道他们就真的都不担心孩子的吗?”未免也太不负责了吧!

    “唉,我,我也一时说不清楚,孩子的父亲已经找到了,未免在过来的路上,等一下到了我再给你电话吧。”叶梓温说着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奕丞直觉告诉他叶梓温刚刚的语气有些奇怪,可是短短的几句话又听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将电话放进口袋里,然后转身回了病房。

    待叶梓温敢赶到时候已经是20分钟后了,苏奕丞陪着安然在病房里陪着孩子,点滴打进去后,似乎疼痛减少了,孩子的眉间也总算是放开来,不在那么紧蹙着。

    叶梓温独自一个人推门进去,看着苏奕丞,表情略有些怪怪的,似乎是有些为难。

    苏奕丞看了看他身后,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孩子的父母进来,略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问道:“人没过来?”

    叶梓温摇摇头,朝身后看了眼,而后,一个男人从墙后走出来,西装革履,头发被疏离的一丝不苟,踩着那意大利纯手工打造的鞋子,‘踏踏的朝里面进来。

    苏奕丞愣愣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下就愣住了,他想说谁的孩子这么不上心,却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的孩子!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周翰!怪不得叶梓温刚刚和打电话的时候都吞吞吐吐的。

    安然抬眼看去,愣了下,只觉得眼熟,好一会儿终于记起,这个男人他见过,当初跟苏奕丞回军区大院,在那个活动区见过他。再看看床上趟着的孩子,原来他就是当天顽皮撞到她的男孩,她还记得,这个男人当时在她身后出手扶了她一下。他似乎很严厉,而男孩似乎很怕他。而她还记得,苏奕丞跟他相识,不过两人间,似乎关系并不算好。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2 那个男人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3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