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2 比想象中还要爱你

122 比想象中还要爱你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秦芸进门,看着愣愣坐着沙发上的安然,心里多少有底,怕是刚刚凌苒来跟她说了些什么了。

    将手中的保温壶放到那矮几上,又瞥见那水果盘里那被拧灭的烟蒂,皱了皱眉,怕是这个也是刚刚凌家那丫头留下来的吧,将那水果盘子端开了些,出声唤道,“安然。”

    安然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秦芸,干干的扯了扯唇,说道:“妈妈,你来啦。”

    秦芸朝她笑笑,将那矮几上的保温壶拿来递过去给她,然后啦着她起身,“去,先回房间去,这里烟味大,对孩子不好。”

    安然这才点点头,提着保温壶回了卧室。

    待安然走后,秦芸立马将整个房子的窗户打开,将那地上的烟灰,还有矮几上的那烟蒂一并清理干净,将那水果盘清洗了好几遍,另外又将整个客厅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待做完这些,秦芸这才敲门进了卧室找安然。

    敲过门,开门进去,只见安然正坐在床上,手里还抱着那保温壶,动作完全跟刚刚坐在客厅里的如出一辙。

    秦芸摇了摇头,上前拿过她怀里的保温壶,轻笑着说道:“我可不是大老远送过来给你抱着暖和的。”

    说着提这保温壶就出了去,没一会儿就端着碗还冒着热气的鸡汤进来,端到安然面前,说道:“来,快点把鸡汤喝了,这可是我昨天炖了一天的,你可要乖乖的全都喝光。”

    安然轻笑,双手接过,朝秦芸说道:“谢谢妈妈。”然后端起就放在嘴边,小口小口的喝着。

    秦芸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安然淡笑着开口,“有什么不舒服的,要不要跟妈妈说说?”

    喝着汤的动作一顿,安然没回头看秦芸,因为不知道怎么说。

    见她不语,秦芸也不勉强,只笑着说道:“没事,不想说就不说,不过真有事的话也别憋在心里,不想跟妈妈说就去找你的好姐妹说,憋心里难受对你自己和孩子都不知道,知道吗。”

    安然知道她误会了,不过却也并没有开口解释,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低着头喝汤。

    秦芸看着安然,想起刚刚凌苒走的样子,心里不禁把苏奕丞给骂了遍,她以为他已经把凌苒的事已经弄连清了,谁知道凌苒竟然还登堂入室来!

    安然的个性太好太温顺了,连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凌家那丫头她可以说算是看着长大的,虽然看着柔柔弱弱的,但骨子里有股阴狠,鬼心计很多,不然当初出了那么大的事换做别人,哪里还敢回来。或许她也该找老凌家好好说说,现在安然怀孕了,是特殊时期,可不能让那丫头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安然将那碗被秦芸下足了料的鸡汤喝完,起身刚想将碗端出去,手中的碗却被秦芸接过。

    “给我。”秦芸轻笑的将碗接过,伸手撩了撩安然的头发,说道,“累吗,累了就睡一会儿,孕妇要多注意休息。”

    其实安然并没有困意,却真的有些累,只点点头,“嗯。”

    待安然睡下后秦芸才转身出了门,看了看时间给直接拿了手机给苏奕丞打过去,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这还不等苏奕丞开口,这边秦芸直接开口就是一顿臭骂,“苏奕丞,你这干得都叫是什么事儿,整天就知道忙,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让人给直接登堂入室来了,她凌苒是想干什么?当断不断,我跟你爸爸都是这样教你的?”

    电话那边的苏奕丞是听得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完全不知道没有概念!“妈,你在说什么,凌苒怎么了?”什么登堂入室,什么当断不断的,他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跟凌苒是怎么回事?”秦芸质问道,那语气姿态完全像是在捍卫安然的利益。

    “什么跟凌苒怎么回事!”苏奕丞皱了皱眉。

    “我今天来你给安然送鸡汤,这才刚到冲电梯里出来就看见她站在电梯门口,等我再到你们公寓的时候,大门并没有锁,只见安然一个人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傻傻的,问她凌苒跟她说了什么,也只摇头并不回答。”秦芸如实说道。

    电话那边的苏奕丞皱了皱眉,沉默了会儿,只问道:“安然现在呢?”

    “睡了,不过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秦芸有些担心的说,“阿丞,你要弄清楚你自己的立场,现在你是有妻子的人,马上过不久也是要当爸爸的人,我看得出你很喜欢安然,别给别人误会让人家还以为自己有机会。”秦芸点到即止,她知道他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

    电话那边苏奕丞沉默了会儿,许久才淡淡的点点头,回道:“我知道了,妈你先帮我看着安然,那丫头容易胡思乱想,我这边忙好等下就回去。”

    “嗯。”秦芸点头应下,他就算不说,她也是要留下来等他回来的,她自己的儿媳妇她当然是要疼惜的。

    安然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其实最开始并没有多少困意的,只是躺着躺着,眼皮越来越重,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转了个身,朝那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看去,竟然已经快6点多了,她记得自己躺下来的时候明明才3点不到,没想到这一睡就睡了三个多小时。

    又闭眼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待自己彻底全都转醒过来,安然这才掀被下床。进房内的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下,再开门出去,只听见门外苏奕丞正和秦芸在说些什么,见她出来,便直接断了话题,没再多说。

    “安然,你醒啦。”秦芸看着她笑着说道。

    安然抓了抓头发,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好像睡过头了。”

    苏奕丞站起身来,定定的看着她朝她过去,伸手将她那垂在前面的刘海拨开了些,柔声的问道:“肚子饿了吗?”

    安然摇摇头,“还不饿。”其实哪里这么容易饿,完全没有运动,吃了就睡,完全没有运动,哪里那么容易饿。

    见他们如此,秦芸抬手看了看时间,确实已经勾不早了,另外她看着他们两夫妻也是该号好的聊聊谈谈,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刚刚你爸爸还答电话问我去哪了呢。”

    “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吧。”安然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秦芸难得来一次,原本自己也该好好的陪着她好好聊聊说说话的,却到竟然一睡睡了这么晚。

    “不用,大院里阿姨煮我的饭了,回去就有的吃。”秦芸轻笑着说道,朝他们过来。

    “妈,我送你回去吧。”苏奕丞说道。

    “不用,你有多余的时间还是好好陪陪安然吧,之前过来的时候是勤务兵送我来的,现在估计还在楼下无聊的等着呢。”秦芸说道,伸手拉过安然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说道:“安然,要是阿丞敢欺负你你就找妈给你撑腰,再不行就找爸爸或者爷爷,让他们训兵似的把她给训了。”

    安然嗤笑出声,点点头,“谢谢妈妈。”

    “傻瓜。”秦芸拍了拍她的手,好一会儿才放开,说道:“好了,我也回去了,你们等下饿了就把饭菜热了吃。”

    “嗯嗯。”安然点头,同苏奕丞两人将秦芸送到门口,还想送她下去的时候,却被秦芸执意拒绝了,临走前还给苏奕丞递了个眼神,似乎在暗示什么。

    秦芸走了,屋里就剩苏奕丞和安然两个人。

    苏奕丞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问道,“妈妈说下午凌苒来过?”

    安然看着他,想起下午凌苒跟他说的话。

    见她不语,苏奕丞拉着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拥着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柔声的说道:“我不知道凌苒来跟你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安然,你相信我吗?”

    安然点头,她相信他的,即使从开始的时候两人并不了解,她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苏奕丞轻笑,低头把玩着她的小手,她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手指很细很纤长,看上去非常适合弹钢琴,绝对让人看不出来她竟然是做设计的,而且还是建筑设计。挠了挠她的手心,带着笑意问道:“相信我还被别人的话左右,嗯?”

    手心被挠得有些痒,躲了躲,低低的说道:“我哪有。”显然有些心虚,声音轻的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你啊,心情都写在脸上了。”苏奕丞凑在她耳边轻咬了下她的耳朵,“你这样把妈妈吓到了,打电话把我给训了一顿。”

    “啊!”安然有些意外,转过头看他,“我并不知道!”

    “嗯嗯,我知道你不知道,因为你睡着了。”苏奕丞点点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告诉我,凌苒跟你说什么了?”

    安然看着眼前几乎没有距离的那张俊脸,他真的很出色,所以也难怪凌苒会这样不择手段的想要将他夺回,想起她下午说的那些话,心里没由来的只觉得慌乱,其实不是担心不信任他,只是因为在乎,所以有些害怕。

    伸手缓缓覆上他的脸,手指描绘他的轮廓,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开口,“最近工作很忙吗?有没有不顺利。”

    苏奕丞任由她摸着,点点头,回道:“忙,但是没有不顺利。”

    安然笑,开口说道:“下午凌苒来说要跟我做交易,只要我愿意打掉孩子离开,她就放过你。”其实原本就没想隐瞒,毕竟这事关系到他,不关凌苒说的是真的假的,她都是要跟他说让他有所防范的。

    闻言,苏奕丞的蓦地脸色一沉,眼里闪过一丝暴戾和阴狠,放开她,冷声说道:“她凭什么。”完全没了之前的温润儒雅,整个人似乎是完全变了个人。这样的他,是安然没有见过的。

    定定的看着他,安然知道他的怒气是对凌苒,但是这样的他她并不喜欢,伸手覆上他的脸,摸着他那略有些变得僵硬的脸部肌肉,小手轻轻的揉着,似乎是想将他揉回原来的苏奕丞。

    苏奕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略有些抱歉的看着他,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嘴边亲吻着,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对待那珍贵的宝贝,然后轻声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安然摇摇头,“没有,只是不喜欢。”

    重新将她拥进怀里,轻轻拍抚着她的背,然后柔声在她耳边问道,“你答应她了?”

    安然在他怀里摇头,定定的说道:“没有,我怎么可能不要宝宝,而且我们的婚姻不是赌注也不是商品,我怎么可以哪来交易。”

    苏奕丞抱着她的力道不由的紧了紧,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的他嘴角正挂着好看的微笑。

    安然继续说道:“除非你亲口跟我说不要我,要跟我结束这段婚姻,否则我不会拿我们的婚姻同别人交换什么,交易什么。”

    “我不会!”苏奕丞猛地将她放开,定定的看着她,似乎是在保证的说道:“我不会,我永远都不会!”

    安然看着他,看的很认真,然后笑了,轻声的回应他,“我也不会。”

    苏奕丞看着她那娇笑着的唇角,心下一动,低头就这样直接吻了上去,很用力,没有半点以往的温柔,长舌直接撞开她的牙关,没有等她反应过来,直接勾着她的舌执意要她一起起舞勾缠。

    安然虽然反应慢了半拍,虽然被他今晚这略有些粗鲁的动作微微弄的有些疼,但是并没有推开他,并没有抗议,相反还直接抬手环勾住他的脖子,让两人更好的更紧的贴合。

    苏奕丞似乎是受了鼓舞,那吻变得更加热烈,那热情似乎要将两人淹没。

    “唔——”安然嘤唔出声,她被吻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唇似乎也被某人吻肿了,火辣辣的有些疼痛。

    似乎是压抑了许久,这样的热情一旦发作便让人变得有些难以自控,明明是一个理智到不行的人,今晚的苏奕丞也变得有种说不出的疯狂。

    吻一点一点的就变了味道,离开唇,缓缓而下,那原本紧紧拥着她的手也变得开始不安分起来,大掌来回在她身上到处游动流连,每一次轻微的触碰都让两人同时颤栗。

    也不知道是谁先褪了谁的衣服,待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几乎已经快要裸诚相对,情欲迷蒙了两人的眼,寂静的客厅里,那狭窄的沙发上,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

    他的吻越来越下,所到之处无不留下一旁炙热的火辣,燃烧着她,安然有些难受的呜咽着,说不出此刻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想推开他,却有忍不住将他拉得更紧,心底有种空虚,说不上来的空虚。

    “然然——”苏奕丞有些声音沙哑的几乎低不可闻,半弓着身子让自己的重量不至于压到她,埋头在她的胸前,合着那粗重的呼吸,暗哑道不能再暗哑的声音从安然的胸口传来,“我想你!我想你——”小腹处那被抵着的火热,诠释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安然心头一颤,理智也在这瞬间开始稍稍回拢,一点点的全部悉数全都回来,那原本被欲望迷蒙了的双眼也开始渐渐的变得清晰,他想她,其实撇去矫情,她也是想着他的,也怀念着那被他紧紧相拥着的感觉,想念他在她体内跟她一起脉动的那份悸动。但是——

    “奕丞——”手缓缓上移,抓住他的头,那修长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奕丞——”

    只听见苏奕丞埋在她胸口闷哼了一声,然后一下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只是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她,似乎这样就能缓解自己身上的疼痛。

    整个屋子里安静的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并不平缓,而是有些起伏不定的,她微喘,胸口上下起伏,他粗重,似乎没一次呼吸都是在竭力压制住心中的那份渴望和冲动!

    安然有些心疼的用手轻抚着他的头,似乎是在安慰,似乎是在怜惜。

    好一会儿,两人才从那激情中平缓过来,苏奕丞放开她起身,将那被他扯开的衣服重新给她穿上。

    安然有些害羞的红了脸,瞥过头,低着眼,并不去看他。待将她衣服穿好,苏奕丞这才重新将她抱过轻轻的拥在怀里,手穿过她的腰,大掌覆在她的小腹上,轻声的在她耳边低喃,“宝贝,乖乖的,快快长大。”

    安然被他这幼稚的举动惹笑,却并没有反驳他,只是放松了自己让自己轻靠在他怀里,完全由着他将自己拥住。然后这才淡淡的开口,“凌苒说如若我答应放手,打了孩子跟你离婚,她可以帮你,如果我不答应,那么将会有人来查你,不管你是否有做过,要查的话他们一定会有足够理由把你扳倒。”

    苏奕丞冷笑,“江城还不是他凌家开的。”其实凌川江之前也找他谈过,似乎有些拉拢的意思,他没有回应,然后似乎有些事情就变了味了。也许他上到这个位置上已经阻碍了谁的利益了,并不难察觉的,最近凌川江对他的态度他知道他是要有所行动了。但是他们有手段,难道他就会任由人宰割?

    再低下头,板过她的身子,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问道:“不相信我吗?”不相信他可以保护她?

    安然看着他,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不相信,只是害怕。”

    苏奕丞看着她,似乎有些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

    安然解释道:“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是心里还是会害怕,我不懂官场,完全不知道这中间的运作和利害关系,我就是有种很无力很慌乱的感觉,明明知道也许你有危险,明明知道有人想要害你,我却只能干干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该怎么做,甚至还会成了你的阻碍。”

    苏奕丞轻叹,伸手捧着她的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安然,就算他们想陷害我,算计我,但是相信我这一切我都能面对,不会有事情的!”

    安然点头,表情却有些无助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能处理好,但是,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担心,没由来的莫名的害怕,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下午凌苒说那些的时候,明明心里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让人陷害的软柿子,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要担心要害怕,可是真要她说出个感觉来,她有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傻瓜。”苏奕丞轻笑,重新将她拥进怀里,手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别去想,只是定定的站在我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坚定的站在我身边,别走开,知道吗?”

    “嗯嗯。”被他拥在怀里,安然坚定的点头,伸手回抱着他,“我不会不要孩子,更不会不要我们的婚姻。”

    苏奕丞轻笑着,拥着她的力道更紧了些,只要这样就够了,只有她足够坚定留着他身边的决心,他就有足够的信心和动力劈斩掉所有挡在他们面前的阻碍,给她和孩子最大的幸福。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好一会儿苏奕丞才将她放开,手摸抚着她的脸,轻轻的问道:“陪我一起吃点好不好,上了一天班,肚子好饿。”

    安然轻笑的点头,起身的时候轻轻凑到他的耳边,抱着他的脖子,小声的告诉他,说道:“我好像比想象中还要爱你!”因为爱得深,所以才一点点都会在意,所以没由来的才会慌乱和害怕。

    苏奕丞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人儿早已经放开他,轻盈着脚步朝厨房过去,转身回眸,淡笑的看着他,“你去洗手,我来把饭菜热一下。”

    苏奕丞也笑,朝她点头,脸上的笑容大大的,是幸福也是满足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2 比想象中还要爱你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2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3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4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5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