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7 我没说不生

097 我没说不生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待秦芸再从那边公寓往这边过来,再次按门铃的时候,安然和苏奕丞已经洗漱完换好衣服。

    苏奕丞在卧室,安然前去开的门,秦芸见到她笑容就止不住的满溢着,看着安然,“来,给妈看看,怎么这么久因为不回去看看,我和你爸,爷爷都念叨着呢。”

    安然只陪笑着,“这几天我和奕丞都忙,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就找个时间回家看您和爸爸他们。”

    “好好好。”秦芸连连点头,“到时候回去妈给你做好吃的,你啊,就是太瘦了。”

    安然忙笑,“妈妈,先进来说吧。”两人进屋来,苏奕丞正好从卧室里出来,脖子上还挂着打了一半的领带。

    “妈,你来怎么不给我们先打了电话啊。”苏奕丞边打着领带边说道。

    “你们不来看我,还不许我来看看我儿媳妇啊。”秦芸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转头对着安然,立马又换上最慈祥的笑脸,说道:“安然你说是吧。”

    安然干干的笑,只是转身看了看苏奕丞,什么也不说。

    “我不是这意思,你看我着一搬家,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像今天早上这样,不是怕让你绕路了嘛。”苏奕丞笑着说道。

    秦芸笑骂,“就你小子会说话,知道绕路搬家怎么不早点通知我啊,我看你小子八成就是不欢迎我来。”转头看看这房子的装修,边点头说道:“说道这个,你这房子的装修我看着比你之前那要强许多,你之前那里不是黑就是白的,冷冷冰冰的,跟你个性似的,要换我,我也住不惯。”边说着,转头看安然说道:“安然你说是吧。”

    安然但笑不语,看了看苏奕丞,只见苏奕丞有些无奈的耸耸肩。

    说笑着,秦芸这才想起今天来的目的,原来前两天有人给秦芸送了野生放养的野山鸡,昨天她特意把炖了熬汤,知道他们两人工作都忙,回大院估计都抽不出时间,所以她今天一早就把昨晚炖了一晚上的鸡汤给他们送过来,就怕这要是来晚了,他们全都出去工作了,那就真遇不上了。可是却也没想,这按了大半天的门铃,也不见人出来开门,打座机电话,只听见电话铃声响,不见人接,所以这才给苏奕丞的手机拨了电话。却没想偏偏这么不凑巧,他们搬家了!

    “安然就是太瘦了,听人说这鸡汤喝着特别的补身子,安然你得全都喝光,妈妈可是从昨晚熬了一晚上,今天早上才从锅里盛出来的。”秦芸边说边将保温瓶里的激动倒出来,递给安然,说道:“来,先趁热喝点。”

    安然推拒不开,只得将她手中的汤接过,虽说她早上还没吃东西肚子还真有点饿,但是一大早喝这样油腻的东西,她还真没过。“谢谢妈妈。”

    一旁的苏奕丞有些没趣的摸了摸鼻子,酸溜溜的说道:“妈,您这算是有洗媳妇忘了儿子吗?”

    秦芸转过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媳妇才是用来疼的,儿子皮糙肉厚的,就是欠磨练。”

    “妈,你这重女轻男的观念也太重了吧。”结婚之后,苏奕丞直觉得自己这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下降,以往母亲打电话过来,总是关心他这关心他那的,现在几乎每次打电话来的都问安然如何,瘦了还是胖了,有没有累着,工作辛苦不辛苦,越来越少会问道他,他曾一度怀疑,这还是他母亲吗?

    秦芸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说道:“你懂什么,以前我指着你给我结婚,现在结婚了,我还得指着安然给我生大孙子呢,我当然得对安然好点。”说着还不忘转头同安然说道:“对吧安然。”

    “呵呵,是,是。”安然只干笑着,有些说不上话来。孩子的事,她还真没想过,不过她也知道,她和苏奕丞的年龄都不小了,家里长辈着急那也是应该。

    闻言,苏奕丞摸了摸鼻子嘀咕着说道:“这要是我不努力,安然她也生不出来啊,说到底,这关键还是在我吧。”

    “你小子敢给我不努力!”秦芸瞪大了眼威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竟然敢阻碍她抱大孙子,简直是太混账了。

    “咳咳……”安然一口汤直接呛在喉咙里,“咳咳,咳咳咳……”整个人咳嗽的满脸涨红着。

    “哎呀,这怎么这么不小心。”秦芸边说边轻拍着她的背说道,“来,先顺顺气。”

    安然忙摇头,“咳,没,没事。”一张小脸也不知道是被鸡汤呛红的还是被他们刚刚话里的内容给说红的,整个小脸红的就跟那熟透的红苹果似的。

    “唉,脸都呛红了,还说没事。”秦芸有些心疼的说,手不停的半她顺着背。

    苏奕丞低笑,说道:“妈,安然不是给汤呛到,她在害羞呢。”

    安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我才没有。”

    秦芸愣了好一愣,才反应过来苏奕丞这话里的意思,转身暧昧的看着安然,说道:“哎呀,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妈。”安然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啦。”

    秦芸低笑,也不戳破她,看着她肚子,拉过她的手,笑着问道:“安然啊,你跟阿丞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说你这肚子里,该不会有了吧?”

    “妈!”安然羞得脸更红了,这都哪跟哪啊,她跟苏奕丞结婚两个月都不到,怎么就成了有一段时间了呢!安然有些招架不住,转头求助的看着苏奕丞。

    苏奕丞自然看懂她眼神里的意思,笑着上前,将她搂在怀里,看着母亲说道:“妈,你这也太着急了吧,我跟安然结婚才不到两个月,再快,也不可能马上给你弄个孙子给你抱啊,就算怀孕,那也还得十月怀胎呢。”

    “十月怀胎!”秦芸抓住重点,忙看着安然,问道:“安然,你真有了?”

    “我……”安然有些苦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简直有种有口难辩的感觉,似乎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似地。

    “妈,安然没怀孕,我们只是打个比方。”苏奕丞解围的说道。

    秦芸皱了皱眉,直白的问道:“你们平时都避孕?”

    安然已经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转头埋在苏奕丞怀里,她真的快觉得快没脸见人了。

    苏奕丞想了会儿,认真的说道:“没有。”

    “那你们去医院查过了?”秦芸步步紧逼。

    苏奕丞再次摇头,“没有。”

    “那不就得了,你们结婚也快两个月了,你们又都正常,这要是有孩子也不奇怪嘛。”秦芸说道,“当初我怀你的时候,开始前两个月也不知道,后来有天在医院的时候竟然无缘无故的晕倒了,把你爸给吓的,一检查,才知道是怀孕了。所以啊,指不定安然现在肚子里就已经怀上了呢,要不,安然,早上妈裴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秦芸有些心急,但这也不怪她,当初她日夜盼着自己的儿子结婚,可是儿子偏偏因为当年的事总对感情有芥蒂,任由她好话坏话说尽,托人找了多少姑娘她愣是一个不看,眼看着他着都三十好几了,还想着他不定要打一辈子光棍的时候,他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带了个媳妇回来,虽然说不办婚礼吧,但好歹证给领了,两人也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了,而且这看他们婚后,两人感情看着还甜甜蜜蜜的,真不才把那一件大事情放下,真不又来事儿了,大院里好几家同老苏战友的家里早就子孙满堂了,而他们准备还孤孤单单冷冷清清的,儿子结个婚也没把媳妇儿带回大院几次,所以她着好不容易盼到儿子结婚,接下来当然要好好盼他们两早日给她生个大胖孙子才行,不然老让大院里的那些老娘们抱着孙子孙女在她面前晃悠着,这看着别提有多不自在了。

    “妈,我,我没有啦。”安然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啦。

    “妈,好了,你再说安然就真的要哭了。”说着,苏奕丞好笑的拍了拍安然,又说道:“再说了,今天还是工作日,最近我和安然又都挺忙的,实在没时间去医院。”

    “那要是真有了呢?”秦芸不死心,虽然知道自己心急了点,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嘛。

    “我,我前几天月经刚过。”安然将脸埋在苏奕丞的怀里,小声的说道。

    闻言,秦芸总算是死心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笑着说道:“呵呵,这月不来,估计下月就来了。”

    安然汗颜,这让她怎么回,她又不知道下月真来不来,这种事,那里是他们说了算的。

    秦芸看安然这样,上前笑着拉过她的手,轻拍着说道:“安然啊,你别看妈妈说不好,妈是真着急,唉,你说阿丞年纪也不小了,到我这个岁数想抱孙子那也合情合理嘛,再说了,趁妈妈还年轻,你们生了孩子我还可以帮着带着。这要是你们嫌孩子麻烦,觉得耽误工作,那可以直接让孩子留在大院让我给你们带着,你们周末的时候再过来同孩子一起过周末这样也可以吗,你说是吧。”

    安然干笑的看着秦芸,脸上的热度未退,脸依旧红扑扑的厉害,只干笑的回道,“妈,我没说不生,不过这事也得看缘分嘛,不是我们说有就能有的嘛。”

    听她这么说,秦芸就放心了,她着急,除了想抱孙子外,就是怕她说不生,现在的人不能和以前比,她看电视,说什么丁克什么的多了去了,就连奕娇那死丫头,也整天嚷着说自己以后不生孩子,说怕生了孩子以后老得快,而且要是被孩子缠着,她就别想和现在一样逍遥了,这些话差点没气得她半死,不过还好,还好安然没有说不想生。

    “哈哈,是妈妈着急了,你看我,着一着急就说话没谱,没错没错,孩子也看缘分的,该来就来了,急不得急不得。”秦芸笑着说道。

    一盘苏奕丞看了看手表,说道:“好了,妈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和安然都还赶着上班,要不我们就先走了。”

    秦芸看了看表,时间确实也不早了,忙说道:“哎呀,是不早了,那你们快去快去,别耽误了工作。我也要回去了,我这还得去奕娇那丫头哪里看看,那你们俩兄妹就没一个省心的,之前也不知道奕娇那丫头怎么回事,哭着回来,问她有一个字都不说,第二天一早就走了。”

    “奕娇?”苏奕丞皱了皱眉。

    “好了好了,你们赶紧去上班,别迟到了,我把着鸡汤给你们放到冰箱里,你们晚上回来记得热了喝。”秦芸说着便将矮几上的鸡汤端着朝厨房过去。突然又想到什么,转头看着他们说道:“对了安然,你看你爸妈什么时候有空,安排两家人见个面也是要的,上次因为阿丞的事给耽误了,再接下来你爸他有忙演习的事,不过现在演习也忙过去了,阿丞的病也好了,什么时候安排我们几个长辈见见面,爷爷这几天也说道这事呢,说没婚礼已经对你父母那边够失礼数了,这见面还是要的。”

    安然点点头,“好的,我会跟我父母说说的。”其实她爸妈那边也有说起来过,只是最近忙,老被她推脱开了。不过现在庄园的设计图已经搞定,样品屋也是顺利进行中,一切都算是上了正轨,要忙也不至于像前几天那样了。

    苏奕丞去书房将两人的公文包拿出,安然的脸还略红着,不过比起刚刚要好许多,朝厨房对秦芸说道:“妈,那我们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

    待坐到车上,安然的脸还红的厉害,苏奕丞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打趣的说道:“还害羞呢。”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他眼,转过脸去,看着窗外,她原本就脸皮薄,一点都禁不起说。

    苏奕丞笑着发动车子,将车子平稳的开到路上,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嘀咕的说道:“我怎么不记得你前段时间刚来过月经啊。”

    闻言,安然猛的转头看他,原本脸上那消退下去的红晕又蓦地窜红上来,“你……”看着他,羞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苏奕丞笑,还坏心眼的说道:“你说该不会被妈说中。”说着,有些暧昧的朝她肚子上看了看,“难道你真有了?”

    安然羞愤的赌气的转过头,闷闷的没好气的说道:“我那个本来就不正常。”

    “哈哈。”苏奕丞大笑,心情很是不错。

    安然则有些郁闷的看着外面,脸红得厉害,整个人略微有些燥热,就连窗外吹来的风都降低不了她脸上的热度。

    笑罢,没一会儿车子已经到了安然公司大楼的门口,安然赌气的伸手开门准备下车,却被书奕丞一手抓住,淡笑的拉着她的手,看着她认真的问道:“安然,会有压力吗?”

    安然看着他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压力是指秦芸逼她生孩子的事,略略有些沉默,看着他,问道:“如果我说没有,你相信吗?”

    苏奕丞淡笑,大掌磨搓着她的小手,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说道:“你要是不想,那我们就缓缓,不用在意妈早上说的,我不会逼你,我只想你快快乐乐的。”

    安然只觉得心中暖暖的,其实有他这句话就够了,手反握住他的手,摇摇头,淡淡的微笑,“怎么可以不在意妈,她是你母亲,也是我婆婆,是我们的长辈,我们自然要在意考虑她的想法,更何况她的想法并没有错,也全在情理之中,估计换谁都这样想的。而且……”说着,安然略低下头,嘴角淡淡的笑,不过这笑略带着点羞涩。

    “而且什么?”苏奕丞问道。

    安然这才抬头,定定的看着他,说道:“我并没有,并没有不想生,我愿意替你生孩子的。”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淡淡的笑,将她拥进怀里,手摸着她的头,轻轻在她耳边说道:“谢谢。”一个女人说愿意替你生孩子,他不知道别人听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是他此刻是激动的,心怀感恩的。

    安然任由着他抱着,手缓缓的抬起轻拥着他,嘴角轻轻挂着笑容,小声的说道:“不过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还是得顺其自然。”

    苏奕丞点头,笑道:“那我以后每天晚上都好好努力。”

    闻言,安然脸又燥红起来,没好气的推开他,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她简直觉得自己现在浑身上下都酸的厉害,“你还好意思说,现在也不见你多消停。”她都一度怀疑他们间的夫妻生活是不是过的太频繁了,前段时间她还特意到论坛里搜了下,好些人说热恋中的情侣一周也不错3到4次,可她跟苏奕丞几乎是夜夜笙歌,这也太频繁了点吧。

    苏奕丞大笑,看了看她的肚子,厚脸皮的说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安然脸红的厉害,瞪了他眼,那过包就开门下车,临下车前,没好气的骂了句,“流氓。”

    惹的车里的苏奕丞哈哈大笑,心情格外的好。

    安然快步的朝公司大楼进去,没回头看他,脸却依旧通红着,想想他刚刚的话,嘴角忍不住的勾起笑来,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那样一本正经的人,竟然也会开黄腔。

    从电梯出来到到进办公室前,安然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拍了拍自己那略微还有些发烫的脸,这才进了办公室。

    “顾姐早。”前台,办公室小妹甜甜的笑着同她问好。

    “早。”安然笑着回应,到了办公室,刚想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只见陈澄一个人安静的做在角落的位子,忍着的看着自己昨天给她的文件。想起昨晚在餐厅见到她,安然朝她过去,轻敲了敲她的桌子,待她抬头,只淡淡的说道:“到我办公室来下。”

    陈澄愣愣的点点头,将手中的文件用笔做了记号,这才阖上文件,随着安然进了她办公室。

    安然将公文包放到一旁,示意她坐下,伸手开了电脑。

    陈澄在她面前坐下,没待安然开口,直接说道:“我知道我违背了公司的规定,但是西餐厅的工作是我在来这之前做的,来这里上班的时候我就已经跟那里的经理提过辞职了,但是经理说他们一时找不到人,希望我能做到他们找到人替我为止。”

    安然看了她眼,点点头,开口说道:“这样说也不无道理,但是我希望你并不为因为这样而耽误了公司里的工作。”

    “我知道。”陈澄定定的回到。

    安然点头,将桌上的一份文件拿去递给她,“这是我之前做的案子,文件里是设计图,你早上好好看看,下午的时候你去工地看看,帮我看看工程的进度,有问题吗?”

    陈澄伸手接过,笃定且自信的说道,“没问题。”

    安然点点头,“那你出去吧。”

    陈澄点头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安然看着她将门带上消失在门口,这才将自己的目光收回,其实那份图纸她修改过,里面有几处的比例都是错的,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想试探下她,因为她昨天的那几句话,话说的如此的满,她倒是想要看看她有多少实力,如果真如黄德兴说的,那么她会阿红好带她,但如果又是第二个凌琳,那么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中午的时候安然刚吃过烦,那个效果模型就送过来的,比想象中要快,而且很漂亮。

    就在安然小心看着模型对着设计图的时候,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个陌生的外地号码,安然皱了皱眉,直觉告诉她这一定是某推销电话,什么炒房,炒店铺,炒股炒黄金的,想来现在房价如此的高,有钱的房子住不完,没钱的没有房子住,全都是此类这些人带动的。直接按了拒接,她不想花费力气来应付这样的人。

    可是对方似乎很有耐性,在她按掉之后电话随之马上又响起了,似乎非要打到她接为止。

    安然捏了捏眉间,有些无奈的接起,不等对方开口,直接说道:“如果你是想推销某处的房子或者店铺让我投资,那么很不好意思,我就是做这行的,但是如果你是想让我炒股,很抱歉,我对股票这种投机的行为并不待见。”

    电话那么愣了愣,好一会儿才传来笑声,如银铃般好听。

    闻声,安然一愣,拿开手机看了看,依旧是那个陌生的电话,可是这声音,她不会记错的!

    带着不确认,试探的问道:“林丽?林丽吗?”

    “呵呵,安子,我怎么不知道你接电话的方式这么特别啊。”电话那边,林丽娇笑的说道。

    闻言,安然只觉得鼻子酸酸的有些难受,眼眶中似乎有种热流要汹涌出来,忙抬头看着天花板,将眼中的泪意狠狠逼退,好一会儿,才恨恨的说道:“林丽,你丫还知道要打电话给我吗!”她回去就回去了,可竟然手机连关了好几天,再打过去的时候,还竟然已经成了空号,而她并不知道林丽老家的电话,所以对于林丽的消息,她是一点都没有,而且根本就不知道问谁,从何探听。回了家的林丽,就如人间蒸发似得。

    “我这不打电话给你了嘛,别计较了。”林丽在电话那边说道,听语气,心情很是不错。“对了,这是我新号码,你记得存一下,别下次我再打来,又把我当初推销打广告的。”

    “嗯。”安然点头应下,有些担心的问,“你最近还好吗?”

    “你看我像是不好吗?”林丽笑着说,“前段时间我爸妈带我出去走了趟,其实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有些事是真的不能勉强的,花了十年的时间我还做不到,那我为什么还要花更多的时间来犯傻。这段时间跟父母在一起,我才发现他们真的老了,头上的白头发即使染黑了,还不停的冒出来。可是为了我的事,让他们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我各种担心,实在太不该了,就算不为别的,为了我爸妈我也没有理由不赶快好起来。之前是我一直钻牛角尖,现在从死胡同里转出来了,感觉挺好,以前我的生活全是围绕着程翔,现在我可以多想想我自己的感受,和我的父母。”

    安然轻叹,她不知道林丽是真的好了,还是说的好了,不过听她的语气,至少比她离开的时候要好许多了。也许苏奕丞说得是对的,人总要经历些事情才会真正长大,林丽之前一直过的太顺,所以她总能保持着一颗孩子般的童心,是非黑白总是分得清清楚楚。

    这次就算是成长中不可避免要付出的代价吧,虽然这个代价非常的痛,但却是深刻的。

    “安子,给你看看我的新发型吧,我很喜欢的短发。”林丽有些激动的说道,言语间听得出她此刻的喜悦。

    “好。”安然点点头,温柔的应下。

    两人挂了电话,没一分钟,安然手机提示有彩信进来,照片中林丽的那一头飘逸带着古典味的长发被剪短了,只过耳际,那乌黑的发色被染成了淡淡的微黄,新发型让林丽整个人变得不一样,没了之前古典美人的气质,多了份时尚,多了份俏皮,照片中的她笑得很开心,那笑容是发自真相的高兴。

    彩信的下方写着一行小字,‘漂亮吗漂亮吗一定要说漂亮,我拒绝不漂亮或者一般哦’。

    安然轻笑出声,拿着手机,认真的给她回复,如愿的回了她一句,“非常漂亮。”

    剪了头发也好,剪断对过去的牵挂,剪断自己身上别人的影子,重新做真正的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两人又用短信聊了几句,然后因为林妈妈唤林丽吃饭而告终。

    安然看着手机中林丽的照片,好一会儿才将手机收进口袋,重新仔细的查对样品模型和图纸。

    就在安然查对的时候,肖晓和凌琳吃完饭进来,肖晓看了安然一眼,有些不屑的直接扭摆着身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而凌琳则没有直接回座位,而是上前,定定的在安然面前站住,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着。

    安然抬头,看了她眼,淡淡的回应,“有事吗?”

    “我姐姐自杀了你知道吗?”凌琳定定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想将她拆吃入腹。

    安然淡淡的点点头,“我知道。”

    “你难道一点都没有觉得内疚,他是因为奕丞哥哥才会自杀的,而且还是在你们家里。”凌琳指责的说。

    “内疚?”安然不解,只说道:“我为什么要为别人犯傻的行为而内疚?”她甚至觉得凌苒那所谓自杀的借口还很可笑,一点都不值得可怜。她对自己的生命都不负责,谈什么说爱不爱的。不过是为自己的不甘心而找一个很牵强的借口。

    “那还不是因为你抢走了奕丞哥哥。”凌琳恨恨的说道,“你根本就配不上奕丞哥哥,你不够漂亮,甚至连好的出身都没有,你跟奕丞哥哥在一起,根本就是高攀的奕丞哥哥。”

    安然将最后一个细节全都核对核实情绪,这才将手中的设计图收起,淡淡的看了凌琳一眼,“不可否认你说的都是真的,但那又怎么样呢?”

    “你……”凌琳一时说不出话来,只瞪大着眼睛恨恨的看着她。

    “就算没有我,那还有别人,他们之间,7年前不可能,难道你觉得7年后就有可能吗?”

    凌琳不说话,她当然知道姐姐和苏奕丞再无可能的机会,只是她不甘心,她等了7年,最后竟然便宜了她。

    见她不语,安然不再看她,拿着设计图直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凌琳站着那,恨恨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走廊的转角,因为不甘,手紧紧的攥握着,转头看了看那摆放在桌子上的样品屋模型,眼底划过一丝算计。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7 我没说不生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4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5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