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4 老婆,我错了

104 老婆,我错了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在官场如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永远的朋友,说白点,更多人都是为了利益,为了权势。当官有时候更是一种艺术,较量的是智慧,是手段。

    在这个无硝烟的战场上,没有人是你的战友,没有人会永远跟你统一战线跟你站一边,也许当初提携过你,但是当初的提携也不过是为了利用,创造对自己更有力的条件,所以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提携,当你对他没有了价值,甚至你的身份开始威胁到了某人的利益,到那时候,也许就是那人对你出手的时候了。

    当苏奕丞被凌川江叫到了办公室,苏奕丞隐隐就有种预感,虽然还不肯定,但是感觉很强烈。

    “叩叩叩。”苏奕丞敲了敲门,只听见里面传来声略有些严厉的声音,“进来。”

    苏奕丞这才推门进去,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朝那坐在大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过去,沉声道:“凌市长,您找我。”

    凌川江这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朝他点点头,“坐吧。”示意他让他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苏奕丞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直接拉开椅子在转椅上坐下。

    凌川江想原本那拿在手中的文件放下,然后又摘掉那架在鼻梁上的厚底眼镜,身子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淡淡的开口,问道:“奕丞啊,你在我手下工作有多久了?”

    “3年零5个月。”苏奕丞淡淡的回答,语气没有起伏,平淡的听不出一点情绪。

    凌川江点点头,似是有些感慨的说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想当初你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代表地级县来市委做报告,那个时候还愣青的什么都不懂,而现在你已经能自己独挡一面,在政绩上也有自己的建树了,估计不用等我退下来,你的作为就会在我之上了。”看着他,凌川江的眼神有种别有深意。

    “凌市长过奖了,一切还是当初市长的提拔。”苏奕丞淡淡回道,眼神直视着他的眼睛,一脸坦荡。

    凌川江半笑着摇摇头,似乎略有些感慨的说道,:“当初我以为你跟凌苒会结婚,而你也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女婿人选,甚至在凌苒离开,这样的想法也不曾在是脑海里剔除。”说着,有些无奈的笑笑,“只是,只是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结果。”

    “世事难料。”苏奕丞淡淡的说,表情不悲不喜,态度不卑不亢。

    凌川江点点头,有些感慨,“确实是世事难料啊!”然后又摇摇头,说道:“罢了,也不说这些了。”重新端坐好,拿过桌上的眼镜重新给自己戴上,边说道:“省厅的文件已经下来,关于你的任命昨天也已经到了我的手上,确定由你来出任科技城的‘城建市长’。后天会在市委正式召开你的任职会议和科技城方案启动仪式。”说着,将桌上的那份文件递过去给他,“看看吧。”

    苏奕丞接过,是他的任职文件,以后他便由市长助理升至科技城‘城建市长’的位置,职位等同于江城的副市长,名正言顺的二把手!

    凌川江看了他眼,似笑非笑的说道:“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着些老人,是该退下来了。”

    苏奕丞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却并没有说话。

    当苏奕丞再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安然坐在客厅,嘴巴嘟囔着那差不多都可以挂油瓶了,而她前面的矮几上,摊放着张A4纸,分明就是她之前特地打印出来的‘夫妻协议’,只不过其中内容被人做过稍稍的改动。

    苏奕丞一看这样阵势,自然就明白了。淡笑着将手中的公文包放下,坐到她身边去,伸手想去抱安然,却直接她拍开手。冷冷的转身看着他,手指着矮几上的‘夫妻协议’说道:“能不能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

    苏奕丞下意识淡笑的摸了摸鼻子,轻唤,“老婆。”上前一把将她抱住,任由她怎么拍打也不松手放开,边有些委屈的说道:“媳妇儿,要是按你协议上说的,我会憋坏的。”

    安然瞪瞪的看着他,他还有理了!推开他,手插着腰,说道,“你这是狡辩!”然后伸手将矮几上的协议拿过,指着上班那多出来的‘休’字,说道:“你说,你这是怎么加上去的,你这种行为根本就是欺骗,是恶意的欺骗!”

    苏奕丞看着那被自己加上的去‘休’字,自然不会告诉他这是他当初特意一个字一个字看的时候趁她不注意在上面加上去的。赔笑着说道,“老婆,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别想转移开话题!”安然冷冷的看她,态度坚决的一点都不肯退让,今天她非得要一个结果来,不然她还不天天被他这么算计着!

    苏奕丞叹气,知道今天这怕是躲不开了,看着安然,有些幽怨的说道:“媳妇儿,要真按你协议上说的,真的一周才做一次,你就不怕我给憋坏了!”

    他说的如此的直白,闻言,安然的脸一下燥热起来,因为脸上的温度升高,那白皙的小脸也一下红彤彤了起来,低声骂了句,“臭流氓。”有些赌气的瞥过脸去,。

    见状,苏奕丞欺身上来,从后面将她拥着,下巴抵着她的肩膀,纳纳的说道:“媳妇儿,你不会真那么狠心想把我憋坏吧,这样你会少了很多福利的。”

    安然被他说得更羞窘了些,原本脸皮就薄,尤其是在这些方面,她更是觉得难以启齿,一个用力将他推开,脸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腾的站起了身,恨恨的看着他说道:“晚上睡客房,别上我的床,看能不能憋坏你!”说完,红着脸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朝主卧进去,‘砰——’的一声重重吧门带上。

    苏奕丞愣愣的看着那被关上的房门,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愣愣的笑出声来。以为她不过是赌气,哄哄就好。起身去敲那紧闭着的房门,“安然,把门打开,我承认错误还不行吗。”

    好一会儿也不见人来开门,待他再抬手准备再敲一次的时候,手还抬在半空,门开了,却还在苏奕丞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突然被人塞了一堆东西,只听见她快速的说了声,“给你!”然后根本就没有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和手上的东西是什么,那门又一次的重重关上了,直接将他挡在了外面。

    苏奕丞愣愣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这才注意到手中的拿着的是自己的换洗衣服和睡衣,看着此情此景,苏奕丞这才不得不承认,安然是认真的,而他真的被自己媳妇儿赶出了房!

    第二天,安然歪扭着脖子冲房里出来,厨房里,苏奕丞正忙碌着两人的早餐,见她看门出来,满笑着说道:“先坐一下,早餐马上就好。”说着重新转过头去拿着锅铲翻滚着手上的菜。

    没一分钟的时间,将那平底锅里那半熟的荷包蛋直接从锅里打出来,然后分别放到两人的盘中。再转身去给她倒了杯牛奶。“来,趁热吃。”

    坐在高脚椅上,安然嘟囔着嘴,眉头皱得紧紧的,一手紧紧捏着那酸疼的厉害的脖颈。习惯这东西真是可怕,明明才多久,她竟然有些不习惯没他在身边而她根本就睡不着,而且没有枕着他的臂膀睡,今早起来她竟然悲剧的发现自己竟然落枕了!

    苏奕丞看着她的不适,放下手中的刀叉,殷勤的上前给她捏那酸疼的厉害的脖颈,边轻声的问,“怎么样,这样有没有舒服点?”

    安然并不说话,只是那嘴角淡淡的勾勒起一道好看的弧度,出卖了她此刻的情绪。

    苏奕丞自然瞥见她嘴角的笑意,也不多问,手上的动作不停继续替她舒服的捏着。

    看了看时间,怕他等下上班来不及,躲开身去,语气故意说得有些僵硬,“吃早餐!等下迟到免得怪我耽误了你时间。”

    苏奕丞笑,闻言,直接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她,大口的吃着。

    安然这次是真的动气了,直到苏奕丞上班前,想拥着她来个吻别,却也被她躲开了,看了他眼,直接转身回了房间。苏奕丞有些无趣的摸了摸鼻子,这次似乎有些栽了,安然的脾气比他想象中的大,轻哄似乎并起不了作用。

    这一天其实苏奕丞有些忙,明天就是他的任职会议,同时也是科技城正式开始落实实施的日子,所以他今天有好几个材料要准备,和写明天的演讲稿,另外因为明天正式启动科技城的案子,所以连带的各项招标也要开始了,所以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估计都要非常的忙碌,这也是一个职位到另一个职位必须付出的代价。

    “叩叩叩。”郑秘书敲门进来,拿着苏奕丞刚刚让他准备的资料,恭敬的递上去,说道:“苏市助,这是你要的资料。”

    苏奕丞伸手接过,就在郑秘书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出声将他唤住,“郑秘书,等一下。”

    郑秘书转过身,看着他,问道:“市助还有什么吩咐。”一副等候差遣的样子。

    苏奕丞想起早上那家里那个小女人别扭的样子,今晚他可不想再去睡客房了。比起客房里那略显得有些冰冷的房间,他还是觉得抱着她能让自己谁得更安稳些。

    “咳咳。”轻咳了声,苏奕丞略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样的事他并没有经验,不过为了晚上自己的福利,他还是略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问道:“郑秘书,你有女朋友吧!”他记得郑秘书跟了他有三年多了,从他调人市长特助以来,他一直就是他的秘书。他记得他跟他说过,他是有女朋友的。

    “呃。”郑秘书原以为他是有工作上什么事情要吩咐给他,却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么私人的问题,愣了好一愣,才点点头,回答道:“嗯,有的,有什么问题吗?”总不能是有什么最新规定说什么上班还不能交女朋友吧!

    “那你们之间有过矛盾吗?”苏奕丞问道,他准备从郑秘书下手取取经。

    “呃,在一起久了,多少总有矛盾摩擦的时候。”虽然不解他这样问的意思,郑秘书还是据实的说道。

    “那你都会怎么做?”苏奕丞看着他问的有些急切,怎么做这才是他今天想问的关键!

    郑秘书也不傻,看着他试探的问道:“苏特助,你跟夫人闹矛盾了?”不然他问他这些干嘛!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苏特助这样温润儒雅,面上总是带着笑,性格总是温柔体贴多过其他,这样的男人又会因为什么跟自己的妻子而有了矛盾呢?

    苏奕丞被他的话略有些呛到,“咳咳。”轻咳了几声,说道:“算,算是吧。你先说说这样的情况下你一般会怎么做?”

    扯了扯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郑秘书略有些一本正经的说道:“那要看是谁的错了,如果是你的错,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道歉。”

    “道歉?”似乎并没有用啊!苏奕丞心里暗忖。

    “话说,情人间这道歉也是一种学问,那也是有方法的。”说道这个郑秘书似乎挺有经验,拉开他面前的椅子,直接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女人都是小气的动物,她不管是谁对谁错,在她们的字典里,错的永远是对方,而她们永远是对的。所以别追究对错,主动向她承认错误着是首要的。另外,女人也都是些爱浪漫喜欢浪漫的人,如果道歉的时候你再送上一束漂亮的玫瑰,他们所有的注意力就都会被手中的花束吸引,从而更能容易的接受你的道歉。当然送花之后一定要带她出去吃一顿好吃的,去那种比较有情调的西餐厅,然后两个人的烛光晚餐,配上点红酒那就完美了,当晚她们就能忘了所有的不快。”郑秘书煞有其事的说道,听着还一套一套的挺像一回事的。

    “那按你这样说我晚上回去得先买花?”苏奕丞问道。

    “对,选她喜欢的,不然要是挑到她不喜欢的话,那就白忙活了。”郑秘书说道。

    苏奕丞点点头,小声的嘀咕着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道歉还有这样的学问。”突然想到了个问题,抬头定定的看着郑秘书问道:“郑秘书,你经常做错事?”不然他怎么会如此深知其道呢。

    郑秘书有些不自然,略有些心虚的说道:“这个,这个不管谁的错那都是男人的错,作为男人还是需要大度点的,不能太斤斤计较。”

    苏奕丞看了看他,嘴角淡淡的浮起笑意。

    待一切道歉的技巧全都教授完毕,郑秘书看着他略有些好奇,八卦的问道:“话说特助,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啊?”他一直觉得虽然苏奕丞这段婚姻开始的很草率,但是看他对他妻子的态度,看得出来他们相处的还是挺融洽的,而且他似乎真的很爱很喜欢他妻子,之前几乎天天都去接送他妻子上班。

    苏奕丞还在琢磨着郑秘书道歉步骤的事,闻言抬头看了看他,淡淡的笑着说道:“你很闲吗?很闲的话我不介意再多派点工作给你。”

    郑秘书只觉得后背一凉,苏奕丞明明是笑着同他说话的,可他总觉得这样的他比他严肃的时候还可怕,忙摆手说道:“那个,那个我还有好几个材料没有做,我,我先出去忙了。”说着也不等他开口回应,赶忙逃也是的出了他的办公室。

    身后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苏奕丞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细细琢磨着郑秘书刚刚教得所谓的道歉的方法。

    晚上下班,苏奕丞决定听郑秘书的道歉三步法。驱车街角的鲜花坊,让服务员包了一束最漂亮的玫瑰,而在花店里转悠着的时候,正好看到那柜台里放着的一些挺有意思的卡片,于是便让人拿了张出来,拿过笔,认真的在卡片上写了什么。

    这样抱着花束在大街上走着是第二次,上一次是7年前准备跟凌苒求婚的时候,在叶梓温的提议下他准备好了求婚用的钻戒,另外还特地买了花束,可是纵使是这样,那样抱着一大束花走在街上他总觉得别扭得不得了,几次都有想将花直接塞到叶梓温怀里的冲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竟然有种雀跃的感觉,他期待等一下安然看到他捧着花到她面前的样子,会哭?还是会笑?

    就在苏奕丞就快走到停车位的时候,突然身后窜出道身影,差一点就要撞掉了他手中的花,还好他反应够快,闪躲够快,直接避开,不过避开是避开了,那人还是不小心蹭到了花束,而那夹在花中间的卡片不巧被直接撞掉了下来。

    待苏奕丞看清眼前的人,不禁皱了皱眉,“奕娇!”

    苏奕娇抬头,脸上似乎还挂着泪水,见到苏奕丞也很是有些意外,“哥!”

    “你怎么了?哭了?”苏奕丞并没有错过她那脸上还没有干的泪水。

    “呃。”苏奕娇一愣,忙用手擦拭去脸上的泪,干笑着解释说道:“没,没有,刚刚沙子吹进了眼睛。”

    苏奕丞自然知道她的借口有多么的蹩脚,但是她不想说,他自然不会逼问,只淡淡的问道:“没事吧?”声音不高,语气却是透着浓浓关心的味道。

    怕他为自己担心,苏奕娇扯开大大的笑脸,朗声说道:“没事,一会儿就好!”

    苏奕丞点点头,有些宠溺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苏奕娇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他手中捧着的大束玫瑰,八卦好奇的问道:“哥,这么大束玫瑰,今天是你和嫂子的纪念日吗?”

    苏奕丞略有些不自在,扯了扯唇,点点头,说道:“对,是纪念日。”相比起这个,总比让自己的妹妹知道他把他嫂子惹恼了,而现在准备去赔礼道歉的强吧!

    苏奕娇略有些新奇的看着他,好笑的说道:“看不出来啊,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情趣浪漫了?”

    不客气拍了她的小脑门一记,苏奕丞没好气的说道:“没大没小。”抬手又看了看时间,说道:“好了,我先走了,你嫂子还在家等我呢。”

    苏奕丞有些暧昧的朝他眨了眨眼,说道“努力哈,不仅仅妈等着抱大孙子,我也等着做姑姑呢。”

    苏奕丞又好气又好笑,没接话,直接转身准备朝停在几步外的车子过去。

    “哈哈哈。”苏奕丞大声笑开,转身也准备走的时候正好瞥见那掉在地上的卡片,伸手捡起,翻开来看,她认得卡片上的字,是她哥的,不过卡片上的内容不禁让她瞪大了眼。

    ‘老婆——对不起!’

    待苏奕丞抱着花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客厅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换了鞋进屋,边走边轻声唤道:“安然?”

    闻声,安然从书房里出来,穿着居家服,头发披肩放着,看着他抱着那一大束花进来,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意外和惊喜,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抱着花回来。

    苏奕丞抱着花朝她过去,刚准备开口说他那准备了一路的道歉说词,却没想直接被她抢了先。

    “花是送我的吗?”安然淡淡的问,嘴角的笑意也很淡,似笑非笑。

    苏奕丞点头,刚想开口,“那个——”

    只见安然伸手直接接过他手中的花,说道:“谢谢,很漂亮。”说完,故意在花束中找了找,然后什么都没找到,抬头看着他问道:“上面的卡片呢?”

    “呃。”苏奕丞一愣,上前看了看花束,上面那张他特地放上去的卡片确实不见了,不过突然想到什么,抬头看着安然,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她似乎早就知道他的一切,所以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和惊喜。

    安然看了他眼,抱着花在沙发上坐好,开口说道:“刚刚妈妈打电话过来,问我们是不是吵架了,说你买了一大束和上面还写了卡片向我道歉。”

    “妈她怎么会——”突然想起刚刚在回来路上撞到奕娇的事,然后一切都明了了,估计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候掉了卡片,然后被奕娇那丫头捡了去,然后大嘴巴的告诉了妈妈!

    看着沙发上正捧着花闻着味道的安然,苏奕丞也坐到她身边,伸手搭到她的肩膀,嬉笑有些无赖的说道:“老婆,不生气了好不好。”

    安然看了他一眼,拍掉他那搭在她肩膀的手,定定的看着他,狡黠的说道:“没有卡片,不接受道歉。”说完,抱着花束直接起身离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4 老婆,我错了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2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3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4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5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