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69 那一美人

069 那一美人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苏奕丞送安然到‘精诚建筑’的时候正好8点55,上楼打卡,9点时间正正好。

    将手中的公包放到办公桌的柜子里。才开了电脑,那放在桌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林丽来的电话。

    安然伸手接过,边整理着资料边说道:“老佛爷,一大早来电话,有什么指示哈。”

    电话那边不同与往常的大大咧咧,今天林丽略显得有些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安子。”

    “嗯?”似乎听出有什么不对劲,安然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边林丽轻叹了声,然后纳纳的问道,“你当初……知道莫非背叛你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啊!”声音空洞,毫无灵气。

    安然一愣,心里有种隐隐约约不好的感觉,眉头轻皱,试探性的问道:“林丽,你和程翔之间出什么问题了?”

    沉默,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安然紧紧抓着手机,眉头紧皱的厉害。

    许久,久到安然以为她已经不在电话旁边的时候,林丽终于开口了,说道:“我在他手机里看到一条短信,很暧昧,很亲热。”

    安然一愣,她完全没有想过程翔会背叛,或者说她完全不相信程翔竟然会背叛!

    “是不是你弄错了?程翔,程翔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他们认识差不多快10年了,程翔的为人就如他外表一样温润无害,他对林丽的好和包容她也全看在眼里,说实话,她真的很难相信程翔会背叛,更何况他们已经有孩子,另外再过几天就该准备结婚了。“你问他了吗?他承认了?”

    “没有。他出差了,手机落在家里忘了带过去。”因为没带手机,所以他才看到这样的短信。她也不相信程翔是这样的人,可是上面的短信,确确实实无法狡辩。

    安然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林丽,我觉得你该等他回来再把事情问清楚,这中间怕是有什么误会,你跟程翔十年,他是怎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他对你怎么样你也可以感觉到,你真的相信他会背叛你,背叛你们10年的感情?”

    又是沉默,好半响安然才听见电话那边低低传来声音,似乎是在强颜欢笑,说道:“嗯,你上班了吧,你先忙吧,我没事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安然拿着手机,看着那重新黑下去的屏幕,心里有些担心,刚想打电话过去,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抬头,只见黄德兴一脸微笑的站在门口。

    安然只得将电话重新再放下,站起身,问道:“总监,您找我有事?”

    黄德兴抬抬手示意她坐下,自己拉开椅子在她面前坐下。笑着说,“早上苏特助送你过来的吧?”

    被他这么问,安然略有些不自然,点了点头,重新问道:“总监找我什么事?”

    “呵呵,没什么。”黄德兴笑笑,突然又收起笑脸,略有些严肃的说道:“不过你也太不应该了,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通知大家呢。”

    安然汗颜,自己当初和苏奕丞领证那速度简直快到惊人,那来得及通知!而且事后也并没有举行婚礼,宴请宾客的打算,如此一来也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略有些不好意思干笑着说:“呵呵,我们,我们都怕麻烦。”

    黄德兴点点头,脸上温和的笑着,似有些感慨的说道:“安然啊,你来公司六年多了,算起来,我也算是你半个老师吧。”

    安然看着他,点点头,岂止是半个,她从学校里出来,从最初连图纸都不过关,到现在能独立设计一栋大楼和小区,这一切认真说起来,确实是离不开他的指导,虽然他有时候很严,讲话也不近人情,但是严师才出高徒啊!关于这点,她还是感恩的。

    见她点头,黄德兴忙笑着接道:“既然算是半个老师,那你结婚做老师的总该表示下,这样吧,晚上在‘凯隆’我请你和苏特助一起吃个饭?就当是祝你们新婚快乐。”其实这才是他今天来的目的,苏奕丞是谁,那是几年后江城的一把手!另外现在据消息,他有可能出任接手科技城的案子,之前一直苦恼如何跟他拉近点关系,这下巧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安然的丈夫,如此一来,正好给了他合理的理由,跟他打好关系,说不定到时候兴建科技城的时候能分到一杯羹。

    安然沉默了会儿,虽然她并不聪明,但是她看得出所谓吃饭的意思。在这一行,做了六年,这样的商政饭局她真的是见多了。中国人似乎永远喜欢在饭桌上谈事,而这必不可少的就会有酒,而酒,永远是最容易让人放错,说错话的东西。

    见她久久不语,黄德兴提醒的轻唤道:“安然?”

    安然回过神,略有些些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总监,奕丞,奕丞他今天有事,估计这顿饭怕是吃不着了,不过还是谢谢总监对我们的祝福,谢谢!”虽然她并不知道苏奕丞这样的饭局去了多少,但是在完全没有征求过他意见的情况下,她不会代他对外承诺什么,毕竟他的身份太特殊了!

    黄德兴不死心,又问道:“这样啊,那明天呢?”

    “这断时间他都挺忙的。”安然面不改色的说。

    黄德兴看着她,好一会儿,突然笑开了,说道:“安然,你是不是有什么顾及啊!”

    “总监说笑了,我能有什么顾及,只是最近奕丞他真的是挺忙的,晚上也总是到半夜才回来。”安然歉意的说道:“要不这样吧,下次他有空,我们夫妻俩再请总监,也算是这么多年来您对我的栽培和照顾。”

    见她如此说,黄德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看了她眼,笑笑点头,“好,对了,那设计图怎么样了,明天可是要比稿了。”

    安然点点头,回道:“今天再修一天就差不多了。”

    “嗯,画好后给我看看吧,要是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黄德兴说着站起身来,“好了,没什么事,你也好好工作吧。”

    安然点点头,送他出了办公室。而就在目送他离开,准备关门的瞬间,正好对上对面倚靠着自己办公门口的肖晓,只见她狠狠的瞪了她眼,然后转身,“砰—!”的一声将门带上。安然只觉得莫名其妙,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哪里得罪她了,整天见了她要吃了她似得。

    不过别人要怎么想怎么做她管不了,只当是空气,自然犯不着同空气,同那虚无缥缈的东西生气,转身直接进了办公室,重新坐回到办公桌前。

    经过黄德兴这一掺和,待安然再拿电话给林丽回过去的时候林丽的手机已经关机。皱了皱眉再给林丽家里打过去,电话那边传来机械且冰冷的声音,提示她说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安然知道,怕是那电话线也被林丽给拔掉了,心里的担心更扩大了些。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原本想去趟林丽哪里的,因为终究有些不放心,林丽这人平时大大咧咧觉得没什么,可真要是有什么的时候,其实内心挺脆弱的,当初她和程翔刚确立关系,没多久的时候程翔突然消失一个星期,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联系他家里也不知道去向,那一星期,林丽是完全断了他的消息,而也就是那一个星期,因为担心,林丽一下就瘦了10多斤,整个人郁郁寡欢的,连个人气都没有。

    这眼看这中午下班时间,工地的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说设计图有问题,要她马上过去看看。这设计图如果不行那是直接关系到工程进度的问题的,等不得,只得急急收拾了下拿了包就出了去,走的时候,甚至连办公室的门都没有带上。

    头上的太阳挂得老高老高,明明还不到热的季节和月份,可这太阳照得还是毒得狠。再从工地里出来的时候已经近一点多,身上吹了一身的灰,此刻嗓子眼似乎都进了尘土,微微有些发痒难受。

    因为早上是苏奕丞送过来的,所以今天安然并没有开车,而工地却又偏近郊区,来往的车辆原本就少,而出租车则就更少了。

    走了好大一段路,这才拦了到了往回开的出租车。待车子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肚子饿的厉害,到公司对面的咖啡厅买了咖啡和面包,直接打包回了公司。

    ‘叮!’

    电梯到的时候,安然刚想进去,只见凌琳挽着人说笑着出来。抬眼正好对上安然,忙唤道:“顾姐,从工地里回来啊!”

    “嗯,那边有点麻烦,耽误了点时间。”安然说道,说着,正好对上凌琳身边站着的女人的眼,那人长的很漂亮,认真看,还跟凌琳有些相像。

    那人朝安然微笑的点点头,出于礼貌,安然也微笑的回应。

    “姐,我给你介绍,这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也是现在带我的老师,顾安然。”站在两人中间,凌琳给她们做着简单的介绍,“顾姐,这是我姐姐,凌苒,刚从美国回来,中午来看我来着。”

    安然微笑的朝她伸出手,“你好。”

    美人看着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伸手同安然碰了碰,“你好。”看着安然那眼神似乎在探究什么,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安然将手收回,朝凌琳说道:“好了,你们聊吧,我先上去了。”说完直接提着包,提着咖啡和面包进了电梯。

    凌苒直直的盯着她的背影看着,直到电梯的门合上,她的视线也不曾收回。

    “姐。”看着姐姐直直的看着电梯,凌琳试探的问道:“姐,你怎么了,你认识顾姐?”

    凌苒这才将视线收回,朝妹妹笑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凌琳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姐姐,没再多说,转身挽着她的手出去。

    安然回到办公室,刚想拿钥匙开门,还没推,门就开了,这才想起中午自己出来的时候忘了关门,并多在意,进去,将包放好,刚准备来解决她那‘迟来的午餐’的时候,习惯的将桌上的图纸打开,准备再看看哪里需要修改的地方,可这才将图打开,蓦地瞪大了双眼,而手中的咖啡也瞬间掉落,那黑黄色的液体顺着塑料杯子流出,在那白色的地砖上滩了一片。

    安然猛地站起身,看着桌上那残破的设计图,脸色发白。推开椅子快步走出办公室,站在门口,厉声说道:“中午谁进过我办公室!”

    大厅里的人被安然这一喊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愣愣的看着她有些不明情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小妹看着安然那铁青的脸,不禁问道:“顾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安然走到大厅中间,眼睛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厉声又说了次,“中午,你们谁进过我办公室!”这次她真的是生气,气得快爆炸了,那画了近半个月的图,就这中午一会儿时间,一去一回,图纸却被人撕了大半,连个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众人摇摇头,似乎都被安然这气势给吓到了,谁也不说话。大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看安然的态度,怕是事态严重了。

    安然冷着脸说道:“都没人说没人承认是吗,好,那我去调今天的监控。”说完,转身才想离开,却正好对上外面进来的肖晓。

    肖晓看了眼大家,再看了眼她,嘴角勾着笑,问道:“这是干什么呢?整这么大的动静,门口就听到你声音了。怎么,现在身份不同了,嗓门也大了?”

    安然看着她,定定的看着,好一会儿,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中午进过我办公室。”没有疑问的语气,是肯定的态度。

    肖晓看了她眼,掠了掠她那头大波浪,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进你办公室干什么。”

    “我的设计图,是你撕的。”依旧是肯定句。

    这段时间,肖晓处处针对她,如果说是她撕毁了她的设计图,也并非不可能。

    闻言,办公室里的人一片哗然,而后纷纷小声议论着,大家都清楚安然指的是什么设计图,明天就是比稿评比,而安然却在今天被撕碎了图纸,而这一情况最有利的无疑就是她的头号对手肖晓。

    “安然,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别以为你现在有后台有靠山了就可以随便污蔑我。”肖晓也肃着张脸,语气也强硬起来。

    “是不是污蔑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安然回视她,因为气愤,那垂放在两侧的手不禁紧紧攥着。

    “我没做过,我问心无愧,你即使是调监控出来查,我也不怕。”肖晓定定的说道,嘴角半弯着上扬。

    “查我一定会查,这个你放心好了,这件事,公司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安然笃定的说道,“另外我想忠告你,搞设计搞建筑是靠脑子的,不是靠你穿衣打扮吃饭陪酒就能成的,如果有那么多时间去阿谀奉承讨好别人,甚至下作到连自己的身子都可以出卖,还不如多看看书,多看看别人的设计作品,我想,对你应该会更有用。”不屑的看了她眼,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肖晓一把挡着她,脸色青红的厉害,怕是真被人戳到了痛楚,狠狠瞪着安然,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刚刚什么意思。”

    安然看了她眼,冷冷的说道:“字面上的意思,你这么聪明,难道听不懂吗?”

    “顾安然!”肖晓被气急,抬手就要往安然脸上甩去。

    在众人倒吸口气的时候安然抬手在半空将她的手截住,然后重重甩开。

    肖晓脚下一个不稳,倒退了好几步,这才在倚靠着墙稳住。

    “我脾气好,但是并不代表我会一味的忍耐你,我从来不欠你什么,以后,别在我背后弄那些有的没的的小动作小手段,很没意思。”说完,安然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回了办公室。

    肖晓不甘心的想冲上前,却被这时候出现的黄德兴叫住,“肖晓!”

    肖晓转过头,一脸无辜一脸委屈的看着黄德兴,告状道:“总监,顾安然她污蔑我!”

    黄德兴皱了皱眉,看了她眼,冷着脸只说道:“你到我办公室来下。”

    肖晓被叫进黄德兴的办公室。带上门,直接拉过椅子在黄德兴前面坐下。

    “你没脑子吗,你去惹顾安然干什么?你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啊!要是你把她给惹急了,你小心我让你滚蛋。”黄德兴毫不客气的骂道。

    肖晓看着他,嘴角紧抿着,那放在腿上的两只手紧紧的攥着。

    黄德兴看了她眼,端过桌上的茶啜饮了口,那火气随着茶水点点下去,看着她一脸委屈的样子,于是缓和了语气,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不一样,我们还得借着她来拉近跟苏奕丞的关系,你要是把她惹急了,那苏奕丞能放过你?”

    肖晓撇开头,不看他。表情依旧冷硬,手紧紧攥着。

    黄德兴往身后靠去,冷冷说道:“你别以为弄掉了监控就没人知道你中午进过顾安然的办公室,就算是事论事的话,那也是你错,是你理亏再先。”

    肖晓蓦地转头,瞪大眼看着他,似乎在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她中午趁大家全都出去吃饭,这次潜入顾安然的办公室,在次之前,她特意去关了公司的监控。

    黄德兴看穿她的心思,只淡淡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被他知道看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看着他,冷笑说道:“哼,我若不去撕了她的设计图,我怕明天的比稿不过是个摆设,怕是总监早就内定好了吧。”

    黄德兴从位置上站起身,绕到她身后,将那略有些肥大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俯身下去,在她耳边说道:“就算你把她的图纸撕了,如果我想内定她,你一样没有机会。”

    肖晓猛地转头看着他,那美目里有着藏不住的怒火。

    黄德兴扯唇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抬起身,手流连在她那头大波浪上,嘴上只淡淡的说道:“要怪,就怪你没她那好命好运气。”

    “我不甘心,你之前答应过我,这次会让我胜出的,你怎么可以说变就变。”肖晓冲他低吼道。

    黄德兴放开她那柔软的头发,转身重新坐回到那真皮的黑色大转椅上,从抽屉里拿出张金卡,扔到办公桌上,说:“这是那家你很喜欢的会所的会员卡,卡里面我已经充好钱,你拿着就可以去。”

    “黄德兴,你什么意思,用钱打发我?”肖晓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张金卡。

    黄德兴看了她眼,淡淡的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你当初跟我,不就是为了钱吗?”

    肖晓紧咬着唇,愤恨的瞪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黄德兴也不再看她,端过茶水再喝了口,然后拿过桌上的文件随手翻开认真的看着,全然当眼前的肖晓视如空气。

    许久,肖晓突然冷笑开来,而后也不说话,直接抓过他桌上的金卡转身出了他的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将门“砰——!”的一声甩上。

    黄德兴一点也不受影响,依旧一脸淡然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办公室里,安然看着那残破的设计图发了好一会儿呆,心里越想越不痛快,然后直接拿了包离开办公室,出去的时候正好遇上从黄德兴办公室出来的肖晓,两人对视,肖晓那眼神几乎是想吃了她似得,安然无视,直接转身朝公司的大门过去。身后只听见肖晓那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出了公司,安然给林丽打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想起早上林丽在电话里的说的那些话,始终不放心,拦了车,直接朝林丽家过去。

    站在门口按了好一会儿门铃,林丽这才迷迷糊糊的开门出来,看见她,一脸惊讶。

    “你怎么过来了?”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上班时间吧,你们公司倒闭了?”

    安然赏她一个白眼,越过她进门,将包扔在沙发上,怒目看着她,“你关机!”

    林丽这才想起,笑咧咧的说道:“忘了开了,忘了开了。”

    安然看着她,叹了口气,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说道:“别想多,等程翔回来,你再好好问清楚,自己就别瞎想了,指不定是怎么一回事呢。”

    林丽看着她,大大的扯开笑,然后一把将她抱住,说道:“安子,咱们一定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安然被她抱的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主动回抱着她,笑着点头,“必须的。”

    林丽将她放开,然后表情有些古怪的说道:“安子,如果我说之前是我乌龙了,你会不骂我啊?”

    安然稍愣了会儿,然后扯了扯唇,声音从牙缝中露出,“不会,不过,我会掐了你。”

    林丽扯了扯嘴角,在她那略有些凶残的目光下最终将早上给她打完电话,然后关了手机,准备独自消沉段时间的时候发生的事大略的说了遍。

    原来早上就在林丽发呆盯着程翔的时候脑力里的小剧场YY升级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不过她无动于衷,隔了好久,家里的座机停止了叫嚣,可下一秒,手中的手机又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林丽木讷的按了接听,将手机放到耳边,是程翔来的电话。电话里,程翔紧张的问她怎么关机了,又怎么不接电话,那语气里满是担心,林丽听着,心里更酸,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他手机里的短信的事,电话那边程翔只是稍稍愣了下,几乎没有思考,解释说原来在出差前一天晚上,公司聚餐的时候一同事手机没电,就借了他的给女友发短信,其实在回来的时候怕她多想,他已经把短信记录都删了,但是不清楚那女的为什么又发短信给他,说着,便让林丽等会儿,然后直接挂了电话。随后没多久又回拨回来,这次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唤林丽嫂子,然后解释说自己手机早上没开机,女友找不到他,然后以为昨天的号是他另外一个手机号,如此就直接发过去了,说道最后,满是歉意的请他见谅。最后电话被程翔接过,半笑着问她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多想了。林丽自己则握着手机又哭又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程翔在电话那么轻叹了声,问,“林丽,我就那么不值得你相信吗?”闻言,林丽忙摇头,即使是知道他并看不到,却还是很认真的举起手发誓说以后再也不会胡思乱想怀疑他了。最后程翔只是低声骂了句她傻,然后关心的问她有没有吃饭,孩子乖不乖。

    听完,安然没好气的瞪了她眼,“我就说吧,没事你瞎想些什么啊。”

    林丽笑,只点头,笑着忙承认错误,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哎呦,都说孕妇容易胡思乱想,原来都是真的哈。”

    安然躺靠在沙发上,知道她没事只是虚惊一场她也总算是放心了,闭着眼睛说道:“程翔这么好的男人,你跟了他10年,你还不知道他的性格啊。这次我都替程翔觉得不值得,换做是我,我非得冷你个几天,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林丽自知理亏,俏皮的吐了吐舌,又怕安然继续数落,忙转开话题,“你下午没上班啊,还是特意来看我?”

    安然转头看了她眼,长长叹了声,然后将中午发生的事大致说了遍。

    “靠,这女人也太贱了,怎么可以这样!”林丽大为激动的说道:“我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她不是个东西,那打扮那穿着,她那是来上班的啊,一整个就是出来卖的,长得狐狸似得,一身的骚味。”

    安然长叹了口气,“我都不明白我什么时候得罪她了,又没有欠她的抢她的,见了我说话老是带刺,莫名其妙的。”

    “有些人心里就是这么变态这么畸形的,你不能要求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正常人,俗话说的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还不允许几只长残了的啊。”林丽讥讽的说。

    安然扯了扯唇,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

    “这件事你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她那丫肯定还会得寸进尺,一定要追查到底,让公司给你个交代。”林丽继续说,那样子比安然还要激动许多。

    查,谈何容易,以她跟黄德兴的关系,黄德兴怕是要包庇的。

    “这种人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让她知道咱也不是好欺负的主,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林丽说着,转头看着安然那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说道:“顾安然,你可别又心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她就是看准了你这样,所以才骑到你头上来了。”

    安然看了她眼,苦笑,“怎么追究,我又没有证据,也没人看见她进我办公室撕毁了图纸,即使知道那人肯定是她,但是又能怎么样。”

    林丽瞪了瞪眼,好一会儿才说道:“明的不行,那我们就来暗的,要不,你把她电话给我,我打电话去警告警告她,让她知道咱这边可不是没人的。”

    “噗哧——”安然没好气的看着林丽,有些哭笑不得,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加入黑社会了,还电话警告恐吓呢。”

    林丽得意的看了她眼,说道:“你还别说,姐姐我还是有点御姐的气势的,指不定还真能吓唬住她。”

    安然敬谢不敏,只说道:“你就好好养胎,小脑袋里别胡思乱想就已经很不错了,另外,有空就多看些有助于胎教的书和节目,少看点什么偶像剧的,没营养,小心荼毒了我未来干女儿。”

    “是儿子,顾安然,你要我说多少次,我这肚子里的肯定是儿子。”林丽再次强调,表情很认真。

    安然有些无力的笑笑,不过鉴于孕妇不好动气,只能附和她说道:“好好好,你说是就是,行了吧。”

    林丽得意的扬了扬头,说道:“走吧,为了庆祝我虚惊一场婚姻依旧美满,顺便安慰你被公司的贱人恶心到,咱出去吃大餐吧。”

    安然看着她直摇头,她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就连中午没吃,现在也感觉不到饿了,真的是被气饱了。

    “诶,别这么消极,吃东西可以让人兴奋,再不然你就当陪我嘛,程翔不在,晚上我都不知道吃什么好。”

    晚上,安然猛地想起自己早上答应说晚上要在家里做,还特意让苏奕丞下班早点回来,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4点多了,现在去超市买菜然后回去,估计差不多吧,猛地转头问林丽道,“你家里有什么食谱吗?”

    林丽一愣,点点头,“程翔之前有买过。”她贪吃,程翔又宠她,当初为了满足她那无敌的胃,还特地去书店买了基本食谱照着学。

    “先借本给我吧,简单点,别太难的。”安然说道。

    “额,你要干嘛?”林丽味道。

    “总不能老让人家吃我做的西红柿盖浇面啊,你以为每个人都想程翔对你这般啊,可别胡思乱想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林丽吐了吐舌,进书房将食谱拿出,递过去给她,有些暧昧的朝安然挤挤眼,说道:“看来两人感情不错嘛,都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了。”

    安然看了她眼,接过食谱,嘴角隐隐挂着笑。然后拿过沙发上的包,将食谱放进包里,起身说道:“你晚上就将就着吃点吧,我今晚还有事,不陪你了。”

    “哈,如果是回家培养感情的话,那咱就不耽误了。”林丽说道,突然又想到什么,又接着说道:“话说,安子,你们也准备生一个吧,这话说女人年龄越大生孩子的风险也就越大,再说了,你现在要是也怀上,生个女儿咱以后还可以做亲家,亲上加亲,都省了那些婆媳问题什么的,多好。”

    安然微微红了红脸,没好气的说道:“我才不要跟你亲上加亲,你绝对不是个好婆婆,好吃又懒惰。”说完,娇笑的在林丽那抗议中离开。

    拦了车直接回家附近的超市,在车上,顺便翻看这菜谱,以备等下要买什么菜做到准备。

    最终确定了几样看着并不算复杂的菜式然后记下等下要准备的材料,一下车,便朝超市的果蔬区过去。

    推着购物车将几下的材料一一放进车里,伸手朝那框里的大茄子伸手过去的时候,突然另一只手也在这个时候朝那茄子伸过来,两人同时拿着茄子的两端,微微一愣,同时抬头,安然看着眼前的人,一下愣住了。

    那人看着安然也不禁愣了愣,随即笑开,柔声的说道:“顾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安然缓过神,朝那人笑笑,“真巧,凌小姐也住这附近吗?”遇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下午在公司电梯前刚遇到过的凌苒。

    安然小脑袋快速想着,她看过凌琳的资料,记得凌琳并不住这一带才是。

    “是啊。”凌苒点头,似乎看出安然的疑惑,说道:“我一个人搬出来住,并没有住家里。”

    “哦。”安然笑着点点头,将刚刚拿着的茄子递给她,客套的问道:“买菜准备晚餐吗?”

    凌苒笑着点点头,打趣的说道:“嗯,一个人住,不自己动手,怕真的挨饿。”

    “呵呵。”安然笑笑,又从那框里挑了根看着比较不错的茄子放进购物车。“一个人住是这样的。”

    凌苒也笑,两人推着车并排走着。

    “凌琳年纪还小,做事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顾小姐多多包涵。”凌苒柔柔的说道。

    安然也只是客套的笑笑,“凌琳很聪明。”并不多说其他,不过她倒是看着这凌苒越看越觉得眼熟,像是之前在哪见过,却又一下想不起来。

    两人提着大购物袋出了超市,原本安然想和她在超市门口道别,却没想问了才知道原来她竟然和自己住同一个小区,还是同一幢大楼,不过她住18楼,她和苏奕丞在10楼。

    两人携手朝小区走去,路上,安然笑着有些感慨道:“真巧,没想到我们住这么近。”

    “呵呵,想来是我跟顾小姐有缘吧。”凌苒转头看着安然,说道:“你记不记得其实我们原来见过面。”

    安然一愣,“真的见过吗?”她不记得了,不过总觉得她的脸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一家商场的洗手间面前,我进去,你出来,我们不小心撞到过。”凌苒温柔的笑着。

    经她这么一说,安然这才想起那天去大院见公婆的那个中午,她去商场买丝巾,确实撞到了个古典美人,“原来是你哈,江城真的很小啊!”如此都能遇上,还真的是有缘。

    “是啊,真的很小。”凌苒看着她,笑得别有深意。

    两人同时进大厦,在等电梯的时候安然的时候正好响起,是苏奕丞来的电话。

    “下班了吗,要不要我去接你?”苏奕丞的声音温温和和的,听着很舒服。

    安然淡淡的笑,“不用了,我今天早点回来,现在已经要到家门口了。”

    “那是不是代表着我这一回家就有饭吃了?”电话那边苏奕丞低低的笑着。

    “额,那你可以开慢点,我是新手,估计动作不快。”

    “那我还是开快点吧,或许可以给你打下手。”苏奕丞轻松的说道。

    “你慢慢开,路上注意安全,回来还有你打下手的机会。”安然叮嘱的说道,开车,最注意的还是交通安全。

    “等我。”说完,苏奕丞一直收了线。

    安然拿着电话嘴角泛起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意。

    “是男朋友?”身边凌苒问道。

    安然点点头,说道:“我丈夫。”

    凌苒了然的点点头,面带着笑,并不多说。

    两人一同进电梯,在电梯缓缓上升的时候,凌苒突然转头对安然说道:“安然,我以后可以叫你安然吗?”

    安然愣了愣,虽然对她提出来的话略有些奇怪,但是最终还是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那你以后也叫我凌苒吧,大家都住一幢大楼,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凌苒微笑着说道。

    “嗯,好。”安然点点头。

    ‘叮——’

    电梯在这个时候到,安然朝她笑笑,走了出去,没有发现身后的凌苒在电梯合上的瞬间,那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起来。

    苏奕丞回来的时候,只见厨房有些乱,蔬菜,打散开的鸡蛋,新鲜的肉,等好多食材摆满了整个琉璃台。吧台上一本食谱放开平放着,水槽里放着冲了水却还没有洗起来的小青菜。

    安然站在厨房的中央,手里举着菜刀,眼睛死死等着砧板上那还张着嘴,时不时蹦跳下的鲫鱼。

    苏奕丞看着这幅情景不禁觉得好笑,内心却也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满足。低声轻唤,“安然。”

    安然这才回过神,转头对上他那似笑非笑的脸,稍稍一愣,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你,你回来啦。”

    “需要帮忙吗?”看着那并不算太理想的厨房情况,苏奕丞主动的问道。

    安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点点头,情况超出了她的预料,似乎真的有些收拾不了。

    苏奕丞笑着将公文包放到客厅的矮几上,脱下西装外套放到一旁的沙发上,单手扯了扯领带,另一只手侧伸过去解开那衬衫的袖口,边解边朝厨房走去。看了眼吧台上放放着的食谱,有些无奈的笑笑。

    安然被他笑得略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之前没没怎么下过厨。”

    苏奕丞笑着,并不说话,朝她过去,一步一步的逼近。

    安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最后被她逼到了那置放着冰箱的角落,身后是冰箱,面前是他,安然退无可退,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你你想干什么,要,要不你出去出去好了,我,我一个人应该可以搞定的。虽然慢一点,不过你可以先去书房看下文件,或者在客厅看电视也可以,我,我尽量快点。”安然说着,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连话语也是语无伦次的。

    苏奕丞不说话,只是微笑的更朝她逼近了些。

    在安然以为会发生些什么,然后在‘抗拒’无效后闭眼准备接受‘现实’,安然紧紧闭着眼好一会儿,那预料中的吻并没有下来,反而听到苏奕丞那低低的嗤笑。腰间有人伸手过来,在她身后解着什么,然后再从她脖子上将什么东西去下。

    安然猛地睁开眼,只见苏奕丞看着她强忍着笑,那样子很是‘内伤’,而他手里,正拿着刚刚那条还系在她身上的围裙。

    安然小脸微红,惊觉自己被耍,有些恼羞成怒,伸手就要去推他,却被他一把按住手,苏奕丞整个人欺身上来,整个人贴着她,嘴角挂着笑,故意坏心的问道:“刚刚在期待什么?期待我的吻吗?”

    安然的小脸红得更厉害些,心里暗骂他狡猾,嘴上更是打死也不承认,嘴硬的说道:“才,才没有,你想多了。”

    苏奕丞笑的更狂了些,伸手一把搂住她的腰,让两人贴合得更紧了些,狡猾的笑道:“我想多了吗,你刚刚不是在等我吻你?”

    安然赌气的转过头,“不是。”脸蛋却红得跟熟透的红苹果似得。

    苏奕丞低笑,看着她如此倔强又别扭的样子,甚是觉得可爱。

    安然被他这样拥着很是不自在,转头刚想开口让他放开她,可这才一转头,他的脸压下来,唇被他准确无误的含住,所有抗议和不满的话全数被他吞到了口中,他的手在她后背上来回轻抚着,唇吸允着她的,吻得很急,也很热烈,没有了平时的温柔。安然被吻得有些动情,手缓缓的抬起,环住他的脖子。

    “叮咛——!”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惊扰了这对相拥热吻的人儿。

    安然猛地回过神,伸手推开苏奕丞,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背过身拉整着身上被苏奕丞弄乱的衣服。

    苏奕丞低笑,心情因为刚才的吻变得很是愉悦。

    “叮咛!——”

    外面的人显然不知道里面刚刚经历过怎么样的激烈,门铃继续清脆悦耳的响着。

    安然被他笑得更为恼火,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嗔怪道:“还不快去开门。”

    苏奕丞愉快的点头,就这样握着围裙朝大门走去,就连衬衫因为刚刚的激吻变得有些褶皱也不去理会,伸手将门打开。而脸上的笑容在看见门外的人的下一秒,蓦地收起,冷冷的看着门外的人,冷漠瞬间代替的愉悦。

    门外凌苒穿着居家服,长发披肩,一脸微笑的站着,看着苏奕丞,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

    安然在厨房里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用手拍了拍那还发烫的脸蛋,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原本是怕有人进来,看着她如此而会让她尴尬的不知所措,可是半天也听不见动静,不禁心里有些疑惑,扬声朝门口喊道,“奕丞,是谁啊?”、

    闻言,门外的苏奕丞这才回过神,看着门口站着的凌苒,扬声对里面的安然说道:“哦,找错人了。”说完,伸手便要把门关上。

    而就在苏奕丞伸手关门,那大门合上的瞬间,门外凌苒单手将,门抵住,阻止大门的闭合。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不明白这女人想干什么,但是为了不想让安然徒增困扰,苏奕丞并没有打算让她进来,刚想开口赶人。

    似乎预先被凌苒探寻了动机,只见她快他一步,朝里面进去,边喊道:“安然,你在吗?”

    闻言,苏奕丞蓦地瞪大了眼,怔愣的瞪着她。

    似乎感觉到他的视线,凌苒转回头,看着苏奕丞,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那笑,像是在挑衅。

    里面安然闻言从厨房里出来,只见凌苒和苏奕丞站在玄关处对视着。安然有些意外她此刻找上门是为何事,她们并算不上朋友,如此登堂入室的在安然看来未免太快了点。

    “凌苒?”安然擦了擦手朝她过去。

    凌苒转头看了眼苏奕丞,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安然,笑着朝安然走去,打趣的说道:“呵呵,刚刚你丈夫还把我当坏人了呢。”

    安然朝她略抱歉的笑笑,然后转头看着苏奕丞,替他们介绍道:“奕丞,这是我们同事的姐姐,凌苒。凌苒,这是我丈夫,苏奕丞。”

    凌苒转头看着苏奕丞,说道:“今天我跟安然在他们公司刚见过,没想到刚刚回来又在小区门口碰到,更没想到你们跟我竟然住一个小区,江城真的很小哈。”说着,朝苏奕丞伸出手,边说道:“大家以后都是邻居,请多多关照。”

    苏奕丞定定的看了她许久,最后只是朝她颔首点点头,伸手跟她的手轻轻碰了下,并不说话,直接走回到安然身边。伸手揽住安然的腰。

    苏奕丞这突然的动作让安然略微有些不适应,脸微微有些红,看了眼苏奕丞,又朝凌苒笑笑,问道:“凌苒,你找我有事?”

    凌苒笑笑,略有些俏皮的朝她吐了吐舌头,“刚刚准备做晚饭了,着才想起来家里酱油没了,又不想到楼下超市,所以就想着来你着借点。”

    安然了然的点点头,“你等下,我去给你拿。”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客厅的玄关处凌苒和书奕丞面对面站着。苏奕丞眉头轻皱,表情很是不悦,用只有她和他听得到的音量,低声问道:“你纠结想干什么,我以为我昨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凌苒笑,转头看着他,用同样的音量说道:“如果我说这一切只是巧合,你相信吗?”

    苏奕丞看着他,那表情显然不相信她刚刚说的。

    凌苒笑,说道:“好吧,我不过是想再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

    “不可能!”苏奕丞断然拒绝,“凌苒,别逼得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凌苒猛的一怔,定定的看着他,刚想开口,只见他身后安然拿着酱油瓶过来,脸上重新扬着笑,就犹如安然刚刚离开前,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

    “喏,给你。”安然将手中的酱油递给她。

    凌苒伸手接过,有些歉意的朝她笑笑,说道:“整瓶都给了我,你们家怎么办?”

    “没事,我们这还有,你先拿去用吧。”安然说道。

    凌苒点点头,道了声谢谢,然后临走前又朝苏奕丞扯了扯笑,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安然送她出去,然后关门回过身的时候只见苏奕丞愣做在客厅的沙发身,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香烟,然后正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砰——!”的一声点着,手中拿火星微微闪闪,白色的烟一下在他身边弥漫开。

    安然朝他过去,问道:“怎么了?”

    苏奕丞摇摇头,朝他笑笑,只说道:“突然烟瘾犯了。”说着,又狠狠吸了口。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心里戚戚然的,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先去洗菜。”然后转身朝厨房走去。

    她知道他在说谎,他没有烟瘾,一个平时身上连一点点烟味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烟瘾。她不知道他跟凌苒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想他们应该是认识的,即使他们想假装不认识。

    苏奕丞看着她朝厨房进去,然后身影在琉璃台上忙碌着。狠狠的再吸了口烟,让尼古丁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其实他讨厌香烟,甚至讨厌身上有烟味,可是此刻的他却异常的渴望香烟带来的快感,就犹如是一个人在那枯竭的沙漠,没有一滴水,整个人饥渴的嘴唇都裂了,而这个时候,在他面前的沙地里找寻到前人遗留,或者丢弃的水壶,这里面水不多,可是就算一滴,也是他此刻渴望得到的。

    “啪——!”

    厨房里菜刀砰然落地,而后只听见安然倒抽了口气,“嗤!”捂着手站在哪,眉头紧紧皱着。

    闻声,“该死!”苏奕丞低咒了声,猛的将手中那半截没有抽完的咽辗拧在矮几上的烟灰缸里,起身朝厨房过去。

    忙拉过安然的手,只见安然的食指被割了好大一道口子,此刻那新红的血呼呼往外冒着,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怎么这么不小心。”眼眉中满是担心,语气里则有着责备,拉着她忙朝客厅走去,在客厅的电视柜下找出医药箱,然后用碘酒将伤口消毒,镊子不小心碰疼了安然,只听她狠狠倒吸了口凉气,苏奕丞瞥眼看了她眼,“碰疼了?”

    安然紧紧抿着唇,忍着疼,摇摇头,不说话。

    苏奕丞继续用药棉花蘸了蘸碘酒,再次替她消毒,只是这次动作明显轻了许多。

    苏奕丞包扎伤口很专业,消毒,上药,裹纱布,每个步骤都很到位,就连最后的纱布也裹得很漂亮,就犹如是那医院里的专业护士包扎似的。

    安然看着他帮自己将伤口包扎好,最后将纱布的两人打了个漂亮的结,不禁问道:“以前常帮人包扎吗?”

    苏奕丞看了她眼,将碘酒等东西放回到急救箱,边说道:“我妈以前是军医院护士,以前爸爸演习的时候也常常受伤,伤口都是妈妈处理的,那时候我就拿着药箱站在旁边,看多了,也就会了。”

    安然了然的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准备重新回厨房。

    “你去哪?”苏奕丞叫住她。

    安然转头,无辜的说道,“呃,准备晚餐。”

    苏奕丞叹了声,她还真敢说,语气略有些严肃的说道:“你是准备把自己的肉切下来做晚餐给我吃吗?”

    安然脸微红,辩道:“刚刚,刚刚不过是不小心。”

    苏奕丞略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上前拉着她重新让她坐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认真的说道,“在这里坐好,等下开饭叫你。”

    “我——”安然起身,想说什么,却被苏奕丞重重按下,肃着张脸,说道:“坐着。”说完,拿过放在一旁的围裙套在自己身上,然后转身直接进了厨房。

    安然看着他背对着她在厨房里忙碌着,他和凌苒是什么关系?凌苒!

    等等,似乎回想到什么,她突然记起前几天中午接到的一个电话,电话中拿女子声音也是如此细细柔柔的,她还让她替她跟苏奕丞传达一句话,她还记得那句话是这样的,‘我姓凌,麻烦你转告他,就说,我回来了。’另外她还说,她想见他。

    那凌苒就是前几天打电话过来的那个姓凌的女子吗?

    安然坐在沙发上,思绪飘得好远好远。

    在安然肚子揣测想象的时候,突然听闻身边有人叫道,“安然?安然?”

    待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奕丞已经重新冲厨房出来,做好晚餐,正叫她过去吃饭。

    “刚刚在想什么?叫了好几声都没反应。”苏奕丞问道。

    安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朝他笑笑,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在想工作上的事。”

    “工作上有问题吗?”苏奕丞随口问,进厨房从电饭锅里盛了两碗白饭放到吧台上。

    安然摇头,并没有告诉他下午公司里发生的事。“我自己可以解决。”然后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下,只见吧台上放着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油焖茄子,红烧鲫鱼,清炒空心菜,鸡蛋蒸肉沫,另外配上两碗白米饭。看着很家常,却也很有食欲。

    安然有些新奇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这些都是你做的?”他还会做菜这是安然没有想到的,虽然还没有尝味道,但是看上去卖相很好,味道应该差不到哪里去才是。

    苏奕丞将手中的筷子递给她,然后转身冲锅里将玉米排骨汤倒出,用勺子替安然舀了一碗,递过去,说道:“吃放前先把汤喝了。”

    安然愣愣的点头,端着汤,小口小口的用汤匙喝着。玉米的香甜,加上排骨的肉香,这道汤有着它独特的味道,清淡并不油腻。

    “嗯,很好喝,你的手艺很好!”安然并不吝啬夸奖。

    苏奕丞淡淡的笑,突然想到什么,嘴角的笑容蓦地僵住,最后只淡淡的说了句,“吃吧。”然后并不看她,低头吃饭。

    安然察觉到他态度上的变化,看了他眼,没再多说,低头安静的吃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69 那一美人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