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29 巴掌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顾安然,我说过让你不要再去接触童文海,你为什么就不听!”

    林筱芬的声音很大,大刀安然拿着电话苏奕丞都能听见电话那边林筱芬的怒吼。

    安然一愣,好一小都没有反应过来,真的着实有些被母亲的怒吼和指责有些吓到,主要是毫无防备,完全没有准备。

    电话那边,林筱芬依旧有些激动,朝着安然怒吼着说:“顾安然,你以后若是再去见童文海,你直接别认我这个妈!”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甚至没有给安然反应过来的时间。

    安然愣愣的拿着手机看着,即使电话已经挂断,却仍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回不过神来,在她的记忆里,林筱芬从来不曾如此对她吼过,再生气也不岑这样歇斯底里过。记忆中有过争吵,那也就是上次关于她的婚姻的事两人产生的分歧,可是再分歧再再愤怒,也从来不曾如此说过重的话,从来没有!

    苏奕丞从她手中把手机接过,小声的在她耳边轻轻问道:“怎么了?”

    安然愣愣的这才回过神,看着他,好一会儿也不说话,只是鼻尖酸涩的厉害,眼眶也一下红了起来,然后拿泪意便有些控制不住的一下刷的流了下来。

    苏奕丞有些心疼的伸手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抹去,诱哄着问道:“昨天去见童文海了?”

    安然点头,眼泪却有些止不住,她只是委屈,心里觉得难受,特别的难受,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可是似乎大家都来指责她,童文海是如此,现在就连母亲也是如此。

    “童文海昨天跟你说什么了?”苏奕丞问道,看着她,他开始怀疑安然差点小产是不是跟童文海有关。

    安然没说话,瞥开眼,不去看他。

    伸手将她的脸抬起,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安然,不可以告诉我吗?嗯?”

    安然摇头,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淡淡开口说道:“他找我,告诉我说让我不要介入到莫非跟童筱婕的婚姻。”

    闻言,苏奕丞下意识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

    安然抹了抹脸上的泪,转头看着窗外,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昨天童文海问我有没有家教,问我爸爸到底是怎么教育的我。”

    苏奕丞看着她,一时并没有开口。

    “你说他有什么资格,凭什么来教训我,就因为他是——”说着,安然猛的就住了口。

    苏奕丞没有错过她那放在被子上的手紧紧攥握着。情绪像是有些激动,像是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看着她,苏奕丞似乎觉得她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轻轻的唤道:“安然……”

    似乎是怕他担心,安然转头,朝他淡淡的笑,只说道:“突然觉得好累,我想睡一会儿。”

    苏奕丞看着她,并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点点头,扶着她躺在身子,然后替他盖好被子,低头轻吻她的额头,只说道:“睡吧。”

    安然点点头,然后闭上眼。

    苏奕丞放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是郑秘书打来的电话,没有接听,直接按掉,又在她身边坐了好一会儿,确认她睡着了这才转身出去。只是他没发现,当他关上门的瞬间,病床上安然睁开眼,那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前面。

    走道里,苏奕丞正在回电话给刚刚打过来的郑秘书。

    “好,我知道了,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今天我不去办公室了。”也不知道电话那边郑秘书说了什么,只听苏奕丞拿着电话说道:“嗯,那辛苦你了。”

    挂了电话,苏奕丞握着手机刚想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的时候,只听见身后有人略有些意外,似乎还带着些不确定,出声唤他道,“苏副市?”

    苏奕丞这才转过头,同那人一样,他也有些意外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童文海。

    将手机放回到衣服的口袋里,苏奕丞带着些疏离,看着童文海淡淡的微笑,招呼着说道:“童局长,这么巧。”

    童文海也笑,看着他点点头,说道:“昨天的事我也听说了,不过现在看到苏副市,那我就放心了,想来其中必定是有些什么误会,不过解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苏奕丞朝他走过去,脸上虽然带着笑,可那笑意明显不达眼底,声音不轻不重,不冷不热的说道:“嗯,确实是误会,有人检举说我收了贿赂,所以在城北拆建的项目上执意选了‘翰海房产’。”

    童文海看着他,露出略有些惊讶意外的表情,“是吗,这太荒谬了。”

    苏奕丞淡淡,没有再去接他的话。

    童文海看着他,眼神也有些闪烁,见他不在提这个问题,边转移开话题说道:“苏副市怎么在这里,有朋友生病了?”

    苏奕丞依旧淡笑,只是看着他的眼睛那眼神似乎深邃了些,只摇摇头,说道:“不,是我爱人。”

    “安然?”闻言,童文海一愣,有些难以相信,说道:“怎么会!我昨天看见她的时候她气色还不错!”

    苏奕丞点点头,只说道:“嗯,就是在见过童局长之后来得医院,医生说她的情绪太过激动,所以才会弄的差点小产。”

    童文海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儿问道:“安然怀孕了?”

    苏奕丞点头,朝他更走近一步,似笑非笑的问他,“童局长昨天究竟跟她说了什么?竟能刺激的她情绪那么激动?”

    童文海一窒,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两人对峙着的时候,突然童文海身后的门被打开了,莫非从那病房里出来,看到门口站着的童文海和苏奕丞先是一愣,然后微微轻皱起眉头来,看着苏奕丞说道:“苏副市长,这么巧。”

    苏奕丞转过头看他,故做意外,“哦,莫总也在啊。”

    莫非朝他点点头,脸上略有些僵硬,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那个,安然怎么样了?”童文海好半天,才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苏奕丞问道。

    还没待苏奕丞开口,一旁的莫非急急的问道:“安然怎么了?”原本没有过多表情的脸一下被担心和焦急代替。

    苏奕丞看了看他们,轻笑着说,“童局长和莫总都很关心我太太啊。”

    莫非脸一僵,那垂在大腿两侧的手一下紧紧的攥握着,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某种情绪。

    而童文海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眼神飘忽的并不去看苏奕丞。

    苏奕丞冷冷勾了勾嘴角,只说道:“承蒙厚爱,安然很好。”说着抬手看了看时间,“抱歉,出来太久了,我先回去了。”说着,直接转身朝身后隔着两个病房的安然的病房过去。

    进去的时候安然还在睡着,闭着眼侧身躺着,位置同刚刚没有一点改变,只是那眉头似乎有些不听话的紧紧皱着。

    苏奕丞轻叹了声伸手将她眉间的褶皱的抚平,安然在她床边上的椅子上坐下。

    其实上次安然让他调查童文海的资料,他顺便将林筱芬的资料也找人调查了遍,有些事真的是越清楚反而越觉得烦恼,朦胧着不知道反而才是最开心,最快乐轻松的。他并不想让安然知道,即使是她原本有权利知道这一切,但是他自私的不愿意将这一切告诉她。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生活状态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而知道了那些,她一定不会比现在开心,快乐。

    他不想管什么真相什么原因,他只想她快乐,没有烦恼,眉头永远不会想刚刚那样褶皱着,让她快乐着,让她幸福,这些都是他的责任。

    想着,安然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在这个时候响起,那铃声有些突兀。

    苏奕丞忙快捷迅速的将那手机拿过,直接按了静音,然后看了眼床上的安然,见她依旧紧闭着眼,并没有被吵醒。这才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提示,是顾恒文的电话。苏奕丞这才拿着手机出了病房。

    按了接听,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电话那边顾恒文略带着笑意的说道:“然然啊,在忙吗,晚上和阿丞回家吃饭吧。”

    “爸,我是奕丞。”拿着手机苏奕丞轻轻淡笑的说道。

    “呃。”顾恒文有些意外,却还是很高兴,说道:“是阿丞啊,今天没上班吗?”

    “嗯,今天没去。”苏奕丞应道。

    “也对,今天都周末了,工作再忙也得让自己休息放松下。”顾文恒说道。

    “嗯。”苏奕丞点头,问道:“爸爸学校快开学了吧。”已经临近9月,新的学期又要开始了。

    “是啊,又要忙咯。”顾恒文笑着,然后试探的问道:“阿丞啊,然然在干什么?”

    苏奕丞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说道:“爸,安然睡着了。”

    顾恒文轻叹着问道:“唉,然然在埋怨她妈妈了吧。”

    “没有,安然只是有些累了。”苏奕丞解释道,“哪有女儿会真跟母亲生气的。”

    “刚刚筱芬她情绪有些激动,所以才会说了重话,其实挂了电话她就后悔了,所以这不又拉不下脸,让我打电话来让你们晚上回家吃饭,她的那锅鸡汤,昨天晚上就放锅里炖着了,就等你们回来喝。”顾恒文笑着说道。“原本以为你今天有上班,还想让你们晚上来,然后一家人也好好聚聚,现在巧了,你没上班的话,中午带安然回家吧,我跟你吃完饭也可以来一盘棋,今天我可是要一雪前耻,彻底翻盘的。”

    苏奕丞也笑,只是转头看了看病房,他问过医生,医生说安然这几天需要静卧休息,尽量不宜劳累不宜走动。

    有些抱歉的对着电话说道:“爸,我们可能过不去,过几天吧,过几天我带安然回去。”

    “怎么了?”顾恒文疑惑,还以为安然还在为林筱芬之前的电话生气,问道:“是不是然然真的生气了?”

    “爸,你别想多了,安然没有生气,只是出了点小意外,她现在在医院里,医生说这几天尽量要卧床休息,不宜走动劳累。”苏奕丞坦白说道。

    “然然在医院?”对于这个消息,显然顾恒文是大感意外的。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然然怎么会在医院?”

    似乎林筱芬也在边上,这才听说安然在医院,就连连追着问着,那焦急和担心不用言表。

    “爸妈,已经没事了,只是还要留院观察几天,不用担心。”苏奕丞宽慰着说道。

    而就在这时,隔壁的病房,童文海从病房里出来,转头看来,正好对上苏奕丞的眼。

    “我们怎么能不担心,安然出了事,你们怎么就都不通知我们,我们是安然的父母啊!”电话被林筱芬抢了过去,拿着手机,有些急迫的说道:“阿丞,你们现在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过去。”

    苏奕丞无奈,只能将地址告诉她,“在市第五医院,妇产科住院部。”

    “我们这就过去。”说完,林筱芬直接就挂了电话。

    苏奕丞摇摇头将手机收起,转头,正好看见童文海朝他这边过来,然后在他面前站定。

    苏奕丞看着他,脸色没有过多的表情,只问道:“童局长,有事吗?”

    童文海看了看病房,又看了看他,问道:“我能进去看下安然吗?”

    如果没有看错,苏奕娇觉得他似乎在他眼里看到有一种愧疚的情绪。

    冷冷的开口,苏奕丞只说道:“抱歉,我不想让安然见了你情绪再有所失控,医生特别嘱咐说安然需要静养。”

    “我,我是她——”童文海开口想解释,突然意识到什么,硬生生的住了口。

    苏奕丞只是看着他,定定的认真的看着他,表情淡漠的没有一丝温度。好一会儿,扯了扯唇才开口问道:“童局长是安然她什么?”

    童文海有些苦笑的摇摇头,“没什么。”

    苏奕丞也没再多问多说,只是看了他眼,转身直接进了病房,将门关上。

    门外,童文海有些苦笑的站着,突然电梯那边传来踏踏的高跟鞋踩着大理石地板的声音,转身,只见童太太一身贵妇打扮,手提着香奈儿最新款的手包朝他这边过来,急急的抓着童文海的手问道:“文海,筱婕怎么样了?怎么就突然摔倒了?是这见病房吗?”说着便要朝童文海身后的病房推门进去,却被童文海一把拉住。

    童太太有些奇怪的转头看着他,疑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童文海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不是这间。”说着放开她的手,直接率先朝童筱婕的病房过去。

    同太太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身后那紧闭着的病房大门,然后快步的追上前面的童文海。

    当顾恒文和林筱芬到医院的时候,安然还没有醒。

    苏奕丞小声的略简的将事情跟他们说了下,当然,不想他们为安然担心的同时还要担心自己,苏奕丞并没有将自己的事跟他们提起半个字。

    听了之后,林筱芬整个人愣愣的看着床上的安然,看到她那小脸略带着写苍白,心里悔恨的把自己骂了不下上百上千次。

    顾文恒看得出她的难受,心疼的伸手揽抱着她的肩膀,轻声的安慰这她说道:“好了,别难受了,安然不没事嘛,别怪自己了。”

    许是房里的动静吵醒了安然,动了动那长长的睫毛,安然幽幽的转醒过来。

    看到房间里的林筱芬和顾恒文,微微愣了愣,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们,唤道:“爸,妈?你们怎么在这里?”说着,有些疑惑的将目光投想给站着一旁的苏奕丞。

    几人这才注意到床上的她已经醒过来,林筱芬更新,大步的上前,看着她,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说道:“对不起然然,是妈妈不好。”

    安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妈……”定定的看着她,手缓缓的抬起,握着她的手。

    看着她,林筱芬鼻尖酸涩着,眼眶也红红的厉害,说道:“妈妈不该说那样的话,对不起,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永远都是。”

    “嗯嗯。”安然肯定的点头,很用力。

    苏奕丞和顾恒文看着,摇摇头,都笑了。

    林筱芬留在医院里陪了安然一下午,到傍晚的时候,才和顾恒文准备回去。

    苏奕丞送他们出去,林筱芬边走边嘴里嘀咕着说道:“等会回去的时候经过菜市的时候去买只鸽子回来炖汤好了,这整天鸡汤鸡汤的,然然也该吃腻的,换换口味好。哦,对对对,另外还得买点猪脚,孕妇要补钙的。”

    闻言,身边顾恒文和苏奕丞相视笑着。苏奕丞更是朝她道谢,说道:“谢谢妈妈,让你费心了。”

    林筱芬奇怪的看了他眼,说道:“然然是我女儿,我不费心谁费心!”

    苏奕丞连连点头,忙说道:“是是是,妈妈说的没错。”

    电梯正好从底下上来,那红色的数字跳跃着变化,三人站在电梯门口等着。

    原本楼层就不高,所以电梯来得很快,没几秒,只听见叮的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了,只是看着里面出来的童文海和莫非,几人全都一愣,略有些反应不过来。

    电梯里的童文海和莫非也是一愣,定定的看着他们,甚至差点忘了从里面出来。

    最新反应过来的是苏奕丞,这才刚想开口,只见林筱芬也突然慢慢有了动作,定定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童文海,然后上前。

    苏奕丞不知道她想做什么,直觉的以为她是要质问童文海什么。可是他错了,不是质问,而是巴掌!

    “啪——”

    只见林筱芬抬手,那一巴掌直接又狠又准的直接落到童文海的左脸,那力道大了直接将童文海的脸打偏到一旁过去,然后随即童文海的脸马上浮现出那鲜红的巴掌印。

    一瞬间似乎一切都静止了,谁都没有说话,就连那路过的小护士,看着这一幕,也怔愣的停住了脚步。

    刚刚这一巴掌林筱芬可谓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打的,以至于打完过后,那手被那力道震的还有些麻痹,颤抖的厉害。

    因为生气,胸口起伏的有些厉害,看着他,林筱芬恨恨的质问道:“童文海,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指责我的女儿!”

    童文海转过头,看着她,紧紧的抿着唇,那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攥握着。

    一旁的顾恒文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有些担心的轻唤她,“筱芬……”童文海,伸手想将她拉回自己身边,却被林筱芬直接抚手挡开。

    转头看着一旁提着保温瓶的莫非,指着他,眼神犀利的说道:“还有你,你还来纠缠我女儿干什么,当初走的时候不是很潇洒吗,现在为什么还要回头,为什么要让安然被人指责说破坏你们的婚姻,你凭什么这样对她!”说着,林筱芬的情绪有些崩溃,整个朝他们咆哮的喊道,“我们母女欠你们什么,你们凭什么这么来糟蹋我们!”边说,那眼泪便有些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你们有更好的选择,可以借着婚姻来得到你们想得到的一切,那就滚好了,这样的男人我们会稀罕吗,根本就不稀罕,只是请你们滚好了,滚远点,别再滚到我们母女面前,脏了我们的眼!”

    童文海死死抿着唇,目光避开她,根本就不赶跟她对视。脸上那巴掌印越发的明显红肿,看着还真的有些慎人。

    莫非也说不出一句话来,那提握着保温瓶的手紧得几乎连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林筱芬有些崩溃的哭着,身子整个突然有些无力,还好伸后的顾恒文手快,直接将她拥进怀里。然后抬头看了眼童文海和莫非,只轻轻的说道:“走吧。”

    苏奕丞冷漠的请童文海和莫非让开位置,然后送着顾恒文和林筱芬离开。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3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