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145 拍照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林丽回来的时候安然还看着外面有些回不过神。

    林丽将手中的东西在她面前放下,并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看什么呢?”

    安然着才回过神来,看着林丽,说道:“我刚刚看到苏奕丞了。”

    “哦,是吗,那怎么没有叫他进来啊。”林丽边说着在她前面坐下,并没有注意到安然脸上略有些怪异的表情,只拿过盘中的鸡肉卷摊开纸袋就开始啃了起来,就着一旁放着的可乐吃得是有滋有味,看了安然一眼,语气带着调侃的说道:“怎么,看到自己的亲亲老公就吃不下饭了?”

    安然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只说道:“我看见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她不知道,原来苏奕丞一直跟凌苒还有联系吗?

    林丽喝了口可乐,被那可乐的气冲上来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一个饱嗝,一点没在意的说道:“女人,什么女人啊?”边说着边给一旁的小斌拿了一个鸡翅,小声的叮嘱他板点吃,别噎着。

    安然沉默了会儿摇摇头,只说道:“没什么,我回去问问他好了。”

    闻言,林丽抬头看她,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安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安然摇摇头,笑道,“能出什么事,别瞎操心。”

    林丽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道:“也是,你们家苏大领导算是完美男人了,多金又有实权,人长得又帅,对你又宠溺有加。”说着,有些揶揄的看着安然,说道:“安子,你说你也太走运了吧,这么好的男人都可以给你遇到!”

    安然也笑,一脸的幸福,能遇到苏奕丞,能嫁给苏奕丞,她也觉得自己是足够走运。

    “啧啧啧,看你那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看着她,林丽好笑的摇摇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嘿,你们家苏大领导那方面的需求真的那么大啊?”

    安然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林丽一脸的疑惑,问道:“什么?”

    林丽看着她暧昧的笑笑,然后说道:“我看过那天的报纸了。”暧昧的挑了挑眉,问道:“是真的?”

    安然蓦地反应过来她说的那方面的要求指的是什么,脸突然一下滚烫起来,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无聊。”说完也不敢再去看她,低头只顾自己吃着盘中的烩饭。

    “哈哈哈。”而另一边林丽早就从她那爆红的脸蛋中得出答案,整个人有些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弄得好些人都好奇的朝他们在这边看过来,就另一旁吃鸡翅吃得有些不亦乐乎的小斌也停下动作愣愣的看着她,一点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因为考虑到安然昨天已经走了一天,又加上她现在是怀着双胞胎的孕妇,三人并没有去哪里逛,在肯德基里面坐了一下午,小斌也很兴奋的去那儿童区同那些并不认识的小伙伴们玩得有些不亦乐乎。

    林丽看着小斌,时不时要大声喊道,“小斌,慢点,别摔着。”

    而小斌也就在这个时候表现出真正像一个孩子似地活泼和欢乐。

    “这样真的好吗?”安然看着她只是这样轻轻的问一句。

    林丽没有回头,眼睛依旧看着活动区的小斌,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回道:“嗯,挺好的。”

    安然没再多说什么,有时候选择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傍晚的时候林丽开着车送安然回去,而车子后座小家伙因为玩了大半天累的躺着睡着了,嘴角淡淡带着笑意。

    林丽开车很慢,不仅仅因为这车里有孕妇,还有一个玩累了睡着了的孩子。

    开到安然家楼下的时候,安然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在车上坐了好一会儿,伸手将林丽的手拉住,紧紧的握着,看着她,说道:“林丽,一定要幸福!”

    林丽看着她,只是微笑的点点头。

    见状,安然点点头,然后无声的轻叹了声,将她的手放开,边说道:“走了。”直接开门下车,没有转头,迈开了步子直接朝大楼走去,只是莫名的鼻尖有些发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而林丽也在安然下车后车子停在路边好一会儿,这才开车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张嫂正准备今天的晚餐,跟安然打招呼,安然也只是淡淡的回应,看上去情绪有些低落。还想说什么,只听见安然说有些累,想进房躺一会儿。

    苏奕丞今天回来比较早,六点不到就回来了。

    张嫂见他回来,有些担心的跟他提了下安然出去回来后的反常。苏奕丞只挑了挑眉,将手中的公文包都没还得及放到书房,直接提着便进了房间,只见安然一个人侧身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眉头却是微微皱着的。

    伸手过去将她那紧蹙着的眉头伸手抚平,安然似乎并没有睡深,这样一触碰便转醒过来了,看到眼前的他,微微愣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车出笑容,说道:“你回来啦。”

    苏奕丞也朝她笑,点点头,回应着说道:“嗯,回来了。”说着便脱了外套掀开被子直接上床,揽过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安然用头蹭了蹭,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然后安心的枕着,手轻轻的将他的腰抱住。

    苏奕丞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着她的背,顺着她的头发慢慢的轻抚着,然后柔声轻轻的在她耳边问道,“张嫂说你回来就进房了,怎么了,跟林丽出去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安然抱着他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开口,“奕丞,你说怀孕的人是不是总喜欢多愁善感,想得特别的多一点?”

    闻言,苏奕丞只是挑眉,轻笑着开口问道:“你又善感什么了?能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吗?”

    “林丽跟周翰结婚了。”

    苏奕丞挑眉,对此显然有些意外。却也只是淡淡的说道:“是吗。”

    安然靠在他的怀里,缓缓的开口,“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情,林丽能嫁人开始另一段新的感情我很替她高兴,可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婚姻,我替她心疼。”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手依旧轻轻的,没规律的拍抚着她的背。

    “结婚,她只是想给父母一个交代。”安然轻声呢喃,她太了解了那种无奈,因为她当初就这样如此的做过。小声的轻轻说道,“看着她,我就像看到当初的我。”

    闻言,苏奕丞轻笑出声,笑着问道:“就算当初你决定嫁人只是想给家里一个交代,但是我们现在过得很好,难道不是吗?”

    安然从他的怀里退出,仰头看着她,说道:“但是林丽跟周翰,和我们一样吗?”周翰不是苏奕丞,而林丽被程翔伤的太深!

    “傻瓜。”苏奕丞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感情的事是要看缘分的。”重新将她抱住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手与她的手十指相扣着,放到她那隆起的肚子上,紧紧贴合着,让一家人能最近距离的接触着,边说道:“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你想它来的时候来的并不一定就能是,你不想它来的时候,猛的回头,原来它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来到。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对于每一段感情我们总是抱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的,对于没一段感情我们都想开花结果,可是有时候经历是为了以后更能懂得珍惜,经历是为了以后能遇到真正对的人。也许林丽的缘分就是周翰,这又有谁说的准呢?我们能做的不是为她叹息为她不觉得委屈,我们能做的只有祝福,祝福她能过的更好,只有祈祷,祈祷他们是对方命中注定的人。”

    安然没说话,只是靠在他的胸口静静的听着他的话。

    “安然,你知道吗?当初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不敢去接受感情,因为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我一直都无法忘记。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敢去触碰那个叫爱情的东西,可是我遇到了你。”说着,苏奕丞低头轻吻了下她的发心。

    安然已经没有说话,只是与他十指相握的手力道紧了紧。其实何曾不是,在遇到她之前,她又何曾不是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当初在学校里最纯粹最单纯的爱情最后都变了味,更何况是那样情况下同一个认识不过半天的人结婚。只是意外的开始没想到也有了意外的结果,现在的她最多的是庆幸当初的冲动。

    “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一样,就想你说的,对父母对家庭有一份推脱不了的交代和责任,只是相处了我才发现,其实我们是一样的,都曾经在那条路上发付出了代价,都知道哪有的伤痛有多么的疼,所以我们更懂得去珍惜,懂得遇上一个要同自己白头一同走过往后几十年的人有多么的不容易。有时候会在想,当初的伤痛是不是就是为了等待你的出现,让我能更懂得去珍惜。”苏奕丞轻笑的在她耳边问,“你说是这样吗,你当初的伤痛是为了后面跟我遇见吗?”

    安然被他说笑,为什么明明很沉重的话题他总能把她说笑,总能让她的心底像是被注入暖流,暖洋洋的厉害。

    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问道:“苏大领导,你们参加党校干部培训的时候是不是都特地学过这么说话才能把话说得这么漂亮啊!”

    苏奕丞笑着,状似还能认真的想了一遍,摇摇头,说道:“好像没有。”

    安然用手戳着他的胸口,“那你说,你这些话都是哪里学过来的。”最可恨的还是他的甜言蜜语她总是很受用,这样不行啦,她想跟他置气一下都不行,总是让他三句话不到就被哄得笑开了嘴,这样是不是太没有骨气了啊!

    苏奕丞笑,欠身啄吻她的唇,“无师自通,遇上你好像就会了。”

    “油嘴滑舌。”安然孩子气的朝他皱了皱鼻子。

    苏奕丞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问道:“还善感吗?”

    闻言,安然笑着摇摇头,只说道:“也许吧,就像林丽说的,我能遇到你,她也会遇到她的王子的。”

    苏奕丞点头,重新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前,说道:“嗯,会的。”手轻轻的覆在她的隆起的肚子上,轻声问:“宝贝今天动的厉害吗?”

    安然笑,笑话他说道:“吼,苏市长,你都没有常识的啊,才4个月多几天,哪里能动的那么频繁,上次医生不就说了吗,四个月胎动一般都比较弱的拉。”

    “是吗?”苏奕丞皱了皱眉,自言自语的说道:“怪不得,我说我这么就只摸到他们那一次胎动呢,原来是本来就微弱啊!”

    安然哈哈的笑着,突然想起什么来,手抓过他那放在她的肚子上来回抚摸着的手,轻拍的问,“你说,你今天都干什么去了?”

    苏奕丞挑了挑眉,说道:“上班啊。”反手抓过他的手,缠绕着。

    安然转头定定的看着他,说道:“那你说,你今天都见了些什么人?”她不想猜测,不想自己没完没了的猜测那些有的没的,她虽然不懂,也没有什么关于夫妻间相处的经验,但是她觉得两个人相处,不管是朋友还是恋人还是夫妻,起码的坦白必须要有,这样是对对方最基本要有的尊重。

    闻言,苏奕丞挑了挑眉,说道:“见了郑秘书,张书记,招标办的人,一些项目的小组组长,还有……凌苒。”

    听到凌苒,安然反倒是松了口气,起码知道她并没有存心故意隐瞒,起码知道他也是尊重自己的。

    “我今天跟林丽出去,在吃午餐的时候正好看见你和凌苒开车经过。”安然说道,“其实问你并没有太多别的意思,只是我怕自己会胡思乱想,会胡乱猜测。”这样问清楚了,知道他并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那么她也就安心了,也就不会多想了。他愿意给她坦白和尊重,那么同样的,她也会学着去信任他,相信他。

    “凌苒来找我想要我帮她父亲的事情。”苏奕丞开口想解释,“其实关于这件事她昨晚打过电话给我,被我拒绝了,我——”

    安然伸手捂住他的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我相信你,所以不需要解释。”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笑了,点点头,然后不再多说什么。其实早上他到办公室没多久凌苒就过来了,一定要求他带她去见一眼凌川江,他拒绝,可是她却说什么都不走,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后在凌苒答应仅此一次之后他动了关系找了人中午的时候安排了他们父女两见了一面。

    安然也笑,依偎在他的胸前,小手把玩着他的大掌。

    依偎是假期,苏奕丞的工作倒也是并不算真的太忙,虽然每天上班,但是晚上倒是挺早就回来了。

    两人有时候会一起出去走走逛逛,但是考虑到安然是孕妇的关系,他们每次散步也不过半个小时,因为久了安然到晚上的时候双脚总是会酸疼。而怀孕后的安然突然就喜欢上了看电影,一些上世纪的老电影,总喜欢同苏奕丞坐在沙发上,然后依偎在苏奕丞的怀里,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不过每次安然都不会坚持道最后,总是看到一半然后就在苏奕丞的怀里安睡过去。

    这一晚安然又拉着苏奕丞陪她看电影,然后此刻又在苏奕丞的怀中眼皮开始打架,眼皮明明重的不断的下沉,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整个人一个激灵然后又猛的真开眼,嘴里还边嘀咕着说道:“不要睡,这次一定要看好……”

    苏奕丞失笑,摇摇头,手摸了摸她的头。

    只是最终安然都没有抵过周公的召唤,在几次挣扎之后虽然嘴里还梦呓着呢喃着让自己的要睡过去,眼睛依旧睁不开,眼皮重重的阖上。

    苏奕丞只是好笑的低头轻吻她的发心,然后又只有维持着之前的姿势抱着她抱了一会儿,待电影要结束的时候,这才抱着她往卧室走去。

    轻轻的将她放下,只见突然少的了他的怀抱,安然先是有些不适应的呢喃了下,却并没有醒来。

    苏奕丞才替她掖好被角,那被放在床头柜上的安然的手机突然想起,睡梦中的安然似乎被突来的铃声吓了一下,整个人浑身有些不稳的颤抖了下,苏奕丞在第一时间拿过手机直接按了静音,然后伸手安抚似的轻轻拍了拍安然的背,待她安抚下来这才拿着手机出去。

    是林丽来的电话,直接接起,还没等苏奕丞开口,电话那边林丽已经开口说道:“安子,那个之前帮你联系的摄影楼说明天下午有空了一对出来,你问一下你们家的苏大领导,看他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就帮你们该期到明天,你也知道,你现在怀的是双胞胎,拖越久的话你的肚子就越大,你自己的体力也会跟不上来,要是明天可以的话,就明天拍掉先好了。”

    闻言,苏奕丞在脑袋里过滤了下明天的工作,并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安排一下抽出半天时间来估计没有什么大问题。

    好一会儿没听到安然的回话,林丽不禁试探的问道:“安子,你在听吗?”

    苏奕丞回过神,说道:“那就安排明天下午吧,我有空,可以拍。”其实前几天无意间他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无意间看到有一张纸照片,是上次他们上报的那张照片,不过事后被安然给单独剪下来了。

    “呃,苏领导?”电话那边的林丽一愣,显然有些意外来接电话的不是安然而是苏奕丞。

    苏奕丞轻笑,解释道:“安然睡着了。”

    “哦。”电话那边的林丽了然,然后说道:“那苏大领导明天要是有时间的话那我就跟摄影楼那边说安排明天了。”

    “好的,麻烦了。”苏奕丞客气的说道。

    “切,安子是我最好的朋友,就这点事,哪里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林丽并不在意,叫完要讲的,直接说道:“那好吧,我先联系摄影楼,你们明天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苏奕丞道谢的挂了电话,然后重新拿过自己的手机给郑秘书打电话,准备将明天的工作给他安排一下。

    安然第二天醒来洗漱完出房间的时候竟然意外的在客厅里厨房里看到某人穿着居家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在煤气灶前做早餐,而张嫂则在擦拭着客厅里的茶几。见到安然,笑道:“太太醒啦。”

    安然愣愣的朝她点了点头,再回过身,只见刚刚还背对着她的男人此刻已经转过头来,拿着锅铲,正笑着看着她。

    安然上前,在吧台前坐下,问道:“没上班吗?”怎么这个时间还在家里?

    苏奕丞点头,边说道:“嗯,今天没什么事,不打算过去了。”

    “是吗?”安然皱了皱眉,小声的嘀咕着,“我怎么昨天还听你说早上还有一个会议要开啊。”

    苏奕丞轻笑,并没有多解释什么,只说道:“先坐好,早餐马上就好。”

    安然也没多想多纠结,他没上班才好,这样能多陪陪自己,边点头在高脚椅上坐下,边说道,“奕丞,你今天竟然没有上班,那我们去妈妈家好不好,我有点想他们了。”

    苏奕丞将两人的早餐摆放好,点头说道:“我们晚上去。”边说着便给她倒了杯牛奶。

    安然怎么听这话觉得有些怪异,问道“那我们白天干什么?”

    苏奕丞轻笑,只买了个关子说道:“秘密,等下就知道了。”

    安然好笑的嘀咕,“神神秘秘的。”却也没有多问,她也期待着他给她惊喜。

    真的是惊喜,有惊又有喜!

    待吃过午饭苏奕丞开车带着她到摄影楼门口的时候,安然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怎么带我来这了,林丽上次不是说最快也要下10月底吗?”

    苏奕丞体贴的探身过去给她把安全带解开,然后边解释着昨晚她睡着之后林丽来电话说的一切。

    闻言,安然不禁叫道:“啊,你怎么没告诉我,我都没有准备好。”边说着,边从包里将那小化妆镜拿出来,边看着审视着自己的情况,边说道:“怎么样怎么样?我这样可以吗?会不会看上去很没精神?”

    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爱漂亮的,尤其是在拍照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简直是苛刻的,因为大家都想上相,都想照出漂亮的照片。

    苏奕丞拉过她那因为紧张而略有些冒汗的手,边说道:“很好,一切都很好,我老婆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说道:“没事,有我在。”

    安然还是有些紧张的看了看他,最后点点头,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安然的紧张情绪一直持续到拍摄开始,主要表现在化妆的时候频繁的想要上厕所,而每一次苏奕丞都不放心,总是要陪着她一起过去。安然觉得要不是他们碍于苏奕丞的身份,估计早就发火了,就淡淡的画的一个简单的裸妆,竟然整整折腾了大半个小时还没有画完。

    最后等到真正拍摄的时候,那紧张感又突然不见了,整个拍摄过程还是顺利,唯一的小插曲反而不是安然而是那个多次上过大场面都处变不惊的苏大领导。

    因为怀的是双胞胎的关系,安然的肚子现在已经不小了,在摄影师的建议下安然准备拍一组孕期写真,摄影师原本想让化妆师在安然的肚子上画上可爱的笑脸的表情的,就如同一些网上搞怪的大肚照一样,让后让苏奕丞同那些宝宝爸爸一样配合的做一下搞怪的动作,那样拍出来的效果应该会很不错,只是考虑到苏奕丞的形象,安然虽然很心动,但是还是拒绝了。只答应穿一套露肚子的衣服,然后让苏奕丞从后面抱着她简单的拍几张照片就好。

    最后临结束前,苏奕丞在摄影师的要求下半蹲在安然的面前,低头温情的亲吻安然的肚子。这样的动作对苏奕丞来说应该是信手拈来的,很自然的抬头看了眼安然,安然深情的将吻印在安然的大肚上。而安然则自然的伸手放到苏奕丞的头上,轻轻的抚着苏奕丞的头,一切都非常的自然。

    只是在摄影师说着很好,保持动作多拍几张的时候,突然苏奕丞猛的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安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样很大的冲击。而安然则微笑着,也不说话,只是眼眉笑的很好看。

    而这场的摄影师和灯光师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不免究竟的问道,“怎,怎么了?”

    只见苏奕丞嘀咕了声,也不知道说什么,然后直接将自己的耳朵贴到安然的大肚子上,手还贴着她的肚子,像是在感受什么,嘴里不停的说着,“宝贝,我是爸爸,来跟爸爸打一下招呼……。”

    而这场的人这才知道原来安然的肚子在这个时候胎动了,而苏奕丞的反态正是因为在感受到那胎动之后的激动。

    再看安然则是如同刚刚一样,手抚着苏奕丞的头,脸上笑得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摄影师突然发现这个画面比之前的任何画面都要来的温馨和自然,然后拿着照相机直接咔嚓咔嚓的连着拍了好几张。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4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5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