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64 龙凤胎

164 龙凤胎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伍队长接到电话过来的时候凌苒已经被医护人员打了镇定剂在病床上睡着了。

    之前留守医院的同事跟他说,凌苒是手术后半夜醒来的,刚醒来的时候也还好,也不吵闹,就是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大半夜的他们也就没做笔录了,想着明天早上等队长来了再详细的询问,不过还是叫了值班的护士来查看,确认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后半夜天快亮的时候,病床上的凌苒突然有了异样,眼睛瞪瞪的看着天花板,嘴里念念叨叨的说些什么,上前去听,也愣是听不清楚她说的是啥,两人抬手看了看手表,心想还是等天亮好了,只是并没有给等到天亮,床上的凌苒突然发起疯了,躺在病床上整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嘴里那原本小声的念叨突然大声起来,虽然依旧听不太清楚讲的是什么,但是这样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劲了。两人上前制止,却被凌苒抓着就一口咬了下去,那真的是狠,一口咬下去就不松口,硬生生是把那人的手给咬出血来。

    像是真的疯了一般,就那样死死的咬住那人的手,也不顾自己那侧腹的伤口崩开血从病号服里渗出来,最后还是由另一人从身后将她打昏才让她松了口。

    赶忙找值班的医护人员来查看具体情况并处理那崩裂开的伤口,只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具体的检查还要等天亮之后再做。

    待凌苒再醒来的时候那场面真的是有些控制不住了,先是在床上大笑大叫着,然后整个人像受了伤的刺猬似将自己躲在角落,嘴里不停喊着不要过来,留守看着她的警务人员想上前去制止她让她冷静下来,可是她突然发疯似的狂打着,那挂着水的手因为她那大幅度的动作硬生生的被扯下了针头,没有及时按住血管血顺着伤口修留出来,另外她那腰腹上的伤也再一次崩裂开来,血顺着她的大腿甚至流到了地上,不过这些她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整个人发疯似得又笑又叫,那场面一度失控,最后只能有几个人合力将她按才床上,然后小护士给她注射了一针镇定剂这才将场面控制下来。

    当伍成斌来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在给凌苒做着初步的检查,询问了身边的同事,大致了解了下昨晚的情况,伍成斌眉头微微轻皱了皱。

    就在伍队长皱眉深思的时候,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病房里出来,摘了口罩边对他说道:“我想你们暂时可能做不了笔录了。”

    伍队长挑眉,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那医生边将那口罩摘下来放到自己的那白大褂的口袋里,边说道:“我像我们可能有必要请精神课的专家来看一下。”

    伍成斌抬眼看他,只说道:“确定吗?”

    那医生点点头,“初步猜测应该跟之前的遭受的强奸案有关,有些人很难能逾越过这道坎,精神会全面崩溃。”

    医生都这样说了他自然就没什么好说了,伍成斌只点点头,“先让精神科的来看下吧,真的有问题也得出一份报告给我们。”

    医生点点头,然后转身直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当伍队长打电话将凌苒的事情告诉苏奕丞的时候,苏奕丞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略有些严肃的说即使真的如此,也会不让人钻了空子,该处理的还是依法得处理。

    伍成斌自然是知道他这话里的意思,不过以现在凌家的情况,谁会贸然出手干预什么。

    苏奕丞才挂了伍队长的电话便接到了郑秘书的电话,说是今天已经接了几十个报纸等媒体的电话,都是想关于昨天在医院发生的事而来采访苏奕丞的。

    苏奕丞皱眉,只说道:“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嗯,我全数都给推掉了。”跟在他身边这么些年,这点他还是知道的,早上的报纸他也看了,打这通电话来主要还是想关心问候下他的伤情,从早上报纸上的画面看来确实在有些严重的,关心的问道:“苏市和夫人的伤都不要紧吧?”

    “嗯,没什么大碍。”苏奕丞说道:“我这两天估计就不去办公室了,有什么事的花你直接给我电话。”

    “好的。”郑秘书爽快应下,说道:“那我不打扰苏市休息了,代我向苏太太问好。”

    苏奕丞挂了电话,再回房间的时候安然还在睡觉,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似乎睡的并不好,昨天的事真的把她给吓的不清,就连昨晚她靠在他怀里睡的时候也时不时颤抖下,梦呓的声音带着惊慌,很是害怕似得。

    掀开被子上床,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抚着她的背,试图能让她整个人放松下来,不那么紧绷着。

    怀中的安然猛的一惊,整个人有些条件发射似惊跳起来,猛地睁开眼,有些慌乱,“不要,不要!——”

    “安然,没事,没事了。”苏奕丞抬手试图将她重新揽回自己的怀里,却被她下意识的动作给挡开而不小心弄到了那只由纱布包裹着的手。

    “嘶——”苏奕丞有些吃痛的倒抽了口凉气。

    安然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那抬着的手,抓过,紧张的问道:“没事吧,我打到你了是不是?”说着,语气有些自责。

    苏奕丞也靠坐起来,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淡笑着说道:“没事,不疼。”然后揽着她让她靠到自己的胸前。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靠在他的怀里,依旧抓着他那只受伤的手,安然有些抱歉的呢喃着说道。

    苏奕丞低头亲吻她的发心,贴着她的头发说道:“我知道。”

    两人就这样抱着,好一会儿安然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凌苒那刀子真的对着我的肚子扎了下来,我感觉我的肚子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下就瘪了下来,我再伸手去摸,就再也感受不到了,那种感觉好恐怖。”说着,抱着苏奕丞腰间的手紧了紧。

    用手来回轻抚着,只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傻瓜,梦都是反的,你和宝宝都没事了,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有事。”

    安然重重的点头,“嗯,我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相信,从来没有怀疑过。

    苏奕丞亲吻她的耳垂,柔声在她耳边说道:“我像听听宝宝的声音。”

    安然有些痒,缩了缩脖子,笑着说道:“他们没在动呢。”虽然这样说,不过还是半撑着手顺势躺到了床上。

    苏奕丞俯身将耳朵贴到她的肚皮上,隔着衣服手轻轻的抚着她浑圆的肚子,其实什么都听不见,可是总有总错觉,似乎能听到两个宝贝扑通的心跳。

    贴着肚子,害怕错过他们一点的动静,苏奕丞如此问道:“她们在动吗?”

    安然轻笑着,手抚着他的头,手指穿插到他那乌黑的发间,摇头柔声说道:“没有,可能睡着了。”

    “哦。”苏奕丞的声音略有些闷,多少带着些许郁闷。

    似乎安然肚子里的这对他上辈子的小情人并不太买他的帐,好几次原本胎动着的肚子在他伸手过来之后便一下就恢复了平静,而苏奕丞平时看着挺精明挺理智的人,一遇到这样的问题总跟孩子似得,那智商弱的安然都不好意思要笑话他,总是固执的一定将耳朵贴到她的肚皮上大半个小时也不起来,而且还幼稚的边对着她的肚子说话,不过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那么神奇,就算是任凭苏奕丞口水说干那两小家伙也不动一下,可就苏奕丞终于认清事实失望的将耳朵和手收回,那肚子里的宝贝就开始有些不安分的动了,然后再待苏奕丞把耳朵贴上,然后又很凑巧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反复几次都是这样,让人不得不怀疑这肚子里的一对宝贝小情人是否真的对他有意见!

    任由他这样贴着自己的肚子,不过这样躺在床上,加上昨晚睡的并不深,现在还真的有些困意,抬手有些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只感觉眼皮越来越有些沉重。

    苏奕丞并没有错过她脸上的疲惫,缓缓的抬起身,准备让她安睡,却在起身的时候有些留恋的对着她那硕大的肚子轻轻的一吻,隔着衣服将吻落到肚子上,轻轻的唤了句‘宝贝’。

    可这吻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突然只觉得那唇上被人踢了一脚,力道不大,但是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出来。

    这一动静让苏奕丞蓦地瞪大了眼,有些惊喜的叫到:“安然,她踢我,她们踢我!”说着手赶忙重新贴回到安然的肚子上,正对着他刚刚亲吻的地方。

    安然自然也感受到了,不过看着他那样子,不由得好笑的笑出声来,伸手摸着他的头,说道:“孩子似的。”

    手覆在她的肚子上,能真切的感受到肚子里两个小家伙那有力的踢打,嘴角傻傻的泛着笑,高兴的跟孩子似得。

    “唔。”安然闷哼一声,眉头进皱了皱,不过嘴角依旧带着笑意。

    苏奕丞自然注意到她的表情,然后伸手抚着她的肚子柔声说道:“宝贝,你们踢疼妈妈了,轻点,轻点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苏奕丞的话,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还真的缓缓的安静了下来。

    苏奕丞这回算是真的满足了,重新靠坐好将安然拥进怀里,嘴角那笑意隐都隐不住,有些自豪的说道:“我们的女儿很聪明。”

    安然靠在他怀里笑,手轻轻的在他的胸口画着圈,故意有些坏心的说道:“奕丞,我想要儿子唉。”

    闻言,苏奕丞略略皱了皱眉头,坚持说道:“女儿比较好!”

    总觉得他在关于是儿子还是女儿的问题上表现的特别的可爱,安然忍不住要逗他,故作苦恼的说道:“怎么办,可是人家想要儿子。”

    苏奕丞拥着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似乎做很艰难的决定,然后才推开她定定的看着她说到:“那就一男一女!”

    安然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哧——”这男人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笑过之后没好气的伸手戳了戳他,说道:“你说了算啊!”还龙凤胎咧!他以为说生就生啊!

    一把重新将她搂过,语气坚定没有商量的说道:“那就都女儿!”不能龙凤胎那就都女儿,反正他一定要有一个跟她一样漂亮的女儿,小小的,软软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64 龙凤胎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2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3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4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