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16 谁盗了图纸?

116 谁盗了图纸?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一家人吃过晚饭,林筱芬拉着安然在客厅里说着一些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什么生冷的东西不能吃,什么重物不能提,什么抬头也不能过头顶等等之类的,而苏奕丞则同顾爸爸在书房里边跑着功夫茶边下棋聊天。

    顾恒文一晚上都嘴角微扬着,心情很好,甚至好几次下错了棋待被苏奕丞吃了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走错了步。

    顾恒文走步棋,然后伸手端过那放在一旁过了几遍水的功夫茶,为自己也为苏奕丞倒上,嘴角的笑意一晚都没有合上。

    苏奕丞起車直接正对着顾恒文的帅,微笑着淡淡的说道:“爸爸,将军了。”

    顾恒文一愣,转过头来看着棋局,何止是将军,根本是死将,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大笑开来,将茶递过去给苏奕丞,说道:“看来今天我是别想从你这赢回来了,下几盘输几盘。”

    苏奕丞两手接过,笑着说道:“是爸爸晃神了,我侥幸赢了几盘。”

    “我是太开心了。”顾恒文笑着说道:“家里很久没有喜事了,只要想到再过不久我就要当外公,这心情啊就真的有些难以控制的有些激动。”

    苏奕丞听着,嘴角是淡淡的笑容。

    “想想这时间过的真快哈,一转眼都快三十年了,想当初然然出生的时候,才5斤多,那么小的一只。”顾恒文边说着边伸手比划着,嘴角尽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当初护士将然然抱给我的时候,说真的我还真的有些不敢接,太小了,生怕一不小心就给抱着碰坏了。可是哪里能不抱呀,她哭的那么可怜。”说着,想到什么,看了看外面,说道:“小时候安然可爱哭了,动不动就瘪嘴,眼泪特别多。”

    “呵呵,是吗。”苏奕丞淡笑的接道。

    “是啊。”顾恒文看着窗外的黑夜,略有些感慨,“唉,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当初还抱在手里哇哇哭得让人怜的娃娃现在都长大结婚了,再过不久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体验做父母的感觉了。”这些年来,看着她长大,看着她求学,看着她工作,甚至看着她恋爱,然后看着她因为恋情的失败而伤心难过,再看着她因为工作而几天几夜不睡觉,然后再是看着她结婚,虽然没有亲手把她送进礼堂把她的手教给那个将来要同她一起走过一生的男人,但是还好看的出来她过的很幸福,过得很快乐,现在她怀孕了,也许后面就是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如何做一个好妈妈了。

    转头看看苏奕丞,失笑的摇头,“现在回想这一切,真的是感受良多,现在你和安然有孩子了,以后就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了。”

    苏奕丞点头,看着顾恒文,定定的说道:“谢谢爸爸把安然教育的这么好,因为你和妈妈,我才能有机会同安然遇到,和她一起生活,现在还有了孩子。”

    顾恒文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不会明白安然对我来说具有怎么样的意义,但是如果以后你让安然伤心难过的话,我第一个不饶你,这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的疼惜,也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警告。”

    闻言,苏奕丞很认真的点头,“也许我可能给不了安然最好的生活,但是一定会让安然幸福。”这是他对他的保证。

    顾恒文看着他,再回想当初那个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那么丁点大的孩子,时间真的是匆匆,现在回想,他真的很庆幸当初让筱芬留下孩子,不过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有没有血缘关系,她都是他顾恒文的女儿。

    再从顾家出来已经晚上快近9点了,临回家前林筱芬还是用那保温瓶将那晚上喝了还剩下大半鸡汤给他们倒起来让他们带回来喝。

    坐在车上,安然腿上抱着那保温瓶,嘴里哼哼唧唧的在轻唱着什么,嘴角那勾着的笑意一晚上就没有放下来过。

    甚至回到家也轻轻哼着,待苏奕丞从客房的浴室里洗了澡回房,只见安然已经坐在床上,靠在床头,看着手中的杂志,时而点头,时而摇头的,嘴里还念念的说着什么。

    苏奕丞似乎也被她的笑容感染,好笑的从床的另一边上床,伸手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今晚他暂时不想去想那永远忙不完的工作,他就想这样用着她好好的陪陪她和孩子,手轻轻拍着她的被,让她在自己怀里调整好一个舒适的位子,然后才问道:“晚上都跟妈妈说什么了,看你一晚上乐的。”

    安然将手中的杂志递给他看,指着上面一张图片,图片里是一家三口,三人穿着亲子装,特别的有意思,以往这样的图她定是一翻而过的,而现在却能盯着这张图看好久,明知道着图上的三人不一定是一家人,却还是会盯着看,研究孩子长的究竟是像妈妈还是像爸爸,研究他们身上的亲子装究竟是哪里买的,多大的孩子能穿,反正以前她觉得无聊没有意义的事情,现在看来却变的非常有趣好玩。仰头看他,说道:“看,这套亲子装真好看,还有帽子能,好玩吧。”

    苏奕丞认真的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怎么是男孩。”那语气听着竟然还有点嫌弃的味道。

    安然捏了下他的腰,说道:“你管人家是男孩还是女孩,我是问你这样的亲子装好看吗?”

    苏奕丞挑了挑眉,看着那张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好,没有女孩的,我们的宝宝是女孩,一定是女孩,真要买亲子装什么的话,那一定要买女孩的衣服。”

    安然真是被他的坚持有些打败,好气又好笑的拍了他一下,说道:“你以为你的眼角是B超机啊,说的跟看到的似的。”

    苏奕丞也笑将她揉得更紧了写,轻轻缓缓的在她耳边说道,“先买女孩的衣服,粉粉的到时候我们跟宝宝一起穿,穿着一定很好看。”

    “那要是男孩呢?”靠在他的怀里,安然非要跟他唱反调。

    对于她的言论苏奕丞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笃定的说道:“要是男孩,那也穿女孩的衣服!”

    因为他的话,安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从他怀里退出,撑坐起身来,拍了拍他,安然抗议,“苏奕丞,哪有你这样!”

    苏奕丞大笑,伸手重新将她捞回到怀里,头抵着她的肩膀,亲了亲她的脸颊,紧紧的拥着她,“安然。”

    “嗯?”安然轻轻应着他,小手恶作剧的玩着他的大掌。

    大掌直接抓住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相扣着,说道:“我们生女儿好不好。”

    “苏奕丞!”真的是要给他气死,转头瞪着他,问道:“这个是我能决定的吗!”

    苏奕丞看着她好一会儿,然后笑开来,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一定是女儿!”

    “你疯了,想女儿想疯了。”安然看着他,摇着头,他对女儿也太过执着了吧!

    苏奕丞一把将她抱住,吻随之印下,捧着她的脸,不用力,却很深情。

    安然回应着他的吻,张手环抱着他。

    辗转她的唇齿间,苏奕丞有些情动,拥得她更紧了些,几乎想将她紧紧的融入自己的血液,让她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撇过头将自己的脸深深埋在她的肩窝,鼻尖全都是她的味道,她的馨香,他想继续,却理智告诉他不能,因为安然怀孕了,而医生说前三个月是胎儿最脆弱的时候。

    两人紧紧的相拥贴合着,安然自然可以感觉到他身体上发生的变化,也清楚他为何停了下来。张手更紧的回抱着他。

    好一会儿,待那份悸动慢慢消退下去,苏奕丞这才从她肩窝里将头抬起,却并没有将她松开,手缓缓的下探,覆上她那此刻还平坦的小腹,只轻声的在安然耳边说道:“肯定是女儿!……”

    对于他的坚持和笃定,安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知道他一样肯定都是疼爱的。

    就在两人这样静静相拥着的时候,那放在床头柜上苏奕丞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那轻缓的音乐打破了这样的平静,在这样的空间和氛围中变得有些突兀,有些累赘。

    苏奕丞并没有马上转身就去接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而是依旧这样紧紧的拥着安然好一会儿,待安然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电话,先去接电话。”

    苏奕丞这才依言放开她,横过身将手机拿过接起,“喂。”

    这通电话是军区大院那边打来的,在手机响了许久,终于被他接起来之后,电话那边秦芸并没有恼火或者怒意,反而略有些暧昧的问道:“儿子,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该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吧!”

    苏奕丞笑,看了眼安然,直接说道:“你确实打扰到我了。”打扰到他抱安然,打扰到他正伸手去同安然怀中的小宝贝在打招呼,告诉她他是爸爸。

    “啊,那要不我先挂?”秦芸问道,而且还是一脸的认真,连语气也是诚恳的。

    “好了,妈妈,你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总该不会只是闲着无聊故意打电话来打扰一下吧!

    不说还好,这一说起来,秦芸就有些不满,语气略有些不悦的说道:“该不会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吧?”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脑袋里快速的回想着明天是几号,又是什么重要的日子,7月24,猛的记起明天是爷爷的生日,爷爷并不喜欢铺张不喜欢吵闹,但是每年生日,最简单的要求就是一家人好好一起吃个饭,不用大鱼大肉,甚至不用蛋糕寿面,就一顿简单的家常饭,那便可以满足。

    “还没想起来?”秦芸在电话那边问道,语气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想起来了,明天我会带安然回去。”苏奕丞淡淡的回答,转头看着自己和那还和安然十指相扣着的手,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科技城的项目,而这几天安然的这个小意外,太多的事挤到一起,让他竟然疏忽忘了明天就是爷爷的生日。

    “明天是周末,你和安然有没有班,两人记得早点回来,爷爷没说,可心里还挺惦念着你们的,不过你们也真是的,这么久也不不知道回家看看,还有亦娇,一个个的都不愿意回家。”秦芸有些不满的嘀咕着,其实还是不过是想他们了。

    “我知道了。”苏奕丞应道,自知理亏,说道:“明天早上我就跟安然回去,中午记得煮我们俩人的饭。”

    听他们说明天中午便要回来吃饭,秦芸自然开心的连连点头,还说明早要亲自跟着阿姨去市场买菜,要给安然补补身子,又叮嘱了几句,无非就是让他明天早上开车注意等等的那些话。

    挂了电话,安然定定的看着他,问道:“明天什么日子啊?”秦芸的嗓门有些大,即使隔着有点距离,安然还是能很清晰的挺听到她说的话。

    “明天是爷爷的生日,按照家庭惯例,每年爷爷生日我们都会一家人好好围坐在一起吃个饭就算当给爷爷庆祝。”苏奕丞解释说道。

    “啊,你怎么不早说,我们都没有准备礼物!”安然轻呼着说道,心里盘算的明天一大早起来去商场给爷爷买个现成的礼物行不行得通。

    苏奕丞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放心,礼物我们早已经准备好了,爷爷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是什么?”安然好奇的问,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似乎某人根本就忙的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是说礼物在此之前就已经准备了?

    苏奕丞但笑不语,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小腹看着,那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们的礼物不是别的,就是安然肚子里,也要的小曾孙!

    安然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自己的肚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伸手轻轻覆上自己的肚子,嘴角却是静静的带着笑。

    第二天最终还是拗不过安然的坚持,两人在开车回军区大院的时候经过一家保健品的店特地进去买了些适合爷爷吃的保健品。

    两人在买单结算的时候,安然的手机响起来了,是本市的手机号,只觉得尾号有些熟悉,却并没有显示名字。安然微微轻轻蹙了蹙眉,还是身后将电话接起。“喂?”

    “顾姐。”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女音,安然听的出来是陈澄的声音,其实她们之前在咖啡厅见过之后并再也没有见过,虽然安然知道她盗图也是迫于无奈,确实是有苦衷和困难,但是对于这样的行为,她没法做到完全原谅。只淡淡的回道:“嗯,有事吗?”

    “顾姐,‘活动庄园’的项目投标结果出来了。”陈澄说道,语气有些沉重。

    算算时间,投标的结果确实是在这段时间该出来,不过让安然有些讶异的是,陈澄竟然还在关注这个项目,就连她都差点已经把这件事忘到天边去了,没想到她还在注意。

    “哦,是吗?”安然有些平淡的回道,语气里没有一点波澜,那似乎就是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无需要她再去费神,再去为此大动情绪。

    安然的平静让陈澄有些讶异,问道:“顾姐,你不在意是那家公司中标吗?”她以为她至少会问是那家公司中标,他们的设计图纸又是如何,与之前她设计的相比较谁的胜算会更大些,其实关于设计师,参加这类类似与比赛的竞争,更看重的不就是谁的设计图更优胜些嘛。

    安然看了苏奕丞一眼,指指手机,又指指外面,意思是说自己先出去在外面等他。

    苏奕丞看着她淡淡的点点头,

    安然边朝店门口走去,边拿着手机说道:“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不管是谁中标,那都是别人的事,我也不会特地过去同他道贺说恭喜他中标,那又何必知道,是谁又有什么差别。”

    “是吗。”陈澄略有些沉默,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听说你也辞职了。”她在公司的时候跟前台的小妹关系还不错,即使现在出来,两人还有联系,她离开的消息也是前台的小妹告诉她的。

    “嗯,离开了。”安然淡淡的应道,看着街道上那来来往往的车子和人群,今天的天气不错,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那金色的阳光笼罩着整个江城,天很蓝,只是云朵稀少了点。

    闻言,陈澄有些愧疚,“对不起,要不是我——”

    没等她说完,安然直接打断她说道:“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人,这件事她们针对的是我,并不是其他。”

    如果她想的没错的话,黄德兴背后怕是凌家的姐妹在后面施的压,有时候想想权势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没有嫁给苏奕丞之前,她虽然在公司也有些被打压,但倒也活的潇洒自在,而现在为了科技城的项目的事情,看被弄出了多少事,黄德兴变相的讨着其中的一些项目,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压力。不过再反过来想,权势也真的是种好东西,如若苏奕丞没有在这个职位,关于这次辞职离开,怕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陈澄沉默,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说到底,其实内心还是后悔,对安然还是觉得很是愧疚的。

    转身见里面店员小姐将那放在纸袋里的保健品替过去给苏奕丞,安然无心在同陈澄说什么,只淡淡的说道:“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挂了。”

    “等等。”听她说到挂断,陈澄忙出声唤道。

    眉头轻蹙,问道:“还有事?”她并不认为自己跟她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虽然你并不想知道究竟是谁中了‘活动庄园’项目的标,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让你知道,也好对他们有个防备。”陈澄如此

    闻言,安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些,有些听不太懂她着话里的意思,“我不太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次中标的是‘非凡建筑’。”陈澄说道。

    “‘非凡建筑’?”安然轻声的嘀咕着,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公司。

    “对于‘非凡’的中标,似乎大家都很意外,因为在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这家濒临倒闭的公司迅速的崛起,这两个月已经在国内拿下了好几个大的项目,而现在又拿下了这样一个国际上重量级的项目,确实太神奇了。”陈澄如此说道。

    “也许他们是真的有实力。”安然淡淡的回道,别人的事她并不在意,是不是有实力还是靠关系,全都与她无关。

    “不。”陈澄否决她的说法,说道:“我看过他们这次中标的设计,你不会想到,他们这次用的设计竟然里面有百分之八十多跟我们之前的那张设计图相似,采光,还有天花上的设计,甚至连一些数据和比例竟然也一模一样,这太不可思议了,你觉得会有这样的巧合吗?”不会有这样的巧合,这根本就是剽窃,她敢肯定,他们绝对是看过她们之前的设计图,不然不可能画出如此设计相近的作品!

    “你说什么?”百分之八十相同,那不是盗图抄袭又是什么!

    突然想到什么,电话那边的陈澄问道:“顾姐跟莫非认识吗?”

    闻言,安然蓦地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你说谁!”

    “莫非,就是这次‘非凡’的设计师,这次的作品就是出自他的手,他好像也是‘非凡’的首席执设计师和执行官……”

    电话那边陈澄再说什么安然已经听不知道了,此刻脑袋里嗡嗡的整个一片空白。是啊,她想起来了为什么‘非凡’这个名字那么熟悉,那不就正是莫非的公司嘛,只是她没想到盗她图纸的竟然会是莫非,这是她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16 谁盗了图纸?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