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45 尝试开始

045 尝试开始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林丽,我们试着相爱吧。||中文||”

    林丽那原本还有些迷蒙的双眼猛地一下整个睁开,残留的一点困意彻底消失殆尽。她刚刚是听错了吗?!

    感觉整个房间里气氛似乎一下就尴尬了起来,林丽那原本规律的呼吸也一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估计是真被周翰刚刚的话有些吓到了。

    好半,林丽也没开口说一句话,他刚刚的语气太过一本正经,她无法若无其事的转头对他说‘你开玩笑呢?’。

    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林丽闭上眼决定装睡装死到底,当作没有听见他的话,这样就不用烦恼该怎么回话了。

    周翰没有再开口,许是真的以为林丽睡着了,亦或者刚刚他根本也就是随口说说,说过就算。

    林丽屏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身后周翰再有什么反应,心想着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准备安心的睡自己的觉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异动。

    黑暗中,林丽感觉身边的人一个转身,然后那温热的气息缓缓的朝她靠近过来,有些拿捏不住周翰想干什么,林丽整个蓦地有些僵住。

    身后周翰翻身靠近林丽,伸手将她那略显得有些僵硬的身子捞进怀里,双手紧紧扣着她那纤细的腰身。

    林丽下意识的伸手要将腰间的手抓开,昨是因为酒精和情绪的关系,现在太过清醒的时候,她还真的有些适应不了这样太超过的亲密,尤其是在床上。

    “林丽。”周翰没放手,身后头抵着她的肩膀轻声的呢喃,那声音不仅仅带着疲惫,还有一些些迷茫和无助,听着让人有丝心疼。

    林丽抓着他的手顿住,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你开,开什么玩笑。”那声音带着尴尬的颤抖,听得出来的窘迫和慌乱。

    周翰将头埋在她的肩窝,手上那圈着她腰的力道更重了些,让她更往自己怀里靠去,呢喃着声音开口说道:“有人说忘记一段感情的最好方法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们都受伤过,我们都想努力忘记过去。”他是真的想彻底放下那段感情,可是每当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下忘记的时候,总有那么些事情让他想起,让他不想再这样下去,真的不想。

    林丽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窗户那边,窗帘后面透着淡淡的街边路灯那暗黄的灯光,牙齿轻咬着唇,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我已经放下了。”林丽咬牙,拒绝承认。

    虽然昨晚上喝多了,但是那些酒也把她喝醒了,喝理智了,她不会再执着那段十年的感情,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浪费了一个十年,她不想再浪费更多得时间,也许现在一时不可能完全忘记所有和一切,但是她知道,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时间久了,自然就淡忘了。

    在林丽脑袋还有些迷糊的时候,突然周翰一个用力将她板过身子来,然后自己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黑暗中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的脸,问道:“如果放下了,昨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我……。”林丽我了个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被他这样压着她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他的大腿紧压着她那想挣脱的双脚,两人的身体这样紧贴着,让林丽脸一下红了起来,不过同时也庆幸黑暗中他并看不到她脸红的样子。

    “我什么?”周翰看着她,咄咄的问着,“在想借口吗?你其实根本就忘不了!”

    “我才没有!”林丽急切的想澄清,她会忘掉的,就算是逼自己,她也会忘掉,但是得给她时间!

    “没有吗?那是为什么?”周翰追问着,紧咬着不放。..

    不想被他看扁,林丽情急之下,顾不上太多,有些口不择言的说道:“你们男人有**,女人,女人也有**啊!”说完,只觉得脸上的温度比刚刚更烫了,整个人似乎都要被烤焦了似得。

    周翰盯着她看了好半,低沉着声音开口说道:“你说是正常的生理需求?”

    如果现在开着灯,周翰一定会发现林丽现在整个脸红的跟那西红柿差不多。

    林丽红着脸,强装着镇定的说道:“当然!”

    “是吗?”只听见周翰低声轻喃的说了一声,然后就定定的看着她不再出声。

    林丽这样被压着有些喘不上气来,很不舒服的伸手去推了推他,“你,你下来。”

    周翰也不动,任由她推了几下,就是定定的压在她的身上。

    推了几下推不开他林丽便有些气恼了,沉着声音低声的警告:“周翰!你给我下来。”两人这样贴着,太过容易出事了,她可不想真出点什么事情来,更何况还是在大院这边。

    周翰不为所动,索性手也不撑着了,将整个人的重量全都往林丽身上落去,然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对着她的耳朵吹着热气,然后邪魅的开口,说道:“那就是说我们只做一爱,不谈爱是吗?”

    被他吹的很痒,林丽条件反射的微微缩了缩脖子,脸上的热度也因为他的话变的更烫了些,那抵在他胸前防止他整个人压向自己的手紧了紧,咬咬牙不服输的说道:“爱,呵呵,你还有吗?一个仅仅只看到有关于前妻报道的人就可以乱了理智和分寸,看到自己亲生儿子都厌恶不愿意搭理的人,还有那所谓的爱情那东西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周翰在她耳边低吼着,那声音里压抑着的是无法言语的痛苦。

    “我当然知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你前妻是为什么离婚,但是我知道你因为凌苒的关系,把所有关于对凌苒的憎恨和厌恶全都转嫁到小斌的身上,那根本就是因为你爱得越深所以才会恨得越深,你根本就忘不了之前的那段感情,根本就放不下之前的那段婚姻!”林丽直白的戳着他的痛楚,狠狠的戳着,力道很重!

    “够了!”周翰低吼着,声音压抑着情绪,双手撑着稍稍的从她身上退开。

    “怎么,又想逃避是吗?你是个懦夫,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面对,你总是一味的去避开以前的伤痛,可是就算避开了又怎么样,那伤口依旧在,你以为你假装看不到就可以无视,当做没有那道伤吗,那等你戳到的时候,再想起来的时候,那过往的伤害都是历历在目的,到时候疼痛更是记忆犹新!”说着,林丽整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你——”林丽还想说什么,可这才开口,嘴就被人狠狠的堵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黑暗中周翰准确的吻上她的唇,张口直接堵住她的嘴,堵住那即将要从她的口中蹦出来每一个让他讨厌的字。

    “呜呜……放开,放……开……”林丽挣扎着,伸手推着他。

    周翰伸手将那抵在胸口做垂死挣扎的双手给拉开,直接举起压过她的头点,林丽惊呼,张嘴的瞬间让周翰有机可乘顺势将那灵舌探入到她的口中,然后攻城掠池,丝毫不见温柔和怜惜。

    林丽挣扎着,动不了手便想用脚去蹬他,却被他那有力粗壮的大腿直接压住完全动弹不得。

    周翰的吻带着惩罚的性质,有些暴躁,毫无温柔,此刻的他就如那被炸了毛的狮子,被人一脚踩到了尾巴上,狂暴极具攻击力。

    许久,当周翰放开她的时候林丽已经有些快喘不过气来了,躺在那里整个人胸前剧烈起伏着,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

    “你以为你有多好!”周翰那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不是傻傻的爱了10年被伤得遍体鳞伤,你以为你有多好,为了那个男人折磨自己不好好吃饭,你以为你有多好看见那个男人回来就喝酒买醉,别把自己说得好像没事人似得,我们根本就是半斤八两!”

    林丽还顺不过气来,整个人除了低喘一个字都答不上来。

    见她如此,周翰倒是有些不忍心了,放开她的手,然后搂着她的腰一个转身,让两人的位置直接调了个个儿,让林丽趴在他的身上,然后大掌在她背上轻轻来回的抚着,让她好好顺顺气。

    林丽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也顾不上此刻两人的姿势有多尴尬,狠狠的赌气的说道:“我比你好,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放下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周翰看着她,借由着外面路灯那昏暗的光线,他只能模糊的看清她的轮廓,并看不清她此刻的眼神。无声的轻叹,好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一定要这样彼此揭彼此的伤疤吗?”语气低沉中带着无奈和无力。

    闻言,林丽愣住,定定的看着他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们彼此有着相似的经历,其实戳着对方的痛楚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揭自己的伤疤,哪里有谁好过谁,两人不过都是被爱伤过的人。

    “放下需要时间,你需要我也需要,只是想把这个过程缩短,有人说忘记一段感情带来的伤痛就是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如果这样真的能让我们彼此能忘记伤痛,我们试试又何妨?”周翰缓缓的问。

    刚刚父亲叫他进去,这是7年后他跟父亲第一次正式的谈话,比较于7年前,这次父亲说得很含蓄,只是提醒他要记住自己此刻的身份,提醒他既然选择新的开始,就要放下那所有的过去。

    如果真的只能用一段感情来忘记另一段感情,那么他愿意尝试。

    林丽愣了好一会儿,推开他从他的身上下来,翻身倒到一旁,背着他,只说道:“我不会再爱了。”她已经爱不动了,十年的时间把她生命中的爱情全都用光了,她再也不敢也爱不动了。

    周翰侧头看着她的背影,只缓缓开口,“所以你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完结那10年的感情吗?”

    闻言,林丽身子不自然的振了一下,然后就跟小斌手中那没电了的变形金刚似,整个人僵硬着,一动不动。

    见她不语,周翰又开口说道:“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忘记,所以你不愿意去尝试。”

    “我没有!”这次林丽回得又急又快,转过头眼睛定定的盯着他看着,说道:“我只是不想做了别人的替身!”当初她做了10年潇潇在程翔心中的替身,程翔想借她来忘记自己对潇潇的感情,可是最后呢,她不想再当凌苒的替身,让周翰借此来忘记凌苒。

    身后周翰开口说道:“我不会,我不是程翔。”

    林丽没说话,也没转头,睁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前面,一室的漆黑。

    好一会儿,见林丽没有动静,身后周翰侧过身来,伸手将她的揽进怀里。

    林丽僵着身子,却并没有拒绝。

    周翰板过她的身子,伸手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低头轻吻她的额头,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呢喃着说道:“睡吧。”

    他的声音好似催眠的药水,没一会儿,林丽阖上眼睛便睡了过去。

    当林丽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早上,外面已经大亮,机关大院周边的环境很美,因为位于城郊,这里的空气很好,而周家的院子里正好种着一颗桂花树,正栽在周翰房间的窗外,此刻几只鸟儿在树上停歇,正唱着欢快的歌曲,那清脆的鸟叫是快节奏的城市难得听到的,在江城待了10年多,最初几年在学校的时候还能听到这样的鸟叫,但是出了社会后的这几年,再好的小区里也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

    待眼睛适应了整个房间的亮度,林丽这才缓缓的睁开眼,床上周翰已经不在,右侧的床铺已经冰冷没有温度。

    抓过昨晚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又在床上多躺了几分钟,林丽这才翻身起来去浴室里洗漱。

    等林丽倒拾好自己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周伽斌小盆友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面前周翰正拿着医药箱来小心的给孩子的伤口清理换药。看着,林丽抬步朝他们走过去。

    厨房那边周妈妈和阿姨忙着今的早餐,当周妈妈端着几样下稀饭的小菜出来的时候,见到客厅那边周翰半蹲着孩子面前换药,一旁林丽边递着药水和纱布,这样的情形一派的祥和其乐融融,周妈妈的嘴角有些不自觉的弯弯翘起,那笑容是欣慰的。

    待一家人吃过早餐,周爸爸由司机过来开车直接接走去了市委,而周伽斌小盆友的手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一般的时候注意别碰到水便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直接由周翰和林丽一起开车送他去上学,周妈妈虽然有些舍不得宝贝孙子,却也支持周翰的想法,不要耽误了学习和课业。

    将周伽斌小朋友送到幼儿园交给他们的班主任陈老师之后,林丽特地跟陈老师讲明了小家伙的情况,让她有空多注意一下,见陈老师点头答应之后,林丽这才放心离开。

    回到车上周翰正在打电话,听谈话的内容应该是跟徐特助。

    “行了,我找到了,10分钟后到公司,你通知下去半小时候会议室里开会。”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看了眼林丽,然后没多说什么,直接发动车子离开。

    坐在车里,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周翰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况,林丽专注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整个车内气氛略微显得有些许的尴尬。

    当周翰将车子驶进公司楼下的地下室,缓缓的在固定车位上将车子停好。

    现在已过上班时间,整个车库里安静的没有一个人影。

    坐在车里,林丽喝周翰谁都没有先开门准备下车,两人就这样坐着。

    许久,周翰率先打破沉默,缓缓的开口说道:“有答案了吗?”

    没有说明,但是两人都很清楚说的是什么。

    林丽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闭了闭眼,再睁开,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周翰,似是做了重大的决定,看着他决定的说道:“如果可以,我就试试。”

    看着看着她,好一会儿,嘴角荡出了笑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收回手的瞬间顺势一带,勾着她的脖子直接将人带到自己的面前,然后低下头唇直接覆上她的唇,别于昨晚的惩罚和暴戾,这个吻周翰吻得特别的温柔,起初林丽还有些放不开不好意思,最后心想自己既然决定去试了,再推拒那就太过矫情了,这样一想通,便缓缓的闭上眼,伸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背上。

    一吻结束,周翰放开她,将她拥在自己的胸前,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缓过气来。

    林丽靠在他的胸膛前,想开口说点什么,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反复了几次,最终作罢。

    两人就这样在车里拥抱了好一会儿,最后周翰才将她放开,伸手摸了摸她的她,办她理了理头发,说道:“上去吧。”

    开门下车的时候,林丽突然开口,说道:“周翰,如果真的忘不了就告诉我,别拿我当替身。”

    周翰定定的看着她,最后点头,郑重的说道:“好。”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45 尝试开始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4长相思作者:桐华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