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1 丢了幸福的猪

071 丢了幸福的猪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男人也看到安然,同样的错愕,更多的有丝惊慌。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本应该还在出差的程翔。

    安然定定的看着程翔,眼眉紧皱,才想开口问他为何会在这里,而这时洗手间里出来位女子,长发飘逸,五官精致,只是此刻脸色有些发白,看上去显得有些娇弱。

    女子朝越过安然,伸手递给程翔,朝他微微淡笑,只说道:“走吧。”

    程翔看了她眼,嘴角轻扯,点点头,扶她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眼安然,那眼神颇有些复杂,安然看不明白。

    定定看着程翔扶着那女人离开,最终消失在她的视线,安然愣了好一会儿才晃过神来,忙不迭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没想多直接给林丽拨了过去。

    只是当电话那边传来林丽的声音的时候,安然突然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她同林丽认识10年多,两人在学校里就是上下铺,关系好过那些甚至亲姐妹,林丽的性格她清楚得很,虽然她看上去大大咧咧开朗活泼,但是一旦触及感情,她脆弱的可以,其实她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坚强和强悍。

    “喂,安子,要找我吃饭吗?”林丽的声音很欢快,听得出她此刻的心情很好。

    安然沉默了会儿,问道:“程翔在家吗?”

    “没有啊,你不是知道嘛,出差了,还要两三天才回。”林丽说道:“怎么?你找他有事?”

    安然的心一冷,程翔骗林丽,那么之前林丽看到的短信也是真的?可是程翔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喂,安子?”电话那边林丽久久听不到回答,“你在不在啊?”

    安然回过神,忙应道:“在,我在。”

    “你怎么了?找程翔什么事?”林丽听出安然今天有些怪怪的,却并没有多想。

    “没事,我有一同事想做投资,问我有没有熟人做证券这方面的。”安然借口说道,这件事或许迟点告诉她吧,至少等弄清楚,说不定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呢,再说了,林丽现在还怀着孩子,情绪不允许有太大波动。

    林丽信以为真,没多想,直接说道:“哦,这样的,那程翔回来我让他联系你。”

    安然点点头,应道:“好。”两人又聊了会儿其他,挂电话前却忍不住又问道:“林丽,程翔有打电话给你吗?”

    “有啊,早午晚三次,准时着呢。”林丽说道,语气里透着幸福和得意。

    “哦,是吗。”安然低低的应道,抬头,只见走廊那边程翔朝她过来。

    “安子,你今天怪怪的,出什么事了吗?”林丽虽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但并不傻,安然今天总让她觉得怪怪的,虽然说不上来怪在哪里,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安然笑笑,竟然让自己语气放自然,只说道:“呵呵,你想太多了,先不说了,我这边还有事,迟点再给你打。”说完,也不等林丽开口,直接挂了电话。

    再抬头程翔已经站到她面前,看着她,眼里似乎有愧疚,有抱歉。

    两人沉默了会儿,安然定定的看着他,眼神咄咄有些逼人,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你回头,是打算要跟我解释?还是怕我打电话给林丽?”

    程翔看着她,暗暗轻叹了声,直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有想象,是我亲眼看到的。”安然冷冷的说。

    “所以你打电话给林丽了?”程翔问道,清俊的表情隐藏不住此刻的慌乱。

    “对,但是我没有告诉她我在这里遇到你。”安然坦白的说道,“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我不打算让林丽知道,所以我想听你解释,为什么骗林丽说你出差了?”

    程翔明显松了口气,再抬头看着安然,只说道:“谢谢。”他也知道林丽的性格,更何况她现在还怀着孕。

    “我不告诉她,可不是想要你这句谢谢。”安然如此说道,面无半点表情。

    “我知道。”程翔点头,说道:“刚刚的女孩是我朋友,我们从小就认识,但是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呵,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安然冷笑。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为什么要骗林丽说你出差?还编了个那么一个可笑的谎言来欺骗她!”安然正色质问道。

    “我不想她多想,她现在怀孕了,容易胡思乱想。”看了眼安然,转过身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轻叹了声,说道:“她是我朋友,我们从小认识,前段时间她出了点事,身边已经没有朋友和亲人的,现在生病了,所以我才会来照顾她。这就是事实,我没有骗你。不告诉林丽只是不想让她胡思乱想,有时候欺骗,并不是恶意的谎言。”

    “你可以请看护。”他不是花不起这个钱,毕竟这样孤男寡女的,别人看到,难免会多想。

    “她不让任何人接近她。”程翔说道。

    “所以你是特别的?”安然反问。

    “我只当她是妹妹,她也只当我是哥哥,除此,再无其他!”程翔解释。

    安然不语,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那握在手里的手机响起,是林筱芬来的电话,伸手接起,原来林筱芬已经来了医院,只是不知道病房,现在正在住院部楼下,让安然下去接她。

    收了线,再抬头看着程翔,正色道:“林丽是我朋友,我不想看到她受到一点伤害。你也是我朋友,我们大家认识了10年,你对林丽怎么样我知道,所以这次我相信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程翔松了口气,“谢谢。”

    安然点点头,又说道,“不过,毕竟是男女有别,或许你可以尝试找寻那女孩认识的人和朋友来照顾她,今天我能遇到也就是说明天别人也能遇到,我不想到时候这些话传到林丽耳朵里让她有什么误会,她有多爱你多依赖你你也很清楚,别看她大大咧咧,她并不坚强。”

    程翔点头,“我知道。”

    安然看看手表,没再多说什么,转身便朝电梯那边过去。

    到楼下的时候林筱芬已经在哪,见到安然,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就进医院了呢?”

    “是胃溃疡,昨天应酬的时候酒喝多了。”安然答道,伸手提过母亲手中的水果,然后按了电梯。

    当母女两回到病房还没推门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责骂声,语气有些激动。

    林筱芬不解的转头看了眼安然,安然也疑惑的摇摇头,她也不太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不过听那声音,应该是秦芸的。

    推门进去,只见秦芸站在病床前,怒目等着儿子,责备他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而一旁站着的苏奕娇,捂着嘴偷笑,显然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转头看见安然进来,扬着笑容叫道:“嫂子。”

    “妈,奕娇,你们来啦。”安然半挂这微笑朝她们点点头。

    闻言,房里的另外两个人也同时朝安然这边看过来,秦芸见到安然脸上满堆起笑,苏奕丞率先看到站在安然身后的林筱芬,唤道:“妈。”半撑着身子要下床。

    见状,林筱芬忙阻止道:“哎呀,你躺着休息,别起来了。”

    秦芸这才注意到安然身后的林筱芬,看了看安然,再看了看林筱芬,忙上前,笑着说道:“这是亲家母吧。”

    林筱芬也笑,看着秦芸也叫了句,“亲家母。”

    “安然长得像亲家母,怪不得这么漂亮。”秦芸笑着说。

    林筱芬笑着,打量着秦芸,倒真如安然说的,挺随和的人,也不端什么架子。

    “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这啊,都怪阿丞。”秦芸说着,转头又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喝那么多,简直是找死,这么大人了还一点不省心。”

    “我们安然也不好,从小在家里被我跟她爸爸宠惯了,一点都不会照顾人。”林筱芬说着也白了安然一眼,这才刚结婚就把人照顾到医院来了,还好这苏家是正经人家,要是换了别的不正经的人家,还指不定说三道四什么呢。

    “诶,这怎么能怪安然呢,阿丞的肠胃一直都不好,这应酬一多自己又不克制点,现在弄成这样,就是他自己自找的。”秦芸倒是一点都不偏帮自己的儿子。

    两人虽然头一次见,却倒也不陌生,坐在一起也挺有话讲。其实也没有将什么,坐在一起互夸着,林筱芬说苏奕丞好,事事用心又懂礼数和规矩,秦芸则夸安然乖巧又听话。

    安然笑着看着两人,转头正好对上苏奕丞的眼,两人相视笑了。

    其实也并没有坐多久,知道苏奕丞只是旧病复发休息两天并无大碍之后几人并起身回去了。安然送她们出门口,苏奕娇自告奋勇送两位妈妈回家,林筱芬则让她留在病房里好好照顾苏奕丞,然后又叮嘱安然待苏奕丞出院后多做点清淡的食物,好好养养他的胃。

    待送走两位妈妈,转身回病房的时候苏奕丞躺靠着,见她进来,伸手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怎么了?”安然虽然疑惑,却还是朝他过去了。

    苏奕丞挪了挪身子,拍了拍自己身边空出来的床铺,说道:“上来睡会儿。”他看出她的疲惫,昨晚到现在确实是累到她了。

    安然脸微红,满摇头,“我,我不困。”

    “上来。”苏奕丞坚持。

    “我真的不困。”安然嘀咕着说,却也还是听话的上前,却只肯站在床边,并不坐下。

    苏奕丞伸手去拉过她,一个用力让她跌坐在床上。

    “啊——!”安然一个惊呼,挣脱开他的手就想起来,现在是在医院,这里是病房,而他又是病人,而这个时候她躺在床上睡觉这叫什么事,待会来挂水送药的护士看见了,那她还要不要见人了!

    苏奕丞一个手快,直接单手圈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道,“别乱动,会扯到针头。”那语气轻轻柔柔的,听着还略带着点委屈和别扭。

    闻言,安然一下就不敢动了,她是真的怕扯到他那手上的针头,可是这样被抱着也不是个事啊,看着那房门,这护士随时都会进来,见到如此,还不给笑话死啊!

    “你,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真的不困,你要不要吃苹果,我去给你削?”安然不死心的说道。

    闻言,苏奕丞非但没有放手,那拥着她的力道似乎更紧了些,只听他在她耳边说道:“躺着陪我睡会儿,没抱着你,昨晚没睡好。”那声音轻轻柔柔的,语气里却难掩有着种委屈和别扭。

    这下安然正的是说不出话来了,愣愣的陪着他躺下,转头看着他那近在眼前的俊脸,那纤长的睫毛很浓密很好看。

    苏奕丞看着她傻傻愣愣的模样,心中为她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放弃了坚持略有些动容,欠身将吻落在她的额间,看着她微闭着眼颤抖的眉睫,嘴角浮着好看的笑意。不过却也并没有错过她那眼底的黑眼圈,将手穿过她的脖颈,让她如同往常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轻轻的说道:“睡吧。”说完自己也闭上眼睛。

    安然闭着眼躺了好一会儿,听到身边传来他那熟悉平缓的呼吸身,睁开眼,看着他那安详的睡颜,嘴角不自觉的微微翘起,微微撑起身,小心翼翼的单手将被子掀开,然后尽量放轻动作准备下床,却在下一秒腰被抱住,整个人被一个力道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安然猛地转身看他,只见苏奕丞依旧闭着眼,连表情都是刚刚的模样,安然不禁怀疑他刚刚真的醒了吗?

    幼稚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没反应,就连睫毛都没有闪动一下。

    又在床上躺了5分钟,确定苏奕丞是睡着的,刚刚不过是他睡梦中无意的举动,安然再次小心翼翼的将他的手拿开,掀开被子,再次轻手轻脚的想要下床,却在她有下一个动作前,身子再一次被带进那温暖的怀抱,这次比刚刚抱得更紧了些,两人的身子紧密的贴合着,她丰腴贴合着他胸前的强硬,一刚一柔,很奇妙的感觉。

    “你,你醒了?”看着苏奕丞,安然有些不确定的小声问道。

    闻言,苏奕丞缓缓睁开眼,看了眼安然,然后又闭上,淡淡的回道:“陪我会睡儿。”

    这次安然彻底颓废了,瞪着大眼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放弃了想离开的打算。而后没多久,困意袭来,昨晚因为怕他半夜醒来口渴要喝水什么的,她没睡,只是眯着眼靠在床沿眯了会儿。现在是真的有些困了,眼皮重的厉害。然后缓缓的,缓缓的闭上眼,没多久,传来淡淡的,平缓的呼吸。

    在安然进入梦乡后,身边的苏奕丞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她那安睡的容颜,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替她调整好舒适的位置,这才重新闭上眼,合着她的呼吸,缓缓睡去。

    安然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床位是空的,抬手看了看表,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晚上7点了,而她这一睡竟然睡了5个多小时。忙不迭的坐起身来,转头,整个房间都没看到苏奕丞的身影。安然轻蹙着没有下床,不知道他去了哪,房间里洗手间也是空的。疑惑的朝大门走去,却在房门口停住,她听到苏奕丞的声音,还有另外一个男声,不是郑秘书,有些陌生,她想应该是他朋友。

    “那边房子装修怎么样了?”坐在病房门口边上的塑料椅子上,苏奕丞开口问道。

    “最快也要下周五。”叶梓温说道,看了他眼,伸手给了他一拳,恨恨的说道:“你小子欠我一顿,我的假期空暇时间全给你用上了,还得全程帮你盯着,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得,竟然跟你做兄弟!”

    苏奕丞笑,点头,“没问题。”

    叶梓温也笑,其实他无非也就说说,两人一个大院长大,从小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这感情,简直比亲兄弟还亲。

    笑过之后叶梓温看着他,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正色道:“凌苒对你还这么大的影响力?”

    苏奕丞转头,看了他眼,平静的将目光收回,然后平静的回道:“没有。”

    “没有你会把自己搞成这样?”叶梓温冷笑,完全不相信他的话,说道:“你说你这胃病当初是怎么得的?又多少年没有犯过了,现在她一回来,你就犯病,红黄白混着喝,你当你是铜墙铁胃啊?”

    “你想多了。”苏奕丞轻描淡写的说:“昨天也就是和规划局的几个人喝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杨政道那小子有多横,不喝,我能回得来吗。这些饭局应酬你又不是不知道,喝酒当然免不了。”

    “你现在这算是解释吗?我可从不记得你有向别人解释的习惯。”叶梓温冷冷的说,摆明是不相信他的鬼话。

    苏奕丞看了他眼,不再开口。

    两人沉默,许久叶梓温才缓缓开口,说道:“要不要我去找凌苒谈谈。”

    “不必了。”苏奕丞拒绝。其实谈不谈无所谓,该说的那天晚上他全都说过了,以后她之于他来说,不过是个认识的人,再无其他。

    叶梓温轻叹了口,就这话题没再多说什么。两人又坐了会儿,叶梓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喂,房里藏了什么东西,干嘛不让我进去,哪有人来探病连个病房都不给进的?”

    苏奕丞轻笑,转头看了眼病房那虚掩着的房门,从那里面洒的灯光中看到某人的身影,嘴角的笑意勾勒的更加明显,然后再转头,只对叶梓温说道:“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叶梓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人总是这样,你越是不想让他知道,他的好奇心就越重,此刻的叶梓温就是如此,“我今天倒非要看看你里面藏了什么人。”说着就要转身朝病房进去,手却在快要推开房门的瞬间被苏奕丞抓住。

    苏奕丞笑笑的看着他,语气不快不慢不冷不热的说道:“奕娇一直找我要你的另一个号码,或许我该考虑将号码给她了,毕竟她是我妹妹,我和她比较亲。”

    叶梓温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凉,忙将那还没碰到门把的手收回,轻咳了声,说道:“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有个客户说要在阳台上再加一个设计,那,那我就先回去了。”说着,转身整了整衣服准备离开。

    苏奕丞淡淡的笑,说道:“嗯,我最近也比较忙,可能没什么时间跟奕娇见面。”

    叶梓温点点头,嘴里嘀咕了句什么,然后说道,“走了。”

    苏奕丞推门回病房的时候安然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上拿着杂志,翻看着,却并没有发现自己原来把杂志给拿倒了。

    苏奕丞看见了,却并没有说破,嘴角只是笑得更欢了些,却也还是一本正经的问道:“起来了?”

    安然胡乱的点了点头,“嗯。”眼睛却不敢看他,她并不确定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刚刚在门口偷听。其实她是无心,并非有意,房门原本没有关好,而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并不算‘低调’,再则那个时候她刚想出门去找他,所以诸多机缘巧合下,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饿了吗?”苏奕丞问道。

    安然猛地站起身来,说道:“你饿了吧,我去买饭。”心里不禁懊悔,自己刚刚睡得也太死了,一睡就睡了好几个小时,现在都晚上7点多了,能不饿吗。想着就要去拿过外套和包包出门。

    “安然。”苏奕丞唤住她,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指了指放在一旁柜子上的食盒,说道:“刚刚梓温来的时候我让他带的。”

    安然羞窘,重新将包包和衣服放回去,小声的问道:“就是刚刚在外面和你说话的人吗?”说完才惊觉自己这是不打自招了。

    “嗯。”苏奕丞点点头,并没有追究或者不悦他刚刚的偷听,自顾着将食盒里的饭菜端出在小矮几上一一摆好。转头再对安然道:“快点过来,要凉了。”

    安然应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饭菜偏素,清淡为主,夹了口青菜,味道很好。

    苏奕丞端着碗筷吃着,他的吃相很好,吃的很快,却很斯文,一点都不粗鲁野蛮。

    气氛略有些安静,安然拨弄着碗里的饭菜,找话题问道:“那个,你那个朋友和奕娇不和吗?”刚刚一听说要把号码给奕娇,貌似语气都变了。

    “奕娇喜欢他。”苏奕丞轻笑,想起叶梓温很奕娇之间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奕娇一直喜欢梓温,从小就爱跟着他屁股后面跑,梓温却有些态度不明,说不上不喜欢,却一直躲着她。

    “他不喜欢奕娇?”安然有些好奇,虽然她同奕娇见面不多,但是苏奕娇给她的感觉很好,又大方又可爱,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苏奕丞笑笑,加了块肉放到安然的碗里,只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安然有些不明白的看了看他,却也没有多问,低头吃着他刚刚给她的菜。

    苏奕丞在医院里待了两晚,最后确认各项指标都正常之后,医生终于松口放人。期间有人得知苏奕丞因病住院,不少人打来电话意想来看望,但全都被苏奕丞拒绝了,只说小病不宜过于夸大。

    因为身体的原因,苏奕丞工作上的一些事被暂时延推,医院出来正好是周末,而安然也因为设计稿被毁而退出了市政府大楼建设的案子,而原本定于这两天要弄的标书也就与她无关。

    难得的周末,难得两人都没有事,在苏奕丞出院的当天,秦芸打来电话,说让他们回大院过周末,而自己也准备了药膳来给苏奕丞调理身子。

    两人想想确实没什么事,也就爽快的答应了,只回公寓拿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便提着包准备朝大院出发。

    安然不知道是有人故意在等他们,还是真的那么凑巧。

    当电梯打开的时候凌苒正好站在里面,一身米色雪纺连衣裙,长发披肩,面带着微笑,整个人看着竟然有些仙气。

    安然不禁愣了愣,她都有些怀疑这凌苒是不是专门窥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然哪能每次都这么巧合的遇上。

    比起安然的惊讶,苏奕丞显得泰然自若许多,朝她点点头,牵着安然的手直接进了电梯。

    电梯里,凌苒率先开口,“好巧,我们又遇到了。”

    苏奕丞没说话,直直看着那不断下跳的数字。为了避免气氛太过尴尬,安然略扯着笑,朝她点点头,“是啊,真巧。”

    凌苒眼尖的看见苏奕丞提在手上的小行李袋,好奇的问道:“你们要出远门?”

    安然刚想回答,苏奕丞率先说道:“嗯,周末跟安然出去看看。”

    “是吗。”凌苒的语气一下暗了下来,整个人看上去也不如刚刚的生气。

    “叮——!”

    电梯在沉默中到达地下室一楼,苏奕丞牵着安然朝停在那的车子走去,身后凌苒尾随着他们出来。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在他们身后唤道:“你们这是要去哪,我也好久没有出去逛逛了,要不一起,不介意带上我吧。”

    安然一愣,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苏奕丞,只见苏奕丞转身,面上并无太多表情的说道:“我们介意,凌小姐还是另找别人吧。”

    安然只见凌苒那微笑着的表情一僵,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眼睛直直盯着苏奕丞看着,脸上,很是受伤。

    苏奕丞不再多看她一眼,转身牵着安然的手直接朝那停在一旁的车子过去,将手上的行李放进后座,然后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让安然上车,再绕过车头从另一侧驾驶座上车,然后直接发动车子,缓缓行驶出了地下车库。整个过程,不曾回头看凌苒一眼。

    车子缓缓朝军区大院的方向开去,车内有些安静。苏奕丞开的车速并不算快,但是很稳。

    好一会儿,安然开口道:“要不我来开吧,你刚刚好点,好好休息着吧。”这军区大院离市区近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开久了,总也是累人的。

    苏奕丞转头朝她笑笑,只说道:“我哪那么娇气。”说着单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拉过安然的手,握着,问道:“无聊吗,要不要听音乐?”

    安然摇摇头,并没有拉开他握着的手,习惯是个奇妙的东西,才多久,她已经很习惯这样被他握着,习惯他掌心的温度。回头朝他笑笑,说道:“我们开广播吧。”

    苏奕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好。”

    伸手将广播打开,是城市的交通之声,主持人像播新文似得播报着路况,古板且乏味。调了另一个频率,是个欢乐的节目,主持人用幽默的方式来讲述这一件件其实并不搞笑的平常事,很贴近生活,却也笑点不断。听着他那些听上来很糗,其实大家都经历过的小事,整个人的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欢笑过后是一档音乐类的节目,播放着当下最流行的音乐,安然听了几首,只觉得没有什么特别,还是老歌来得让人值得回味。

    主持人是个女生,从声音听不出年纪,不过那声音嗲的让人有些发腻,节目里开放了个短信点歌和互动的平台,第一封短信是一位妈妈为自己的宝宝点了,今天是她宝宝的生日,她希望宝宝的健康快乐每一天。主持人为其送上的是一首张悬的《宝贝》,旋律很优美,张悬的声音也很好听,低低的吟唱回旋在这个车内。

    接下来的一短信是一个署名寂寞的手机用户的,她说她很爱前男友,当初却因为误会而分开,现在再相见他的前男友已经有新的爱人,而最近她才发现她跟她的前男友竟然住在一个小区,每天看着他们牵手笑得很幸福的样子她总觉得很难过,她无法祝福他们,她总觉得那样的幸福原本是该属于她的,只是她不小心把幸福弄丢了。

    在主持人发表自己对此短信感慨,并安慰那位署名寂寞的女生的时候,安然下意识的转头看着苏奕丞,只见他的表情一如刚刚,丝毫没有为此所动,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况,手依旧握着她的,力道不轻不重。

    主持人为那女孩送上的是一首《丢了幸福的猪》姜玉阳的嗓音略有些伤感,整个音乐的曲调并不欢快,带着低低的哀愁。

    把自己的爱丢到了别处,

    谁能体会这撕心的苦

    如果爱情的路还可以再铺

    我不会让你再为我哭

    如今剩一个没用到不可原谅

    丢了自己的幸福的猪

    ……

    曲子收尾,车子也缓缓开进军区大院,安然伸手将收音机关掉,看着前方那些红门大院门口站着笔直的勤务兵,然后看着苏奕丞缓缓将车子在苏家大院停下。转头微笑的看着安然,只说道:“下车吧。”

    安然点点头,却在临下车前忍不住问道:“当初你们是怎么弄丢爱情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71 丢了幸福的猪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2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5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