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5 胸前的血渍

095 胸前的血渍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等坐到了黄德兴的车里,安然才知道今天的饭局请的是童文海。这次有些意外的,肖晓没有跟着,也难怪她刚刚在洗手间门口阴阳怪气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饭局定在一家环境很好的中式餐厅,到的时候童文海还没有到,黄德兴找服务员先点好了菜,不过吩咐厨房等通知再上,另外还要了一瓶茅台,安然听那价格,就有些咂舌的瞪眼。

    童文海是独自一人过来的,看见安然,略有些愣,看着她,眼神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黄德兴热情的招呼他坐下,“童局长,坐坐坐,感谢你这百忙中还抽出时间来赴会,不胜荣幸不胜荣幸。”

    安然也起身礼貌的朝他笑笑,“童局长。”

    童文海朝安然笑笑,然后又同黄德兴握了握手,这才坐下。

    黄德兴转头示意安然去通知服务员上菜,安然起身出去,服务员没在外面,顺着走廊找,快到大厅的时候才看见那服务员,让他通知厨房马上上菜,再回来的时候黄德兴和童文海两人正说笑着什么。

    安然微笑的朝他们点点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其实黄德兴今天约童文海吃饭的目的很简单,也不过是拉拢着他,既然从苏奕丞这边不好下手,那么他只能从别处再找机会。而童文海原本就是江城的城建局长,现在市里决定开发新建科技城,虽然要找总的负责人,但这毕竟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搞定的事,这里面涉及的利益关系太多,辅助的人自然也不会少,而童文海管的就是城建这一块,拉拢他,只好没坏处。

    菜上的很快,黄德兴和童文海两人边喝边聊着,聊时事聊政治,然后一点一点的聊到这次的科技城开发上面来。

    童文海在这个位置上这么多年,自然什么人什么事都是遇见过的,对于今晚这饭局的意义早也是心知肚明。话不会说太满,都只说7分,留有余地让人猜想。

    不过根据他留下的话脚,黄德兴自然是能猜出他话里的意思。

    对于他们聊的话题安然只是适时的笑笑,并不搭话。黄德兴说话见也总是有意无意的说道苏奕丞身上来,安然也只是笑笑,推说苏奕丞太忙,而对于工作上的是事也不会过多的跟她说起,自己则什么都不知道。

    这顿饭吃了近三个多小时,待三人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近9点了。童文海和黄德兴两人都喝了酒,车子全被留在了这边的停车场。

    安然同两人道别,一个人走道一旁,给苏奕丞去了电话,想让他来接自己,可是电话铃了许久,却不见有人接起。蹙眉得重新再给他拨过去,依旧没有人接。

    “怎么不接电话,去哪了呢?”安然嘀咕着小声说。

    “打电话给苏特助吗?”

    “啊!”安然略有些被吓到,小声的惊呼出声。身后,童文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此刻正微笑的看着她。

    “吓到你了?”看着她,童文海略有些歉意的说道。

    安然干笑的摇摇头,“没有。”

    黄德兴率先乘车离开,而原本也该离开的童文海看见在一旁打电话的安然,所以边朝这边过来。

    “童局还没回去,等司机过来接吗?”安然礼貌的问道,脸上的笑容刻意且疏离。

    看着她,童文海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想说什么,却有不敢开口。最后看着她淡淡的摇摇头,只说道:“晚上喝得有些多,所以想先站着吹吹风。”

    安然点点头,心里琢磨着怎么可开口借口离开。

    就在安然心里琢磨离开的时候,身边的童文海看着远处街角的霓虹,淡淡的开口,“你和你母亲真像。”

    安然愣愣的朝他看去,没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感受到她的目光,童文海转过头看她,看着她,他的眼里相比起以往多了种慈爱,看着她,就如同看着自己孩子一般,轻轻淡淡的开口,问道:“这些年,你母亲过得很苦吧。”

    “童局长想说什么?”安然定定的看着他问道。

    童文海这才感觉有些失态,忙转过身,只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安然不知道他隐瞒了什么,但是对于他,她并不想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心里总有种怕怕的感觉,感觉还是不弄清楚要比弄清楚快乐。只淡淡的说道:“我母亲过得很幸福,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是我父亲对她很好,很疼她,我想她是快乐,幸福的。”

    “是吗。”董文海淡淡的说。许久,才缓缓开口,“你父亲是个好男人。”

    安然点点头,“我父亲不仅是好丈夫,也是好父亲。”说完直接看了他眼,说道:“童局长继续吹风吧,那我就先回去了。”说着,转头便朝一旁停着的出租车过去。

    “安然!”身后童文海唤道。

    安然愣愣的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童局还有事?”

    童文海看着她,张口,欲言又止,最后有些自嘲的苦笑,摇摇头,只说道:“路上小心。”

    安然看了他好一会儿,淡淡的点点头,“嗯。”然后开了车门直接坐了进去,跟司机大哥直接说了地址,让他马上上路。

    坐在车上,安然又拨了次苏奕丞的电话,依旧没人接听,最后安然放弃,猜想他或许还在洗澡,便直接编辑了短信告诉她自己已经打车回去,直接给他发了过去。

    窗外的霓虹闪烁着,整个城市此刻正在炫耀着她的美丽。

    出租车缓缓在小区大楼前停下,然后付了车费,直接从车上下来。按电梯上楼,晚上的电梯比白天要空闲许多,没有等,直接的到了,在10楼的时候停下,然后从电梯里出来,朝公寓过去,只见此刻公寓的房门半掩着,里面的灯光折洒到外面灯光略有些昏暗人走到上。安然带着疑惑推门进去,只见客厅一片狼藉,那矮几上那有些残破的蛋糕奶油沾了一桌子,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摔破,安然愣愣看了好一会儿,才将地上的那碎片认出是那原本放在电视架旁边上的青花瓷花瓶。

    安然第一个反应是遭小偷了,可是这个猜测也马上被否定了,因为房门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客厅里说狼狈却也就只是桌上的蛋糕被甩得有些看不出样子,和那地上那因为花瓶碎裂,而漏了那并不算多的水,那玫瑰花也散了一地,另外安然还在地上看到了苏奕丞掉落的手机,有5个未接电话,其中有三个都是她打的,另外两个一个是叶梓温打来的,另外则是大院里的座机。

    “苏奕丞?”安然轻唤着,避开地上的陶瓷碎片,边喊直接朝屋里走去,“苏奕丞?”

    书房里没有,主卧里也没有身子脸洗手间里安然也看了,也并没有找到人。

    安然不知道他去了哪,他连手机都落在里家里,即使想打点话找他,也没个人接电话。

    安然心里有些慌,屋里的一切让她有些害怕,她不知道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在屋里并找不到人。

    坐在沙发里,安然心里因为担心,而砰碰的跳着。

    好一会儿才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手中的苏奕丞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叶梓温来的电话。

    电话才接通,手机那边叶梓温边直直的说道:“阿丞,刚刚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有接,我现在‘夜色迷人’要不要出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请你一起喝一杯,好让我祝你生日快乐!”

    原来今天是他生日,所以他说让她早点回去,那桌上的这个蛋糕,是他准备跟她一起庆生用的吗?安然在心里想着。

    电话那边叶梓温迟迟没有听到苏奕丞的回答,不禁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确定自己没有打错电话,又说道,“阿丞,你还在吗?”

    缓过神来,安然淡淡的答道:“我是安然。”

    “呃。”电话那边的苏奕丞明显的一愣,愣了几秒反应过来,这才想起阿丞已经结婚,电话那边会听到另一个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也并非有好奇怪的。再开口试探的问道:“阿丞晚上跟你出去吃饭了?”如果事,那他果然是重色轻友。

    安然看了看这一地的狼藉,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刚回家,只见客厅里一片狼藉,苏奕丞人则不在屋里。”

    “呃。”叶梓温愣了愣,对于这样的答案有些意外。“他去哪里了?今天不是他生日吗?他没有告诉你?”

    “我不知道,我……”安然刚想开口想要说什么,门外传来有人用要钥匙开门的声音,愣愣的转头看着门。

    苏奕丞开门进来,整个人有些疲惫,一手拧着那有些酸疼的眼眉,一手拎着那身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身上的那件白衬衫,胸口开了几个扣子,手腕上的袖子也被高高挽起,另外,安然注意到,他那衬衫的胸口似乎沾了点什么,有不小一片。

    没有再同叶梓温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安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开口轻唤他,“奕丞。”

    苏奕丞这才注意到屋里的安然,愣了笑,随即朝她笑着过去,“你回来啦。”

    安然点点头,将手中的电话递给他,说道:“我有打电话给你,也发了短信,看你没来,所以我自己打车回来了。”

    闻言,苏奕丞有些抱歉的摸了摸她的脸,说道:“对不起,晚上出了点事,出去的时候没来得及拿手机。”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家里会变成这样?”安然看了看家里的一切,再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注意到他衬衫胸前沾到的那一片污渍,走近了这才看清那一片不是什么油渍或者其他,而是血!

    “怎么,怎么会有血!”安然大惊,忙拉着他看着,上上下下的检查,“你哪里受伤了吗?什么会有血?”晚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家里狼藉一片?就算是他的生日,也不该这样暴力啊!

    苏奕丞伸手稳住她的肩膀,让她情绪稳定下来,定定的看着她,说道:“我没有受伤,身上的血渍也不是我的,别担心。”

    闻言,安然总算是放心下来,长长的松了口气,好一会儿看着他又问道:“那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家里会弄成这样,刚刚叶梓温打电话来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怎么弄成这样了?”

    苏奕丞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将晚上的事略简单的同她说了下。

    原来今天是他的32岁的生日,原本是想跟她一起出去吃个饭的,却没想她因为公司的事,晚上已经有饭局。

    其实他也不是个爱浪漫的人,生日,往年也不过是同叶梓温一起出去两人找个安静的地方一起喝一杯,然后各自回家睡觉,可是今年不同,今年他的生命中生活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对他很重要,是他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人,往后他要同她一起渡过往后每一年他的生日。所以虽然有些遗憾她有工作并不能早点回来同他一起好好的吃顿饭,但是,下班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去蛋糕点买了蛋糕,想着至少晚上要让她陪自己吃一块蛋糕也不错。

    在等她回来的时候他也并没有闲着,回书房处理了几份下午在办公室没有来得及处理的文件。

    其实这几天市委里还是有些忙的,下个月科技城的安子就要全面启动,到时候组成招标办,市委的宣传,对外的招商,一切都要全面展开。而依据张书记的意思,省厅对于他的任命的文件已经通过,而过几天就文件就该下来了,到时候他自己也是一堆的事。

    而就在他认真处理文件的时候,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他不知道怎么晚了会是谁过来。其实出书房,透过猫眼看到站在门外的凌苒,眼眉不禁皱了皱,没有直接开门,对于她的到来他并不欢迎,或者他直接打算不开门直接让她觉得屋里没人自己离开。

    不过凌苒似乎并没有这么好打发,门铃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他开门,直接用手拍打着门,边在门外喊道:“阿丞,我知道你在家,你开下门好吗?”

    苏奕丞有些无奈,并不想因为她而引来别人的异样目光,所以最后还是开了门让她进来。

    凌苒笑着看着他,并将手中的蛋糕举手提上前,甜甜的朝他说道:“阿丞,生日快乐。”

    他盯着看着她许久,没有伸手,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直直的看着她。

    凌苒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而那因为举着蛋糕的手有些酸,看着他略有些撒娇的说道:“阿丞,人家手很酸诶,你不打算接过去吗?”

    苏奕丞只是直直的看着她,有些面无表情的说道:“凌苒,我们就不能不这么无聊吗?再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他这么说得直白,让凌苒一下有些尴尬不已,却也很快就反应过来,干笑着放下手,直接提着蛋糕进了客厅,然后直接将蛋糕放到客厅的矮几上,边拆开蛋糕的包装盒边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所以买了并不会很甜的榛子蛋糕。”说着,便用那蛋糕点配的塑料刀子直接切了一块下来,用纸碟盛好,递上前给他,边笑着说道:“这个蛋糕不会很甜,买的时候我尝过,你会喜欢的。”看着他,凌苒的眼里略带着点祈求,说道:“吃点好吗,今天是你生日,我知道你不喜欢过生日,但是就吃一小口,好不好。”

    苏奕丞看着她,有些无奈的摇头,“凌苒,你回去吧,生日我会过,但是不是和你。”说着,转身便要朝书房里过去。

    “你是说要和顾安然过吗,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你的生日,难道不是吗,而且我知道她晚上并不在家。”凌苒在他背后说道。

    苏奕丞转头,看着她,目光阴森的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直直的盯着凌苒,语气低沉不悦,“你跟踪安然?”

    凌苒转过头,不去看她,只淡淡的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没有,但是我知道她晚上不在,我其实并没有想过破坏你们之间什么,所以我特地在挑她不在的时间上来,因为我不想让她误会你跟我有什么。我没有想过介入你们的生活,今天安然若是在,我定不会上来,但是她今天没再,而我上来,也不过是想陪你一起跟你过个生日,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

    闻言,苏奕丞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过多的变化,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不必了,你回去吧。”说完就要往书房过去。

    身后,凌苒看着他,手中那捧着的蛋糕唰的一下直接砸到了地上,眼泪一下红了眼眶,然后从眼眶中溢出,一颗一颗如珍珠般滑落,幽幽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难道错了一次,就要打入十八层地狱吗?”

    闻言,苏奕丞顿住脚步,并没有回头。

    “我是真的爱你,从小到大,喜欢的人一直都只有你,那次是我太寂寞了,你那么久没有回来看我,我去找你,你也一直都借口说很忙,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忙还是不想见我,因为你总是对我淡淡的,我好没有安全感。”凌苒缓缓的开口,为当年的一切做出解释,“那一天我因为店面装修的事被弄得头都大了,而那一段时间你几乎都不联系我,那天周翰来找我,我说我想喝酒,他就去买了一打啤酒回来,我们两人就这样喝着,我不知道后来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酒的关系,我一直把他当成你,可是后来直到你出现在门口,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弄成这样。”边说着,凌苒半蹲在地上,脸埋在手掌,哭得有些悲戚。

    苏奕丞一直没有回头,其实关于这件事,他一直都介怀,可是再听她说起,已经一点没有当初心痛的感觉了,原来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解药,久了,就淡忘了。

    “过去的事再提又有什么意义,你我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现在我有我的生活,而且很满意。”苏奕丞只是这样淡淡的说道。“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不想让人有什么误会。”说着,这次直接头也不会的朝书房过去。

    就在苏奕丞才进书房的门,门都还没有带上,只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碎。

    闻声苏奕丞从书房里出来,只见客厅的地上,那青花瓷的花瓶碎了一地,而那矮几上的蛋糕也被砸得有些不成样子,凌苒恨恨的看着他,朝他有些激动的咆哮,“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那个顾安然哪里比我好!我当初跟了你十几年,难道就因为那一次错而就要判我死刑吗?难道7年来,对我的惩罚还不够吗?你还要我怎么样?”

    苏奕丞冷冷的看着她,只淡淡的说道:“一切都太晚了,凌苒,我们不该活在过去,你不是当初的凌苒,我也不再是当初的苏奕丞,时间在变,人也再变,过去的何必再执着。”

    “执着,呵,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即使分开了7年我的心里也始终只有你,你现在才来告诉我别执着,苏奕丞,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狠!”凌苒朝他吼道,整个人情绪很是激动。

    苏奕丞只定定得隔着距离看着她,没上前,许久,见她情绪稍微平复,才淡淡的开口,“回去吧。”

    凌苒看着他,突然猛地抓起地上的那陶瓷碎片,抵着自己的手腕,笑着朝他说道:“你不要我,那我从美国回来还有什么意义。”笑着,那碎片狠狠的往自己手腕上划下。血顺着那划开的伤口滚涌出来。

    见状,苏奕丞低咒了声,“该死!”忙朝她跑去。

    凌苒半靠在他怀里,嘴角低低挂着笑意,表情却是略有些痛苦的,说道:“你不要我了,何必再关我死活。”

    ------题外话------

    早上忙死,现在才有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5 胸前的血渍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