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4 我在上面

094 我在上面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林丽走了,只是在上车前打了通电话。

    安然的情绪有些低落,坐在楼梯间眼泪总惹不住的掉,回想着这十年来两人的友情,一起欢笑一起哭。当初莫非背叛,是林丽陪她一起走过的。没有她,她估计没那么快可以从那段伤痛中出来。

    可是现在她受伤了,却要独自躲起来自己舔舐伤口,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其实安然知道她离开对她会比较好,毕竟这里有着她和程翔太多的回忆,如果想忘记一个人,那么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抹去脸上的泪水,将手机拿起,迷蒙着眼按出林丽的号码,这次没有打电话,而是编辑了短信,给她发过去。

    “一路顺风,好好保重自己。——你永远的朋友,安子。”

    林丽没有回,安然知道她怕是关机了,她总是这样,不想面对就逃避,这一次,她真的逃远了。

    安然又在楼梯间坐了会儿,待自己的情绪平复,这才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再回到办公室,陈工自己对的图纸看上去有些发愁。

    安然上前去,将他手中的图纸拿过,“有什么问题吗?”

    “呃。”陈工抬头看了看她,试探的问道:“顾设计师,你没事吧?”刚刚看她那样,定是出什么事了,原还以为她出去了,却没想这么快就回来。

    安然扯了扯唇,淡淡的朝他笑笑,只说道:“没事,陈工有什么地方不清楚的吗,我们可以再讨论,不过这个案子有些赶,剩下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必须得抓紧时间。”

    陈工点点头,看着设计图指出自己有疑问的地方。

    待安然再从公司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近9点,下班前苏奕丞给她来了电话,说要来接她,但是因为要加班的关系,她并不知道时间,所以便让他别来了。苏奕丞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叮嘱她忙完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过来接她。

    今晚的月亮很圆,也很亮,只是有些孤寂,高高悬挂在空中,身边没有一颗星辰,怎么看都觉得孤寂冷清。

    安然并没有打电话给苏奕丞,独自走在有些街头,街边有一堆情侣甜蜜的穿着情侣装,脸上挂着笑,男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女人娇羞的白了他眼,娇嗔的骂了句,“讨厌鬼。”然后转身就跑开了,男人大笑的在身后追,最后三两步追上,然后从后面一把将女人抱住,大笑的抱着女人开心的转着圈,女人则大笑的拍打着男人的肩膀惊叫。周围有人看向他们,眼里有羡慕,也有祝福。

    安然记得那时候林丽也趁和程翔如此甜蜜,林丽甚至每天都要黏着程翔,然后毫不介意的在大家面前炫耀他们两人有多么恩爱。可是时光如影,岁月如梭,再回首,早已是物是人非,她同莫非半路分手,而林丽和程翔穷途末路。

    边走着,包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有些意外,是程翔来的电话。

    任由手机响了许久,它自己挂断,然后再响起。如此反复,程翔似乎很有耐心,安然知道他定是想问林丽的事情,可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人总是得到彻底失去,才知道之前拥有过什么,而拥有的时候,永远不懂得珍惜。

    轻叹了声,最终还是按了接听。

    没待安然这边开口,电话那边程翔急急的说道:“安然,告诉我林丽在哪里!”语气很着急,情绪很激动,完全没有了程翔那往日里的温润,儒雅。

    “她去哪还跟你有关系吗。”安然淡淡的开口,“早知道如此,当初又何必呢。”

    “告诉我林丽在哪,我下午去医院的时候,才知道她今天出院了,可是她能去哪,我到酒店也找不到她。”他找了好多地方,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不知道她去了哪,所以最后还是给安然打了电话,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自己伤林丽伤得太深了,可是他真的爱她!

    “程翔,够了,我不会告诉你林丽去那,她躲开你就是为了不想见到你,她在你身上耗费了10年,你还想她再在你身上浪费多少时间!做人不能太自私,你现在知道回头了就要人家在原地等你,这算什么,女人就是自己犯贱吗?被狠狠伤害过后还要再去爱你们,没有这样的事!”安然有些激动的对着电话说道。

    “安然,告诉我,我知道我自己之前错的离谱,但是我发誓我以后会好好爱林丽,我真的爱她,我真的想再回到她身边。”程翔说道,语气带着乞求,今天找不到林丽,各个地方都找不到她,他的真的还怕了,之前他以为林丽气几天,可她还是爱他的,迟早会再原谅再回到他身边,可是今天她不见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他害怕,害怕自己真的要永远失去她了。

    “我说过,我不会告诉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安然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林丽的伤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治愈,她现在逃离江城,为的不过是想给自己一个可以缓和的时间,慢慢舔舐自己的伤口。

    握在手里,手机再下一秒又再响起,还是程翔的电话,现在这样锲而不舍的想挽回,当初他哪怕多花一点点时间在林丽身上,而不是将她视作某人的代替品,林丽又何以会如此伤心痛绝。

    直接开了手机的后盖将手机的锂电池拿出来,然后直接放回包里。再抬头,街边依旧热闹,远处夜市人山人海的,密密麻麻街上摆卖着各类的商品。

    安然心情有些烦闷,没有马上叫车,而是自己独自走在霓虹闪烁的街头,缓缓朝家的方向走去。才刚进小区,只见苏奕丞的车子速度有些快的从她身边经过,坐了这么久的车,安然自然是认得他的车的,愣愣的转过身没来得及出声,只见那刚刚从她身边飞驰而过的车子蓦地在行驶了五六米后猛的停住。然后车门被打开,苏奕丞表情有些严肃,直直的朝她过来,然后在她面前站定,定定的看着她。

    安然愣愣看着他,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似乎并不好,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得愣愣的问道:“你要出去?”

    苏奕丞看着她,心里有些生气,他一直在家里等她电话,可是一直不见她打过来,时间越来越晚,可是她始终没有回来,他有些担心,给她打电话,却正好遇上她手机占线,挂断再打过去,却却是关机的状态,他完全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加完班准备回家,这一切他全都一无所知。再拨,还是关机的状态。在家里又得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回来,心里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样的担心让他变得有些坐立不安,所以这么想着,他便有些坐不住了,抓过那矮几上的车钥匙,直接开车准备去她公司看她到底下班没有,就算没有,这次他也要直接抓她回来。可是这小区都还没有出去,只见她提这个包缓缓的从外面款款而来。见她没事,那悬着的心也总算是安放了下来,可是取代担心的是那略有些愤怒和生气的情绪。

    听不到他回到,安然又再此朝他问道:“你怎么了?”

    苏奕丞不说话,直接伸手拉过她的手,开门让她上车,动作略有些粗鲁,算不上温柔。

    安然愣愣的被他推进车里,然后直接发动车子掉头直接往回开去。

    一路上直到回到家里,苏奕丞一语不发,只是略紧绷着表情,抓着安然的手力道有些重。

    开门让她见,然后一个转身将她困于门和自己中间,定定的看着她,苏奕丞语气带着质问的问道:“不是说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吗,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呃,我,我怕麻烦你。”安然看着他这样略略有些害怕,如此咄咄逼人强势的他同他平时温润儒雅完全是两个人。

    “我刚刚给你打电话,提示说你在通话中,我挂了手机再打过去,却提示说你的手机已经关机,我不知道你办公室的号码,甚至不知道你同事的电话,一点都不知道,所以找不到你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你下班了没,不知道你离开公司了没,我有些着急,着急自己找不到你,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又在家里等了好一段时间,却迟迟不见你回来,我不放心,说这才拿了车钥匙车门准备去你公司看看。却遇见你提着包从外面缓缓进来。”双手撑在她两侧,苏奕丞看着她的眼角一字一句定定的说道。

    安然略有些抱歉,看着他,有些歉意的说道:“因为怕麻烦你,所以才没有打电话给你,不好意思。”

    苏奕丞定定看着她,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安然,因为不放心你所以才想说要去接你,可是你却说不想麻烦我,我们是夫妻,你觉得我们之间真的用得上麻烦这个词吗?”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以后怕我担心至少给我个电话,别让我打电话也找不到你,就算手机没见了,你用座机电话打给我没可以,但就是别让我找不到你。找不到你,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这种感觉很好不。”

    看着他,安然略有些抱歉的说道:“对,对不起。”她一时没想到,所以直接挂了电话并没有给他打过去。

    “唉!”轻轻叹了声,苏奕丞缓缓缓和过语气,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安然,我生气不过是担心你出什么事而我不知道,除了知道你在哪上班,我一点都不知道你还会去哪,要是在你公司找不到你,我就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找你。去接你我并不怕麻烦,因为这样可以让我安心。只有联系不到你我才会担心,才会坐在家里自己莫名的有些害怕。”

    说着,苏奕丞手缓缓抚上她的脸,轻轻的触碰着,缓缓的开口,说道:“以后别对我这么客气,我并不怕麻烦,联系不到你,我才会担心才会害怕,知道吗?”

    安然看着他,眼泪不知不觉的就自己流了下来,完全不受控制,来势非常的猛。

    苏奕丞一愣,被她的眼泪略有些吓到。不禁怪自己刚刚的语气太重了点。伸手去抹她脸上的泪水,边安慰道:“别哭,我只是着急了,没有怪你的意思。”

    安然看着他又哭又笑的,说不上话来,只是摇头,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有些感动,这样被人珍视着,除了父母,他便是第一个。当初说莫非待她好,也不曾如此紧张过她。

    安然那眼泪就像是不听话的孩子,怎么抹也抹不去,苏奕丞怎么擦都擦不掉。无奈,只得俯身下去,捧着她的脸,一点一点亲吻去她脸上的泪,那泪水吃到嘴里,咸咸的带着点苦涩。

    安然抬手勾环着他的肩膀,认真的回吻他的吻。

    热情总是来得很快,没一会儿苏奕丞拥着她已经转移阵地到了房间,安然躺在床上,迷蒙得眼看着他,伸手轻轻触碰他的脸,嘴角半带着微笑,心里却再一次庆幸自己当初的冲动,也再一次的庆幸自己相错对象而遇见的男人是他,她感谢他的珍视和疼惜,感谢他的温柔和体贴。其实她对爱情对婚姻的要求从来就不高,不需要对方很有钱,因为家庭的负担并不只是男人的,她也会主动去承担,努力会这个家过得更好而去工作,她要不不过是一段平平淡淡,并不需要大起大落的感情,只需要一个体贴,懂她,怜她的这样一个男人,而他,完全符合她对理想伴侣的要求,甚至咬超出标准很多很多。

    苏奕丞褪去两人的衣物,看着她那因为**而变得有些迷蒙的双眼,眼眶里还带着略有些模糊的雾气,那双大眼,看着格外的迷人勾人心弦。手缓缓覆上她那如丝如段的肌肤,留恋的抚触,他知道她身上所有的敏感点,知道自己触碰哪里会使她不住的轻颤嘴角溢出那忍不住的诱人声音。他从来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重欲的人,却格外的迷恋她的身子,一次一次在她身上沉沦。

    缓缓的俯下身子,吻轻轻的落在她身上的每一处。

    安然动情,轻轻的在他身下颤抖,感觉到他的吻落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包括哪些自己都有些难以启齿的地方。情动间,安然突然脑袋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然后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长发因为刚刚的拉扯早已经散落在肩膀,光裸着身子重要长发披肩的样子在这种情况下格外的有些惑人,带着她独有的妩媚。

    苏奕丞看的有些痴,身上的某一部位紧绷的厉害。

    “安然……。”轻唤她的名字,苏奕丞想齐声将她重新压在身下,却被她轻轻推按着制止,安然因为害羞,此刻脸红的厉害,定定看着他,缓缓俯身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今晚,今晚我在上面。”那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着她独有的妩媚,而她说话间,那温热的气息更是直接洒在他的耳畔,那略有些微痒的觉让他整个人浑身一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住的咽了咽口水,有些困难的问道:“你,你说什么?”此刻的声音早已经暗哑的厉害,没有平时的温润,好听。

    安然害羞,脸爆红的厉害,她为自己的大胆而有些不好意思,此刻跨坐在他身影的动作更是让自己觉得羞愧难当,“我,我我还是……”说着便想冲他身上翻身下来,却被他一把将她那白嫩的大腿按住,不让她从自己身上下来。苏奕丞平坦在那,大掌伸手抚在她那白皙的大腿上,另一掌直接扣在她的臀上,不让她离开。

    安然脸红的厉害,眼睛直直看着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改怎么做,没有经验,完全没有一点经验。

    苏奕丞气息有的紊乱,胸口微微起伏,看着她,整个人略有些紧绷着。

    安然看着他,自己也紧张的有些不知所措,定定看着他,脑门上的汗水蹭蹭的冒出来,有些汗颜,安然有些挫败的看着他,哭丧着脸说道:“我,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苏奕丞轻笑出身,两手放在她的腰腹上,看着他略暗哑着嗓音说道:“我教你。”

    当**过去,安然整个人累摊的躺在床上,眼皮重的几乎一点都睁不开来,对于晚上的这一系列高耗能,高热量,费体力的运动,今晚她有了新的尝试,原以为自己当初就躺在哪都已经可以累得她一个字都说不上来到头就睡,可是见过晚上,她算是有了新的认识,原来在上面的才是最消耗气力的人!可是看苏奕丞的样子,甚至还有力气抱着她一起我洗澡,她不禁要怀疑他的体力怎么会好到这样的地步。

    任由着苏奕丞抱着她两人一起去浴室冲洗干净,迷迷糊糊睡着间,安然迷迷糊糊记起关于搬家的事,双手下意识的抱着他的脖子,确认自己不会掉下去,这才缓缓将他放开,枕着他那强劲有力的胸膛,迷迷糊糊愣愣傻傻的说道:“改天,改天找个时间我们搬家吧。”

    那个位置离她公司近,走路也就几分钟的事,这样一来,他便可以不用每天都绕路先送她去上班,自己再去上班了,而且接下来这个一个月时间,她要忙活动庄园的事,晚上加班会变的很普遍。她知道他也是忙的,所以不可能天天能来接送她,这样住的近,来回自己走他可以放心些。

    苏奕丞看了眼怀中的人儿,笑着点点头,应她道:“恩,好。”一切都以她为准,她要是不喜欢,那么他一切都无所谓。

    由于工作的关系,搬家的是安然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其实也没什么要收拾的,除了两人的衣物,那边家具电器什么的一切全都已经布置好。只是到时候挑个时间把两人的衣服搬过去就行。

    这天临下班前接到苏奕丞的电话,问她晚上能不能早点回来,其实今天的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只是下午的时候黄德兴通知她晚上有个饭局要她陪着一起去。应酬原本就是工作的一部分,安然即使再不喜欢,她也不好推脱,只点点头,说好。

    “晚上有饭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呢。”安然据实说。

    “这样啊。”苏奕丞低低的说,语气里有着点点失望,但并不明显。

    安然听出了他的失落,不禁问道:“怎么了吗,晚上有事情?”

    电话那边苏奕丞轻笑,只说道:“晚上尽量早点回来吧,饭局什么时候好,记得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接你,别怕麻烦去。”

    安然心里暖暖的,微笑的点点头,“嗯。”

    收了电话,离下班不到半个小时,安然准备去样板间找陈工再商量下关于阳台那边整改的问题。这才出办公室,就看见黄德兴朝这边过来,说让她准备下,等下直接坐他的车同他一起去饭店。无奈,安然只得点点头,重新回了办公室,拿了化妆包,准备去洗手间去略微给自己补个妆。

    到洗手间的时候正好遇到从里面上完厕所出来的肖晓,两人皆是一愣。

    肖晓看着她手中拿着的化妆包,嘴角不禁有些讽刺的笑,说道:“嫁得好就是不一样哈,连应酬都多了。”

    安然看了她眼,没说话,直接要从她身边过去,朝洗手间里面进去。

    身后肖晓凉凉的说道:“我不是提醒过你让你好好看着你男人吗,你就不怕被人钻了空子?”

    安然顿住脚步,没回头,只淡淡的说,“你是想说那个会钻我空子的人就是你吗?”

    肖晓笑,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以苏奕丞的条件,除了我想,其他女人也没少想吧。”说完,转身扭着腰离开。

    安然转过头的时候只看到她那风情万种的走姿,关于她那没头没脑的话,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4 我在上面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2轻狂作者:巫哲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