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7 想你,难眠

087 想你,难眠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办公桌后面,苏奕丞有些走神,手里拿着文件,一早上却什么都看不进去。

    “叩叩叩。”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同时将苏奕丞的思绪从某出重新拉了回来。

    抬头,看了眼门口,扬声说道:“进来。”

    郑秘书拿着文件进来,看着他心情颇有些好,高兴的将手中的下午要用到的演讲稿递过去给他,略有些激动的说道:“市助,这是下午的演讲稿。刚刚张书记那边的小陈秘书给我来了电话,说书记让你好好准备下,听意思是上次的提案通过了,关于这次科技城建设的案子,负责人市委似乎是有意由你出任。”

    苏奕丞淡淡的看了他眼,表情没有过多的兴奋,只是淡淡的应了声,“嗯,我知道了。”

    他的冷淡让郑秘书一下有些懵,那嘴边的笑意也慢慢的收了起来,看着他,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市助,出什么事了吗?”

    要说工作,最近一直很顺利啊,也该没有什么大问题,郑秘书有些困惑了。

    苏奕丞回过神,看着郑秘书,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夹,说道:“郑秘书,童局长的资料全都在这了吗?”

    “呃。”郑秘书愣了下,点点头,说道:“他工作后这几年的资料全在这了。”前几天他突然说让把童文海的资料给调出来,他工作后的资料人事局里才有档案,能调的不能调的他都想法设法给弄出来了。

    苏奕丞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演讲稿,大略的看着。

    郑秘书有些担心,试探的问道:“市助,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苏奕丞没太头,只是轻微的摇了摇头,眼睛一直看着手中的演讲稿,拿笔顺手圈改着,淡淡的回道:“没什么。”突然想到什么,抬头问道,“下午的会议在哪个会议室,童局长应该也会过来吧?”

    郑秘书点点头,说道:“会议在一号厅,童局长应该也会出席。”

    苏奕丞颔首,没在多说什么。

    中午吃过饭,安然想着趁午休的时间去商场给林丽买结婚礼物。

    其实到了商场,看着盲目货架上放着的商品,安然只觉得有些眼晕,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以前同学结婚,关于结婚礼物都是跟大家随份子,可是林丽不同,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在她最重要的日子里,她想送她最特别的礼物。

    不过,这似乎有些困难。

    漫步在各个橱窗前,安然根本就毫无头绪。突然在一家珠宝店门口停下,橱窗里摆放着一条特别简单,却也特别漂亮的珍珠项链。其实算不上名家设计,甚至这款项链根本就没有设计,只是一条很细的丝线,然后穿着一个非常漂亮饱满的珍珠。没有多加一点的修饰,还原着珍珠最原始的形态。

    安然一下被这条项链吸引住了,她不知道林丽喜不喜欢,但是她非常喜欢,所以,安然一下就决定,直接送这个得了。

    绕到店门口从外面进到里面,然后找寻着那放在橱窗口的项链,拉来店里的服务员,让她将项链取下,她要好好看看。

    当店里的服务员得知道她要的是哪一条项链之后,有些抱歉的朝安然微微笑了笑,摇摇头说道:“抱歉,这位小姐,那条珍珠项链是我们客户在我们店里制定的,我们店里没有权利销售。”

    “呃,这样啊!”安然有些失望,那挑项链她看着真的挺喜欢的紧。

    服务员抱歉的朝她笑笑,见她略有些失望,便说道,“虽然不能买,那要不我拿出来给你看看?”

    闻言,安然忙点头,说道:“好啊,谢谢你哈。”

    “不客气的。”服务员淡淡的笑,转身去橱窗口将那项链拿出。两人捧着项链直接去了柜台处。

    那颗珍珠真的很漂亮,虽然安然并看不懂珍珠的好坏,不过看着真的很舒服,大小始终,光泽莹润,越看,安然越觉得有些喜欢。

    此时,有个男人从外面进来,直接朝柜台的服务员问道:“请问我上个月在这里制定的珍珠项链好了吗?”

    闻言,服务员略有些歉意的转头朝一旁的安然看去,男人顺着目光看向自己右侧柜台前的安然,而安然也在这个时候抬头朝他看去,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是你啊!”安然有些意外,竟然会在这遇到周翰,而且他竟然还是这条珍珠项链的主人。

    周翰朝她点点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淡淡的说道:“这么巧。”然后顺着目光看到她脖子上的那条珍珠项链。

    安然点点头,见他看着自己的脖子,这才反应过来忙伸手要去解脖子上的珍珠项链,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是见这条项链太漂亮了,所以才会请服务员给我试戴一下,我这就拿下来还给你。”

    因为有些着急,那简单的扣子反而变得有些不好拿,一旁服务员见状,忙上前协助她将项链从脖子上取下。

    然后重新放在锦盒里,推到周翰面前,说道:“这就是您当初制定的那条项链,请您检查下。”

    周翰点点头,没有伸手去拿,只是盯着那锦盒看了好一会儿,抬头朝安然问道,“喜欢这条项链吗。”

    安然虽然有些不太明白他这样问的原因,却还是老实的点点头,说道:“项链很漂亮。”

    闻言,周翰转头又看了看项链,并没有转头,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你喜欢,就让给你吧。”

    “呃!”安然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说让给她!“这不是你特别制定的吗?”特别制定,应该有特别的意义,想要送给特别的人吧!怎么说让就让呢?

    周翰转过头来,看着她,淡淡的微笑,说道:“不重要了,你要喜欢,让给你吧。”

    安然看了眼项链,还有些疑惑不确定的看着他,问道:“真的可以码?”

    周翰点了点头,看着那项链,眼神略有些黯然的说道:“本来就是自以为是,既然留不住人,留着项链又有何用。”说着,再转过头看着安然说道:“你若喜欢,让给你吧。”说完,朝她点了点头,转身并要离开。

    见状,安然忙让服务员帮忙打包起来,从包里拿出信用卡想结账,这才从服务员口中得知,原来这条项链周翰早在制定的时候已经全额付清。

    安然忙拿过袋子追出去,最后在商场门口看到正准备开车要离开的周翰,忙扬声唤道:“周翰,周先生,等一下!”

    周翰转过头,那开门的动作停住,站在车门旁边看着她小跑着朝他这里过来。

    安然终于在他离开前叫住他,只是跑得有些气喘,站在他面前,手捂着胸口,喘得有些厉害。

    周翰看着她,并没有着急问题,待她缓过气来,才问道:“有事吗?”

    安然举着手中的项链袋子,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你这已经付款了。”

    周翰看了她眼,淡淡的开口,“那条项链5000块,你可以直接给我现金。”

    安然一愣,有些意外他的直接,不过更有些意外项链的价格,看着他,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不会故意说低价给我吧?”她虽然不懂珍珠好坏什么的,但是说这条项链5000块,那未免有些太便宜了。

    周翰看着她,表情甚至从未变过,淡淡的开口,反问道:“我为什么要低价给你?”

    安然一下被他的问题问住,是啊,他根本就没有理由将高价买来的项链低价转手给他,以他跟苏奕丞的关系,完全没有可能如此做。

    见她不答,周翰又问道,“怎么样,现金给我吗?”

    安然着才回过神,点点头,说道:“不过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或者你给我账号,我待会儿回公司后马上用网银转账给你,再或者,这边有银行,你在这等我下,我现在过去给你把钱取出来。”

    周翰看了看他,最后开口说道:“你等下从网上转账给我吧。”说着,朝她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安然愣愣将手机递给他,只见他开始的按了几个数字,而后略有些苍郁的声音从他的口袋中响起,闻声,周翰将手机安然了挂断,然后将手机递还给她,说道:“刚刚的是我的号码,等一下我到公司让秘书把我的账号给你发过去。”

    安然点点头,对此并没有意见。

    周翰坐进车子,开车准备离开,看了眼还站在一旁的安然,主动的开口问答:“去你哪,要不要送你一程。”

    安然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快要上班了,这才点点头,报了地址,说道:“那麻烦你了。”

    周翰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两人坐在车上,气疯安静的有些尴尬,

    看了看窗外,安然转过头,看着他开口问道:“对了,孩子的身子好些了吗?”语气略有些抱歉,对于上次误将海鲜意面给那孩子吃,从而致使孩子严重的海鲜过敏,安然对此,一直有些跟耿于怀。

    周翰转头看了她眼,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好多了,没什么大碍了。”

    闻言,安然才好受些,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周翰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况,两人间并没有过多的交流,甚至将安然送到公司,然后周翰直接朝她点了点头,然后直接驱车离开。

    在安然回到公司办个小时后,安然收到他的手机发的一条短信,没有过多什么婉转的话语,直接的将自己个人的银行账号发来。

    安然就着这银行账号将款给他全额打了过去。待做完这一切,安然再重新将袋子里的珍珠项链拿出,静静的看着那颗莹润饱满的珍珠躺在锦盒之中,伸手轻轻小心的触碰。

    看着,又将林丽的号码从手机的通讯录里调出来,然后直接给她拨过去。

    电话被接得很快,林丽的心情似乎不错,声音中都带着笑意,:“喂,安子。”

    久违了再重新听她叫她安子,安然这才相信她是真的没事了。带着轻笑打趣的问道:“怎么样,准新娘,明天就要结婚了,紧张吗?”

    电话那边林丽咯咯的笑,并不逞强,老实的说道:“紧张,紧张的心跳都快要跳出来了。”

    安然很不给面子的大笑,笑她听不怕地不怕,竟然也有这么紧张的时候,笑过之后才认真的最后问她说道:“真的想好了吗?”她实在不想她太委屈自己,如果她现在反悔手自己不嫁,那么不过有多少人反对,她一定站在她身边力挺她到底。

    林丽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而后才笑骂着说道:“安子,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咋就不盼我点好呢。”

    安然轻笑,然后不再多说什么,只说道,“我晚上去酒店陪你。”

    事先就已经同苏奕丞说过,说自己作为林丽的伴娘,因为第二天一早要陪林丽一起去化妆,所以这一晚便直接留在酒店陪林丽了。

    苏奕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她自己注意照顾好自己。

    电话中安然将自己中午去商场碰到周翰的事同他说了说,并把项链的事同他讲了下,电话那边苏奕丞明显沉默了会儿,然后淡淡应声说自己知道了,随后便转开话题,让她代他住林丽新婚快乐。

    安然点头应道,而后两人又说了些什么,这才挂了电话。

    晚上下班前特地去跟黄德兴请了假,黄德兴没说了,只略微问了句那活动庄园设计的进展,便让她好好抓紧时间。

    下班便直接去了林丽所在的那个酒店,在酒店大厅等电梯的时候,正好遇上从楼上下来的程翔,程翔看到她,淡淡的朝她笑。

    安然略有些不自在,现在看他,则完全不同与以前尤其经过上次在餐厅里的事情之后。

    程翔率先开口,说道:“安然,明天,林丽就麻烦你多照顾着点了,她还大着肚子,却老是没有自知。”说话间,全是对林丽的担心和宠溺,让人不禁有种他真的很爱林丽的错觉。

    安然撇过脸,淡淡的说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语气并不算好,听着略微还有些冲,并不客气。

    程翔知道她还在为他和潇潇的事有芥蒂,朝她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经过她身边,准立离开。刚刚过来是给林丽送晚餐的,最近她总是挑食的厉害,对于外面或者酒店里的食物一点胃口的没有,只有他做的,勉强还能吃下一点。

    当程翔经过安然身边的时候,安然低声略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程翔,林丽是真的把身心全都给了你了,如果你让她不幸福,我一定不饶你!”

    程翔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安然,然后郑重的点点头,像是在承诺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林丽!”

    闻言,安然冷笑,转头瞥看了他一眼,说道:“呵,仅仅只是不辜负么?”

    程翔语窒,一下答不上来。

    “程翔,你觉得林丽跟你十年,为的只是要你的不辜负吗?”安然淡淡的说完,转手直接进了电梯。

    程翔独自站在酒店大厅,手紧紧攥握着,他当初从来没想过潇潇还会回来,而潇潇回来后的这段时间,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林丽,他一直认为他会跟林丽携手走过今后的日子。

    安然上来的时候,林丽正因为孕吐而在洗手间里吐的厉害,林妈妈站在她身边不断的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而站在外面的林爸爸,则是满脸隐藏不住的担心和心疼。

    待林丽从洗手间里出来,脸色因为孕吐过后而看上去有些苍白的厉害,见安然过来,嘴角淡淡勾着笑,声音却有些无力,说道:“来拉。”

    安然点点头,朝她身边的林妈妈笑笑,上前接过林丽,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这一扶,安然这才注意到林丽几日不见,林丽消瘦的厉害,原本就不胖的身材,此时变得更有些飘逸。

    安然虽然心疼她,却在这个时候什么都做不了。

    林妈妈和林爸爸似乎关于程翔出轨的事一点也不清楚,几人坐着聊天,说的尽是程翔的好,安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颔首笑着。

    林丽的性格一直遗传林爸爸和林妈妈,朴实有热情。

    两人陪着安然聊了好一会儿,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这里留给安然和林丽两人说说私房话。

    安然看着她消瘦的样子有说不出的心疼和难受,此刻她好想林丽回到之前,什么都爱吃,什么都吃得下,似乎用远都吃不饱的状态。

    林丽似乎看出的安然的安心,笑着朝她说道,“你放心好啦,医生说怀孕前三个月是这样的,吃什么吐什么,想吃,却特别的没有胃口,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过了三个月就好了,放心放心,没事的。”

    安然朝她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今晚似乎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两人都没有睡意,躺在床上一起回想着他们的那段青葱岁月,回想着那痛并快乐着的大学生活。说着说着,两人就哭了,说不上原因,可就是想哭,哭过之后两人又相视大笑着,整个晚上都疯疯癫癫的。

    终究是孕妇,即使自己再兴奋,再不想睡,肚子里的宝宝也有困的时候,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林丽终于在她肚子里宝贝的召唤下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安然小心的替她盖好被子,自己则依旧没有多少困意,转身进了洗手间。放了水拧了把毛巾给自己洗了把脸。

    待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那放在那矮几上的手机滴滴答答的在这个时候进来短信。

    安然疑惑的不知道这么晚了还有谁短信进来,过去将手机拿起,却没想短信竟然是家中的那位苏大领导发来的。

    很简单也很具苏氏的风格,短短的四字,却有种让人甜蜜到心里的感觉。

    ——‘想你,难眠!’

    安然拿着手机,嘴角不自觉的弯着,伸手细细的摸着手机屏幕上那显示的四个字,怎么看都觉得不腻。

    最后转头看了眼床上的林丽,悄声出了阳台。这里是酒店的江景房,出了阳台便可以看到整个青江的夜间,灯火闪烁着霓虹,整个城市进入休眠。

    拿着手机直接给家中的某人回拨过去,电话在响起第一声的时候就被人接起,速度之快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故意等在手机身边的。

    “还没睡吗?”电话才接起,电话那边苏奕丞就如此问道。

    安然轻笑,说道:“你也还不睡,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电话那边苏奕丞幽幽的轻叹,似是在抱怨,说道:“没有抱着你,我睡不着。”

    “苏领导,你这是在骗小孩吗?”安然摆明了不相信。

    苏奕丞不答反问道:“你觉得我是骗你吗?”

    不是像,根本就是!安然没说出来,在心里如此想到。

    “我想我是抱着你睡习惯了,今晚你突然不在,真的有些难以适应。”苏奕丞说的是实话,晚上将文件看完,稍微梳洗下便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却没想整整两个多小时,辗转就是难眠,有时候习惯就是件可怕的东西,这才多久,他就已经有些不适应她不在的时候了。

    安然轻笑,不管是真是假,这样的话让她听着有种莫名的开心,调侃的说道:“那你在跟我结婚前都怎么办呀,难道每夜都不睡吗?”

    电话那边突然一阵沉默,好一会儿才幽幽的传来苏奕丞的声音,似乎有些郁闷,只说道:“我想不起来了。”

    安然大笑,却又小心的转头看了眼里面,深怕自己的声音吵到里里面安睡的林丽,见林丽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安然这才放心的转过头,小声的同苏某领导说道,“好了,你快去睡,明天还要上班呢。”

    时间真的是已经不早了,苏奕丞也不胡搅蛮缠,只提醒她说道:“恩,你也睡吧,明天还要累一天呢。”

    安然笑着点头,应声说好,然后收了线,转身回房,林丽睡得有些熟,微微带着鼾声,安然和衣在她身边躺下,调好了明早起床同林丽一起去婚纱店化妆的时间,这才闭上眼,有些疲惫的睡去。

    安然没有发现,当然闭眼沉睡过去的时候,她身旁那熟睡中的林丽缓缓睁开眼看,静静的看着左手无名指上那天程翔决定同她结婚而特意在商场上买过来那款极其简单的白金戒指,好一会儿,手才慢慢收拢,紧紧的握着,像是在握着自己最后的幸福!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7 想你,难眠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2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3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4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