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2 小情绪

092 小情绪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安然也有些意外周翰叫来的竟然是叶梓温,不过想想他们以前便是好友,现在周翰不在,联系上他也并没有多少奇怪的。

    “你怎么在这?”叶梓温上前,有些奇怪的看着安然。

    安然站起身,解释说道:“我来看朋友,正好在这遇到这孩子,然后护士说孩子被人扔在医院好几天了,所以我才打电话给周翰的。”

    叶梓温点点头,上前半蹲在孩子面前,笑着说道:“小斌,你爸爸出差去了,你到叔叔家里住几天好不好?”其实只从上次之后,他便跟周翰留了联系,有时候也会约出来一起喝一杯。

    周伽冰小朋友看了他还一会儿,最后点点头。认出他是之前他在医院的时候来看他的叔叔,爸爸说是他的好朋友,而且刚刚爸爸在电话里也说,等下会有位叔叔来接他出院,让他先跟那叔叔回家。

    叶梓温微笑,朝他伸出手,“走吧,叔叔带你回家。”

    安然看了那孩子一眼,伸手摸了摸他那小脑袋,然后朝叶梓温说道:“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说着,转身便想离开,回去她还得把今天的设计图弄出来,黄德兴给的期限是明天,看来今晚是得熬夜了。

    “你跟周翰很熟吗?”叶梓温在她背后说道。

    安然转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只说道:“如果预见过几面也算熟的话。”

    叶梓温皱了皱眉,“阿丞跟你说了周翰的事?”

    安然点点头,她很感谢苏奕丞的坦白,这样让她对这段婚姻有了信心。

    叶梓温低笑小声的自语,“这事都能说,看来是真的放下了。”

    安然没听见他说什么,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问,“你说什么?”

    叶梓温反应过来,朝他摇摇头,说道“哦,没什么。”

    他不说安然也不会多问,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诶,对了,房子已经好了,你们什么时候搬过去啊?”之前阿丞那小子催命鬼似得催他快点,现在他把进度赶出来了,他倒什么都不说起来了。之前打电话问他搬不搬,他倒好,说老婆心情不好,要缓几天,他以前怎么一点没看出来那小子竟然有做妻奴的潜质啊!

    安然一愣,问道:“已经好了吗?”苏奕丞之前带她去看的时候似乎还有挺多没好的,按正常的工程进度,那最少也还得大半个月才是啊。

    叶梓温翻了翻白眼,说道:“早几天就好了,阿丞说你心情不好,所以迟几天再搬,话说,您老的心情什么时候能好啊,我好安排让给你们弄搬家的事。”瞧他这人实在是太好了,连售后服务都要做的这么到位。

    被他这样一说,安然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想来是之前自己因为林丽的事,所以苏奕丞迁就她,因为不想烦到她,所以才一直没有提搬家的事。

    “他晚上回来我问问他。”安然只这样说道,心里因为苏奕丞的体贴满满都是甜甜的感觉。

    叶梓温点点头,又说道:“你开车来的吗?没有的话我送你回去吧,反正也顺路。”

    安然想了想,并没有拒绝。

    两人替小朋友办了出院手续,再冲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傍晚。

    车上,安然和小朋友坐在后座,那孩子安安分分的坐着,低头玩着手中的变形金刚,安然摸了摸他的头,这孩子很少笑,出了自己之前在军区大院见他开开心心的笑过,后面几次,基本都没见他笑过,而且他似乎很怕周翰,明明心里又是喜欢他的,这点她可以从他上次醒来见到周翰时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来。

    叶梓温看了看后视镜里的安然,心里不免有些小感慨,话说他当初还对安然肖想了一把,只是还没付出行动就发现她竟然已经成了阿丞的老婆。人生真的很奇妙,明明他和阿丞同一天认识她,可她最后成了阿丞的老婆,明明阿丞这么多年不谈情,不说爱的,却没想竟然跟她闪婚了,而且现在看来夫妻两的关系处得还不错。

    “我看你跟阿丞的关系不错嘛,你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啊?”他一直想知道阿丞是怎么出手的,竟然可以这样一个手到擒来,该天他也遇到个,或许也可以试试。不过每次问那小时,那小子每次只笑不语,搞得神秘兮兮的。

    闻言,安然一愣,实在有些说不出口自己当初的乌龙遭遇,眼神有些闪烁,干笑的说道:“就,就相亲认识呗。”

    “相亲?”叶梓温皱了皱眉,嘀咕着说道:“他不是一直都排斥吗?还是说那小子因为知道是你,所以才去的?”

    “嗯?你说什么?”安然有些疑惑,什么知道是她?他们之前认识吗?

    “我就知道这小子腹黑,他肯定是早知道是你,所以才答应跟你相亲的。”叶梓温笃定的说道,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竟然没有先下手为强,不然以他这样玉树临风又风流潇洒的人,怎么可能比不过他那只有些闷骚的腹黑狼。不过有了这次的教训,下次,下次别让他遇到个,不然他也下手为强。

    “他之前见过我?”安然试探的问。

    “我都说我我见过你嘛,你还非不相信。你当初在大成饭店相亲的时候遇到个极品男,用咖啡卷埋单,那次,我跟阿丞就坐在你们身后,你离开的时候,我还特地探头看了眼。”叶梓温说道:“只是没想到这小子那时候就对你有了心思,还卑鄙的先下手为强骗你结了婚,害得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叶梓温说着,语气有点闷闷的。

    安然一愣,完全没有想到那个时候他们竟然就坐在她后面,而且还将整个过程全都目睹了去,光想着,安然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不过一定要说谁先下手为强,那估计不是苏奕丞,而是她,毕竟当初是她才见面就要求说要结婚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也挺厉害嘛,竟然把阿丞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我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好过。”叶梓温嘀嘀咕咕的说着,“当初和他凌苒一起的时候也不见他对凌苒这么好。”

    “他当初对凌苒不好吗?”安然有些好奇的问,可好气之于心里似乎有种莫名的酸酸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嫉妒或者吃醋,不过似乎有些不喜欢听到他和凌苒有关的事。

    “怎么说呢,当初他和凌苒走到一起,几乎是种顺理成章的事,凌苒从小喜欢阿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应该来说阿丞也不讨厌,而且两家的父母都认识,久而久之大家都很自然的认为他们就是一对,然后两人就这样一起了,别看阿丞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很温和很柔顺,其实他对谁都带着点疏离,并不好接触,最初的时候凌苒还在我们面前抱怨过好几次,后来相处久了才慢慢的习惯了。”说着,叶梓温又看了眼镜中的她,继续说道:“不过看他对你还真的是不错,是你太过强悍了还是他原本就是妻管严?”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他眼,郑重的说道:“我们是互相尊重。”她总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Eric,那个被誉为建筑天才的设计师Eric!他的为人跟他的设计风格真的是一点相像都没有。

    叶梓温看了她一眼,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摇摇头说道:“也许那小子在密谋计划着什么,你根本就不了解阿丞,那小子是个笑面虎,是头腹黑狼。”以他跟他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经验看来,阿丞这小子从来不做赔本买卖,这样言听计从的,再他看来,要么就是这小子动了真情,要么他在计谋着什么,不过顾安然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好密谋的才是。

    被他这样一说,安然突然一愣,并不是担心说计划算计她什么,而是真的如他说道,她似乎真的不了解他,不知道他的喜好,不知道他的品味,甚至有时候根本从他脸上看不出他的心情。他们明明每天在一起,明明很亲密,可是有时候她总觉得他们离得很远,也许就如叶梓温刚刚说的,她似乎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快5点多了,因为早上晚起的关系,她并不知道晚上苏奕丞有没有应酬,不过以防万一,安然打算去小区旁边的超市去买点食材,等一下再做点简单的晚餐,这样苏奕丞即使没有应酬回来,也不至于没有饭菜,他不回来的话,自己也可以随便对付着自己的胃。

    推着车走在超市里,安然竟然茫然到根本就不知道买些什么,有些是她会做,却不知道苏奕丞喜不喜欢吃,所以有些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买还是不该买,而有些是她不会做的,即使买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最后逛了一大圈,推车里依旧是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最后安然决定,还是买一些她会做的,虽然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吃,但至少她会做,不至于买了空放在冰箱里还要等他上了一天的班回来再处理。

    安然重新将购物车往回推,从果蔬区那了新鲜的蔬菜和玉米,又在肉类区拿了鲜猪小排,刚还想去那鸡蛋的时候购物车碰到另一辆购物车,安然礼貌的下意识道歉,“不好意思。”却在抬起头的瞬间愣住。

    凌苒微笑的看着她,那张脸依旧亮丽,今天她身上穿了件波浅蓝条纹的西米亚风格的抹胸长裙,飘逸的长发披肩放下,整个人美得给人种从天下下来,带着一股子仙气,人间烟火的样子。

    “这么巧啊,也来买菜吗?”凌苒看着她率先开口,落落大方,表现的似乎很大度。

    安然淡淡的点点头,朝她笑笑,而那笑意,却带着淡淡的疏离,经过上次,再看她,安然总隐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凌苒一如既往的热情,只是安然总觉得她的热情带着种目的性,绝不单纯。

    不等安然开口答应或者拒绝,凌苒已经自顾自的低头检查起她购物车里的东西了。待看见购物车了放着的玉米,不惊叫道:“啊,你怎么卖玉米啊,阿丞他从来不吃玉米的,说那玉米有种怪气味,他闻不惯的。”说着,又拿起车里的放着的小油菜,看着安然又摇摇头的说道,“阿丞也不吃小油菜的,他说吃着有点苦,他一般比较爱吃有根茎的大白菜。”另外有看着她车里那盒猪小排,不禁皱眉叹气,继续说道:“安然,你一点都不知道阿丞喜欢吃什么吗?他不喜欢在晚上的时候吃肥腻的东西,不然吃完他就要做大量的运动来消耗自己身上的热量。”说完,将那一盒猪小排直接拿出重新放回到货架上。

    笑着朝安然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买,不然都要像你这样买,晚上阿丞就等着饿肚子不用吃算了。”

    安然心里很是不舒服,尤其是从她口中说出苏奕丞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怎么听都觉得别扭非常,有些赌气的重新将那盒被她拿出去的猪小排拿回来放到购物推车里,看着她说道:“我吃什么,奕丞就吃什么。”

    凌苒怔愣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笑开来,说道:“是啊,我都快忘了,阿丞最体贴别人,从是为别人想得多,他自然会迁就你。”

    安然定定看着她,顺着她的话说道:“是啊,他很疼我,也很迁就我,我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做什么,就是他不喜欢的,他也会陪着我吃得很开心。”

    凌苒看着她点头,“他就是这样,以前对我也是如此,从小到大只要我喜欢的,多难都会想办法给我办到。我有时候总是担心他太为了我的感受,为了照顾我的情绪,而太委屈自己,所以我总是会尽量补偿他,比如他喜欢吃的,他喜欢做的,我也会尽量的满足他。毕竟不能太自私,只想着自己而委屈了他。你说是吧。”

    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听她这样说,安然那握着推车把手的手不禁紧紧握着,莫名的用力,看着她,安然想笑,却有些笑不出来,只略有些僵硬着情绪,说道:“我并不觉得他为我做得有多委屈自己,我看他挺乐在其中的。”

    “是吗。”凌苒淡淡的笑,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勾着有说不出的深意,在安然看来,有多么的不舒服。

    “是啊。”紧握着把手,安然有些冷淡的说,“我想我今天要买的都已经买齐了,凌小姐还想买什么请随意,我先失陪了。”说着,淡淡的轻笑,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道:“不好意思,奕丞等一下就下班了,我还得赶回去做饭,不能多聊了。”

    凌苒看着她依旧笑着,点点头,“请便。”虽然是笑着说的,只是那语气,那笑容,明显的看上去比之前要僵硬不自然许多。

    安然点点头,推着推车从她身边经过。眼睛没有再多看她一眼,直直的朝着前方走去。

    凌苒转头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那手握住推车把手的力道明显加重了许多,甚至整个手指关节都开始有些泛白,可见那力道之大。

    安然回到家,有些赌气的将东西放到厨房的流理台上,眼睛直直瞪着,好一会儿,有些委屈的嘟囔着嘴,淘了米洗净放到电饭锅里煮。煮饭的这段时间,伸手将那玉米拿过,动作略带着点孩子气,将那甜玉米一颗一颗掰下放在盘子里,放在一旁备用。

    又用清水将那一小株一小株小油菜清洗摘掉残叶,最后处理那盒肥瘦相宜的猪小排,清洗干净,然后生水放入锅中清煮,待小排熟透,待那汤滚至只剩半碗,然后加醋,生抽,食用盐,加糖重新起小火慢瓮,待汤汁只剩不到四分子一,且粘稠的时候,另外最后再加两勺子白糖,大火收汁,然后起锅盛盘。

    再从冰箱里拿了火腿,细细切丁,然后在锅里放了凉油,直接将玉米粒和火腿到入用凉油煸炒,待点点炒出香味,直接加料起锅。最后将那洗净的小油菜直接用清水煮汤。

    这三道菜都是之前她从上次从林丽家拿的程翔的食谱里学的,相对的比较简单易懂,步骤并不繁复,所以一下便记住了。不过今天倒是第一次尝试着做,至于味道如何,一概还是个未知数。

    待安然将那几道菜全都做好,那边电饭锅里的饭也在这个时候鸣笛叫好,将菜从琉璃台端回放到身后的吧台上,门在这个时候没人打开。

    苏奕丞提着公文包进来,在玄关处将鞋子换掉,然后才进客厅,就问道那飘香而来的饭菜香,抬头看着安然正站在吧台后面,身上围着围裙,手里还端着那还没有来得及放下的菜肴,这样静静的看着,这样的情景似乎什么时候出现过在他的梦中,每天下班回来,房子里不再是那冰冷没有温度的空气,有人为他在玄关处留了那暗黄却温暖的灯,而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到客厅的沙发上之后,便可以看到厨房里,有人端着那刚做好的饭菜微笑的看着他,轻唤让他过去吃饭。

    微笑的看着安然,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微笑的朝她过去,不去看吧台上的菜肴,只直直的盯着她看着,将手搭在她的腰上,轻笑着问,“晚上做了什么?”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有那一瞬的迷惑,差点有些反应不过来,迷失在他那温柔的可以溺人的眼神里,看着吧台上的菜,突然想起在超市里凌苒说的话,心里几阵不舒服,莫名的有些心闷,伸手轻轻的将他推开,只淡淡的略带着点情绪的说道:“你自己看。”

    苏奕丞没注意到她情绪上的变化,闻言转头看着吧台上放着的饭菜,嘴角淡淡的勾勒着笑意,只说道:“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

    安然没说话,只身过身冲消毒柜里将碗筷拿出,然后盛了碗米饭放在桌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说道:“先洗手再吃饭。”然后转过身给自己盛了小半碗放到他对面。

    苏奕丞乐呵呵的转身在水槽里将手洗干净,然后随手拉过毛巾擦拭,然后有些迫不及待的在吧台前坐下,提起筷子朝那饭菜夹去。

    夹了快糖醋排骨放到口中,轻轻咀嚼,眉头微微轻皱,看了眼身边的安然,最后还是很给面子的没有吐出来,直接吞咽下肚。

    安然并没有错过他那皱眉的瞬间,心底略略有些失望,也许真的同凌苒说的那样,他真的并不喜欢这些菜肴,只是他一直是个体贴的男人,再不喜欢他也不会表现出来,不会让大家看到,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的将手中的东西一口气吃完。

    安然拿起桌上的汤勺,直接舀了一大勺火腿玉米粒放到了苏奕丞的碗里,只轻轻淡淡的说道:“尝尝这个。”

    苏奕丞依旧是半微笑的看着她,点点头,直接勺了大半勺放入口中,那玉米独有的气味让他还是有些不适应,眉头轻皱,却很快的没有过多的咀嚼,直接吞入肚中。

    安然依旧没有错过他那因为玉米而轻皱的眉,算是侧地的证明出来了,在他伸筷子朝那青菜汤过去的时候,安然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摇摇头,只是淡淡的说道:“吃不习惯不喜欢吃就别勉强自己。”

    苏奕丞怔愣的看着她,这才发现她晚上似乎有些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安然摇摇头,起身说道:“我给你下面。”也许比起这些,汤面或许更合他胃口些。

    苏奕丞有些疑惑的伸手将她抓着,站起身来,定定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安然低着头,只是淡淡的摇摇头,呐呐的说道:“没什么。”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伸手将她的头抬起,让她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眼睛,有种不容她忽视的霸道,说道:“安然,告诉我,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安然看了他好一会儿,将头撇开去,不去看她,有些闷闷的说道:“我只是无意中知道了你其实并不喜欢吃这些。”就像叶梓温在车上说的那样,她似乎根本就不了解苏奕丞,别说他心里的想法那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就连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她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这样的感觉有些糟糕,让她很是有些不开心。

    苏奕丞一愣,对于她的答案略有些意外,板过她的脸,认真的看着他问道:“你听谁说的?”

    安然定定看着他好一会儿,最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晚上去超市的时候遇到了凌苒,她见我买这些,才告诉我你其实根本就吃不惯这些东西。”低着头,轻喃着说道:“我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就如他们说的,我们是夫妻,而我好像根本就不了解你,就连最基本的生活习惯和喜好,这样简单的东西我都要从别人口中知道,怎么想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尤其不喜欢从别人口总知道关于你的习惯和爱好,怎么听都觉得别扭有些不舒服。”如此坦白的说,这是她此刻自己心里所产生的想法。

    闻言,苏奕丞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回过神,说道:“如果你想知道,你可以直接问我,没有关系。”

    安然一愣,看着他既不要头也不点头。

    苏奕丞轻笑的摸了摸她的脸,问道:“你刚刚那样,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吃醋吗?”

    安然闷闷的撇过头,只小声说道:“我只是有点别扭,另外,我觉得有些事情自己慢慢了解,慢慢知道会更加有趣点,有意思点而已,这样从别人口中听来感觉特别糟糕。”尤其那个人还是凌苒,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可是就是会有这样的小情绪,明明知道不介意他跟凌苒之前的一切,可是真要想到他们两人之前也同自己现在这样亲密,心里总是不舒服的厉害,情绪也会特别低落,她并不想这样,可是却又控制不住,她一点都不喜欢现在这样的自己。

    苏奕丞笑,转头拿起吧台上的放在碗里的勺子,直接伸手舀了一口那玉米粒,大口的放到嘴里,那玉米独特的气味确实不太受他待见,可是想着这算是她为他做的最正式的晚餐,欣喜要大过那股味道,咀嚼着第一次尝出玉米中拿自身带着的甘甜味道,清清爽爽的,并不他想的那么讨厌或者不能接受。看着安然,淡淡的轻笑,说道:“很好吃。”

    安然有些瘪嘴看着他,说道:“不用勉强自己,这样你会让我觉得我很自私。”

    苏奕丞摇摇头,又舀了一口放在嘴里,然后咽下,说道:“确实是有些不喜欢玉米的那股气味,但是因为这是你做的,所以不一样,想吃的**战胜了那股味道,并不是委屈勉强自己,只不过是想吃你为我亲手做的晚餐,没有委屈,反而觉得很幸福。”

    安然看着他,嗔怪的出声,“你就知道说好听的来哄我。”

    苏奕丞笑着摇头,“我是说实话,别人说实话总是特别的动听。”

    安然嗤笑出声,笑骂道:“强词夺理,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苏奕丞拉过她,手将她的小手握着在自己的大掌中,低笑的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安然,我知道什么是进度是快了点,你不能在段时间内了解我也是正常,我们和别人不一样,他们是先恋爱再结婚,我们是先结婚再恋爱,循序反了,你不能要求像他们那样接触了解好几年的人一样来要求我和你,我们只能在彼此的生活中慢慢磨合相互了解。如你觉得这样磨合相处间了解的速度太慢,那么你想知道什么,就直接来问我,我会全部告诉你,不隐瞒,这样好不好?”

    安然看着他,定定的看着,许久,嘴角缓缓勾着,重重的点点头,“嗯。”

    苏奕丞笑,然后拉着她重新坐下,说道,“肚子好饿,别煮面了,陪我一起吃点。”

    安然点点头,重新在位置上端坐好,端起碗,小口吃了口饭,然后伸筷子朝那糖醋排骨伸过去,今天的菜色卖相上看去都非常的不多,其实她都是第一次做,刚刚做完也还没来得及尝味道,他就回来的,所以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今天做的菜味道究竟如何。

    安然的筷子还没有在那道糖醋排骨上落下,突然苏奕丞将那排骨伸手端开了去,看着她有些霸道的说道,“我特别喜欢今晚的这道排骨,所以这全都是我的,你吃别的菜。”

    安然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这样的霸道似乎同他平常有些不一样,不过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异,皱了好一会儿,才转愣愣的点了点有,伸筷子最终夹了颗水煮的小油菜。

    苏奕丞淡笑的将那道糖醋排骨吃了个精光,一粒都没有剩下,只是边吃,他似乎也喝了不少青菜汤,似乎很是口渴似的。

    吃过晚饭,苏奕丞主动提出洗碗,安然没有坚持,想起晚上还要赶的设计图,便直接回了书房。

    随后苏奕丞也提着公文包进了书房,在书房一旁放着的藤椅上坐下,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看着,因为真的是赶着要画图,所以安然并没有客气的说要把书房让给他,专心的依据着昨天画的设计图打样一点一点的来修饰完善着设计图,却在画图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今晚苏奕丞的奇怪,最后,在他起身去到今晚帝王杯茶水的时候,安然终于有些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吃什么了,怎么喝这么多水?”她做的菜太咸了吗?应该不会啊,她吃也并不觉得啊!

    苏奕丞看着她,似乎是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摇摇头说道:“媳妇儿,糖醋排骨,咱以后能不把盐当做糖来用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2 小情绪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3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4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5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