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1 是我不好

101 是我不好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两人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近10点多了。一路上,安然嘟着嘴看着窗外,那张小脸上写满了她的不满和不高兴。

    苏奕丞低笑,弯着眼眉将车子在地下车库停好。

    才熄火,安然直接开了车门下车,也不等他,自己管自己的朝电梯过去。

    苏奕丞从车上下来,开着她的背影快速消失在门口,再看看车子后座的包,不禁摇头失笑。

    安然在等电梯的时候,听闻见身后的脚步声,转头,就看见苏奕丞淡笑的朝她过来,而电梯在这个时候到了,安然一个大步进去,然后赶紧用手按着点头的开关键。

    “安然。”苏奕丞轻唤,步子迈的大步了些。

    安然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电梯的门就在苏奕丞离电梯只有几步远的时候合上。

    苏奕丞看着那紧紧合上的点头,再看看那不断跳跃是数字,低头看看自己手中拿着的她的公文包,笑着低语,“傻瓜。”

    待苏奕丞再等了电梯上去的时候,果然看着安然嘟着小嘴站在门口,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那表情,好似有多么的委屈,看着只让人觉得怜惜。

    苏奕丞好笑的从电梯里出来,不说话,伸手将手中的公文包给她递过去。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也不伸手去接,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是故意的!”明知道她的钥匙在包里,而她的包在他的手上,却坏心的不告诉她,还让她傻乐乐的以为自己捉弄到他了。那个叶梓温说得对,他就是一个笑面虎,腹黑狼。

    “我没有。”苏奕丞带着淡笑摇摇头,他是打算告诉她的,可是她并不给他机会。

    “你就有!”故意不告诉她,晚上还故意合着他们一起欺负她!

    苏奕丞上前,将她拥进怀里,笑着将她拥进怀里,大掌轻抚着她的背,边在她耳边说道:“是我不好,就算你没有给我机会说我也得自己创造机会告诉你说你的包落在了车上,而钥匙还在包里。”

    安然噗哧笑出声来,轻拍着他的背,说道:“你这是拐着弯说我错怪你吗?”

    “没有,老婆永远是对的,要错,也是我的错。”拥着她,苏奕丞温情的说道,明明是一句略有些搞笑的话,却被他说得一本正经。

    女人总是这样,男人再坏,再惹你生气,也总是会被男人那口中的甜言蜜语给收买,明明还不肉麻,却一样的实用。

    安然还有写别扭,靠在他怀里,闷闷的说道:“你晚上就看着我一个人孤立无援的坐在那,还害我被奕娇取笑了,明明生孩子的事不是我们说有就能怀的嘛,你都不出来帮我说话,你说,你应该吗!”

    “嗯嗯,是我不好。”苏奕丞也不狡辩,主动承认错误,“我不该让你一个人被妈妈们围攻着,是我私心,也同妈妈他们想的一样,想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我们的孩子,生个我们两人的孩子。”

    闻言,安然低低的说道:“我本来就没有说不生嘛。”虽然觉得现在谈孩子也觉得快,毕竟他们结婚才没多久,可是她也没有说不要生啊,两人过夫妻生活从没有做防护措施,可她事后也没有吃药,对于孩子,她真的是顺其自然,虽然觉得并没有做好做母亲的准备,但是怀胎十月,她是有想过在怀孕期间来恶补所有新手妈妈该知道的知识的。

    苏奕丞轻抚着她的背,继续缓缓的开口,“我想我们最好是能生个女儿,这样就可以让你每天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我可以带她去游乐园,给她买玩具,晚上我还可以给她将故事,轻拍着她睡觉。”

    顺着他的遐想,安然很顺口的接道:“你这样会太宠她的啦。”

    “女孩是宝,本来就该娇养的。”苏奕丞理所当然的说道。

    安然笑,心里有种奇妙的东西,暖暖的,很微妙。

    两人就这样在家门口拥抱了好一会儿,还是这里是一层一户,并不担心有别人过来看见。只是要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来访,那可能就该尴尬了,竟然有家不进,而在门口腻歪,这不有病也得精神不正常!

    安然洗过澡换了衣服出来,苏奕丞因为还有些公事没有处理完,所以在直接进门的时候就进了书房。

    其实安然也有些工作没完,但是洗过澡了便就不想动,将头发擦拭到了半干,然后直接在化妆台前简单的给自己做了下保养的基本工作,待这一切弄万,看看时间,也已经快11点了。

    直接掀被爬上了床,却还并没有困意,伸手随意的拿过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杂志,有些意外竟然一是本娱乐杂志,里面记载了好多名人明星的八卦和绯闻,精彩程度一点不亚于电视里的报道。其实这样的八卦杂志安然并不会买,她顶多就买买那国内外的建筑杂志,或者有关房地产方面的书籍,而要说这本杂志是苏奕丞买的,那么就更不可能了,他看的书虽然杂,涵盖了很多内容,但是其中绝不会有这类的八卦内容。

    并没有纠结杂志的来历如何,安然拿过,随手看着着,其实女人天生就是好八卦的,往往最初那些八卦的源头都是女人制造出来的。

    当苏奕丞开门进房来的时候,只看见安然一个人坐在床上边看边笑着,表情丰富。

    “在看什么?”苏奕丞边从衣橱里拿换洗的睡衣,边随口问安然道。

    “没什么,也不知道哪来的一本娱乐杂志,原来,张艺谋早就结婚了,妻子还很年轻,还生了三个孩子。”说着安然猛的抬头,问苏奕丞道:“你们不是说抓计划生育吗?为什么他超生这么多?”

    拿睡衣的手不禁一顿,苏奕丞苦笑的转头,“老婆,计划生育那似乎是计生办的事情。”

    安然愣了愣,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哦,是吗。”然后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杂志。

    苏奕丞看了她眼,失笑的摇摇头,拿着睡衣直接进了浴室。

    天,原来某某某早就和那某某某在美国结婚,而近期两人离婚了才被爆出两人原来之前隐婚了好几年,还有还有,某男星为了追求某女星,竟然不惜抛妻弃子!

    安然看的直摇头,娱乐圈真的是太复杂了,一个一个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有没有一句真话,真真假假的只看的人有些头晕目眩的,半天也没理出头绪来。

    待苏奕丞再洗过澡出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只见安然还坐在床上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杂志,看来女人果然是唉八卦的。

    将头发擦至半干,然后直接从床的另一边掀被子上床,看了眼她手中的杂志,不禁皱了皱眉,里面照片花花绿绿的,看着只觉得眼花缭乱的。从枕头底下将书拿出,是一本有关社会学的书籍,他也有夜读的习惯,喜欢在睡前读点东西,有时候想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躺在床上好好思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快要12点了,身边的安然还看杂志看的正认真,不禁为她的孩子气感觉到可爱,不过明天才星期五,两人都还要上班,这个点,也确实该睡觉了。

    “老婆,晚了,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苏奕丞提醒的说道。

    安然好一会儿才转过头,看了看他,再看看时间,天!确实不早了,点点头,将手中的杂志放回到那床头柜上,顺便伸手去光了床头的灯。滑身躺下,很自然的在苏奕丞的怀里找到了一个自己舒适的位置。习惯就是件这么可怕的时间,才多久时间,这样被他拥着睡成了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没有一点别扭和不习惯,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她不可否认,他的怀抱真的很诱人,被他这样抱着自己能一夜好眠,睡的极其安稳。

    黑暗中,就是安然混混沌沌的快要睡着的时候,某人的大掌突然探进她的衣内,顺着她的背缓缓移到了她的小腹,然后大有缓缓而上的趋势。

    安然猛的睁眼,睡意一下就没有了,一把将他的手抓住,说道,“你,你干嘛。”

    苏奕丞将她拉近些,让两人的身子更贴近些,呼吸也略有些急促,“安然,你说我们要努力的。”

    安然一下就明天他口中的努力是指什么,她还记得自己刚刚在‘悠然居’里说的话。可是,可是她可以不想明天起来去上班又得围着围巾过去。

    安然推了推他,忙说道:“苏,苏奕丞,我们,我们有协议的。一周,一周一次!”

    苏奕丞已欺身将她压在身下,大掌在她身上来回探索着,唇也开始压下来,边说道:“嗯,我知道,之前的不算,今天开始。”

    闻言,安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什么逻辑!

    可是身子却在他的爱抚下,亲吻下慢慢有了反应,苏奕丞的攻势很猛,她有些招架不住,理智在做最后的挣扎,“苏,苏奕丞,别——啊!”

    唇上被苏奕丞略带惩罚的坏坏一咬,疼的安然不禁轻叫出声。苏奕丞唇贴的她的唇,说道:“叫我奕丞,我喜欢听你叫我奕丞。”声音开始沙哑,带着浓浓**的味道。

    安然有些被打败,她才不要管他叫什么,手有些无力的推着身上的他,说道:“你,你起来。”

    “专心点。”苏奕丞亲吻她的唇,亲吻她的眼眉,声音暗哑的厉害,说道:“你说我们要努力的。”说着,直接俯身覆住她人唇,再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安然无奈,却也只能认命,不过还好,今晚做了,只是明晚她可以好好的舒服的睡上一觉。

    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昨晚似乎忘了关窗,晨风吹进来将窗帘吹起,那阳光穿过窗帘照射进来,照亮了整个屋子,再看身边,苏奕丞已经不在,不过似乎刚走,床上还留着他的温度。

    安然只觉得浑身酸痛的厉害,整个人也累呼呼的,她甚至记不起昨晚自己最后是怎么睡过去的,整个人疲惫的紧。

    眼皮沉沉的,想起身,却浑身被人抽干了力气似地,一点都使不上劲,最后带着疲态,又重新昏睡过去。

    “安然,安然?”

    眼皮依旧沉重的厉害,耳边传来拿熟悉的轻唤,轻轻柔柔的,很好听。再次醒来整个房间相比之前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纱帘照射进来,看着略有些刺眼。

    而苏奕丞则站在床边,正微笑的看着她,见她醒来,轻柔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道:“快点起来,不然等有一下就该迟到了。”

    安然躺在床上,睁眼,闭眼,如此反复动了好几下,这才缓缓的醒过来,转头看了看一旁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八点半了,果然,如果她再不起来,估计连走路过去都该回迟到。

    撑坐着想起来,却因为身子那浑身的酸痛又重新重重躺下,还好这床够柔软,摔的并不疼。

    苏奕丞将她扶起声来,边开口说道:“你看你,也不知道小心点。”

    他不说还好,一说安然就想起昨晚的事,没好气的狠狠瞪了他眼,小声的嘀咕,“还不是因为你。”

    苏奕丞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俯身助她坐起身来。边说道,“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洗漱下,出去就可以吃了。”

    安然略有些赌气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踉跄的直接朝浴室过去,进了浴室,忙上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还好还好,脖子上并没有留下太多太明显的吻痕,总算也不至于今天又要围着围巾去上班,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苏奕丞看着她对着镜子松口气的样子,失笑的摇摇头,转身出去,准备在她出来前,给她热一杯牛奶。

    样板间的进度还算顺利,一切全都是计划内顺利的进行着,而黄德兴也在为即将开始的科技城的项目而忙碌着,最近频繁的拉合作,找实力相当的建筑公司,其中‘锐新建筑’则成了首选,‘锐新’是近来在江城刚发展起来的建筑公司,却在过去一个月一连标的了好几个大的项目,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的老板是莫非,而莫非是江城城建局局长的女婿!

    安然拿着修改过的设计图去找黄德兴,却没想到会在黄德兴的办公室里遇到莫非。

    距离上一次见他,已经差不多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那次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谈过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

    “安然啊,你来得正巧,莫总来谈合作的事,你也做下来一起聊聊吧。”见安然进来,黄德兴高兴的说道,他是人精,在商场上这么多年,从最初拿笔画图到现在只看文件和找人谈合作,他自然见个各色的人,所以从他第一次莫非在他办公室里遇到安然起,他一眼就看出了他们两人间那不寻常的关系,他现在算是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他不管做什么,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只要能被他所利用,那么就会好不客气的利用。

    “莫总。”安然朝莫非点点头,平静的带着疏离,并没有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好似真的只是见到了个陌生人,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转头将手中的文件递给黄德兴,说道:“总监,这是最新修改过的图纸,你看下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我准备在样板间做一点小的调整。”

    黄德兴接过,却并没有看,只是将图纸放到一边,看着安然说道:“不着急,一起坐下来聊聊吧,莫总怎么说也是你的老同学,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莫总想要的,这样也有利于两家公司的合作能够顺利进行。”

    “我——”安然还想拒绝,却被莫非直接接过话去。“一起聊聊吧,以后两家公司要是合作,我们也避免不了要接触,现在就算是先练习,先熟悉。”

    “是啊是啊。”黄德兴也接口说道:“你们两都是设计师,以后两家公司合作了,你们一起合作的机会也就多了,我记得你们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就是黄金组合,两人一切合作的作品曾经在国内获过奖的。”

    莫非定定的看着她,那眼神包含着许多,安然不想探究他眼里的意思,却也推搪不过,最后还是在他旁边坐下。

    其实他们聊的内容她并插不上,她只会画图设计,对工公司的运营,两家的合作,一些合同上的合作条件什么的,她真的是一窍不通。但是黄德兴和莫非两人似乎并不介意,说道某出,也会将话递给过来给她,而她只是笑笑,点点头,随口迎合。

    这一谈一坐便是大半个小时,最后黄德兴提议带莫非去工地上走走,顺便看看安然这次设计的样板间,可是就在临出门的时候,他却突然接到一个重要客户的电话,不得已,说只能请安然带莫非过去看看,正好安然也是这次的设计师,什么创作理念之类的,也可以同莫非好好解释解释。

    安然甚至有些怀疑这黄德兴根本就是故意的,但是推脱不掉,还是硬着头皮将此事应下。

    两人刚要出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碰到迎面过来的肖晓,见到莫非,肖晓边热情的朝他伸出手,客套寒暄的聊了起来。

    “安然这是要带莫总去工地吗?”肖晓娇笑着问道。

    安然点点头,并没多说。

    “那要不要一同去呢,正好我在那附近也有个项目正好在施工,也可以带莫总过去参观参观,让莫总给我提提建议什么的。”肖晓热情的说道,身子朝莫非靠了靠,胸口若隐若现的,看着有些勾人。

    其实莫非有些反感肖晓这样的人,总是浓妆艳抹的,浑身带着十足的风尘味,虽然他回国没有多久,但是在这短短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同江城建筑业内的人大多都有过接触,对于肖晓在业内的传闻当然是有所耳闻,本能的对这个女人有些排斥和不喜欢。直接开口拒绝说道:“不用了,我从来没有习惯帮别人给建议,如果一个建筑案已经投入施工而设计者却依旧对自己的设计抱着不确定的态度,那么我觉得这个设计师根本就不适合做建筑,或者可以直接换个更合适的行业,建筑是让人居住让人活动的场所,那是要对生命负责的,如果没有信心做好,那如同等于谋人性命。”说完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率先越过她离开。

    安然看着肖晓,并没有错过她脸上那红一阵白一阵的表情,没有多说,直接跟上莫非的脚步离开。

    站着电梯门口等电梯,看了他眼,淡淡的说了句,“刚刚的话,未免太重了点吧。”

    莫非转头看着她,只说道:“我说得是事实,况且,我们当初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安然不说话,他们当初的确是这样过来的,莫非刚刚的话,是之前他们在学校里他们的导师曾经对他们说过的,为此他们曾颓废过,却在最后为了争口气,而努力让自己做的更好。

    “叮——!”电梯在这个时候到了,安然没看他,率先进了电梯。

    这一天这一路走来似乎碰到的人还真不少,安然没想过会在公司门口遇到程翔,而再次见到他,如果不是他叫她,她甚至根本就认不得眼前头发凌乱,身上衣服褶皱,甚至满脸那没有刮干净胡渣的男人是程翔,当初那个白净的让林丽迷恋了10年的男人。

    “安然,你告诉我林丽在哪里好不好,我找不到她,到处都找不到!”程翔抓着安然,那神情带着恳求。

    安然愣了好一愣,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程翔,不住的有些想摇头想叹息,当初林丽爱他的时候为什么不早点意识到自己对林丽的感情呢,就是因为他当初的摇摆不定,所以毁了他和林丽那段曾让多少人羡慕的感情。现在林丽被伤到已经无力再爱了,他再回头说爱,难道不觉得太晚了吗?每个人总有等累的时候,心若是死了,又怎么能回头。

    “程翔,你这样又是何苦,你不能太自私,这样伤了她还想能获得她的原谅,重新开始。林丽也是人,心也是肉做的,伤了痛了你总该给她时间疗伤,既然她不想让你找到,那么我是她朋友,所以我也不会告诉你她去了哪。”

    “我去过她老家,可是他们说她搬家了,我在哪里找了一个星期,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安然,我真的爱她,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好不好,我不去打扰她,只远远的看看她,看她过的好不好。”程翔说道,悔恨的泪划过他那有些憔悴不堪的脸。

    安然转过头,鼻尖有些酸,瞥开头,不去看他,忍住那眼中想要落下的泪,淡淡的开口,“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不能要求比尔会永远在原地等你,她也会等累,心伤。”说完,不再理会他,直接转身离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1 是我不好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2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