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20 小斌shou伤

020 小斌shou伤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终究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所以当时他抓了钥匙直接开车去了凌苒的家,他到的时候凌苒已经是满身的酒气,看着他的神情也开始已经有些涣散不清了,而他进门的时候只见孩子躲在客厅的角落,手上被打碎掉的酒瓶碴子划了好大一条口子,所幸口子并不深,但也留了不少血。

    另外除了手上的伤,额头也被磕破了,微微渗着血,那脸也被擦破了皮,冒着血丝。

    周翰简直是不敢相信,他虽然知道凌苒会打骂孩子,却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会下手这么的重,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啊,难道她一点都没有感觉的吗?

    上前一把将孩子抱起,转身要走却被凌苒拦住,“不许你把孩子带走!”

    看着怀中孩子手心的那细长的伤口,血从伤口里冒出来,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压着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给我让开。”

    凌苒并不走开,定定的看着他说道:“要,要带走孩子可以,那你答应,答应我要救我爸爸出来。”因为喝了太多酒,说话间从嘴里吐出来的气熏的人直恶心反胃。

    “不可能,我说过我不会帮他,你就死了这条心。”周翰厉声说道,转开脚步准备从她身边越过。

    凌苒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让他把孩子带走,她已经要走投无路了,要是爸爸的罪名成立了,那么她现在住的着房子,以后用的钱那就全都没有了,她不敢想,要是没钱没有凌市长千金这个名号,她还剩下什么,她以后还怎么生活,要她同那些人一样出去工作累死累活靠工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一想到以后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她就害怕,所以这段时间她尽可能的找人帮忙,她找过苏奕丞,可是他做的太绝,只答应帮忙让她跟爸爸见一面,其他什么都不肯答应,而也是在见了爸爸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害爸爸的人就是苏奕丞,是他收集了证据把那些资料全都交给纪委,所以爸爸才会东窗事发。她找别人,可是当初跟凌家交情好的那些人现在一概对她避而不见,深怕惹上上没有必要的麻烦。想来想去,最后她只能想到了周翰,这个当初爱她爱到甚至可以为她去死的男人,可是她没有想到,竟然连他也拒绝她,而且还把话说的这么的绝,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如果连周翰都不愿意帮她,那就没有人会帮她了。想着,凌苒伸手就要去抢他怀里的孩子,边说道:“你不帮我就别想把孩子带走,你不帮我你们周家就别想要这个孙子!”

    凌苒此刻表情狰狞的让人害怕,周翰怀里小家伙是真的怕她了,猛地转身紧紧的抱着周翰的脖子。

    周翰侧身挡开她,让孩子在自己的肩膀上趴好,看着凌苒冷声说道:“当初是你不要孩子的!”

    “我现在要了!”凌苒大声的叫着,现在孩子就是她的护身符,周家不可能不要孙子的,只要孩子跟着她,就算周翰不肯帮爸爸,那周家也会因为顾及到孩子而不会亏待她。想着,又伸手朝周翰扑过去,边叫着,“把孩子给我,把孩子给我……”

    周翰推开他,力道有些重,直接把凌苒推到在了地上,说道:“我不会把孩子给你,你根本就不配做为一个母亲。”

    说完,周翰抱着孩子就打算要走,他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跟她纠缠,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带孩子去医院。

    见他要走,凌苒情急直接抱着周翰的大腿,祈求道:“别这样,周翰,别这样对我,你是爱我的呀,你说你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甚至可以为了我去死,周翰,我错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们重新开始,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回美国,我们跟以前一样,好不好,别不要我,我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没有你了……”边说着边哭着,手紧紧的抓着周翰的大腿不让他走。

    周翰没去看她,或许当初他还会为她的眼泪为她的柔弱而心软,但是现在他不会了,她不是自己当然认识的凌苒,而自己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爱她爱到可以去死的那个周翰了。

    冷声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放开!”那语气里透着决绝。

    “不,我不要。”凌苒将他抱的更紧了些,嘴里不停的说着,“你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的!……”

    “呵呵…。”周翰冷笑,低头看了她一眼,只说道:“当初是我太笨才会爱上你,没有人会永远愚蠢下去!”说完,一个用力将腿抽开,然后并不再看她一眼离开,即使她趴在地上朝他嘶吼着。

    林丽从周翰的办公室出来便直接提着手中的包下去了,一路从办公室到公司楼下的停车场,林丽一步都不待停顿的,当坐到车上,胸口还有些微喘,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一路走的太急还是因为心中还在为周翰刚刚说的那些话而生气。

    在车上坐了好一会儿,待自己缓过气息来,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嘴角半倾自嘲的摇摇头,只轻声自语道:“本来就是合作关系,是我多事了……”

    坐在车上自嘲的反省了好一会儿。,林丽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并没有开车回去,而是就这样开着车吹着风缓解胸口的烦闷。原想打电话给安然约她出来聊聊说说话,可又怕她看出什么替自己担心,况且她现在还怀着孩子。

    就这样没有什么目的性的开着车,好巧不巧遇上下班高峰,车子直接被卡在了霓虹灯下那长长的车流之中,不同于其他车主的焦虑心情,林丽只单手放在窗台,手轻轻的撑着头,这样堵在这里倒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不用去烦等下去哪。

    窗外的凉风吹过脸旁,有些干燥刮脸,林丽缓缓开着车子跟在大队伍中缓缓移动,走一步停了好几分钟,这大半小时下来,竟然开不到五十米。

    胸口还闷闷的有些难受,还在为刚刚周翰的那些话而不舒服,其实静下心来细想他说的没错,他们原本就不是夫妻,非但说不上夫妻,就连朋友都称不上,她确实没有认清身份管的多了些。

    林丽并不否认,她确实是把小家伙当作自己那个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了。

    想起那个没缘分的孩子,心中的酸涩痛楚更多了几分,微微仰头,将自己眼中的泪意给逼退回去,好一会儿直到身后传来‘啪啪——’的催促声,林丽再抬头,只见前面的长龙已经缓缓移动开,交警站着十字路口指挥着来往的车辆,车灯打到他们的身上衣服亮着警示的光,而也就在他们的指挥下,路倒也慢慢的通了。

    许是见林丽的这车迟迟不动停着堵了后面的车辆,远处的交警朝她飞来一个严厉的眼神,伸手朝她挥了挥,示意她快点开车。

    林丽这才回过神,赶在那交警没有发表朝她走过来之前,忙发动车子离开。

    终究还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林丽还是开车回了家。不过路上那堵了赌,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开门进去,周翰还没有回来,想来也是,他向来是工作第一的。

    屋子里黑漆漆一片,按了灯,整个屋子亮堂起来,林丽伸手按了按额头,只觉得今天自己特别的累,将包放到矮几上,自己直接靠坐到沙发上,闭着眼睛仰着头。

    林丽确实是有些累的,就这样躺靠着坐着,竟然迷迷糊糊的有了些困意,而就在林丽以为自己要睡着的时候,大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了,而林丽因为有困意却并没有睡着,这样的动静让她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来,抬眼朝大门处看去,只见周翰抱着孩子从门外进来,脸上的脸色看得出来并不好,比以往的冷漠此时更多了分阴沉和怒意。

    而他抱着的孩子此刻整趴在他的肩头,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一动不动的,似乎是睡着了。而这个孩子并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他妈妈接走的周伽斌小朋友。

    周翰也看到她,稍有些一愣,那原本冷漠带着阴沉的脸上闪过一瞬的愧疚和歉意,不过也就一瞬,不待林丽确认过来,那表情已恢复如初,转过身子抱着孩子就要朝孩子的房间过去。

    而也就在他抱着孩子转过身去之后,林丽这才注意到那趴在他肩头睡着的小家伙,那抱在周翰脖子后面的手竟然裹着纱布,就连他的额头,也都贴着创可贴,那白嫩的脸蛋上擦过条划痕,虽然并不严重,但是也还细细的带着血丝。

    林丽霍的站起身朝他们过去,看着孩子的手和脸,还是禁不住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语气有些急,声音不禁也有些大。

    背上小家伙不安的颤抖了下,抱着周翰的脖子力道更紧了些,像是在害怕什么。

    周翰皱了皱眉头,伸手轻轻拍了拍孩子,只看了林丽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抱着孩子进了房间。

    林丽跟着过去,却在门口硬生生的停住,想起周翰下午的话,她怕自己待会儿又逾越了。

    周翰轻轻的将孩子放到床上,替他盖好被子准备出来的时候手却被睡梦中的小家伙紧紧抓住,原本已经睡着的小家伙已经醒来,那黑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周翰,微微有些闪烁,似乎在害怕。

    周翰看着他,没有抽回手。

    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伸手摸轻轻摸了摸他脸上和额头的伤,问道:“还疼吗?”他的声音原本有些偏低沉,所以语气再轻,听着也并不温柔。

    小家伙只是摇头,眼睛依旧盯着他看着,生怕他走掉似得。

    周翰有些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即使知道心里还是放不开对他身世的介意,但是今天他真的是心疼这个孩子,刚刚在医院,护士给他清理伤口,这么小小年纪,他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到是把那给他清洗伤口上药的护士给心疼的哭了。

    避开他额头的伤揉了揉他的头发,周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柔,“把眼睛闭上。”

    小家伙很听话的把眼睛闭上,可那抓着周翰的手并没有松开。周翰也任由着他抓着,就那样半蹲在床边等孩子慢慢睡过去。

    小家伙极没有安全感,深怕他会丢下自己一个人,闭着眼睛总要过几分钟睁开来一次,见到他在身边,这才有些安心的重新将眼睛闭上,然后又过几分钟又睁开,然后又闭上,如此反复,等他真正睡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情了。

    小家伙睡着之后周翰并没有急于离开,在他的床边待了好一会儿,确认他已经睡熟之后,这才轻轻的把他的手放到被子里,帮他捂好被角这才转身出去,却在门口遇到从刚刚开始并没有离开的林丽。

    他看的出她脸上的担心和焦急,也看得到她张口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想起自己下午在办公室说的那些话,有些愧疚,明白是自己的那些话伤到她了。

    林丽最终没有问出来,因为不再被人一句回了过来她多管闲事而弄得自己无言以对。

    其实不用问也可以看的出来,小斌这身上的这些伤估计是跟他的那位妈妈脱不了干系,只是意外的是那个凌苒怎么下得了手,孩子还那么小,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怎么残忍的下的了手。

    不过现在孩子被带回来了,她也就放心了,想着孩子现在睡着了,还是不进去了,明天早上早点起来给他做点他喜欢的瘦肉粥好了。

    想着,林丽转身便想回房,关于瘦肉粥,她晚上还得上网查查资料。其实她的厨艺不好,上大学前被爸爸妈妈惯着,就没有让她下过厨房,上大学之后开始跟着安然混食堂,后来同程翔恋爱便一直由程翔照顾着她的胃,这一照顾就是10年,所以她也不曾正经学过做菜平时简单的早餐还行,正儿八经的什么粥什么菜的,她是不会的,而且结婚这二十几天来,基本都是她去接了小斌放学之后直接同他在外面吃过晚餐再回来的,周翰一般都会在外面忙到10点多才回来,最早也要8点,不是工作就是应酬,所以家里除了早上的早餐,几乎不怎么开火,当然,她这段时间也上网找资料想自己学着做点简单的菜样,因为她觉得老在外面吃,外面的味精盐都放的比较多,对孩子会不好。

    可林丽这才想走,这下一秒,手却被人抓住了,转过头,看着周翰,皱了粥眉头,语气有些不客气的说道:“干什么。”其实还在生气,不过现在气的已经不是因为下午的那些话,而是气他跟凌苒闹不好为什么要影响到孩子!

    周翰看着她,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

    林丽没说话,只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将手抽回,直接朝隔壁自己的房间进去。

    周翰看着她进了房间,转过身被靠在墙上,整个人有些疲惫的闭上眼。

    坐在房间里,林丽在网上找了好多关于儿童的教养餐的做法,并且煞有其事的认真的坐着笔记,有时候就是这样,这吃的东西看多了,你自己也就嘴馋了,嘴馋了那就大不了不看就是了,可是如果对于一个晚上到现在还没有吃的人来说,那就有些悲剧了,看着那电脑屏幕上点出来的美食照片,林丽的肚子很应景的咕声叫了起来。

    而就在林丽想着要不要出去找点吃的东西的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起身去开门,只见周翰站在门口,原先身上的那套西装已经换成居家服,只是比较诡异的是他现在身上穿着的围裙,与他平时一贯的西装衬衫相比,这样的周翰林丽初见还真有些说不上来的不习惯和奇怪。

    “我煮了点面,出来一起吃点吧。”周翰看着她说道。

    林丽看着他,还有些生闷气,刚想开口拒绝,“我不——”这嘴才张开,肚子就应声叫起来了,硬生生的打断了她的话叫她说不出口。

    周翰看着她,嘴角半倾着,有些揶揄的说道:“如果你想说你不饿,我想我是很难相信的。”

    林丽脸一红,整个人有些燥热起来,却不想被他看了笑话,只嘴硬的说道:“我就是不饿!”语气里明显带着赌气!说完就打算关门把他挡在门外。然而周翰似乎早已经看出她的想法,伸脚将门挡住,任由着林丽怎么推也没办法将门关上。

    林丽有些火了,干脆也不推门了,把门大敞着,看着他有些怒气冲冲的说道:“你想干什么,我说我不饿,难道不可以吗!”

    “对不起,如果你因为我下午说的那些话,那么我道歉。”周翰看着她表情很认真,语气也很真诚,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一个善于解释的人。我做错了事情,所以我道歉,当然至于你,接受不接受是你的权利。”

    他这样直接且‘正式’的道歉倒是让林丽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定定的看着他,脸上的怒气却并明显的淡去。

    见她不说话,周翰又说道:“面已经煮好了,想吃的话就出来吧。”说完便不再看她,直接转身朝餐厅的方向过去。

    ------题外话------

    还是别原谅我吧~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20 小斌shou伤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2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3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