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1 你动作也太快了

081 你动作也太快了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晚上,睡觉前安然将林丽的决定告诉苏奕丞,让他来分析分析林丽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间内灯以及被暗灭,安然此刻枕着他的手臂躺在他的怀里,睁着眼看着这整个黑寂的房间,等待着他的答案。

    许久苏奕丞才缓缓的开口,淡淡的说道:“其实说不上对错,关于感情,根本就没有什么硬性指标来衡量错对,只有值得和不值得,如果她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那便就不存在什么对与错。其实就算最后会受伤,但是受伤有时候也未必是坏事,其实有时候伤痛往往成长最快的,当然,这样的代价也非常的大。”

    安然沉默,好一会儿才有些伤感的开口,“我宁愿林丽永远不要长大,一直之前那样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苏奕丞轻抚着她的背,来回抚触,那动作像是在安慰她,让她的情绪慢慢趋于平静。然后这才淡淡的开口,说道:“事物总是有两面性,或许你该这样想,现在知道总好过以后知道,现在是10年的感情,要是以后15年,20年的感情,那个时候再知道,只会伤得更深到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甚至连愈合的机会都恢复的要慢上许多。”

    “也许吧。”安然纳纳的说道,声音轻轻柔柔有些飘忽。他说的没错,就如他说的那样。虽然说不说结果都是痛,但是这长痛不如短痛,现在知道好过几年后再知道,到时候估计只会比现在更糟糕。

    苏奕丞头吻了吻她的发心,黑暗中似乎看的见一切,伸手将她那紧皱着的眉头抚平,然后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好了,睡吧,不想了,也许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林丽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必定是深思过哪个做法更能让她自己幸福和快乐,你要的不也就是这两点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安然没再说话,缓缓的闭上眼,然后挪动着甚至几更往他怀里更缩了缩,边点点头,闭上眼眼睛。

    苏奕丞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上,然后来回的轻抚着,就如同哄着婴儿般似地,轻拍着让她入睡。直到听那她那声音逐渐趋于平缓,这才放下心来,安心的合着她的呼吸一同睡过去。

    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苏奕丞照例已经不在,窗外阳光微微绕过窗帘从缝隙中洒进来,室内逐渐明亮。

    睁着眼看了会儿天花板,安然这才翻身从床上起来,习惯性的先去洗手间洗漱,换好衣服出来,正好8点。

    打开房门出去,只见苏奕丞正背对着她在那半开放的厨房里做着煎蛋,一旁的面包机上烤着两片略有些金黄的土司,吧台桌面上已经烤好了两片,两个盘子里还分别装在靠好的香肠和培根,看上去就非常的有食欲。

    安然突然觉得自己狠幸福,看着他的背影,嘴角缓缓勾起笑意。没有多想,就这样朝着他过去,然后从他身后环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那宽厚的脊背上,这样抱着他的感觉竟然出奇的有些好。

    苏奕丞被她的动作一愣,差点没有把锅中的蛋给煎焦,赶忙将鸡蛋用锅铲推了推,不至于那鸡蛋占着锅底,嘴角却也不自觉的半勾起笑,好一会儿才问到:“怎么了?”

    安然贴着他的背摇摇头,纳纳的低声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这样抱抱你。”说着,环着他的力道更紧了些。这样抱着他的感觉真的很奇妙,紧紧贴着他的背,甚至可以听见他的心跳,而他说话的时候,耳朵贴着他的背,甚至能感觉到他因为说话而产生的肌肉振动。

    苏奕丞笑,嘴角的笑意彻底扩大开来,只说道:“好。”

    然后单手覆上她的手,单手将火关掉,然后用锅的余温将那半熟的鸡蛋煎好。

    安然又抱了他好一会儿,最后才将他放开,只见苏奕丞微笑的转头看着她。而她也大方的朝他回以微笑,然后踮起脚尖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吻。只是轻轻的一个啄吻,安然便快速的放开他,然后端过流理台上放着的盘子,从厨房绕到了外面的吧台上,一屁股坐到那张红色的高脚椅上。

    苏奕丞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嘴角好笑的勾着,失笑的摇摇头,这才反应过来,从消毒柜里拿了两幅刀叉餐具出来。递过去给安然。

    安然抓过一片吐司吃着,那烤得不焦不脆的口感真的很好,点点头,然后俏皮的朝他笑笑,竖了竖拇指,赞许他味道真的很好。

    边吃着,苏奕丞突然开口问道:“今天晚上要加班吗,还是下班后还有什么其他的安排?”

    “没有。”安然摇摇头,并没有什么事。

    “晚上你来陪我,一起出席一个宴会,好吗?”苏奕丞征询她的意见,如果她不愿意,他自然不会勉强,一切以她为先。

    安然点点头,又问道:“什么宴会啊?”安然问道,其实她是挺不喜欢那样的场合的,每个人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舞会里,同一些并没有什么交情的人谈天说笑。不过他开口,她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没什么,就是一个长辈的大寿。”苏奕丞轻笑着说。

    安然点点头,“需要买礼物吗?”她想做一个合格的妻子,至少来帮他分担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苏奕丞笑着摇头,“礼物之前已经准备好了,不用担心,下班我去结你。”

    安然点点头,朝他笑笑。

    依旧是苏奕丞送她去公司,其实曾不止一次安然对他抗议过,但是他每次总是笑,然后每天还是坚持送她来上班,根本就不把她的抗议放在心上。

    车子最终啊缓缓在安然公司大楼门口停下,临下车前,安然突然转过身,正视着苏奕丞,一脸认真的开口,说道:“苏特助,我可以跟你认真的谈谈吗?”

    苏奕丞好笑的看着她,问道:“顾设计师要跟我谈什么?”学她叫他的方式,苏奕丞也用她的职业来称呼她。

    安然没在意,直接说道,“苏先生,以后能让我自己开车吗?你这样每天接送,虽然我内心无比的喜悦,但是!”安然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但是我这样真的很不方便!”她的工作决定了她不可能每天都能待在办公室里,她时常要往工地里跑,有时候一天一次,有时候一天几次,完全没有定准。所以没有车就真的很不方便,不然像她这样的机械白痴也不会下定决心去考驾照了。其实除了这个原因,另外也不过是不想他这么辛苦,原本市委的办公大楼就跟她的公司差了好几条街,也就是说,他现在每天都绕好远来送她上班,这样,她会心里过意不去的。

    苏奕丞挑了挑眉,看着她,问道:“是我给你造成的困扰?”

    安然一怔,好一会儿回答不上来,其实,也算不上困扰,他每天接送其实让她特别的有虚荣感,另外其实最近去工地的机会也不多,因为她手上的项目差不多都已经快要完成,其实说起来,还是怕他麻烦到,不想他太过辛苦罢了。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安然看着他,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愧疚有些受伤,如此,突然觉得自己有罪恶感,明明人家是好心送她,而她却还不知好歹来指责他送的不对。如此想着,安然那原本高涨的气焰一下消失了殆尽,看着他,有些愧疚的说道:“我,我没有这个意思……”

    苏奕丞其实想笑的,她现在这样的模样跟刚刚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完全是判若两人。强忍着嘴上的笑意,看着她,温柔的抬起她的脸,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其实开车送你,我一直觉得是一件幸福的事,所以,我一直当这是你给我的福利。”

    安然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心里被他的话感动的一塌糊涂,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可以把甜言蜜语说的如此动听,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矫情。

    “安然,愿意一直给我这样的福利吗?”看着她的眼,苏奕丞问得很认真。

    安然愣愣的点点头,此刻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开始时候的坚持,遇上这样的他,如何能让人拒绝。

    苏奕丞笑,欠身将吻落到她的额前,眉心,然后是唇。

    再待放开她,安然早已经面色潮红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这样的她,又忍不住轻啄了好几下她的唇,这才放她下车。

    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安然的嘴角若隐若现带着笑。

    “呵,可真甜蜜啊。”

    转头,肖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身后,看着她,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样子。

    安然转过头,收敛起嘴角的笑,说道:“谢谢夸奖。”直直的看着电梯的大门,不再转头看她一眼。

    肖晓斜眯着眼看她,刚刚在外面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和苏奕丞两人在车上**,心里没有缘由的怒火一下就川烧起来。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她遇到的男人都如此优秀,莫非是,苏奕丞更是。可是她呢,跟在黄德兴身边八年,从18岁出社会在他身边,忍受着这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老男人来对她又亲又抱,明明觉得恶心的要死还要笑着来讨好他,这也罢了,可是这么多年她得到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还得忍受他家那只母老虎的辱骂和巴掌。

    叮——

    电梯到了,安然刚想进去,肖晓猛的撞过她的肩膀上前,在安然扶着肩膀差点要摔倒的时候,转过身,嘴角是不屑的笑容,毫无诚意的说道:“抱歉,没看到。”

    安然,有些气愤的看着她,上前进了电梯,揉了揉有些被撞疼的肩膀,不咸不淡的说道:“没关系,有些人眼睛小一点,自然是看不到的。”

    “你!”肖晓几乎有些气结的看着她,想反驳,却一时又说不出一句话来。

    安然没看她,直直的盯着那不断跳动的红色数字,终于,跳到指定的楼层的时候,‘叮——’的一声,门开了。提着包,直接从电梯里出去。

    看着安然,她的眼神比刚刚更加阴狠了些。

    中午的时候,因为不放心,还是给林丽打了个电话。今天的林丽情绪似乎有好些了,起码说话不至于像昨天那样有气无力,当然,想要恢复到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林丽,这样的时间,似乎还短短不够。

    “今天的胃口还好吗?”她这样没胃口一点都不想吃真的让人很担心,“我告诉你啊,你就算是吃不下,哪怕真的没有胃口,你多少也得给我吃点,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我知道了,你都快成我妈了,我妈都没你这么啰嗦。”林丽笑着抗议,心情似乎不错。

    “我倒是想成你妈,下次你再不吃东西我就骂。”安然打趣着说道。

    “好了好了,有吃啦,刚刚程翔煮了面给我,我吃了一大碗,把昨天没吃的都给补回来了。”林丽如此说道。

    安然没再多说,其实早就知道,这世上能让她心甘情愿吃饭的还是只有程翔,不过肯吃就好。

    “对了,你爸妈什么时候到,到时候我安排时间陪他们逛逛。”林丽的父母在另一个城市,是一般的工薪阶层,当初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暑假,几个人组织去旅游,其中一个目的地就是林丽的家乡,林丽的父母都是热情朴实的人,当初他们在那,几乎吃住全都是在林丽家里的。有时候给林丽寄东西过来,也总会多寄几份,让林丽分发给他们。

    “后天到,程翔这几天开始请假了,婚礼的事程家那边会安排,所以到时候他会陪我爸妈到处看看逛逛的,你就不用特地请假来陪我们爸妈,有时间的话来陪我们一起吃顿饭,对了,到时候带上你们家的苏先生。”林丽说道。

    安然沉默,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林丽。”

    “嗯?”

    安然还是忍不住问道:“真的不后悔吗?”

    好一会儿,林丽才淡淡的开口,说道:“不后悔。其实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一切也只不过是误会,现在程翔已经没有再去找过潇潇了,之前答应她说跟她回美国,不过是一个借口,帮她安稳情绪而已。”

    “我才不管糟糕不糟糕,你给我听着,你必须得幸福!知道吗?”安然用威胁的语气对她说出自己的祝福。

    “嗯。”电话那边,林丽的声音有些哽咽。

    两人又聊了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晚上下班的时候,才下楼,苏奕丞的车子已经停在楼下。

    两人一起先回了家,下车的时候安然这才注意到那放在车子坐的两个纸袋。

    “是什么?”安然好奇的问,“衣服?”

    苏奕丞点点头,“嗯,我记得你上次的那件礼服似乎报销了。”

    安然这才恍然想起,那件橘色额礼服上次被那张家悍妇倒了一身红酒之后一直忘了送去干洗。“天,我差点忘了。”还想说晚上就穿那件过去呢。

    苏奕丞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牵过她的手,“走吧。”

    浴室里的镜子前,安然看着自己身上的这套淡紫色的连衣裙,不若一般的传统的晚礼服,裙子布质很轻柔,挂脖的样式,裙摆并不太长,只及膝过。不得不承认苏奕丞的眼光真的很毒,尺寸竟然不大不小给她正正好,就似乎是量身定做一般,合适极了。

    “哐啦——”

    推拉门被人推开,只见苏奕丞已经换好西装,微笑的看着她,认真的将她打量一番,然后上前,从她身后将她抱住,下巴抵着她的肩膀,看着镜中的安然,摇晃着两人的身子,真心的说道:“今晚你好美。”

    安然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直白,红着脸略微低了低头,嘴角半弯着。突然想起,歪转过头看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穿什么号?”

    苏奕丞低笑,那拥着她的大掌开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邪魅,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说道:“像这样。”比起说,他更希望身体力行的做给她让她明白。“知道了吗?”

    安然爆红着脸,舌头被猫调走似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好后悔自己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好奇害死猫啊!

    猛地抓住他那到处点火乱摸的手,“我,我知道了。”

    苏奕丞闷笑的将头埋在她的肩窝,好一会儿才止住笑。然后这才放开她,牵着她的手一同出了门。

    晚上的宴会还是在‘江城大饭店’,不同于上次,这次的宴会设在了三楼稍小点的宴会厅。

    安然挽着苏奕丞的胳膊从电梯里出来,这才出电梯,就看见会场门口那放着的大字报,“祝‘旭东集团’董事长萧应天60大寿!”

    安然这才知道,原来他口中的长辈就是萧应天。

    两人从入场口进去,里面的舞会已经开始,轻缓的音乐在整个会场响着。

    今天会场里来了很多人,不仅仅只是建筑业这行的,好多其他行业的名流也多数到场,当然,还有一些同苏奕丞一样身份的,江城的高官,也非常买萧应天的面子。

    这场生日宴,根本就是一场名流聚集的晚宴。

    安然看了看苏奕丞,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好大的排场!”

    苏奕丞笑,伸手拍了拍她的手。

    一路进来,不断的有人上前来搭讪,因为苏奕丞并没有张扬自己已婚的消息,所以许多人看到他身边的安然的时候,总是会多问句,“苏特助,这位是?”

    然后苏奕丞总是会转头深情的看眼安然,再转头看那人说道:“我太太。”而安然则是站在一旁待那人看过来的时候,再微笑的朝那人点点头,表现的仪态大方。

    待这样来回招呼了四五个人,苏奕丞转头看她,顺手替她掠了掠那掉落下来的头发,问道:“累吗?”他知道她不喜欢也不习惯这样的宴会,看她嘴都快要笑僵了。

    安然摇摇头,“我会努力适应。”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因为他也是一个非常合格的丈夫。

    “不要勉强自己,不喜欢,我们下次就不来,好吗?”如果这样的宴会实在让她困扰,那他不会勉强她,他并不想让她委屈自己来配合他。

    安然摇摇头,朝他笑笑,“没有很勉强,因为是你,所以才想让自己努力去适应。”

    苏奕丞捏了捏她的鼻子,牵过她的手,“走吧。”

    安然点点头,伸手与他十指相扣。

    两人到萧应天身边的时候,他正同人说什么。见苏奕丞和安然,忙笑着说道:“阿丞,安然,你们来啦。”

    “萧叔叔,生日快乐。”苏奕丞将手中那本特意为萧应天找来的名家的字帖作为礼物递上前送给他,“这是郭沫若的字帖,祝萧叔叔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萧总,生日快乐。”安然也跟着苏奕丞朝他道贺道。

    萧应天这才伸手接过苏奕丞的字帖,又听见安然的道贺,突然抬起头,看着安然,有些不赞同的说道:“诶,你怎么还叫我萧总!”

    安然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叫萧总应该没错啊!怎么不可以叫嘛?

    见她一副傻愣愣的样子,苏奕小声的在她耳边提醒道:“叫萧叔叔。”

    安然这才恍然大悟过来,重新朝他道贺道:“萧叔叔,生日快乐。”

    萧应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嘛。”说着,伸手翻开苏奕丞送他的帖子,边看边不住的点头,边说道:“这么多人的字,我最喜欢就是郭沫若的字,还是阿丞你记得我的喜好。不像梓温那小子,到现在还没过来。”

    “舅舅,你这是在说我坏话吗?”

    身后,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叶梓温从身后朝萧应天过来。

    嬉笑着脸说道:“祝我最亲爱的舅舅念念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今年六十,明天五十八,越过越年轻!”

    “你这小子,尽不着调,说些不靠谱的。”萧应天笑骂,玩笑的朝他伸出手,说道:“我的礼物呢,怎么就你空手过来。”

    叶梓温摸了摸鼻子,说道:“我呢,知道舅舅你什么都不缺,然后最喜欢的字画,阿丞也一定会比我先一步送给你,所以我这像买也没什么东西可以买,所以最后决定什么都不送,多说这些祝福的话,比什么都强,您说是吧。”

    萧应天不待见的拍了下他那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就数你歪理最多。”

    叶梓温不在意的笑笑,转过头看向苏奕丞,突然想起自己这两天被奕娇那丫头缠到不行,一天十几二十个电话的打着,还得他差点都要关机了。质问道:“阿丞,你是不是把我另一个手机号码给奕娇那疯丫头了,我这两天快被她烦死了。”再这样下去,他会崩溃的!

    苏奕丞轻笑,心里觉得奕娇还真是说道做到,让她一天一二十个打还真这样一二十个打了。

    见他淡笑不语,叶梓温就做到自己猜中了,不满的说道:“喂,阿丞,我最近可没有什么事情得罪你吧!”

    苏奕丞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意,拉过身边的安然,半拥着她的腰,对她说道:“安然,我给你介绍,这就是叶梓温。”

    叶梓温这才注意到站在苏奕丞身边的安然,这一看,猛的就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眼,顾安然,阿丞闪婚的老婆居然是顾安然!

    萧应天看了看叶梓温,再看了看苏奕丞,又看了看一旁有些愣住的安然,嘴角勾起笑意,拍了拍自己侄子的肩膀,说道:“我当初就告诉过你,安然身后的关系可不简单。”他小子还傻愣愣的去招惹不该惹的,要知道,这苏奕丞可是腹黑出了名的笑面虎,笑里藏刀。

    相比起来虽然没有叶梓温那样震惊,安然也不禁有些意外,没想到那个油嘴滑舌油腔滑调的Eric竟然就是苏奕丞的好友,叶梓温!

    好一会儿,叶梓温才缓缓回过神来,转过头,看着苏奕丞,大声抗议道:“阿丞,你动作也太快了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81 你动作也太快了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2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3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4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5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