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070 胃病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第二天早上苏奕丞仍旧坚持要送她去上班,两人在停车场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另一部电梯下来的凌苒。

    凌苒看见他们,面带欢笑的朝他们过来,安然看了眼身边的苏奕丞,只见他略有些不悦的拧了拧眉头。没有多看凌苒一眼,转身直接朝那停在那的车子过去。

    在苏奕丞转身离开的瞬间,安然看见凌苒嘴角的笑明显淡漠下来,不过也就只有那一瞬,很快就重新扬起笑,看着安然客气的问道:“现在是要去上班吗?”

    安然会以微笑,淡淡的点头,“嗯,凌小姐也是吧。”

    “是啊,我在步行街开了家精品店,有空安然你可以去我那看看坐坐。”边说着,边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安然。

    安然微笑的接下,转头看了眼车里的苏奕丞,抱歉的朝凌苒笑笑,只说道:“不好意思,我得去上班了,我们有空聊。”

    凌苒笑着点头,转头看着车里的苏奕丞,眼里有种说不出的莫名情绪。

    安然开门在副驾驶上坐好,这才刚坐进去,安全带还没系上,身边的苏奕丞猛地踩下油门,车子直接横冲出去,好在安然反应稍快,伸手抓住车门把,这才不至于撞到。

    松了油门,苏奕丞略有些抱歉的看了她眼,想说,却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巧苏奕丞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大院里的座机,不用猜,一般是秦芸的电话。

    苏奕丞带上蓝牙,边专注的开着车,边说道:“喂。”

    “阿丞啊,跟亲家说定的时间是明天吧。”秦芸问道,虽然安然已经是苏家的儿媳妇,可这两家的父母到现在也没见过面。

    苏奕丞这才想起来,明晚定了时间两家父母一起吃个饭的,说道:“嗯,是明天。”

    “我就说是明天,你爸非说今天,我看他真是老年痴呆了。”秦芸在电话那边轻笑着说,突然又想到什么,语气一下严肃了起来,说道:“阿丞,凌苒回来了,前几天凌苒来家里过了。”

    苏奕丞一愣,他没想到凌苒事先竟然已经去过父母那边,他不明白她究竟想干什么。

    “阿丞,你在不在听?”久没有听到回应,秦芸不禁问道。

    苏奕丞回过神,淡淡的应了句,“在。”

    “她去找过你了?”

    “嗯。”苏奕丞依旧是淡淡的回应,转头看旁边的安然,只见她扭头看着外面。

    电话那边秦芸沉默了好一会儿,试探的问道:“安然,安然也知道了?”

    “我不清楚。”他不知道安然知道没,他没问,她也没问。

    电话那边秦芸轻叹了声,最后只说道:“有些事你亲口跟她说比她开口问你要更好些。”

    收了电话,转头看了眼安然,她依旧是刚才的姿势,单手靠着车窗,目光看着外面,异常的认真,仿佛外面有不容错过的风景。

    “妈刚才打电话来问明天晚饭的事,你跟爸妈说了吗?”苏奕丞淡淡的问道。

    安然回过神,点点头,“说了,前两天我已经通知爸妈了。”

    苏奕丞点点头,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况,而安然又重新转头看着外面。

    待车子缓缓在‘精诚建筑’门口停下,安然开门准备下车的时候,突然听见伸手苏奕丞淡淡开口,“我跟凌苒认识。”

    安然回过头,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问道:“是你之前说的那个朋友?”

    苏奕丞点头,只淡淡的说道:“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她刚从国外回来。”

    沉默了会儿,安然点点头,朝他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说完,直接开门下了车。嘴角浮着若隐若现的笑,虽然不知道他跟凌苒间的正真关系,但是他对她坦白相告,关于这点她还是高兴的,起码没有她担心的欺瞒。

    苏奕丞看了她进了大楼,然后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而后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重新拿过手机,调出电话号码,然后直接按了接通。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人接起,“喂,哪位……阿~!”只听见电话那边叶梓温有些慵懒的应了声,而后便是哈欠连连。

    “是我。”苏奕应声,等待她清醒。

    没多久,电话那边叶梓温明显清醒了点,声音不再是刚刚的飘渺,说道:“苏特助,你知道不知道一大清早扰人清梦是很不道德的!”

    “不知道。”苏奕丞只是淡淡的说,“那房子装修得怎么样了?”

    “还没有,估计还得一个多月。”

    苏奕丞皱了皱眉,说:“一个星期能好吗?”

    叶梓温似乎是在喝水,只听见“噗——”的一声,他在电话那边一下猛咳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咳,冲着手机吼道,“苏奕丞,你脑袋被驴踢了啊,以为我会飞啊,你该不会忘了你那是200平的房子吧,一个星期怎么可能好!”

    “不是已经给你一个星期了吗。”苏奕丞说道,语气很是轻描淡写。其实原本不着急,但是凌苒找上门来,他不想安然为此感到困扰,徒增没有必要的烦恼。

    “最快也得20天。”

    “我再给你10天时间。”苏奕丞妥协道。

    察觉到怪异,叶梓温问道:“你要这么急干嘛?”现在的房子住了好几年,就算是现在多了个人,也不至于挤得住不下吧,况且,多的这个人还是个女人,分半张床就是了,又不用分房间。

    苏奕丞沉默了会儿,最终说道:“凌苒现在跟我住同一个小区。”

    电话那边叶梓温一下没了声音,凌苒他认识,其实他,苏奕丞,周翰和凌苒四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和苏奕丞都是军区大院的,而凌苒和周翰是机关大院的,机关大院和军区大院隔不过两条街,那时候的孩子总是闹腾,军区大院和机关大院分两派,谁都瞧不上谁,一天放学回来的路上,苏奕丞骑车不小心撞到了走在前面的小女生,而周翰正好路过看自己机关大院的孩子被欺负,二话不说就上前亮拳头,算是不打不相识,也就是那个时候起,苏奕丞和周翰因为那一架,两人成了好朋友,连带着两个大院的孩子的关系全都和谐了,而当年不小心被苏奕丞撞到的小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凌苒。

    后来他们几个男人长一起玩,爬山,踢球等,而凌苒从那时候起就成了苏奕丞的小跟班,只要苏奕丞在哪,她必然在哪出现。再后来很自然的两人走到了一起,经过几年的恋爱,甚至两家家长都认定两孩子就是自己的媳妇和女婿,就在那天苏奕丞拉着他两个大男人跑便整个江城的珠宝店里就为买一枚戒指准备向凌苒求婚的时候,那件事发生了,戒指最终被苏奕丞一汽之下扔进了清江,而凌家更是不惜同凌苒断绝关系,最后凌苒被周翰拖着出了国。而苏奕则几年都不再谈感情,身边也没有再出现别的女人。

    过了好一会儿叶梓温才说道:“我尽量吧。”

    “谢谢。”苏奕丞道谢,然后直接收了线。又转头看了眼‘精诚建筑’公司的大楼,回过身发动车子离开。

    安然才到办公室,将包放下,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敲响,黄德兴推门进来,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安然站起身,“总监,找我有事?”

    黄德兴笑着扬扬手示意她坐下,自己拉开椅子在她面前坐下。

    “昨天的事我已经听说道,关于是谁行为如此恶劣撕毁了你的设计图,这件事公司一定追查到底给你一个交代,这个你放心好了。”黄德兴如此说道。

    “是吗。”安然看着他,只是淡淡的应道,她知道他是在应付她,调查会进行,但是结果如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我等公司的消息。”

    黄德兴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其实你的实力大家都是清楚的,这次公司之所以弄这个比稿会不过是想让有些心有不甘的人输的心服口服罢了,却没想到有人心眼小,闹出这样的事。”

    安然只是看着他,不笑也不接他的话。

    “今天下午我会取消这次的比稿会,至于市委政府大楼的设计图,这次怕你的设计图怕是真的是赶不上的,如此只能先用肖晓的去试试了。”黄德兴边说边观察着安然的表情。

    安然扯了扯嘴角,却并没有笑意,只说道:“一切听公司安排,我没有意见。”对于他的偏私肖晓,她早就有所准备,并不奇怪。

    闻言,黄德兴点点头,对她的答案显然是满意的。然后站起身,临出门前还不忘说道:“什么时候请苏特助一起吃个饭。”

    安然只是淡笑的点头,“有机会的。”

    中午吃过饭回来去洗手间的时候正好遇上肖晓拿着粉盒对着镜子给自己补妆。见她进来,眼角看了她眼,收回,手拿着粉扑往自己脸上拍着。

    安然只当她如空气,越过她,直接进去,然后冲了水再出来的时候,肖晓还在,此刻正拿着口红对着镜子往自己嘴上涂着,那鲜艳的红,看着让人有些晃眼,再加上她那被粉打得过于白的脸,加上她今天一身黑色的套装,这样的装扮不得不让安然联想到某种比较血腥,诡异的电影,这样的妆容她是真的有些不敢恭维的。

    目光没有在她脸上停留,在洗手台洗了手,直接拉了纸转身出去。

    下午的时候林筱芬也打电话来确认明天的晚饭,对于双方父母见面,林筱芬显的还是有些紧张,在电话里不挺的问苏家的人如何,又说见面要不要准备什么见面礼之类的,安然宽慰,只说苏家的几位大家长人都很好,平易近人,一点没有架势。

    听女儿这么说林筱芬也算是放下心里,不过仍不免要问几句最近她和苏奕丞过得怎么样,苏奕丞待她好不好,并嘱咐她说以后每个星期和苏奕丞最少回去一趟。

    安然满口答应,然后跟母亲说了些生活上和工作上的事,当然,都只捡好的说。然后告诉母亲明晚她和苏奕丞会过去接他们,到时候直接在家里等就好。

    收了线,坐在位置上发了会儿呆,就在她神游太虚的时候凌琳拿着设计图进来,是她之前给她下的作业,安然还没有看完,凌琳身上的电话就响了,是凌苒来的电话,说晚上要跟她一起吃饭,凌苒高兴的答应,然后不知道电话那边凌苒又说了些什么,只见凌琳看了安然眼,问道:“顾姐,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姐姐说想谢谢你这段时间来的照顾。”

    闻言,安然皱了皱眉,再抬头则微微朝凌琳笑了笑,拒绝道:“不用了,我晚上已经约了人了,下次吧。”

    凌琳没多想直接将安然的原话转达,然后两姐妹又聊了些什么,这才挂了电话。

    安然将她的设计图重新递还给她,只说让她重新画,说不要求新意,起码得合理,另外从抽屉里拿了两本书,递过去给她,让她回去有空多看看。

    凌琳吐了吐舌头微红着脸出去,而安然则有些无力疲惫的坐靠在转椅上。

    她不知道这凌苒和苏奕丞之间之前是什么关系,凌苒如此借机接近她的目的怕是多少是为了苏奕丞吧,不过早上和昨天从苏奕丞的态度上看来,她想她还是避着点这个凌苒吧。

    临下班还有几分钟的时候苏奕丞的电话进来,说今天机关调研,晚上估计还有饭局,没办法来接她,让她自己回去。安然点头说好,叮嘱他早点回来。

    晚上安然随便给自己下了碗面,吃完直接去了书房,将之前那被撕毁的设计图凭着自己的记忆一点点回忆,拿笔在图纸上绘制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然画得很认真终于把图纸大样略微给画出来的时候,伸手下意识的朝旁边拿了拿,口有些渴,想端杯子喝茶,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公寓里的书房。

    起身出了书房,准备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

    “砰——!”

    客厅里有什么东西摔落的声音,转身朝客厅走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奕丞已经回来,此刻眉头紧紧蹙着,一手捂着肚子,一手要去抓矮几上的药瓶,额头微微冒着冷汗,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痛苦。

    见状,安然忙上前,“苏奕丞,你怎么了?”这才要上前,这才发现客厅的地板上玻璃碎了一地,杯中的水也流了一地。想来是他刚刚不小心打翻的杯子。

    “苏奕丞,你,你怎么了?”安然被他那苍白的脸色有些吓到,半扶着他,忙帮他将矮几上的药瓶拿过,打开,可里面空空如也,一颗药丸都没有。

    看着他苍白着脸,强忍着痛苦的样子,安然有些被吓到,声音都开始打颤,“没没有了,怎么办,还有备份的要吗?告诉我再哪里,我去给你拿。”

    苏奕丞摇摇头,“没,没了。”手紧紧捂着肚子,整个人因为疼痛而都有些弯曲了。

    “那,那怎么办!”安然急的有些找不着北,看着他如此痛苦的样子,她真的是不知所措。

    苏奕丞忍着疼看她急的快哭的样子,腾出手拉着她的,很是吃力的说道:“别紧张,没事的,是一些老毛病,没有大碍,你去换件衣服,然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将我的医疗卡和病历带上,然后送我去医院。”

    安然忙点头,按他说的进去换衣服,然后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将病历和医疗卡带上,然后拿了钱拿了钥匙扶着他出门。

    因为疼痛的关系,苏奕丞整个人几乎全都靠在安然身上,安然有些吃力的扶着坐到车上,然后自己绕到另一边上车,苏奕丞紧皱着眉闭眼躺靠在副驾驶坐上,安然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将他的位置往后调,让他略平衡的躺靠着,然后发动车子急急朝医院过去。

    路上安然不惜闯了好几个红灯,好在时间有些晚,街上的车子并不算多,并没有出什么意外。

    苏奕丞被送进急诊室,打了针吃了药苏奕丞的脸色才算缓和点过来,眉头虽然依旧紧皱着,但只是脸色不似刚才,白的让人害怕。

    苏奕丞在挂水的时候安然不放心问了值班医生,说是胃溃疡复发,估计是被酒精或者辛辣食物给刺激到了,谈不上太严重,虽然不用手术,但是却也要留院观察几天。

    听了医生的话,安然这才放心下来,看了眼病床上那此刻睡着了,却仍眉头微皱男人,然后站着资料和单子直接去替他办住院手续。

    再回来的时候苏奕丞迷迷糊糊的转醒,看了眼坐在一旁的安然,然后又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由于出来的急,什么生活必须品全都没买,她知道医院门口有家超市,所以趁着他睡着,就想着去超市买些一次性毛巾,牙刷和脸盆。出医院前安然还特地绕到去问了医生,医生说他这段时间得养胃,以后也要尽量吃点清单的东西。

    因为怕他半夜醒来肚子饿着,回来的时候安然顺带买了碗清粥,这样一来,如若他半夜醒来,也正好可以吃。

    半夜里苏奕丞真的醒了,不过是被渴醒的,躺在床上模模糊糊的看清了这里并非家里而是医院,口干燥的厉害,转头正准备想起身,却看见安然趴在床边睡着,一手还放在他的腿上,因为怕吵醒她,书奕丞没有起身,转头看清了床头旁边的柜子上半杯水,伸手便想去端。

    即使已经很小心,动作也很轻微,但是依旧还是吵醒了浅眠的安然,见他醒来,安然忙上前问,“你醒啦,身子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肚子还疼不疼?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苏奕丞看着她嘴角扯了个并不大的幅度,摇摇头,她估计是被自己吓到了,想开口说点什么安慰她,告诉他自己没事,可这才刚开口,声音被堵在喉咙,“没,没事,别担心!”那声音沙哑的厉害,这一说话,喉咙干燥刮疼的厉害。

    见状,安然忙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半扶着他端着水喂他喝下。

    苏奕丞几乎一口气喝了一大半的水,那火烧得紧得喉咙这才舒服了点。

    安然将杯子重新放回到床头的柜子上,又问了问他,“肚子饿吗?我刚刚有买了粥,要不要热一热给你?”

    苏奕丞摇摇头,此刻的他没有一点胃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又闭上眼昏睡过去。

    第二天昏昏沉沉醒来,隐隐约约听见安然拿着电话给黄德兴请假。

    待他彻底清醒,她也已经挂了电话回来,见他醒,便问他肚子饿不饿,她去给他买粥去。

    苏奕丞看着她,好与一会儿才点点头应下,他确实有些饿,昨晚喝了太多酒,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红黄白掺着喝,回来的路上就觉得肚子难受的厉害,他知道是胃溃疡犯了,但是还是坚持先让司机快回了家,远以为吃几片腰就没事,却没想就连老天爷也不帮他,竟然药瓶子里是空的,药早在上一次就已经吃光,又由于最近这段时间应酬不多,这老毛病也许久没有犯过,家里药断了也就给忘了。

    在安然下去买粥的时候苏奕丞给郑秘书打了电话,说今天自己进不了办公室了,有什么急要的公文直接送到医院这边来。

    郑秘书被他那沙哑残破的嗓子有些吓到,忙问他什么事,苏奕丞略把情况给他讲了遍,郑秘书不待他说完,问了地址就要过来。

    安然提着白粥上来,要了几样清淡的小菜,替他摆弄好。

    护士小姐过来量了体温,没有发高热,不过今天还要继续挂水,叮嘱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饮食,切记不要动辛辣的和烟酒,安然一一记下。

    苏奕娇的电话是在郑秘书到的时候打来的,那时候苏奕丞和郑秘书正在谈工作上的事,手机放在一旁,手机响起的时候苏奕丞只看了眼,然后将手机递给安然,说让她来接。

    安然疑惑的接过,看了看来电显示才知道是苏奕娇,见过两次,她得性格也足够活泼,安然也没多忧郁,直接按了接听。

    其实苏奕娇打来是问晚上两家见面晚饭的事的,想先问问他说顾恒文和林筱芬有什么忌口的没有,有的话她好直接让厨房避开,毕竟是两家家长见面,多少还是比较正式比较重视的。

    苏奕娇说了一大堆,安然一直没有机会插话,待她说完了,却迟迟没有听到苏奕丞的回答,不禁试探的唤道:“哥,你在听吗,给个反应啊!”

    安然这才有机会开口,说道:“那个,奕娇,我是安然,你哥现在有事,不太方便接电话。”

    电话那边苏奕娇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也就几秒,忙反应过来,热情的唤道:“嫂子啊,你现在跟我哥一起啊,没上班吗?”

    安然着才反应过来,这苏奕丞进医院了,虽然没有大问题,但是毕竟要留院观察几天,那么晚上的饭势必是没办法的,忙跟苏奕娇说道:“奕娇,晚上的晚饭要不先取消吧。”

    “呃,为什么?”苏奕娇不解,早上母亲还特地打电话给她让她晚上安排最好的厨师,预留最好的包间,也没有说要取消啊!

    “你哥哥他胃溃疡犯了,医生说要留院观察几天,所以,要不晚上的晚饭就过几天吧。”安然如实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他没事吧,要紧吗?他是不是又几种酒混合起来喝了?他一混着喝就容易犯病。”苏奕娇嘀咕的说道,他的胃当初早被他喝坏了,有一次特别严重,喝得都胃出血了,连吐出来的都是血,吓的老妈差点没昏过去。

    “昨天晚上有应酬,估计是喝多了。”安然说道。

    “嫂子,你们现在在哪家医院,我过去看看。”

    安然报了医院的名称和地址,这才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慢又给林筱芬打了过去,吧情况稍微说了遍,然后说晚上的晚饭取消,改下次在约。

    “奕丞不要紧吧?”林筱芬关心的问,边又责怪安然道:“你说你,你怎么也不好好照顾着,你这两人才结婚几天啊,你就把人照顾到医院里去了!”

    安然汗颜,只小声的说,“他是应酬喝多了。”

    “工作再要紧哪里有身子重要。”林筱芬斥责了句,问道:“现在在哪,我过去看看。”

    收了电话,苏奕丞和郑秘书也已经谈好了,郑秘书看着她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头跟苏奕丞说道:“那我先回市委,把您交代的事给吩咐下去。”

    苏奕丞点点头,没有意见。

    见他要走,安然起身送他出去,再回来的时候苏奕丞正靠坐在病床上,虽然脸色憔悴,但却丝毫并不妨碍他的英俊和魅力,单单是早上查房,吊水,送药,这每一次全都是不同的护士,就连没什么事,也总有护士会过来翻翻那挂在床头的病历,然后叮嘱他后面几天尽量吃的淡些。

    待那查房护士出去,苏奕丞这才朝安然招了招手,让她过来,说道:“昨晚,辛苦你了。”

    安然摇摇头,嘴角挂着淡笑,问道:“口渴吗?要不要给你倒杯水。”

    刚刚同郑秘书说了好一会儿,嗓子此刻却是是干燥得难受,点点头,并不拒绝。

    接过安然递上来的水,随口问道:“刚刚奕娇打来说什么。”

    “原本是想和你商量晚上的那顿饭的事的,不过以你现在这个,我让她取消了。”安然如实说道。

    苏奕丞看了看手上吊着的水,有些无奈的笑笑。

    沉默了会儿,安然问道:“昨晚怎么喝那么多酒?”她并不确定他昨晚酗酒是否跟凌苒的事情有关。

    苏奕丞看着她的眼睛,嘴角在浅浅的微笑,说道:“昨天和规划局的人一起,推脱不掉,就多喝了几杯。”

    “肠胃不好,以后尽量少喝吧。”微皱着眉头,安然说道。

    苏奕丞微笑,伸手拉过她的手,“昨天,吓到你了?”大掌磨搓着她的小手,他知道她昨天肯定是吓到了,急的都哭了。

    安然看了他眼,瞥过头,不说话,手被他抓得有些热,微微冒着汗,但是并没有收回,她怕扯到他那还在挂着水的伤口。

    其实昨天她真的是被他吓到了,不过换谁谁不被吓一跳啊,一出来就看见他一脸苍白的捂着肚子,一句话都说不清楚,还好现在没事了。

    “对不起。”

    安然转过头,只见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脸上有着愧疚,手依旧抓着她的,轻轻磨搓按捏,然后略带歉意的开口,“昨晚让你担心了。”

    看着他如此安然到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以后,别喝酒了。”

    苏奕丞低笑,眼眉弯着,脸上微微浮着并不明显的酒窝,点点头,“好,听我媳妇的。”

    安然被他这一句媳妇叫得有些不好意思,脸微红,抽回手,低声说了句,直接去了洗手间。

    其实安然哪里是想上洗手间,不过是怕尴尬给躲出去。在走道上走了会儿,刚想回去的时候,还真的有点想去厕所。想着便掉了个头,朝走廊尽头过去。厕所的转角,安然刚想进去,只见女厕门口站着个男人,想来是等他的女友或妻子的。没在意,越过他要进去,却在进去前微微转头看了那男人一眼,而也就是这一眼,安然蓦地顿住,愣愣的看着那站着一旁的男人,有些错愕,更有些难以置信!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3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4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