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6 搬家,新房

096 搬家,新房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许久才问道:“那凌苒她现在怎么样?”她完全没想到晚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没什么大碍,伤口不深,缝了几针,现在留院观察,我打电话通知凌市长了。”苏奕丞淡淡的说道。整个人有些疲惫,靠坐在沙发上,仰头闭着眼,整个人觉得有些无力。

    安然摸了摸他的脸,虽然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能够理解他此刻的无奈,轻声的说道:“去洗个澡吧。”

    苏奕丞睁眼看了看她,朝她笑笑,“我没事。”

    安然点点头,“我把屋子收拾一下,你先去洗个澡。”

    苏奕丞没有拒绝,欠身啄吻了下她的唇,其实朝浴室走去,今晚的他确实有些累了。

    安然将地上的陶瓷碎片和矮几上的蛋糕都清理干净,待一切都擦拭好的时候,苏奕丞还没有出来。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放着苏奕丞买的蛋糕,看了眼房门的方向,关上冰箱的门。直接从橱柜里将面条拿出来,洗了锅,倒了水,开来煤气。

    其实顾家算是比较传统的家庭,生活方面也偏中式,以前在家里也过生日,但是却很少吃蛋糕,不管家里谁过生日,林筱芬总是会准备一碗长寿面,上洒很多蛋花和肉末,面条里加点自己家里酿的米酒,那味道闻起来特别的香。

    当苏奕丞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正好闻到那淡淡的酒香。

    不过由于家里没有那特别酿制的米酒,安然这次直接加了炒菜用的料酒,虽然香味上要比米酒差许多,但是味道也要没放的好许多。将面放到一旁,安然重新从冰箱里拿了几个鸡蛋,到了些油在锅里,直接将蛋花打散并没有在锅里许久,趁蛋液还没有彻底凝固,直接关火,用余温将鸡蛋花闷熟,这样打出来的蛋花特别的鲜嫩可口。

    待一切完成,安然这才起锅将蛋花洒到在面上,让那蛋花整个铺满这个表面,把面端过去放到吧台上,抬头这才看到站在吧台前面的苏奕丞。

    淡淡的朝他笑笑,伸手指了指吧台上的面,说道:“快过来,过生日可以不吃蛋糕,但是一定得吃面。”

    苏奕丞也笑,上前在吧台前坐下,接过她手上递过来的筷子,夹了口鸡蛋,鸡蛋浸泡汤汁,放入口中带着淡淡的酒香,似乎从家里搬出来后就再也没有在过生日的时候吃过寿面了,每年母亲还是会打电话过来让他回去,可是总是有这样的那样的事耽误着,不是下基层就是去开会,再回来已经晚了,整个人也累得并不想动,也就没再开车回大院,时间久了,母亲也知道他工作的特殊性,也就不再说了,不过每年还是会打电话来跟他说生日快了。

    “好吃吗?”安然睁着大眼看着他,眼里有期待。

    苏奕丞看着她好笑的点点头,夹了块蛋送到她的嘴前,示意她张口。

    安然淡笑的张口咽下,边说道:“以前在家里,过生日妈妈总是要煮长寿面,久了,也就习惯上这个味道了。”说着,安然像是回想到什么,嘴角淡淡勾画着笑意。

    “那改天我们去爸妈家,我去找妈妈偷师,然后你以后你每年生日,都换我来煮给你吃。”苏奕丞接口道,语气自然的没有一点扭捏和不自在。

    安然一愣,看着他,好一会儿,嘴上的笑容更甜了。

    苏奕丞看着她也笑,低头继续吃面,其实他的肚子是饱的,也因为刚刚凌苒的事弄得没有一点胃口,但是这一碗并不算美味的面他却吃得特别有味道,那淡淡的酒香在他口齿间流转,有种错觉,这似乎是他吃得最为好吃的面。

    吃完面,安然留在厨房里收拾碗筷,而苏奕丞则直接进了书房,将刚刚因为被凌苒而打断的文件处理好,再冲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安然已经洗过澡坐在床上,手上正拿着一本国外的建筑杂志,认真的看着学习他们那些极具特色的建筑风格。

    苏奕丞从另一边上床,伸手环过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拥着她,陪她看那本自己并不看出什么名堂的建筑杂志。

    安然看的很认真,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在说着什么。刚刚送凌苒去医院的时候看着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她苍白着脸慢慢的消失去意识,他看着,竟然找不到一点心疼的感觉,有的只是担心,出于对一个认识的人的担心。

    过了7年,他不知道凌苒这次为何突然回来,若真要说想挽回什么,那又何必再等过了7年这么久之后?或许他真的什么时候该找周翰谈谈。

    其实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回来,不管她什么时候回来,他并不在意的。说他冷血也好,说他无情也罢,当初那样**的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出轨,再想让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原谅,然后再重新再跟她再一起,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自认为自己做不到如此的大方。

    其实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绝情果敢的人,一旦放手,便不可能再回头,以前觉得人家百般,千般的好他便自动忽略看不见。他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以前是,现在亦然。

    “奕丞?”

    苏奕丞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的安然愣愣看着自己,朝她笑了笑。

    “你在想什么?”安然问道,叫他好几声,也没见他回神。

    苏奕丞淡笑的摇摇头,“没什么,你看好了?”

    安然没多问,秀气的打了个哈欠,只说道:“好累,明天还要早起上班。”说着便要拖着身子往下滑去。

    苏奕丞随她一同躺下,她的头枕着他的手,他侧卧着另一只手搭在她那纤细的腰身上,让她调整好舒适的位子靠躺在自己的怀里。

    看着她的脸,睫毛长长翘翘的敛着,眼睛轻微的有些触动。缓缓闭上眼睛,轻吻她的发心,合着她的呼吸,准备一同陪她睡去。

    就在苏奕丞迷迷糊糊就快睡着的时候,只听见安然迷糊间说道:“老公,生日快乐。”

    闻言,苏奕丞那原本疲惫得有些发重的眼睛一下睁开来,看着怀中那嘴角带着淡淡浅笑的人,然后好笑的笑出了声。笑过之后,手收了收自己用着她的力道,让她更贴近自己身边一点。

    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苏奕丞照例已经晨练完在厨房里准备今天的早餐。

    安然掀被下床,习惯性的朝衣橱过去,打开衣橱的柜子,着才发现,她那平时上班要穿的衣服全都已经被收到到了衣橱一旁放着的旅行袋里,而她今天要换洗的衣服已经被拿出放到床头柜上。

    安然洗漱过后换了衣服冲房间里出来,苏奕丞正好将荷包蛋冲锅里捞起放进两人的盘子里。见她出来,便笑着让她过来吃早餐。

    吃饭间,苏奕丞让她今晚尽力不要加班,他会去接她下班,晚上他们要搬家到新房子里去。

    安然没有意见,点点头说好。

    其实经过着两天不断同陈工探讨设计图,两人的意见基本意见达到统一,接下来只要按照图纸,按照原定计划实施,便在实施的过程中确保质量的同时还能抓紧点时间的话,那是可以在预定的时间内将一切都准备好的。另外关于效果模型也已经安排厂家开始生产,预计明后天就能出来模型。

    下午的时候黄德兴领了个女生同大家介绍说是新来的同事,年纪同凌琳相仿,凌琳见到她似乎愣了愣,有些意外,脸色并不太好。

    黄德兴简单的介绍了下,只说这女孩叫陈澄,并不非常漂亮,只是那一双眼睛看着特别的炯炯有神,让她那并不特别出彩的脸添了光彩,让人无法去忽视。

    黄德兴继续说,说这陈澄是去年大学刚毕业的应届生,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曾多次在国内获得过奖项,在校的时候就被深圳的某著名的建筑公司挖角,只是由于她本人自己个人的原因放弃了那样的机会,如今加入到‘精诚’,会是‘精诚’未来最强有力的后备力量。

    安然其实对这类人并不感冒,而对于黄德兴的说辞更是半信半疑的,毕竟有过凌琳这个的事例在先,所以当黄德兴说让黄澄跟她的时候,安然并不对这个女孩的实力抱有太大的期望。

    办公室里,安然将一些公司过往的一些建筑案列和资料递过去给她,只淡淡的说道:“你这几天先熟悉在公司过去的一些案子,过段时间,我会那些稍小的个案让你接触适应。”

    陈澄伸手将安然手中的资料拿过,淡笑着说道:“其实我并不认为看公司过往的案子对我有什么用,因为那全都是别人的作品,不是我的风格。”说话间,那脸上的表情带着无比的自信。

    安然有些意外她如此说,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着她,眼睛带着探究。

    见她没说话,陈澄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会认真开,因为我想从中找出里面的不足,这样我下次遇到同样类型的案子,我便会可以很好的避开。如果顾设计师没有什么要讲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

    安然只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出去吧。”

    晚上下班的时候苏奕丞准时出现在公司的楼下,正好遇到一同从大楼里出来的黄德兴,两人客套的寒暄,黄德兴依旧热情的想邀约,苏奕丞只淡笑说最近忙,过段时间再看。然后便说晚上还有事,就带着安然直接上车离开了。

    坐在车里,看车倒后镜里黄德兴那慢慢变小,最后小到只剩下一个点的黄德兴,安然开口略带着些感慨的说道:“黄总监的耐性可真好。”

    苏奕丞只是淡淡的笑,其实处在他现在这个位子上,这样的人他已经见过太多太多,几乎都想拉扯点上关系,更死缠烂打的都见怪不怪了。

    两人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了一家环境比较不错的西餐厅,在庆祝搬家前,两人准备在这里解决他们的晚餐。

    这里的生意似乎很好,坐下来好一会儿,只有刚坐下来的时候服务员拿了两份菜单给他们,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也不见服务员过来替他们点单,还好甚在这边的环境好,大厅里放了架钢琴,准备似乎没有准备喇叭,餐厅的配乐全是由认为弹出来的,听着别有一番韵味和意境。

    “两位请问可以点餐了吗?”一女服务员朝他们过来,似乎是跑过来的,喘息还有些急。

    安然刚想开口点餐,抬头的瞬间却不由的愣住了,这服务生不是别人,正是那下午黄德兴介绍过来的陈澄。

    而那辰澄也不由得一愣,也有些意外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安然。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朝他们职业的笑着,问道:“两位需要点些什么?”

    安然也回过神,点了点头,替自己点了生菜沙拉和意面。而苏奕丞则是要了份海鲜烩饭和浓汤。

    待陈澄走开,苏奕丞看着她才淡淡的问安然,“你们认识?”看他们两人的表情,显然是很认识的。

    “我们公司刚来的实习生,现在跟我,只是我不太清楚她为何会在这里,明明公司有规定,不得外出兼职的。”安然有些疑惑的说。

    苏奕丞淡淡的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菜倒是上的很快,不过陈澄倒是再也没有上来招呼过他们。

    待两人再从餐厅出来已经快八点了,苏奕丞说可以收拾的东西他都已经清理出来收拾好了,晚上他们只要提着包就可以直接去那边入住。

    安然没有意见,点点头同他一起回了公寓。

    真的很方便,两人加起来的衣物和东西不过才两个袋子,不过那些书和文件倒是不少,不过苏奕丞说这些并不着急,只要把当前急用重要的东西带走便好,其他的书籍杂志等,可以等有时间再来收拾,反正这房子只是空着,并没有出售卖掉。

    其实新房同公寓的距离隔得并不算太远,开车15分钟的距离,当然这仅仅只是按车程算,要是换做路程,其实还是有些远的。不过新房同‘精诚’是在同一个区的,离安然的公司走路也不过5分钟的时间。

    安然提着两人的衣物,而苏奕丞则是抱着个大箱子,里面装了他和安然要用到的文件和资料。

    同样也是10楼,不过相比起那边的两户型,这里则是一楼一户的。

    安然开门进去,还没开灯,屋内一片漆黑。与想象中的不同,虽然是新房,安然却一点闻不到任何油漆的味道,相反,还淡淡的带着清香。踏步进去,玄关处的灯是声控的,两人才踏进去,灯就开了,昏昏暗暗的,带着股温暖的感觉,却并不刺眼。昏暗中安然可以依稀看见整个屋子的格局,玄关进去就是大客厅,相比起上一次过来,这次沙发,电视等家具全都已经备齐全。苏奕丞将手中的箱子放下,伸手按开那贴在墙壁上的开关,这里似乎是总开关,一按,客厅,厨房等的灯全开了,照亮了整个屋子。

    其实还是上次的格局,只是这才里面该有的东西全都备齐全了,米白色的沙发,配套那阳台处的窗帘也是米白的,不过带着淡黄的纱帘,上面是手工绣着的花朵,做工很精致,漂亮的流苏将窗帘圈起,透过纱帘,安然可以看到阳台上放着的躺椅和小茶几,放下手中的东西,安然有些被那阳台所吸引,走过去,推开那落地窗出去,阳台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大许多,不仅有躺椅和茶几,另一边被窗帘遮住的部分惊喜的还有一个吊着的秋千椅,阳台围栏周边的一圈特意砌了种植槽,里面种着许多安然有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草。

    “天,好漂亮。”安然发自内心的惊呼,她喜欢这样的设计,很美很田园。

    身后苏奕丞冲后面将他抱住,双手圈在她的腰上,下巴抵着她的肩膀,轻轻的在她耳边问道,“喜欢吗?”

    安然不住的点头,“嗯嗯。”她现在就可以想象,以后假日的午后,她拿着书,倒一杯甜郁的玛奇朵,坐在着边看着书边享受着午后的风和阳光,那是一件多么恰意的事。

    “以后我们闲暇的时候可以一起坐这边喝茶聊天。”苏奕丞拥着她,轻轻摇晃着两人的身子,声音淡而悠远。

    手缓缓的覆上他那圈在自己小腹前的大掌,淡淡的点头,“嗯。”安然嘴角带着笑意,是满足的,也是幸福的。

    两人在阳台那里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回屋,酒吧型设计的吧台连接着客厅和厨房,比起上一次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这次高脚椅,吧台上方垂吊下来的灯,连同厨房的那个装满了各式各样酒的酒柜,咋一看,还真有点小酒吧的情调和味道。

    苏奕丞放开她,问道:“要喝酒吗?”

    安然挑了挑眉,问道:“是庆祝我们搬家?”

    苏奕丞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新家还满意吗?”

    “非常喜欢。”安然笑着回答。上前在那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下,双手托着下巴放在那吧台上,笑着看着他问道:“请问有什么又好喝又好看的鸡尾酒吗?”

    苏奕丞略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摊手表示无奈,“这里只有很好喝的红酒。”

    安然略做思考,“成吧,就拿红酒。不过要是不好喝,我可不付钱哦。”

    “包你满意。”苏奕丞转身从酒柜里将一瓶86年的干红拿出,将高脚杯放在她面前,红酒开启后稍微醒了下酒,然后才给两人倒上,端着酒杯摇晃着杯中的酒,轻轻的放在鼻间嗅闻酒香。好一会儿才轻轻抬杯稍稍啜饮,然后闭着眼享受酒在口中的滋味。

    安然对酒并不讲究,即使跟着他的动作,也完全品不出酒的好坏香醇味道。

    略有些苦恼的看着他,说道:“不好喝。”

    苏奕丞笑,从吧台里面绕出来,在她面前站定,仰头喝了口杯中的酒,然后微笑的定定的看着她。

    安然不明所以,有些疑惑的看他,“干,干什么?”

    苏奕丞依旧笑,然后俯身覆上她的唇,将口中的酒渡到她的口中,连同着吻。

    安然瞪大了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待他反应过来,整个人脸爆红的厉害,想推开他,却被他紧紧的拥着,一点也使不上力气,嘴里那酒顺着她的喉咙一点点往下,这样的方式吟酒,她从未试过,也说不出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苏奕丞吻了她好一会儿,这才将她放开。那红酒似乎并没有全被安然咽下,苏奕丞放开她的同时,嘴里的酒顺着她的嘴角滑下,这样的情况,妖娆的有些蛊惑人。

    苏奕丞情不自禁的的倾身上前,亲吻去她嘴角那流下来的酒渍,然后唇贴着她的唇问道:“这样有没有好喝点?”那声音压抑的有些沙哑,在这个暧昧的气氛中,略有些撩拨人心。

    安然似乎是被他吓到了,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最后忙咽了咽口水,半推开他,看着他问道:“你,你都是这样来教别人品酒的吗?”

    苏奕丞笑,点点头,手轻轻抚上她那红的有些发烫的脸,低低的说道:“只对你。”声音暗哑的显得特别的富有磁性,蛊魅人心。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不住的有些咽了咽口水,吞下的除了口水,还带着淡淡的红酒香。

    吧台下那吊灯微红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有种迷蒙的光韵,气氛一下高升,暧昧将两人紧紧包围。

    苏奕丞捧着她的脸,亲吻落在她的脸上所有角落,眼,眉,鼻,最后才是唇。热情来的很快,甚至不等安然做出反应,她就已经被他带起自己心中的隐藏在最深处的渴望。

    安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抱进了房里,这个新房她昨晚甚至没来得及看。再醒来已经是早上,昨晚两人似乎都有些疯狂,以至于早八点了,苏奕丞并没去晨练,而还是在那张新房的大床上拥着安然浅眠着。

    突然那放在床头的手机骤然响起,惊醒了床上那交颈相拥的两人。

    突来的铃声让安然猛的一震,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身来。苏奕丞同她身边坐起,手轻轻抱了抱她,说道:“没事,是电话。”

    伸手将那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过,直接接起,还没等开口,电话那边秦芸大着嗓门问道:“阿丞啊,你跟安然不在家吗?我怎么按了半天门铃也不见你们出来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6 搬家,新房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2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3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4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5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