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0 我不会再爱你

090 我不会再爱你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权利就是这样一件奇妙的东西,在苏奕丞给市医院的院长打过电话之后,林丽被安排到了另外一个环境较好的单人病房,另外医生和护士也特别跟进了林丽的病情,一再保证说林丽只需要静养,身子便可以完全恢复。

    安然原本想留下来陪林丽的,可是在林爸爸和林妈妈的坚持下,她最终跟苏奕丞回了家。

    一路上安然显得特别的安静,静静的靠在椅背上,转头目光看着外面。

    苏奕丞转头看她,知道她现在肯定是无力的什么都不想说。所以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只是腾出只手,拉过她的手,轻轻的握着。

    手被握住,安然缓缓的转过头,只见他淡淡的朝她微微的笑着。

    看着他,安然微微又有些触动,鼻尖酸涩,泪意一下就涌上了眼眶。撇开过头,努力的睁眼看着车顶,不让那眼泪落下。

    苏奕丞并不勉强她,只是轻轻握着她的手,看着前面的路况,认真的开车,并不说话。

    回到公寓,安然只说自己有些累,拿了睡衣直接进了浴室。

    苏奕丞盯着那重新被关上的浴室大门好一会儿,这才转身出去,扯掉脖子上的领带,放到一旁的沙发上,将袖口解开,挽起衬衫的衣袖,进了厨房。

    安然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出来,有些无力的掀开床上的薄被上床,不待头发全干,便盖着薄被准备睡去。

    苏奕丞端着面条进来,只见安然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盖起来,身子半缩着。走上前,将面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伸手轻轻拍了拍安然,轻声唤道:“安然……安然?”

    安然没有翻身,只是闷闷的说道:“好累,想睡觉。”

    苏奕丞掀开被子将她抱起来,抱起来才看见她脸上那挂着的泪。

    安然撇开头,背对着他,说道:“我真的好累,我想睡觉了。”

    将她的身子板过来,伸手抬起她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苏奕丞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能将她整个人看通透。

    安然不去看他,暗敛着眼,低低的看着被子,只是那眼泪,似乎全然不受控制的,一点一点的从脸颊上滑下。

    苏奕丞轻叹的伸手用指腹擦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然后双手将她的脸捧起,强迫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说道:“安然,人总是要经历过才会成长,也许过程很痛很受伤,但是那是成长的代价,是让人变的坚强必须要付出。很痛,但是就是因为这样的伤痛,所以更能让人记得这里面的教训。有时候反过来看,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低低喃喃的说道,“我知道。”可是为什么要这么痛,十年的感情没了,就连孩子也没有,她不知道明天林丽醒来,知道对于这一切她能不能面对的了。

    苏奕丞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你晚上刚刚都没吃什么,来,我煮了面,吃点。”说着,将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面给她端过来。

    安然看着面,摇摇头,“我不饿。”也没有胃口,现在她,只担心林丽醒来后知道孩子没了,会不会受不住。

    “听话,吃点,我亲手煮的,澡都还没洗。”苏奕丞有些撒娇的说道。

    安然看着他,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面,摇摇头,说道:“太多了,吃不掉。”

    “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剩下的我来解决。”

    见他如此说,安然也不好再拒绝,点点头,接过他手中的面,拿过筷子,即使真的没有胃口,安然还是很努力的小口小口的吃着,其实他做的面味道很好,只是她的心情不好。

    最后,安然在苏奕丞的注视下,很努力的吃了小半碗,最后实在是因为心情影响了胃口,对苏奕丞抱歉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实在是吃不下了。

    书奕丞了解的摸了摸她的头,接过她手中的碗筷,直接大口的吃着,没几下,便把剩下的面全都吃进了肚子里。

    将碗筷放进厨房的水槽里,回房直接拿了换洗的睡衣,直接进了浴室洗澡。

    待苏奕丞再出来的时候,安然还有些呆呆木木的靠左在床上,手中拿着本小相册簿,里面是她和林丽的照片,有上学时候的,也有出了社会一起出去旅游时候照的,每一张,林丽都笑的很开心,很快乐,几乎每一张照片都带着笑脸,那种让人有些嫉妒的好心情。

    苏奕丞从另一侧上床,将她手中的相册抽走,让后将那愣愣的傻女人拥进怀里,抱着她,轻轻的摇晃。

    “以前的林丽每天都在笑,我几乎找不到她一张不开心的照片。”苏奕丞怀里,安然低低的说道。

    苏奕丞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她是一个坚强的人,会好起来的。”

    安然摇摇头,“她很脆弱,她并不坚强。”

    苏奕丞放开她,看着她,淡淡的笑,说道:“没关系,你陪着她身边,林爸爸林妈妈也陪在她身边,她会为你们尽快好起来的。”

    安然看着他,好一会儿,淡淡的点点头。

    苏奕丞将她重新拥入怀里,低头吻落在她的发心,说道:“好了,睡吧,明天我们再过去看林丽。”

    安然点点头,没说话,任由着他拥着她躺在,然后在他的怀里,寻到一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随他睡去。

    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有些意外,身子还落在那个温热的让人有些眷恋的怀抱中。有些意外,苏奕丞今天竟然没有早起晨练,而在陪着她一直天亮。

    睁开眼,对上他那好看的眼眉,安然愣了好一愣,才问道:“怎么没有去晨练?”

    苏奕丞低头啄吻她的唇,淡笑着开口,说道,“你睡着的样子很漂亮,我看着看着就忘了。”

    安然笑骂,“鬼话。”她自然知道他是说来哄她的,知道他是体贴,因为知道她心情不好,所以特别多陪她会儿。心里还是因为他这样的温柔特贴而感觉的有种暖暖的感觉,这样被人珍视着,她觉得自己狠幸运。

    苏奕丞亲吻她的唇,给了她一个热情早安吻。

    安然有些别扭的推开他,看着他,半捂着嘴,说道:“我没刷牙。”睡了一晚,肯定是有口气的。

    苏奕丞笑,伸手将她的手拉下,重新覆上她的唇,辗转缠绵,好一会儿才将她放开,头抵着她的头,鼻尖磨蹭着她的鼻尖,嘴角淡淡勾着笑,说道:“我不介意。”

    安然嘟着嘴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嘟囔的说道:“不卫生。”

    “哈哈。”苏奕丞大笑开来,低头又吻了她好一会儿,才放开她,说道:“起来吧,先去洗脸刷牙,然后给黄总监打个电话,吃过早餐后我送你去医院。”

    闻言,安然听话的点点头,从衣橱里拿了今天要换的衣服,直接进了洗手间。

    苏奕丞则趁她洗漱的时间,去厨房简单的做了两个三明治,来充当两人今天的早餐。

    安然给黄德兴打电话说自己还要请假一天,黄德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负责任的提醒她那个‘活动庄园’的案子时间紧迫,最后能在下个星期1之前将设计图稿交给他,他好安排刚人制作模型板和样品屋。

    安然知道自己整个案子拖得有些时日了,也知道他说的全都正确,确实再不快点将图稿设计好,样品屋和模型都得时间,不是说能好就能马上好的。

    苏奕丞开车送她去医院,在医院楼下,刚想下车陪安然上去,而郑秘书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提醒他今天早上还有个会议,他必须得出席。

    安然体贴的朝他说道:“不用陪我上去了,你先去忙吧。”

    苏奕丞看了看时间,自己确实没有更多的时间来陪她上去,只能点点头,看着她说道:“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

    安然点点头,朝他淡淡的笑了笑。

    待安然再去到林丽的病房,林丽已经醒了,门外程翔似乎昨晚一晚没有回去,还穿着昨天那套新郎的衣服,西装的裤子上还沾着昨天林丽摔倒时候流的血迹。

    安然推门进去,只见林爸爸林妈妈有些难受的沉默,而林丽则是睁着眼,目光甚至没有焦距的看着天花板,整个人安静的不说一句话,看着叫人有些难受。

    “林丽。”安然上前,轻轻唤她的名字。却不见她有半点反应,眼睛直直看着天花板,甚至眨都不带眨的。

    林妈妈看着女儿这样,心疼的紧,说道:“昨晚11点的时候醒的,醒了就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问孩子还在不在。”说着,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滑落。一旁的林爸爸也有心忍俊不禁,撇过头,不去看她。

    林妈妈继续说道:“当知道孩子没了,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有些无力的笑,然后又闭眼睡去。早上我们再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她这样盯着天花板看着,叫她也不回应。”

    安然有些心疼的伸手摸了摸林丽的头,心里也跟着难受的紧。

    “叩叩叩……”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敲响。

    以为是护士来量体温,林爸爸转身去将门打开。门被打开,只见外面站着的不是护士,而是程翔的父母。

    程妈妈手里提着保温瓶,而程爸爸一手提着袋子,里面是林丽的一些换洗的衣物。

    “亲家爸爸,小丽醒了吗?”程妈妈提着保温瓶进来,这里面是她熬了一夜的鸡汤,对小产后的人吃着特别的好。不说其他,现在林丽最重要的是将身子养好。

    林爸爸看着他们,表情略有些严峻,想着林丽现在如此,全都是由于程翔,心里的不快和怨恨一下就涌了上来,看着他们语气有些冷硬的说道:“你们出去吧,小丽现在不想见你们程家的任何一个人。”

    “亲家爸爸,我们知道这事全怪我们家程翔,但是现在也不是责怪的时候,养好小丽的身子才是最要紧的。”程妈妈婉转的说道,提着盛饭着鸡汤的抱保温瓶进来,“这是我昨晚熬了一晚上的鸡汤,对身子特别好。”

    “你出去,我们家小丽不用喝你们家什么鸡汤,我们自己孩子我们自己心疼,用不着你们来惺惺作态。”林妈妈情绪有些激动,说着就要推他们出去。

    “亲家妈妈,你别这样,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们家程翔不好,但是现在已经发生了,我们大家一起照顾好小丽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程妈妈边解释的说道。

    “不需要,你们出去,我们都想看见你们。”林妈妈执意要推他们出去。

    就在他们争吵间,林丽缓缓的转过头,将那略有些空洞的眼神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才开口,“我想见程翔。”那声音干涩的厉害,嘶哑的让人心疼。

    闻言,几人全都安静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她,有些意外在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愿意见程翔。

    “林丽?”安然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伸手紧紧握住她的。

    林丽转过眼,定定的看着安然,好一会儿,重新说道:“我想见程翔。”

    安然看着她,劝慰着说道:“他没来,林丽,我们出院后再找他吧。”安然不敢让她见程翔,怕她的情绪会太过激动。

    林丽摇摇头,只淡淡的说道:“帮我叫他进来吧,我知道他在外面。”

    安然转头看了林爸爸和林妈妈一眼,眼神有些询问的看着他们。

    林妈妈忙上前,在林丽床头商量着语气说道:“小丽,外面不见程翔,外面先把身子养好,好不好。”

    林丽淡淡的扯了扯笑,说道:“妈,我没事,让他进来吧,我有些话想问清楚。”傻了这么久,她也是该清醒了。

    林妈妈欲言又止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点点头,让安然叫外面的程翔进来。

    程翔闻言林丽要进他,跌跌撞撞的进去,头发凌乱着,身上的衣服也皱的厉害,加上那新冒出来的胡渣和他那有些憔悴的双眼,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狼狈。

    “林丽。”程翔上去,看着林丽,整个人有些激动,眼眶红红的,伸手想去触碰她的脸,却被林丽撇开去脸。看着她,程翔有些痛苦的说道:“对不起。”

    闻言,林丽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眼里却流露着悲戚,她爱了这个男人10年,全心全意的爱他,不介意成为他心里的影子,不介意他心中始终为别的女人留有一个位子,因为她始终相信,他10年的感情,他多少也是爱着自己的,哪怕只有一点点,只要有这一点点她都觉得自己着10年间对他的爱就没有白给,就不会不值得。可是……

    “程翔。”转头看着他,林丽淡淡的开口,声音沙哑干涩的厉害,说道:“10年,你爱过我吗?”

    程翔不住的点头,“爱!”也许之前不确定,也许之前他的心里总藏着潇潇的影子,可是就是上次,就在昨天,他看着她闭着眼躺在自己的怀里,脸色苍白的样子,他清楚自己是有多害怕会失去她,这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间他早就爱上她,爱上那个总是喜欢笑着的女子,爱上那个总是把爱他挂在嘴边好不掩饰的女子,爱上那个总是搂着他脖子笑眯眯的跟他索吻的女子。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的,但是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深爱了。

    林丽笑,摇摇头,说道:“你不爱我,别欺骗自己的心。”

    “不是的,我爱你,真的!”程翔急着想解释,却被林丽直接打断。

    “你爱我又怎么会在我的婚礼上跑开,你爱我又怎么会去搂抱别的女人。”林丽说的很平静,眼泪却不知道怎么的从眼眶中滑落,无声无息的。

    “我……”程翔想解释,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是有口难辨。

    “我爱了你10年,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一个影子,你爱很深,我知道你常常盯着我的头发在想着那个你心中深藏着的人,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不介意自己不过是别人的替身,不介意你不能想我爱你一样爱我。”林丽说着,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伸手,缓缓的朝他抬起,轻轻触碰着这个她从懂得恋爱起,而一直都爱着的男人,眼角的泪有些止不住的滑下,继续说道:“我以为只要时间长,你心中的影子迟早会淡忘,而你也总会慢慢的爱上我,哪怕只是一点点,我真的不贪心,只要你有一点点是爱我的,我就能坚定自己的决心。”

    “我是爱你的,不止一点点。”程翔抓着她的手,让她的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脸。

    一旁安然有些难受的转过脸,手半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林丽淡淡的摇头,嘴角淡淡的笑,“以前是我太傻,总觉得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我够耐心,只要我还愿意等,他有一天回头,就会一眼看到我,可是我忘了你跟我一样执着,你跟我是同一样的人,我在默默等你的时候你也在默默心里爱着另外的人,哪怕你明知道那个人跟你绝无可能,你还是会在心里默默的为她留一个位子。”

    程翔紧紧抓着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着,摇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沉默了会儿,林丽收回手,定定的看着他,心中像是下了某种决定,说道:“昨晚我想了一晚上,我终于想通了,我是该放手了,我不该死握着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上我的男人一辈子,10年都无法让你爱上我,10年都无法让你那心中的影子彻底清除,那么再长的时间也都是徒劳。”

    “不会的,林丽,我爱你,真的爱你,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程翔抓着她的手,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林丽收回手,摇头说道:“太迟了。”抬手,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昨天他亲手为她戴上的钻戒摘下,放到他的手里,转头,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说道:“太迟了,我累了,我已经爱不动了。”

    “那换我爱你,这次,换我来爱你,好不好。”程翔将钻戒放在她的手心,大掌紧紧包着她的小手。

    林丽转头看他,摇摇头,手缓缓覆上自己的小腹,那里依旧平坦,可是曾经有一个小生命在那里呆过,她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想着,眼泪有些控制不住,哗哗的从眼眶滑落,“太迟了程翔,孩子没有了,我们就连再在一起的理由都没有了,一切都太晚,一切都来的太晚了。我不会再爱你,我对你的爱这十年都已经耗尽了,再也不可能有了。”说着,眼泪流得更凶,打湿了她的枕畔。

    “不会迟,只要你肯,就永远不会迟。孩子没了,我们再要,要几个都可以,好不好。”抓着她的手,程翔急急的说道:“林丽,我们重新开始,这次我的心里只有你,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将手抽回,不带一丝留恋,林丽果断的拒绝,“回不去了,我不会再爱你,从你昨天从婚礼上跑开开始,从你拉开我开始,从孩子没有开始,我们再也不可能重新开始,我再也不会再爱。”

    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转开头不去看他,说道:“好了,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请你离开吧,我暂时不想见到你,留在你家里的衣服,我会尽快收拾整理出来。”

    “林丽。”程翔唤她,摇着头不愿意接受她说的一切。

    “小丽,你别这样,程翔知道错了,你再给他一次机会。”程妈妈上去,想替儿子说话。

    忍住泪,林丽不去看她,只说道:“爸爸,你让他们出去吧,我不想见到他们。”

    闻言林爸爸点点头,转身对着程翔和程家夫妇说道:“请你们出去,别打扰我女儿休息。”

    “亲家爸爸,你——”程妈妈还想挽回,却被林爸爸直接打断。

    “别乱叫,我女儿并没有跟你儿子结婚,要找媳妇,找别人去,我们家高攀不起,也不稀罕!”林爸爸说着,同林妈妈两人推赶着他们出去。

    林丽侧身背过门去,紧咬着唇,整个人因为哭泣,而不住的有些颤抖。

    安然看着她,上前半蹲在她前面,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此刻的她不需要多说多做什么,或许只要这样陪在她身边就够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90 我不会再爱你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2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3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4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5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