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94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怡妃跪在地上哀求许久, 周遭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 眼看着太子和吴王挣扎的动作越来越迟缓, 她眸中逐渐满溢绝望, 仓皇张望一会, 忽然瞥见一旁用怨毒至极的目光看着她的缘觉, 仿佛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忙从地上挣扎着站起,奔到缘觉身旁,拽着他往那个早前埋蕙妃尸首的深坑跑, 厉声道:“你不是想让我做阵吗?只要你肯出手救我两个孩子,随你拿我做什么都行。你们佛家讲究慈悲为怀,想来不至于迁怒到无辜之人身上, 当年之事与我两个孩子无关, 只求你们放过他们,万事都冲着我来!”

清虚子听了这话, 心中一动, 自从知道女宿便是阿绫之后, 他便忧心如焚, 阿绫破阵后残害了太多无辜百姓, 虽然她成魔并非出于本愿,但手上沾的血到最后会无可避免地成为她的罪孽, 如同附骨之蛆紧紧跟随着她,永远摆脱不得, 也洗刷不了, 哪怕被阿寒的指血唤回神智,她也会因罪孽深重,再也无法重入六道轮回。

怀着这份焦虑,短短时间内,他已然想了无数个可以帮阿绫摆脱天道惩罚的法子,想来想去,只有“换魄术”算是目前已知的最干脆彻底的法子。

名曰换魄,实则是将两名死者的生辰八字对调,经过调换之后,其中一人所犯的罪孽会由另一人来承担,可这阵法极为庞大精深,可谓道家邪门阵法之最,所耗人力物力不知凡几,需得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成法,否则既无法顺利瞒过地君偷魂换魄,也无从强压着换魄之人生受本该由旁人来承担的惩罚。

而从古至今,除了皇家之人,谁能有这个能力操持这般宏大的阵法?故而这法子虽然在道家古籍中留存已久,却甚少有人成功实施。

他想到此处,沉着脸看一眼失魂落魄的皇上,拿定主意,姑且试之!

他调匀因焦心而变得有些紊乱的气息,低喝一声,挥出草绳,将阿绫的胳膊暂且缚住,紧接着,极力运气往后一拉,将阿绫的身子硬生生拽动了几分。

因有阿寒的指尖血化解怨气,女宿身上的煞力小了不少,清虚子这一拉之下,女宿原本掐住二人的手不由得一松。

太子和吴王顿时绝处逢生,跌落到地上,剧烈地咳起嗽来。

怡妃喜出望外,忙奔到太子和吴王身边,想将他二人远远脱离女宿身边。

可还没等她跑到跟前,清虚子便冷笑一声,一抖胳膊,故意松开手中的草绳。

如他所料,阿绫一摆脱草绳的制约,毫不迟疑又将吴王和太子从地上捞起,将他们高高举起,一手一个掐得死紧。

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

怡妃还没来得及侥幸的松口气,儿子们重又被女宿制住,直如从云端被生生打落。

“你这贼道!”她气得尖声厉喊,扑上来对着清虚子连撕带咬,“你出家人的良知呢?德行呢?我早说过了,当年之事由我一人承担,与他们全无瓜葛,你却放任邪魔滥杀无辜,你枉为道家中人,不,你根本不是人!”

清虚子一把将她狠狠推开,冷笑道:“你这毒妇也敢提良知二字?当年你害死蕙侧妃时,可曾想过她无辜?害得阿寒与母亲天人永隔时,可曾想过他无辜?用阵法逼得蕙侧妃成魔、害得阿寒痴傻了二十年时,你曾可想过他们无辜?如今倒来大言不惭地给旁人来扣大帽子,你也配?不妨告诉你,如今你想救你儿子可以,但需得按我的法子来,否则,你且等着看你儿子惨死在你面前,也尝尝骨肉分离的滋味!”

皇上将这话听得再清楚不过,先前串联不起来的诸多揣测终于清晰地串联起来,身子晃了晃,不顾腿伤,极力挣到怡妃跟前,一把扯住她的头发,目眦欲裂道:“你这毒妇——”

皇上下手极重,怡妃一时没躲开,头发险得被扯落好些,剧痛之下,身子本能地往后一仰,顾不上疼,仍死死盯着清虚子。

“要我救他们可以。”清虚子不紧不慢重新将草绳甩到女宿胳膊身上,“第一件事,便是将你当年如何勾结米公公残害蕙侧妃母子,又是如何将蕙侧妃的尸首移到书院布阵的一五一十交代明白,不得有半句虚言!”

他心里清楚得很,那阵法既需皇上支持,又极其霸道,怡妃不但要被迫为阿绫祭出自己的魂灵,做那个替魂受罪之人,而且从此不能轮回转世。

他知道皇上已经宠爱了怡妃二十年,倘若皇上对怡妃还有半点情意,布阵途中一时心软,说不定会半途而废,因而他必须要将皇上对怡妃的情意彻底斩断,只余恨意。而直截了当的法子,便是让怡妃亲口说出当年是如何残害阿绫母子。

怡妃已然跟阴谋诡计打交道了二十余年,自然知道清虚子在这个时候提出的条件绝不只是说出当年真相这般简单,恐怕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可即便心底如此明白,她又岂能眼睁睁看着儿子们被女宿害死。

“我说!”时间不多,她不敢再拖延,咬着牙齿恨声道,“只要你们放过我两个儿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清虚子这才使力将女宿重又镇住,放开吴王和太子。

怡妃见儿子得救,终于忪了口气,脱力地跌坐到地上。

清虚子冷冷看一眼皇上,讥讽地撇了撇嘴,开口道:“当年蕙侧妃难产可是你搞的鬼?你又是如何将你生的孩子鱼目混珠换成了她的孩子?”

怡妃听得心中一刺。

“鱼目混珠?”她尖利地叫了起来,“阿蕙生的孩子是掌上明珠,我生的孩子便是鱼目?”

她怨愤地转头看向皇上:“皇上,都是你的骨血,你为何要偏心到这般田地?要是你知道太子不是蕙妃所出,而是妾身所出,你是不是根本不会封他为太子,更不会多看他一眼,是不是?就像这些年你对待老七那样,不过尽一尽父子表面上的情分,一丝真心疼爱都没有,对不对?”

“休要颠三倒四!”皇上趔趄着奔到怡妃身前,蹲下身子,咬牙捏住她的下巴,“当年阿蕙刚一发作,朕便在产房里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孩子生下来后,朕更是亲手从稳婆手中接过孩子,你究竟使了什么妖术,竟能骗朕这么多年?”

怡妃已然跟皇上撕破了脸皮,半分遮掩自己的打算都没了,极得意地笑了起来,挑衅地看着皇上道:“皇上看来是年纪渐长,许多事都记不清了,你难道忘了?当年有一段时间,你时常将妾身跟你的心头肉蕙侧妃弄错,有时在府中遇到妾身,也会失口将妾身唤成阿蕙?你自己也觉奇怪对不对?不妨告诉你,当时你已经连服了三个月米德忠给你下的迷药,他提前用这个法子试试他的障眼法灵不灵验,你当时亲眼看着嬷嬷扶着进产房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蕙侧妃,而是妾身——”

一说到当时情形,她便觉得说不出的痛快,笑得肩膀都耸动起来,“当时妾身明明跟蕙侧妃同时发作,一道在产房里生产,你却只顾打探她的情形,听说孩子久久不下来,连规矩都不顾,非要闯进产房,心神不宁地守在她的身旁,你怎能知道你当时服的幻药已然被催到极致,拉着妾身的手,却一个劲的喊阿蕙,你更不知道你的阿蕙已在另一间内室被施针害得血崩不止,奄奄一息——”

“等到妾身生下攸儿,你将攸儿抱在手里,欣喜若狂,出了产房,奔到院中,亲口对外头的下人说,这是本王的世子!这是本王的世子!”她笑得直打跌,“皇上,你说的每一个字妾身都记得,当年可是你自己亲口给孩子定下了名分,赖不到旁人身上!”

皇上死死盯着怡妃,眼中已经恨得沁出了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月关 2龙族1 火之晨曦作者:江南 3斩仙作者:任怨 4超神机械师作者:齐佩甲 5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