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71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清虚子转头看向这来者不善的年轻人, 皱了皱眉道:“这是府上大公子?”

裴氏夫妇也暗觉奇怪, 怎么大郎好端端地在客人面前摆出这样一副臭脸, 平白让人下不来台。

转而一想, 大郎素来不喜怪力乱神一说, 对僧道之流颇有微词, 想来是看家中请了道士作法, 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忙对裴绍做个告诫的眼神,转身为清虚子做介绍道:“正是犬子。”

裴绍对父母丢过来的眼风视而不见,径直走到几人跟前, 冷着脸问:“这是在做什么?”

“大郎。”裴林微带着愠意看向儿子,“这位是青云观的清虚子道长,惯会捉妖除祟的, 咱们府上近日闹得这么凶, 你母亲前些时日打听到道长的大名,今日特请了道长来家中察看。”

“捉妖除祟?”裴绍脸更阴沉了几分, “不过发了几次梦魇, 一无人受害失踪, 二无人亲眼见过所谓’怪物’, 想来不过是疑心生暗鬼, 自己吓唬自己罢了,又何须请了这些玄黄术士到家中大动干戈, 让那些御史知道了,父亲就不怕被人参上一本么。”

裴林不防儿子说话这般不留情面, 语气里甚至还隐含着对父母行为的不屑, 只差没给他扣上一顶“愚昧盲从”的帽子了。

脸上便很有些挂不住,轻喝道:“大郎,你母亲和我连夜噩梦,好些时日未曾好眠了,办法想了不少,统统无用,如今好不容易请了清虚子道长来府中除祟,你不说帮着殷勤招待,只顾阴阳怪气做什么。”

又回头对清虚子笑着做解释:“我家大郎在沧州大营里厮混了一年,想来营中操练颇为辛劳,性子变得狷介了许多,言行失礼之处,还望道长莫要介意。”

裴绍脸上本来始终维持着山雨欲来的阴沉,听裴林说出这句话,面色一变,滞了好一会,到底不甘心地闭了嘴,再不多言。

清虚子先见他语气不善,俨然一副找麻烦的模样,本已意动,此时听了裴林这番解释,也不接茬,施施然转过身,用宽大的袍袖拂了拂无涯镜。

就见镜中景象倏然变幻,原本浓聚不散的黑雾消失不见,紧接着光洁可鉴的镜面便如同衣冠镜一般照向裴公子,连同他身后的裴氏夫妇也一并笼罩在内。

沁瑶心中一动,忙转头往镜中一看,静静等了半晌,镜中却再未出现先前的黑雾,只映出裴公子带着几分疑惑的恼怒面孔及清晰可辨的轮廓身形,他魂魄清宁,浑然不见异象。

裴氏夫妇不明白清虚子为何好端端将法器转向儿子,惊疑不定道:“这是?”

清虚子心中猜测落空,愈发疑窦丛生,只得暂且收回无涯镜,看向裴氏夫妇道,“裴大人,裴夫人,依你们二人梦中所见,府中之物与贫道前些时日收服的一批邪物倒很有些相像,方才贫道用法器窥了窥,探得那邪物每夜都来你府中作祟。你们睡梦中本就魂魄不稳,受了那邪物释出的邪气冲撞,故而才会飘荡到花园中,窥见那邪物的形貌。”

沁瑶听了深以为然,事实上裴家人并非梦中生出幻境,分明是魂魄从身体逸出,亲眼见了那邪物,他们不明就里,反以为是做梦。

清虚子说完,沉吟片刻,又问:“敢问府上近些时日可有人去过五牛山?”

“五牛山?”裴林有些奇怪,“西郊那座五牛山?不曾去过。”

“怎么不曾?”裴夫人钦佩地看一眼清虚子,温和地纠正丈夫道,“大郎从沧州大营回来,不正好路过五牛山么?”

“哦?那这就说得通了。”清虚子点点头,捋须思忖道,“许是裴公子途经五牛山,落在了山中邪物的眼里,那邪物一路尾随裴公子到了府内,这才开始作怪。”

是这样吗?沁瑶暗暗皱眉,僵尸有形有质,从五牛山行到长安城内,无论怎么掩蔽行迹,难保不被人给撞见,继而掀起轩然大波,怎会像现在这般悄无声息。

裴氏夫妇见清虚子已猜到怪物的来历,心中添了许多底气,忙道:“那道长打算如何对付这怪物?”

清虚子抬眼看向那扇朱门道:“上回贫道和徒弟在五牛山捉尸,因数目太多,我跟徒弟精力有限,难免逃脱一二,府上这位恐怕便是其中一只,它既每夜都来磨缠,今夜自然也不会例外,贫道即刻跟两位徒弟布好阵守在此处,待它来时,务必将其一力除去,永绝后患。”

“那就再好不过了。”裴林脸上直如拨云见雾,瞬间亮堂了不少,忙恳切道,“道长施法时需要我等做些什么,直管吩咐,”

清虚子暗暗扫一眼面无表情的裴绍,微笑道:“晚间贫道做法时只需将花园空出,屏退左右,莫让人前来相扰便可。”

裴氏夫妇应了,欢天喜地地下去做准备,裴绍在原地静静地看着清虚子等人,像是有话要说,可默然了许久,到底未曾说话,隐含着戾气转身离去。

到了晚间,清虚子便吩咐沁瑶和阿寒取出引魂幡,插于供桌上,又奉上三支炼魂香,将那扇朱红小门打开,放一碗鸡血于门外地上,静静等着。

今夜热得出奇,往常穿行于长安城大街小巷的风仿佛被人系数装入了一个密闭的口袋,连树梢柳叶都静止不动。

风既无迹可寻,雨又迟迟不至,空气里便只剩下滞闷的热。

沁瑶眼睛望着门外那黑沉沉的三元巷,头上汗意蒸腾,身上道袍如同湿透的书页,将她整个人严严实实地裹住。

她一边拭汗一边暗自奇怪,这等酷暑天,那僵尸只怕在长安城捱不过半日,便会发出冲天腐臭,究竟是如何做到来去自如,不引人侧目的?

她想起前日的泉中僵尸,有心要跟师父详说,又怕发出声响,惊扰了前来滋扰的僵尸。

等了大半夜,朱红小门一无动静。

沁瑶和阿寒终于按耐不住,悄悄跃到墙头又等了许久,三元巷的尽头却始终安安静静,不曾出现僵尸的踪影。

直至天亮,师徒三人都毫无所获,清虚子倒不觉意外,只是早前的猜疑愈加具体,寒着脸对沁瑶和阿寒道:“昨夜设这个阵法,为师不光为了捕获僵尸,还存了些试探府中人的意思,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为师的确猜得不错,府中确有人豢养僵尸,见咱们布下陷阱,提前放了风声,让那僵尸逃了,所以咱们才白等了一夜。”

“豢养僵尸?”沁瑶和阿寒吃了一惊,“谁这么胆大包天?”

难道非但不是僵尸残害裴家人,竟是府中有人懂得邪术,反过来操纵僵尸不成?

清虚子并不很确定,只含着隐忧道:“为师告诉过你们多少回,这世间最难算计的是人心,最难对付的也是人心,你们以往还少见了魑魅魉魍披着一张好人皮么?为师是觉得,这里头的事恐怕远非咱们想的那么简单,一定大有古怪。”

沁瑶见清虚子句句意有所指,心里越发惊心,刚要开口细问,裴林带了几名仆从急匆匆过来了,“道长,如何?可曾捉到那邪物?”

清虚子忙故作端凝道:“昨夜咱们在此摆阵,震慑作用不可小觑,想来那邪物闻风丧胆,不敢前来滋扰了。“

说毕,又很笃定地问:“裴大人,昨夜你们想必未曾发噩梦吧?”

裴林微微一怔,旋即面露欣喜道:“可不是!昨夜自入眠后便一觉睡到天明,中途未曾醒转,更不曾梦魇,道长,您果然身负神术,名不虚传呐,裴某好生佩服。”

清虚子坦然受了裴林的夸赞,淡淡道:“一会贫道会在你府外画上镇宅符,那邪物自然不敢再来滋扰了。”又呵呵笑道:“并非贫道自吹自擂,只是贫道画的符与外头远非那些鱼目混珠的道士所能比拟,寻常鬼魅见了避之唯恐不及,何况一个小小僵尸。裴大人往后只管高枕无忧,那怪物绝不会再来了。”

裴林自然是千恩万谢。

过不一会,裴夫人等人出来询问,面上气色也好了不少,想来昨夜也是一夜好眠。

如此一来,阖府上下对清虚子无不心悦诚服,清虚子在众人钦佩的眼光中画好符,随后假客气几句,到底接了裴氏夫妇奉上的厚厚酬银,趾高气昂地出了府。

一上青云观的马车,师徒三人的脸全都垮了下来,恢复了凝重。

过了许久,清虚子沉声道:“走!咱们这就去五牛山,为师上回只怕看得还不够仔细,遗漏了什么地方。若真有人利用僵尸作祟,源头恐怕还是五牛山那几处墓穴。”

沁瑶深以为然。

马车行至一半时,沁瑶思绪终于由裴府转到了玉泉山之事上,忙要将水中所遇“僵尸”描述给清虚子听,谁知刚一开口,清虚子便赶她下车道:“到你们瞿府了,你昨晚一夜未睡,今日又是花朝节,五牛山你就别跟着去凑热闹了,等师父和你师兄从五牛山回来,你再回青云观。 ”

沁瑶冷不防被师父扔下车,虽知道师父是一片好心,仍觉气闷,追了两步,跺脚道:“哪有您这样的!”

可马车一溜烟跑得没影,她又没有绝世轻功,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了,只得作罢,垂头丧气地回了瞿府。

韦国公府。

因今日是花朝节,夏芫比往常起得更早,梳洗已毕,到父母房中请了安,便往二哥夏荻的院中去。

大哥夏兰近日在督军院历练,早出晚归的总不见人,她对大哥早不做指望,几日前便邀了二哥今日陪她出门过花朝节,眼下已过了晨时,也不知二哥起床了没有。

今日天气甚是舒爽,不如前几日那般燥热,正是出门游乐的好日子,一路穿花拂柳到了夏荻所住的院落,就见院中几名小丫鬟拿了苕帚在打扫院落,卧房门前垂首屏息站了几个小厮。

小厮们抬头见了她,忙要进内通禀,夏芫止住,问:“二哥起床了吗?若还在歇息,莫去相扰。”

小厮陪笑道:“郡主,公子早醒了,这会正跟大公子在房内说话呢。”

夏芫奇道:“大哥竟在府中?难不成他今日不用去督军府?”

忙提裙上了台阶,掀帘进得房内,刚进去,便听夏兰道:“那女子确有妙处,让人欲罢不能,只可惜不会中土话,多少有些美中不足。”

夏荻嗤笑:“长安多少良家女子不够你往来的,偏对这种货色青眼有加。”

夏兰的声音一寒,不屑道:“娼门之女自然入不了你的眼,可良家女子岂是轻易能撩拨的?就拿那位瞿家小娘子来说,你今日既然存了心思要戏弄于她,就不怕人家自此赖上你,非得让你娶她不可?”

夏荻的声音滞了一滞,故作不经意道:“娶就娶了呗,她未嫁,我未婚,有什么不能娶的?”

夏芫听了这话,脑中先空了一瞬,好一会,抚着急剧跳动的心口,缓缓往内走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2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3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4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5第十九篇 不朽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