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5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那位公子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沁瑶, 眼中满是玩味。

就在沁瑶以为他要揭穿她的恶作剧时, 那人却忽然话锋一转, 看向身旁道:“陈四啊陈四, 没想到你如今身手这般了得, 真是让我等刮目相看。”

他话音刚落,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从他身后转出来, 哈哈一笑道:“夏二公子承让了。”

亭中诸人恍然大悟,原来方才夏二公子说的是陈公子。

夏芫笑着起身招呼道:“二哥,陈公子, 孔公子。”

来的三个人,一个是夏荻,韦国公府的二公子, 夏芫的二哥。

见夏芫唤他, 夏荻笑着应了一声,大步往亭前走来。

剩下的两位站在原地未动, 一位是宁远侯家的四公子, 也就是夏荻口中的陈四。

另一位则是中书令家的幼子, 名唤孔维德。

紫裳少女跺脚看向陈四道:“哥!你瞧我的衣裳, 好好地被泼成这样了, 分明是她搞的鬼。”说着,恨恨地回身一指沁瑶。

康平也猛地点头道:“对对对, 就是她,我看得真真的。”

陈四暗暗皱眉, 方才他在夏荻身后, 没看清亭中情形,但他想着左不过是姑娘家的小打小闹,而且夏二公子显然有将此事揭过之意,如果他们兄妹一味揪着不放,难免显得小家子气,便告诫地看一眼妹妹,欲将她的话头截住。

谁知他身旁那位生得肥头大耳的孔公子听得紫裳少女如此一说,一撸袖子,撑腰似地嚷道:“阿淇,你莫要难过,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敢给你委屈受!”

他说着,直朝沁瑶看来,那目光又冷又厉,仿佛能将沁瑶盯出一个窟窿。

沁瑶挑挑眉,嚯,来帮手了,还是这么“大块头”的一个帮手,只是不知这孔公子打算用什么法子来替陈小姐出头?

陈小姐嫌恶地瞥一眼孔公子,本能地想说:“关你什么事?”转念一想,何妨让孔胖子给瞿小姐一点难堪呢?便用帕子拭拭眼角,委屈万分地说:“适才我经过那位瞿小姐身后,本好好的,忽然不知从何处泼出来一阵热茶,将我半边衣裳都泼湿了,当时在座的只有瞿小姐离我最近,康平也亲眼目睹是瞿小姐所为,可眼下瞿小姐却并不承认是她泼的。”

难得娇滴滴的陈小姐肯跟他说这么多话,孔公子喜出望外,劲头更足了,气势汹汹便往亭中走:“这还不简单么?看看谁的杯子是空还是满不就行了?”由于太急于巩固陈小姐对他的好印象,孔公子根本没注意到亭中夏二公子明显地一皱眉,更别提留意到陈四对他使过来的眼色了。

“茶洒了,杯子总不至于还是满的吧,咱们大伙都看看,究竟是谁泼茶到阿淇身上!”他欺到沁瑶身前,当着众人的面猛地拿起沁瑶面前的茶杯,由于用力过猛,不提防被杯中满满的热茶烫了一手,“哎哟”一声,脸上的横肉都痛得直颤起来。

“烫死我了,烫死我了!”他火急火燎地将茶杯放回桌面,对着那只被烫得红通通的手连连呼气。

沁瑶看着都替他疼,表示同情道:“这位公子,你没事吧?”

孔公子又疼又难堪,瞿小姐眼前的茶杯很明显是满的,他冤枉了人不说,还在陈小姐面前丢了这么大脸,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才好。

正不知如何找回场子,忽一眼瞥见桌上有个茶杯是空的,也顾不得看清杯子主人是谁,想也没想便往前一指,嚷道:“这杯子是空的!”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往上一看,都惊讶地扬起了眉,就见那空茶杯的面前端坐着一个满面怒容的少女,好巧不巧正是康平。

夏二公子暗笑一声,望着沁瑶的目光更意味深长了。

孔公子直道不好,这位公主岂是他能惹得起的?发起横来说不定会将孔府砸个稀巴烂,也顾不上替心上人出头了,忙自打自脸道:“这、这个法子不妥,多半是咱们想岔了,亭中诸位小娘子都是诗礼传家的世家小姐,万万做不出这等行径的,许是方才哪位下人不小心洒到阿淇身上,怕被责罚,故而才不敢承认,一会只需审审亭中这几个下人便能见分晓了。”

一句话又将火引到韦国公府下人身上去了。陈公子暗叹口气,不忍心看未来妹夫继续出丑,抬头对仍杵在亭中的妹妹说道:“夜风甚凉,再不换衣裳便要着凉了。”

夏芫也忙起身来打圆场,吩咐身旁丫鬟:“快领陈小姐到我房间去换衣裳。渝淇妹妹,我们俩身量差不多,我那正好有几件新做的衣裳,你若不嫌弃,便挑一件顺眼的先换上。”

陈渝淇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孔公子,好一会,才不甘心地对夏芫道了谢,由着下人领去换衣裳了。

康平失了帮手,顿觉无趣,气鼓鼓地坐下,暗暗对沁瑶无声地做警告:你等着!

沁瑶眼角都懒得扫她一下,起身对夏芫行了个礼,笑道:“郡主,我去去就来。”

夏芫会意,忙吩咐身旁另一个丫鬟:“一会便要开宴了,瞿小姐收拾妥当了,你便领着瞿小姐直接往花厅来。”

又拉着沁瑶的手低声道:“方才委屈瞿小姐了,康平公主和陈小姐素来爱捉弄人,无甚恶意,你千万莫往心里去。”

沁瑶笑道:“郡主过虑了,我并未放在心上。”告了罪,由丫鬟领着去往亭外。

从净房出来,原本该在廊下守候的小丫鬟却不见了。沁瑶一路从台阶上下来,直将左右都找了个遍,都未找到那个小丫鬟。

沁瑶好一阵纳闷。所幸她认路的本领极强,不至于迷路,便依旧循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走到一处回廊时,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女子柔媚的低笑声,隐隐夹杂着男子的说话声。

沁瑶忙止住步子,敛声屏息往转角处看,就见回廊上站着一男一女,天色太暗,看不清二人的模样,只依稀看到女子耳上悬着一颗亮晶晶的雨滴形耳坠,不时随着女子的动作摇曳。

沁瑶见二人举止亲密,意识到多半是一对情侣在此私会,正犹豫要不要等他二人离开后再出去,身后却悄无声息地袭来一阵掌风,沁瑶猝然一惊,忙俯身躲过这一掌,就势屈起右肘,狠狠往身后之人撞去。

那人轻功却甚是了得,轻轻巧巧便避开这一撞,低笑道:“瞿小姐果然是深藏不露。”

沁瑶听着这声音耳熟,回身一看,见来人身着淡青色圆领澜袍,一副未语先笑的倜傥模样,果不其然正是夏荻。

沁瑶一脸戒备,淡淡道:“夏二公子?”余光往回廊上一瞥,愕然发现方才幽会的那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夏荻笑道:“方才在园子里,瞿小姐一招“偷梁换柱”实在让人大开眼界,不知瞿小姐究竟师从何处,小小年纪便能学得这么一身好本事?”

沁瑶装傻:“夏二公子说话好生奇怪,什么偷梁换柱?什么好本事?我一句都听不懂。时辰不早了,前面恐怕已经开筵了,夏二公子还是早些去花厅招待客人吧。”微微欠身行个礼,转身便走。

刚走两步,夏荻身形一动,拦到她身前,低笑道:“瞿小姐何苦用言语唬弄我,方才你出手对付我的那两招,便已远不是寻常闺阁女子所能及了,我也无甚恶意,不过好奇而已。”

一时间两人离得甚近,沁瑶抬头便能看到夏荻明显带着戏谑的目光。她怒极反笑:“我是学过几招防身术,不过是为了对付那等不知廉耻的下作之人,方才夏二公子有幸领教了其中两招,怎么,还想试试吗?”

夏荻见沁瑶原本清澈的眸子怒得异常明亮,白皙的脸颊都淡淡染上一层红霞,不由暗笑,果然这才是她的真性情,方才在园子里那副安静本分的模样全是装出来的。

他愈发起了作弄沁瑶的念头,干脆又欺近两步,俯身对沁瑶低声道:“哦?瞿小姐还有什么招数,不妨都使出来——”

他话未说完,沁瑶猛地挥拳往他面门打去,这一拳沁瑶使了十足十的功力,去势极快,夏荻面色微变,忙提气往后一跃而起,险险避过这一招。

他稳了稳身形,继续笑着逗弄沁瑶:“瞿小姐早该如此,既然身怀绝技,何苦一味藏拙。”

沁瑶越发恼怒,复要上前,忽有人低喝道:“住手——”

沁瑶和夏荻同时停手,转头看向来人。

那人本站在庭院中,上了台阶走至廊灯下时,夏荻看清对方的相貌,讶道:“蒋三哥?”

沁瑶听得一愣,睁大了眼上下打量来人,怎么也没办法把眼前这个瘦削阴郁的男子跟当日那个俊朗贵气的蒋三郎联系到一起。

怎么才短短一月功夫,蒋公子便瘦了这许多?

联想到当日那位死在他怀中的阿妙,沁瑶不由恍然,自古无情皆孽,有情皆苦,看蒋公子如今的情形,恐怕对那位阿妙依旧未能放下,情伤难愈,也难怪他短短时日便能憔悴至斯了。

直到蒋三郎出声唤她:“元真道姑,别来无恙?”沁瑶才回过神来,暗叹口气,点头道:“蒋三公子。”

夏荻在一旁惊讶地开口道:“道姑?她是道士?”嘴里问着蒋三郎,眼睛却惊讶地上下打量沁瑶,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蒋三郎肃然看向夏荻:“瞿小姐是青云观的俗家弟子,曾帮我府中除过邪祟,为人最是仗义不过,你怎么好端端地跟她打了起来?”

夏荻怔了一会,忙笑道:“误会,都是误会。瞿小姐,我不知道你是三哥的朋友,方才多有得罪。”话虽这么说,脸上可一点愧意都没有。

沁瑶神情冷淡地应了一声,对蒋三郎道:“三公子,这会前面恐怕已经开筵了,能否请你带我去花厅。”

蒋三郎这时才注意到沁瑶身旁并无下人,讶道:“道姑身旁怎么没有下人伺候?”转头看一眼夏荻,心里瞬间明白过来,隐含苛责地看一眼夏荻,便领着沁瑶往廊下走:“瞿小姐,请跟我来。”

夏荻尴尬地干咳一声,方才他为了接近沁瑶,特意支开了沁瑶身边的小丫鬟,这会可上哪变出个下人来?见蒋三郎跟沁瑶往前走了,他忙快步跟上,讪讪道:“可不是,时辰不早了,母亲他们这会恐已等得着急了。”

三人到得花厅,筵席却未设在厅内,而是露天设在厅外的小花园里。

一溜桌面并成一条长长的桌面,直能容纳上百人,左边为男宾,右边为女宾,两边隔桌相对。

筵席已开,席上诸人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好不热闹。

沁瑶用目光四处找寻了一会,没找到哥哥,只得任由蒋三郎领到夏芫跟前。

蒋三郎只对夏芫说说沁瑶在花园迷路了,他和夏荻恰好路过,便将瞿小姐领了过来。

夏芫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道:“正要派人去找你呢。”

领着她到一处座位上坐下,低声为她介绍左右道:“这位是靖海侯家的二小姐,闺名叫秦媛。”沁瑶落眼看去,便见一个白净清秀的小娘子,年龄约莫十三四岁,看人时有些怯怯的,远比寻常闺秀看着柔弱天真。

沁瑶对她点点头,笑道:“秦小姐。”秦媛忙起身回礼,有些结巴道:“瞿、瞿小姐。”

夏芫又给沁瑶介绍她座位右边的女子:“这位是户部王尚书家的千金,闺名王应宁。”

王小姐眉眼温柔标致,气度沉静如水,沁瑶一见之下便对她产生了好感,含笑道:“王小姐。”

夏芫为三人介绍完毕,便转身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沁瑶在两人中间坐下,一见满桌佳肴,肚子咕噜噜一阵响,也顾不上客气,便埋头吃了起来。

秦媛眼睛张得大大的,似是从未见过这等爽快的作派,王应宁却微微一笑,替沁瑶夹了两块炙鹿肉,道:“可是饿了?这鹿肉烤的甚好,你尝尝。”待人接物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沁瑶顿了顿,笑着对王应宁眨眨眼。

一时筵散,下人们复又领沁瑶等人往内院而去,说是郡主吩咐,晚上要举行诗会,请各位小姐公子一展才华。

沁瑶等人走到之前喝茶的那处亭子,远远便看见夏芫正仰头与一名年轻男子说话,那人身穿一身雨过天晴色澜袍,长身玉立,在园内灯笼的投射下,分外引人注目。

夏芫目光专注,眼角眉梢满是笑意,神情看上去比之前似乎更柔婉了几分。

那人却仿佛心不在焉,不时往园门口的方向张望,沁瑶看清那人模样,不由微讶,却是蔺效。

蔺效一看到沁瑶,脸上不自觉露出一点笑意,对夏芫说了句什么,便往沁瑶的方向走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寸人间作者:耳根 2第二十六篇 它的到来作者:我吃西红柿 3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4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5千金散尽还复来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