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0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德荣见女儿总算被抬上了肩舆, 面色稍缓, 刚要催促婆子们从速将夏芫抬出大隐寺, 林外忽急步走来几个面白无须的宫人, 德荣抬头一看, 立即认出领头那个正是在皇上身边伺候的米公公。

米公公神色很是惶急, 进林后先四处找寻康平的身影, 后见康平好端端地站在德荣等人身旁,不像受了伤的样子,这才大松了口气。

“世子。”米公公给德荣等人请完安, 径直对蔺效道:“皇上方才听闻寺中之事,惊怒交加,急命张副将点了两百名北衙禁军赶来给几位公主护驾, 现一众将领已在寺门外候着了。皇上还命咱家给世子带了口谕, 说请世子务必亲自护送几位公主回府。”

蔺效垂下眸子,点头应是。

德荣听了这话, 忙在一旁急声催促道:“惟谨, 阿芫看着实在不好, 莫再耽搁了。”

康平也嚷:“十一哥!”

蔺效未再犹豫, 对常嵘不动声色地使了个眼色, 随后便走至德荣身旁,令那几名仆妇抬好肩舆, 自送德荣等人回府。

常嵘会意,看沁瑶一眼, 跟魏波等人留在原地, 未跟随蔺效一同出去。

过不一会,长安府一众官兵赶至,捆了寺中一干人等,又将诺大一个大隐寺里里外外搜查了个遍。

缘觉方丈虽有皇上赏赐的“圣僧”佛珠护体,但因今日之事牵涉到了几位皇室公主和郡主,遂也连同寺中其他和尚一道被官兵押至长安府收监。

王尚书府、宁远侯府、尚书令府、靳国公府也都陆陆续续来人了,来人大多数是诸女的父兄,见了眼前的情形,无不心惊肉跳,或斥骂背后之人太过歹毒,或揽了自家闺女唏嘘感叹,或迁怒寺中和尚,更有扬言说要将大隐寺就此一把火烧了的。

王应宁等人虽然大多都饱读诗书,但像今日这等近距离的刀光剑影,真真切切是头一回领受,此时见了父兄,只觉得万般委屈都齐齐涌上心头,不免又狠狠地哭了一回,一时间桃花林里满是呜咽抽泣之声。

等到一众人等察看完匪徒尸首,质问完缘觉方丈,领了各自的女儿离开桃花林,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

转眼间林中便只剩沁瑶和常嵘等人,并一个心有余悸的采蘋。

沁瑶吃力地抚着肩膀起了身,顾不得整理弄脏的褥裙,唤采蘋道:“莫哭了,咱们也走罢。”

采蘋如梦初醒,慌忙起身搀了沁瑶,带着哭意道:“小姐,你受伤了,可还能行走?要不要我唤鲁大过来帮忙?”

沁瑶今日出门,不过带了采蘋并一个赶车的鲁大,既没有呼前拥后的一干仆从,也腾不出多余的人手前去知会父兄,听到采蘋这么说,只苦笑摇头道:“伤在肩膀,又未伤在腿上,如何走不得路?莫矫情了,咱们先回去再说。”

主仆二人慢慢往林外走,身后常嵘突然出声唤道:“瞿小姐请留步。”

沁瑶讶然回头,常嵘大步走近道:“我几位同伴已去准备肩舆了,瞿小姐虽然伤在肩膀,行走时难免颠簸,若牵动到筋骨就不好了,还是让我等送你出寺吧。”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倒算得客气。

他话未说完,魏波等人就不知从哪抬了一架肩舆过来,悄无声息地放在沁瑶跟前,请她落座。

采蘋目瞪口呆,沁瑶却早已跟常嵘等人打过多次交道,知道他们素来历练有方,无论应变能力,还是办事效率,都远远胜过常人,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出这等安排一点也不奇怪。

她不自在地轻咳一声,肩膀实在疼得厉害,一味的拿腔作势对自己显然没有好处,略沉吟了一会,便对常嵘等人道了声谢,扶着采蘋的手上了肩舆。

魏波等人稳稳当当抬起肩舆便往外走。沁瑶坐在肩舆上,只觉得犹如行走在平地,一丝颠簸都感觉不到,不免对魏波等人深不可测的内功又添几分敬畏。

到了寺门口,常嵘令鲁大下车,欲亲自执了绳为沁瑶赶路,沁瑶忙出声制止道:“常护卫,我的伤没有那么严重,不必这么麻烦,我们自行回府便是。”

常嵘道:“我们只是依照世子的吩咐行事,瞿小姐莫要推辞。”

“真的不必了。”沁瑶再三婉拒,若父母骤然见到赶车的人换成了一个面生的年轻后生,不起疑心才怪。

常嵘见沁瑶异常坚定,只得作罢,待瞿府马车往前走出去老远了,才悄悄地同魏波等人跟在其后,一路随行。

回到家里,瞿陈氏还未得到消息,因天气难得地和暖,正跟家中仆妇在花厅前面的小花园里边说话边做绣活。

见沁瑶白着脸地扶着采蘋进来,瞿陈氏面色一变,急忙上前迎道:“怎么了这是?伤到哪了?”

自从女儿跟随清虚子学本事,已经很多年没受过这样的外伤了。

“小姐受伤了。”采蘋哭丧着脸,将今日大隐寺之事大致说了。

瞿陈氏目瞪口呆:“光天化日之下,怎会有这等事?这些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强压着惊怒,一叠声地唤人去请大夫,又忙命人给瞿恩泽和瞿子誉送信。

回了卧房,沁瑶任母亲带着人忙前忙后,微微侧着头细想今日之事,可惜想了一会,肩上的疼痛便扰乱了她的思绪,只得撒娇似的对瞿陈氏直嚷道:“阿娘,大夫怎么还不来?”

“来了来了。”瞿陈氏身边的耶律大娘领了位身着官服的小老头进来,却是一位须发皆白的太医。

沁瑶和瞿陈氏面面相觑,瞿家的等级可够不上请宫里的御医,而且照这位太医的品服来看,多半还是太医院的案首。

“这是怎么回事?”瞿陈氏一脸疑惑。

“这位是太医院的余太医。”耶律大娘与有荣焉道,“说是特奉了德荣公主的命令,来给咱们小姐诊治的。”

余太医?瞿陈氏一怔,极力在脑中思索,过了一会眼睛一亮,莫不是那位善治骨伤,曾给先皇续骨成功的余若水?

“哎呀呀。”瞿陈氏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忙起身对余若水行了个大礼,谦恭地笑道:“难为公主殿下挂心,久仰余太医大名,快快请进。”对耶律大娘使了个眼色,令她速速去准备酬金。

考虑到余若水年逾古稀,女儿倒也不必如何避嫌,只拿一方丝帕覆在沁瑶脸上,便要她露出伤口给余大夫看。

余若水直说不必,隔着衣裳捏了捏沁瑶的伤口,令沁瑶试探着做了几个动作,便道:“幸得小姐平日筋骨结实,骨头并未折损,只伤了些皮肉,并受了点内伤,无妨,将养些日子便可恢复如初。”

余若水医术精妙,既他这么说,沁瑶想必没有大碍,瞿陈氏放了心,忙堆着笑对余若水连连致谢。

余若水又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瓷罐,对瞿陈氏道:“将此药日日涂抹于伤处,不可中断,不出半月,伤处便可大好。”

瞿陈氏慎重地捧过瓷罐,又忙令耶律大娘奉上酬金,笑道:“些微薄礼,不承敬意。”

余若水直摆手:“我也是受人之托,若不是世——”话一出口,意识到自己失言,忙改口道:“若不是公主殿下殷勤嘱咐,我也不能及时赶到府上来,小姐的伤虽不算重,却最怕拖延,你们速速将药给小姐用上,莫再耽搁了。”说完对瞿陈氏一拱手:“ 告辞。”

瞿陈氏挽留不住,只得令人将余若水好生出府,自己则回到床旁给沁瑶上药。

沁瑶目光澄净地拿起那个釉面华美的白瓷罐细打量,良久,微微叹息一声,置于一旁,闭上眼不再去看。

韦国公府里忙得人仰马翻的。

宫里的太医来了一拨又一拨,夏芫却一直昏睡不醒。

夏弘胜和德荣公主心急如焚,连皇上和怡妃都听到了消息,不时派人过问,吴王更是亲自从宫中赶来探视。

康平跳上窜下,拽了一个太医的领子便嚷:“你们一群人轮番看了这么久,怎么阿芫还不醒?你们全是饭桶,饭桶!”

吴王心烦意乱地低喝道:“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尽顾着添乱?一边去!”

康平头一回被哥哥这般疾言厉色地斥责,不由怔在原地,过了一会,撇撇嘴,走到正望着窗外出神的蔺效身旁,晃着他的胳膊道:“十一哥,七哥他凶我。”

蔺效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向了何处,对康平的话恍若未觉。

康平甚觉无趣,支着下巴望向窗外道:“阿芫到底怎么了嘛,这么多太医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呀!十一哥,你说阿芫会不会是受了什么内伤?”

这话似乎触动了蔺效,他收回目光,不答反问道:“眼下什么时辰了?”

康平直愣愣道:“都快未时了。十一哥,今日出了这么多事,我午膳都未好好吃,都快饿死了。”

蔺效心不在焉,敷衍道:“要下人再给你弄点吃的。”目光仍望向窗外。

这时有仆从汇报道:“世子,您身边的护卫在外求见。”

蔺效眼睛一亮,转身便往外走,到了廊下,果见常嵘等人正候着。

常嵘一见蔺效,便上前低声汇报起来。

听完常嵘的话,蔺效微松口气,吩咐道:“一切依照从前,好好盯着,莫再出差错。”

常嵘领命而去。

蔺效回到房内时,脸色比方才和缓了许多,康平不免疑窦丛生,揽了蔺效便要问个究竟,内室忽传来德荣公主的质问声:“余若水呢?怎么他身为案首,今日却连人影都不见?”

里面隐约有人陪着笑回道:“余案首最近正告假,方才下官已着人去请了,不巧余案首恰好出门给人诊视,现已再派人去请了。”

“一个太医院的太医,本该随时候命,他倒好,竟敢私自给旁人诊视,谁给他的胆子?”德荣又急又气,令人立时将余若水找来,一刻不许耽误。

吴王面色也不好看,沉声吩咐仆从道:“去查查余若水给谁诊病去了。”

蔺效拦住那名仆从,道:“不必了,余若水给我的一位朋友诊治去了,这会应该快过来了。”

吴王一愣。

里面德荣听到蔺效的话,一腔怒意顿时化为无奈,扬声唤了蔺效进去,拉着他叹气道:“究竟什么朋友让你这般上心?阿芫眼看着不好,你快令余若水莫再耽搁了,让他速速过来给阿芫诊治。”

蔺效宽慰道:“余太医已在赶来的路上,多半这会已快到了。”说着往床上一望,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夏芫的脸色似乎比方才又难看了几分。

夏荻自告奋勇道:“余若水家住何处?我亲自去请他!”

这时有下人欣喜地在外通报道:“余太医来了!”

众人神情一松。

余太医不紧不慢迈着小步子进到内室,先是环顾屋内一圈,又给驸马和德荣等人行了礼,这才上前给夏芫诊脉。

良久,余若水翻开夏芫眼皮看了看,沉吟一会,起身道:“郡主是受了惊吓,心气涣散,神不守舍,这才久睡不醒的。惊者平之,臣这便给郡主开药,先服一剂试试。”

说着若有所思地看一眼夏芫,起身到外室开方子。

一碗浓浓的药汁下去,夏芫终于悠悠醒转,见德荣等人忧心如焚地围在床旁,有气无力道:“阿爷,阿娘。”

德荣喜极而泣,搂了夏芫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又急唤了余若水进来诊视。

余若水看过之后,只说让夏芫静养几日,不要再受惊吓,便可无虞了。

康平见夏芫见好了,高兴之余,不免又恢复人来疯的本质,跟夏荻等人说着说着,便比划起今日大隐寺惊险的一幕来。

“哗啦啦一下子来了好多人,个个手里都拿着刀,我上前就跟他们比划,一下就放倒了一个!可惜他们人太多,我的雪奴红奴又不在身边,到后面,我实在应付不了了,要不然怎么会让他们把阿芫掳走?”她绘声绘色地描述一番,将沁瑶那一节彻底抹去不提。

蔺效又好气又好笑,却也不便出言纠正,只得任由她天南地北地胡诌。

“除了阿芫,这些匪徒可掳了其他小娘子?”吴王未亲临现场,又没来得及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此时见康平如此说,难免有些好奇。

“不曾。”德荣尤有后怕地说道,“他们的目标自始自终只有阿芫一人,记得当时靖海侯家的小娘子还曾跌倒在地,他们却偏偏舍近求远,一径掳了阿芫欲要翻墙而去。谢天谢地,惟谨身边的护卫及时赶到了,这才没让他们得逞。”

说到这里,德荣猛然想起什么道:“那位太史令家的瞿小姐不知怎么样了?多亏她拖延了匪徒,否则阿芫还不知会落到什么境地呢。”

“瞿小姐?”夏荻错愕道,“瞿小姐今日也去了吗?”

蔺效听在耳里,目光如电地看向夏荻。

康平不屑地撇撇嘴,刚要说话,床上的夏芫却捂着帕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母亲,我还是觉得有些气闷。”好不容易平复了喘息,夏芫恹恹地拉着德荣的袖子道。

余人见状,哪还记得什么瞿小姐的事,忙又一叠声令人去请余若水。

——————————————————————————————

蔺效今晚不当值,从韦国公府出来,便径直回了澜王府。

思如斋里温姑早备妥了一切,一见蔺效回来,便殷切地问:“郡主没什么大碍吧?”

崔氏今日回府时弄出好大一番动静,李嬷嬷等人又是请御医,又是抓方子,弄得澜王府鸡飞狗跳的,温姑想不知道都难。

蔺效接了温姑手中的茶,言简意赅道:“现已醒来了。”

温姑欣慰地点点头,世子因为担忧郡主,在韦国公府逗留到这么晚才回来,可见心里有多看重郡主了。想来多半是常嵘这孩子想岔了,什么瞿小姐曲小姐的,哪能跟仙女似的郡主相提并论呢?

她想着不经意往帘外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听风和扫雪还在厢房等候吩咐呢,上回跟她们一提给世子做通房的事,她们便羞答答地应了,别提有多愿意了。这些日子以来,也耳听面命地教了她们不少东西了,今晚难得世子回府歇息,一会便让她们过来伺候世子。

蔺效脑中想着如何抽丝剥茧查明大隐寺的事,哪能注意到温姑的小算盘?喝完茶,便进净房洗漱。

等他心事重重地从净房出来,一抬头,却不妨发现床前怯怯地立着两名仕女。

二女如出一辙地只着一件齐胸褥裙,袒!露着大片白花花的肩膀和胸!脯,面色绯红,目光羞怯却又隐含旖旎。

“听风扫雪?”蔺效先是震惊,旋即迅速地冷静下来,压着怒意问:“谁让你们进来的?”

二人齐齐上前给蔺效行了各礼,柔声道:“奴婢们奉温嬷嬷之命伺候世子。”

蔺效语结,他早该想到,若不是经过温姑的首肯,这两个丫鬟怎敢不请自来?唉,他这个乳娘什么都好,就是跟常嵘一样,总喜欢自作主张。

他这样想着,冷声对听风和扫雪道:“我不用你们伺候,下去!让温嬷嬷进来,我有话要问她。”

听风和扫雪错愕地互看一眼,脸上烧得就快着火了似的,世子竟然不让她们服侍?难道是看不上她们的姿色?

蔺效见二女磨磨蹭蹭不动,面色一沉,扬声道:“听不到我说话?”

二女吓得一激灵,忙慌慌张张行了个礼,退下了。

过不一会,温姑一脸错愕地进来了,温声道:“是不是听风扫雪伺候得不好?世子莫生气,乳娘这便好好训训她们。”

蔺效皱眉道:“乳娘,今日之事只此一回,往后再不许像今日这样擅作主张。”

温故难得见蔺效在自己面前露出这般冷峻的表情,倒也不惧,只思索着说道:“世子可是瞧不上听风和扫雪的模样?”按说两人模样也算百里挑一的了,尤其是扫雪,肤色又白又润,仿佛能掐得出水来似的,身姿更是难得的丰盈玲珑,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喜欢呢?

蔺效见温姑尤未明白他的意思,语气加重道:“乳娘,您听好了,我不喜欢这样的事,尤其不喜欢身边的人自以为是,随意干涉我的喜好,哪怕是您也不行,懂了吗?”

温姑注意力却只放在蔺效前一句话上,不喜欢这样的事?她迷茫了,世子自三岁起,便由先皇钦点了几位高人教习武艺,一路顺风顺水长大,连个伤风咳嗽都少见,身子骨是显见的结实,难道竟有什么隐疾不成?

蔺效见温姑露出绝望的表情,知道她想岔了,陡然觉得一阵憋闷,烦躁道:“总之,您往后要是再敢胡乱安排人,来一个我发卖一个。”

温姑听着这话,慢慢琢磨出一点味道来了,她挨着床沿坐下,笑着看着蔺效道:“世子是个实心眼的好孩子,这会心里有了人,便看不上其他庸脂俗粉了。也好,日后郡主进了门,你们小两口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地过日子,再好没有了。”

蔺效蹙眉:“郡主?什么郡主?”

温姑脸色一变:“颐淑郡主啊!王爷和德荣公主不都有这个意思吗?”

蔺效霍地起身道:“您别胡说了!根本没有的事!”

温姑见蔺效面色里有震惊,有不耐,独独没有喜色,骤然明白过来,缓声道:“郎君难道还惦记着那位瞿家的小娘子?”

蔺效一怔,脸直红到脖子根,暗骂常嵘一句,默了一会,坦然道:“是,您说的没错,除了瞿小姐,我谁都瞧不上。乳娘,我累得很了,话既已经说明白了,请回房吧,我要睡了。”

说完,径自脱了鞋,直挺挺地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不再理温姑。

温姑好一会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这个情形,世子还真就打算娶那个瞿小姐了,可……郡主那边到时候可怎么交代?还有皇上和王爷那,就瞿小姐这么个家世,皇上和王爷怎么也不会点头的。

她忧心忡忡地出了会神,见蔺效渐渐发出匀净的呼吸,显然已睡熟了,拿他无法,只好展开锦被替他盖上,轻手轻脚地离开。

温姑一走,蔺效便睁开眼睛看着帐顶。

羊角灯柔和的光线映射在帘幔上,眼前渐渐出现一个穿着褥裙的身影,娇柔明媚的脸庞,澄澈的眸子,白皙秀气的脖颈,再往下,便是她青涩动人的曲线…….

蔺效想着想着,呼吸渐渐变得有些不稳,身子也燥热起来,他忙翻了个身,强行闭上眼,将心里那个如野兽般蠢蠢欲动的念头驱散出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2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3掌中之物作者:贝昕(鲜橙) 4第二十四篇 陨落的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5将夜第六卷:忽然之间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