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31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回大人的话, 尸首身旁及房间内都并无血迹。”

瞿子誉和冯伯玉听到此处, 都暗暗松了口气, 事到如今, 真相已经昭然若揭, 且看那妇人还能如何抵赖。

果然御史台目光沉沉地看向文娘:“你方才说王以坤进房间后你一直守在门外, 窈娘遇害后你更是第一时间冲入房内?”

文娘眼珠转了转, 一梗脖子,斩钉截铁地说:“是!奴家当场抓住了王以坤。”

御史中丞厉声断喝:“既然窈娘死前曾经大量失血,你又不曾给王以坤整理现场的时间, 为何房内及王以坤的衣物上都未沾染上半点血迹?”

文娘当场傻眼,她一个市井妇人,平日只以钻营生财之道为乐, 连大字都不识一个, 如何能懂得这些?

见文娘不答,御史中丞怒意更盛:“分明是那窈娘早已遇害多时, 你藏尸房内, 故意嫁祸王以坤!如今证据当前, 你竟还敢穿凿附会?来人, 将这刁妇押下!”

事态急转直下, 文娘眼看着府吏们气势汹汹走近,作势要将她绑住, 她忙结结巴巴地改供词:“是,是奴家记错了, 奴家发现不对时, 房门已大开,王公子并不在房内,后来他去而复返,方才被我们抓住的!”

一场闹剧。王卫廷懒得再看这妇人的丑态,颇有些意兴阑珊地起身,对身旁的随从耳语几句,拔腿便走,随从自去给御史台传话。

王以坤经过一晚的煎熬,走出御史台狱时,只觉得身心都被洗刷一遍,触目处无不可爱,天分外的蓝,云分外的白,就连路旁的草木都比往日显得青嫩许多。他并不知父亲早前来过,四处张望一番,见瞿子誉和冯伯玉正站在马车前对他招手,忙大步上前迎去,“文远!骥舟!”

三人见面,都有恍如隔世之感。

后日便是殿试,正是需全心备考的时候,谁知半路却闹出这么一出。三人达成默契,暂且将那妇人之事放下,先各自回府休息,等考完殿试再做计较。

刚要上马车,瞿子誉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打到澜袍下摆,他转头一看,这才发现青云观的马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到了一旁。

瞿子誉向来机变过人,立即意识到是妹妹来了,多半是不想被他的同窗知道她的道士身份,故意悄悄地引他前去。

他忙对冯伯玉和王以坤告罪,说忽然想起要去附近探望一个亲戚,不能跟他们同行了。

等王冯二人走了,瞿子誉到得马车前,掀开车帘,这才发现不只妹妹,连清虚子和阿寒都在。

他忙给清虚子行礼,又跟阿寒打招呼。

“哥哥,你那位同窗被放了?”沁瑶将哥哥拽到身旁坐下,马车甚是宽敞,能容纳六七人有余。

瞿子誉有些疲惫地点点头,将事情经过跟沁瑶三人说了。

“那妇人为何要编造如此拙劣的谎言?”沁瑶和清虚子阿寒面面相觑,若存心要栽赃诬陷旁人,怎么都得经过一番细致的筹谋和准备,各方面都要经得起推敲才是。

“是不是她自己就是凶手?”沁瑶又问。

瞿子誉蹙着眉头道:“目前还未证实,不过多半跟她脱不了关系,方才御史中丞已下令,要将她移送至大理寺狱,详加审讯。”

说完,他面露疑惑地问沁瑶:“你们为何会在此处?”

清虚子刚要答言,沁瑶暗暗对他使了个眼色道:“我们受人所托,去附近一所宅子除祟,恰好路过此处。”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哥哥知道自己在查窈娘的死因,更不想让他知道她还拜托了澜王世子帮忙。

怕哥哥还要追问,她又急急开口道:“哥哥,你一日一夜不曾回府了,父亲母亲想必都等着急了,咱们府上离此不远,我们这便送你回府吧。”

瞿子誉定定地看着沁瑶,还要细问,顾忌着清虚子和阿寒在一旁,只得作罢。

————————————————————————————

蔺效将手中事项跟手下一一交割完毕,刚要出宫去跟沁瑶汇合,不料皇上身边的路公公过来传话,说大明宫来了好多远道而来的客人,皇上急请世子前去认亲呢。

远道而来的客人?蔺效一点兴趣也没有,沁瑶还在大理寺外等他,他现在只想赶快出宫。

可皇上召见又不能不去,他犹疑了片刻,唤了手下一个副将近前,附耳对他交代几句。

到大明宫时,殿内果然已有许多人了,太子等几位皇室子弟在殿内作陪,满殿欢声笑语好不热闹,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连卢国公夫妇和蒋家三兄弟也来了。

他匆匆跟大病初愈的蒋三郎对个眼色,不及细看殿内的那些生面孔,便上前给皇上行礼。

皇上笑得暖意融融,对蔺效招手道:“惟瑾啊,多少年过去了,你来看看,可还认得出这些人都是谁不?”

蔺效这才回身细看殿内的人,就见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约莫二十余人,个个都生得气度不凡,俱都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他目光疑惑地落在眼前一位两鬓已染风霜的华丽妇人脸上,怔愣片刻,惊喜道:“七姑姑!”几步上前将她抱住。

那妇人眼圈一红,抚着蔺效的脸庞,哽咽道:“长高了!长大了!又出落得这么俊,姑姑都快认不出了!”

蔺效如鲠在喉,默然许久,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侄儿很是挂念你们。”

妇人拿帕子拭了拭泪,领着蔺效往她身后看去,笑道:“这是你七姑父,老了许多,可还认得出?这是兰儿,跟你差不多高了,这是荻儿,出长安时才五岁,如今也长成小大人了。”

蔺效一一上前行礼:“姑父,兰表哥,荻表弟。”

姑父夏弘胜老了许多,脸上虽挂着笑容,神情却难掩沧桑沉郁,说话时肩头仿佛不胜负荷,微微向前倾垮,就连曾经异常挺拔的脊背也有了几分佝偻的迹象。

夏兰跟父亲夏弘胜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一般的相貌堂堂,稳重斯文。

弟弟夏荻则生得更像母亲,眉眼俊秀飞扬,说话时未语先笑,举止活泼洒脱,

看到最后,便见一名极为明丽的少女,生得如蕙风兰露,举止又甚是雅致脱俗,瞬间便让人眼前一亮。

那玲珑美人不等妇人介绍,自行走至蔺效跟前,袅袅婷婷行了一礼,抿嘴道:“十一哥哥。”

蔺效滞了一会,含笑点头:“芫妹妹。”

————————————————————————

那位被蔺效称为“七姑姑”的妇人便是先皇的第七女,同时也是当今皇上的七妹——德荣公主。

德荣与皇上并非一母同胞,而是瑜妃所出。瑜妃当年宠冠后宫,共生下一子一女,儿子是皇四子(后被先皇封为允王),女儿便是德荣。

允王天姿卓绝,母亲又颇受圣眷,先皇对他几乎是不加掩饰地嘉许和偏爱。

自小在一片赞誉声中长大,允王不免养成了一个无拘无束的性子,言语间时常对其他兄弟有弹压之意,渐渐地,便引来了其他皇子对他的暗中嫉恨。

德荣却与哥哥大不相同,她温和中立,颇懂得与人交际,在一众兄弟姐妹中人缘最好,几乎人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欢她。

后来郑氏嫁给澜王,成为了德荣的六嫂,两个人一见如故,此后便常有往来。

于是蔺效小时候便总能在府中见到这位和善温柔的七姑姑,母亲也时常带他到德荣的夫家韦国公府走动,两家人相处得十分融洽。

先皇驾崩后,平素寡言内敛的皇三子出其不意登上大宝,满朝哗然,待朝纲稳固后,皇上便慢慢开始清算异己。

头一个要对付的,便是他忌恨已久的允王。先是巧立名目说允王御下不严,纵奴伤人,将其贬为郡王,再之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斥其贪腐国库,将允王府上下一干人等都远远发配至西北流放。

流放途中,允王莫名其妙身染怪病,药石无医,死在了路上。

听闻哥哥的死讯,德荣痛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既为哥哥的死难过,也怕皇上会迁怒于她,进而降罪韦国公府。

所幸皇上念及德荣平日里还算固守本分,往常也对他颇为敬重,只将其丈夫——韦国公世子夏弘盛远远调至蜀地任刺史,令其一家迁出长安,无诏不得回都。

虽是贬谪,但全家大小的性命总算得以保全,德荣不敢再做他想,连夜跟着丈夫打点行囊,带着几个孩子去蜀地赴任。

这一去便是十一年。

前些日子,皇上跟几位朝臣商量云隐书院重开的事,无意间看见当年书院学生名单中有德荣的名字,这才惊觉她已离开长安这么多年了。

他人到中年,变得淡然豁达了许多,以往介怀的事如今多半都觉得不值一提,便连夜下旨恢复夏弘盛的国公爵位,将德荣一家人召回长安。

岁月在德荣一家人身上清晰地留下了痕迹,德荣早已不复蔺效记忆中的青春妍丽,夏弘胜也再不是那个儒雅俊朗的青年公子,就连小时候总在一处玩耍的纪氏三兄妹,都与蔺效记忆中大不相同了。

跟夏芫见过礼,三兄妹便围着蔺效亲热地说起话来。

见几个孩子半点都不见生疏,德荣不由大感安慰,拉了蔺效百般摩挲,细细打量。

正感慨万千,殿外宫人忽报澜王夫妇来了。

德荣忙抬头一看,就见六哥携着一位妙龄娘子双双进殿。那娘子不过十七八岁,怀中抱着一名白胖小儿,依着澜王施施而行。

她暗忖,这便是六哥后娶的王妃了,生得倒有几分姿色,举止也还算端庄,就是顾盼间少了几分从容和大气,比起惟瑾的母亲来那是远远不如了。

想到伊人已逝,德荣不由心下黯然,暗叹了口气,强露出一个笑容,上前迎道:“六哥。”

“德荣!”澜王十分激动,几步上前揽住妹妹,红着眼圈上下打量,好一会,又转过头,无声重重拍打夏弘胜的肩膀,眼角隐约可见泪花。

一切尽在不言中。当着皇兄的面,再多的唏嘘和感概,最后也只能化作长长一声叹息。

崔氏对德荣方才有意忽视自己很有些介怀,众目睽睽之下不敢流露在脸上,只淡淡地垂下眸子,将眼中那抹不屑掩去。

这一幕落在蔺效眼里,他眸中冷意又盛了几分,上回因朱绮儿之事,父王在府中大发雷霆,不但去信严加斥责崔远光,更要将崔氏禁足,不许她再教养蔺敏。

崔远光连夜从幽州赶到长安,百般赔罪,直说当日是他和妹妹糊涂,识人不明,这才险些铸成大错,往后断不会再有这等混账事发生,求澜王看在敏郎年纪太小的份上,且饶崔氏一回。

父王耳根子虽软,这一回却铁了心要惩治崔氏,不管崔远光如何求情,敏郎如何哭闹,仍将崔氏关到了北苑,另从宫里招了经验丰富的嬷嬷来教养蔺敏。

今日姑姑一家人回长安,父王多半是顾及颜面,这才将崔氏放出,带着她一同进宫。

崔氏察觉蔺效看她,忙低下头,若无其事地去哄弄怀中的敏郎。不一会,敏郎便在崔氏怀中朝澜王伸出胳膊,口齿不清地叫“父王”,澜王这才想起崔氏母子,忙从崔氏怀中抱过敏郎,领着他们跟德荣等人相见。

看着殿中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皇上兴致颇高,说难得今日人这般齐全,不如晚上便在太液池设宴,替德荣一家人接风洗尘。

众人都欣然附议。

蔺效不由迅速看一眼殿外的天色,眼中流露出几分为难,姑姑一家人好不容易回了长安,正是需要好好团聚的时候,若此时自己不告而别,实在说不过去。

但沁瑶还在大理寺外等她,大理寺那边也已安排妥当,若无故爽约,不知会不会从此被她视为寡信之人?

正举棋不定,夏荻一把拖着他往殿外走:“十一哥,大伙都往太液池去了,咱们也走吧。”

夏芫笑吟吟地看着蔺效:“十一哥哥方才不知在想些什么,太子哥哥唤了你好几声都未听见。”

蔺效抬头,果见太子笑着摇头从他身旁走过,身旁还跟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康平。

康平回头对蔺效做了个鬼脸,口无遮拦地嚷道:“十一哥哥现在有了意中人,眼里早就没有咱们这些哥哥妹妹咯!”说着,一溜烟跑出殿外。

此话一出,澜王等人都满脸诧异地停下步子,往蔺效看来,皇上更是讶笑道:“噢?惟瑾,康平说的可是真的?你有了意中人?是谁家的小娘子?”

蔺效心中大怒,只不好表现出来,面上露出一副比众人更摸不着头脑的神情道:“康平又胡说了,我何时有了意中人,怎么我自己不知道?”

众人见他坦坦荡荡,不似作为,短暂的沉默后又都笑了起来,尤其是德荣,明显一副松了口气的神情:“没有就好,没有就好。若真在外面看上哪家的小娘子,你可不许瞒着姑姑!”

蔺效忙笑着称是。

众人又热热闹闹地往殿外走,谁也没注意到崔氏方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此时又明显缓和了下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全球高武作者:老鹰吃小鸡 2月里青山淡如画(文物修复师)作者:猫尚书 3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4机动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5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