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05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进入八月, 天气一天比一天见凉。书院里的木樨一夜之间全都盛开了, 满书院都飘荡着清郁的桂花香。

这几日每逢下课后没事, 王应宁便邀了沁瑶等人同在花园里摘下木樨花, 有时将花瓣添在茶中, 更多的时候是做了香囊挂在帐前, 屋子里立时有了若有若无的甜香。

王应宁惯常会这些雅致的心思, 书院一众同窗就她的屋子布置得最舒适,人又恬淡宽和,因而常有同窗聚在她屋子里说笑玩乐。

这日上完晌午最后一节课, 沁瑶等人正在王应宁屋里说话,忽然陆女官派人来传话,说下午书院放假。

原来卢国公夫人因卢国公生辰, 要回府筹备事宜, 原本下午该讲的一堂女德课便取消了。

康平见院长回家,头一个闹着要回宫, 因没有卢国公府人坐镇, 陆女官等人震慑力远远不足, 康平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得了逞。

有了康平开头, 陈渝淇等人也跟着到陆女官面前请假, 借口五花八门,陆女官烦不胜烦, 索性速速派人到卢国公请了卢国公夫人的示下,得她准许后, 干脆给所有学生放半天假。

一众女官这时便忙着给各府送消息, 令各府派人来接自家千金。

沁瑶听到这消息,想起上回在书院里见到的半头鬼,便预备回自己屋子,取了那镇鬼的丹药瓶,好去青云观找师父。

谁知刘冰玉兴致勃勃地提议道,既然书院不过放半日假,晚上便要回来就寝,不如趁这一下午的功夫,几个人一道去添置些胭脂水粉,顺便买些点心回来磨牙。听说荣宝阁新上了一道桂花酪糕,出奇的香甜沙软,近些日子引了好些人前去尝鲜。还有富春斋,往常的秋蟹最是膏肥油多,估摸着这会也该上了,配了桂花酒,光想想便流口水,不如几人一同去富春斋用晚膳,宵禁前回书院便是了。

裴敏啐她:“还以为你有啥好新鲜有趣的去处,谁知道绕了一大圈,还是逃不过一个吃字。”

沁瑶听到富春斋三个字,先是脸一红,可看到刘冰玉眉飞色舞地谈论美食,不免跟着笑了起来,想起她父亲大理寺卿刘赞那副严肃正经的模样,怎么没办法跟眼前这个爱说爱笑的刘冰玉跟刘赞联系起来。

王应宁笑归笑,却也欣然附议,说上回花朝节,沁瑶缺席,裴敏未曾出府,四个人未能好好一聚,最近难得天气舒爽,不如趁这个机会出去同乐一回。

这样一来,沁瑶倒不好做回青云观的打算了。可仍回屋取了那装鬼的药瓶,想着说不定街上能遇到师父和阿寒,正好将东西给他们。

四人收拾一番出来,各府的马车已在门前候着了,沁瑶等人便给各府的下人留了话,最后同坐王家的马车往东市去了。

女子天生爱美,第一个便去的一家胡姬新开的云容斋,听说店内有不少西域所作奇花异卉做的汁子,抹在身上有异香,涂在脸上还有养颜之效,裴敏等人少年心性,难免有些好奇。

沁瑶也跟着下车,正好瞧见对面街上有人从马车上下来,那人身形窈窕,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跟上回在富春斋崔氏的打扮一般无二。

沁瑶立刻认出这人是崔氏,忙往马车后一躲,以免被她看见,心中暗忖,曾南钦上回已落在蔺效手里,不知崔氏这回又要跟谁幽会。

正想着,裴敏回头见沁瑶立着不动,一把拽了她往内走,道:“发什么呆呢,她们已进去了。”

沁瑶只好放弃一探究竟的打算。

对面楼上有人瞧见,笑道:“难得瞿小姐今日放假,可惜你这边要给崔氏做局,一时走不开,否则正好可以一解相思之苦。”

蔺效目送沁瑶进了云容斋,笑了笑道:“她往常来往的闺阁好友少,难得跟这几位同窗投契,多多来往总没坏处。”

“你是怕你二人一旦成了亲,你在外忙着公务时,瞿小姐一个人在家寂寞吧?”蒋三郎心知肚明地一笑,“说起来,你们府上也着实太冷清了些,这回再处置了崔氏,你们王府可就你们父子三个男丁了。不过你惦记瞿小姐这么久,等她嫁给你,我就不信你能闲着,过不多久,你们澜王府恐怕就会添丁了,有了孩子,你还怕她会寂寞不成?”

蔺效耳后染上一层红晕,淡淡道:“你今日的话太多了。”

蒋三郎笑着摇摇头,把玩着手中的酒盅道:“不过照往年宫里指婚的例子来看,宗室子弟要么不指婚,一旦指婚,不过一道圣旨而已。太子、吴王虽纳了侧妃,正妃尚且没有拟定,夏兰三兄妹前些年在蜀地,也未听说有婚配人选,康平不久就要及笄,挑驸马总不能拖到明年。我瞧你皇伯父的架势,多半到时候会给你们几个一道指婚,你既心急要娶瞿小姐,倒不如因势利导,想办法做得更没有痕迹一点。”

蔺效嗯了一声,似是心里已有了成算,抬眼看向蒋三郎道:“说到赐婚,你别光说我,你倒说说你是如何打算的?”

“我?”蒋三郎意兴阑珊地一笑,“我可没那份心思去谋求长安城哪位小娘子,跟谁成亲不是成亲?你皇伯父到时候愿意指谁便是谁吧。”

完全一副自暴自弃的打算。

蔺效暗暗皱眉,刚要说话,常嵘闪身进来道:“王爷已被引来了。”

蒋三郎听了这话,起身一拍蔺效的肩膀道:“行了,我去做恶人去了。想当初你皇伯父为了大隐寺那桩悬案大发雷霆,拉了朝中多少官员下马,今日总算能大白天下了。”

——————————————————————

崔氏缓步进了最里头一间雅间,见曾南钦正坐在窗前发呆,脸上表情僵硬得出奇,心里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关门的动作也随之一滞。

仔细打量了他好一会,确定是她熟悉的那个曾南钦无疑,这才回身将门仔仔细细关严,走到他对面坐下。

她缓缓将头上纬帽摘下,身上斗篷也解开,露出一张精心装饰的芙蓉面。显然是为了今日之约,特意做了一番打扮。

曾南钦缓缓转头看见崔氏,脸上神情未有松动,完全没有先开口的打算。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崔氏忽然嫣然一笑道:“这些时日都在忙些什么,找了你几回,你都不理我。”

她声音比往常妩媚许多,又刻意压得很低,无端添了几分暧昧的成分。

曾南钦垂下眸子,看向桌上握着杯盏的左手,那手上小指已不知去向,只剩四个手指,他虽然早已看惯,可此刻心境明显不同,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崔氏嗔怪地看着他,幽幽道:“信你也收了,金钗你也瞧了,难道还在生我的气?想你当年为了救我,手指都丢了一个,这回倒矫情起来了。你总该能认得那金钗正是你当年送与我的——”

曾南钦忽然打断她,一字一句道:“上回你让我派人掳颐淑郡主,这回又打算对付谁?”

他说话时脸上五官僵着不动,字仿佛是从嘴里挤出来似的,看着极其怪异。

崔氏奇怪地看他一眼,见他神情似乎压抑着怒意,以为他仍在生气,便柔声道:“这回这个倒好对付,无需像上回那样大费周章,不过弄几个身手好的将她杀了了事。”

曾南钦鼻子里哼一声道:“这人是谁,为何要对付她?”

崔氏一顿,淡淡道:“这女子害了我好多回,上回大隐寺之事我疑心她知道些首尾,若不除去,迟早会坏咱们的事。”

曾南钦似乎将信将疑,仍木着脸道:“她怎会知道大隐寺之事?还是你打算借刀杀人,编了话来哄我?”

崔氏面色一僵,佯怒道:“我怎敢哄你?你忘了上回我曾跟你说过大隐寺时,有个小娘子出来捣乱,她身手颇为了得,险些捉住你派去的那几个人,我当时说的人就是她。这人断留不得!”

曾南钦默了一会,重又吃力地开口道:“事成之后呢?你打算如何谢我?”

崔氏低头,眸子仿佛化作一汪春水,故作羞赧地一低头,虽不说话,那意思却很明显。

曾南钦嘴角扯了扯,忽道:“你这回倒不怕王爷发现了?”

崔氏似乎耐心告破,隐含着不耐道:“你愿意做便做,不愿做我自有办法找别人——”

她话音未落,忽然唰的一声,背后隔扇门骤然打开。

她面色一白,忙起身往后一看,便见澜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眼睛里仿佛燃起一把火,正怒意冲天地望着她。

身后几名宫人,依稀是皇上身边最得意的大太监,全都垂眸看着地板,可脸上那鄙吝的神情,分明是已将方才的对话全都听在耳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蒋三郎,难得穿着三品武将官服,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2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3星辰变作者:我吃西红柿 4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5超越轮回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