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66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因有裴敏吐露心事在前, 沁瑶再见到许统领时便留了心, 忍不住藏在蔺效身后, 将他偷偷打量了个彻底。

见他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 生得眉目俊挺, 英姿勃勃, 端的一副好模样, 光从面相上来看实在不像是个轻诺寡义、翻脸无情之人。

不过人不可貌相,天底下顶着一副好皮囊做些不堪行径的人不知凡几,沁瑶这些年见多了心术不正之人, 自然不差一个许公子。

可想起裴敏说许公子判若两人的话,沁瑶还是决定给许公子一个机会,暗暗启开天眼朝他看去, 却发现他周遭一片清宁, 并无邪气或鬼气。

许统领先未看到蔺效和沁瑶,只缓缓沿着小径而行, 不时四处张望, 似乎在等候什么人。

走到近前, 许慎明不防见蔺效和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立于昏黑的树影下, 吓了一跳, “嗖”的一声拔出剑,喝道:“什么人。”

等看清是蔺效, 这才便缓缓收剑回鞘,讶异道:“蔺统领?”

蔺效淡淡地看着许慎明, 开口道:“你为何会在此处。”

许慎明这时已将注意力放到蔺效身旁那名少年身上, 正暗自打量沁瑶,听蔺效这么一问,只好道:“听说玉泉附近有些不妥,属下放心不下,留心来回巡查了好几遍,可惜未曾见到形迹可疑之人。”

蔺效看了他好一会,方点头道:“不止玉泉附近,今夜整座行宫都需严加巡视,尤其是皇上的寝宫周围,丝毫不能懈怠。你去通知汪令等人,今夜轮值取消,所有将士均需值防到天明。”

这时常嵘和魏波也从道路那头匆匆走过来了,到了近前,回禀道:“已在玉泉周围设下布防,并到各处寝宫递了话,严禁任何人到玉泉附近游乐。”

蔺效恩了一声,忽道:“你们二人陪着许统领到各处去巡视。”

两人微微一怔,随即应了是,在一旁候着许慎明。

许慎明忍不住又看一眼沁瑶,略一踌躇,转身走了。

沁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想起此人花言巧语哄骗裴敏,害得裴敏为了他备受煎熬,心里一股邪火上来,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捏于指尖,口中暗暗念了几句咒,轻轻一挥。

就见那符纸笔直地飞向许慎明,悄无声息贴到了他的背后。

蔺效见状,讶异地看一眼沁瑶,见她一脸肃然,不像做恶作剧的模样,便以为沁瑶也对许统领起了疑心,故意用法术试探于他。

沁瑶并未向蔺效做解释,只好整以暇地等着许慎明出丑,果然没走多久,许慎明脚底便打起了绊,好端端的左脚突然横到了右脚前面,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身子便狼狈地一趔趄,眼看便要摔倒在地。

谁知许慎明反应奇快,未等倒下,便飞速地解下腰间佩剑,用剑柄往地上奋力一撑,以一个极其勉强的姿势卸去了方才那股怪力,再过一会,便支着剑欲起身,常嵘正好在他身旁,见许慎明险些跌倒,先懵了一会,等回过神来,忙伸手去扶他。

许慎明摆了摆手,收回剑,一边转动酸痛的手腕一边狐疑地打量地面,半晌,并没看出不妥之处,只道自己一时眼花,皱着眉仍往前走了。

沁瑶顿觉无趣,想来许慎明年纪轻轻便能身居高位,断然有几分拿得出手的真本事,区区一个障眼法自然奈何不了他。

转头见蔺效仍在看他,讪讪一笑道:“咱们走吧。”

蔺效看一眼已愈走愈远的许慎明,问沁瑶:“他有无不妥之处?”

因着不齿许慎明的为人,沁瑶很想给他扣一顶邪佞的帽子,可迟疑了片刻,到底苦笑摇头道:“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蔺效皱了会眉,道:“先不管他,眼下皇上等人寝宫的周围还未曾布阵,事不宜迟,我们先做好防备再说,免得那邪物趁虚而入。”

“说的极是。”沁瑶点头。

两人到了皇上就寝的永安殿,沁瑶因未带罗盘,只得催动内力启开天眼,沿着永安殿周遭慢慢察看了一圈,未见到邪物入侵的痕迹,这才掏出符纸,在殿外布好六合阵。

离开永安殿,又一路沿着德合殿、栖凤殿等一众寝宫往下排查,每一处沁瑶用天眼查看之后,都依样布好六合阵,谨防那邪物入内伤人。

如此一边排查,一边布阵,等到两人走到宫人们居住的后院时,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

“此处也无不妥。”沁瑶用天眼看完后院的一排厢房,摇摇头,随后便弯下腰,将符纸置于青石砖铺砌的地面上,预备布置最后一个六合阵。

蔺效站在院中看着周遭景象,思忖道:“莫非那水怪不曾上岸,竟就此遁走了不成。”

沁瑶直起身子道:“并非没有可能,方才那邪物虽在水中如鱼得水,在岸上却未必能施展本领,许是方才在水中害人不成,索性逃回了老巢也未可知。”

说话间已将阵法布好,沁瑶拍了拍掌间的浮尘道:“每一处都布置妥当了,只要诸人不从寝殿中出来,继而破坏阵法,便可无虞了。”

蔺效对今晚那怪物的来历仍满腹疑云,沉吟道:“玉泉山自本朝开朝便为太!祖所用,从未听说泉中有怪物,更不曾有过死伤失踪之事,阿瑶,依你所见,这怪物是什么路数,为何会突然出现在玉泉里呢?”

沁瑶想起泉中见到的怪物景象,疑惑道:“方才我在泉中见到的水怪体积颇大,状似人形,远远看着,竟有几分像……”

她极力搜肠刮肚,试图找出一个最精准的词来形容那怪物,思量了许久,忽眼睛一亮道:“像僵尸!”

“僵尸?”

“对。”沁瑶点头,“只是这样一说,又有些不通。僵尸向来依土而生,遇水而腐,怎会出现在水中?且看那东西在水底的情形,水性极为了得,若非常年在水中来去,怎能那般如鱼得水?”

蔺效微怔了怔,道:“会不会只是看着像僵尸,邪物应天地邪气而生,形状变化无端,许是故意做了伪装迷惑旁人,也未可知。”

“倒也是。”沁瑶接受了这个解释,笑道,“其实我方才在水下也看得不甚真切。”

蔺效默默看着沁瑶的笑靥,静了片刻,方道:“不如我们仍回玉泉看看,若没有那怪物的踪迹,你便回寝宫歇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

他声音又低又柔,还带着几分哄劝的意味,沁瑶莫名觉得耳根一热,忙移开视线,清清嗓子道:“嗯,回玉泉看看更为放心些。”

两人便重又走回方才那处小树林。

一径到了玉泉边,蔺效和沁瑶四处搜寻一番,仍旧一无所获。

“看来那东西果然逃了。”沁瑶望着奔流不息的玉泉水叹道。

蔺效静静看向沁瑶秀美的侧脸,只觉得她在月色下美得惊心动魄,视线如同生了根,怎么也无法从沁瑶的身上移开,过了许久,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忽道:“阿瑶,我有件东西想送予你,不知你喜不喜欢。”说着,便伸手到怀中,欲取出那根已烫得几乎破裳而出的簪子。

沁瑶转头,刚要说话,便听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过来了。

两人一怔,迅速左右察看一番,见泉边一株槐树颇为粗壮,尚可藏人,蔺效便忙拉着沁瑶起身,两人藏于树后。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略轻,一个略重,俨然是两个人。

那两个人到了泉边,先是静默了一阵,似乎在察看有无旁人,稍后,其中一人开口道:“阿芫,我今日都听说了,你莫要伤心,那东海寒玉虽难得,但也不是独一无二,过两日我再送你一块更好的。”

沁瑶和蔺效一惊,竟是吴王和夏芫。

便听夏芫柔婉清澈的声音道:“七哥,真的不必了,谢谢你的美意, ”

“阿芫,你总是这样体谅旁人,可那簪子好端端地这样碎了,总是有些可惜,说起来,你是怎么想到用东海寒玉做簪子的?我记得才送你时,你还说要做了首饰落了俗套,要雕了做镇纸呢。”

就听夏芫声音明显的一僵,过了一会,娇嗔道:“你既送了予我,管我做什么呢。”

吴王忙笑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做的那根簪子极好,极配你,今日见时,我还在想,除了你,这世间再没人能配得上这根杏花簪了。”

夏芫不语。

吴王又道:“阿芫,我对你的心意你早就明白了,你究竟要怎样才肯嫁给我?我府里的几位侧妃都是父皇赐的,我不能无故休了她们,可我答应你,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为妃,往后我只守着你一个人,她们的屋里我再也不会去了。还有绮霞她们,虽然自小伺候我,但既然你不喜,我也会一并将她们给打发了。”

就听夏芫嗔道:“七哥,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屋里不屋里的,伺候不伺候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吴王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该死,该死,是我唐突了,这些混账话本不该说给你听。阿芫,七哥生得不蠢,可每回见了你,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就全没章法了。你对七哥还有什么不中意的,统统告诉七哥,七哥愿意为了你全改了。”

夏芫仍是长久的静默。

脚步踩在泥土上的声音,吴王似乎朝夏芫走近了两步,近乎恳求地说道:“阿芫,嫁给我好不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2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3第十五篇 刀河王作者:我吃西红柿 4天火大道作者:唐家三少 5第十一篇 封疆大吏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