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8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回去时, 蔺效护送皇上跟怡妃等人, 云隐书院一众学生的马车则仍由许慎明一路跟随。

沁瑶先还记挂玉泉中的邪物, 但王应宁和裴敏不时拉她说话, 同车又有一个爱说爱笑的刘冰玉, 哪有功夫留她独自一人想心事。

时值盛夏, 王应宁等人皆是轻罗小扇, 一身清凉装扮,刘冰玉尤嫌不足,推开车窗, 习习山风便倾泻而入。

裴敏望着窗外美景,忽叹:“少年乐新知,衰暮思故友。咱们这会正是锦绣年华, 却因同在一处读书而结识, 真是妙事。不知来年书院结业之后,咱们几个还能像现在这般常在一处玩乐么。”

“同在长安, 要出来同游有何难的?”刘冰玉剥了一粒葡萄放入口中, 斜眼笑着看裴敏, “除非你明年就嫁人, 嫁的还是个爱管自家娘子的郎君。”

裴敏脸顿时红得要滴血, 拿团扇作势敲她,“堂堂大理寺卿家的小姐, 嘴里都说的什么浑话。”

刘冰玉笑着躲闪,裴敏偏不罢休, 两人扭作一团。

马车逼仄, 沁瑶和王应宁无处可躲,也受了池鱼之殃。

四人下车时,脸上都还带着笑闹后的余意,所幸下车前还记得替彼此整理簪环衣裳,不至于露出痕迹落到陆女官等人的眼里。

正要往书院内走,许慎明恰好骑马纵过几人身前,仍旧未曾多看裴敏一眼。

沁瑶和王应宁微怔了怔,忙悄悄朝裴敏看去,却见她目不斜视,面色平静,再找不到之前那种局促羞臊的神情了。

沁瑶暗暗叹气,玉泉山的几次邂逅,已经足够裴敏认清一个人的面目,骄傲如她,当然不会再继续放任自己自怜自伤。

回了书院,一切照旧,诸女每日兢兢业业地读书习琴。

只不过听说不几日便是花朝节,书院会连放好几日假,沁瑶等人雀跃之余,难免有些心浮气躁。

到了放假这日,书院门前一早就来了各府的马车。

沁瑶一眼便看到了瞿陈氏和瞿子誉,奔上前笑道:“阿娘,哥。”

瞿陈氏拉着沁瑶细看,见半月不见,女儿比从前出落得更水灵了,笑得合不拢嘴,“好孩子,让阿娘好生瞧瞧。好好好,没瘦,还长高了。”

瞿子誉摸摸沁瑶的头,笑道:“阿娘先前在家担心得睡不好吃不香的,这回总算可以放心了。”

母子三人正要上车回家,瞿子誉不经意往旁边扫了一眼,忽道:“子期。”

沁瑶转头,见是哥哥的同窗兼同僚王以坤,笑语晏晏,就站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前跟人说话,身旁那名女子好巧不巧便是王应宁。

“文远。”王以坤一脸惊喜,忙领着王应宁过来了,“早前便想着今日会不会在此处碰见你,没想到真让我给猜着了。”

说毕,兄妹俩齐齐给瞿陈氏行礼,“见过瞿夫人。”

瞿陈氏早就知道儿子的好友王以坤,知道他是户部尚书家的公子,以往早见过好几回,对王公子平易近人的做派很是嘉许,但王应宁却是头一回得见。

见她姿容出众,举止娴雅,心里先道一声好,有心拉了近前细看,顾忌着对方是尚书千金,到底没敢造次,只不住上下打量,笑道:“好孩子,好孩子,难得阿瑶能跟你同窗,平日阿瑶有什么不懂的或做得不对的,烦请王小姐多指点指点。”

“伯母太过谦虚了,阿瑶极好,我还有好些地方要多跟她学呢。”王应宁拉了沁瑶的手,抿嘴笑道。

瞿陈氏见她说话声音轻柔,态度又落落大方,不由暗叹王家不愧是百年望族,能教养出这样体面的女儿,也不知以后谁家有幸能求了回去做儿媳。

看一眼身旁一表人材的儿子,心里不免遗憾,儿子虽然高中状元,继而名满长安,可自家门第到底低了些,王家这样的姻缘是怎么也攀不着的。

几人说了一回话,便各自告辞,沁瑶上马车时,头上一颗溜溜圆的东珠不小心掉到地上,恰好滚到王应宁脚边。

王应宁本已转身离去,不防裙旁滚来一粒珠子,认出是沁瑶头上之物,微怔了怔,便俯身欲捡,而这时正好瞿子誉一路追着珠子过来,两人同时伸手,碰在了一处。

王应宁抬头一看,见是瞿子誉,脸一红,忙将手缩回。

瞿子誉鼻端毫无防备地闯入一缕兰花幽香,心沉沉一跳,仿佛重物跌落在地发出一声巨响,炸得他耳畔嗡嗡作响。

失神了片刻,瞿子誉忙将珠子捡在手里,也不敢回眼看王应宁,仓皇地道了声谢,转身快步回了马车。

——————————————————————————

因过不几日便是花朝节,第二日一早,王应宁、刘冰玉等人便递帖子到瞿府,邀沁瑶节日那日到街上游玩,沁瑶一一回贴应了。

写完才奇怪裴敏为何一无动静,转念一想,裴敏一年多没见哥哥,这几日恐怕忙着跟哥哥团聚,未必有闲心跟众同窗玩乐。

瞿陈氏这些日子两个孩子都不在家,闲来无事,便给瞿子誉和沁瑶做了许多衣裳鞋袜,连阿寒也没落下,纳了两双夏日穿的布鞋。

用过早膳,沁瑶便带上给师兄捎的鞋,去青云观找师父和阿寒。

行到三草茶舍时,又下车给师父买了些白毫银针,顺便给小道童福元买了些茶果。

到了青云观,沁瑶远远便见观门前站了许多和尚,其中一个沁瑶上回对付罗刹时见过,正是缘觉座下弟子,不由暗暗一惊,难不成缘觉已收服了玉泉中的怪物,下山回城了?

跳下马车,沁瑶对门口几个和尚点点头,算作招呼,快步往观内走。

刚跨入后院的月洞门,就见阿寒跟福元并排坐在廊下台阶上,齐齐托着腮,神色迷茫,正望着地上一对打架的麻雀儿发呆。

见了沁瑶,两人忙满脸惊喜地站起身。

“阿瑶,你回来了!”阿寒大步迎上来,笑得眉眼舒展,不知顾忌什么,声音倒压得很低。

“元真师姐。”福元也跟着跑过来。

“师父呢。”沁瑶见厢房门闭得紧紧的,随手将手中的茶果递给福元,问道。

阿寒还未说话,紧闭的房门内突然传来清虚子压抑不住的怒喝:“便是再砸进一个金山银山又怎么了?只要我在世上活一天,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灵性消耗,最后变成个傻子!苏建甫,你自管昧了良心去当你的什么悟达国师,少到我这寒酸破陋的青云观来指手画脚!”

门骤然一开,清虚子怒气冲冲地伸手望外一指,“走!”

沁瑶等人不知所措,都僵在原地。

静了半晌,里面缓缓走出来一人,僧衣洁净,气度如云,不是缘觉是谁。

出来后,缘觉垂目敛眉,并不多看院中的沁瑶等人,一径从台阶上下来,往外走了。

沁瑶原本存了向缘觉打听玉泉邪物的心思,被师父这么一闹,哪敢再做指望,讪讪地站了一会,便开口道:“师父,我回来了。”

清虚子见了沁瑶,怒容稍减,一拂袖,忿忿然回了房内。

沁瑶忙拉了阿寒跟着进去了。

进去后,见房内几上放着两盏茶,都一滴未动,已然凉透,想来两人的谈话从一开始便不顺畅。

苏建甫,沁瑶敛声屏息站在一旁,暗暗回想方才师父的咆哮,这个苏建甫莫不就是缘觉出家前的名字?

看来她之前果然猜的没错,师父跟缘觉早就相识。

可师父口中所说的金山银山又是怎么回事,那个“他”又是谁呢。

生了一回闷气,清虚子到底气平了些,眼风一扫,见沁瑶正偷眼看他,一见他转脸,忙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道:“师父,我给你买了茶。”

他心一软,鼻子里哼一声道:“这些日子在书院里可还好?”

沁瑶忙点头,“好着呐,好着呐,师父您没见我都长胖了嘛。”

说着,见清虚子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忙将路上买的茶给师父泡上,剩下的,便踮着脚收到床旁的壁柜里。

忙完,又将瞿陈氏给阿寒做的鞋拿出来,让阿寒试穿。

沁瑶这一张罗开,原本沉闷的房间顿时如注入了一股欢快流动的清泉,清虚子胸腔里最后一点躁郁情绪也消弭殆尽,默默抿了口茶,绷着脸道:“一身的汗,别忙了,先坐着歇会。阿寒,把昨日宁远侯府送来的夏果拿出来给你师妹吃。”

阿寒哎了一声,将壁柜里的一匣子做得美轮美奂的点心拿出来,呈给沁瑶道:“师父从昨日起便说你快回来了,说这盒点心看着甚好,不让我吃,让都留给你。”

沁瑶看一眼脸瞬间又变黑的清虚子,暗暗发笑,忙将点心放到嘴里,眯眼道:“好吃,真好吃。”

正说着话,门外传来福元的声音,“道长,道长,外面来了一位姓裴的大人,说家里闹鬼,要请您去府里除鬼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2十二篇 尊者的惩罚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4龙族4 奥丁之渊作者:江南 5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作者:肉包不吃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