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花重锦官城目录

第168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阿寒茫然地站起来, 道:“师父——”

沁瑶也暗吃一惊, 忙跟着起身, 便要招呼师父, 清虚子却瞪她道:“是你把你师兄诓过来的?”

沁瑶没料到师父会这般生气, 略怔了怔, 旋即嬉皮笑脸地上前揽了他道:“这不是很久没跟师兄在一处吃过饭了, 想着他爱吃富春斋的饭菜,特意接了他过来解解馋嘛。”

清虚子扫一眼桌上,果然见阿寒前面的菜碟里堆满了各类佳馔, 想来都是沁瑶替他夹的,在他跟沁瑶说话的功夫,阿寒身旁那位小娘子又悄悄往里夹了一筷子菜。

他一噎, 细端详那位小娘子一眼, 倒着实标致,就是小脸略有些圆润, 额头生得饱满, 眸子黑白分明, 目光明亮清正, 是个有福之相, 这孩子见他看着她,悄悄吐了吐舌头, 小心翼翼将筷子放下。

他又扫向阿寒,见他仍杵在桌前, 脸上还有些惶然无错的模样, 心一软,冷着脸道:“先把你碗里的菜都吃了咱们再走,不可浪费。”

阿寒得了敕令,高高兴兴应了一声,重又坐下吃了起来。

沁瑶见状,忙扶着师父坐下道:“这个时候不早不晚的,您估计还没用午膳,我让掌柜的再添几个素菜,您跟着咱们将就吃一口?”

说着便要唤掌柜的添菜,清虚子拦住她道:“做什么又添菜?桌上的不够吃?没得浪费!”

沁瑶笑着应了一声,知道师父这是打算留下来用午膳了,心里着实高兴,忙令掌柜呈上一副碗箸,笑着给师父又是盛汤又是夹菜的。

那边刘冰玉见阿寒的师父没对他发难,脸上神情也跟着一松,红着脸看一眼阿寒,老老实实坐了一会,就呆不住了,将阿寒给她的那包三味果打开,拈了一块放嘴里。

谁知点心沾了潮气,尝在嘴里,味道说不出的怪异。

她小脸一苦,问阿寒:“这包点心你放了多久了?”

阿寒放下箸,想了想,大大咧咧道:“中秋节那时候做的,但师父说天气冷,还能吃呢。”

“中秋节?”刘冰玉脸上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手上拿着那包点心,吃也不是,扔也不是,带着哭腔道,“都这么久了,哪还能吃啊?”

都怪她太馋嘴,都没仔细瞧上一眼就急急忙忙往嘴里放。

阿寒见刘冰玉像是要哭的模样,慌了起来,“我……我以为还能吃,阿玉妹妹,你别哭,我回去再拿些新做的给你吃。”

刘冰玉这才破涕为笑,觑着阿寒悄声道:“那你记得要多拿些来。”

阿寒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愣了一愣,点点头道:“好,阿玉妹妹,我那还有好些别的吃的,到时候都一并给你。”

清虚子虽在吃饭,却时刻留意着两人的动静,见此情形,目光微涩,暗暗叹了口气。

吃完饭,沁瑶跟刘冰玉和王应宁告别,转身跟着师父和师兄上了青云观的马车。

刘冰玉先还磨磨蹭蹭,后来王应宁带着告诫地看了她一眼,这才上车走了。

马车上,清虚子默了一晌,忽问沁瑶:“刚才席上那位小娘子府上是哪?”

沁瑶立刻意识到清虚子在打听刘冰玉,忙道:“是大理寺卿刘赞的女儿,叫阿玉,我们之前同在书院读书来着,她性情单纯,虽然出身世家,却半点没有架子,为人又很讲义气,我跟她很处得来。”

“大理寺卿?”清虚子脸色暗了暗,大理寺卿的门第到底太高了些,就算跟阿寒情投意合,却是怎么也凑不到一块去的。

沁瑶在一旁细觑着师父,看师父这神情,不像是反对阿寒跟小娘子交往的模样,难不成她之前想岔了,师父竟根本没打算让阿寒一辈子做道士不成。

她看向师兄,见他端端正正坐在一旁,时不时从怀中拿出那包梅蕊糖看看,几次想打开尝尝,又像是舍不得,强自按耐着放回怀里。

她暗自摇头,师兄这般不谙世事,别说只是青云观的道士,便是有权有势的世家公子,怕是也没有哪对父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呢。

清虚子目露忧愁地看着阿寒,眉间拧成个川字形,叹了口气,却不再往下说。

沁瑶见师父心事重重,想起云隐书院一事,犹豫了一会,决定旁敲侧击一番,便将她和蔺效的推测说了,问师父道:“倘若女宿真落在云隐书院,为何云隐书院的邪气消散得那般干脆利落?明明前些日子连修炼百年的小鬼都曾在书院出没,怎么不过一夕之间,就全然看不出痕迹了?师父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云隐书院设下障灵术?”

清虚子先听见沁瑶说起斗宿一说,神色便凝重了起来,听得障灵术三个字,更是神色大变,惊得险些没站起来,“障灵术?你是说掩盖邪气的那个障灵术?”

沁瑶看得真切,师父的神情太过惊愕,全然不像事先知情的模样,她好生困惑,莫非她早先猜的不对,师父并不知道云隐书院的异状?

可障灵术何等艰深晦涩,非道行极高之人方能操持,倘若不是师父,又会是谁呢?

清虚子身子仿佛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给定住,错愕地定定看着前方,僵了许久,才失重似地跌坐回座上。

师父的反应太过异常,沁瑶莫名有些心慌,忙扶住师父的胳膊道:“师父,我猜得对不对?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布障灵术?”

清虚子对沁瑶的话恍若未闻,眸子里涌动着复杂的暗潮,半晌之后,才硬生生地转头看向沁瑶,极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道:“你别忘了,那晚咱们清过书院里的怨灵后,特在外头布好了六合阵才走的,六合阵能镇邪驱恶,若不是煞力强的邪物,无从破阵而入,所以书院才会一夕之间变得再无邪气。”

若没有目睹师父刚才的神色变化,沁瑶对这个解释也许还能勉强接受,可经历刚才那一遭,沁瑶却是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说法了。

她低头闷闷地嗯了一声,也不驳斥,暗忖,看这情形,师父怕是将性命丢了,也断不肯将心中藏的那桩事说出来的,要想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少不得再想其他法子。

送师父和师兄回了青云观,沁瑶坐车回澜王府。

半路上,又叫停车,唤了常嵘近前道:“常护卫,从今夜起,你安排两名暗卫跟着我师父,若有异常,立刻向我和世子汇报。”

这番安排,一为保护师父和师兄,二为弄清师父这些时日都在忙些什么,常嵘等人行事有章法,没准还能无意中发现师父极力隐藏的那个秘密。

常嵘应了,世子早已嘱咐他们,世子妃的命令等同于他的命令,只要世子妃吩咐,不必向他汇报,自管照办就是了。

沁瑶点点头,将帘子放下,忧心忡忡地坐回座位。

——————————————————————————————————————————————

第二日蔺效仍需值防,沁瑶惦记哥哥的亲事,一早便回了瞿府。

谁知哥哥不在府中,母亲也去了东市,说是去添置衣裳,她等了一晌,家里人一个不见回来,干脆也出了府,往东市而去,心想没准能遇上母亲。

到了母亲常去的那家裁衣裳的铺子,母亲却不在,沁瑶不免有些丧气,出了店,预备回王府。

刚被采蘋几个拥着走到一家食肆旁,那边缓缓驶来几辆马车,到食肆旁,前面那辆马车下来两人,却是瞿子誉和王以坤。

沁瑶脸上一喜,上前招呼道:“哥哥,王二哥。”

瞿子誉转头一看,见着沁瑶,迎来道:“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世子在宫中值防?”

今日是十五,按理说很多衙门都休沐。

沁瑶笑道:“世子过两日才能回府,我左右无事,便回了娘家一趟,谁知你跟爷娘都不在府中,哥哥,你跟王二哥出来饮酒么?”

瞿子誉嗯了一声,见沁瑶穿得单薄,怕她着凉,对采蘋道:“可给小姐另备了衣裳?取来给她披上。”

采蘋应了,回了马车上娶了件玉青色斗篷下来。

这时王以坤走近笑道:“世子妃,真是巧了,你哥哥今日做东,不如进去一道用午膳。”

沁瑶看见哥哥神情有些不自然,心中奇怪,往他身后一看,就见王应宁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

她恍然大悟,心知肚明地朝哥哥眨了眨眼睛,笑道:“既然让我赶巧碰上了,我自然要跟着沾沾光,咱们这便进去罢。”

进去后,瞿子誉做东,当仁不让地负责点菜。

王家祖籍苏浙,王尚书又有意固守陈习,王家上下的饮食都素来清淡,爱吃甜软之物。

瞿家兄妹却是土生土长的长安人,喜咸喜辣,口味与王应宁大相径庭。

等菜上来,沁瑶提着筷子一看,却有一大半是王应宁爱吃的菜。

她偷偷抬眼看向哥哥,见他若无其事地端杯饮酒,只当没看着沁瑶促狭的目光,却又不忘低声吩咐店家将冷淘热温之后再端上来。

沁瑶身子康健,每回吃冷淘都是径直吃,从不温热了吃,哥哥如此吩咐,想是怕冷淘太过寒凉,王应宁受不住。

王应宁脸色微红,垂下眸子安静饮酒。

沁瑶看得心悦,哥哥虽然心细如发,却素来稳重内敛,为了王应宁,人前已然如此,背后还不知怎么个体贴入微法呢。

饮了一回酒,王以坤忽然笑道:“听说骥舟前日又办了一桩棘手的案子,吏部已经上奏,拟了擢升他认大理寺少卿的折子。世人都以为他会因为尚公主锉磨志气,没想到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踏实肯干。说起来,咱们同一批入仕的几个,就你和他升得最快,你这边少府少监的任令才下来,他那边便要擢升了。”

沁瑶听得一愣,没想到哥哥和冯大哥都升了职,一方面替哥哥高兴,另一头却暗忖,大理寺少卿只在大理寺卿之下,冯大哥任了少卿,怕是所有提交到大理寺的案子都会经他的手,也不知道陆女官那桩案子他可查出了什么蛛丝马迹。

王以坤发完议论,往窗外一看,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瞧底下那人是不是骥舟?”

沁瑶顺着指引看向窗下,果然见一人身着墨绿色锦袍,身姿如松,俊雅非凡,正从车上下来,不是冯伯玉是谁。

听到王以坤的唤声,冯伯玉往楼上一看,不料看到窗旁的沁瑶,倒怔了一怔。

他孑然一身,身旁既不见康平公主,也不见冯氏母女。

沁瑶冲他笑了笑,暗想,没想到能在此处遇到冯大哥,既然遇上了,一会若有机会,少不得隐晦地跟他打探几句陆女官的案子,问问他为何压了这么久尚无定论。

这样想着,心里忽然掠过一阵浮泛的疑惑,只是这疑惑来得太轻太浅,尚未在心上留下痕迹,便如轻絮一般被吹得烟消云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凡人修仙传 2间客作者:猫腻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4第十三篇 兽神之道作者:我吃西红柿 5神工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