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7章

所属书籍: 花重锦官城

少女请常嵘等人帮着把洞中的白骨埋入地下,做了一场简单的法事,超度那些被蛇妖害死的冤魂。

洞外天色还不曾大亮,只隐约有些青灰色的影子。

一行人走出洞外,眼看着东边的朝阳终于初露端倪,山中之前阴冷压抑的氛围一扫而空,都有恍如隔世之感。

少女惬意地连吸了好几口清冷的晨雾,慨叹道:“总算是不辱使命。”

蔺效本来跟少女并肩而立,闻言转头看向少女。

金色的朝阳柔柔地洒在她脸上,衬得她肌肤白皙细腻,直如上等美玉,蔺效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比之月色下所见,更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明丽盈婉。

只是仍少了几分血色,不够健康红润。

蔺效在一旁看着,暗想这女子莫不是有什么先天不足之症?如果真有隐疾,为何还要整日与妖魔鬼怪打交道?

沉吟了一会,他开口道:“昨晚那蛇妖引咱们下山,好不容易走到那块大石处时,明明路在眼前,却怎么也绕不过去,可是小娘子使了什么手段?”

少女点头,笑道:“我上山时为防山中妖物逃跑,在出山处封了结界。我听你的手下说,你们上山时,那蛇妖为了接近你们,也曾使了障眼法,我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所以她在溪边遇到蔺效一行时,并未阻拦他们下山,若蔺效他们几个不是妖物,自然能顺利下山,若被结界阻挡,说明他们之中至少有一个是妖邪,她只管静观其变便是了。

蔺效皱眉:“这妖物作乱数年,也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

“可不是。”少女接话道:“半月前我随师父路过此地,我师父见此山妖气冲天,便猜到山中多半有大邪祟,但当时他忙于对付别的妖物,无暇来一探究竟,这几日想起此事,总觉得放心不下,便让我带了咱们观里的镇观之宝来探探虚实。”

蔺效目光落在少女胸前的黄金铃铛上,这等宝物确是世所罕见,昨晚若不是有它加持,他跟常嵘他们难保不会葬身蛇腹,就连小道姑自己,只怕也是在劫难逃。

只是她师父既然能将一观之宝舍了给她,说明他心中极为爱重这个徒弟,又为何舍得让她只身犯险呢?

少女未察觉蔺效若有所思的目光,只好奇地看着蔺效腰间的宝剑道:“公子,敢问你宝剑是什么来历,竟这般了得。”

蔺效迟疑了一会,将宝剑从腰间解下,给少女细看:“这是祖父去世前赠予我的,我只知道它名叫赤霄,祖父生前极为爱惜此剑,几乎从不离身,却从不知道它还有辟邪之效。”

见少女兴致勃勃地接过宝剑把玩,蔺效心里忽升起股古怪的感觉,这情形怎么看怎么像两个小儿在比对各自得意的玩具,然而男女有别,少女可以大大方方地讨了他的剑慢慢赏玩,他却不好意思细究一个小娘子的贴身饰物。

他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昨日进山后,我曾那座无村庄里遇到过鬼魅,那鬼魅来无影去无踪,被我用赤霄击散后,便再也未曾出现过,想来许是忌惮此剑。”

少女闻言,抬头环顾四周道:“你遇到的多半是被蛇妖害死的村民的游魂,因死得冤枉,缠绵世间,舍不得去投胎。如今蛇妖已除,我方才又给们做了场超度法事,想来他们很快便能放下执念,重入六道轮回了。”

这时常嵘带着魏波等人将还在昏迷的谭王二人顺原路抬回溪边的帐篷,少女似有所感,想了想,将荷包中的小药瓶又掏出来,倒出两粒交给蔺效。

她颇有些肉痛地说道:“这药丸是我师父炼制的,所用的材料珍稀难得,平日里十串钱币一粒都不卖呢——看在郎君帮我降妖的份上,再送你两粒吧。有了这药丸,那两位伤者也能好得快些。”

蔺效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娘子看着豁达爽朗,行事又恁般果决,没想到竟是个小财迷。

他心里暗笑,面上做出郑重的表情,道:“多谢…小娘子。这药丸这般贵重,昨夜已得了两粒,怎好再要小娘子白送,万万不可。”说着便示意身旁的那名随从掏出钱币,要递与少女。

少女不提防看到厚厚的一叠钱币,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蔺效出手如此大方。

之前她看蔺效虽衣饰素净,但气度高贵、谈吐不俗,身边又带着一群武艺高强的随从,便隐约猜到了蔺效恐不是寻常百姓,如今看来,还不是一般的富贵。

她此番出行,不想横生枝节,尤其不想跟长安城中的贵人扯上关系。

是以她虽然仍心疼那四粒药丸,面上仍坚拒道:“降妖除魔本来就是我们道家之人的份内之事……更何况昨夜如果没有郎君帮忙,我此刻早已被那妖蛇拆吃入腹,又哪来的赠送药丸一说?郎君莫要如此客气。”

不等蔺效再次开口,又大大方方道别道:“我来时在长安雇了一辆马车,进山之前曾吩咐车夫在山下的客栈等我,这个时候车夫恐等得有些急了,如今山中邪秽已除,我这便要下山了,就此别过。”

说着便转身大步往山下走去。

真是个奇怪的女子,好像生怕跟他有所交集似的。蔺效看着那娇小的背影渐渐走远,眯了眯眼,低声对身旁的随从吩咐几句。随从点点头,领命而去。

这时常嵘已将谭王二人安顿好,他奔到蔺效身旁,“咦!那道姑怎么这就走了?”

见蔺效脸上有些怅然之色,他生恐小郎君还要追究那女子的行踪,忙转移话题道:“已将谭启和王行之安置在帐篷里,但山中寒凉,恐怕不宜久留,郎君,要不要我下山雇几辆马车上来,将谭王二人安置在车上回长安?”

也只能如此了。蔺效抬头看看天色,利落地吩咐道:“尽速下山吧。”

回长安的路上,常嵘问蔺效:“郎君是如何得知那道士是妖孽的?”

蔺效想了想,道:“昨晚在溪边饮酒时,曾不小心碰触到那道士的左手,那只手寒凉如冰,一丝儿热气都没有,身上又隐隐散发腥臭之气,我便对那道士起了疑心。”

常嵘想起蔺效小时候便嗅觉敏锐,又素爱洁净,半点污秽之气都不能忍的,能闻到道士身上的怪味一点也不奇怪。

又暗笑那道士,往谁身边凑不好,偏偏要靠近小郎君,活该他露馅!

“但当晚那女道也颇为可疑,事发时还跟谭启和王行之一起失踪了,为何郎君能肯定不是她呢?”

“你还记得谭王二人出事时,是谁最后一个出现?又是谁说了一句:‘是那位姓谭的大人’?”蔺效皱眉道。

常嵘极力思索了一会,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是那个道士!”

他兴奋地一拍大腿:“我记得他当时还说:‘贫道听的真真的,断不会错的’。是了!昨晚事发突然,连咱们这些朝夕相处的人都没办法判断那喊声是谁发出来的,那道士怎么就能断定是谭启?”

常嵘说着,颇感惭愧,那道士想来毕竟是妖孽,虽然扮作人形,还是露出了不少破绽,可这些细节都被粗枝大叶的自己给忽略了。

唉,什么时候也能像小郎君那般心细如发就好了,他钦佩地看向蔺效。

一行人回到长安时,已是第二日傍晚了。

澜王府的吴总管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在门口候着。

蔺效到得门前,对吴总管点点头,便下了马大步往府内走去。

吴总管忙亦步亦趋地跟在蔺效身后,恭声道:“王爷日夜挂怀小郎君,听说小郎君今日回来,吩咐厨房置办了一桌小郎君爱吃的酒菜,今晚要替小郎君接风洗尘呢。”

蔺效脚步一顿,不置可否地笑笑,道:“知道了,下去吧。”

吴总管忙欣喜地点头,含着笑意退了下去。

蔺效一路回到思如斋,刚进门,奶娘温姑便带着听风和品雪等一众丫鬟迎上来了。

她见蔺效黑了也瘦了,不由有些心疼,忙上前行礼道:“小郎君总算回来了!这些日子来回奔波,没少吃苦吧。”声音都有些发涩。

蔺效忙一把将温姑扶起,笑道:“劳乳娘担心了,不曾吃什么苦,事情办的也很顺利。”

这孩子,总是报喜不报忧,温姑慈爱地叹口气,缴了帕子替蔺效净面,又将早已沏好的茶递与蔺效道:“这些日子在外面顾不上吃些好东西,乳娘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酥蜜饼,晚膳前先吃几块垫垫肚子。”

蔺效笑着应是,见温姑说话间不时往门外张望,知道她惦记常嵘,便道:“常嵘跟我一起回的府,这会儿去马房了,不一会就能回来。”

温姑放下心来,替蔺效理着衣襟,叹道:“你们走的这些日子,乳娘晚上就没睡过一个好觉,总担心你们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今日总算能睡个好觉了。你们若再没消息,乳娘就得去大隐寺拜菩萨去了。”

正说着,常嵘回来了,母子俩相见,少不得又是一番嘘寒问暖。

蔺效换好衣裳,对常嵘说道:“一会你亲自给卢国公府的三郎送个信,说我回长安了,晚上去他府上找他。”

常嵘忙应是。

想起什么,压低嗓音道:“听说咱们府中来了一位客人。”他说着,对着正房的方向努努嘴。

温姑闻言,忙令听风等人下去,待房中没有旁人了,对蔺效道:“说是崔氏的娘家侄女,从幽州过来的,只比崔氏小两岁,刚进府便被崔氏安置在倚红居,这些日子崔氏常常带着她四处走动,还替她置办了不少首饰衣裳,说是日后要在咱们府上常住了。”

蔺效皱眉,他这位继母的娘家虽是个挂名勋贵,但早已破落了许多年,能说得上名字的亲戚就那么几个,哪来这么大的侄女?

常嵘忿然道:“她又要做什么?难不成还想往小郎君房里塞人?连娘家侄女都拉出来了,她也不嫌丢人?”

温姑摇头道:“那倒也不一定,那位小娘子我也见过几回,形容举止很是大方得体,不像那等狐媚轻浮之人。说不定,只是王妃自己剃头担子一头热呢。”

说着,又叹气道:“也不知这位王妃到底是怎么想的,从进府之日起就不消停。别说小郎君早已被圣上赐封了世子,就算没有赐封,两兄弟差着十几岁,难道还指望日后让她的儿子当家作主不成?”

常嵘道:“王爷怎么说?就这么任凭崔氏胡闹?”

温姑摇摇头:“王爷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成日里只喜好调弄丝竹,府里的俗务一概不管的。你们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王爷又从江南采买了一批乐府名伶,听说这几日都在烟波馆听曲,兴头得很呢。”

蔺效默然。

父王是皇祖父一众皇子中最无心政务的,从年轻时便喜好抚琴弄笛、吟诗作对,比任何一个文人墨客都还像文人墨客,长安城里都戏称他“诗仙王爷”,也幸得如此,父王才能在新皇登基后大刀阔斧地铲除异己时,全须全尾地保全自己。

只是这些年,父王越发沉溺于丝竹取乐,渐渐有些魔怔了。而崔氏自然是乐见其成,见父王万事都不管,胆子越来越大,手伸得越来越长…

正想着,父王身边的翠奴笑嘻嘻地在外求见,说王爷王妃已在烟波馆设好酒菜了,请小郎君过去用膳呢。

烟波馆是澜王府一处四面环水的水榭,湖中种满荷花,每到盛夏,满湖都是冲天的荷叶和粉莹莹的荷花,推开窗子赏景,再是雅致不过。只是眼下却是初春,湖中别说荷花,连根枯枝都没有。

今日烟波馆破天荒的没有传出丝竹乐器之声,水榭周围静悄悄的,平静中透着几分诡异。

走廊外无声无息地站着两排奴仆,每个人手上都提着一盏宫灯,泥雕木塑似的,仿佛连风都无法吹动他们的衣袂。

蔺效远远地望着奴仆们被红红的灯光映衬得有些阴森的面容,不知怎的,竟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平沙茫茫黄入天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杀破狼作者:priest 3千金散尽还复来作者:蜀客 4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5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